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41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感应篇汇编第241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四一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6/06/15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41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零六句,【不和其室,不敬其夫。】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八百五十页,我们看这一段经文,『不和其室,不敬其夫』,白话解说就是夫妻不合,妻子不尊敬她的丈夫。

好,我们看第一段经文:

【夫妇和而后家道昌。妇女未尝读书明理。若有不是。便当明白晓諭。固不可任其纵恣。亦不可遽生瞋嫌。但世人遇强悍之妇。则受其欺凌。遇弱朴之妇。则加以凌虐。欺善怕恶。此岂丈夫所宜有。更有愚人。宠妾侮嫡。恋妓欺妻。甚至殴骂瞋责。此辈尤不得令终也。】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遽』就是立即。

『嫡』就是正妻、元配。

『令终』就是尽天年而寿终。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夫妇和乐然后家道才会昌盛。妇女未曾读过书明理,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做丈夫的便应该要明白的告诉她,本来就不能放任她,也不可因而立即產生瞋恨嫌弃的心。但是一般世人,做丈夫的遇到强悍的泼妇时,就受她的欺负凌辱,若遇到柔弱朴实的老实妇人,就加以凌辱虐待。这种欺善怕恶的行为,难道是男子汉大丈夫所应该有的吗?更有一些愚痴的男子,宠爱小妾而侮辱正妻原配,爱恋妓女而欺负妻子,甚至加以殴打辱骂、瞋恨责备,这种人尤其不得善终。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顏光衷曰。人生莫作妇人身。百般苦乐由他人。彼其离亲別爱。生死隨人。所主惟一夫耳。饥不独食。寒不独衣。舍其身而身我。舍其父母而父母我。一遇远旅之商。游学之士。孤房独宿。寒夜铁衾。岂易受哉。我则薄倖。委身外舍。钟情花柳。迷恋如狂。而或一旦贵显。姬侍满前。罔念结髮。恐惧唯汝。安乐弃余。吁嘻何待人以不恕也。长舌之妇。恣志凭陵。失行之女。忘检撒泼。则亦已矣。若乃事舅姑。睦妯娌。和姑妗。以及前后嫡庶间。人各有心。眾皆为政。其於忧烦展转。忍辱吞声。殆未可言。而困穷顛覆之家。晨夜无炊。针指自活。亦有不能殫述者。岂其望我终身。而中道弃之。则情理谓何哉。此卷耳东征之诗。柔情婉韵。摹写拈出。为王化第一义。而乐妻子。宜家室。顺父母。真吉祥善事哉。】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看八百五十一页第二行,『铁衾』,「衾」就是我们睡觉、就寢的时候所盖的大被,这个字叫「衾」。「铁衾」的意思就是丈夫在外经商或是读书,一个人独守寒夜,漫漫长夜,形容她极为孤独,大被盖起来就觉得不够温暖,觉得很孤单,这个叫做「铁衾」这个意思。比喻说很冰冷,就像钢铁一样,所以叫做「铁衾」,「寒夜铁衾」。

『薄倖』就是薄情寡义或者负心汉。

『委身外舍』,「外舍」就是在外住宿,就好像现在的流行用语叫在外金屋藏娇,这个意思,「外舍」这个意思是另外在外面有一个居住的地方。

『姬侍满前』,「姬侍」就是服务的侍妾。

『罔念结髮』,「罔念」就是不想念,不念在结髮夫妻,「罔念」就是不顾,也可以解释叫不顾、不想念。

再下面这一句,『吁嘻何待人以不恕也』,「吁嘻」就是感叹的语气。

『恣志凭陵』,「恣志」就是大胆,「凭陵」就是横行猖狂,也可以讲说胆大妄为,叫「恣志凭陵」。

『失行』就是女子不忠贞,这个叫「失行」,失去德行叫「失行」,女子不贞。

『已矣』就算了。

『若乃』就是另外一件事情,至於。

『舅姑』就是古代称丈夫的父母叫「舅姑」,俗话称叫公婆。

『姑妗』,「妗」就是舅母。

『殆未可言』,「殆」就是还、尚这个意思,它是个副词。

『针指自活』,古代妇女都是做这些缝纫刺绣的工作,自己要去做一些工,女红来赚取一些费用生活,叫「针指自活」,做针线活。

『殫述』就是详细的、详尽的敘述。

『此卷耳东征之诗』,那么这一首「卷耳」是出自《诗经·周南·卷耳》篇。它的原文如下,「后妃之志也,又当辅佐君子,求贤审官,知臣下之勤劳。內有进贤之志,而无险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忧勤也。」这一段就是形容做妻子的,「后妃」就是太太、妻子,她们的志向是怎么样呢?就是辅佐丈夫、君子,「求贤审官」,或者是皇后,皇帝的皇后娘娘,她的责任就是辅佐皇帝如何去找寻贤能的人才,为国举贤,叫做「求贤审官」。「知臣下之勤劳」,皇帝知道部属大臣的勤劳,「內有进贤之志」就是皇帝的心,有这些贤能的大臣给他进言,就是给他忠言,给他好的建议。「而无险詖私謁」,但是没有私底下的请託啦,或是违法乱纪的情形,「私謁」就是因私事而干謁请託。「而无险詖私謁之心,朝夕思念,至於忧勤也」,做妻子的、做夫人的,总是早晚想念的就是为丈夫、为君子、为皇帝而忧心不已。这一篇也可以讲说做一个妻子,她们的那种忧愁、那种掛心。

再看下面『摹写』就是描写、描绘,凡是对事情各种感受加以形容描写的这种修辞法,叫「摹写」。

『王化』就是天子的教化。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顏光衷说,人生不要出生为妇女,百般的苦乐都由他人支配。自从她离开双亲,嫁给丈夫,移爱到丈夫身上,生死等一切事情就隨附他人,所归属的主人只有丈夫一个人而已。肚子饿了,不能只顾自己吃饱;天气冷了,不能只顾自己穿暖。要先照顾家人,最后才能照顾自己;要先照顾別人的父母,最后才能照顾自己的父母。如果一旦嫁给到远处经商的丈夫,或是到远处求学的丈夫,自己就要守住孤房独睡,在寒冷寒冬的夜里,独自盖著如铁一般硬冷的大被子,这岂是容易忍受的吗?

如果我自己命薄,嫁给长年在外负心汉,钟情於寻花问柳,如痴如狂的迷恋娼妓,而一旦丈夫显贵了,旁边增加了很多侍妾,就不再照顾结髮夫妻了。你只有恐惧的份,安乐的时候却没有我的份、却没有妻子的份。哎呀,为何要对待人这么不忠厚呢?如果她是一位长舌妇,平时放肆、仗势欺人,或者是丧失德行的女子,忘了检点自己,撒野又泼辣,那也就算了。如果她是一位能尽心侍奉公婆,跟妯娌和睦相处,和气的对待姑姑舅妈。她处在前后正偏室之间,她处在前后正室偏房之间,每人都有私心,人人都想在家中独揽大权,「人各有心」就是每人都有私心。自己处在这种辗转忧烦的环境中忍气吞声,其惨状已经难以言喻了。

如果遇到穷困顛簸的家庭,这个「顛覆」应该叫顛簸,顛簸就是家中生活非常困难。所以如果遇到穷困顛簸的家庭,早晚都有断炊之虞,还要以缝纫刺绣工作来赚取家用,自己才能活下去。还有很多无法详细尽述的地方。难道她希望辛苦了一辈子,到人生的半路却被丈夫拋弃,这到底是什么情理呢?此「卷耳」是古时候东征的诗句,以柔和委婉的情韵描绘出来,这是国家化导人民最重要的教育。最重要的要好好照顾妻子,使家庭能够和乐,孝顺父母,这真的就是很吉祥的好事。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顾愷。待妻有礼。每夜入晨出。罕见其面。疾篤。妻出省之。愷令左右扶起。冠幘加袭。劳勉一毕。即令妻还。由此观之。则夫妇之际。岂可一刻无礼。而致比昵之失哉。然礼岂有他歟。和而有节。爱而相敬而已矣。】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疾篤』,病势沉重。

『省』就是探望、问候。

『冠幘加袭』,「冠」就是古代读书人,古代的男子帽子的总称。「幘」就是古代包扎髮髻的巾的布巾、头巾,包扎在头部的头巾。「袭」就是加穿衣服,这个地方是指穿衣,穿戴外衣。

『劳勉』就是慰问勉励。

『比昵』就是亲近。

『和而有节』,「有节」就是有节度、有节制。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顾愷对待妻子很有礼貌,他经常早出晚归,很少看到妻子的面。有一次顾愷病得很严重,躺在床上,妻子出来探视问候他,顾愷命令左右的人將他扶起,戴好帽子,加上外衣,慰劳勉励他妻子之后,就请妻子回去了。由此可见在夫妻之间,怎么可以一刻无礼,而导致过於亲昵的缺失呢?然而礼节还有其他的吗?只不过是要能够「和而有节,爱而相敬」而已罢了。

「和而有节,爱而相敬」是古代的夫妻之道。老法师讲,我们知道五伦里面最重要的一伦,夫妇有別。老法师说,男女结婚成为夫妇,这是正式组织家庭的开始,就是要对家庭负起责任。夫妇有別,別的是什么呢?现在大家都忽略夫妇有別了,所以现在为什么家庭的问题会层出不穷?小孩教育的问题,为什么会问题丛生?为什么现在社会不安定?会人心不安?为什么离婚率会那么高?为什么夫妻会反目,对簿公堂,最后走上离婚之途?为什么现在离婚率这么高呢?就是大家把五伦里面最重要的这一伦夫妇有別拋诸在脑后了,完全不遵守老祖宗的规定,老祖宗所定下的规矩,他们认为这个是落伍了。

现在强调的是什么?叫夫妇平等,要平起平坐。以前男主外,女主內,他说,现在不是,两个都主外好了,那就小孩没有人教,交给谁教?交给电视教、交给电脑教、交给游戏机,让小孩子玩游戏,交给外劳教、交给佣人教,所以现在教育是失败了。为什么家里出了很多不孝子,忤逆父母,就是因为失去教育。老和尚讲的三岁看八十,最重要的关键时刻都没有教了,三岁,一岁到三岁,所以夫妇有別,別是什么?就是任务不相同。男子主外,对外,他主要的任务是什么?是负责家庭经济的收入,其实主外也不全然是赚钱,男子是一家之长,对外所有的这些重要的事情都是应该由丈夫出面,叫男主外,男子主外,他要赚钱养家。

在古时候的社会,工作赚的钱都要交给家里面的管家,不能够私藏。个人每个月需要用多少钱,就跟开工资一样,家庭管家发给你,財物是归公的。因为以前是大家族,一切都是为大家族而努力,而做贡献。所以財物是归公,不是归私,所以他是为了家族。那么个人生活由家族来养,以前的家族是这样,大家族就你个人,每一个家庭里面都是由家族来养,它有制度。妇女负责另外一个责任就是女主內,就是夫妇有別,女主內就是妻子是负责教养下一代,让家道、家业、家学可以一代一代传下去,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讲说,母仪天下,完全掌握在做妻子的身上,所以妻子的责任、妇女的责任是负责教养下一代。

现在两个都主外了,妇女也要赚钱,所以现在教育小孩的事情全部交给外劳、交给电脑、交给网路、交给电视机了,所以才成现在这个样子。变成没有根,没有伦理道德因果的根,没有扎根的教育。那问题就出来了,孝道没有了,那师道也没有了,这个责任很重要,这个教育责任很重要。你家里面没有人才,你赚再多的钱,后继无人。我们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那个无后不是说重男轻女,不是,家业要有传人、家学要有传人。你家里出了一个不孝子,把这个家灭掉了,那就是无后了。所以家里面有没有人才,完全靠母亲。我们等一下会谈论到欧阳修他的母亲,怎么样教育欧阳修成为一代的伟人,宋朝的一个宰相。这跟母亲有很大的关係。

所以为什么现在產生不了像以前范仲淹、欧阳修这种人才呢?老和尚说,现在当官都是官不聊生。所以家里面有没有人才辈出,完全靠母亲的教育,家里面能不能出一个圣人、贤人,全部在妇女身上。像老和尚小时候,他的母亲带他到哪里?带他到城隍庙,常常带他去城隍庙拜拜。然后他的母亲,老和尚的母亲就跟他藉这个机会讲十殿阎王的故事。老和尚说,他到今天为止,为什么这么重视因果?这么重视戒律?就是因为小时候他母亲的教育,这种因果教育所扎下非常好的根基造成的。

所以我们今天要来探討社会如何祥和、家庭如何幸福,我们还是要回归到老祖宗的教育,一切都是为教育。所以妇女的使命是相夫教子,现在问题是全部都没有相夫教子,所以家庭產生问题。家庭產生问题社会就產生问题。社会產生问题,国家就没有这种栋梁人才。所以一个国家能够强盛,像中国现在走上强国之路、大国之路,那么家庭教育,传统文化的教育、圣贤的教育、君子的教育、孝道的教育非常重要、非常重要。习近平先生总书记已经发现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所以他无时无刻都在强调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性。所以妇女的使命是相夫教子,帮助丈夫最重要是要教育子女。这一段是提到,顾愷跟他妻子之间不能够有一刻无礼,也就是说,他们夫妇有別,有遵守五伦的这种礼节。我们特地在这个地方做这样的一个补充报告。

再往下看:

【洛城王八郎。性凶。好殴妻。昵一妓。家貲荡尽。其妻既迫飢寒。殴之愈急。妻不得已。託亲邻处分。八郎令妻子异居。自与妓同室。无何身病產绝。妓飘然径去。乃復投妻。妻避之。八郎暴卒。妻亦卒。亲邻为置尸一处。至夜。忽闻鬬詈声。启户视之。二尸反背而立。】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鬬詈』就是斗殴吵骂。

『启户』就是打开门户。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从前洛阳城的王八郎,个性凶残,喜爱殴打妻子,亲暱一个妓女,家產都被他花尽。他的妻子既被飢寒交迫,又被丈夫愈打愈凶,妻子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委託亲友邻居主持公道。八郎就让他妻子到別的地方去居住,自己和妓女住在一起。过没多久,八郎身染疾病,財產也被他花光了,妓女就迅速逕自离去。八郎又想回到妻子身边,妻子却避开他。后来王八郎暴毙而死,妻子也死了,亲邻就將他们的尸体放在一起。到了晚上,忽然听到斗殴爭吵的声音,大家將门打开一看,两具尸体相背而立。

可能刚开始两个是躺在一块儿,躺在一块,平躺。两个人中阴身、灵魂两个已经离开肉体了,彼此都有冤气,离开肉体了,变成中阴身了还在吵架。因为什么?因为习气还业隨身嘛,习气没有改变嘛,只差没有肉体而已,毛病习气都还在。所以里面的人就有听到,门里面有斗殴爭吵的声音,结果门打开一看,两个本来躺在一块儿的,两具尸体就相背而立,不理对方了,背对背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公案,这是什么?告诉做丈夫的,好色坏德是一病。好色它就会坏德,就会败坏德行,它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业障病,它是一种业障。

好色坏德是一病,这个病在现前我们现在的这个社会非常地普遍。这不单单是臺湾,我想中国大陆,全世界各地都一样,变成一种非常严重的社会病。世间人不懂,但是太上老君特別《感应篇》重视这个因果。你看这三个根里面,伦理、道德、因果,太上老君的《太上感应篇》,头一句话就跟你讲得很清楚,「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这是整个《太上感应篇》的总纲,就是它的体、它的根、它的体。往下走的「善恶之报,如影隨形」,往下走的善报跟恶报统统是讲它的用,从体起用。也就讲我们这一念心,一心的体用。所以没有人在管你,是你自己的因感得的果报,看你是造什么因,你造善因得乐报,你造恶因得苦报,你造净因得解脱自在的无上菩提的果报,如此而已。善因善果,恶因就有恶报,因果报应丝毫不爽,任何人一生都无法摆脱。

老和尚说,现在这个社会,男女关係很混乱。现在不是只有混乱,是乱到极处,每天墮胎有多少呢?墮胎是杀人,因果律上常常警惕我们,因果律上跟你讲,欠命要还命,欠债要还钱。佛告诉我们四种因缘,没有缘你不会成为,不会变成父子、不会变成一家人。我们讲,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到家庭里面来做眷属的都有这四种因缘,第一个是报恩的,这个小孩好,好教,孝子贤孙来投胎的,来报恩的。你过去生中对他有恩,所以他来报恩的。第二种是报怨的,前世跟他有过节所造下的恶因,有结下的怨恨,他是来报仇的,长大会让你家破人亡,等一下我们也会提到这个故事。第三种是討债的,討完了他就走了。第四种是还债的。没有这四个缘不会成为一家人,佛在经上给我们说得很清楚,家有什么关係,所以家要有道、要有规矩,就是我们讲家规、家道。家也要有道,家道就是家的规矩,家中的规矩。

所以有人请我去结婚典礼致词,以前当副分局长有时候部属结婚要去致词,我就跟他们说六和敬,听完以后大家都很喜欢。诶,以前听人家结婚致词,都什么早生贵子,什么白头偕老,致词完了不知道几年就离婚了,也没有早生贵子。我只讲六和敬,身和同住、口和无諍、意和同悦、见和同解、戒和同修、利和同均。我一个一个给他们解释,我说身和同住,结婚那一天开始,这个家就是我们两个夫妻的,不是煮饭跟扫地,跟洗衣服跟抺地板,统统是太太的责任,先生也要做,不能回来只看报纸、看电视、抽香菸、翘二郎腿。像我年纪活一大把了,我回去,我在讲堂忙,以前在公务机构做副分局长,我回去一样是拖地板、洗马桶,一样帮太太做一点家事。身和同住,这个家是共同的,要共同维护清洁。

口和无諍,要是有意见,一定会有意见的。为什么?因为每一个人的业力都不一样,见解都不一样。因为我们有很深的我见,我们有很深的我执,不同的意见很正常。那怎么办?要学佛、要修行,要修忍让,要礼让、要谦让。一个先不要讲话,一个声音比较大的时候,那个不要讲话就吵不起来了,没有两个铜板不会响的。所以口和无諍,很简单,一个先不讲话就可以了,而且不要讲话讲太大声。现在都不是,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一个比一个声音大,吵到隔壁邻居都知道。第三个,意和同悦,要有共同的嗜好,不管是学文学、不管是听音乐,不管是爬山、不管是运动或者是旅游,这些世间人做的都可以。当然最好是什么?同参道友,一起共同学习传统文化,共同学习佛法。那这样的话,意和同悦,会法喜充满。

见和同解,看法要一致,不要南辕北辙,不要太太很极端,或者先生很极端。比如说,臺湾有蓝绿统,蓝绿的统独之爭,也有这个家庭是蓝绿的,先生是国民党的,太太妻子是民进党的。统独闹得很厉害的时候,万一独派的是妻子的话,就不煮饭了,这个家就完蛋了。见和要同解,要和解,两个蓝绿要和解,见和同解。怎么样才可以见和同解呢?一起学佛就会见和同解了,把我见拿掉,把我相、人相拿掉,听经闻法,心开意解,慢慢就会见解相同。因为每一个人,眾生本来都是佛,人人都有佛性,皆该成佛,「何期自性,本自清净」,只是迷悟不同而已。所以最后一定可以见和同解,因为佛佛道同,佛跟佛的见解都一样。

第五个,戒和同修,家里面的戒律就是规矩,先生最晚不能超过十点、十一点要回来,不能到两、三点还不回来。太太呢?因为男主外,女主內,家,太太要做家事,要烹飪。可是现在麻烦了,现在做太太也不会烹飪,全部都吃外面的,买便当,我们现在叫做外食。现代一般家庭的厨房,司命灶君很閒,我们厨房都会有灶君、灶神,司命灶君现在很閒,到年底不知道怎么呈报。为什么?因为都没有煮饭,但是还是报一大堆。为什么?这家有善恶。你如果看《俞净意公遇灶神记》里面,灶神年底都会向天庭报告这一家的善恶。

现在麻烦,现在家庭都不做事,全部都买外面,要不然就吃外面。尤其现在宅配很快,全部都是买外食,回来再微波烤一下就吃了。所以现在家的味道没有,为什么没有?以前都在家吃饭的温馨的晚宴、温馨的晚餐里面,把今天一天的喜怒哀乐提出来分享,无形中整个家庭的距离就接近了,小孩子也很幸福。现在不是,各人吃各人的,吃饱再回来,家变成客栈,所以没有感情。所以戒和同修,家的规矩要大家遵守。最后利和同均,家庭是共同的责任,做太太的也不妨多分摊一点。这个是我跟部属,当时结婚的时候我去致词都会讲这个六和敬。所以老和尚说,家要有道、要有规矩。如果没有道、没有规矩,这个家就乱掉了。这家规啊,戒和同修啊。

那墮胎就不得了,老和尚听一个同修跟他报告,说他的莲友的朋友,墮胎二十几次,有通灵的人看到了,说这位女子的后面,跟了一群小鬼。这个正常的。丁嘉丽访问净空老法师,请珍惜生命请勿杀子墮胎。丁嘉丽小姐到东北去拍片,有一位修行非常好的高僧,清净的一个出家人,跟丁小姐讲说,诶,丁居士,妳旁边跟了四个小孩。丁嘉丽嚇一跳,说师父,你怎么知道?他说,妳是不是拿四个小孩呢?丁嘉丽说,对,我真的拿四个小孩。丁嘉丽很不解,说奇怪,导演跟其他演员怎么没有看到?为什么出家人看得到呢?她就去问净空老法师。净空老法师说,我们这个心叫接收器,叫发射器,就像手机一样,妳只要打讯號,妳发射出去,对方就收到。我们这个心也是接收器,也是发射器,看妳发射什么念头。清净的人,这个修行人,他心清净到极处,他就会感应得到,那就所谓的会见到了,我们讲的叫天眼通,天眼通就是见到了。所以这个很正常的,你只要修行到甚深禪定的时候,你就见到了。

所以这位老和尚的弟子的朋友,墮胎二十几次,旁边跟了一群小鬼。这位女子自己也苦不堪言,身体非常地不好,墮胎一定不好的。不好在哪里呢?一般来讲的话,都是子宫出问题,要不然就妇女病,要不然就腰酸背痛,这个其实跟墮胎都有很大的关係。老和尚说墮胎,本来是来报恩的,也是变成仇家了;本来是报怨的,怨上加怨,那更不得了;本来是来討债的,结果债上加债;本来是来还债的,也不用还了,变成妳欠他的命债。四个缘全部变成恶缘了,那还得了吗?因为妳这一生杀一个,来生妳还要还他一条命,妳杀二十个就是妳墮二十个胎、婴灵,妳还要还二十多条命。这怎么办呢?老和尚说,这是开玩笑的吗?所以害命的事情,怎么可以干呢?

好色、墮胎那就是杀人,这个罪可重了,不但坏德,现在人不讲道德了,妳不讲道德可以,那妳怕不怕因果呢?妳不怕因果那妳要不要命呢?你跟她这样讲就好了。她不怕道德,她也不怕因果,那说妳命要不要呢?妳怕不怕呢?如果妳要命的话,妳就不敢造,妳不要命就儘量造吧。所以老和尚说这是病,这个病我们看见身体衰败、痛苦不堪是花报,但是果报就是在地狱了。但是她自己本身不知道原因,明眼人是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这一段,王八郎生前好色,殴打妻子,最后他自己本身也是重病死亡,也是被妓女拋弃了。那么我们这一段就做这样的一个补充。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夫者妇之天。终身所依。何可不敬。其不敬者。非悍妇。即荡妇。或恶言抵触。或呪诅厌镇。不知凡作女身。多因宿谴。若更侮夫。益墮恶道矣。至丈夫死。骨肉未寒。便思改適。视所生子女。若路人。死不能哀。生能敬之乎。】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厌镇』是古代一种巫术,用诅咒制胜,来压服別人或是东西,这个叫「厌镇」,或者称为厌胜。

『宿谴』,「宿」就是过去,「谴」就是罪过、过错。

『改適』就是改嫁,「適」就是嫁的意思。所以女孩子要结婚叫適婚年龄,她是可以嫁人,就適婚年龄。所以「改適」就叫改嫁。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丈夫是妇女的天,是妻子终身依靠的人,怎么可以不尊敬呢?那些不尊敬丈夫的女子,不是悍妇就是荡妇,有时候恶言相向,有时候以咒术、巫术来诅咒丈夫。不知道今世出生为女身、为女眾,大多是宿世造业所谴责,如果更加侮辱丈夫,更会墮入三恶道。至於丈夫过世尸骨未寒,做妻子的便想要改嫁,视所生的子女如过路的陌生人,丈夫死的时候不能够哀伤,活著的时候怎么会尊敬呢?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杜企。为人怯弱。妻张氏。素轻之。晚益多病。张不一顾。无何。张先企卒。既殯。棺破。化为蟒。径奔林间。噫。夫者。妇之天也。慢夫。是慢天也。天可慢乎。请自思之。】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一顾』就是一看。

『无何』,不多时、不久。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杜企为人懦弱,他的太太张氏平时很轻视他,晚年身体更加多病,张氏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不知道何故,张氏却比杜企先死,在入殮的时候棺木裂开,张氏化成一条大蟒蛇,逕自向树林中奔去。唉,丈夫是太太的天,所以侮慢丈夫就等於侮慢上天,上天可以侮慢吗?请做为人妻的,做为人妻子的人自己要好好想一想。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后汉梁鸿。娶孟氏女。名光。始以装饰入门。七日而鸿不答。妻乃椎髻布衣。操作而前。鸿喜曰。此真梁鸿妻也。遂同隱霸陵山中。后避难適吴。依皐伯通廡下。为人赁舂。每归。妻为具食。不敢於鸿前仰视。举案齐眉。伯通曰。彼佣能使妻敬如此。非凡人也。乃舍於家。】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装饰』就是打扮。

再来『梁鸿』,我们有介绍过,上一集我们有介绍梁鸿跟妻子孟光。梁鸿本身是东汉的隱士,但是梁鸿家里很穷,但是他很有气节。孟光是梁鸿的同乡,到三十几岁都没有人来跟她问婚姻,问婚就是没有人来提亲,因为她体肥面黑,容貌丑陋,加上她选择配偶的標准很严苛,但是孟光跟梁鸿一样很有德才。后来孟光就对父母说,她的標准就找像梁鸿一样的品德高尚的人,后来她就嫁给梁鸿。这一段是讲孟光跟梁鸿夫妻的故事。

『答』就是答理。

我们看『七日而鸿不答』,「不答」就是他不答理,就不理她。

『椎髻』就是女生、女眾把头髮绑起来,其形如椎这样。

『操作』就是劳动。

『皋伯通』是东汉吴人,为郡大家。大家就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卿大夫的家。当时梁鸿就是到皋伯通家里舂米。

『廡下』,「廡」就是正堂两侧的厢房,堂下周围的走廊、廊屋或是厢房,这叫「廡下」的意思。

『赁舂』就受僱为人舂米。

『举案齐眉』,「举案」就是一种很尊敬的动作,拿东西都拿到跟眉心这里等齐,表示一种很恭敬,就像我们拿经书一样,「举案齐眉」就是我们拿经书也是这样,就是一种恭敬心。这个地方是指夫妻相敬相爱,互相敬爱,这叫「举案齐眉」。

『舍』就是住。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后汉梁鸿娶孟氏女孟光为妻,刚入梁鸿家门的时候,孟光珠光宝气,装饰入时。过了七天,梁鸿不答理她,不答理孟光。於是孟光就知道丈夫的意思,就椎起髮髻换穿布衣,和以前一样做家事。梁鸿很高兴的就说了,这才是真正梁鸿的妻子。於是夫妻一同隱居到霸陵山,霸陵山在今天的陕西省长安市东。后来为了避难到吴地,吴是江苏省苏州市,古代是简称,古代就称吴。寄居在皐伯通府上的厢房,梁鸿受僱去做舂米的工作,每次回到家中,妻子为他准备餐饮、饮食端去给他的时候,妻子不敢在梁鸿面前仰视,並將餐具碗筷恭敬的端上,与眉相齐。皐伯通说了,这个当佣工的人,能够使妻子尊敬到这种地步,『非凡人』,不是等閒之辈,於是就请他们夫妻一起搬到皋伯通家里住下。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杜珪目盲。其妻日夜望北极祷告。每拜必七七四十九数。竟能感真武化身。下降疗治。彻视如初。】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杜珪眼睛瞎了,他的太太日以继夜的向著北极星祷告,每次必定拜七七四十九次,后来竟然感动真武大帝化身,下降凡间来为她丈夫治疗,使杜珪眼睛恢復原来明彻的视力。这个真武大帝在臺湾信仰非常地普遍,在臺湾又有一个称呼叫北极玄天大帝。祂座椅下面踩的一个是乌龟、一个是蛇。所以在臺湾信奉北极玄天大帝的信眾很多,非常普遍。我们讲堂隔壁这边就有一家,就北极玄天上帝,我每次经过我都会合掌跟祂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所以他是杜珪,她先生生病,杜珪的太太就日以继夜向北极星祷告,这是感动到真武大帝化身来帮她丈夫治病。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宇文邦彦妻黎氏。刻苦立家。喜观书。略通大意。手自编录。以相其夫。且严督诸子从学。其子率中兄弟。果及第。歷词垣。登翰林。至右辖。乡里称尊。至今有黎氏手编制誥纶言集。】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词垣』,词臣的官署,例如翰林院之类的。

『右辖』就右丞的別名,左右丞相管辖尚书省的事情,所以「右辖」又称右丞相。

『制誥纶言集』,「制誥」就是指承命草擬詔令,「纶言」是帝王詔令的代称。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宇文邦彦的妻子黎氏,平时能以刻苦持家,喜欢看书,能通晓书中的大意,亲手编录一些资料以帮助她的丈夫,且严格督促儿子去读书,她的儿子率中兄弟果然都中榜及第,都上翰林院当翰林大学士,乡里的人都很称讚並尊敬她。到今天还有黎氏亲手编的《制誥纶言集》传世。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明黄观。安庆人。建文时。以三元及第。仕至学士承旨。靖难兵至。观死。妻翁氏。幷两女俱被执。有旨配象奴。翁诡言避难时。有金若干。寄城外至亲家。吾母子往取则得。否则必为所匿。象奴利其物。与俱至城外。妻云。两女当以衣裾相结。恐稠人中迷失。奴许之。二女亦不解母意。比至江滨。则掣二女俱溺水死。至今庙祀秦淮河干。】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黄观』是明朝洪武年间,他是明洪武二十四年会试、廷试第一名,「累官礼部右侍郎」,建文初改右侍中,与方孝孺等被皇帝重用。燕王朱棣举兵,要「观草制」就是要草擬制书,黄观就讽其军,「辞极詆斥」就是黄观他批评燕王朱棣。后来他听到,朱棣已经进入南京了,遂投江而死,这个是「黄观」。

『安庆』,安庆府就今天的安徽安庆市。黄观是池州府人,所以也是安徽,安庆是他投江的地方。

『建文』就是明惠帝,叫朱允炆,明惠帝,「建文」是他的年號。

『三元』,黄观他是「三元及第」。「三元」就是科举时代称解试,后来称为乡试,在县里面先考试,叫乡试。然后再省试,后来称为会试,殿试就到皇帝那边去考试了,后来称为廷试。所以解试、省试、殿试,又称为乡试、会试、廷试。乡试第一名叫解元,会试第一名叫会元,殿试第一名叫状元,合称「三元」。这个在中国大陆有很多地方保存得不错,像我到南京去演讲,到夫子庙去,他就有专门解释解元、会元、状元。以前的考试制度,在南京夫子庙就有,秦淮河畔那边就有做这样的一个保存,做得很好。黄观他是歷县、府、院,乡、会、殿试都是获第一名。当时被人家称为「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这怎么说呢?「三元」刚才已经讲过,就解元、会元跟状元。「六首世间无」,六首状元就是中国科举史上连中六元的,在一届科举中完成,从解元到状元只有黄观这个人。

再下来『学士承旨』,这是官名,掌理撰写皇帝的詔书、文誥之类的,这个叫「学士承旨」。

接下来介绍『靖难』,「靖难」就是,刚才讲「建文」就是明惠帝,明惠帝因为他年纪小,当时被明成祖就是朱棣,就他的叔叔燕王把他推翻掉。我们来讲这个故事,「靖难之役」,这个跟因果报应有关係,就是方孝孺诛杀十族的故事。我们说诛杀九族,方孝孺是被诛杀十族。我们来介绍一下方孝孺这个因果故事。

方孝孺他本身是担任翰林学士,他因为拒绝为篡位夺权的燕王起草登位詔书,朱棣登上皇帝宝座第八天就在南京的聚宝门外,开始诛杀方孝孺的十族,死掉的家族达八百七十三人,到行刑的第七天,总共行刑七天才停止。到最后要杀方孝孺的时候,將方孝孺的嘴巴裂开到两个耳朵这里,並且割下他的舌头,隨后处以凌迟之刑。方孝孺他的家族被诛杀,等於说是诛杀十族,本来是诛灭九族,到后来连他的老师这一族都被灭掉,都有很深的因果故事在里面。

我以前也在讲座里面常提过,但是没有讲得那么详细,今天我会讲得特別详细,我们把整个歷史沿革给它交代得清楚一下,让大家能够明白。那时候诛杀十族,皇帝为了爭位有时候祸连九族,这是干什么呢?当时的人称它什么?称它叫瓜蔓抄,就抄家灭族那个抄。那什么叫瓜蔓呢?就是连根带藤不留余地的全部悉数抄尽,叫瓜蔓抄。所以我们这个地方题目,就方孝孺瓜蔓抄灭门的故事,首先讲远因,就是造坟烧蛇。

话说方孝孺还没有出生之前,他的父亲叫方克勤,选择一块非常好的宝地要葬祖先的坟,他的祖先骨骸想迁到这个地方来。但是在下葬的前一天,方克勤就梦到一位穿大红袍的老人向他礼拜哀求说,先生你所选的墓穴是我九族定居数百年的地方。这个老人是蛇王,我的子孙绵延不断,不忍弃,不忍遗弃家园,所以请你宽宏大量,你另外再找一个好地方。如果你不能够答应的话,也请你再宽限三天再动工,让我能够迁徙他地,你再动工造坟,我將感恩不尽。

所以为什么我们说,放火烧山的果报很大?那因果非常地重。如果说你要盖房子,你要整地,你最好按照佛经里面讲的规矩,你最好请观世音菩萨帮你作主,诵《大悲咒》,请观世音菩萨赐大悲甘露水洒净,而且最好跟牠们预告七天以后,你要整这个地,要盖房子,请牠们自动搬家,请佛力加持,请观世音菩萨加被,让这些蠢动含灵能够搬家,最少要七天,也有说三天的,但是最好是七天比较好。这个红衣老人就跟方克勤,就方孝孺的父亲拜託说,如果你不答应再另外选地方,你最少给我三天的宽限,我们家,我们蛇的家族要搬家。这样跟他连续说三次,千叮万嘱的要求三天后再动工,这个是方克勤作了一个梦。

方克勤后来第二天醒来说,哪里有这种事情呢?梦中的事情都是虚无飘渺的啦,既然已经看了良辰吉日,不能够再延了,不能再延三天了,於是就命令工人开工凿地。开工凿地到地下深处的时候,发现是一个蛇窝,穴中有红蛇数百条,其中有一条毒蛇长达数丈,其腰粗如木桶,不停的向他点头致意,哀怜请求,怜悯哀求状。方克勤一看,大吃一惊,心想,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个红衣老人吗?方克勤他本身是个读书人,他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只是觉得这些毒蛇让人家討厌,如果把牠放走了,逃生了,也会祸害无穷。

一时之间就忘了红衣老人的哀求,就命令家人跟家丁手持利器,逢蛇就砍,见蛇就杀,在洞穴四周架起木柴,然后点燃柴薪。甚至也有一说是放了一些硫磺,一点燃就全部燃烧起来,柴火就劈哩啪啦响起来,整群蛇在里面哀號之声。当天晚上,方克勤又作了梦,梦见红衣老人满面怨恨,哭哭啼啼地跟他说,我昨晚诚心请求你,你竟然杀了我八百七十三个子孙,全部都杀死在大火之中,你如此残忍,我也要灭你的族。这是远因。

那近因呢?就是越草征討燕王的詔书跟檄文。我们刚才讲朱棣他要叛变,明惠帝年幼,他请方孝孺擬詔书跟討伐的檄文,就是等於一个文告。在西元一三九九年,大概离现在大概六百年前,明朝建文帝即位,方孝孺就到南京,他担任官职是翰林侍讲,翰林侍讲学士之职。因为当时建文帝明惠帝年纪轻,没有治国的本领,加上个性优柔寡断,他的叔叔们都想要篡位,想要把他推翻掉,於是明惠帝建文帝就用这些老臣来帮他谋策。方孝孺是翰林侍讲,他是皇帝的老师,是建文帝的老师,所以他受他百般的信赖跟倚重。古代讲,国家大事輒以咨之,所以方孝孺对於建文帝是赤胆忠心,全力扶持。建文帝又怕他们这些叔叔们权力过大,拥兵自重,所以採用齐秦跟黄子澄的削藩建议,但是遭到燕王朱棣为首的诸王的反对。方孝孺就替建文帝草擬了一系列征討燕王的詔书跟檄文,以及提供给他削藩的一些策略。所以燕王朱棣对方孝孺是恨之入骨。

刚才讲说方孝孺他出生的时候,就是他的爸爸方克勤杀了那八百多条蛇以后,结果没多久方克勤的太太妻子就怀孕了,就生了一个小孩。这个小孩一出生的时候,全身都是赤红。我们知道那个红衣老人是穿红色的大袍,方孝孺就是那个蛇王来投胎的。所以方孝孺一出生的时候,全身赤红,他的舌头长得尖尖地,蛇的舌头会吐信,尖尖地,又细又长。方孝孺一出生的时候,不停的伸出嘴巴外面,舔自己的鼻头。他父亲一看到,就想到梦里面那个红衣老人,他认为他是妖怪的化身,就发狂一样,叫家丁找个荒郊野外把他就地掩埋。

这个时候方克勤的妻子,就方孝孺的母亲听到以后,晓以大义,就斥责她丈夫了,「子不语怪力乱神」,你读圣贤书难道忘了吗?你却是因为儿子长相有异,便认为是妖怪作祟,儿孙自有儿孙福,好好施予正確教育,將来必成大器。讲完以后,方克勤稍微释怀,但是他还想一想要以防万一,所以说了也奇怪,他再次抱过方孝孺的时候,看他的儿子,仔细一看,全身那个赤色的褪掉了,舌头也不再像蛇一样吐信了。因为有他这个梦境,以及方孝孺出生的这种奇异的特徵,所以方孝孺的父亲对於方孝孺的教育非常重视,例如四书五经、孔孟学说,有关忠孝节义的传统思想教育,他做了一系列非常縝密的灌输。他就怕以后方孝孺迷失本性,祸延家族。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因果不空。没想到如此一来,反而因此更加增了方孝孺的忠贞理念,將方家推向万劫不復的瓜蔓抄的深渊,是灭族的命运。

方孝孺长大以后官运亨通,一路扶摇直上,官拜翰林学士,学问很渊博,忠孝双全,是建文帝最亲近的大臣。明成祖朱棣以军事政变手段攻下南京,他的侄儿建文帝从他手中夺取了皇位,后来建文帝是自焚而死。当时就有军师姚广孝跟燕王朱棣说了,就是明成祖说了,他说,「南方有方孝孺者,素有学行,武成之日,必不降附,请勿杀,杀之则天下读书种子绝矣。」因为当时方孝孺,在南方非常有名气,读书人以他马首是瞻,你杀了方孝孺,等於得罪天下所有读书人,这对皇帝是不利的,所以他的军师有跟他建议。

朱棣就命令方孝孺起草皇帝即位詔书。当天方孝孺披麻带孝,到奉天殿,不理会朱棣,反而为建文帝鸣不平,痛骂燕王朱棣。朱棣看他这样,就走下皇帝的宝座了,就劝他说了,先生你不要这样苦自己嘛,我只是效法周公辅佐成王而已。他自比是周公,因为我们知道,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周武王他也是周公给他辅佐,后来周武王討伐,打败紂王以后没多久就死掉了,成王年纪还小就靠周公辅弼,所以他说,我是效法周公辅佐成王,他將建文帝比喻是成王。

方孝孺就怒目看著燕王说了,那成王现在在哪里呢?成王就是建文帝,因为他讲说他是辅佐成王,所以他问建文帝现在在哪里?朱棣就说,他已经自焚死亡了。方孝孺毫不畏惧的就说了,那为什么你不立成王,就是建文帝的儿子为帝呢?反而將他关在中都的广安宫呢?朱棣就委婉的说了,他年纪还幼小,国家需要有能力的大人来治理。方孝孺就进一步,步步紧逼了,那你为什么不立成王的弟弟呢?就是建文帝的弟弟呢?你挑选一位来治理。这个时候朱棣就耐不住性子了,走下臺阶,亲自来到方孝孺的前面,用手轻轻地,轻抚著他的肩膀说,这是朕的家事,先生请勿过分操劳,因为他们都朱家的嘛。

这个时候他就命令人家准备笔墨,还温言善语的劝方孝孺说,詔告天下即位詔书,一定要先生起草才行,其实他是故意逼他的,因为当时討伐的檄文是方孝孺擬的,现在我登基就请你来写即位詔书。方孝孺挥笔写下四个大字,燕贼篡位,燕贼就是燕王、就是朱棣,燕贼篡位。写完以后把笔扔在地上,愤怒的指著朱棣,並且放声大哭说,此乃成王天下,今为逆臣所篡,我若助逆起詔,岂非一丘之貉,你就杀了我,我也不会给你起草詔书的。朱棣忍无可忍,怒目圆睁,厉声说道,我朱棣敬你是条汉子,也素仰先生清名,这天下是我们朱家的天下,与你何干?难道先生死了就改变事实了吗?就能改变事实吗?

方孝孺慷慨激昂的说了,死就死,怕什么?自古忠臣不事二君,若违背君臣伦常,苟活於世又有何意义呢?朱棣强压怒火,咬牙切齿说了,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人死不能復生,先生不怕死,难道你不怕株连家族吗?株连十族就这样来的,然后方孝孺就回答说了,即使十族同时夷灭,我也不会为逆贼起詔。还再破口大骂说,看你能拿我怎么样?朱棣燕王这个时候已经耐不住性子了,勃然大怒,命殿前武士將他重新关入大牢,最残忍的是什么?朱棣將逮捕的方氏家族的人和朋友,跟老师们都一一地送到方孝孺的大牢前面,一一地杀死,看他,让他看著死,折磨他,方孝孺都是无动於衷。

但是杀到最后一个他的弟弟方孝友的时候,这个时候方孝孺就泪流满面了,他內心伤痛到没有办法表达。但是他的弟弟方孝友倒是挺有骨气的,反而在死前劝慰他的大哥,他哥哥,作一首诗,「阿兄何必泪潸潸」,「潸潸」就是泪流满面,「阿兄何必泪潸潸,取义成仁在此间。华表柱头千载后,旅魂依旧到家山。」方孝孺在就义前作绝命诗了,「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犹;忠臣发愤兮,血泪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呜呼哀哉,庶不我尤?」歷史记载,方孝孺被诛杀十族,死者共达八百七十三人,刚好是红衣老人那个蛇被方孝孺的爸爸方克勤所烧死的数字一样,真的是彰显因果不空。

所以因果是宇宙人生不变的法则,一切佛法经论,修行证果,也不离因果二字。不论信与不信,因果总是不改其道,运行天地,如如不昧,这可是歷史上有名的歷史事实。方氏被杀的十族,加起来总共有八百多人,与被烧死的八百多条蛇,同一数字,你看因果报应,岂不是丝毫不爽吗?所以风水有福者得(德),德是要道德、是要德行,好风水之坟终究因杀生造坟墓而十族全灭。在生活行事当中,不但要诸恶莫作,眾善奉行,而且行善还要能为人设想,无微不至。心地清净、德行完备才是最好的风水,才是最好的兴家的方法。你如何把这个家兴旺起来,要有道德、要有德行,要诸恶莫作,眾善奉行,要自净其意,这样才是一个有福之人。最后我们用这一首诗来形容,「绝户坟穴子绵延,杀生造墓祸无边,因果原在性中田,广积福德开胜缘,无微不至念念善,岁岁平安好过年。」

好,我们接下来看下面这个,『象奴』就是饲养象的奴隶。

『稠人』就是眾人。

『掣』就是牵引。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朝黄观,贵池人,在明太祖洪武年间,参加乡试、会试、廷试,连中三元,官当到学士承旨。靖难之役的时候为国捐躯,因为听到局势已变就投江而死,他的太太翁氏和他两个女儿都被拘捕,皇上降旨改配给牧象的人。翁氏假称在避难的时候,有若干黄金寄放在城外的至亲家中,要我母子一起前往去取才可以拿到,否则会被他所吞没。牧象的人为了取得黄金,不疑有她,就跟她一起到城外去。翁氏就说了,两个女儿跟我应当把衣襟绑在一起,以免在人多的地方走失,牧象的人准许她。两个女儿也不知道母亲的用意,等走近江边的时候,翁氏隨即拉著两个女儿跳入江水中,结果都溺毙而死。如今在秦淮河,秦淮河在南京,我去参访过,非常美丽的一条河,现在建设得非常好,如今在秦淮河畔,有人建庙来祭祀她们。

我们看最后一段:

【宋崇国郑夫人。欧阳修之母也。崇公举进士。再任推官卒。修甫四岁。家贫。母自力於衣食。以供修力学。授之书。尝大雪夜。拨寒灰画字以教。居恆泣告修曰。而父廉而好施与。吾不及事舅姑。然知汝父之能养也。吾不能知汝之有成。然知汝父之將有后也。吾归於汝父。免丧踰年矣。每祭必涕泣。或遇酒肉。必涕泣。以不及养为恨。始以为新免於丧。適然耳。乃其后恆然。至终身亦莫不然。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汝父为吏。尝夜视刑书。屡叹(嘆)曰。吾求其生而不得。为可哀耳。回顾乳母抱汝立於旁。指而言曰。吾命宜早夭。恐不及见儿之立也。当以我语告之。其教子弟率由是。以是知汝父之將有后也。於是修感泣。奋於学。至举进士。贵显。俭薄依旧。寻以直諫贬。夫人言笑自若曰。贫贱素也。汝必安之。修卒以忠直为贤相。累封母越国太夫人。夫敬夫之道。孰有大於尽节教子二事哉。故序此二案以为敬夫之极则。凡为妇者勉之。】

这一篇就是欧阳修他的父亲跟他的母亲,他的父亲非常孝顺,他的母亲非常地能够廉能持家。本来我们今天,我也想跟各位报告欧阳修的「瀧冈阡表」,但是因为时间的关係,「瀧冈阡表」是欧阳修在他父亲逝世六十年以后,到坟前祭拜感恩他的父亲,非常感人,具有非常好的孝道教育的一篇文章。末学本来今天要讲出来,因为时间关係没办法讲,我希望下次有因缘,我能够把欧阳修的「瀧冈阡表」跟各位报告,非常好的一篇文章,很值得现在我们希望有孝子贤孙的家庭来学习,欧阳修的母亲怎么教育欧阳修成为一个贤能的宰相、成为一个孝子。

好,那么时间的关係,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崇国公夫人郑氏是欧阳修的母亲,当崇国公考上进士,崇国公就是欧阳修的父亲,当崇国公考上进士,再任推官职务过世时,欧阳修才四岁。家中很贫穷,母亲为了衣食自力更生来供养欧阳修上学读书。曾经在下大雪的夜晚,拨平冷却的灰烬,在上面写字教导欧阳修。

她经常在家中哭泣的告诉欧阳修说,你父亲在世时廉洁又喜欢布施,我来不及侍奉公公婆婆,然而我知道,你父亲能够奉养他们。我不知道你將来会不会有成就,然而我知道你父亲將来会有好的后代。当我嫁给你父亲的时候,他已经免除丧服超过一年,每到祭祀时一定痛哭流涕,有时候遇到吃酒肉的时候,也一定痛哭流涕,因他无法亲身奉养双亲而引以为憾。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亲人刚死不久,如此悲伤是很正常的,但是到后来仍然如此,以后终身都是如此,因此我知道你父亲一定能够奉养双亲。

你父亲在当判官的时候,经常晚上批阅刑事判决书,屡屡感叹的说,我想要替他找一条生路,但还是找不到,真是悲哀。回头看看乳母抱你站在旁边,指著你说,我的生命註定要早死,恐怕来不及看到儿子成家立业,將来要把我说的话全部告诉他,他在教导学生也都是如此,因此我知道你父亲必定会有好的后代。於是欧阳修感动得当场流泪,发愤读书,当他考上进士,官位显贵时,依然是生活很节俭。不久因事直諫皇上而被贬官,郑夫人还谈笑自如的说,我家本来就过惯贫贱的生活,你一定能安心的。欧阳修最后以他忠直的个性当上宰相,母亲累封为越国太夫人。要知道尊敬丈夫的方法,没有別的,没有比严守贞节、善教子女这两件事情更伟大了,所以敘述这两个案例以做为敬夫的最高原则,凡是身为人妇的要好好以此自勉。这一篇故事其实真的非常好、非常感人。

「瀧冈阡表」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代表作,被称为中国古代三大祭文之一,是欧阳修在他父亲死后六十年所作的墓表。在表文中,盛讚欧阳修的父亲孝顺与仁厚,母亲的俭约与安於贫贱,文言辞句清新质朴,率意写出,用具体的琐事、琐谈表现父母生前的美德,不尚空泛与溢美之辞。下次有因缘,我一定要跟各位讲「瀧冈阡表」,欧阳修所作的,我们有机会再来研討这篇文章。

最后我们来报告一下,老法师对一百零六句「不和其室,不敬其夫」的开示。

老法师说,这两句是讲夫妇,夫妇是人伦的根本,中国几千年来古圣先贤的教育,把这个问题做为核心。儒佛的教诲,我们老和尚在讲席里面常常提到,他说,教育只有三件事情,人跟人的关係,人跟自然的关係,人跟鬼神的关係,天地鬼神的关係。这个关係都搞明白了,这是真实的智慧,在佛家讲叫大彻大悟、明心见性。

第二,在这个关係里面,真实的核心是夫妇,这是伦常教育。夫妇住在同一个房间里面,是圈子里面最小的。房间外的这是家,房间最內的是闺房,房间外是家,家里面有父母,下有儿女,平辈有兄弟姐妹,家的外面有社会,是国家,上面还有领导人,有领导跟被领导,平辈有朋友跟同学,这是个五伦的社会。用现代话来说,很自然就是一个多元文化,绝对不是一个单一文化。既然是多元的,核心都做不好,核心就是夫妇不和,那这个家还能和吗?社会还能安定吗?国家还能够太平吗?统统谈不上,所以吉凶祸福的根在哪里?在家室。所以「不和其室」就是社会的乱源,「不敬其夫」当然就「不和其室」,这个家庭就不和,社会就不安定,国家就不能太平。

第三点,明白这个道理,才晓得中国古时候,男女结婚为什么那么隆重?为什么那么繁琐?就表示这是人生第一件大事,是一桩大事,这个人生不是指你我们两个结婚而已,是整个人类、整个家族、整个民族的大事。你们想想看,家的兴衰、社会的安危、国家的兴亡、世界的和平与动乱,根都在这个地方,家,这叫大事。我们看现代的社会,在中国、外国这个根都没有了,连根拔起,不要老祖宗的文化了,不听老人言了,根都拔起了,想要社会不动乱,这是不可能的。

古人所谓,家不家则国不国,家都不能成家,国家怎么会安定呢?家不家则国不国,家不像家,国就不像国了。家怎么样才像家?夫妻要和睦,所以从前纵然夫妻有爭论或者有不愉快的事情,他会想到这个家,对这个家影响很大,影响到整个社会的安危、影响到一切眾生的祸福。想到这一点,心平就气和了,也就是没有什么不能忍耐的了,什么都能让,彼此都能忍,彼此都让一步,这个家就和睦了。老法师这一段的开示其实是很多,我们因为时间的关係,下一回有机会我们再继续探討。这一段「不和其室,不敬其夫」对现在的社会、对三个根的教育非常重要。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190.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