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38集)

世界本清宁,由情见互异,遂成棼乱。天心原慈善,因众生恶感,而屡降灾殃。是以古德云:“人人信因果,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信因果,天下大乱之道也”。


感应篇汇编第238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三八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5/27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38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零二句,【压良为贱,谩驀愚人。】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八百二十七页,我们看经文,『压良为贱,谩驀愚人』,这句经文的意思是压迫良家妇女做卑贱工作,使用诡计来欺骗愚人。

我们看第一段的经文:

【今之为人奴婢者。前生造业积恶。过满一千八百之人。其有实非奴婢。原係良家子女。而我以势力强制。使为奴婢。即压良为贱也。至卖良为娼。乃在十恶不赦之条。更不必言矣。】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这个『十恶不赦』,我们常常在看电视影剧里面,或者在形容一个恶人的时候,一般都会用「十恶不赦」。那哪「十恶」呢?恐怕一般人瞭解的就不多,「十恶不赦」就是有十条大恶。

第一条,「谋反」,我们用现在的用词叫叛变、政变,「谋反」,危害国家,叫「谋危社稷」。

第二个,叫「谋大逆」,就是「谋毁宗庙、山陵及宫闕」,「宫闕」就是以前皇宫,「宗庙」就是以前皇帝祭拜的地方,这个都是国家的重要的祭典的这些场合,叫「谋毁宗庙、山陵及宫闕」。

「三曰」,第三个叫「谋HYPERLINK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F%9B%E5%9C%8B”叛」,HYPERLINK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F%9B%E5%9C%就是背叛国家,这个意思叫做「谋背国从偽」,这叫背叛国家。

「四曰恶逆」就是殴打、谋杀祖父母、父母,杀伯父、叔父、伯母、叔母,就伯叔父母、姑、兄、姐、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父母等,这个叫「恶逆」。

「五曰不道」,「杀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造畜蛊毒,厌魅」,就是杀一家里面非死罪三人,就杀伤或者是支解,支解就是像剁成肉块,这种的叫做「支解人」,「杀一家非死罪三人」。

「六曰大不恭」就是「盗大祀神御之物、乘舆服御物。盗及偽造御宝。」比如说,偷宗庙里面祭祀用的那些物品,或者神明在坐的轿子,「乘舆服御物,盗及偽造御宝,合和御药误不如本方」。比如说,你做假药,或者做给,以前做给皇帝吃嘛,做那个药,没有照药方,本方就是药方下去配。或者是「造御膳,误犯食禁」,比如说,以前在做,给皇帝用的这些餐,违反了一些规定,叫「误犯食禁」。或者是「御幸舟船误不牢固」,这是以前皇帝要出巡的时候,所坐的船不牢固,这个大概是做部属的没有做到这样的一个维护,这个叫「大不恭」。

再来「不孝」就是用言语诅咒父母、祖父母,以及或者供养父母有欠缺,或者父母的丧事,或者家里父母有丧事,还再做嫁娶,就是结婚的事情,或在那边作乐;或者听到祖父母,或是父母的丧事隱藏「不举哀」,就不举行丧事、丧礼;或者诈骗別人说,自己的祖父母跟父母死掉了。这个都属於「不孝」。

第八,叫做「不睦」,就是谋杀亲人,或是殴打亲人,或者告丈夫,或者有大功以上的尊长,小功的尊属,这个叫「不睦」。

「九曰不义」就是说,杀县里面的,或者府里面的首长,或者「刺史」,这都是以前官名,还有「县令」,或者教你学业的老师,叫「受业师」,或者兵將「吏卒」,就是部属或者士兵,杀他自己部队里面五品以上的长官,或者听到自己丈夫的丧事,隱匿不举行丧事,「不举哀」就不举行丧事,或者作乐,这些都叫做「不义」。

「十曰內乱」,「谓奸小功以上亲,父祖妾及与和者」等等这些,这叫「內乱」。以上这十条叫「十恶不赦」,就是没办法原谅的。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现在当人家奴婢的人,乃是前世所造的恶业,他的过错积满了一千八百项的人,也就是他的过错积满了一千八百件的人。他可能就必须因为有这些恶业,所以沦为做奴婢的工作,他前世啦。但是其中有的实在不是奴婢,她原本就是良家妇女,但是你却用势力,我用势力强制压迫,使她去做奴婢的工作,这就是「压良为贱」。至於贩卖良家妇女去做娼妓,这是在「十恶不赦」的罪例之中,那就更不用说了。

我们看第二段的经文:

【漳州周祥。与薛纯为友。纯贫。止一子。纯死。子归於祥。祥竟奴之。少不顺。痛加鞭挞。一日祥遇纯於路。惊曰。兄已谢世。何来人间。曰。来看吾子。併促兄也。祥汗下如雨。归家暴卒。尝见富贵之家。亲族之困苦无依者。寄身其家。仰其衣食。每每使以僮僕之事。甚或呵叱相加。此亦太上所戒之类也。然此等人。初以賙卹之心。后行摧折之事。非特无功。抑且损德。非可惜歟。】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賙卹』就是周济救助。

我们看白话解说:

福建漳州周祥和薛纯是好朋友。薛纯很贫穷,只生一个儿子。薛纯死后,他的儿子就送到周祥家寄养,周祥竟然把他当奴婢使用,稍有不顺心就痛加鞭打。有一天周祥在路上遇见薛纯,害怕的说,老兄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还来人间呢?薛纯说,我来看我的儿子,还催促你一起上路。周祥嚇得汗如雨下,回到家中就暴毙死了。曾经看到富贵人家,那些亲族困苦没有依靠的人,寄养在他家中,仰赖他供给衣食,但是每每都是使唤他们去做僮僕的工作,甚至还加以呵骂斥责,这也是太上老君所要劝诫的事情。然而这种人,最初是用怜悯周济的心来对待人,后来却做出欺侮压迫的事情,这不但前功尽弃,而且还是损德的事情,这不是很可惜吗?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浙省广济库。岁差杭城大户充库役。司其出纳。一人侵官钱太多。无可为偿。府判王某。乃拘其妻妾子女於官。终不得偿。遂命小舟载之西湖。供游人作侍儿。得貲纳官。后王之子孙。有为娼者。】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库役』就是在以前官府里面下等劳役的人,他负责看守仓库、保管库物以及出纳的事情。这个库、仓、斗、秤子,库子,「库役」就是库子,它里面以前有分成库子、仓子、斗子、秤子之类的这种役人,常以大斗纳,小斗出,在仓库住钞,就是受纳税物之仓库保存的纳税凭证,叫住钞,或者户钞,就是农户纳税后的收据。在住钞或者户钞上面舞弊等手法榨取財物,「一般投充者多不取雇钱」。明朝的时候是杂役的名称之一,这个主要是当时明朝的时候,它一种明代重役之一。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府判』就是掌管粮运或是农田水利等事情的这种官员,叫府通判,又叫「府判」。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浙江省广济库,每年都差遣杭州城內有钱人家充当库役的工作,专门掌理出纳的事情。有一个人因侵占官钱太多,无法偿还。当时的府判王某拘捕他的妻妾子女到官府收押,最后还是还不出钱来。於是命令小船载她们到西湖去侍候旅游客人做接待的工作,所得的钱纳入官府。后来王某的子孙,有的竟然沦落为娼妓。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有一等父母。不得已为丧心无耻之事。鬻子女愿为奴僕者。然我心则忍乎。好义之人。力能挥金。当周其急。而保其良。此盛德也。即或不能。我毋辱之。虽不免別售他人。犹不失吾尽吾心也。】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有一种为人父母的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做出了丧心无耻的事情,竟把自己的子女卖去当奴僕的。然而我能忍心看到这样的情况吗?有好义勇为,有能力出钱的人,应当去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使他们能保住良家子女,这是盛德的事情。即使我没有能力帮助他们,也不要去侮辱他们,虽然最后难逃卖给他人充当奴僕的命运,但至少我已尽了一分心意。

再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良贱原无一定。不过贫人子女卖与富人。遂名为贱耳。其实皆良也。今人於己子女。珍惜如珠。膏梁(粱)肥甘。紈綺绵绣。义男女等。土芥鞭笞。粗恶饥饿。破碎寒冻。彼亦父母所生也。何不公如是乎。独不思富者或贫。贫者或富。天道正未可知。能保良者不转而为贱。贱者不转而为良乎。】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膏粱肥甘』,「膏粱」就是肥美的食物,「肥甘」就是肥美的食品。

『紈綺』就是精美的丝织品。

『义男女』就是认养来的男女。

『土芥』,泥土草芥,比喻卑贱的东西,无举足轻重,微贱的东西。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良与贱本来就没有一定的界限,只不过是贫穷人將自己的儿女卖给富有的人,所以才称之为贱罢了,才名之为贱罢了,其实都是良家儿女。现在的人对待自己的儿女,珍惜得像掌上明珠一样,给他吃精致美味的食物,穿精美的丝绵织品。对於认养来的男女却看他很卑贱,经常加以鞭打,以粗恶的饮食给他吃,甚至让他受飢饿,过著穿破衣,挨寒受冻的日子。他也是父母所生的小孩,为何会如此的不公平对待呢?为何会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对待呢?你却唯独没有想到,富人也许有一天会变成贫穷,穷人也许有一天会变成富有,天道是很难猜测的,能够永远保住良人而不转变为贱人吗?或者是贱人不转变为良人吗?

看下面这一段:

【待人接下。须是处富贵之地。悉知贫贱的痛痒。当少壮之时。思念衰老的辛酸。居安乐之场。体恤患难的景况。处旁观之境。原谅局內的苦心。】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在待人接下方面,必须是处在富贵境遇的人,要完全去理解贫贱人的痛痒处;正当年轻少壮的时候,要去体会衰老者的辛酸;居住在安乐场所中的人,要去体恤身处患难的人他的情况,要去体恤身处患难人的情况;处在旁观境地的人,要能体谅局內人的苦心。

以上这几段我们先告一个段落,这几段的故事都是在讲「压良为贱」。这虐待,现在像这种情形,到现在这个时代还是会有。臺湾也有发生过,就虐待外劳,也就是这里面讲虐待奴僕。臺湾因为现在工业化,工资高涨,所以也都进口外劳,从越南、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进来,从事比较粗重或是卑微的工作,或者看护的工作,这叫奴僕。事实上也时有所闻,也有这种虐待的情形,或是给他粗恶的食物,这个情形都是叫「压良为贱」。

老法师对「压良为贱」,老法师的开示,第一点,老法师说,「压良为贱,谩驀愚人」,在现代这个社会,几乎是很常见的事情。这个叫做什么?不仁恕之恶。不慈悲、不宽恕別人,这种恶叫不仁恕之恶。我们读到《感应篇》这个地方,我们也深深感受到,现前社会造作恶业所感得果报的可怕。为什么现在的社会一般大眾,对於造作恶业习以为常呢?他们就是不畏因果、他们就是不怕因果,他们不相信因果循环、他们不相信六道轮迴,这个都是非常严重的一种,佛陀讲的见惑里面的邪见,邪见就是不相信因果报应、不相信因果轮迴。

为什么把造作恶业习以为常呢?丝毫警觉的念头都没有呢?我们说,敬畏天地、敬畏因果。这些人、现在的人是丝毫警觉的念头都没有,几乎是到无恶不作的地步,什么恶的事情都敢造得出来。几乎把造作恶业当做正常,反而是看到有人行善,又觉得好像奇怪了,那是变成反常了,这个现象决定不是好现象,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由此可知,现在的社会,包括臺湾、中国,外国都一样,也就是善恶的標准没有了。我们现在讲是非不分,五浊恶世,劫浊、见浊、烦恼浊、眾生浊、命浊中,这个叫做什么?这叫见浊,知见上的混浊,因为邪知邪见横行嘛,这叫见浊,也是烦恼浊,这叫五浊恶世。换句话说,现代的人不知道什么是善、不知道什么是恶,现在麻烦就在这里,把恶当成善,把善当成恶。善行不屑为,就是好事不屑去做,看到人家行善,嫉妒、障碍、排斥、毁谤。臺湾有好几个行善团体,当然有一个行善团体可能也没有做好,但是也几乎都是遭受毁谤攻击,善行不屑为,恶业竞爭著去做,所以世间才会有灾难。世间的灾难,比如说,我们看美国九一一、日本的三一一海啸,还有现在英国、法国都有发生爆炸,死了很多人,都在这种像海滩啦、度假圣地啦、音乐会啦、足球赛啦,都有发生爆炸,这很可怕的事情,但臺湾也有。

老和尚说,我们把《感应篇》拿来对照一下,心里就明白。为什么善恶的標准丧失掉了?佛在《无量寿经》里面讲的,「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殊无怪也。」佛陀讲出这句话,已经是非常地沉痛、非常地婉转了。他提醒我们要警觉先人无知,「先人不善」就是先人无知,这是讲上一代。上一代的人只著重爭名逐利,把教学这个工作给疏忽了,没有把小孩教育好。当然人人都趋向名闻利养,鼓励竞爭,这是反教育。中国几千年来古圣先贤、诸佛菩萨都教人家忍让、教人家退让,没有教人家竞爭的。现代反而是教你竞爭,所谓儿子我要让你贏在起跑线上,这个就教他竞爭,儿子我要让你贏在起跑线上,就教他去斗爭、教他去竞爭,结果就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老法师说,教人家竞爭是反教育 什么?爭的是恶念恶行,换句话说,提倡恶念恶行的教育,把善念善行的教育打压下去,这还得了吗?世出世间圣贤都教导我们,种善因才得善果,造恶业必定感恶报。那今天的社会呢?我们再回头想一想,自己存的是什么心?是不是天天在社会上竞爭,不择手段的竞爭。我们也看过两家麵摊,或是两个卖饮食的摊位互相嫉妒,其中有一个,竟然在另外一个摊位放一些毒物的东西下去,这就是什么?不择手段的竞爭,已经到这种地步了,这就教你竞爭的结果就这样。所以就在「饮苦食毒」,我们上一回有讲过。为了谋夺暴利,不惜用那些毒物,加工在这些食物上面,这个就是天天在社会上竞爭,不择手段的竞爭。为什么会造成这样?因为今天我们家庭教育没有了,社会教育也没有了,学校教育也没有了,而且这三方面都是反教育,这个社会还有前途吗?

前几天我母校小学的校长来找我,要建立一个图书馆,我们要帮助他建一个图书馆。校长来,我给他介绍,佛陀教育是觉悟的教育,是戒定慧的教育,是慈悲、喜捨、平等的教育。我跟他讲,观音代表慈悲,大势至菩萨代表喜捨,做到圆满了,做到三轮体空了,入不二法门了,平等心就出来,那叫阿弥陀佛。那做到阿弥陀佛这个平等心的时候,无量光、无量寿的性德就流露出来。他恍然大悟,他说,他不知道,什么叫阿弥陀佛?他今天终於搞明白了,原来是自性的功德,原来每一个人都是自性弥陀。

我们帮助他建一个图书馆,他说,老师那我们来取名叫孝廉图书馆好不好?我说,很好啊。我就问他了,我说,那现在学校有没有在教伦理道德?他说,没有。我说,那麻烦了,「人弃常则妖兴」了。我说,伦常教育再不教的话,后代怎么办?我说,老法师非常讚叹非洲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就是慧礼法师在非洲赖索托、史瓦济兰那边,他们在那边盖了很多阿弥陀佛关怀中心的孤儿院,专门收养那边的孤儿,让他们接受中华传统文化的教育。他们不管是《了凡四训》、《太上感应篇》、《弟子规》、《三字经》背得滚瓜烂熟,唱诵也非常地好,完全瞭解佛陀的教育。

我就跟校长讲,我说,年底我来跟慧礼法师商量,我就在宜兰县我的故乡,我邀请所有宜兰县的小学校长、老师跟学生代表,我们来发动,邀请三、四百人的小学的校长,跟老师来、跟学生来参观,非洲的小朋友怎么学《弟子规》,跟《三字经》,跟《千字文》?人家是怎么学的?我们就把它当成糟糠丟弃不用,不想学。老法师非常讚叹慧礼法师的这个善心,这就是什么?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统统变成反教育,才造成今天这个结果。什么结果?就是印光大师在几十年前讲的,他说,现在这个社会,未来,他讲那时候讲未来,就现在这个社会,杀父杀母、杀夫杀妻、杀子杀人层出不穷,人性日趋暴戾,就是今天这个情况。

第三个,老和尚说,因为那时候老和尚在新加坡讲经,讲这个《太上感应篇》。刚好臺湾南部,臺南有一位开心法师,这位开心法师我也认识他,我见过他本人,人很慈悲,这位法师很慈悲。大概是莲友跟他报告,老和尚认识他,这开心法师往生了。同修告诉师父,说在开心法师走之前,臺湾上空一片乌云笼罩著。老和尚说,臺湾如此,全世界都一样,地球都笼罩在一片乌黑。智慧是光明,贪瞋痴是乌黑。我们想一想,几个人真正息灭贪瞋痴、勤修戒定慧?戒定慧是放光,贪瞋痴是冒黑气。现在这个社会是乌烟瘴气了,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就在我们眼前。

三十年前,李炳南老居士往生的时候,往生前一天,他告诉同学说,这个世间已经乱了,佛菩萨、神仙来都救不了了,我们唯一一条生路就是老实念佛,求生净土。过了十几年,现在看看这个社会,想想李老师这句话完全应验了,李老师有先见之明。他已经往生三十年了。我们除了念佛求生净土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吗?老和尚说,我们要发大慈悲心,帮助这个社会。我们现在在推动因果教育就是这样啊,老和尚在推恢復传统文化教育,就是要帮助这个社会,我们能救一个算一个。老和尚说,其他的事情,我们就尽人事听天命了。但是看到社会这个现状,能够不悲哀吗?

第四点,「压良为贱」,註解里面是狭义的。我们看看现在的社会,这种现象是广义的,欺压善良,是谚语所谓的「好马被人骑,好人被人欺」。这个是臺湾,常常有些人讲的口头禪,「好马被人骑,好人被人欺」。於是大家都不愿意做好人,所以常常在臺湾也发生这个现状,在街头有人砍人的时候,没有人敢去报警,没有人敢去救,也有发生这种现象,也有发生车祸的,不敢下来救,为什么?因为现在邪正不分。臺湾也有发生过,故意去撞你,变成假造假车祸,跟你勒索的。所以现在大家都弄不清楚了,到底这个是真车祸、假车祸,不敢去碰。这就是什么?「好人被人欺」。大家不愿意做好人,好人受人家欺负,好人社会瞧不起。

可是老法师说,你要知道,你去做恶人,占別人的便宜,这一生短短几十年过去了,来生怎么办?有没有想到来生是三途地狱。如果能明白这个道理,瞭解事实真相,我们这一生做好人,受人欺负。不要说世间好人被人欺负了,老和尚说,甚至你在佛门里面,你想做好人,你想凭良心来修行也受人家压迫、受人家侮辱、受人家毁谤、受人家嫉妒,也有人欺负你。老和尚说,谚语常说了,「同行相嫉」。老和尚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同行相嫉」,障碍重重。

所以海贤老和尚在往生前,特別交代、特別叮嚀不能毁谤圣人、不能毁谤圣贤。你们有看海贤老和尚的影片,他特別这样,老人家这样叮嚀交代,不能毁谤圣人,也不能毁谤圣贤人,他是在讲这个事情。所以海贤老和尚最后走的时候,就捧著那一本书《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讚僧》。所以我们只有祈求佛菩萨保佑,实在讲,做一天算一天。老和尚说,不敢想明天怎么样,有机会就做好事,没有机会就老实念佛。这句话好好记起来,有机会就做好事,没有机会就老实念佛。只能做到这样。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个「谩驀愚人」,我们看经文:

【谩者。欺人不知不见也。驀者。快捷伶俐之貌。凡用诡计设骗。令人墮其术中。谓之谩驀。谩驀皆不可用。而加之愚人。则尤可怜。即愚人不能报。冥冥中自有代为之报者。在愚者则无损。而我先损矣。】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所谓『谩』就是欺骗、欺诈他人於不知不觉之中,所谓『驀』就是快速伶俐的样子。凡是使用诡计设局骗人,让人墮入他的计谋之中,这个都叫做「谩驀」。「谩驀」都不可用於他人,尤其你用在愚笨人的身上更是可怜。你去欺骗那个老实人,像现在的诈骗集团就是欺骗老实人,假装是检察官要查扣你的存款,说你涉及洗钱,这个叫「谩驀」。它说,即使愚人不能报復,但是冥冥中自然有代替他报復的人,这在愚笨的人本身根本没有损失,但我们已经先受损害了。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袁氏世范曰。贫富无定势。田宅无定主。有钱则买。无钱则卖。买產之家。当知此理。况人之卖產。或因缺食。或以负债。或为疾病死亡。婚嫁爭讼。因有百千之费。鬻百千之產。买產之人。务从宽厚。即还其值。虽彼转手无留。亦足以了其一事。而为富不仁者。专事谩驀。知其欲用之急。则阳拒而阴钩之。以重扼其价。既成契。又延捱不即总与。或以米穀他物。高价而抵与之。或约期而零星授之。出產之家。隨即耗散。不能了其一件事。而往还取索。人力之费。又居其半。彼富者。方自窃喜以为善谋。不知天道好还。有即报其身者。有及其子孙者。人多迷而不悟。何哉。】

这个文章,《袁氏世范》这一段文写得很好,尤其第一句跟第二句,我们可以把它牢记在心,做我们一生修行的法语。它说,『贫富无定势,田宅无定主。』这个真的讲得非常好。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袁氏世范』,这个是属於家训类,是南宋袁采这位先生,袁采先生所编撰的,它分三卷,刚开始名称叫做《俗训》,后来府判刘镇为之作序,帮它写序文,才把它改名称叫《世范》,叫世间的典范这个意思。因为是袁采作的嘛,编撰的,所以叫《袁氏世范》。这个书中它所说的不仅可以在那个时候实践,而且可以行诸后世,以后的人也可以遵循。一共分三卷,卷一,讲「睦亲」,怎么样使家庭和合,亲戚之间能够和睦相处,这个叫「睦亲」。卷二,讲「处己」,怎么样待人处世,怎么样待人接物,居安思危,这是卷二。卷三,讲「治家」,即怎么样管理婢僕,营家治產。这三卷都言之谆谆,反覆详尽,它所用的语言很通俗,虽然「田夫野老」,就是乡间的这些老夫老妇,「幽闺妇女」,一般的家庭妇女,闻见皆能「晓然」,看的都能看懂,这本书对后世很有影响力。有人认为这本《袁氏世范》,跟《顏氏家训》其实都非常地好,所以这不失为《顏氏家训》之亚。

再来『延捱』就是拖延。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袁氏世范》说了,贫富没有一定的情势,田宅没有固定的主人。有钱就买下田宅,没有钱就变卖田宅,有钱买田宅的人要知道这个道理。况且要出卖產业的人,有些人是因为缺钱吃饭,就是生活缺钱,有些人是为了欠债还钱,有些人是因为疾病死亡,或是婚嫁爭讼的事情需要钱。所以你也可以说,因而有百千钱的花费,所以要卖掉价值百千钱的產业,也可以这样说。所以有钱买下產业的人,务必要以宽厚的心去处置,即使在討价还价的时候,也要考虑到他在转卖之后,已经一无所有了。所以要让他有足够圆满的处理一件事情,就是说,他卖掉房產以后、卖掉產业以后,他还有生活的依靠这个意思。

不要像那些为富不仁的人,专门用谩驀诈骗的方法,明知道人家急用钱,急需要用钱,表面上故意拒绝他,却在暗中派人勾引他,以便大大地杀价。就是表面上说我不买,事实上再派人去游说,然后再藉这个机会砍价钱,杀价。既然已经契约签订成立了,又故意延缓,不肯即时的全部付清这个货款、这个价款。或者用稻穀啦、稻米啦等其他东西,以高价来抵除他的价款。或者约定时间要把价款付清,他却是分期零星的付给他。

那么卖出產业的人,他很快就把这个钱花掉了,他又不能够完整的解决他的一件事情。而且再加上他往还的这样来索取费用,又加上人事的费用,如此已经扣掉一半了、扣除一半了。这些买產业的富人正私下心中暗喜,心中暗自高兴,以为自己用了好计谋。殊不知天道的报应是很快的,有时候很快的就报应在他自己的身上,有的是报应在他的子孙身上。可是世间人大多数都是执迷不悟。这又为什么呢?这一段就是「谩驀愚人」。

我们来看老和尚怎么开示这一段。

第一点,老和尚说,「谩驀愚人」,这是以自己的小聪明、小智慧,佛家讲叫「世智辩聪」。用这些阴谋巧计欺骗眾生,使这些愚人不知不觉都上你的当,都被你利用了。註解里面有几句话说得好,「愚人」不是指没有唸过书,不认识字的人。没有唸书,不认识字的这里面,还有很多是高智慧的人。什么叫「愚」?你没有能力辨別真偽、没有能力辨別邪正、没有能力辨別善恶、没有能力辨別是非,纵使他是大学毕业,他拿到博士学位,他没有这能力辨別是非邪正,他也算是个「愚人」。我们简单说了,他没有智慧,他也是没有智慧。「愚人」就是愚痴嘛,没有智慧。老和尚说,这种人很多很多。

再来就是老和尚说,这个世间有很多邪教,他们鼓励人家去信邪教,就是这句话里面讲的「谩驀愚人」,传播邪教也是「谩驀愚人」,邪教传教师用各种方法去欺骗他们。这些眾生都没有能力辨別,把邪的当成正的,似是而非,这些人跟著他们毁谤正法,欺压、侮辱真正修行人。他以为自己是真修,自己得神明保佑。老和尚说,哪些神明呢?是邪鬼恶神在保佑他,所以他很有势力。

老和尚说,我们惹不起,祂不是真神,祂不是佛菩萨,祂是妖魔鬼怪,跟他结合在一块。我们看他人多势眾,现在讲叫財力雄厚,气势很大,信徒很多,分店遍满世界。这是古德所说的,在这个时代叫法弱魔强,魔的气焰高涨,佛弟子可怜,真正修行人可怜。而这些欺压善良,他的罪过非常重,干这些事情必定有恶报。被欺骗的人蒙昧无知,他不知道上当,也不知道吃亏,当然更不可能跳出魔掌,可是妖魔鬼怪必定受到因果的报应。

第二点,老和尚说,我们明白这个道理,瞭解这个事实真相,我们就觉得很幸运,我们这一生可以闻到正法相当不容易,古人所谓「百千万劫难遭遇」,这是真的。闻到佛法之后,能够在这一生当中成就,完全靠自己的信心,要真信。而且要隨缘隨分的求解,佛家讲的理很深,要明瞭、要通达,理明白了,你的信心、愿心才会坚固不退。

第三点,为什么听信別人的谣言呢?妖魔鬼怪天天在散布谣言,你为什么会听信呢?是你对经论的道理领悟太少,你禁不起诱惑,原因在这个地方。佛在经上常常教给我们,广学多闻,深解义趣。你如果能够深解,智慧开了,你就有能力看穿妖魔鬼怪的伎俩,你不会为祂所动,祂的势力再大,徒眾再多,我们生活在周边,都是魔境当中,也能够成就。这才不辜负我们这一生得人身、闻佛法。我们要守住佛菩萨、祖师大德的教诲,他们的教诲是真实智慧,无尽的慈悲。

我们经要常常读、天天读,不能一天不读。读的时候要解其义,要隨文入观,要依教奉行。老和尚说,不必读多,贵精不贵多,一天能学一句,落实一句,那就是无量功德。念很多,一句都做不到,也是白念,那就是古人所说的没有功德。所以一定要做到,认真努力去做。自己做到了,再去劝化別人。我们做榜样给別人看,就是你做到了,你做到经典上的道理了,做到经典上的典范,周边的人看到会觉悟。纵使他们不觉悟,鬼神也看得到。

第四点,老和尚说,我们想一想,我们有什么功德呢?念一遍经,没有功德。拜个佛,没有功德。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功德?因为你心行不相应,你起心动念还有自私自利啊,你所作所为还是损人利己啊,哪来的功德呢?礼佛,怎么礼佛才有功德?拿礼佛这份恭敬心,恭敬一切眾生,这个礼佛就有功德了。我们对佛这么恭敬,可是我们对一切眾生,如果都能这么恭敬,这才是功德。你对佛很恭敬,对人不恭敬,这样礼佛,功德就有限了,甚至没有功德了。

念经解义,奉行就是功德,奉行就有功德。你光念不解其义,又不知道落实,念经就没有功德。老和尚说,没有功德,那个迴向是打妄语,打妄语就有罪过,鬼神会讥笑你,鬼神不会原谅你。所以我们要认真修,从心地、从原理、从行为上要改过自新。善恶的標准,《感应篇》是个非常好的教材。印光大师向我们推荐,要读这本《太上感应篇》,这个本子就是善恶的標准。《感应篇》里面说的善,我们做到了没有?里面所说的恶,检点我们自己有没有犯这些过失。断一切恶,修一切善,这就是功德。以上是老和尚对「压良为贱,谩驀愚人」的开示。

好,接下来我们看八百三十二页,《太上感应篇》第一百零三句经文。这个一百零三句经文是【贪婪无厌,呪诅求直。】白话的解释,白话的解说就是贪得无厌,难以知足,在神明面前诅咒以证明其理直。

我们看八百三十二页第一段经文:

【以口取物曰婪。言人之贪。如口之食物。无有厌止。无有穷极也。老子曰。罪莫大於多欲。祸莫大於不知足。知足者贫贱亦乐。不知足者富贵亦忧。世人贪求数盈。终归耗散。固不必言。且又落下一场祸孽。更难了耳。】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老子曰:『罪莫大於多欲,祸莫大於不知足。』」这一段是出自《道德经》知足章。老子说了,「祸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原文是这样。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用口来吃东西,食取东西,这叫『婪』。我们说,贪婪、贪婪,「婪」就是用口来食取东西叫「婪」。这是说人的一种贪心,就像嘴巴吃东西一样,永远没有满足,像嘴巴吃东西,像口吃东西一样,永远没有满足,没有穷极的时候、没有结束的时候。老子在《道德经》知足章里面说,罪恶没有比多欲还大的,祸害没有比不知足还严重的。懂得知足的人,虽然很贫贱,但他心中却很快乐;不知足的人,虽然很富贵,但是心中还是忧愁的。这个叫做什么?这个叫做富中之贫,虽然富贵,但是他心中还是有忧愁,这叫富中之贫。世人太多的贪求,到最后还是一无所有,这本来就不用再说了。如果因为这样又惹上一场的祸害,那就更难以了结了。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甄彬。有行谊。尝以束苧。就店质钱。后赎苧还。於中得金五两。彬送还。店主以半与彬。彬不受。曰。五月披裘负薪。岂受遗金者耶。】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甄彬』是南朝齐梁时候的人,他很有德行,被乡里都很称讚。他曾经在州长沙寺,那个长沙寺库要去典当钱,『质钱』,得了五两金,他送还寺库。梁武帝听到就很称讚他,派他担任益州录事参军,这个是「甄彬」,他很有德行。

『苧』就是苧麻。

「质钱」就是典押借钱。

『披裘负薪』,这个典故,这句成语出自於汉朝王充写《论衡·书虚》,里面有这样的一个记载,他说,「传言」,传说「延陵季子出游」,听说延陵季子出去外面参学旅游,见路上有一袋的黄金,有人丟了一袋黄金。当时的气候是夏天的五月,有一个「披裘而薪者」,就是有一个人穿著厚重的皮衣,「裘」就是重衣,厚重的衣服,而身上背著木柴的人,可能是樵夫。季子就呼叫这个背木柴的人,「薪者」就是背木柴这个人。「取彼地金来」,他说,把地上的黄金捡起来。背木柴那个人就有点不高兴了,把镰刀放在地上,「投镰於地」。「瞋目拂手而言」,两手插腰,就很生气的,眼睛就瞪著季子说了,「瞋目拂手言」,「何子居之高,视之下,仪貌之壮,语言之野也?」

古代人讲,「礼失求诸野」就是这个意思。你不要看他是一个樵夫,他讲出来都是很有学问的话。「何子居之高」,他说,你看起来是很高尚的,这叫「何子居之高」。「视之下」,你看人怎么这么傲慢呢?「视之下」,怎么这么瞧不起人呢?「视之下」。「仪貌之壮」,你看起来相貌堂堂,威仪这么好。「语言之野也?」你说话怎么这么粗暴呢?他这给他上了一课,他教训他啦。古代你看,人家隨便一个樵夫,就会讲这些这么有深度的,非常有文言的这种,而且非常美的这种语言。

「吾当夏五月,披裘而薪,岂取金者哉?」他说,现在天气这么热,五月份,我穿厚重的大衣,我背著木柴,我哪里只是想要地上这块黄金呢?「岂取金者哉?」后来就以「披裘负薪」来形容「高士孤高清廉,隱逸贫居之典」。这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用「披裘负薪」来形容说,这种清高的人,士可能是读书人,他节操非常地清高,他的操守非常地清廉,他虽然是隱居在山林里面,过著贫苦的生活,但是他內心非常地安乐,叫「隱逸贫居之典」。这个我们要学,「披裘负薪」。

『遗金』就是要送给他钱。

好,我们看这一段白话解说:

梁朝时候的甄彬,品行道德很高尚。曾经以一束苧麻到当铺去典押借钱,后来拿钱去把苧麻赎回来的时候,在苧麻当中得到了五两黄金,可能就放在那个苧麻里面。甄彬就將它送还给店主了,店主就把一半分给甄彬,甄彬不肯接受。並且说,我就像五月夏天披裘衣、负柴薪那个古德。虽然我贫穷,但是我还可以这么清高,我岂可是接受赠金的人呢?就表示什么?他是非常清高。这个是『贪婪无厌』的一个反面故事,这告诉你说,古代就有这么一个,我们刚才讲了有这么一个「孤高清廉,隱逸贫居」的这种故事。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唐代宗时。中书侍郎元载。从诸子关通货贿。京师及方面。皆挤忠良。进贪猥。富奢声乐。禁中不逮。帝尝戒之。不悛。后帝怒。收载下詔赐死。妻子亦赐死。籍其家。钟乳五百两。詔分赐中书门下臺省官。胡椒至八百石。他物称是。郑瑄曰。自古居相位者。何尝死於饥寒。而每死於財货。亦可笑也。】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唐代宗』就是李豫,唐朝皇帝,唐肃宗的长子,在位十七年。

『中书侍郎』是正三品,为中书令之副,参议国家大政,唐代中书侍郎常常出任宰相的职务。

『元载』,他是陕西人,唐肃宗的时候掌理国家財政,后来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就等於宰相。唐代宗的时候任他担任当宰相,很得皇帝的信任跟宠爱,但是他横暴贪残,贿赂公行,奢侈淫逸,並广植党羽,后来因事得罪,被皇帝赐死。这就是因为他几个儿子都是贿赂公行,公开接受贿赂。

『关通』就是收受贿赂,替人关说。

『方面』,指一个地方的军政要职,或者长官。我们一般讲叫方面大员,你当一个司令,某个军团的司令,也可以讲叫方面大员。

『进贪猥』,「进」就是晋升、提拔,「贪猥」就是贪鄙的人。

『禁中』,皇帝住的地方。

『不逮』,比不上。

『不悛』就是不悔改。

『籍』就是没收他的家產。「籍」就是没收。

『中书门下臺省』,这个是唐朝的一个官,一种官,一个官职。中书省掌管机要、发布政令的机构。门下省也称为「门下」,掌受天下之成事,审查皇帝的詔令,驳正违失,受发通进奏状,进请宝印等,这叫门下省。「臺省」代表皇帝发布政令的中枢机关。当时唐朝皇帝这样设,就让他们三个互相牵制,不会把权力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这叫「中书」、「门下」、「臺省」。

『称是』就是相当的数量。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代宗的时候,中书侍郎也就是宰相元载,纵容他的几个儿子接受贿赂替人关说,因而在京师以及地方上,掀起一股排挤忠良,进用贪赃枉法小人的风潮。元载家中非常富有奢侈,夜夜笙歌欢乐,连皇宫都比不上。皇帝曾经劝诫他,但他仍不悔改。后来皇帝发怒了,就將元载收押,下詔赐死,他的妻子也被赐死,並且还抄他的家,没收他的家產。在他的家中有钟乳石五百两,皇帝就下詔分给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等各部门的官员,尚书省就是「臺省」,还有胡椒八百石,以及其他相当数量的物品。郑瑄说了,自古以来做宰相,到宰相地位的人,哪里有死在饥寒的呢?哪里有饿死的呢?而且是每每都死在什么?贪图財货,都死在贪赃枉法,这也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明天顺间。嘉兴李铭。得一宝壶。富人曹瑗。酬米二十石。李不允。復投怀悦。酬倍之。亦不售。更投吴汝辉。酬米百石。既成说矣。有刘祝者。谓铭曰。吾有一策。俾君大获。若投献镇守张太监。谋僉嘉兴一郡盐钞。利当百倍。铭诺。祝与之夤缘。果获所图。计利三千余两。刘分其三分之一。铭领还。过江舟覆

。钞皆毁湿。嘉兴太守杨继宗。迫捕前钞。铭死狱。刘废產与偿焉。】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天顺』就是明英宗的年號。

『吴汝辉』,他是明朝的官员。这有一个典故,就杭州有某一个佛寺的戒坛被烧掉了,朝廷就命令浙江的布按两司,布政司跟按察司重建。但是因为要花很多钱,於是召请湖州的吴汝辉、嘉兴的曹艮等人来劝募。吴汝辉晋见以后,问说要多少钱。布按两司的人说了,方伯说了,差不多要银两一万两银子,一万两银才有办法。吴汝辉就说了,我一个人来承当,愿一力当之。

宪长就是古代中央监察机关的首长,杨继宗就说了,这里面有提到杨继宗,杨继宗就说了,「何易若此,得无誑耶!」你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答应呢?你会不会是打妄语呢?吴汝辉就说了,「民有一子不肖,虽有所积,死后必为他人所取,何如奉承胜事。」这翻成白话就是说,「民」就是他自己,我有一个儿子不肖,我是有存了一点钱,我死了以后,这个钱也一定也会被人家抢走,那我何必如此呢?我就现在把它拿出来做这件好事,就是恢復这个戒坛。当时布政司跟按察司,两司的官长都在,非常称讚他。吴汝辉就拿了十个木匣子,装银子一千锭献给布政司跟按察司。后来宪长就是杨继宗,就在他的官府设宴,跟他同僚来称讚来感谢吴汝辉这个善行。这个就是这里面有提到吴汝辉。

『成说』就是约定。

『镇守』是官名。明代的时候,派出总镇一方的武將,为总兵官或是副总兵。

『谋僉』,「僉」就是全部。

『盐钞』就是宋代官府发给商人,他可以支领跟运销食盐的凭证,后来叫盐票、盐引。

『夤缘』就是攀缘上升,比喻拉拢关係。

「杨继宗」刚才已经有介绍过了。

再来看白话解说:

明朝英宗天顺年间,嘉兴的李铭获得一个宝壶。有一富人曹瑗,以二十石的米要跟他交换宝壶,李铭没有答应。他后来把宝壶再拿给怀悦那里,怀悦要加倍的价值跟他交换,他也不卖。他又拿到吴汝辉家,吴汝辉以一百石的米跟他交换宝壶,而且条件都已经谈好了。却有一位叫做刘祝的人对李铭说了,我有一个计谋、我有一个计策可以让你大获利益,如果你把宝壶拿去献给镇守张太监,向他谋求嘉兴这个郡全部卖盐的证书,盐票的经营权,利益会超出一百倍。李铭就答应,刘祝就居中牵线,果然获得所要的东西,所要图谋的利益,一共得到三千多两。刘祝分到其中三分之一,其余都是由李铭领回。

结果李铭在过江的时候,船只突然间翻覆。这表示什么?李铭没那个福报,前世没种这个因,所以就没有两千两的福报,所以船就翻船了。老和尚说,要得財富、要得富贵要布施財,要布施钱財,要捨財。所有的盐钞、盐票统统打湿毁损了。当时的嘉兴太守杨继宗,就很急迫的要追捕前盐钞的拥有者,李铭因而被捕,死在狱中。刘祝变卖所有的家產,来偿还毁损的盐钞、盐票。

好,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经文:

【古云。世无百岁人。枉作千年计。无厌之求。何为者。意將为子孙计乎。不知语云。子孙不如我。要钱做甚么。子孙强如我。要钱做甚么。】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古人说,世上没有百岁的人,却枉费心机做千年的计画。如此的贪求无厌是为了什么呢?是想要为以后子孙算计吗?难道不知俗话说的,如果子孙才能不如我,要钱给他做什么?如果子孙才能强於我,要钱给他做什么?这里面有几句话非常值得我们来实践,『世无百岁人,枉作千年计。』还有第二句的法语,『子孙不如我,要钱做甚么?子孙强如我,要钱做甚么?』这句话谁实践得最好,你知道吗?

这是古代劝善的法语。现代人我跟各位报告,香港这个慈善家叫余彭年。香港慈善家余彭年,裸捐。我把他的故事讲给各位听,美国有一个很有名叫巴菲特股神,股神巴菲特跟Microsoft微软的总裁比尔盖兹,他们两个都是慈善家,做很多善事。你看那个比尔盖兹,他赚的钱都去买那些医疗用品,那些治疗传染病的这种药,送到贫穷地区去散给这些穷人。巴菲特跟比尔盖兹到北京,邀请五十位中国富豪参加一场慈善晚会,香港慈善家余彭年就参加了。他有起来致词,他说,他要裸捐。他说,他百年以后就是他往生以后,他把全部財產捐出来,他全部財產捐出来,也將近財產有四十亿港幣,约臺幣一百六十四亿。余彭年本身已经八十八岁了,这位很不简单,这个慈善家八十八岁了。他说,他能接到这个邀请,他觉得很有意义。他说,他以他的財富来讲,他比不上比尔盖兹、比不上巴菲特,他说,他仅是他的九牛一毛。但是如果以捐款的数目来讲,他说,也不会输给他们,而且加上他所有財產都不留给后辈,全部要捐做社会慈善工作。

他有讲过一句话,就这里面讲的,余彭年说了,他说,儿子强於我,留钱做什么。为什么?儿子福报比你大,你留钱给他,他本来就有那个福报。比如他有五十亿的福报,你再给他五十亿,他说不定你儿子是一百亿的福报,那你给他五十亿。儿子强於我,留钱做什么?儿子弱於我,留钱做什么?儿子比你还弱,你给他钱,刚好他把钱败光。如果儿子有办法,他会比我做得更好。如果儿子没有办法,我留钱给他反而害了他。歷史证明如此,所以我要特別奉劝有钱人,將钱全部捐给社会做公益慈善,绝对是正確的。这是余彭年讲的名言,跟这里一模一样。

所以余彭年他说,他在二OO七年已將他所有財產全部委託香港匯丰银行监管,在他百年以后全部捐出去。他捐出的善款已经到达九十三亿港幣,他已经捐出九十三亿港幣了。他说,他会积极努力,他在有生之年,他要捐出一百亿港幣。他的小孩都在深圳上班,他儿孙满堂,他有八名儿孙跟曾孙,都在深圳的彭年酒店上班。他们子孙什么?有工作、有住的地方、有车子,拿工资,衣食住行什么都有,应该是足够了。这种爸爸有智慧,值得我们学习,我们拿出来讚叹他。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汉疏广云。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吾有旧田庐。子孙勤耕其中。足以供衣食。若增为贏余。是教子存怠惰耳。贤而多財。则损其志。愚而多財。则益其过。且富者眾之怨。吾既无以教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也。由此观之。司马温公。积金不如积德之训。吾人安可不熟诵而力行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疏广』,这个人我们来介绍一下,他是西汉东海兰陵人,兰陵就现在的山东枣庄,他字仲翁,他任太子的太傅,就是太子的老师。他的姪儿疏受也是任少傅,在任五年,皇太子十二岁的时候就通《论语》跟《孝经》,你看古代的皇帝、帝王教太子《论语》跟《孝经》。所以中国传统,老和尚讲,朝廷都是在怎么样?都在教孝、教忠,教四书五经,一点都没错。疏广就对疏受说,对他姪儿说了,他这句话讲得非常好,他说,我听说,「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你知足就不会遭受侮辱,你知道把自己的一些行为能够踩煞车,「知止」就是要戒掉一些恶习气,就不会有危险。你有一些毛病习气一定要断掉,你不断掉就会有危险,「知止不殆」的意思是这个意思。

「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他说,我们功成身退,就是老天教我们的道理。然后他跟他姪儿怎么说呢?他跟他的姪儿疏受说了,他说,我们两个当官,我们现在的薪水跟存款,就是因为国家给他们的高名厚禄。他说,我们两个当官到现在已经累积两千石了,我们官也当这么大了,我当太傅,你当少傅,「宦成名立」,我们也都有名了。他说,再这样下去恐怕以后会后悔,如此下去,「惧有后悔」。他们两个就像父子一样,「相隨出关」,两个就离开了。告老还乡了,「归老故乡,以寿命终」。「不亦善乎?」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这叫什么?人见好就收,急流勇退就这个意思。於是他们两个人就跟皇帝假装称病,就是跟皇帝假装说生病,想要告老还乡,退休了。

汉宣帝跟他的太子都赐给他们黄金,因为一个是太子的太傅,一个是少傅。汉宣帝赐给他黄金多少呢?二十斤。皇太子赐黄金多少?五十斤。这记载在《汉书》里面。疏广回乡以后,每天设酒食跟亲族每天宴客非常地欢乐,每日设酒食与族人、宾客共饮乐。其子孙使人劝广置田宅產业,他每天就这样过得很逍遥。那他的子孙就告诉他们,疏广说,哎呀,父亲啊,祖父啊,你要把这些钱拿来买田宅產业、置田宅產业。你看疏广怎么回答呢?疏广说,『贤而多財』,就这里讲的,「贤而多財,则损其志;愚而多財,则益其过」。终不听,宗人佩服。他们的族人非常佩服他,后来他以长寿命终,「以寿终。」这个值得我们学,放得下。

我们看再下面:

『老悖』是年老昏乱,不通事理,年老糊涂了。

『田庐』就是田地跟房屋。

『积金不如积德之训』,这个我们讲过。

『司马温公』就是司马光说的他的家训,司马光的家训,司马温公家训说,「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於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汉朝的疏广说,我难道是年老糊涂了吗?不懂得为子孙著想吗?我有以前留下来的田地房屋,子孙只要好好地耕作,就足以供给衣食了。如果增多他们的財產,这是教导儿子怠惰而已。如果儿孙贤能却多財富,就会损其志气;如果儿孙愚笨而財富太多,就会增加他的过失。而且富贵人家是大眾所怨恨的对象,我既然没有什么可以教导子孙的,只是不想增加他们的过失,而导致別人生出怨恨罢了。由此可见宋朝温国公司马光说,「积金不如积德」的名训,我们可不熟读而去力行呢?

好,到这里「贪婪无厌」,我们来听老法师对这个「贪婪无厌」的开示。

老法师对於这一句「贪婪无厌」,第一点,老法师说,「贪婪无厌,呪诅求直」是家庭之恶,这个意思是贪心太重了。《註解》上说,「以口取物曰婪。言人之贪,如口之食物,无有厌止,无有穷极也。」这几句话已经就说得很透澈了,就贪而无厌。这个罪过极重、极大,所以引用老子的一句话说,「『罪莫大於多欲,祸莫大於不知足。』知足者贫贱亦乐,不知足者富贵亦忧。世人贪求数盈,终归耗散,固不必言。且又落下一场祸孽,更难了耳。」老和尚说,这一段话,我们要多唸几遍,细细地去体会文里面的意思,文章的意思,再仔细观察现在的社会,我们就瞭解古圣先贤確实具足真实智慧。今天社会贪婪的人为什么这么多?这是造罪业,这是罪根祸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在做呢?因为不晓得回头。原因在什么地方?没有人教导、没有人教育。

第二点,老法师说,我们常常提醒同学要回头,有没有觉悟?有没有回头?我们听经,天天在听、天天在学还是不能回头、还是不能觉悟,或者明知故犯。这个原因又在哪里呢?因为外面的环境诱惑太大了,我们自己的智慧非常薄弱,敌不过。如果遵守佛菩萨的教诲、古圣先贤的训导,好像是我们眼前就会吃亏上大当,便宜都被別人占去了,自己总是不甘心、不情愿,於是就明知故犯。甚至怀疑古圣先贤的教诲,认为都已经过时了、过去了,现在不適用。

老和尚说,有这种见解的人太多太多,又有几个人瞭解事实真相呢?真正瞭解事实真相就肯吃亏了,也愿意上当了,便宜让別人去占了,亏我们自己来吃。他为什么肯这样做?他晓得事实真相嘛。事实真相是什么?我们今天吃亏,来生占大便宜。世间人现在占便宜,来生就吃大亏了。但老和尚也有开示有说,我们纵使吃亏,我们也不求回报,因为我们要去极乐世界,所以不求回报了。所以这个道理,我们必须要深入经藏、深解义趣的人才明白、才瞭解,才肯去做。

第三点,老法师说,他说,民国时代有一个叫丁福保居士,这个人是很了不起的一个大居士。丁福保居士有编了一本《佛学辞典》,我也用过他的辞典,他儒佛都通,相当深的造诣。他四十岁的时候,丁福保先生就把人生的真相看清楚了,对於世间一切诸法就没有留恋了。他跟他朋友说了,我住在这个世间就好像旅游做客一样,我知道这个家、这个財產、这个事业都不是真的,都是假的,都是《金刚经》里面所说的,「梦幻泡影」,一丝毫执著留恋的念头都没有。所以丁福保先生心非常清净,他智慧开了,所以专心在佛法上,专心在佛法是为了他的慧命著想。好,我们现在看到,丁福保先生的很多著作,还有他编得非常好的一个《佛学大辞典》。这个是老法师对「贪婪无厌」的开示。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的经文,「呪诅求直。」

【呪诅者。誓於神也。求直。求神速报也。此不待形於奏牘。凡忿爭妄有呼召者皆是也。按呪誓章有云。凡有呪诅。则四面八方受人呪诅。一切凶恶之鬼。皆得乘间伺隙。行其祸害。若非懺请天神降解。未易断除。然则呪诅可为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所谓『呪诅』就是向神明发誓,所谓『求直』就是请求天神赶快报应,这些都不必等待以奏章的形式来呈奏上天。不用等到奏章形式来呈奏上天,你开始忿怒斗爭的时候,口中隨意呼唤或召请的时候,就是已经呪诅了,这个就是「呪诅」。按照《呪誓章》里面说的,凡是一个人在「呪诅」的时候,也就是在诅咒的时候。凡是一个人在诅咒的时候,四面八方也会受到他的诅咒,一切的凶恶鬼神、鬼魂,一切凶恶的鬼魂也都会乘虚而入,来行其祸害。如果不是诚心懺悔,请求天神来降临化解,就很不容易断除祸根。既然如此,咒诅他人这种事可以去做吗?

好,我们看最后一段:

【明万歷(历)初。西华里役王著。与纳户爭逋欠。誓於城隍庙。夜宿扬善寺。忽闻喝道声。起视。见一官立火炬下。幞头朱衣。拥衞甚眾。呼令二壮士。操刀向著。著持几上墨砚掷之。竟被刺中。口颊流血。寺僧惊起。不见一人。方知是城隍神也。次早囚服谢罪。视庙中神像。儼如梦中。而右侍则操刀者。身有墨跡焉。逾月口疮平。刀痕宛然。夫事理本有曲直。本直则公论难泯。日久自明。何苦与较。若曲则自反心歉。安敢对神尤人乎。况且凡事。但当循理安分。一为呪诅。则鬼神厌恶。天谴必遭。可不戒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西华』,在今天的河南周口市。

『里役』就是乡里的役人。

『逋欠』就是拖欠税赋、钱粮。

『幞头』,古代包头的软巾,这个叫做「幞头」。古代包头的软巾,俗称叫「幞头」。刚开始是部队在使用,后来皇帝啦,或者一般的庶人也都可以用。

『尤』就是怪罪、责备。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明神宗万历年初,西华的里役王著,他和缴纳税赋的人,为了积欠的税金起爭执,王著就向当地的城隍庙发誓。晚上住在扬善寺,忽然听到喝叫声,王著就起床前往探视,看到一位当官的人,站立在火把下,头包布巾,身穿红衣,有很多侍卫护拥著。官员就大声命令,两位持刀的壮士操著刀朝向王著,王著拿起桌上的墨砚朝壮士打去,但王著竟然被刀刺中,嘴巴、脸颊都流血了。寺中的僧人都被惊醒了,却看不到一个人,才知道是当地的城隍爷。隔天早上,王著穿著囚服,前往城隍庙谢罪,看到庙中的神像,儼然像梦中的官员,右边操刀的侍卫,身上还有墨汁的痕跡。王著口上的疮口、王著口上的刀伤经过一个月以后才平復,但刀的疤痕依然存在。

要知道事理本来就有是非曲直,道理若是直的,也就是你道理是对的,社会的舆论也难以泯灭,日子久了以后,人家自然就会明白了,何必那么辛苦呢?自寻烦恼去跟人家计较呢?如果道理不正確,如果你道理不对、不正,你就应该要自己反省,自感歉疚,怎么敢对神明来怨尤於他人呢?何况凡间的事情,只要依理安分行事就是了,如果一经诅咒,那么鬼神就会厌恶你,而且会遭受天谴,可不引为警戒吗?

这一段就是有提到『城隍庙』,城隍爷。「城隍庙」,老和尚说,教我们不能造恶业。老和尚他说,有一次城隍爷,安徽城隍来找他,就请老法师去修復城隍庙。老和尚说,没有办法,这是国家政策,因为城隍庙毁了嘛。那么祂就请净空法师,能够请他的同学江逸子老师「画地狱变相图」,所以城隍爷就去找老和尚。老和尚说,你为什么不找別人要找我呢?城隍爷说,因为你相信,你相信,我才跟你讲。因为他们家乡的城隍庙被毁掉,所以请老和尚帮祂恢復。

所以老和尚对城隍庙,对家乡的城隍庙印象很深刻。所以祂提到这个事情,他完全相信。城隍庙被毁掉是老和尚七岁的时候,老和尚说,以前过年,到乡下外婆家,要到他外婆家要十几天。那么他外婆的邻居,大概隔邻、紧邻的第四家,老和尚有印象,是他外婆的隔邻的第四家。家里有一个人生病,嘴巴讲说城隍要搬家,要抓他去挑东西、做拉夫。因为他病得很重,就告诉他家人说,你们烧纸钱啦,我有钱就可以请一个鬼替我拉了,我就不用去了,就有这么个事情。那家乡的人就烧纸钱啦、扎纸人啦、烧纸马啦,烧得还不少。病人就说,够了、够了、够了,已经找到替我拉车的人了,结果过几天病就好了。

老和尚说,真有这么一个事情,三天后,老和尚他们家乡的城隍庙就被军队砸掉了,把里面的神像全部毁掉。三天前城隍就知道要搬家了,那个搬家,在三更半夜的时候,吵吵闹闹的声音,旁边的乡民都听到。那天刚好下雪,第二天早上,从城隍庙到城门口那里,这一带街上雪里面都有印子,骡马的印子,也有罪人的印子,还带著脚镣手銬,地上都有,都看到了,大家才相信说城隍要搬家。那搬走的第二天,城隍庙就被砸掉了。

老和尚说,他对这个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安徽家乡的城隍庙,他去过好几次,他母亲都会带他们去烧香。然后带他们去烧香以后,阎王殿的一个殿,一个殿,会带他们去看说,做什么坏事要受什么果报。所以老和尚说,他小时候印象很深刻,所以这一生没有学坏,得力於城隍庙的因果教诲,起心动念就会想到城隍庙。小时候所看到的,以后长大学佛了更相信。

在理论上搞清楚了,有理有事,起心动念,言语造作都会小心谨慎。不造恶业,不跟人结冤仇,別人纵然是毁谤老法师,毁谤我、侮辱我、陷害我、障碍我,老和尚说,我都不计较,我不跟人家结冤仇。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他怎么对我,恶对我,我以善对待他。老和尚说,他每天讲经都迴向给他,都希望他们造作的罪业能够减轻。古圣先贤教我们以德报怨,不能以怨报怨,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是老和尚在《净土大经科註》第一百三十七集里面的开示。「城隍庙」是教你断恶修善,不能造恶的事情。

再来我们看这一句「呪诅求直」,老和尚的开示。

第一点,老和尚说,「呪诅」就是我们一般讲的诅咒了,或是赌咒了。臺湾很流行,臺湾有一句俗话叫究抓(台语音),就是诅咒。他说,在臺湾很流行。尤其在选举的时候,那个赌咒特別的多,诅咒特別多。还斩鸡头的,以前比较多,现在就比较没有了,现在时代进步就没有斩鸡头。在神前诅咒,老和尚说,这是造孽。他说,你不赌咒,罪过就已经很重了,赌咒还求神明来包庇你,来掩饰你的罪过,哪有这种道理?中国古书里面讲,「聪明正直谓之神」,神聪明正直,神怎么会接受你的贿赂呢?神怎么会包庇你呢?接受你的贿赂呢?包庇你呢?戏弄你呢?那不是神,老和尚说,那是妖魔鬼怪。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老法师说,今天这个世间,我们要问一问,有没有神?老和尚说,跟各位讲,有佛、有菩萨、有神,但是他们都远离了。为什么呢?因为「人弃常则妖兴」嘛,现在不重视伦常。所以包围在这个世界里面是什么东西呢?老和尚说,妖魔鬼怪。你看电脑网路就知道了,都妖魔鬼怪。你看现在这个电脑很麻烦,我们学佛要用一些电脑,要搜寻,要找一些资料,你现在只要一点上去,你点资料,糟糕。像臺湾这个网路根本没有人在管,政府也没有在管,它在你那个新闻下面,在你那个搜索资料下面,给你丟一个色情图画在那里。游戏,那个色情游戏,那点我、点我、点我。你说,现在年轻人怎么办?你现在年轻人一点进去就中邪了、就中魔了。现在为什么救不回来?就这个原因。

老和尚说,他跟谁学?他跟电脑学、他跟网路学,他不学圣贤教育了,他跟妖魔鬼怪学了。为什么妖魔鬼怪来了呢?因为妖魔鬼怪来,佛菩萨、神仙都走了。因为感应道交,人以真诚善心就能感动诸佛菩萨,人要是自私自利,以恶心恶行,你所感召来的都是妖魔鬼怪。佛家讲眾生有感,佛就有应,善的感,佛菩萨应;恶的感,妖魔鬼怪应。《易经》里面说,人以类聚,物以羣分。我们懂这个道理,善与善感应,恶与恶感应。我们学佛的同学,天天读经,天天念佛,绝对不会到舞厅去,绝对不会到赌场去。你到那个地方去找,一个学佛人都没有,为什么?因为不是同一类,我们就懂这个道理了,我们以后去哪里?我们去极乐世界了。他们到哪里?他们到三恶道去了,对不对?

第三点,老和尚说,诅咒,这是侮辱正神,巴结妖魔鬼怪。他说,你想一想,哪有这个道理呢?是不是这个事实呢?他说,《感应篇》我们仔细读,我们熟读《感应篇》,今天社会上这些种种现象,你一目瞭然,吉凶祸福你能看得很清楚、很明白。怎么样趋吉避凶呢?你也知道了,你按照《感应篇》里面的原则去做事,理论方法都在里面了,你就明白了,你明白以后,你就可以趋吉避凶了。

第四点,所以老法师说,印光大师一生提倡就是《了凡四训》跟《感应篇》。他的用意,老人家他已经先预见到了,他认为要挽救当前的劫运、空前的灾难。老和尚说,这个灾难,我们认真做一天,老实念佛,求生净土,我们不隨眾生做恶,一定要隨佛菩萨的教诲,我们跟这些灾难就不会共业。我们不隨顺眾生做恶,一定要隨顺佛菩萨的教诲,从心上改起,尤其是学佛人。老和尚特別勉励出家人,从哪里做起?不为自己著想,一切要为苦难眾生贡献我们一点心力,正是古人所说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一念慈悲。

第五点,老法师说,他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在这边讲经说法,確实九十一岁了。他说,还要劳碌奔波。老和尚说,你们能够体会吗?他讲这句话是在新加坡,那个时候才多少?那个时候才一九九八年,十几年前,那时候老和尚才差不多七十几岁而已,一九九八年嘛。老和尚那时候就讲说,他还要这样劳碌奔波,你们能够体会吗?老和尚说,他不为自己,他为眾生、为佛法。如果为自己,老和尚说,他早就希望有一天能够隱居了,远离都会了,找一个乡下去隱居了。他说,那多自在,读书、诵经、念佛。老和尚说,这个机会他也有,他也可以得到,安享晚年。那为什么这么辛苦奔波?他现在更辛苦了,年纪这么大还要到英国去,威尔斯大学办汉学教育,九十一岁了。

我上个月跟老和尚告假,去香港见他,要走的时候,跟老和尚告假,都快哭了。老和尚也很不捨,一直叫我在旁边陪他讲话,我跟老和尚说,师父,你要保重,为眾生保重、为正法保重。老和尚跟我讲,我去两、三个月就会回来了,我要多讲法,来照顾中国大陆沿海各省这些莲友。他说,他去英国,大概两、三个月就要回来。我们要祝老人家,法体安康,正法久住,为正法继续转法轮,广度眾生。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187.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