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52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感应篇汇编第252集

《感应篇汇编》(第二五二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9/30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5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一十八句,【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轻重,夺其纪算。算尽则死。死有余责,乃殃及子孙。】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九百二十二页,第三行最后,我们上一集讲到九百二十二页的第三行,【作中品十恶者,感此道身】,感召饿鬼道。

接下来,我们看下面的经文:

【经曰。是诸眾生。皆以纯情墮落。业火烧乾。上出为鬼。此等皆自妄想业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则妙证圆明。本无所有。其曰地狱道者。谓在地之下也。然此地狱。其量大小不同。其寿延促各异。其中受苦者。隨其作业。各有轻重劫数不同。其最重者。一日之中。万生万死。经劫无量。由昔在因之时。其心念念贪瞋痴。造极恶业。作上品十恶者。感此道身。经云。此等皆是眾生自业所感。造十习因。受六交报。】

那么今天我们讲的这个《感应篇汇编》这一段经文,实在讲是非常重要。古圣先贤祖师大德在这个地方,把《楞严经》的经义卷八最重要的部分把它放进去了,就是刚才我们刚读过的『造十习因,受六交报』。所以《感应篇汇编》,《太上感应篇》都在讲因果。那么佛陀在《楞严经》里面,我们知道所谓开慧的《楞严》、成佛的《法华》,要开智慧就必须要深入《楞严经》。我们知道,《楞严经》就是要破眾生的杀跟淫,尤其是淫。周安士老菩萨在《安士全书》里面,把「万善先资」摆第二部分,第一部分是「文昌帝君阴騭文」。「万善先资」就是讲杀业,「欲海回狂」就是讲淫业,所以《安士全书》这两个部分,事实上是《楞严经》的精华,是重点。最后《安士全书》的第四部分叫「西归直指」。

那么莲友一再启请,学人也有这个心愿,我们希望讲完《感应篇汇编》圆满以后,剩下大概应该是在二百五十八集到二百六十集之间,应该《感应篇汇编》会圆满,总共讲了四年多,二O一三年开始,將近四年,四年多快五年。那么我们讲完《感应篇汇编》以后,我们回过头还要讲《感应篇汇编》的第一集到二十三集,就当初定弘法师讲的前面那二十三集,我们再把它重讲,这样就完整了。

今天跟各位讲的这一段,其实我是抱著很慎重的心情,戒慎恐惧,可以讲说诚惶诚恐的。在往下大概两集到三集,会把这个《感应篇汇编》九百二十二页一直到九百二十八页,《楞严经》最重要的『十习因』、『六交报』,会跟各位报告出来。那么本来我是看智旭法师,智旭法师就是蕅益大师,净土宗第九祖。智旭法师他是通天臺、通净土,可以讲说是通宗通教,我们净土宗第九代的祖师。蕅益大师智旭法师在註解《楞严经》的经文文句里面,他是採《楞严经》里面最重要的部分,他把它讲解出来。但是以末学个人的程度来讲,我看智旭祖师这个《楞严经》的《註解》,事实上是非常地深。

那么我就学习我们的师父上人,师父上人也讲过《楞严经》,师父上人非常地讚叹圆瑛老法师。圆瑛老法师他在我们净土宗也好,在讲《楞严经》来讲,讲得非常好。我们知道老法师有倡印这一本,叫《地狱十因六果》,上面写得很清楚,净空老法师倡印。老法师就把地狱的十因六果,就是在开头一开始,《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八。这个卷八其实是没有多少,以老法师印的这个小本,大概也不过是,经文也不过是八页而已,八页,但是八页是《楞严经》的精华。老法师为什么会把这个《楞严经》的卷八单独倡印出来呢?老法师知道说,卷八如果搞懂了,你就不会下地狱了。老法师这本《地狱十因六果》,第九页开始,他那个《註解》是採用圆瑛老法师的《註解》。圆瑛老法师有註解《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讲义》,在他的《讲义》里面是第二十卷,老法师採用他的《註解》来解释《楞严经》卷八的经文。

后来我两边一看,我看智旭法师的著作跟看圆瑛法师,圆瑛法师可能他是近代人,民国初年的高僧大德,所以他所用的文句,我们现代人来看,就很容易明白瞭解。那智旭法师蕅益大师他是明朝的,他的儒家底子非常地深厚。所以圆瑛法师他註解《楞严经》的讲义,他的受法弟子明暘法师敬校。明暘法师我们知道,跟老法师交情也非常好,明暘法师已经往生了、圆寂了,他跟老法师交情不错,所以老法师一直都很推荐圆瑛老法师註解《楞严经》。那我也跟各位推荐说,確实非常地好。所以我们今天往下讲,大概会有两集到三集,我就引用圆瑛老法师的註解,非常地让我们受益。如果在贪爱情色、贪爱淫慾,在爱河的此岸没办法解脱的人,好好去研究《楞严经》的卷八,对你慢慢可以解开业力的束缚。

我们在还没讲到《楞严经》以前,刚才我们念的这一段经文里面有提到地狱,有提到最重要的第四行,『纯情墮落』,它是用「纯情墮落」就交代,可是在《楞严经》里面讲得非常地清楚,讲情跟想,情跟想它的分別就决定,你是生还是墮落。这一段刚才念过的经文,我们先来解释它的字句解说跟白话解说,然后我们再来探討这一段里面最重要的一段,就是「纯情墮落」。这一段主要也是讲怎么样感召,为什么会感召到地狱道的原因。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第三行,『经曰』,「经」就是指《大佛顶首楞严经·卷第八》。

再来,「纯情墮落」就是《楞严经·卷第八》里面,「因诸爱染发起妄情,情积不休能生爱水,是故眾生心忆珍羞口中水出」,「诸爱虽別流结是同,润湿不昇自然从坠」。这个我们等一下还是详细解说比较好,比较完整。

再看下面的「十习因」,第一个,婬习因。第二个,贪习因。第三个,慢习因。第四个,瞋习因。第五个,诈习因。第六个,誑习因。第七,冤习因。第八,见习因。第九,枉习因,枉,冤枉的枉。第十,讼习因。

「六交报」,是「见报」、「闻报」、「嗅报」、「味报」、「触报」、「思报」,这「六交报」。

好,我们看这一段经文的白话解说:

佛经上说,这些眾生都是执著於情感而墮落到地狱,等到地狱罪业消尽,如『业火烧乾』,才从地狱出来,出生为鬼。这些都是从妄想的业力所招引的,如果能证悟菩提本性,那么就能够妙证圆明如来藏妙真如性,本来就一无所有,所以鬼道也是虚妄不实的。这里所说的地狱道,就是在大地的底下,然而这个地狱,其数量大小有所不同,其寿命的长短也各有差异。在当中受苦的人隨著各人所造的业因,所受的果报轻重劫数也有所不同。其中最严重的,在一天当中,有经歷一万次生,一万次死,这样的苦,经过的劫数无量。是由於过去在因地的时候,其心念充满了贪瞋痴,造下极恶的罪业,才感召地狱道的恶业。佛经说,这些都是眾生的业力所招感的,造下「十习因」,遭受「六交报」。

以上是这一段的白话解说。接下来我们要来讲解「纯情墮落」,那么我们所引用的是圆瑛法师的《楞严经》的《讲义》。首先我们要瞭解「纯情墮落」之前,我们必须要去瞭解佛陀对阿难怎么开示,「七趣」的由来,「七趣」,还加一个仙道,本来六趣是六道,后来在这个经文上再加一个「七趣」,就是仙道。我们先来瞭解佛陀对阿难开示,在《楞严经》里面开示的这个,我们这个妙明真心,就是这里面讲的,经文讲,妙证圆明菩提,『若悟菩提,则妙证圆明』,我们的菩提自性。

我们看《楞严经》的经文,「世尊!若此妙明真净妙心本来遍圆,如是乃至大地草木蝡动含灵本元真如,即是如来成佛真体。」这一段是总结,总结来问「诸趣」,就是各道。阿难就问了,「世尊,若此眾生」,他说,如果这些眾生「所具如来藏性」,他们都具有如来智慧德能,就是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果的时候,所讲的那句话,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也就是六祖大师证悟的时候,第一句经文,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本期具足、本不动摇、本不生灭、能生万法。

阿难尊者就问了,如果眾生所具的如来藏性,「其体不变曰妙」,佛陀就说了,眾生所具的如来藏性,「其体不变曰妙」。我们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叫「妙音」,「同名妙音如来」,这个「妙」是什么意思呢?「妙」就是不可思议的意思。我们的自性的本体,在圣不增,在凡不减,就是《心经》里面讲的不垢不净,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所以你在圣,它也没增一分,在凡,它也没有减少一分,这个叫做「其体不变曰妙」。

我们慈舟法师讲的,我们这个佛性是怎么样呢?是「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你每天晚上都抱著佛性睡觉,「夜夜抱佛眠」。「朝朝」就是早上起来,觉性也起来了,觉性本来就没有睡觉,「朝朝还共起」。「但认五阴身,不认本觉体」,只认识你五蕴的这个业报身,不认识你这个本觉体。所以这个体是不变的,「曰妙」。「其用隨缘曰明」。为什么叫妙明呢?就是说这个「明」是什么?「妙」是本体,「明」是作用,叫体相用的体用不二。「用」怎么用呢?是隨缘任运,「隨缘」,这个叫做「明」,这个「明」就是智慧了。

「从来无妄曰真」,我们这个本体从来就离一切虚妄相,这个叫「从来无妄曰真」。「究竟不染曰净」,「究竟不染」,所以在《大乘起信论》里面讲,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永不变异、不可破坏,就是「究竟不染」的意思。「具此四种德相」,叫做「妙心」,就不变、隨缘、无妄、究竟不染,那就是我们本有的智慧德能。那么它的作用呢?它的相貌呢?周遍法界,「周遍圆满」。它超越什么?它超越四大。我们这个身体是四大五蕴和合的,它超越四大、它超越五蕴,它超越根、尘、识。什么叫根、尘、识?六根对六尘產生六识,叫根、尘、识,就十八界了。以至於虚空,它也超越了。乃至於「大地草木器世间,蝡动含灵有情世间」,蠢动含灵都有佛性,就是本来原具的。这个真如自性,「即是十方如来,成佛真体,无二无別」。

以上这一段佛陀先开示,把每一个人人人本具的「妙明,真净妙心」,把它开示出来。这个「本元真如」就是如来「成佛真体」。我们为什么会成佛呢?是因为我们本具「真净妙心」。

再看下面这一段,「佛体真实,云何復有地狱、饿鬼、畜生、脩罗、人、天等道?世尊!此道为復本来自有?为是眾生妄习生起?」那这个地方就,阿难尊者在请示佛陀了,佛陀你既然讲说,这个佛体是本来具足的,那怎么会变成有地狱、饿鬼、畜生、修罗、人、天等道呢?六道呢?既然变成六道,又具足佛性,那这是眾生的妄想习气造成的吗?这是阿难尊者在提问问题的啦。圆瑛法师怎么解释呢?圆瑛法师说,既然是「佛体」,应该是真实的。为什么会有「七趣」的虚妄呢?「七趣」,就再加一个仙道,六道再加一个仙道。这个对佛来说,六道也是梦幻泡影,再加上仙道也是梦幻泡影,因为《般若经》的精华,《大般若经》的精华就是,毕竟空,无所有,不可得。

所以圆瑛法师说,既然「佛体」是真实的,为什么还有六趣的虚妄呢?请问世尊这七道,这六道跟七趣,加仙道,是怎么来的呢?因何而有呢?是「真如体中」本来有的呢?还是眾生心中妄心,妄想习气生起来的呢?提这两个问题,是真如里面本来有这些东西呢?还是说眾生心中自己妄想习气生出来的呢?「若是真如体中,从本以来自有」,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他说,如果是「真如体中」本来就有六道的东西,那七趣应该不是虚妄的。那若是眾生心中妄想习气生起来的,那就变成「心外有法」了。

问这两个问题,我觉得挺有趣的,跟你现在讲,跟佛陀你现在讲说,这个自性是「遍圆」,「遍圆之义」那就不符合了。我体会不出来,所以我就问这样的问题,希望佛陀你慈悲的答覆我们,来给我们开示,你既然说「清净本然」,为什么讲突然生出「三种生续」呢?阿难所问的「佛体真实」,为什么还会有七趣的虚妄呢?圆瑛法师的讲解里面怎么说呢?他说,前面所问的「三种生续」,它是「起於性觉必明,妄为明觉」,今天问说,「七趣虚妄」,是因为情想的差別,就是情跟想,它的差別造成有七趣,所以才会见到轮迴。

如果我们往下探討的,如果你能够领悟的话,你好好去探討七趣的由来,为什么会產生「七趣」?就是简单的说,就是背觉合尘嘛。你背觉合尘以后,你造成「昏沉」,这些有为的相,就是七趣的「有为相」,就是「妄想受生」,就是妄想去受生,妄想去隨业。刚才讲的我们这个自性,「真净妙心」,它「无作本心」,对它来讲都是「空华」,就空中的花,就像你眼睛揉一揉,那你就看到很多空中的花一样。它一点都不会,「元无所著」,这个用《地藏经》的用词叫什么?业感缘起,「循业发现」,业感缘起,《楞严经》里面讲「循业发现」的。这个是在解释「七趣」的由来,到底是真如理体里面本来就有的呢?还是眾生的妄想生起的?答案当然是眾生的妄想生起。

再看下面这一段经文,「阿难!一切眾生实本真净,因彼妄见有妄习生,因此分开內分外分」。现在佛陀开始就跟阿难开示「內分」跟「外分」的问题了。这一段经文,圆瑛法师怎么讲解呢?他说,这一段经文,主要是在讲真如,「隨缘起妄」。「妄」就有七趣,就是六道加仙道。「阿难!如彼七趣,一切眾生,所具藏体,实是本来元具真如佛性,清净妙心,无诸杂染」。就是说,一切眾生他本来的如来藏性,他本来的自性,他本来的「真如佛性」、「清净妙心」,它是「无诸杂染」,它是一点染著都没有,就是本自清净,它是离一切相的。

但是因为,「因彼一念妄动,遂成妄见」,因为你一念无明起来以后,就生三细了,无明业相、能见相、所见相,就「彼一念妄动」以后,「遂成妄见」,无明种子就起来,就「无明现行」了。所以才会有「妄习生焉」,妄想习气就生,就出来了,「故有妄习生焉」。也就是你的阿赖耶里面的,你这些「杂染种子」,「即杂染种子,由无明种习为因」,因为你的阿赖耶里面,你从来没有往生过极乐世界,从来没有明心见性,所以你没有办法转八识成四智菩提,你没有转染成净、没有转识成智,所以你的阿赖耶里面有无量无边的烦恼习气的种子,就无明种子,这个习气为因。所以才会有七趣,七趣就是六道加仙道这个虚妄。

所以你才会怀疑,这个佛体是真实的,为什么还会生出这个妄心出来呢?妄想出来呢?主要是因为眾生的情跟想,因此分开「內分」跟「外分」。「內分」就是眾生身內,「身分之內」深深地產生一种染著。「外分」就是「眾生身分之外,悬求胜应」。就造成「情想升坠,胜劣不同」,「情」跟「想」,「情」会造成墮落,「想」会造成上升。「胜劣」就不同,「胜劣」就是好坏,就不一样了,好坏的果报就不同。所以会造成这样的一个「升坠」,就上升跟下坠。主要是什么?主要是虚妄习气。所以为什么我们学佛到最后就是要,刚才讲的转识成智,转八识成四智菩提,就是断恶修善、转迷为悟,要转凡成圣。

再看下面这一段经文,「阿难!內分即是眾生分內,因诸爱染发起妄情,情积不休能生爱水」。那这一段就很重要,开始进入很有趣的地方,就是说,佛陀很不简单,佛陀示现到人间来,佛陀具有三明、六通、十力、十八不共法,佛陀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一切种智。所以佛陀对我们这个世间,就是男欢女爱,佛陀在开示《楞严经》讲得特別特別的清楚,我们就非常佩服。为什么佛法是超越科学、超越医学、超越哲学?它的道理在这个地方。所以方东美教授跟老和尚讲,说《华严经》是高等哲学,一点都没有错,是高等哲学。我们讲说《楞严经》,坦白讲它不只是高等哲学,在我看来是高等生理学、高等心理学。所有一切世间最高级的学问,都输给《楞严经》跟《华严经》。

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会心的一笑,我就觉得说,佛陀太有智慧了,但是眾生就是迷惑顛倒。这一段经文就特別要点出来,开始进入很有趣的那一块,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轮迴?人家说,「爱不重不生娑婆」,其实经卷八就点出来了,对我们眾生很有利益。这一段现在先探討「內分」,待会儿会讲「外分」。內外分,佛陀会特別来开示。那么这一段经文,圆瑛法师怎么解释呢?他说,在我们眾生业报身里面,就眾生「身分之內」,就是我们眾生,这个就是一个业报身。「因诸爱染下,显內分心,因於內分境上,生诸爱染」。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有那个,阿赖耶里面有爱染习气,我们特別喜欢看美女,对女色总是念念不忘,这是所有一切动物都具有的习气。

我在讲「明因果,解业力」里面,就讲这个公案,我说这个牛,养这个牛,也有报恩、报怨、討债、还债的。我在讲「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里面,就有一个公案。两个农民,一个是什么?他养的那只老牛,帮他耕作了一辈子,最后他把牠送到安养院去,让牠安养一生,这是善缘,是来报恩的。另外一个老农就比较可怜,他养了一群牛,因为他是在卖牛,他造杀业,是在卖牛。

前面这个老农养那个牛,他把牠当家人,他给牠一个单独的房间,不是,当然也是牛舍啦,牛住的房间叫牛舍。可是他给牠铺了很好的草蓆,夏天给牠吹冷气,还吹电风扇。旁边的邻居就说,欸,某某先生,你把这只牛当成比你的太太还重要,牠好像是你二太太。老农说,你不要乱说。后来牠年纪大了,不能再耕作了,他就含著眼泪,送牠到专门收养退休的牛的安养中心。臺湾有这种护生园区,专门收养这种退休的老牛,给牠安养一生到生命结束。所以这个老农要把牠送走的时候,就流了眼泪,好像送走自己的女儿跟亲人一样,报恩。那个老牛要被送走也流著眼泪,牠要离开这个老主人,牠也觉得不捨,牠也知道。所以这叫什么?蠢动含灵皆有佛性。

另外那个养牛在卖的,专门在杀牛,果报就不好了。刚好里面有一只比较年轻的,年轻的小牛,正在发育、发情,就是要找女朋友,发情了。就要找母牛了,就准备做那些,这里讲的爱染的动作了。那个牛也会这样,人家说牛脾气。那个老农就把牠拆开,不许牠交配。这个年轻的壮牛就生气了,眼睛就瞪著老农,牠好像看,知道他说,你破坏我的好事,眼睛瞪著养牛的这个农夫。这个农夫也不注意,就在照顾其他的牛的时候,背对著那一只壮牛。那一只壮牛就很生气的衝过去,用牛角把他顶起来,啪,把他摔下去,当场摔死了。报仇,你破坏我的好事,我报仇,我报仇,把他杀死了。

后来农夫的这个养牛的儿子非常生气,你敢把我爸爸害死,就把这只壮牛跟其他在旁边旁观的,共业的这些五、六只全部统统去宰,卖掉了,把牠宰掉。我当时要去救都救不回来。这是一个「中国时报」的记者登出来的。我打电话到屏东分局某一个派出所,要去抢救这六条牛的命运,那屏东的朋友跟我讲,欸,黄警官,不好意思,刚刚六条牛被就地正法,没救了,被杀死了。是这里讲的「因诸爱染」,「因於內分境上,生诸爱染」。你看公牛看到母牛,牠就產生爱染心了。习气啊,轮迴啊,阿赖耶里面这个爱染习气,「爱染即情也」,就是「情」,就感情。所以今天探討两个重点,一个「情」、一个「想」就决定了升跟坠。看你是动感情呢?还是想阿弥陀佛?这里面就决定命运了。

爱染就是情,我们这世间讲的七情六欲啊,哪七情?「喜怒哀乐爱恶欲」,欲望的欲,「爱恶欲」,这七情。其实圆瑛法师说,七个统统是爱,「爱不重不生娑婆」,爱是其中一个啦。但是圆瑛法师说,这七个,七情其实都是爱,「总之七种皆爱也」。比如说,我们说喜怒哀乐开始,我们来一个一个探討。「喜」,你看到这个女生很喜欢她,你很喜欢她,对不对?那就会有爱了。你不喜欢她,怎么会有爱呢?你很討厌她,你怎么会有爱呢?你喜欢她,你动念头,我很喜欢这个女生。甚至说你已经结婚了,你看到那个小姐都很喜欢,你很喜欢,你就动邪淫的念头出来了。所以一个「喜」,「投合所爱」,我们说情同意合。比如说男女,尤其现在说网路交情,网路什么?网路交友什么?臺湾叫一夜情,它就一个晚上而已,一夜情,一拍即合,两个看得很对眼,这个就这里讲的「投合所爱」,那就是第一个「喜」。

第二个「怒」,你侵犯到我喜欢的,你把我的女朋友佔领了,跟你不共戴天,就把他杀死了。我们臺湾发生一个老兵,退伍军人老兵,八、九十岁了,坦白讲已经不能人道了。不能人道就是他不能尽那个,我们讲说夫妻的行为。他的太太是从中国大陆娶过来的,早期啦,年纪很轻,大概是二十几岁,小姑娘。那么年纪差太大,八、九十岁跟二十岁,差太大,那中间有我们所谓的代沟。有一天这个老先生,就看到他的太太跟別的男人打情骂俏。这个老先生醋桶一生起来,一生气,瞋恨心一生起来,就这里的「怒」,喜怒哀乐的「怒」,拿起刀来,把他的太太杀死以后,在她脸上划了好多刀。然后边划就边讲一句话,我爱不到,別人也不能爱。「怒」,「怒」就是什么?「侵犯所爱」。圆瑛法师很有智慧,说「怒」也是爱,对不对?你偷我的东西,我就置你於死地,我生气了,那也是爱。

那么「哀」呢?喜怒哀乐的「哀」呢?,「哀则亡失所爱」。比如说,太太死掉了、老公死掉了、丈夫死掉了、女儿死掉了、儿子死掉了,你的最爱死掉了。哀慟,哀慟逾恆,就是悲伤过度,非常地哀慟。这个叫做什么?这个叫做「哀」,「哀」什么?「亡失所爱」,你最爱的离开你了,爱別离。「爱则顺从所爱」,喜怒哀,如果你很爱的话,就「顺从所爱」。你「恶」的话,「妨碍所爱」。我们为什么会有爱恶心呢?能够顺你的,你就喜欢,就会產生爱。如果障碍你的爱,你就生起厌恶的心,你就生起愤怒的心,这个叫「恶」。「恶者」,「恶」是好恶的恶,所以这个地方应该念恶,不是恶,「恶者妨碍所爱」。

比如说,有些人看到人家破坏你的好事,比如说,你要追这个女朋友,別人跟你破坏掉了。像我们三重这边发生一个,年轻人他追一个小女生,大概国中生。国中女生的妈妈就说不行,不能嫁给这个,妳们年纪都还小,不能谈恋爱,不能嫁给这个男同学。那个男同学因为有跟这个小女生借钱,大概借了十万。小女生的妈妈就说,不能谈恋爱了嘛,就必须把十万元要回来。她国中那个同学,你看心有多狠,就这里讲的「恶则妨碍所爱」,他就產生愤怒的心出来了。他就跟那小女生讲好,好,我钱还给妳,妳叫妳妈妈一起出来。结果她们两个母女不以为意,没有防范,当场在谈判的时候,两个母女都被杀死了。这发生在我们臺北的命案,「恶则妨碍所爱」。

「欲则纵恣所爱」,我们说,「喜怒哀乐爱恶欲」,「乐」就不用讲了,「乐」一定是男欢女爱的「乐」嘛,饮酒作乐嘛,那也是爱,爱喝酒,那也是饮酒作乐,男欢女爱也是爱,那当然是「乐」。所以「喜怒哀乐」我们都讲完了。「爱恶欲」,「爱」不用讲,「爱则顺从所爱,恶则妨碍所爱」。「欲」就是「纵恣所爱」,就是纵欲,纵欲也是你爱的,你喜欢的东西叫纵欲。如果你爱飆车,就飆车就发生车祸死掉了,对不对?你爱飆车,那飆车,我们臺湾叫飆车,就骑摩托车骑得很快,那叫飆车。你爱飆车,碰,撞上去,撞电线桿死掉,也是爱,对不对?所以这也是爱,当然爱不一定是男欢女爱,所以「欲则纵恣所爱」。

所以七情都是以「爱情为本」,「皆爱情为本」。所以为什么世间人叫爱情、爱情、爱情?我们这里面就要探討,就是情跟想。所以爱跟情为什么,爱情、爱情、爱情?因为它是情执。所以爱跟情连在一块叫「爱情」,「皆以爱情为本」。所以七情探討到现在,结果还是爱,总归是一个爱。当初刚开始的时候,最初只是对境生起爱染。比如说,你看到这个美女出现,这个女生、女眾出现,或者说,你看到这个色情影片,或者这个情色电影,你生起了一个爱染,那就会去作奸犯科了。所以刚开始是对境生起爱染,「贪恋不捨为妄情,以妄情积久不休,则能发生贪爱之水」。所以老和尚说,贪心属水。这个「贪爱之水」,我们讲说流口水,你想要吃那个东西,吃那个活鱼,你就会流口水出来了。等一下就会探討了,佛陀就会为你开示,为什么会生出「贪爱之水」出来呢?所以我说,佛陀很有智慧,他都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则能发生贪爱之水」。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段,「是故眾生心忆珍羞口中水出,心忆前人或怜或恨目中泪盈,贪求財宝心发爱涎举体光润,心著行淫男女二根自然流液」。这一段实在是把男欢女爱形容太彻底了啦。我们看圆瑛法师怎么解释这一段。他这一段是用事情来验证,「举事验证」。「情爱化水而已」,你的爱情、情爱会最后化成水,「化水」。「是故者:是能生爱水之故」,所以能生出「爱水」,「贪爱之水」出来。「眾生六根对境,生诸爱染」,首先我们眾生的六根,比如说,我们看到美女,我们听到美女的声音,我们六根对六尘,我们六根对境界,生起一个爱染心出来,「生诸爱染」。

比如说,你的鼻子跟嘴巴,你的鼻子跟舌头,鼻舌两根,鼻根跟舌根遇到珍饈美味,你闻到菜香,对不对?吃肉的人闻到肉香,吃素的人闻到素菜的香味,如果你还没有办法证入三昧的话,吃素的人没有办法有定慧等持的功夫的话,你也会起贪爱。所以你鼻根闻到香味,舌根就开始会动了,就遇到珍饈美味,「心忆香味,口中水出」,你就流出口水出来了。所以我说,《楞严经》是心理学、是生理学。有没有这样?有啊。小孩子下课的时候饿得不得了,跟妈妈讲,妈妈,我肚子饿了。妈妈在炒那个菜香,在炒蛋、炒肉。妈妈,我饿得不得了,他流口水了。遇到珍饈美味,「心忆香味」,就闻到那个香味,口水自然流出来,「口中水出」。所以「贪爱之水」不是只有男女,就是包括这个也是一样,你生出「贪爱之水」出来了。

「或怜其色声可爱」,你看到美色,听到她讲话的声音柔柔地,温柔得不得了,整个人,男人都整个骨头都酥掉了,就是一般俗话讲说,骨头都酥掉了。什么都可以卖给她,连身体、钱全部都卖给她,全部都给她了,「怜其色声可爱」。比如说,男女谈恋爱,女朋友或是妻子早死、早亡,「恨其世寿早亡」,结果她活的寿命不长。「恨其世寿早亡,不见其形,不闻其声,心中回忆」,没有办法看到他妻子的身形,不能听到他妻子的声音,或是他女朋友的声音跟他女朋友的身形。「心中回忆」,心中只要回忆她过去的声音跟形状、身形,「目中泪盈」,自然眼睛就流眼泪出来了。

我以前有助念一位学佛的女眾,她先生是做营造厂的,非常地富有,但是两个夫妻是善缘来的。她先生非常老实忠厚,忠厚老实,太太非常贤慧,学佛,后来得癌症死掉。在荣民总医院我给她助念,助念的时候,因为她生前修得好,再经过给她开示以后,在荣民总医院助念八小时到十二个小时以后,是荣民总医院那边的护理长,我也认识,她这个是我莲友的朋友,我就去给她开示跟念佛。结果最后助念完毕,要运回来殯仪馆的时候,就给她穿她生前最喜欢的凤仙装。那个荣民总医院的护理长说,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人死的时候那么漂亮。这有念佛、有开示,她心开意解、万缘放下,求生极乐世界,那个所现出来的法相庄严,她说,比生前还漂亮、还庄严。所以荣民总医院那个护理长说,从来没有看过一个死人这么漂亮的,当然这女眾本来长得就很庄严。

她先生后来因为太悲伤了,就这里讲的,「怜其色声可爱,或恨其世寿早亡,不见其形,不闻其声,心中回忆,目中泪盈」。我跟你讲,佛陀真的是很厉害,圆瑛法师也真的很不简单。欸,他们都已经放下家庭跟世间的情爱了,他们可以把我们眾生迷惑执著的这个地方,描述得、解释得这么清楚,事实是如此。那位亡者的先生就在他太太的丧事办完以后,就特地到我家去跟我感谢,那我就跟他聊。他就这里讲的,「不见其形,不闻其声,心中回忆」,马上流下眼泪。我说,你要放下,人死不能再復活,她已经往生西方了,你就不要再动情执,不然她会牵掛你,她会放不下。我怎么劝都没用,他就泪汪汪,一个大男人就一直流眼泪、一直流眼泪。就这里讲,「恨其世寿早亡,不见其形,不闻其声,心中回忆」,眼中就泪水盈盈。这个是圆瑛法师在解释佛陀这一段经文,確实我们会生出「贪爱之水」。眼泪、泪水也是「贪爱之水」。

接下来说,「如意根贪求財宝」,比如说,我们心中想要这些钱,我们想要发財,要財宝,那这是「法尘」啦。眼、耳、鼻、舌、身、意,对色、声、香、味、触、法,意对法,意根对「法尘」。比如说,有很多人,尤其现在我们臺湾流行运动彩券啦,或是买那个现在叫什么?现在叫乐透是吧?欸,乐透。有些人说,哎呀,现在电视公布出来,好几次开出来都没有人中,现在累积大概五亿、六亿臺幣,马上就有人流口水了,「心中发生爱涎」了。「爱涎」,「涎」就是口水。哎呀,这五亿,如果能够让我中该多好。

我儿子也是很有趣,好像那个时候是累积已经到一亿、两亿了,他还跟我半开玩笑说,爸爸,我想去买一张,如果万一我中了一、两亿,我捐一亿给你去做弘法利生的工作。我说,不要想、不要想,不需要这样。我说,命里有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你不用浪费那几百块去买那个彩券。这个是有趣的话啦。「心中发生爱涎,財宝欲至,则爱涎资身」,有些人中了彩券以后,钱不敢存银行,不敢带在身边,放在枕头下面,放在床铺底下,「爱涎资身」。然后一有钱以后,感觉容光焕发,举体光润,脸色特別好。

「如身根贪著行淫」,那接下来就探討了,你这个身体很想跟那个女眾行淫,「身根贪著行淫」,想要去抱那个女眾,想要行淫。「即是触尘」,那就眼、耳、鼻、舌、身,对色、声、香、味、触,男眾跟女眾只要一抱在一起,有「触尘」,接触了,「尘」就是汙染了,对不对?染著了。只要身对触,「男女二根」,各位都晓得,就是我们的下体。「男女二根」,下体「未经交遘」,就两个还没有做这种邪淫行为,两个还没有进行这个淫慾行为,「自然流液」,它自然就流出来了,「自然流液」。「则爱能生水之义,显然可证」,这圆瑛法师讲得是真好,他说,「则爱能生水」,佛陀说,贪爱能生水,一点都没错啊。「爱能生水之义,显然可证」,这是可以证明的。所以佛法是怎么样?它有可证性,可以让你证明,没有问题的,禁得起考验的。

好,我们再来看下面这一段,这很有意思这一段,所以我们要讲这个「纯情墮落,业火烧乾」,你要不討论这一段,味道讲不出来。再来看下面这一段,「阿难!诸爱虽別流结是同,润湿不升自然从坠,此名內分」。到这边「內分」告一个段落。阿难,诸爱虽然它六根不同,譬如说你眼睛见女色,眼睛看到金钱,舌根跟鼻根碰到珍饈美味。「流结是同」,虽然说六根碰到六尘,眼睛见,比如说,你眼睛见女色啦,鼻根、舌根闻到美食啦,虽然是不同,但是流出来的水都一样,一个是流口水,男女二根流出液体出来,「流结是同」,流出来的烦恼是一样的。「结」就是烦恼,「流结是同」,「流」是流通。「口中水出,目中泪盈,男女二根,自然流液」,你看这个《楞严经》讲得多好啊,想要吃那个东西嘴巴就流口水,想到喜欢的东西,眼睛就泪汪汪地,男女身根碰在一起,「男女二根」自然就流液体出来,「自然流液」。这个都是「水之流通於外」,水自然流出来的,「此皆水之流通於外也」。

「结是蕴结,举体光润,此则水之蕴结於內也」,那怎么造成的呢?你五蕴的烦恼嘛,「蕴结」就是五蕴的烦恼生出来的嘛,色声香味触法嘛,它所感应出来的东西就会这样。「若流若结,总是润湿为性」,不管是流出水也好,生出情执爱欲的烦恼也好,「若流若结,总是润湿为性」,什么叫「润湿为性」呢?背觉合尘。背觉合尘以后就,本来是真如自性,迷了以后就变成烦恼、爱欲、情执了,这叫「润湿为性,故曰是同」。因为「润湿」的缘故,所以不能够「上昇」,所以会沉沦。所以你注意看世间的男欢女爱、爱恨情仇,尤其是特別是邪淫,到最后的下场统统是什么?慾火焚身,同归於尽。不是被判死刑,就是死於刀下,不然就是毒死对方、害死对方,最后同归於尽,造成家庭悲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最后的结局是这样,为什么?这里告诉你,「不能上昇;不升,势必从坠」,最后墮到地狱去,到地狱去受报,这確实是这样。

我们这边最近刚发生一个案子,一个市议员跟他结婚的原配,结婚了三十年,离婚了,所有的不动產、现金、股票,全部给他原配,因为离婚,原配要求离婚的代价。结果我们这位市议员又爱上了一个女企业家,又跟她同居了。结果女企业家现在又不理他了,那他当然就得了忧鬱症,从那个高楼,非常高的高楼,纵身一跳,自杀身亡。这里不是讲了吗?「因润湿,则不能上昇;不升,势必从坠」,你看到有形的是跳楼自杀,那果报呢?你看到的是花报。「此乃自然之理,故名內分」。

所以我们要很感谢阿难尊者,阿难尊者碰到摩登伽女,那是示现,故意表演的,差一点失去戒体,阿难是古佛再来,他怎么会这样?他故意表演的。摩登伽女爱他爱得不得了,后来佛陀就请文殊师利菩萨持楞严神咒去把阿难救回来,最后开示,为摩登伽女开示,跟为阿难尊者开示,就是楞严会上。这功德主是谁?波斯匿王。最后你看摩登伽女也证初果,有些经典讲说,她是证三果阿那含,有些讲初果,有些讲阿那含。刚才爱得不得了,爱得要死,经过佛陀开示以后证果,证果圣人。所以一切法心想生,你想成佛就变成作佛。所以这个地方是讲到「內分」,我觉得佛陀讲得非常地好,圆瑛法师也解释得非常地好,让我们一目瞭然,哎呀,太好了。

再来看下面这一段经文,我们现在讲「外分」了,「阿难!外分即是眾生分外,因诸渴仰发明虚想,想积不休能生胜气」。这个地方就跟你讲境界怎么来的。「眾生身分之外,胜妙境界」,你渴仰「胜妙境界」,「显外分心」,你「志求出离」。比如说,你想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你想求作佛,你「志求出离」。「以乍闻胜境,心生渴想仰慕」,你看到海贤老和尚往生、你看到刘素菁菩萨往生、你看到锅漏匠往生,你心生嚮往,「以乍闻胜境,心生渴想仰慕」,我要学习他。黄忠昌就是这样,黄忠昌就要学锅漏匠,所以他后来念佛,念到后来,念佛念三年就往生了。

「渴仰即想也」,渴仰到极处,「渴仰之极,发明种种清虚想念」。这一段再下来,就跟你探討「情」跟「想」,「情」是坠,「想」是升。你渴仰到极处的时候,你一直想阿弥陀佛、想阿弥陀佛、想西方,「发明种种清虚想念」,最后你那个清净本体,那个自性的自性弥陀,这个想念就慢慢显现出来了。「想念积习而不休止,想极神飞」,我跟你讲,连晚上都念阿弥陀佛,念佛念到连晚上梦中都念佛出来,就是「想极神飞」。「能生殊胜之气」,那人看起来就是容光焕发,非常地轻盈,像仙风道骨一样,「能生殊胜之气」,他整个人身上的道气就是不一样。「脱离形累,必成超举之因」,他就不会被这个业报身,这个身体所牵累了,「脱离形累」。

「是故眾生,心持禁戒,举身轻清;心持咒印,顾盼雄毅,心欲生天,梦想飞举;心存佛国,圣境冥现;事善知识,自轻身命」。这一段佛陀开示了,圆瑛法师说,这个用事实来证明,「想必成飞而已。是故者:是能生胜气之故」。那么圆瑛法师就用六念法,就念佛、念法、念僧、念施、念戒、念天,这六个叫六念法。在《指掌疏》解释里面,你「心持禁戒」,你把五戒、菩萨戒持得很好,就是「念戒」、就是「念施」。你「心持即念」,你心想要持戒,那就是你的念头。「念律仪戒」,能清净身口意三业。「念善法戒」,我们知道三聚净戒,就是念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你「念律仪戒」,能净身口意三业。「念善法戒,能成胜因」,「胜因」就是往生西方的净因。念饶益有情戒,「能利有情」。所以「律仪唯戒」,持戒律的主要是在讲戒法,你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那个都是布施,那都是供养眾生的,最重要是摄律仪戒。

那么真正能够把三聚净戒持得非常好的人,你注意看,像看果清律师,你看宗兴律师。我们举办三届的臺湾清明中华民族万姓先祖祭祀大典暨万人念佛法会,你看果清律师出来、你看宗兴律师出来那个威仪,「举身轻清」,走路非常地轻盈盈、轻飘飘地,「举身轻清」。为什么?因为他们戒律持得很好。所以摄律仪戒跟摄善法戒,这两个戒「不以自修为累」,你不会觉得持得很辛苦,叫「不以自修为累」。念饶益有情戒,「不以度生为扰」,你如果能够真的把饶益有情戒持得好,你度生不会觉得很累,你不会很困扰,眾生怎么找你,你都不会觉得烦、不会觉得累,你不会觉得困扰。有些人持戒,他很怕人家找他,这饶益有情戒就持得不彻底,这里跟你讲「不以度生为扰故」。这是第一个,六念法里面的「念戒」、「念施」。

比如说,你心里持咒,打手印,密宗里面打手印,那就是「念法」。当然我们念佛也是念法,等一下圆瑛法师会讲念佛。心里持咒,打手印,这是「念法」。因为「以咒为诸佛祕印,心持乎此,如佩诸佛祕印,纵遇魔外,无所畏惧,故曰;顾盼雄毅。心欲生天,即是念天」。这个地方跟你讲「念法」是什么?念咒,打手印,因为你以咒为诸佛的祕印,你心里持乎这个咒,就像佩诸佛的法印一样,遇到魔,天魔、外魔,外道来干扰,你无所畏惧,这个叫「念法」,所以叫做「顾盼雄毅」。你看到外道跟外魔的干扰,一点都不畏惧,这叫「顾盼雄毅」。「念天」,就是你心里想生天,就「厌下苦麤障」,就能够以苦为师,就可以放下「麤障」的烦恼,「麤障」就是比较粗的烦恼。

「欣上净妙离也」,就是嚮往佛国。「梦想飞举者:超胜之气,形於梦寐故。心存佛国,即是念佛」,你想生天那就是念天,你想念佛就「心存佛国」。例如《十六观经》里面讲,「观想念佛之类。圣境冥现者:或於禪观之中,或於梦寐之际,得见阿弥陀佛,金色之身,得歷阿弥陀佛,宝严之土;但以人所不见,而己独见,故云冥现」。这什么意思呢?圆瑛法师说,在《十六观经》里面讲说,你观想念佛,「观想念佛之类」,那么他会感应道交,会见到圣境,「圣境冥现」,在冥冥之中他会感应到,见到西方的境界,叫「圣境冥现」。在什么时候见呢?在「禪观之中」,「禪观」就是在入定,入定以后,他念佛念到功夫成片,念到事一心、理一心的时候,进入禪观的时候,禪观之中他见到这个圣境。

或者是在「梦寐之际」,在梦中他会见到佛给他加持。就像宋朝莹珂法师念佛念了三天,他一直想要求生极乐世界,他虽然是破戒的,但是一直想要往生极乐世界。他念了三天以后,阿弥陀佛在梦中告诉他说,你还有十年的寿命,十年后我再来接你。莹珂法师说,不要,我再十年我会破戒,我就是一定要去。阿弥陀佛说,好,三天后我来接你。这个就是「梦寐之际,得见阿弥陀佛」。海贤老和尚也是一样,他说,老佛爷叫我去了。人家问他说,你念佛有什么境界?老佛爷说不能说。他就在禪观之中,都已经见到阿弥陀佛了。我们念佛念得到非常殊胜的时候,就无上甚深微妙禪了。那么真正能够见到的人,他是功夫非常到家的,他「得见阿弥陀佛,金色之身,得歷阿弥陀佛,宝严之土」。但是因为大家凡夫的肉眼看不到啊,只有你自己看得到,「而己独见」,所以叫做「冥现」。这个叫「念佛」,念天、念佛。「念僧」呢?事奉善知识,你好好供养老法师,这个叫「念僧」,你好好护持净空老法师的汉学院,这叫「念僧」。

「自轻身命者:如百城烟水,不辞疲劳,皆超胜之气耳」。真正想要念佛、念法、念僧,想要念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他就不太重视他这个身体的业报身了。「自轻身命」,自然而然就能够放下身心世界,「自轻身命」了。对这个百年的寿命,世间的荣华富贵,他看成说「百城烟水」,就像过眼云烟,所以他可以「不辞疲劳」的勇猛精进,就是希望能够超越,能够见到殊胜之气,这个叫「超胜之气」。这个是「外分」,刚才是「內分」,现在谈到「外分」。

再来,「阿难!诸想虽別轻举是同,飞动不沉自然超越,此名外分。」「阿难!诸想虽然有六念各別,轻举是同;如梦飞为举,余四皆轻。若轻若举,成以飞动为性,故曰是同。飞动则不至下沉,不沉势必超越,此乃自然之理」。他这里跟你讲说,你念佛、念法、念僧、念施、念戒、念天,它这个一定是上升的。你有这些六念法,诸想虽然不同,但是他慢慢地能够做到什么?刚才讲的能够「自轻身命」,慢慢身心世界都能够开始放下来,叫做「自轻身命」。「轻举是同」,他都能慢慢地感觉,对这个世间都生活很简单、念头很简单,生活也很简单,日常生活也不劳別人,这个叫「轻举是同」,都可以放下来,叫「轻举是同」。心里念念地就想要往生极乐世界,想要见阿弥陀佛,就「飞动不沉」,他自然而然,他就不会沉沦下去,自然就超越了。这个叫「外分」。

那么再下面,「阿难!一切世间生死相续,生从顺习死从变流,临命终时未捨煖触,一生善恶俱时顿现,死逆生顺二习相交」。这里就开始要慢慢进入这里讲的「纯情」,这个经文里面讲的「纯情墮落」这一块了,这句经文的含意。那么这一段的经文,圆瑛法师的解释说,这是「所感之果」。六道虽然不同,「诸趣不同」,六道虽然不同,「不出情想二因」,十法界虽然是不同,但是不出情想两个原因,情跟想。「由內外情想轻重,故有昇沉差別也」,刚才讲「內分」、「外分」,这个「情」跟「想」的轻跟重,它就有「昇沉」的差別。「阿难!一切有情,正报世间,生来死去,相续不断」。我们眾生在轮迴,「生来死去」,出生死亡,出生死亡,「相续不断」,就像旋火轮,就像一个火轮一样,一直在那边烧,一直在那边烧,一直在那边转,「如旋火轮」。「未有休息」,从来就没有休息过,生了以后又死,死了以后又生,一直在轮迴,「未有休息」。

活的时候顺习气,叫「生从顺习」,「生从顺习」就是活的时候顺著习气走。「死从变流者」,死了以后去流转生死,隨著业力去流转生死,这叫「死从变流者」。「一切眾生,莫不贪生恶死」,所有的眾生都是「贪生恶死」。「生则从其隨顺习气,而造善恶等业」,这里佛陀跟你开示得这么彻底,他说,我们活的时候,我们没有觉悟,我们隨顺我们的习气造诸所有的善业跟恶业。「死则从其迁变流转,而受异类等身」,死掉以后就隨著「迁变流转」,就是「转生受身,改行易道」,流转生死。「而受异类等身」,受各种三善道跟三恶道,这样的「异类」,就是不同的身形,等身形。

故临命终,「临命將终之时,六识皆已不行,而八识尚未离体,故未捨煖触」。这个地方很重要,我们人临命终的时候,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这八识里面,前面的眼、耳、鼻、舌、身、意,六识都已经不能操作了,已经不能运作了,「皆已不行」。只剩下八识还没有离开肉体,「八识尚未离体」。他为什么呢?他还没有「捨煖触」,「煖」就是身上、身体还没有完全冷掉的时候,「未捨煖触」。「若八识离体」,如果八识离开的话,「八识离体」的话,我们这个神识离体,就是我们的俗话讲叫,灵魂离开肉体了,佛家讲神识离开肉体了。「煖相自尽」,我们身体就变成冰冷了,身体这个「煖」,寿命尽了以后,这个「煖触」就离开了。「煖相自尽」就是「煖相」就没了,就冷掉了,宣布这个人寿命已终,这个人就死掉,寿命结束了,「寿命已终」。

「今则將死未死,现阴欲谢」,在临命终的时候,將死还没有死的时候,中阴身现前的时候,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叫做「现阴欲谢」。中阴身还没有生出来,中阴身就是从这个身体到下面那个身体,中间还没有决定去受身以前,这个过程叫中阴身。这个地方跟你讲说,「现阴欲谢」就是说,在中阴身还没有出生出来以前,「当此之时」,在这个时候,「正在畏死求生之际」,这个时候他都是什么?都是怕死求生之际。

这个確实我也见过,我曾经助念我们一位莲友她的公公,我那个莲友叫林美代,她做证券买卖的,林美代师姐。她的公公在我们新北市永和做西医,送到荣民总医院,还没有断气,血压大概降到三十、四十左右,在弥留的时候。林美代的先生没有学佛,就跟我讲,林美代请我去开示。她的先生说,欸,黄警官,我想把我爸爸的呼吸管把它拔掉。我说,你不能拔。他说,为什么不能拔?我说,你爸爸还是贪生怕死,他没有学佛,他完全不知道我们这个自性不生不灭,他不知道。他是一个很平凡的眾生。你拔它,他会起瞋恨心的,这个时候他会贪生怕死。我说,你要不信的话,我现在跟他开示佛法,你看那个仪器怎么表现?结果我跟那个老菩萨开示,哎呀,老菩萨,人来这个世间,有生必有死。诶,马上那个机器就跳动一下,那个曲线就上来了,有生必有死。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怕,自性本来没有生死。诶,那个曲线又跳上来,又跳。我说,你看吧,这个数字会说话,这个图会说话,代表你爸爸的心在升降,在启动。然后他就相信了,不能拔管。他说,那现在怎么办?我说,你好好诵《地藏经》,祈求地藏菩萨加持,你爸爸就可以顺利捨报了。你要不要试试看?他就半信半疑,结果诵完以后,上卷都还没有诵完,他爸爸就捨报了。

这是什么?这里跟你讲的,在那个中阴身还没有,就是他还没有断气以前,这个「煖相」还没有「自尽」的时候,就是「煖相」还没有结束的时候,这个时候他还有一点一口气在,就很微弱的一口气还在,这个气息还在的时候,他都有「畏死求生」这个念头。他「以死为逆,而欲避之」,他一看到死,他会害怕,他会想要跑,「以死为逆,而欲避之」,想要逃避。「以生为顺,而欲求之」,这个地方圆瑛法师讲得很好,「谓以死为逆,而欲避之;以生为顺,而欲求之」。

你看我们现在说,我们臺湾现在教育单位那个课纲,就是学生的课程要怎么去编定,我们臺湾这些学者实在是很麻烦,很没有智慧,把文言文降到百分之三十五、百分之四十五,从一百降到百分之三十五。这很明显的把中华传统文化,把中华文化排除掉。白话,白话哪里有这个味道?你现在讲,「以死为逆」,你现在给有些大学生,他还听不懂什么叫「以死为逆,而欲避之;以生为顺,而欲求之」。你看这文字多美,这文言文才有办法讲出那个味道出来。那白话,以死为討厌,我想去逃避,看是看得懂,但是味道就出不来。

所以我们有一个臺商很有意思,在上海做生意,刚开始本来是做其他的生意,后来赚到钱。他说,总觉得在大陆用简体字,讲不出那个味道出来,他说,那个简体字怎么讲都讲不出那个味道出来。他开了一个咖啡馆,就叫繁体字咖啡馆,名称就叫繁体字咖啡馆,好像在北京还是上海。我那天看到这个新闻,我就会心的一笑。然后这个老板娘非常爱中华传统文化,她就希望大家都能学繁体字,大家都能热爱文言文,大家都能喜欢中华传统文化。所以她就標榜说,进来喝咖啡,能够写出繁体字一篇,咖啡可以优待,甚至免费,训练大家写繁体字。因为繁体字才有那个美,所以造成一股风潮,所以她的咖啡馆叫繁体字咖啡馆。

「以死为逆,而欲避之」,碰到死就觉得很討厌,不喜欢,「为逆」,想要逃避。「以生为顺,而欲求之」。「则顺逆二习」,顺跟逆的这种两个习气就出来了,顺境就喜欢嘛,逆境就討厌嘛。「交相並发」,同时生出来。「则一生所作,一切善恶之业,隨其情想轻重,俱时感变而顿现焉」。所以为什么人在临命终的时候,他这一生所造的善业跟恶业会在临命终最后要断气以前,一生所做的善恶之业全部都现出来。这个时候隨著他「顺逆二习」,顺逆两个习气,就会隨著他的情想轻重,会决定他情重还是情轻,想重还是想轻,就决定他的果报了,升坠的果报,上升或是下坠的果报了。

所以《华严经》里面说,「譬如有人,將欲命终,见隨其业,所受报相。行恶业者,即现地狱、饿鬼、畜生,所有一切眾苦境界。作善业者,即现诸天宫殿,天眾綵女,种种衣服,具足庄严,悉皆妙好。身虽未死,而由业力,见如是事。故知地狱天堂,本无定处;身虽未死,唯心妄见」。这一段就是《华严经》里面讲的,人在临命终的时候,隨著他的业,他所做的果报的相就现出来了。平常造恶业的,他就会现地狱、饿鬼、畜生,这些眾苦的境界就会现出来。他做善业的,就会现诸天的宫殿、天眾、天人、綵女、天女,种种的衣服,就会很庄严的,非常地殊胜妙好,就会在他临命终的时候,就会现出来。身体虽然没有死,但是由於业力的牵引,这些事情就会现出来。所以知道说,天堂地狱,它没有固定的定处。「身虽未死」,身体虽然还没有死,「唯心妄见」。

再看下面,「纯想即飞必生天上,若飞心中兼福兼慧及与净愿,自然心开见十方佛,一切净土隨愿往生」。这个地方就告诉你,为什么可以往生?因为他「纯想」,他没有情执,他放下情执,只有一心念佛,一心想佛,一心想西方,叫「纯想即飞」,那就飞上去了。所以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他习惯了「胜妙之想」,他只有「纯想胜妙」的境界。「神游分外」,神游西方。所以「便能飞,不致於坠落,必生天上」,如果是纯想的话,最少他还可以到三界诸天。他为什么?因为他平常就心想十善业,所以想心善业所感。他平常如果还有「兼修福慧」,譬如说供佛是福,是修福,闻法修慧。供佛是福业,闻法是慧业。再加上他信愿行具足,就「净愿者」,他有信愿行具足。他「常隨佛学」,常常听净空法师讲《科註》,一门深入,长时薰修。他能够「蒙佛授记」,他想要求往生,他想要见阿弥陀佛,「愿见於佛」。

他在寿命將终的时候,神识在昏暗的时候,这个时候很重要,我们要学习,在神识开始在昏沉的时候、昏暗的时候,「观见十方,犹如聚墨」,他看见十方,就好像黑压压的一片,「犹如聚墨」。「杳杳冥冥」就是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叫「杳杳冥冥」。「不知何往」,他不知道往哪边走的时候。「今以纯想」,因为平常都念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他纯想都念阿弥陀佛的时候,这个时候以他的福慧力跟他的净愿力,信愿行的净愿力,自然心地突然间,啪,开通,「见十方佛」,见阿弥陀佛。「一切净土,如西方之弥陀乐邦,东方的药师琉璃等;十方俱现」,在这个时候现出来,靠的是什么?平常纯想,只有想阿弥陀佛、只有想西方,这个福慧力、这个净愿力自然感通。

再看下面,「情少想多轻举非远,即为飞仙、大力鬼王、飞行夜叉、地行罗剎,游於四天所去无碍」。这个地方就跟你讲了,情比较少,想比较多,叫「情少想多」,这叫「情少想多」了。祂还有一点点的「微情」,「少杂微情」。「虽能轻举」,虽然祂可以往上飘,可以「轻举」,但是祂飘得不远,「而非远到」。如果以竖的,就是祂以我们讲的说横竖,就是以上升来讲,祂不能够超过四天王天。以横的来讲,「横不出乎轮围」,祂就变成什么?就变飞仙了,成四大类了。哪四大类呢?我们来瞭解一下。如果是「九想一情」,如果祂有想是九,情是一,叫「九想一情」,那祂当什么呢?祂当「飞行仙类」。如果是「八想二情」,「八想二情」就是祂至少八比二,八是想要天啦,想去善啦,想刚才讲那个六念法啦,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祂「八想二情」,祂对这个世间还有两分的情执,那么这个当什么呢?这个当「大力鬼王」。那如果是「七想三情」呢?就变成去当鬼王啦、鬼帅之类啦。刚才那个「八想二情」会当什么呢?会当山神、岳神之类的。「七想三情」,当「鬼帅之类」。「六想四情」呢?「六想四情」就当「山野鬼神之类」的,到鬼神部去了。但是鬼神部里面有善有恶,恶的话祂会降祸,「正属鬼类」。善的话就福神,祂可以通仙道,也可以通大力鬼神,而且还会给你带来一些福气。祂们也能够飞,「游於四天」,没有什么障碍,在四天王天以下。这个是「情少想多」。

再来,「其中若有善愿善心护持我法」,护持禁戒,护持戒人,「或护神咒隨持咒者,或护禪定保绥法忍,是等亲住如来座下」。这些善神里面,这四类里面,刚讲那四类里面的话,祂如果能发善愿,又发善心,祂护持戒法,护持三宝,护持守戒的人,护持禁戒,护持戒坛,「护戒善神」,或者护神咒,或者护持咒的人,或者护禪定功夫很高的人,或护修禪的人,或者护念佛的人。这个都是在一般佛堂里面的善法神或者护法神,都属於这一类的。这一类的祂如果能发善愿,祂最后也可以亲近佛陀,「蒙佛授记」。祂也可以一直往上升。

再下来就是「不升不坠」的,就是人,「情想均等不飞不坠」,然后「生於人间,想明斯聪情幽斯钝」。就是五分情五分想的,这个人「不飞不坠」,也不会飞上去,也不会坠下去,生做为人,生於人间。什么叫「想明斯聪」呢?「想明斯聪」就是也有些小聪明,可以读很多书,可以明白道理,这个叫做「想明斯聪」。什么叫「情体幽闭」呢?有时候会碰到烦恼来了,碰到情执了,就钝了,就比较暗钝了,失去神通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叫「情体幽闭」。

再看下面,再下面就是坠的了,「坠而不升」的了,「情多想少流入横生,重为毛群轻为羽族」。这严重了,这是墮畜生道。那是多少呢?就是说「情多一分」,就「六情」,「想少一分」,就是「四想」,就是六情四想了。六情四想牠墮入「横生」,就是畜生了。重的话「毛群走兽」,当牛马猪羊这些毛群走兽,在地上走的。如果身体比较轻的,就是当鸟类的,「则为羽族」,叫「飞禽空行之类」的。所以六情四想有两种可能,一个是重的话去当毛群走兽,就是牛羊驴马之类的,「地行」,地上走的这些动物,「地行之类」。若身是轻者,「则为羽族」,就是「飞禽空行」的鸟类。

再来,「七情三想沉下水轮,生於火际受气猛火,身为饿鬼常被焚烧、水能害己,无食无饮经百千劫」。这个就墮到饿鬼道去了,为什么会去当鬼呢?就是「七情三想」。所以各位,我们现在读到这里的时候,研討到这里,各位就要心里有数了,你到底到哪一道?你自己先看你到底是想阿弥陀佛多呢?还是爱情浓浓比较多?是你儂我儂比较多?你自己去决定了。如果是「五情五想」,那你还有保住人身的机会。如果是六情四想,诶,紧张了,你去当畜生了。如果是「七情三想」,那就不好了,就当鬼了。「沉於水轮之下,生於火轮之际,受猛火之气分,结气成形。身为饿鬼常被焚烧者」。但是因为「受猛火之气」燃烧的缘故,所以墮火途就是鬼道的意思,刀途就是畜生道。

「因受气猛火之故。水能害己者:因见水变火之故」,这什么道理呢?为什么到鬼道去,会见到这些猛火跟水呢?反而会害祂呢?因为这是业力所使然的,隨祂的阿赖耶识变现的,「隨识迁变」。譬如说天人祂看到水是琉璃,鱼跟龙看到水是牠的房子、是牠的住家,人看到水就是水,可是饿鬼看到水就变成火了,变成猛火了。所以「无饮无食」,在饿鬼道没有东西,没有一滴水可以喝,「无饮无食,经百千劫,常受飢虚之苦」。

再下面,「九情一想下洞火轮,身入风火二交过地,轻生有间重生无间二种地狱」。如果是「九情一想」的话,祂墮两种地狱,一个是有间地狱,一个是无间地狱。祂「下洞火轮,身入风火二交过地」。祂愈往下沉,沉到下面去,前面有火,下面有「火轮」,身入「火轮」、风火之中,「风火两交过地」。身坠到,「坠狱之身,入此风轮」跟「火轮」,就进入有间地狱跟无间地狱了。如果祂是「八情二想」的话,罪比较轻的话,祂生在有间地狱。如果祂是「九情一想」的话,那么罪比较重,就墮无间地狱。这两种地狱都是受苦,但是下面还有更苦的,叫「阿鼻地狱」。虽然祂是「九情一想」,但是祂罪不到阿鼻地狱,所以祂还是墮无间地狱。祂这个地方也叫无间,因为祂还有一想,表示祂善根还没有全部断尽。

最后,「纯情即沉入阿鼻地狱,若沉心中有谤大乘、毁佛禁戒、誑妄说法、虚贪信施、滥膺恭敬、五逆十重,更生十方阿鼻地狱」。这里为什么墮阿鼻地狱?他跟你讲了,祂「纯情无想」,进入阿鼻地狱。为什么会墮阿鼻地狱呢?毁谤大乘佛法。破坏佛的禁戒,就毁戒。誑妄说法。然后虚有其名,贪爱眾生的供养。然后接受人家的恭敬。或者是造五逆十重,五逆十恶。那就生阿鼻地狱。这个是「纯情无想,唯坠不升」,临命终的时候沉入阿鼻地狱。印度话,梵语叫阿鼻,我们这个地方讲叫无间。

它有「五种无间」,第一个,「趣果无间」,你捨身马上掉下去,速度非常快。第一个,「趣果无间」,中间没有转接,没有中继站,没有经过转接。第二,「受苦无间」,中间没有乐,唯苦无乐,「中无乐故」。三,「经时无间,定一劫故」,祂没有时间的观念,祂一直受苦下去,「时无间」。第四,「命无间」,祂命都不会死掉,一直在那边受苦。五,「形无间」,「身形纵横八万由旬」,一个人也是满,一万个人,一百万,一千、一亿,也是满,「一人多人,皆遍满故」,那叫五无间地狱。

「若沉心中」,「纯情心中」,祂就是「毁谤大乘」啦、「毁犯禁戒」啦,像《楞严经》里面的「宝莲香比丘尼」啦。「毁谤大乘」,像大慢的婆罗门啦。誑妄说法,就像「善星比丘」啦。在《楞严经》里面都有提到他们,在卷八里面都有提到这几个修行人。以至於没有「实行」,贪爱眾生的供养,「信施之资財」,没有「实德」,「滥膺四眾的恭敬」,甚至造「五逆十重,无业不造」,就墮十方阿鼻地狱。所以《法华经》里面讲,「其人命终,入阿鼻地狱,具足一劫;劫尽更生十方世界阿鼻地狱;如是辗转,至无数劫。」「《地藏经》云:墮无间狱,求出无期,此界坏时,寄生他界,皆此义也」。这个是讲阿鼻地狱是非常悽惨的。为什么呢?祂「纯情无想」,一点善根都没有。「纯情无想,唯坠不升」。

所以「循造恶业虽则自招,眾同分中兼有元地」,所以我们用这样来结语,一切眾生循其自己所造恶业,「虽则自业所感,还自来受」,就像儒家的书里面讲的,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天作孽,犹可违」,就是说,你前世所造的恶业,你还可以透过懺悔、改过,学袁了凡先生,求功名、求儿子、求长寿,他都得到了。这叫「天作孽,犹可违」。如果你前世造得不好,自作孽,不可活。这叫「天作业犹可违,自作业不可活也。而眾所感,同分狱中」。所以一切眾生「循业发现」,循著他自己所造的恶业,去自己自业所感,自作自受,「还自来受」,所以「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逢时,果报还自受。」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今天的这一集特別都没有讲到老法师的开示,我完全引用圆瑛老法师对《楞严经》的《註解》。今天的这一集非常地有意义,对我们修行有绝对的帮助,对我们念佛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也绝对有很大的帮助。感谢佛力加持,让末学能够把《楞严经》最精彩这一段卷八,能够表达出来。我们期待下一回再继续探討下去,「十习因」、「六交报」。末学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167.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