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45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感应篇汇编第245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四五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7/11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45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一十句,【作为无益,怀挟外心。】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八百七十四页,我们看经文,『作为无益,怀挟外心』的白话解释就是所作所为毫无益处,暗中怀藏著外心。

我们看第一段的经文:

【世间万事。转头即空。惟有积德行善。兴利除害等事。世世生生。隨身受用。无有穷已。他如第宅臺池。衣食车马。以及一切诗画珍玩之事。皆足丧志累身。何益之有。至於张灯演戏。唱曲饮酒。樗蒲博弈等事。岂惟无益。且是害之大者。切戒切戒。】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臺池』就是富有人家住在豪宅大院里面都有自己的花园水池,像现在富有人家的豪宅都有私人的游泳池,都会有庭园楼阁,所以这个叫做「臺池」。

『樗蒲』就是古代的一种博戏,后世也称为赌博。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世间的万事万物转眼间即会变成空,只有积德行善、兴利除害等事才能在生生世世之中能够隨身受用,没有穷尽。其他像建设住宅及池上臺榭,购置衣食车马以及一切的诗画珍玩、珍宝古玩之类的事情,都是足以让人丧失志气、拖累身心,有什么益处呢?至於张灯结彩、演戏作乐、喝酒唱歌、赌博下棋等事,岂只没有益处,而且还有大害,一定要深以为戒。

这一段主要是跟你讲,世间的万事万物转眼即空,这个就是老法师常在讲经里面讲的,佛陀讲经三藏十二部经典,五时说法,讲般若的部分讲了二十二年。所以老法师说,他读诵《大般若经》得了一个结论,就是一切法,跟这里讲的一样,一切万法,毕竟空,无所有,不可得。所以《心经》里面跟你讲,「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智慧是本有的,是本来具足。我们要断恶修善、转迷为悟再转凡成圣,恢復我们的性德,藉修德显我们的性德。

所以智慧是本有的,所以说「无智亦无得」,为什么「无智亦无得」呢?你不能说,还有个有所得。所以《金刚经》里面跟你讲,离一切相,行一切善,「无我相、无人相、无眾生相、无寿者相」,《金刚经》的前十六品跟你讲,离开这四相。后十六品跟你讲,无我见、无人见、无眾生见、无寿者见,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若见诸相非相」,「诸相」就是有,妙有,「非相」是真空。所以「若见诸相非相」,就当你见到一心的时候,就是「若见诸相非相」,当你进入空有不二的时候,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所以只有真如自性才是你真正、你本有的家珍,本来的智慧德能。

所以《太上感应篇》这里跟你讲,「作为无益」,告诉你只有『积德行善』,『兴利除害』,你还可以怎么样?你还可以世世生生隨身受用。你悟苦集灭道,你跟阿罗汉一样从初果、二果、三果到四果,破见惑跟思惑,贪瞋痴慢疑,你证阿罗汉,你也得受用,得什么受用?你能够证入我空真如,佛陀说的偏真涅槃。如果你没有出离心,但是你喜欢持五戒十善,你修上品十善,你所感得天人的果报,这也是可以隨身受用,只不过是人天的果报他是在三界內,这个福报享尽还是贬坠,所以这个是不究竟的。

只有四圣法界还有一真法界才是真正的能够享受这种「寂灭为乐」,就佛陀在因地的时候讲的,「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阿罗汉最少他把见思惑破掉了,他也得到涅槃之乐。缘觉乘他缘十二因缘证辟支佛,他也得到解脱之乐。菩萨他破见思惑、破尘沙惑,证得三贤位,他破我执、法执,他也能够享受寂灭为乐。真正的大乐是什么?是往生极乐,还有明心见性。

所以老法师跟我们开示,他说,「作为无益,怀挟外心」这两句只是告诉你说,这个世间,人生在这个世间时间很短暂,就算你活一百岁,纵然是一百年也是一弹指而已。那么年岁大的人都有这个深深的感触,我们现在想起来,回忆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读初中,像臺湾来讲是读初中、国中啦、高中啦、大学啦,彷彿是在昨日,所以时间非常快速。如果你在这一生里面,如果你不明理,不读圣贤书,你完全都是追求世间的五欲之乐、名闻利养,那么在这个一生当中你的起心动念、言语造作,就像《地藏经》里面说的无不是罪,无不是业。

所以佛法里面常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得人身有什么好处?如果你不读圣贤书,不闻佛法,我们可以讲说,不得人身好。为什么?因为至少你不造业,如果你没有听闻佛法的话,那你得人身会造业。但是你得人身以后,你听闻佛法,你就知道因果,你不敢造业,那就不会到三恶道去受报了。所以老和尚说,如果你得人身,但是你没有读圣贤书,没有听闻佛法,那还是不要得人身好。为什么?因为你不造罪业,你造作罪业要墮落到三恶道去,到三途,时间是太长太长了。那你何苦在这短短几十年,像你在这一生中,为了金钱利益而杀人,那来世要还命债,要先到地狱去受报。那等到果报受尽以后,喔,你在人间就有花报了,要被法律判决死刑,然后再到地狱去受报。受完地狱果报以后,你出离的时候,还有余报未了,你还要受短命多病之报,那还要还命债。

所以你得人身,结果你只是造杀业。老和尚说,你何苦在这短短几十年当中造作罪业,要长劫轮迴受苦呢?那你得这个人身有什么用呢?有什么好处呢?老和尚特別做一个比喻说,做畜生,毒蛇猛兽,牠造的罪业比人轻得太多了。所以畜生死了以后,有很多都能转生到善道来,不是没有道理的。动物,我们仔细观察,当然你看其他猪啦、牛啦、羊啦,鸡、鸭,牠有造什么业?所以牠畜生道受尽以后,牠就有机会转为人身了,假如牠有这个善根的话。那就最凶猛的毒蛇猛兽,你说,老虎好了,你不侵犯牠,牠也不会侵犯你,老虎、狼、狮子只是在饿的时候才猎捕小动物。老和尚说,看那个动物奇观,里面有许多画面,老虎、狮子吃饱了躺在那个地方,小动物绕在牠周围,牠理都不理。所以畜生道比起人造业轻得多。

所以也有很多人说,人比鬼可怕,就这个道理。人为什么比鬼可怕呢?因为老和尚说,人的瞋恨心非常可怕。像臺湾新竹就发生一个同性恋的事情,有一个女孩子长得外表也不错,跟她先生结婚以后生一个女儿。后来离婚,到工厂去上班,认识一个女的,结果是同性恋,女的同性恋。薄命的这个女孩后来又去认识一个男孩子,结果在手机的短讯里面被她这个女的同性恋看到。这个薄命的被害人在沐浴的时候,当场被她这个同性恋的拖出来,从冰箱拿了一把尖刀把她刺了三十几刀,杀到那个刀柄都断掉了,最后面目全非。结果是怎么样?她问她说,妳为什么背叛我?这个女的同性恋,这不正常的女生跟女生的关係。那个报復心、嫉妒心一起来的时候,瞋恨心一起来的时候,那个杀生害命的那种瞋恨心非常地可怕,手段狠毒,造作重罪,害千万人身家性命。

老和尚说,何必要造这个罪业呢?所以佛讚叹人身之可贵,说「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佛陀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告诉你说,人身是非常珍贵的,要得人身不容易。江逸子老师在《因果图鑑》里面讲的,犹如「盲龟遇浮木」,就像大海茫茫里面,一只瞎掉的乌龟在大海里面好不容易头伸出来,我们眾生轮迴叫头出头没,好不容易头伸出来,刚好钻进去是一个洞。那个洞就是一个浮木,就是一个木头刚好里面有个洞,让你得人身的机会,这是「人身难得」。

佛陀讚叹说,「人身难得今已得」是什么意思?,是要教你好好把握人身修行,不是教你来造业享乐的。那为什么「人身难得」?因为可以从人身修到成圣成贤,可以修成佛。佛陀先示现给你看,歷代祖师示现给你看。你依照佛陀教的方法,三藏十二部,你「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就可以跟佛陀一样即身成佛。这一生,你上根利智的就可以明心见性。你如果能像《金刚经》里面讲,这一辈子持戒修福,你悟性不高,但是你持戒修福,你一样可以明心见性。

所以佛陀讚叹人身的可贵是得人身容易解脱,容易解脱一定要闻佛法、要读圣贤书、要觉悟,这三个要,要听闻佛法、要读圣贤书、要觉悟,那这样,这个人才可贵。人要不觉悟有什么可贵?反而不如三恶道的眾生。所以这个理跟事,我们都要搞清楚,要清楚,都要明瞭,真正清楚明白了就是觉悟。老和尚说,在《了凡四训》的开示里面老和尚说,真正发现自己的毛病习气,重新改过向善,发现自己的毛病习气就是觉悟的开始,是真正的修行的开始。所以你真正的觉悟,世间的一切法自然就能看破、能放下,一心向道,那这个人身就可贵了。

所以我们听完老和尚这样开示,我们才知道说,「人身难得今已得」是什么意思,不是让你来这个世间赌博啦、酗酒啦。我一个朋友他也是学佛人,但是他是求人天善。他做生意的,搞企业的赚了很多钱,也跟人家追求时髦,就是这里面讲的『衣食车马』,也吃得好,也上好的馆子、上好的饭店,他也要享乐享乐。买什么?跟人家流行开那个重机车、重型机车,一臺重型机车在臺湾来卖,普通都要五、六十万,三、四十万臺幣,重则要一百万臺幣。美国哈雷机车啦、BMW重机车啦,在马路上开,一般摩托车都不能跟你比,威风凛凛,人家路人都为之侧目。

我认识的这个朋友,他做企业的,也学佛,就跟人家去玩重机车。假日就开重机车出去野外兜风兜风、游山玩水。结果在我们宜兰苏澳那个地方,因为那个马路很宽,就呼啸而过,就享受那个飆车之乐。结果一个老菩萨过马路,老太婆过马路,碰,撞下去,压死一个人,撞死一个人,乐极生悲。就这里讲的「衣食车马」,『皆足丧志累身』,他就不是「累身」了吗?要吃官司啊,过失致人於死啊,要赔人家很多钱。这还不打紧,一辈子的遗憾哪,自己开一个重型机车,把一个老老实实的乡下老妇人,把她撞死了,一辈子难安,一辈子难安,后悔莫及。所以经典这样跟你讲,《感应篇》跟你讲『何益之有』,有什么利益呢?

『张灯演戏,唱曲饮酒』,赌博博弈,这个危害很大。所以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的啦,借你用的啦。老和尚说,钱在你口袋才是你的,钱离开你的口袋就不是你的。世间一切都是假的,没有一样是真的。佛在《金刚经》跟我们讲,很清楚、很明白,「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我们要常念,时时刻刻警惕自己,全是假的,在这一些虚假上面做合计,哪有不搞轮迴的道理呢?哪有不墮落的道理呢?什么是真的?智慧才是真的啦,可以带你往生佛国,可以带你往生极乐世界,不再受六道轮迴,那才是真的啦,放下万缘才是真的啦,隨顺眾生才是真的啦。

佛教我们隨缘,隨缘是什么意思?隨缘就自在了,隨缘是什么意思?有很多人都会讲隨缘,什么叫隨缘不变?什么叫不变隨缘?隨缘不变就是摄用归体。不变隨缘呢?不变隨缘是从体起用。什么叫从体起用?体就是你的本体、就是你的自性。你悟了以后,你明心见性以后,明心见性,你悟后起修,你破了四十一品无明。其实只要破一品根本无明,你就可以得到这个无上菩提觉法乐、无上涅槃寂灭乐。你只要做到破一品根本无明,分证一分法身,你就可以得到这个受用了,你就可以享受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当你能够开发三德祕藏出来的时候,你才有资格说,不变隨缘,你知道吗?为什么?因为你不会再起心动念,叫不变嘛。你证得这个本体以后,明心见性以后,你见到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以后,你从体起用,就是六祖大师前面那四首偈语,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不动摇、本不生灭。那四偈就是开悟了,那就是本体了。后面那个「何期自性,能生万法」,那就是受用,禪宗里面讲的大机大用。

所以你要破根本无明,分证法身,你就可以不变隨缘,从体起用。那隨缘不变是什么样?隨缘,隨顺一切万法,隨顺缘、逆缘,你就可以做到隨顺缘,你不起贪,隨逆缘,你不起瞋了。你就有那个功夫了,就可以隨缘不变了,这个意思啊。这样的话就自在了,老和尚说,这才是真实的受用、真实的利益,就是《无量寿经》里面讲的那三个真实,「开化显示真实之际」、「惠以真实之利」、「住真实慧」,那三个真实。然后你再能够信愿念佛,求生净土,这是真实当中的真实,没有比这个更真实了。

所以「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我们今天得人身了,闻佛法,这样宝贵的机缘,要不要把它抓住呢?你要是不抓住,那就太可惜了。「一失人身,万劫难復」,这句话我们不要当成耳边风,「万劫难復」。你一旦到饿鬼道去,连一滴浆水都没得喝。你到地狱道,那就永无出期了,再得人身不容易,畜生道也是一样。那么纵然再得人身,有没有机会闻到佛法呢?如果得人身的时候这个世间没有佛法,人身也是空过。老和尚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有佛法的时间短,没有佛法的时间长。释迦牟尼佛的法运一万两千年,这一万两千年过去以后这个世间没有佛法,没有佛法时间多长呢?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弥勒菩萨示现作佛,这个世间才再有佛法。

各位想一想,一万两千年跟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不能比啊,所以佛跟我们讲的话是真的。人身失去,再得人身,不容易啊。得人身又能闻佛法,那就更不容易啊,这一生不能认真修学,怎么对得起佛菩萨呢?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一次幸运得人身呢?所以生活环境当中,顺境也好,逆境也好,周边环境一些人事,善人也好,恶人也好。老和尚说,他总是以一个真诚、清净、平等心来对待。什么样的折磨都甘心忍受,老实念佛,几年之后就往生了,何必计较?为什么放不下呢?我们从这个地方去体会,佛法真实受用我们就得到了。

所以这个「作为无益,怀挟外心」,如果用老和尚这个开示来解释,『世间万事,转头即空』,你就能够完全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跟这个世间一切人、一切事总不计较,恆顺眾生,隨喜功德,功德就是老实念佛。想想无益的事情我们不做,就是这里讲的「作为无益」。印光大师跟我们讲什么?印光大师跟我们开示说,对自己有利,对別人不利,印光大师说,不要做,对自己有利,对別人不利。对自己不利,对別人有益,印祖说,要做。

所以老和尚说,功德就是老实念佛,想想无益的事情我不做,什么是无益的事情呢?带不去的事情。我们刚才不是讲吗?「万般將不去,唯有业隨身」,带不去的事情就是什么?名闻利养啊,金钱啦、豪宅啦,这些都带不去的。这里面跟你讲,「第宅臺池,衣食车马,以及一切诗画珍玩古董」,这些事情你根本带不去的。带不去就不要做了,去做利益眾生的事情,何必把那个钱拿去买那些会成住坏空的、会生住异灭的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呢?我们要辨別清楚。损人利己的事情更不能做,准墮三途的。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利益眾生的事情,捨己为人,有多少力量我们贡献多少力量,你的福报是圆满的。如果你有十分力量,你只贡献一、两分,这个福报很少,有缺点,不圆满。

所以人生苦短,何必造业是我们要讲这一段的一个结论,跟这段经文「世间万事,转头即空」来做对应。所以要记住,老法师说,人生在这个世间苦短,中年以上同修就有感触了,六十岁以上就进入人生的冬天了,感触更深。既然人生苦短,何必造业呢?何必造罪业呢?何必跟人家过不去呢?你想通了,想明白了,决定不造恶业,决定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翻过头来,多做损己利人的事情,这是为你自己修福。我们说吃亏就是佔便宜,你將来带得去的,为什么?你吃亏就是消业障,你吃亏就是修福积德,那带得去的。

我们自己在短短时间里面受一点苦难算什么?人家说,修行带三分病,佛陀也告诉我们,「以苦为师」。所以要想到来世时间长,无论落在哪一道的时间都很长,你就算生天了,享福的时间长,但是他还是会有,还有五衰相现的时候。你要墮到三途,受苦的时间长。唯独人世,就是得人身这个时间非常短暂,不能不觉悟,只有百年而已。佛教我们的话句句都是好话,句句都对我们真实长远的利益,不是利益他,利益我们。所以以上我们就引用老法师的开示来做为这一段的,看到这一段以后,我们应该有的一个觉悟。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张咏。镇成都。虑民艰食为盗。於诸邑田税內。岁折米六万斛。至春。则籍细民。计口给券。依原价糴之。由是虽遇荒歉。亦无甚饥。陈尧佐。为广南漕运。其风俗不服药。病则祷鬼。人多死者。公集家藏验方。刻石於驛舍。土人赖之。王覿。知成都。民多火葬。公力禁之。以官地设义塚。瘞未葬者。其地遂无火葬。苏軾。知杭州。浚二河。修六井。筑长隄种柳。以备隄利。民因名为苏公隄。喻仲宽。知顺昌。俗多溺女。公作劝戒文。召父老至廡下。殷勤慰劳。並出文以劝。其俗为之一变。以上皆作为有益者。乃知君子处世。贵有益於人物耳。岂徒高谈阔论而无实际哉。至於吾人修身正己。省过去非。正有惟日不足之事在。而乃妄有种种无益作为。不知幻身幻境。倏忽归於磨灭。惟有圆明一性。万劫常存。本无生灭。今人与其閒销时日。拖水沾泥。何不向此中稍稍做工夫耶。】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张咏』,自號乖崖,他是宋朝山东人。濮州是现在的山东,他是太平兴国进士,他担任益州知府,益州就是现在的成都。他在担任知府期间恩威並用,所以四川的民眾都对他非常地敬畏而且爱戴,后来官当到吏部尚书。

『艰食』就是粮食缺乏、粮食匱乏。

『折米』是以米兑换钱。

『六万斛』,「斛」是古代的粮食计算单位。古代一斛为十斗,南宋末年改为五斗,一斛五斗,以前是一斛十斗。

『籍』就是登记,「籍细民」,「细民」就是平民、人民。

『依原价糴之』,「糴」就是买进穀物。

『陈尧佐』,他是北宋人,他是四川人,號知余子,世称潁川先生。

再来『广南漕运』就是广南路,北宋开宝年间置岭南转运使,称为广南路。它治所在哪里呢?在今天的广州,辖境相当於今天的广东、广西、海南这三省。「漕运」就是水路运输粮食供应京城或军需,这叫「漕运」。

『验方』就是临床经验证明確有疗效的现成药方。

『驛舍』就是旅店,以前叫驛站,我们现在叫车站,以前叫驛站,因为骑马的关係,驛站,马车都会在驛站休息,有一点像我们现在高速公路休息站。但是以前的驛站旁边会有盖那个饭店、旅店,所以叫驛站。供人止息的馆舍,像龙门客栈啦之类的,电影龙门客栈就是这种「驛舍」。

『土人赖之』,「土人」是什么?就是世世代代都居住在本地的人叫「土人」,我们俗话叫在地人。「赖之」,「赖」就是得利益、受益。

『王覿』是「泰州如皋人」,泰州在今天的江苏,他是宋朝担任的官职叫「宝文阁直学士」。「宝文阁」是宋朝宫廷藏书阁,有点像现在讲的就像现在国立编译馆、歷史博物馆之类的,国立编译馆,这叫藏书阁。「直学士」,在学士之下叫「直学士」。当时王覿是到成都当知府,「江水贯城为渠,年久淤塞,常积水」,造成水灾,王覿就疏浚这些水道,民眾称它叫王公渠。

再来『瘞未葬者』,「瘞」就是埋葬。

接下来我们介绍这位很有名的『苏軾』,苏軾是宋朝人,眉州眉山人。因为他得罪了当时的王安石变法,那么得罪王安石以后被连续贬到好几个州。当时他到黄州当这个,以前州是在县跟省之间的这种行政组织。他盖了一个房子,「筑室於东坡」,大概是他住家旁边的小山坡,他盖了一个房子,所以叫东坡,「自號『东坡居士』」。大家都知道东坡肉,但是东坡肉,就是东坡居士他喜欢美食。后来他官当到端明殿侍读学士。这个地方就是讲苏軾苏东坡在杭州当知府的时候,他『浚二河,修六井』,这个有典故的,所以对西湖很有贡献的是苏东坡。西湖我这次有去过,我到浙江去讲课的时候有到西湖去,確实是人间的美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一偿宿愿,確实是非常地漂亮,美景。

「浚二河」什么意思呢?「修六井」,我们这边提一下这歷史典故。苏东坡被贬到杭州当知府,杭州它靠近海,地下的水都比较苦咸,居民那时候住的不多。唐朝的时候有个刺史叫李泌,他最早的时候是引用西湖水做六井,这六井是哪六口井呢?就钱塘六井,就相国井、西井、金牛井、方井、白龟井、小方井。大部分这六口井在今天浙江省的杭州市內,但是都已经湮没了,现在是找不到这六口井,这六井。老百姓要喝的水就很充足,那时候是唐朝刺史李泌他最早引西湖水。

到白居易,这也是一个唐朝诗人,白居易做杭州知府的时候,他疏浚了西湖水引入运河,再从运河引入农田,农田可以灌溉达千顷,百姓就富裕起来了。但是有时候,西湖水就常常会乾涸,就是会枯掉了。从唐朝到五代吴越国,每年都要疏通治理。宋朝建国以后,南宋的首都就在杭州嘛,就没有再治理。所以西湖就变成杂草丛生的沼田,湖水几乎都乾掉了,那运河也乾涸了,就引钱塘江的潮水灌溉、灌入。那么钱塘江这些运河的水经过市区,潮水浑浊又多淤泥,三年要清一次淤泥,市民一大祸患,民眾深以为苦。那六口井,「六井」,这里讲「修六井」,这「六井」也几乎荒废了。

轮到苏东坡到杭州当知府的时候,诶,苏东坡就很有智慧了,他自己先到哪里呢?他先到西湖、钱塘江、运河等地先勘察。他就发现茅山有一条河流可以將钱塘江的潮水引入,那么盐桥也有一条河流可以引入湖水。於是苏东坡就疏浚了这两条河流,並且引这两条河水引入运河。以后钱塘江的江潮就不再流入市区了,那就当然没有淤泥了。然后苏东坡又建了很多水坝,就是堰闸,就是水坝,小水库,控制湖水的积蓄跟泻出。然后他召募大批的灾民供给他们吃跟住,以工代賑,让他们修復六井。这里讲的「修六井」这样来的。

「浚二河」就是一条就是茅山这一条,一条是盐桥这一条,叫「浚二河」。所以经过苏东坡这样修復以后,「修六井,浚二河」,就把水已经乾涸的西湖,杂草丛生的湖沼,就把泥沼挖出来。他把泥沼挖出来以后,就放在西湖的中间,做一条南北贯通三十里长的长隄,就这里讲『筑长隄种柳树』。苏东坡就把它淤泥挖起来以后,把它堆高以后变成一条三十里长的长隄,这个我去的时候有看到。苏东坡又召募了百姓在西湖中种什么?种菱角荷花、菱荷,西湖就不再乾涸淤塞了。湖中的植物又可以收穫卖钱,卖的钱就可以存起来来做为治理西湖的费用。诶,这苏东坡很有企业经营的这个头脑、这个智慧。长隄筑好以后,就种植大量的芙蓉、杨柳。春天的时候鸟语花香,柳荫成行,望之如画。杭州人就把这条长隄称为『苏公隄』,这是苏东坡对杭州的贡献,这里讲,「民因名为苏公隄」是这样来的,我们不厌其烦的把这个典故讲出来。

苏东坡是很有名,他到哪里都会带一幅画,那一幅画就是佛像。他说,这是西方公据,西方公据就是他到西方极乐世界的凭据。我们就来谈一谈,苏东坡是一个学佛人。老和尚常讲过一句话,他说,以前他们在跟李炳南老师学经教的时候,李老师也常常有这样提,就现代不能学梁启超,以前的古人不能学苏东坡。其实苏东坡,其实坦白说,大家对他都是耳熟能详,尤其苏东坡跟佛印禪师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其实他也是在歷史上真的是留下千古的好名,他其实是和尚再来的。印光大师说,他过去生是什么?五祖戒禪师,他不是禪宗那个五祖弘忍大师,不是。有一个禪宗的佛寺叫五祖戒禪寺,叫五祖寺,五祖戒禪师是苏东坡的前身,他过去生是禪师再来的。

印光大师对苏东坡有特別的论述,我们就来谈一谈。我们先从,因为苏东坡也是宋朝人,那谈论苏东坡,两个人,一个是莲池大师,一个是印光大师,两个都是祖师。莲池大师是净土宗的八祖,第八代的祖师,印光大师是十三代的祖师,可见这两个祖师都很重视苏东坡先生。刚好宋朝那时候,有一位大学问家叫杨杰。杨杰这个人要特別介绍一下,他「字次公,號无为子」。他本来是修禪宗的,他「参天衣怀禪师大悟」,他是有悟的喔,杨杰是有大悟喔。后来,「后丁母忧」,后来他的母亲往生了。杨杰就「阅大藏」,就读藏经。他才发现净土法门的殊胜,他本来是修禪的。后来他发现净土法门的殊胜以后,就他做一个表法,自己好好用功,后来他净土得到成就。坦白说啦,现在,不要说是现在啦,就唐朝以后,禪宗要开悟的其实也不多。都是怎么样?都是禪净双修。

杨杰他在临终的时候,人家请他说一口偈语,请他说一个偈语。因为一般修行很好的人往生,人家都会请他留下偈语。像东北的修无师往生的时候,人家也请他说偈语。他本来说要去,諦闲老法师要传戒,他本来说要去护戒,结果后来在那个戒会的时候,他就往生了。老和尚有说,这个修无禪师修得很好。他后来往生前的时候,他讲一首偈,「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所以杨杰临终说偈,他说,「生亦无可恋,死亦无可捨。太虚空中,之乎者也。將错就错,西方极乐。」这个讲得也具有很大的禪意,我就简单的就我个人的领悟,小小的一个领悟来分享给各位。

「生亦无可恋」,他已经完全通身放下了,他完全放下我执,身见他已经放下了,他不留恋,他也不贪生怕死,他已经明白自性本无生死。他练到功夫成片了,以他这个境界来讲,最少也是事一心不乱到理一心不乱,因为他大悟了,那应该是理一心不乱了。所以他说「生亦无可恋」。「死亦无可捨」,没有什么不能够放下来。「太虚空中」,我们这个心叫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尽虚空遍法界就是形容我们这一念心,小而无內,大而无外,这叫「太虚空中」。「之乎者也」,我们读很多这些儒家的书,这些儒家的书我们都读遍了,「之乎者也」。读了这么多的经典,「將错就错,西方极乐」,为什么「將错就错」呢?因为在佛法禪宗里面讲,一法不立就是,禪宗因为他们禪宗的修行,要无所依止。所以他们也不依靠经典,直下会取。所以这个叫,禪宗里面讲它是,就是禪宗里面像赵州禪师说的念佛一句,漱口三日,就念一句阿弥陀佛都还要嘴巴再漱口三日。禪宗它是会什么样?它一法不立的,它没有任何依止的,但是这样不容易开悟。

杨杰他已经从修禪转到修净土来,他依止阿弥陀佛。禪宗来讲说,连个依止都不能有依止,你有一个依止,那你还有一个我在念佛。禪宗教你说,念佛人是谁啊?问题你参不出来。禪宗教你说,狗子也有佛性,你去参好了。欸,狗到底有没有佛性呢?你去参。狗有没有佛性?狗要是有佛性,诶,牠怎么会吃大便呢?对不对?狗要是没有佛性,打牠为什么哀哀叫呢?牠跑给你追呢?肚子饿了还跟你要东西吃呢?到底狗有没有佛性?有佛性?或是没有佛性?禪宗都喜欢这样,这文字游戏,有一点文字在猜谜一样。狗子有没有佛性?叫你去猜,叫你去参啦,不是猜,那还不是用猜的,叫你去参啦。不然再来就说,念佛人是谁?念佛人是谁?叫你去参啦,直下会取。这禪宗里面常讲,这种如入无缝塔,就是连个缝都没有那个塔里面是无缝塔。这要不是上根利智,参到后来都是,坦白讲,没有办法明心见性。

所以他这个地方讲说,「將错就错」什么意思?他还有一个依止,他依靠什么?他靠阿弥陀佛,他要求生极乐世界。所以「將错就错」,好,我就往生西方极乐,这个是杨杰最后领悟的境界。他的意思是怎么样?我念这句阿弥陀佛念到后来,我就念到黄念祖老居士说的,「暗合道妙,巧入无生。」我有个依止,我到最后,我巧入无生,暗合道妙。杨公大悟以后,「归心净土,极力提倡」念佛法门。所以他在临终的时候,「將谓生死於真性中」,就是说,你见到、悟到真性的时候,悟到这一念心的时候,生死就像空中花一样。空中的花是你眼花撩乱了,好像你眼花撩乱,眼睛揉一揉,揉一揉以后,好像空中飘了很多花下来,这《楞严经》讲的道理,「犹如空花」。

「以未证真性」,因为当时杨杰並不是大彻大悟,明心见性,像六祖大师这一种境界的。所以他「未证真性」就是,「未证真性」的意思就是说,他还没有证入一真法界,没有分证法身,他「不得不以求生西方为事也」。所以他还是会「將错就错」,因为他也没有完全把握,因为他没有分证法身,没有破根本无明,所以他才说,「將错就错」。「若彻证真性,则不用求生西方」,为什么?因为当下就是一真法界,那为什么我们契不进去呢?因为我们妄想、分別、执著放不下来,根本无明未破,契不进去。所以才说,「若彻证真性,则用不著求生西方,求生仍是一错」,因为你法执未破。如果究竟来说,「未证而必须要求生西方」,所以说,「將错就错,西方极乐」。

这印祖实在是,印祖是一个明心见性的人。印祖一看这个公案,印祖开示就是这么清楚。所以印祖就引用莲池大师《往生集》里面对於杨杰的讚叹,就「於杨公传后,讚曰」,讚叹,莲池大师讚叹杨杰,「吾愿天下聪明才士,咸就此一错也。」这意思白话是这样,白话的意思是这样。莲池大师瞭解要明心见性非常地困难,所以莲池大师说,莲池大师也是从禪宗转为净土,示现为净土宗的祖师。所以莲池大师说,我还是愿意天下这些很聪明的人,你们都学杨杰「將错就错」,不要自以为聪明。他说,如果你能够这样学杨杰,才是真正的大聪明。能听到这句话,我们就很兴奋而且很欣慰。所以老和尚讲得没有错,现在老师不好找,找谁?找祖师当你的老师,你就不会被聪明所误了,我们说聪明反被聪明误。

结果印光大师就怎么说呢?他说,那再讲到苏东坡,「若宋之苏东坡,虽为五祖戒禪师后身」,虽然他前世是五祖戒禪师,也常常带一尊阿弥陀佛的佛像。「一轴以自隨」,就跟著他走,表示说,念念都不离阿弥陀佛。问题是你没有证到阿弥陀佛的境界,未彻证真性,至少你要怎么样?我们净土来讲,你要有功夫成片,烦恼要伏住。然后再进入事一心不乱,那再进入理一心不乱。所以苏东坡常告诉人家说,他身边这一尊阿弥陀佛的佛像,「此吾生西方之公据也」,是我往生西方的凭证,用现在的话讲说,入场券。

但是等到他临终的时候,「及其临终,径山惟琳长老」,「径山」是哪里呢?在现在的杭州,因为苏东坡跟杭州有关。径山惟琳长老跟苏东坡很要好,劝苏东坡,「以勿忘西方」,就你不要忘记西方。这是惟琳长老劝苏东坡,你不要忘记西方。苏东坡回答说什么呢?「西方即不无,但此处著不得力耳。」这什么意思呢?这个也是禪宗的用语。西方就是真如本性,我们本有的家乡,就是一真法界就是了。简单的说,《华严经》叫一真法界,净土宗叫做一心不乱,禪宗叫做明心见性,见性成佛,都是同一个意思。那讲经的人,天臺宗叫做大开圆解。「西方即不无」,西方就是我们真如本性。西方是真实有,「西方即不无」,就真实有。

「但此处著不得力」,但是我契不进去,我敲不开,门打不开,就是执著放不下来,我执跟法执破不了,根本无明无法破,就是「此处著不得力」。为什么?因为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这个要见到实相不容易。要把我见破掉、我执破掉,要把我执破掉、法执破掉,再破根本无明才见到实相,那个实相就是西方。「但是此处著不得力」,我就没有办法,功夫还不到,没有办法到理一心不乱,说不定连功夫成片都还没有伏住。

苏东坡的弟子就门人,就他的学生,苏东坡的学生钱世雄就说了,就告诉苏东坡,这个大概在形容苏东坡要往生的临命终的时候的情况。「门人钱世雄曰」,就说了,「此先生平生践履,固宜著力」。他说,先生你不是都带著阿弥陀佛圣像吗?你不是要求生西方吗?「此先生平生」,你这一生就是要到这个目的,你心心念念就想要去,所以你要再加把劲,「固宜著力」,要再努力。苏东坡就说了,「著力即差」。怎么「著力即差」,知道吗?就是说,你还有说,我要修,那个我要修,连那个也不能执著。是没有错,但是这个根基要很高才契得进去,一般人是悟不出来的啦。人家杨杰还很老实说,「將错就错」,他有个依止,但是他进入,后来巧入无生。苏东坡他境界没到那里,但是他还是要说,「著力即差」,结果说完就往生了,就「语绝而逝」。

这印祖说他,不是我们来说,印祖有智慧眼,他有法眼跟慧眼。印祖他有法眼跟慧眼,印祖就有资格论述苏东坡,我们是没有办法的。苏东坡这样的情况,印祖怎么说呢?「此即以聪明自误之铁证,望诸位各注意焉」。是教你说,你们要注意苏东坡讲这样就是聪明自误,因为他没有证道啦。这是在《印光大师文钞三编下·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就是印祖在这个法会上的开示,这一段很精彩而且很有意思,在跟你讲禪宗跟净土宗的微妙。我们还是要乖乖学杨杰,听祖师的话,「將错就错,西方极乐」,八个字记起来。

『顺昌』就是今天的福建省顺昌县。

『廡』就是房屋,正堂两旁的厢房,这个叫「廡」。

『惟日不足』,这整天时间都不够用,简单的说就是这样。「惟日不足」,整天不够用。终日为之而犹恐不足,在《书经·泰誓》中这里面提到,「我闻吉人为善,惟日不足。凶人为不善,亦惟日不足。」好人去做好事感觉时间不够用,像我现在在研討《感应篇汇编》,又要讲经。自己讲完《感应篇汇编》,听打组就会把总校完成的稿子给我看。所以各位现在在网路电视看的《感应篇汇编》都是末学辛辛苦苦讲完以后,听打组帮我做完了,我还要再听一遍。

然后因为我没有开悟,我还是会犯错。所以要把一些有些可能,有些地方必须要修正的要再做剪接,剪接以后,最后还有完成稿,再上字幕,然后再有人,专人听完成稿,所以这个过程非常地繁琐、非常地辛苦。所以每天就是老和尚常讲的,世乐哪有法乐好,就是你在深入经藏以后,你陶醉在法喜之中,那个就是有这种感觉,就「惟日不足」,就每天都不够用,时间不够用。所以《书经》里面讲说,「吉人为善,惟日不足」就唯恐每天都不够用。「凶人为不善」就是凶人做恶事,他时时刻刻都在造恶事,也是「惟日不足」,也是时间不够用。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张咏在镇守成都的时候,考虑到人民生活困苦时会当盗贼,所以在各县所收的赋税当中,每年都拿其中一部分的钱来买六万斛的米。到了春天的时候,就將境內百姓造册,按口数发给粮券,百姓就可依照原价买米粮,因此虽然遇到荒年歉收,也没有很多百姓受飢饿的情形。宋朝的陈尧佐在当广南路漕运使的时候,当地的风俗,人生病了不吃药,却去求神问卜,向鬼神祷告,很多人因而病死。陈尧佐陈公就蒐集了很多家藏的、私藏的验方刻在驛站馆舍、驛站旅社的石头上,当地的土人就依此药方救活了很多人。

宋朝的王覿在成都当知府的时候,当地的百姓死后大多火葬。王公儘量的、尽力的去禁止。那个时候不能火葬,现代都有火葬,现代人都火葬,是那时候的风俗是不能火葬的,都是土葬。所以王公尽力去禁止,並且以官方的土地设立义塚,埋葬还未下葬的尸骨,於是当地就没有火葬的习惯了。宋朝的苏軾,苏东坡在杭州当知府的时候疏通两条河流,修好六口大井,建筑长隄种柳树以防备隄防被水氾滥,当地百姓称为苏公隄。喻仲宽在顺昌,福建顺昌当知县的时候,当地的风俗在生下女孩子之后,会將她放入水中溺死。可能那时候的风俗也是一样,重男轻女。喻仲宽当时就撰写了劝戒文,將地方父老召集到县府里面,很恳切殷勤的慰问他们,並且出示劝戒文来劝导他们,当地溺死女儿的风俗因而就改变了。

以上这些都是对於地方上的作为而有所益处的。由此可知君子在立身处事,可贵的地方在於能够有益於人,有利於万物而已,可贵在於能有益於人与物而已。难道只是高谈阔论而没有实际行动吗?至於自己对於修身正己,反省过去不是之处,正还怕时间不够用,哪还有时间去妄做各种无益的行为呢?难道不知道我身是幻身吗?所处的是幻境吗?很快就会消失无踪了吗?只剩下这个圆明的本性经过万劫长年还是存在的,本来就没有生灭。现在的人与其閒著没事干打发时间混日子,为何不向自己的心性中,心性之中去稍微下一点功夫领悟呢?

好,接下来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臣欺君。子逆亲。妻背夫。兄弟相贼。朋友相倾。皆外心所使也。然不待形於事为。即有机微萌动。人不知而鬼神已诛其心矣。】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相贼』就是相互侵犯、相互伤害。

『相倾』,相互竞爭,彼此排挤。

『机微』,事物变化的最初徵兆。

『诛其心』,诛心就是揭露、指责人的思想用心,指念头一动即为鬼神所明鑑。所以地狱里面有诛心地狱,我在拍《玉历宝钞》里面就有这个,细述这个诛心地狱。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臣属欺骗君王,现在应该叫做部属欺骗长官或者是部属欺骗领导,儿子叛逆父母,妻子背叛丈夫,兄弟互相残害,朋友互相陷害,这都是外心造成的。然而不必等到事情明朗化,只要心中开始稍微动念,人们虽然还不知道,但鬼神已经在诛伐他的心了。所以『外心』就是机微萌动,就是你念头起来的时候,鬼神就已经在「诛其心」了。

所以老和尚就说,不论是有意无意,各位一定要记得,起心动念都是周遍法界。老和尚说,你一定要晓得,你到哪一道去,没有人主宰。这个事情与佛菩萨不相干,与鬼神不相干,与上帝也不相干,都是你起心动念、言语造作变现出来。真正说穿了,一句话,都是自作自受。你到极乐世界作佛也是自作自受,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我行菩萨道,六道里面的三善道、三恶道,善是不贪、不瞋、不痴,你在三善道,如果你有贪、有瞋、有痴,你是三恶道。愚痴,畜生道;贪婪,饿鬼道;瞋恚,地狱道。这都跟你讲粗相,粗枝大叶的,细说就太微细了。

我们不论是有意无意,起心动念都是周遍法界。不但周遍法界,而且出生无尽,会出事情。这个事情可能不在我们的地球上,在別的星球上出事情。我们一个念头,一个善念对哪里有帮助,一个恶念对於哪个地方有破坏,自己不晓得。老和尚说,这个就像中医治病。中医跟西医不一样,中医的理论很深。你五臟六腑有病,五臟有病,你的痛点是在身体的外面。比如说,你背部很痛,像我爱人就是我家师姐,当时胆结石开刀。痛得不得了,痛到半夜都醒过来,一直以为是胃病。因为它那个位置就在胃部的后面,就在背部,她就一直痛痛。后来到医院去检查,后来动手术开刀,拿出一个胆结石,原来是胆结石,不是胃痛。

老和尚说,痛点就在身外。我们有时候比如说,肩膀哪个地方不舒服、颈椎哪个地方不舒服,手背哪个地方麻,痛点可能是在外面,对不对?但是事实上不是,是你的颈椎压迫神经造成你某一个部位不舒服,你一直以为痛点在那个地方,其实它是在某另外个地方,某另外一个地方。某个地方觉得不舒服,其实问题不在那里,问题是在里面有病,它已经告诉你,有一个讯號出来。所以老和尚特別用这个身体做个比喻,確实牵一髮而动全身。

我们一个正確的念头,一定他方世界也感应到,这包括地狱道、包括鬼道、包括畜生道。比如说,我们现在说了,比如说,你看地震要来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动物会跑到马路上来,也就是说,蚯蚓全部都跑出来了,整个动物都迁徙了。有些海啸要来的时候,很多动物都先知道,一定他方世界感应到,你看地震要来的时候,动物就感应到了。所以你一个正確的念头一定地方的世界就感应到,所以你迴向给你的冤亲债主、迴向给你的歷代祖先,祂可能现在在饿鬼道受苦。可是你在迴向的时候,祂那边就收到这个念波了、就收到这个磁波了,收到这个迴向的功德了。祂在饿鬼世界,但是收到你的迴向的功德,祂就得到解脱、超度了。

梁武帝他的太太郗夫人,因为嫉妒心墮到蟒蛇之身,来给梁武帝託梦,现蟒蛇身来託梦,惊动到梁武帝。梁武帝请宝誌公禪师做《梁皇宝懺》超度她,她就升天了,她就当天人了,在梦中示现给他看,感应到了。她墮落到畜生道,蟒蛇,他也感应到了,她也知道去求梁武帝来超拔她。所以你动一个正確的念头,一定他方世界也感应到,他在那里得到乐报、得到解脱、得到安乐。一个不善的念头会有一个地方有灾难,於是我们居住在这个地球上,所有一切这些有意无意起的念头要小心、要谨慎。

我们知道实际的状况之后,才晓得无意之中造的业太多太多了,自己不晓得。如果不深入经藏,哪里晓得这些事情呢?真正明白之后一定要记住,老和尚说,一定要记住,那就是一句阿弥陀佛的名號,它是善中之善,没有比阿弥陀佛的佛號更善的。你就起这个念头,就是阿弥陀佛四个字,它一样周遍法界。以后阿弥陀佛在你临命终的时候就拿你的这朵莲花来接引你,这是你善中之善的念力所成就的,这功德所成就的。所以这一段最主要是讲,「皆外心所使」,这个「外心」其实照我们佛经上的解释就是贪瞋痴慢疑,就是见惑跟思惑,思惑就是贪瞋痴慢疑,就是我们的妄想、分別、执著,就是我们的五欲六尘,就是我们的自私自利了。

我们再翻看下面这一页:

【宋秦檜。与金人谋通。力主和议。诸將战稍捷。即促令班师。所得城邑。隨即陷失。又毙岳飞於狱。后有入冥者。见檜在无间地狱。今杭州岳王坟前。有檜夫妇铁像跪焉。游人每每打之及尿之以泄其恨。】

我们看字句解说:

这讲的都是真的,我去过西湖,有岳王庙。进去岳王庙的右边就是秦檜跟他的太太在铁栏杆里面,是铁像去做的,跪在那边。左边是那些奸臣,害死岳飞的奸臣。

『岳飞』,岳王庙是衣冠塚,因为他岳飞,当时岳飞被害死了,他的衣冠塚,就是他的衣服啦,帽子,葬在那个地方,衣冠塚。

『秦檜』他是雁荡山的山僧再来的,你看跟苏东坡一样前世都是修行人,这一世得到大福报,造成三世怨。这是刚才老和尚说的,得人身有什么用呢?如果得人身是造业的话,结果下一世是到无间地狱,那就很悲哀了。得人身是要听闻佛法,学习圣贤教育。我们来看字句解说,「秦檜」,特別介绍这位歷史人物。秦檜是南宋江寧人,江寧就是今天的江苏南京人,字会之,曾主张抗金。秦檜刚开始,他是主张要对抗金人,他反对割地求和。后来他被金军,金朝的军队抓去,被金朝的军队把他俘虏以后,就抓去了。后来把他释放,原来他被抓去的时候就投降了,他向金朝投降。

在绍兴八年,秦檜重新拜相,重新担任宰相,他就反对他以前的立场了,就『力主和议』,就是跟金朝和谈,「力主和议」就是主张和谈。代表宋高宗向金使就是金朝的使节,跪接詔书,詔书就是皇帝的命令。在绍兴十年,金朝的都元帅叫完顏宗弼,领兵南侵。岳飞等军队大举北伐,屡破金军,进逼开封。秦檜就怂恿宋高宗命令岳飞班师回朝,迫令班师,就这里讲的『即促令班师』,就迫令班师。在绍兴十一年,宋高宗与秦檜解除岳飞、韩世忠等大將军的军权,诬构谋反罪状,杀害岳飞。

秦檜跟他太太为什么关在岳王墓那个地方呢?我讲这个典故给各位听。当时那个导游带我们去,导游也不会解释,我问他,为什么秦檜跟他太太关在铁柵栏?为什么还跑出个秦檜太太?他说,我也不知道,你不要问我。我就解释给他听了。我说,当时秦檜跟宋高宗联手把岳飞调回来。当时以莫须有罪名要来判死岳飞,但是他都找不到证据,找不到他通敌的证据,找不到证据要找证据。后来知道判不下去,为什么?没证据判不下去。后来岳飞在被判的时候,秦檜跟他太太当时也在审判法庭里面,但是大家都不敢讲话嘛。据说秦檜的太太就用水,因为不能说话,说话大家就听到了,就用水在桌子上,写几个字给秦檜看。她说,纵虎归山,必有大患。也就是说,你现在不把岳飞害死,放回去,你的宰相位子就保不住了。

为什么秦檜一直怕这些將军呢?像韩世忠啦,岳飞,因为他怕他们打贏了,他们回来以后,他宰相保不住,要换他们做,不是他做,所以他是自私自利。所以秦檜的太太就说,纵虎归山,必有大患,必除之而后快。所以后来秦檜就用莫须有的罪名判死岳飞就这样来的。所以诬构谋反罪状杀害岳飞,与金朝再次签定汙辱和约,就是绍兴和议。宋朝向金称臣、纳贡、割地。金朝规定宋高宗不许以无罪去首相,就是保住秦檜。这个就是金朝回馈给秦檜的礼物,就是告诉宋高宗说,你不许以任何的事情你把秦檜换掉。「去首相」就是换掉首相。秦檜因而再次担任宰相十八年,「独揽朝政,排除异己,大兴文字狱,极力贬斥主张抗金的官员」,压制抗金的舆论,「篡改歷史,奖励歌诵和议的诗文」。他那个是投降的和议,绍兴和议。「密令各地暗增民税十分之七八」,使很多穷苦的人民,「贫民下户因横徵暴敛而家破人亡」,绍兴二十五年病死。所以怪不得秦檜会关在无间地狱。

「班师」就是调回军队。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的秦檜和金人私谋通敌,在朝廷力主和金人和议。诸將在战场稍有捷报就马上催促他班师回来,所攻下收復的城邑隨即又失陷了,又害死岳飞在牢狱中。后来有人到阴府去,看到秦檜在无间地狱受苦。现今的杭州岳王坟前,铸有秦檜夫妇的铁像跪著,到当地的游客每经过此地,就打他或在他身上撒尿。现在是撒尿比较不卫生啦,这不宜啦,因为它毕竟是一个观光胜地。以泄心中对这种人的怨恨之气,打他可能会有啦,撒尿是不建议啦。

好,这个地方我们再探討一下,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我很喜欢说岳飞被害的典故,因为岳飞,还我河山,气壮山河,这真的是一代忠臣。老和尚说,岳飞为了报仇都还在阴间当鬼王。我们就谈一谈,秦檜害死岳飞的故事,警惕我们学佛人不要三世怨,这一世好好修福慧,下一世你没有求生极乐世界,下一世当宰相、当院长,当大官,害死人那就不行了,那就跟秦檜一样。

南宋抗金名將岳飞,他叫武穆,他被追封为武穆,所以有时会称他叫岳武穆,岳飞。他是宋相州汤阴人,农家出身,在宋徽宗宣和中从军,率师北伐。金熙宗就是兀朮,和都元帅完顏宗弼跟岳飞两军交战在朱仙镇。后来岳飞的部队打败了金兀朮,获郾城大捷,进军朱仙镇。因宋高宗跟秦檜力主和议,一天之內降十二道金牌下令退兵,被迫班师回朝。在十一年的时候受召赴临安,被解除兵权,担任枢密副使,不久就被抓到监狱里面去了,以莫须有罪名被杀害。审判的时候,我刚才有讲过,秦檜的太太说,不能纵虎归山,后来被杀了。被杀以后宋孝宗的时候追封为武穆,宋寧宗的时候追封鄂王。

这有个公案,岳飞也亲近佛法,他的师父在南京是道悦禪师,道家的道,禪悦的悦,喜悦的悦,他是镇江金山天江寺开悟禪师,岳飞的师父。岳飞被秦檜下十二道金牌从朱仙镇召回,岳飞去拜见他的师父,他的师父叫他出家,岳飞他还是念念不忘山河,当时他就说,我出家那国家大事怎么样?结果他师父跟他讲,你不出家山河又如何?后来他还是要回南方。后来他离开的时候,他师父就,他请他师父指点。他师父就给他讲了,「岁底不足,谨防天哭。奉下两点,將人毒害。」「岁底不足」,刚好岳飞被害死那天是农历除夕的最后一天。但是不是三十日,是二十九日,叫「岁底不足」。「岁底不足,谨防天哭」,因为岳飞是个忠臣,他被害死,民眾都非常地悲伤。所以民眾的悲伤就是老天的哭泣,就是「谨防天哭」。「奉下两点」,秦檜的秦是奉下面两点,「奉下两点,將人毒害」,连害死他的人都讲出来,就是秦檜,「奉下两点」。

后来刽子手杀完岳飞以后,秦檜就问刽子手说,岳飞最后讲什么话?刽子手说,早知道就听道悦禪师的话就出家了,就不回朝廷了。秦檜马上派杀手何立將军带部队去镇江天江寺把道悦禪师抓来,他要去抓道悦禪师,他要到镇江天江寺去把道悦禪师抓来。道悦禪师更厉害,他开悟的圣人了。他知道何立將军要来了,他马上击鼓召眾,召僧眾升座说法,师父要走了,你们好好保重。最后他跟弟子讲几句告別的话,他说,「何立至南方,我往西方走。不是法力大,几乎落他手。」他这个境界更高了,何立带部队从南方来,我往西方去了,我往西方走了。「不是法力大」,要不是我明心见性了,我能够恢復我这个他心通跟宿命通,「几乎落他手」,我就被他宰了。所以这开悟的圣僧生死自如,但是他不违反世间法。他有能力可以在世间要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但是没有特別的原因他不坏世间法。他住世因缘一到,他就走了。这是道悦禪师不简单,这一段我们就把岳飞的典故讲出来。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

【明越中民某者。待其妇。情甚篤。妇乃慕其邻之少年。时相顾盼。虽与夫处室。而心心惟少年是念。后夫病卒。服未闋而嫁之。夜即梦前夫来曰。我死而嫁。姑不责也。我在而怀外心。此实可恨。乃持一铁槌。搥其背。寻即呕血而死。】

我们看字句解说:

『顾盼』就是你看我,我看你,眉来眼去叫「顾盼」,爱慕。

『服未闋』就是她丈夫的丧事未满,「服」就是孝服、丧服还没有满,「未闋」就是还没有期满。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的时候,『越中』就是今天的浙江省中部,有一位老百姓对待他的妻子感情非常好,他太太却爱慕邻居的少年,经常眉来眼去。虽然和丈夫相处在一起,但心中却唯有对那少年人念念不忘。后来丈夫病死,丧服尚未期满就嫁给那少年人。晚上梦见前夫来说了,我死后妳嫁给別人,我姑且不责备妳,我还活著的时候妳就怀有外心,这实在太可恨了。就持一把铁槌向她的背部打下去,隨即吐血而死。年纪大的眾生都有情执,最好不要改嫁,也最好不要再娶、续弦。这个公案就是他在的时候就有外心了,死后再来跟妳討这笔债。

好,这一句一百一十句,「作为无益,怀挟外心」,我们来听老法师的开示。

第一点,老法师说,「作为无益,怀挟外心」,这两句註解里面讲得很好,「世间万事,转头即空」,稍稍头脑冷静一点的人都能够体会得到。尤其我们生活在乱世,因为老和尚是从乱世中长大的,回想自己过去几十年漂泊不定,转眼即空的体会非常地深刻,这几十年当中还能记得家乡的事情。老和尚九岁就离开他的家乡安徽,再也没有回去过了,每住一个地方,总住了几十个城市,总共住了几十个城市地区,深深体会到这个世界是来做客的、是来旅游的。佛在《般若经》上说,「不可得,无所有。」我们体会得很深。佛告诉我们,惟有积德行善,为人民服务,帮助大眾解决困苦,这些事情生生世世都能带得去的。

第二,古圣先贤教我们,能带得去的要多做,带不去的不要做。財產带不去,妻子儿女带不去,你所喜爱的这些物质的受用上一点都带不去。如果你只是在这个地方用心经营就错了,我们看看这个世间,做错事情的人有多少?老和尚说,比比皆是,世出世间大圣大贤都教导我们要做能带得去的事情。积功累德从哪里做起?佛在一切经论里面告诉我们,发菩提心,什么是菩提心?很少人讲得清楚、讲得明白。儒家教学,在过去从童子七、八岁的时候就要念《四书》。《大学》里面跟我们讲的纲目就是在讲佛法讲的菩提心。

第三,老和尚以前在新加坡讲经,新加坡净宗学会的总务李文发居士要结婚,请老和尚给他赐个墨宝,送他几个字的祝福。老和尚写八个字来祝福他,前面四个字,「治平初基」,后面四个字,「大道之始」。老和尚说,「治平初基」,他说,懂这个意思的人应该很少,就是治国平天下的基础叫「治平初基」,在哪里?治国平天下的基础在家庭。后面一句,「大道之始」,「大道」是什么?成佛之道,转凡成圣之道,从现在开始。婚姻是大事,家庭是世出世间的根基,家庭是世出世法的根基。我们现在从《感应篇》念到这一段,全是在讲家庭。这一句「作为无益,怀挟外心」也是在讲家庭。所以老和尚说,「大道之始」也没有错,从家庭开始。所以世出世间圣贤教化眾生教的是什么?教我们做人。没有接受过圣贤教育不会做人,不会做人就会造业,不会做人的人就会造业,造业的果报在三途。

第四点,以前老法师在臺中求学的时候,请李老师讲《礼记》,请了好像六、七次李老师才答应。李老师上臺讲《礼记》的时候,讲一句话。李老师说,我给你们讲,你们肯学吗?《礼记》是要在佛法里面讲是什么?行经,是要你做的、要你落实的,给你讲你不能落实那就算了,不如不讲,李老师讲这样。老和尚说,他启请了很多次了,李老师勉强给他们上《礼记》。所以李老师说,我讲《礼记》不是让你们懂礼,目標不在此,目標在哪里?我希望你们在社会上做人不致於被人討厌,目標在这个地方。把礼的水平降到最低了,你能够懂一点礼,在社会上就不会被人討厌了、不会被人家厌弃了。

我们学了这么一点,也很认真努力去做,在这个社会上做得圆满不圆满?不圆满。老和尚说,不圆满。老和尚说,这个社会上討厌我们的人还很多,误会的人还很多,毁谤的人也很多,什么原因?我们要回过头来自己反省,我做得不够好,永远在反省。诸佛如来、孔夫子、孟夫子,他们是世出世间的大圣大贤,做得够好吧?但是现在毁谤佛的也还很多,侮辱孔夫子的,孔老夫子的,我们也常常听到。就是连诸佛如来、孔夫子这样的人做得还是不够好,没有办法做到让天下人都讚叹,所以一定要认真努力修善。

第五,老法师说,我们怎么样可以让德行在心行里面生根呢?儒佛所讲的完全相同,就是齐家。老和尚这里为什么特別讲齐家呢?因为我们今天探討的「作为无益,怀挟外心」,其实都在讲家庭。所以你要有个家庭,你要先修其身,身不修那个家就不成家。先修身,怎么修身?先要修心,身的根是心。心要怎么修?儒家讲格物、致知。格物就是与物欲战斗,跟毛病习气战斗,跟五欲六尘战斗,就是《金刚经》里面讲的「云何降服其心」,就是现在把毛病习气断掉,要把烦恼习气断掉,这叫格物。致知,致良知良能,佛家讲的就是明心见性,开发本有的智慧。所以儒家讲的格物、致知这是根本,德行的大根大本。我们不在这个上面认真去做,一生无论你修什么法门,世出世间法,你的德行决定没有,你还是造业,还是一身无量无边的过失。犯这种过失,自己不知道。自己知道了,那你就觉悟了,你就是明白人了。自己不知道,你是个糊涂人。

第六,格物是什么?放下物欲。老和尚说,放下自私自利、放下名闻利养,远离五欲六尘的享受这才行,这叫格物。如果对这些放不下,你的心就不正了,心不正,身焉能得正呢?所以儒家也是第一个格物,物就是物欲,所以儒家讲的物,格什么?跟它战斗,跟它格斗,用现在的话说,战胜物欲。我们有能力战胜自私自利、战胜名闻利养、战胜五欲六尘的享受,谁做得到?老和尚特別举新加坡百岁人瑞许哲,许哲居士做到了。佛家讲,「眾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家讲的先断烦恼,再学法门。四弘誓愿的「烦恼无尽誓愿断」就是儒家的格物,所以它们两个是会通的。「法门无量誓愿学」就是儒家的致知,老和尚这个解释解释得非常地微妙,不可思议。假如你的烦恼没有断,你想学法门决定不能成就。这个不能成就就是说,你决定不能够开悟,为什么?因为你有障碍,你有毛病习气,你有烦恼习气的障碍,你怎么能懂得圣贤之道呢?所以你不能够成就,这个道理我们能懂吗?懂的人他就真干、他就肯干。

所以今天我们引用老和尚的开示来解释「作为无益,怀挟外心」。老和尚也是从齐家来讲,讲到平天下,家齐才能够国治,才能够天下平。但是要达到这三个目標,前面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要先扎下良好的基础。老和尚特別跟我们讲儒家的格物、致知跟佛家的「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不谋而合。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194.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