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49集)

因果者,圣人治天下,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若约佛法论,从凡夫地,乃至佛果,所有诸法,皆不出因果之外。——印光大师。


感应篇汇编第249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四九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08/05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49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一十五句,【又以灶火烧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请各位同学翻开课本第九OO页,我们看经文,『又以灶火烧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这句经文的白话解说就是,又用灶火来点香,用汙秽木柴来煮食物,晚上起床裸露身体,在八节的日子执行刑罚。

好,我们看第一段经文,九O一页,我们看经文:

【按天师门下科令。灶下灰火。谓之伏龙屎。是故不可烧香。窃尝披阅教典。香火避忌。又不止此一事。如油渍纸捻。不可爇纸。谓之枉积蜡钱。东岳垒积如山。天地阴阳诸司。皆所不受。又如供养眞武。夏月不可用李子。冬月不可用石榴。延降上眞。不可烧乳头香。檀香谓之浴香。月季谓之不时花。金桐谓之鬼花。凡此皆当避之。与其不避而自取冒犯。孰若敬遵其敎乎。】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纸捻』,用芯纸搓成的细纸条、细纸卷儿,用以点火或吸水烟,就是將纸搓揉成一个圆形,圆束形的,做为点火用,这个叫「纸捻」。

『爇纸』,「爇」就是燃烧、点燃。

『上真』,道家称第一等的仙人,叫「上真」。

『乳头香』,即是乳香,就是常绿乔木的凝固树脂,因其滴下成乳头状,所以称为乳头香,为薰香原料,又可供药用。

『浴香』就是檀香的別名。

『月季』,也是一种花名,是常绿或是半常绿低矮的灌木,它那个树茎有刺,那四季开花,大部分都是深红色的或是粉红色,这个叫「月季」,月季花。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按照天师门下科令说,灶下的灰火叫做『伏龙屎』,因此不可以用来点香。我私下在看教典时,提到香火的忌讳,还不只是这件事情。例如不可以用油渍的「纸捻」来点烧金纸,所烧的金纸又称为『枉积蜡钱』,在东岳大帝那里,这种「蜡钱」堆积如山,天地间的阴阳诸司都不接受。又如在供养真武大帝的时候,夏季不可以用李子,冬季不可以用石榴。在延请上真降临的时候,不可以烧乳头香。檀香又叫浴香,月季又叫做不时花,金桐又叫做鬼花,凡是这些东西都要避忌。与其不避忌,而自己去冒犯这种罪过,倒不如遵守教义的规定较好。这个地方有提到烧香,「枉积蜡钱」,这个烧纸钱。主要这里面也有说,供养真武大帝,就是道教的神玄天上帝,夏天不可以用李子,冬天不可以用石榴。

这个地方我们就提到恭敬心的问题,至诚恭敬是过去现在未来一切修行人成功的祕诀。今天佛法为什么会衰?衰在真正有诚敬心的人愈来愈少了,大部的人都是心浮气躁,所以很难,很难能够有这个恭敬心。能够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们诚敬心能够培养出来吗?可以,只要你肯、愿意发心。怎么培养呢?老法师说,头一个把障碍诚敬的缘断掉,诚敬心才能现前。障碍诚敬的缘是什么呢?就是虚偽,就不真诚,虚偽做作。我们今天用心,说真话全用的是虚情假意,不是真的,剎那变化,现在社会上普遍都是如此。所以谁能相信谁呢?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这句话很重要,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变化太大,见异思迁。这几句话,老法师是形容我们现在人的人心就是这样,自己不相信自己,而且变化太大,见异思迁,这丝毫诚敬都没有,这是我们学习最大的障碍。

把这些虚情假意淘汰掉、放下来,不要它,诚敬心就现出来了。诚敬心是自性里头本有的,它是性德,只要把障碍除掉,真诚心就现前。虚情假意表现最明显的是什么呢?就是自私自利,就是虚偽,表现在自私自利。是不是真的得到自利呢?也没有。为什么?真正的自利是有智慧的人才能自利,没有智慧的人造业,果报都不好。他要真正是为自利的话,怎么肯造业呢?怎么肯往三途地狱去呢?不可能。所以他是自己欺骗自己,愚昧无知,佛经上讲,可怜悯者都是指这种人。这是老法师在《净土大经解演义》里面第四百四十九集的开示,讲恭敬心。所以这个地方各位看到说,供养真武,夏天不可用李子,冬天不可用石榴,这个要用什么一个心来看待呢?这是恭敬心的问题。

这里面也有提到「枉积蜡钱」,那我们在学佛的过程里面,也常常碰到莲友问这个问题,就是有时候你去助念,亡者的家属都会烧纸钱。但到底是不是要烧纸钱?最近臺湾也为了这个,道教也为了烧香跟烧金纸的问题,政府因为用环保的法令来规定,造成整个臺湾道教界的信徒反弹,到总统府去抗议、去示威。所以我们今天就是要来谈,尤其是中元节快到了,我们就来谈,到底烧金纸应该怎么看待?我们知道印光大师有开示,佛教徒,学佛的人对於烧金纸不鼓励也不反对。我以前有听印光大师讲过这一段开示,可是印光大师为什么说,我们佛教徒不鼓励也不反对呢?尤其是第二句话,不反对。我把印光大师他整段的开示,我把它找出来来供养各位,让各位能够完全明白,为什么印祖要这样说?

印光大师论纸钱锡箔,「锡箔」就是烧纸钱。印祖说,佛弟子祭拜祖先,应该以诵经、持咒、念佛为主。「焚化箔锭」,就是烧纸钱,也不宜废,这句话要听清楚。印祖说,也不应该,我们佛教徒常常会讲,不要烧纸钱,你就障碍他,阻碍。学佛人不用烧纸钱,可是那些没有学佛的人,你用学佛角度去看他,他会反弹,而且他会反感。所以印祖说,也不宜废。「以不能定其即往生也」,但是也不能说,「也不能定」就是不能够决定说,他会不会往生。即定是他可以往生,这位亡者可以往生,也不应该妨碍,让那些未往生西方的人,「亦不妨令未往生者资之以用耳」,意思是鬼道眾生需要,他没有往生西方嘛。这个是在《印光大师文钞续编卷上·復海门蔡锡鼎居士书三》里面,印祖有提到这句话。

「锡箔一事」,「锡箔」,就是烧纸钱这件事情,虽然不是出自佛经,但是它的来源非常地遥远。在《法苑珠林》,这本是佛教里面的感应的善书、的佛书,叫《法苑珠林》。在《法苑珠林》有二十三页,专门在说锡箔,就是金银,臺湾叫金纸银纸,「以及焚化衣物」,到底亡者要不要烧衣服给他?也就是所谓的布帛。像我们臺北善导寺,我父亲跟母亲的神主牌位都在善导寺。老和尚以前有在善导寺待过。它是早期中国佛教会早期这些大陆的出家人到臺湾来,隨著国民政府到臺湾来,落脚的地点就是善导寺跟临济寺。老和尚是在临济寺出家,也是在我们臺北市的圆山。善导寺在臺北市火车站附近,也是满大的佛寺。现任的住持是了中法师,也是我们臺湾佛教界的长老,他也办了一个佛教大学。善导寺它就是属於中国比较正统的传统佛教的一个道场。那我去那边,有时候去祭拜我父亲我有看到,它那个地方也有准备什么呢?它也是开方便门,大概是骨灰啦或者是神主牌位放在善导寺,这些信徒要求,它也有弄一袋一袋的元宝,烧纸钱。但是在那边没有看到一般民间烧金纸跟银纸,但是確实有看到,我有看到烧元宝啦,烧这些纸钱的部分,是这里讲的。

到底亡者要不要烧衣服,就是布帛。印祖说,其实《法苑珠林》这段文章、这段记载,它是在唐中书令岑文本,岑文本他记载他的老师跟一个鬼官,就是幽冥界的鬼差,这些官员,阴间的官员,他的互相对答问话的记载。这个人彷彿好像叫做眭仁蒨,刚开始不信佛,后来跟鬼神对话,跟这个鬼官谈得来,「相契」,谈得来,就相信了。並且眭仁蒨就叫他的弟子,唐中书令,中书令有点像我们现在的国务院总理,或者是臺湾的行政院长,这中书令。並且叫他的弟子岑文本要为祂准备「设食」,「设食」就是我们现在做「三时繫念」啦、蒙山供养啦,我们会准备蒙山供养的物品,就「设食」。「遍供彼及诸隨从」,供养这些鬼官以及祂们这些隨从。

眭仁蒨就问这个鬼官了,就问说,阴间跟阳间什么东西可以相通?鬼官就说了,「金银布帛可通」。「金银布帛」,就是金纸银纸可以通。所以现在臺湾有些道场很有意思,帮亡者,帮他烧一个宾士车,纸做的宾士车,把它做成一个纸钱。纸去做的別墅,还给祂烧。还给祂做那个纸人,金童玉女。里面还有送给祂什么?人民幣,然后还有美金、还有臺幣,提领处,冥国银行,臺湾就很多都这样的,花样非常地多。那我看过一个新闻报导更有意思,就是一个黑道头目往生,他的这些嘍囉、他的这些帮派分子为了怀念他们老大往生,就扎纸人送给他。扎什么?扎手握著机关枪的黑道分子的纸人,那个黑道的纸人还特別画得很凶恶的样子,还长了鬍鬚,手握机关枪,也有这种情形。

眭仁蒨就问鬼官了,他说,阳间跟阴间有什么可以通呢?祂说,「金银布帛」可以通。但是祂是说,用真的不如假的,「真者不如假者」。「即令以锡箔贴於纸上」,祂的意思就是说,你用真布帛、用真金银,那当然是最好,但是你如果用锡箔,就是我们那个金纸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锡箔贴在那个纸上,或者「以纸作绸缎等」,「便可作金或衣服用」,这个也可以,就是等於方便。「此十余年前看者」,就是印光大师在十几年前看过这个记载,已经记不起来,它是记在《法苑珠林》的哪一卷哪一篇。印光大师在回覆给他的弟子里面说,你们想仔细去看,可以去查看看,时间应该是在隋朝的时候,隋朝的初年,那个时候岑文本还在读书,他是到唐朝的时候才当到中书令。这个是他老师眭仁蒨跟鬼官的对话的一个经过。

那么写这封信请示印祖的是金振卿居士,那么印祖就告诉他了,就是金振卿居士,他就说,你的性情太过於自以为是。当时印祖有一个弟子叫范古农,这是民国初年,早期民国初年的,也是在中国的一个大居士叫范古农。范古农所说,虽然不知道它的出处在哪里,但是於天理人情来说,也是符合的。可能是这个金振卿居士写信请示印光大师,有可能是要呼吁全国废掉这个事情,就是烧金纸的事情。他在请示印光大师说,可不可以呼吁全国来废掉这个烧金纸的事情。印光大师跟他讲,他说,如果你真提倡,你会受到「鬼击」,他说,你可能会受到鬼道的攻击。

「世有愚人,不知以物表心」,他说,世间人,有一些比较愚昧的人,他不知道用,「不知以物表心」,就是不知道用供养的物品来表达他的真心。那他都是「以多烧为事」,「专以多烧为事亦不可」,他假如要烧多也可以。但是最好怎么样呢?「当以法力心力加持」,最好是用法力跟心力来加持,才可以让它「变少成多」。就像施食一样,七粒米可以变成像须弥山那么多,这变食真言里面一样,它可以变少成多,以遍施自己的宗亲以及一切孤魂则可。但是如果你用烧纸钱来供养佛菩萨,「则非所宜」,不应该,因为佛菩萨不接受世间人这样的供养。那世间人用饮食香花来表示他的诚心,来供养佛菩萨。用真诚心来供养,那是最重要的。但是世间的愚人他无知,纵然他是用金纸来供佛,你也应该用一念诚心这样来看待。

印光大师很慈悲,他说,你不要这样去看不起他,这样以一念诚心来看待,也有功德。譬如小孩子捧沙供佛,就是阿育王的前身。佛陀在的时候,有一次跟阿难尊者在外面托钵,在行脚,在路上看到一群小朋友在玩,其中有一位小朋友,看到佛陀来以后,非常地恭敬佛陀,没有东西可以供养,就用一碗,用捧沙,手捧这个沙,这土地上的沙要来供养佛陀。佛陀就用钵接下他的沙的供养,佛陀是接受这个小孩子的恭敬心。后来佛陀就跟阿难讲,说这位小孩子在我圆寂以后,在数百年之间,他会降生在印度,名叫阿育王,会统治全印度,以后会护持三宝。

后来阿育王在数百年后,真的,这个小孩子真的诞生在印度,统一全印度。刚开始也是非常地暴虐,但是后来经过善知识的引导,让他入佛门,亲近佛法,终於成为佛教界的大护法。佛法在印度传到斯里兰卡,就是阿育王的儿子跟阿育王的女儿,把佛陀的法传到,也把佛陀的火化的舍利供养到斯里兰卡,也是阿育王的儿子跟女儿送到斯里兰卡,锡兰,以前叫锡兰。所以阿育王的前身是那个小孩子,「小儿供佛以沙」。阿育王还甚至因为这样而得到铁轮王的福报,我们知道这个娑婆世界有金轮王、银轮王、铁轮王、铜轮王,阿育王是得到铁轮王的福报。

但是世间的愚人不知道求生西方,所以用很多金纸、金钱,买锡箔来烧、来寄库,这个现在臺湾的民俗还有,这寄库。印光大师说,其实这个是痴心妄想,这个是以自私自利的心想作永远做鬼、永远当鬼的计画。这个也不问是非,只希望有一些不问是非,只希望有佛事可以做的,可以有一些供养的这些俗僧、这些出家人,便隨他们的意思来做。例如在印光大师那个年代,他们在中国的民间也流行「破地狱、破血湖、还寿生者」,非常多的人也都在做这种事情,甚至一些俗僧也在做。印光大师说,「然君子思不出其位,但可以以此理自守,及为明理之人陈说」,意思是说,如果知道这个利害关係的,应该把它讲出来。「若固执不化之人,亦不得攻击,以招致人怨」,但是有些固执不化的,你就不用跟他结恶缘,以免招致他们的怨恨,对於自己、对於別人都没有好处。就是当时可能也很多流行破地狱啦、破血湖啦、还寿生等等,寄库啦这些行为,印祖说,有些很固执的人,就不用再跟他谈。

另外有一件事情,就是焚经之事。在印祖那个年代,在超荐亡者的时候,有烧经书,焚经就是烧经书。「焚经一事,虽有功德,吾人不敢提倡」,印祖说,我不敢提倡。因为以「粗心人多,每每烧於锡箔灰中。锡箔灰,卖於收灰者,將纸灰簸出,而留其锡以卖之,此经灰不同弃於垃圾中乎。谁肯细心另用器焚之,而以其灰投之於大江大海中乎。」印光大师说,因为那个年代有流行这样的一个风俗,就是烧经来做功德。烧经,经文的经。印光大师说,他不敢提倡,因为粗心大意的人很多。你把烧经文的书,烧经文的经书跟锡箔灰混在一起,再把这些灰卖给专门收灰的人,他是要那个锡。因为那个锡是烧不掉的,他是要那个锡,留那个锡,那就变成把经灰也丟在垃圾堆里面去了。他说,没有人肯细心的用另外一个桶子来烧这个经。这个灰,经书的灰,印祖也有讲,经书如果不能读了、不能用了,你要把它焚化。这个经书已经不能再看,都破损了,字都模糊了,经文都模糊了,要把它火化的话,印祖有说,把它火化以后,要用一个乾净的布袋把它装进去,放在大海大江里面沉到海底。

印光大师说,他刚出家的时候,看到有放蒙山、烧黄表、加往生钱,就把往生咒的咒文印在往生钱上面。往生钱做成像钱那个形状,上面印往生咒,这样叫做往生钱。印光大师当时在他那个年代,有看到很多人烧往生钱,有些烧到一半没有烧掉的,上面还有往生咒的经文没有烧到。在清光绪十六年,在北京龙泉寺,早上印光大师离开龙泉寺的山门,看到昨天晚上烧焰口,送孤魂所烧的纸堆里面有往生钱,大概有两寸厚,只烧到一半。印光大师再把它捡起来,放在字篓里面,「纳之於字篓中」。况且还被那个僕人打扫,叫那个僕人不要放在一般的垃圾堆里面。印祖说,这个都要很细心去做,若大派头人来做,则没有办法得到利益,就先遭到灾祸了。

在前数年,在太平寺,在苏州有一个叫隱贫会的,「代售朱书《金刚经》」,就是用硃砂笔写的《金刚经》。真达和尚,当时是印祖的弟子,真达和尚听到印光大师这样开示,跟他制止说不能卖。「如有人送朱书《金刚经》,不必於做佛事烧,恐无有细心人料理」,恐怕没有细心的人来处理这个事情,就会犯错。如果在家中的话,应该用一个清净的地方,用一个大锅或是一个铁盆,把这个「置经於上,上又加以箔锭」。以上这一段印祖说,世间愚人不知道求生西方,用金钱买锡箔来烧当做寄库,他说,这个叫痴心妄想,是以自私自利的心希望永远做鬼道眾生。这个是《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二·復金振卿居士书》里面有记载这一段。

最后印光大师也有提到他的弟子,叫做龙梓修、濮秋丞这两位居士,在民国十八年,想要「以一千六七百圆,在宝华山」,这也是中国大陆的一个很有名的道场,叫「宝华山」,要「做一堂水陆」法会,就为了这个事情来跟印光大师报告。印光大师教他们这两位弟子,说你们用这个钱来打佛七,念佛。可是这两位弟子就捨不得用这个一千六、七百圆来打佛七,只用几百圆来念佛耳,他们希望印光大师赞成他做水陆法会。其实这个不是只有在印祖那个年代,现在在臺湾也是一样,我相信中国现在也是一样,你同样叫他去护持水陆法会跟护持佛七,他可能会比较选择护持水陆法会,他不会去护持佛七,都一样,就执著以为,眾生总是以为水陆法会功德比较大,这个地方印祖就提到了。印祖说,他这两个弟子大概用八百圆去做水陆法会,可见世间人都是喜欢热闹铺排,「不是真实求超荐先亡」,就是不是用真实的心,来求超荐他们的歷代祖先以及冤亲债主,以及超度普度孤魂野鬼,孤魂眾生。

烧纸钱、锡箔这个不可以废除,也不一定要坚持说,一定要烧多少。要知道这个烧锡箔、烧纸钱,「须知此济孤所用」,就是说鬼道眾生有用。所以印祖为什么说不要,不赞成也不反对,道理就在这个地方说,对鬼道眾生来说,这些纸钱跟锡箔,祂们执著。所以「须知此济」,「此济」就是会帮助这些孤魂野鬼所用。佛菩萨跟往生的人,「了无所用」,对於佛菩萨或者往生西方的人,「了无所用」,没有,不需要。

「应当以佛力、法力、心力,变少成多。若人各得一,纵数千万万,也不能遍及,以孤魂与鬼神,遍满虚空故」。「若知变少成多之义,则济孤之心亦尽,而且无暴殄之过。是在人各至诚以將,则心力周遍,冥资亦隨之而周遍矣。」这一段印祖讲得非常好,这不是说你烧多少钱的问题,烧多少纸钱的问题,是应该用佛力、法力、心力,变少成多,因为孤魂跟鬼神也是遍满虚空故。如果你明白变少成多的意思,那么你就不会有这种「无暴殄之过」,就是太浪费的这种过错。最主要是个人要至诚心来供养,你至诚心来供养,用心力周遍法界,帮助幽冥眾生的利益也隨之周遍法界。这个是印祖在《印光大师文钞续篇卷上·与李慧澄居士论焚化经灰及往生钱书》,这里面印祖有这样的一个开示。

特別我这样把它提出来是,因为臺湾也是都为了这个问题困扰,佛教界很多人对这一块,到底要不要烧纸钱呢?也大家眾说纷紜。印祖给我们一个很明確的指示,以诵经、念佛、念咒为主,以帮助亡者超荐西方为主。第二,用佛力、法力、心力真诚来供养,这是最重要的。第三,我们不赞成也不反对烧纸钱,因为鬼道眾生祂有这个执著,所以我们也不能说废除。以上三点是我们总结印祖的开示,来让各位明白有关要不要烧纸钱的问题,我们做这样的一个探討。

好,往下这一段,我们来看第二段经文:

【诸经集要(要集)云。夫因事悟理。必藉相以导真。瞻仰圣容。赖花香以供奉。佛言如来灭后。若復有人以一华一香。用作供养。以一掬水。除去不净。举足一步。诣诸佛前。一称南无佛。是人若墮三恶道者。无有是处。净名疏云。香是离秽之名。而有宣芬散馥腾馨之用。感通传云。人间臭气。上熏於空。四十万里。诸天清净。无不厌之。但以受佛付嘱。令护於法。佛尚与人同止。诸天不敢不来。故佛法中。香为佛事。最称第一。华严云。善法天中。有香名净庄严。若烧一丸而以熏之。普使诸天。心念於佛。然则灶火烧香。可不戒哉。】

这一段里面有很多非常了义的经文,比如说,『《净名疏》云:「香是离秽之名,而有宣芬散馥腾馨之用。」』这个就是了义的。还有《华严经》里面,『《华严》云:「善法天中,有香名净庄严。若烧一丸而以薰之,普使诸天,心念於佛。」』这一段也是非常了义的。

我们先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诸经集要』,应为《诸经要集》,一共二十卷,是唐道世,应该是法师,道世撰,又称《善恶业报论》,收在《大正藏》第五十四册。《诸经集要》是摘录经律论中有关善恶业报的要文,並加以分类编辑而成的典籍。与梁朝宝唱法师所编的《经律异相》,这本《经律异相》在臺湾佛教界也有流通,同具有佛教百科辞典的性质。这个地方,全书,《诸经集要》分成三十部,也就三宝、敬塔、摄念、入道、唄讚、香灯、受请、受斋、破斋、富贵、贫贱、奖导、报恩、放生、兴福、择交、思慎、六度、业因、欲盖、四生、受报、十恶、诈偽、墮慢、酒肉、占相、地狱、送终、杂要。此三十部又再细分为一百八十五项,各部或篇首置述意缘,述说该部之大意。这样看起来,这个《诸经集要》確实这里面编得非常完整,是確实可以做为世间人修行的一个准则,一共有三十项,几乎都跟我们生活有关、跟我们修行有关。这一段为什么提到《诸经集要》?这是在《诸经集要·香灯部第六·述意缘第一》里面就有这段经文,就『夫因事悟理,必藉相以导真;瞻仰圣容,赖华香以荐奉』,就从这个地方出来的。

我们知道佛陀讲经,事理是圆融的。事就是要彰显佛理、要彰显真理,事跟理是不能偏废的。因理成事,因事显理,这是我们修行上要知道的事情。所以不能够因事废理,也不能够因理废事,两个都需要。所以佛门里面有事修、理观这两种修行,譬如说,你常常去参加法会啦、放生啦,做善事啦,铺桥造路啦、救济贫困啦,这个就是做善事,最后是要什么?最后是要达到修到,布施修到「无我相、无人相、无眾生相、无寿者相」,就修到三轮体空,那就是悟理了,那就跟《金刚经》里面的境界一样,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了,那就跟理相契了,这个叫做因事悟理。你不能说,哎呀,你都是专注事修,不好好在这边读诵经典,不在这边確实去领悟佛经的道理,他因缘还没有到嘛,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缘,他因缘还没有成熟嘛。老和尚说,不断的去布施,不断的去修,去行善,他累积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因缘具足的时候,老和尚说叫什么?叫「福至心灵」。就福报累积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他突然间就契入了,「福至心灵」,所以「夫因事悟理」。

「必藉相以导真」,「真」就是性,性相是不二的,性因相而显。我们讲自性,自性是什么?是无相无不相,真如实相,诸法实相,它是无相无不相,是空有不二,是真空妙有,我们所谓说,真实不虚。所以我们这个自性的本体,我们是见不到,但是我们感受得到,我们用得到。但是虽然自性是本自具足、本自清净、本无动摇、本不生灭,这个真是这样,但是也要藉能生万法这个相来显出这个本自具足,自性的本自具足、本自清净、本无动摇、本不生灭,所以能生万法那就是相。所以性因相而显,性,自性因相而显,所以「必须藉相以导真」。

「瞻仰圣容」就是礼敬佛陀礼敬圣相,都是用什么?用花跟香来表敬奉,花代表修因证果,香代表戒定真香,这样来表达供养。《诸经要集·香灯部第六·华香缘第二》,「若以一掬水用洒佛塔」,就是这里了,这里面有提到这一段经文,跟我们《感应篇》一样了。「若以一掬水用洒佛塔,除去不净。以华香供养,举足一步诣於塔寺。一称南无佛,欲使是人墮三恶道百千万劫,终无是处。」我们《感应篇汇编》跟这里讲的有一些不一样,它是说,「一称南无佛,欲使是人墮三恶道百千万劫」,《感应篇》里面就没有提到这样,只是『是人若墮三恶道者,无有是处』。《诸经要集》是讲,「终无是处」。都是这一段《感应篇》的经文,就是从《诸经要集》里面摘录出来的,可见我刚才讲的这部《诸经要集》確实是很重要的一本书。希望有机会我们也把这本,我希望我把《诸经要集》,我也把它摘录出来,看有没有机会在网路电视臺流通,这个我觉得非常好。

再来我们看下面,『一掬水』就是两手合起来能捧的量,这个叫「一掬水」。古代一升或是半升,这个水叫「一掬水」。

『净名疏』,这是《维摩经疏》,《维摩经》又叫做《不可思议解脱经》,就是维摩詰居士所开示的这部经,又叫《净名经》,又叫《维摩经》。註解《维摩经》,註解这部叫《维摩经疏》,一共二十八卷,是隋朝、隋代天臺大师,就是智顗大师撰的、智者大师撰的,撰写的,又称《净名广疏》,这个收在《卍续藏》第二十七、二十八册。本书係鳩摩罗什所译的《维摩经》之注释书,智者大师应隋煬帝之请,口授其腹案,由门下弟子笔录,至二十七卷「佛道品」,智者大师只讲到二十七卷的「佛道品」,剩下其余的是由他的弟子灌顶大师补作完成的。本书內容賅博,立论適切,基於天臺宗之立场,阐释净佛国土的真义,论释甚为精闢。

我们《感应篇》这里面的经文,也引用了《净名疏》,就是《维摩经疏》。这个在《维摩罗詰经文疏》,「香积品」,卷二十七,原来的记载是这样,「香是离秽之名,而有宣芬散馥馨香之用,故《无量义经》『道风德香熏一切』,理中无上戒定慧香芬芳叵竭,故名为香。」这一段是跟我们这个《感应篇》就是引用这一段《维摩经疏》,我们在这边做这样的说明。

再来,『宣芬散馥腾馨之用』,「芬」就是香气,「馥」,香气浓郁,「馨」,散播很远的香气。

『感通传云』,「感通传」是《道宣律师感通录》,是道宣律师他所编辑的,又叫做《感通传》,又称为《感通录》,又曰《律相感通传》一卷,是唐朝道宣律师他所编辑的。感天人来降,付与戒律事理问答者,这个是《感通传》。提到道宣律师,我们知道道宣律师跟窥基大师的公案非常有名,老法师也有讲过这一段的故事。中国律宗的初祖是终南山道宣律师。道宣律师本身他持戒非常精严、清净,所以感得天人供养。我们臺湾持戒律的正觉精舍还有南林尼僧苑,他们尊奉的祖师就是道宣律师。道宣律师他都是日中一食,午餐是由天人送供养,不需要自己去托钵。

在道宣律师同一个时代,有一位窥基大师,他是出生在豪门贵族。这个典故是这样,就是当唐太宗的时候,玄奘大师到西域去取经,经过西域的时候,看到在山洞里面有一位尊者在入定,年纪非常大了。当时玄奘大师跟这位尊者对话,这位尊者就告诉玄奘大师说,他等下一尊佛弥勒菩萨来,他要把佛陀的法传下去。玄奘大师就跟他讲了,他说,你等到下一尊佛弥勒菩萨来,要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太久了。他说,你到震旦国先去乘愿再来,你等我到西域取经回来以后,你来帮助我弘法利生。他后来就听了玄奘大师的劝告,他说,好好。玄奘大师跟他讲说,你往东走,震旦国,就中国的方向,你找那个最高的房子,你就到那边去投生。你知道在古代那个年代,房子最高就是皇宫,这是皇帝大臣,这些达官贵族所住的地方,房子都很高。他因为出家人福报大,所以他就到唐朝的时候,他就投生到唐朝很有名的一个大將,唐太宗那时候,很有名的一个大將,叫尉迟恭,他投生到那个地方去,当尉迟敬德的姪儿。他一投生到尉迟敬德家,做尉迟敬德的姪儿,出生以后,他就变成富贵,豪门贵族了,富家子弟了。

当时玄奘大师回国以后,就跟唐太宗报告这个事情,就问皇帝说,皇帝有没有在这几年生出一个太子出来?唐太宗说,没有。他说,不对,应该已经来投胎了,现在应该已经是年轻人了。皇帝后来就帮他找,后来就找找,找到尉迟敬德他的姪儿,就是窥基大师再来,就是那位尊者再来。玄奘大师就跟唐太宗就去拜访他了。那么拜访他,因为当时他就是一个豪门贵族,我们现在话叫做公子哥儿,父亲又是当將军,有钱有势,过富贵的生活。

玄奘大师因为他有智慧眼,他可以知道这位就是尊者再来的,他想度他出家,知道他善根深厚,想劝他出家。但是窥基大师当时他,后来没有办法,被玄奘大师说得就是要出家,后来他开个条件,因为他要享受,要享受贵族的生活,那还是放不下。所以他跟玄奘大师提了三个条件,第一,我要带一车的书,因为他喜欢看书,那前世是出家人,读诵经典。老和尚说,法布施得聪明智慧,所以你看他到这个世间来,他就喜欢读书。为什么?他前世是修行人、是出家人,都是读诵经典。这是第一点,他说,我要一车的书,我要出家的时候,要到佛寺去看。第二个,我要带一车的金银財宝,物质享受不能缺乏。因为他已经投生在富贵人家当子弟了,所以我们为什么说,富贵修道难,就是这个道理。第三,因为他出生在豪门望族,所以很多的侍女陪伺,他说,第三要有美女伺候我,所以要一车的美女。这是很有名的三车公案,三车法师的公案是这样来的,一车书、一车金银珠宝、一车美女。

玄奘大师他就是先以利鉤迁,而后入佛智,我先答应你,然后就好,你这三车,我全部答应你。他就是真的装了这样三车的书、金银珠宝、美女,都浩浩荡荡就开到佛寺去了。一到佛寺去以后,就开始唱戒定真香,炉香讚一唱,那个大钟、大鼓一叩下去,这位尊者前世的修行善根浮出来了。为什么?相应嘛。阿赖耶识里面那个过去生在佛门里面当出家人,朝暮,早晚课,早课、晚课,晨鼓,我们讲说,晨钟暮鼓,读诵经典,你的阿赖耶里面都是这一种清净的这种种子在里面。人家说,「一入耳根,永为道种」,就是这个道理。遇到缘的时候,说断就断掉。就像我一样,我以前也是喝洋酒XO、威士忌,抽好菸,德国DAVIDOFF。可是我一受戒以后,一个礼拜我就断掉这个菸跟这个酒了。

我讲过我受戒的故事,就一个香菇就度了我。因为我们受菩萨戒第六重戒就是酤酒戒,我就放不下香菸跟酒。观音菩萨就用香菇来度我,就搭縵衣过堂的时候,我夹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那个香菇就掉在我的縵衣上,就把我的縵衣弄脏掉了。后来我就悟了,悟了就是说,我放不下这个香菸跟酤酒,就是酒戒。因为我在要受戒前是,因为当时得戒大和尚是中国佛教会的会长悟明长老,他只有在那个所有七、八百个戒子里面,他唯一叫我改菩萨戒就是他。他叫我到他的寮房,他说,黄警官,你改为菩萨戒。我说,不可能,我还跟他讲不可能。后来我去他寮房隔壁那个观音菩萨那边求了半天,还跟观音菩萨拈鬮,说你答应我。我当时开的条件是,给我抽菸还有三杯药酒,观音菩萨也答应了,我那时候还很高兴。没想到第五天过堂的时候,五戒过堂,我就搭縵衣以后,夹的第一道菜就是香菇,我就悟了,我来受戒的心完全没有,没有受戒的心,哪里有受戒的德?还有受戒的戒行呢?当然就得不到戒体,那时候我就悟了。所以我就决定回到家以后,七天以后就把菸断掉、把酒断掉。

我们那时候,我们简丰文老师就跟我们提这句话,就是说,我们在学讲经的时候,他就跟我们讲,简老师跟我们说,我们现在都在薰习般若,金刚种子,纵使你来生他世,假设你没有往生西方,因为你往生西方就是阿惟越致菩萨,就不退转菩萨,你不可能退转,那不退转菩萨都是法身大士,你是下来就是大菩萨。可是如果你没有往生西方,你现在如果多薰习金刚般若种子,你將来到人间来的时候,你遇缘成熟的时候,你那个金刚种子就会浮出来。它就是根本水不能淹、火不能烧,它是坚固无比,它是不会坏掉的,因为不生不灭、不垢不凈、不增不减的。所以你遇到缘的时候,它那个金刚种子就会浮出来,所以你现在这一世的修行里面,如果你金刚般若薰习得愈多,你下一世乘愿再来的时候,你那个善根流露出来,你那个慧根要彰显出来,速度非常地快,说断就断,顿脱。就像你这一辈子,如果持戒很精严的话,你来生他世,一样跟果清律师一样持戒非常精严。

窥基大师这个就是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他过去生薰习金刚般若种子,虽然他还是放不下经书啦,世间的书啦,放不下这些金银珠宝、放不下这些美女。可是等到玄奘大师把他带到佛寺,那个大钟一叩下去,唱戒定真香的时候,就像我们在受戒的时候,悟明长老带我们念大悲懺,然后带我们拜大悲懺的时候,唱那个大悲懺就非常地感动,里面有一半都哭得唏哩哗啦,全部都哭了,尤其女生哭的特別多,我也掉眼泪,都哭了。为什么?过去生的那个金刚种子浮出来了嘛,惭愧了嘛,造了这么多业,到今天才到佛祖前面来要受戒。那个惭愧心,我们的七圣財里面的惭愧心自然而然它就流露出来,你就跟佛就接上去,跟佛就接上这个缘,就接走了,佛就跟你接走了,你的菩提心就开始准备要萌芽。

所以我们当时在拜大悲懺的时候,因为早课是拜大悲懺,因为悟明长老在臺湾是专门弘扬大悲懺,所以他又自称叫观音老人,他活到一百岁。他现在是坐缸,人非常地好,是中国佛教界的老好人,好好先生,是从浙江普陀山过来的。他从浙江普陀山请了一尊观音菩萨过来,把这个法脉传过来,现在由他的弟子再继续弘扬。所以这个就是什么?当时在我们拜大悲懺的时候,悟明长老就跟我们讲,他因为老人家年纪大了,他拜下去,他起来的时候看到满地都是,像我们说黄金铺地,他看到满地都是金光。悟明长老就跟我们讲说,哎呀,开示的时候说,哎呀,你们在座一定有菩萨再来的。我这个出家人不打妄语,不是日光灯的光,是佛光,还有菩萨的光,我看到了。他说,我出家人,年纪这么大了,我不打妄语,你们在座一定有菩萨再来的。那除了我以外啦,其他可能真的有菩萨再来的,这就是什么?你薰习到这个因缘的时候,虽然中间你会迷惑顛倒,你可能会走到这个,被五欲六尘把你诱惑了,但是你马上就拉回来,就跟这个窥基大师一样。

当时他在唱那个,到佛寺里面唱戒定真香的时候,他到痛哭流涕,后来跟玄奘大师说,好,我要出家了,三车不用了,退回去了,所以金银珠宝也退回去了,美女退回去了,还有书也退回去了,老老实实地跟玄奘大师修行,后来成为他的继承人,唯识宗也就是法相宗的传人,鼎鼎大名的唐朝的窥基大师,不得了。他诞生在將军府,就好像你现在在当一个亿万富翁的儿子一样,但是时间一到就出家了。出家以后,这些亿万家財对你来讲,如过眼云烟。就像初果的圣人看到地上这个粪便,他知道是粪便,他就连看都不想看,他知道是粪便,因为他已经知道,一切法,毕竟空,不可得,无所有。他已经悟得那个空性的时候,他对这个世间的金银珠宝美女,他已经不会再嚮往了,也就是说黏不上了。黏,就是很黏的黏,黏不上他了,他的道心就出来,那菩提心就发了,是很不可思议的,这个是金刚种子,这个菩提种子是非常地不可思议。所以为什么到《华严经》的时候,一多不二?一生出无量,无量归一,从本垂跡,从体起用,摄用归体,就在讲这个境界。所以后来窥基大师就修行上非常有成就。

当时窥基大师也是非常仰慕道宣律师,有一天就路过终南山了,想去顺道拜访道宣律师了,道宣律师也很想利用这个机会来教训窥基大师持戒重要。大概因为窥基大师是大乘菩萨,大乘菩萨他是讲心戒,他重心戒,不重事相。但是菩萨他是游戏人间,你不知道他的真实境界。所以老和尚说,小乘戒重事相,大乘戒重心,重起心动念,你心只要一动念就犯戒了。所以倒是,不是我们说,道宣律师是小乘戒,是道宣律师他持戒很精严。但是他觉得说,窥基大师是一个菩萨行者,他可能不是很重视持戒,所以他想要跟他教训持戒重要。

窥基大师在山上一直坐到中午,他大概两个高人碰到高人。其实窥基大师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就说而不说,他就不说出来,他大概也知道,故意坐到中午。道宣律师想让他显一下说,等一下天人应供,让窥基大师见到。他们都好像已经有他心通了,窥基大师大概也知道说,你想叫天人来,那我就坐到中午。结果中午天人没有来,没有见到天人来供养。道宣律师就很失望了,本来想用这样感化窥基大师说,你看我持戒修到天人来应供,所以持戒很重要。结果不料发生意外,进不来。

第二天 中午,天人送饭来了。道宣律师就问了,昨天为什么你没有来?天人说,昨天有大乘菩萨在山上,方圆五百里里面,我据说,当时记载说,方圆五百里都是金甲神。祂说,都有金甲神在护卫,有很多护法神在护卫,我进不来。那换句话说,窥基大师的护法神位阶很高,这个应供天人祂根本进不来,我们进不来,道宣听了以后惭愧至极。这是老法师说的,不是我说的,老法师说的。所以老法师说,我们看到別人有过失,其实自己以为人家真有过失。他不是真的有过失,其实其中有密意,非凡人所知。所以窥基大师是大乘菩萨示现,有护法神保护,天人都无法接近,这不是小乘戒律精严,天人恭敬者所能比的,这些理事,我们要清楚明瞭。「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罪业决定可以消除。这是老法师在讲《大乘无量寿经》里面有这一段的记载。

好,接下来,「《华严》云:『善法天中,有香名净庄严。若烧一丸而以熏之,普使诸天,心念於佛。』」这一段是出自《华严经》,《八十华严·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八》里面有这一段经文,「善男子!善法天中有香,名:净庄严;若烧一丸而以熏之,普使诸天心念於佛。」这个主要是讲到善財童子五十三参,参到第二十一位善知识,叫鬻香长者。这个鬻香长者当时在印度,他是专门在卖香的。他从跟善財童子谈到这些所有的世间的这些香,他卖这些世间香,一直谈到非常究竟的各种香。

那么其中有一段,这一段经文里面,「善男子!人间有香,名曰:象藏,因龙斗生。若烧一丸,即起大香云弥覆王都,於七日中雨细香雨。若著身者,身则金色;若著衣服、宫殿、楼阁,亦皆金色。若因风吹入宫殿中,眾生嗅者,七日七夜欢喜充满,身心快乐,无有诸病,不相侵害,离诸忧苦,不惊不怖,不乱不恚,慈心相向,志意清净。我知是已而为说法,令其决定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像这一段就很深了,这一段就非常地深。就讲说,「若烧一丸,即起大香云弥覆王都」,「人间有香」,这真正我们佛门里面讲,叫放香,那真正开大智慧的,他广说诸佛妙法,诸经的妙法,这个叫做「人间有香」。如果你去亲近这种大善知识,你接受他的教诲,就是这里面讲的,「若著身者,身则金色」,金色就是代表清净。「若著衣服、宫殿、楼阁,亦皆金色」,你在这个地方,这个城市、这个宫殿、这个楼阁,有大修行人在这边讲这些一实相印,专门讲这些真实了义的经典,这个地方都是跟著他清净了。「若因风吹入宫殿中,眾生嗅者,七日七夜欢喜充满」,就像有些人去打佛七一样,「若因风吹入宫殿中」,这种香风吹进去,这种戒定真香,这种佛法的智慧,只要能够嗅者,就能够亲近的话,「七日七夜欢喜充满,身心快乐,无有诸病,不相侵害」,离开各种忧悲苦脑。「不惊不怖」,不会恐怖顛倒。「不乱不恚」,不会扰乱瞋恚。「慈心相向」,而且心地清净,志愿深广,「决定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这是主要讲「香」,它是净庄严。

好,我们看下面,「善法天中」就是在忉利天三十三天之一,叫善法堂。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诸经要集》说,能因事来彻悟真理,必须藉於由事相的引导,才能悟出真理。要瞻仰圣容,必须依赖花香来表达供奉的诚意。佛说,如来灭度之后,如果还有人能以一华一香用来供养佛,或以一掬水洗除不乾净的供奉品,或秉持著恭敬的心来到佛前,称念一声南无佛,这种人如果还会墮入三恶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净名疏》说,香是离除汙秽的名称,而且有宣发飘散、腾开香气的作用。《感通录》说,人间的臭气向上薰於天空达四十万里。诸天神是清净的地方,没有不厌恶人间的臭气。但因受到佛的交代、佛的嘱咐,命令祂们护持佛法,佛尚且和人间同处,所以诸天神不敢不来。由此可见佛法当中,香在供佛之事中可说是第一了。《华严经》上说,在善法天中,有一种香名为净庄严,如果点燃一丸来薰,可以普使诸天都受薰染,並让诸天神心能念佛。若用灶火来烧香,怎么可以不警惕呢?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周开山。诵华严经。又有一僧能诵金刚。二人於同时暴死。冥王请开山诵经。甚礼敬之。又延此僧诵金刚。心不甚敬。诵完王云。二僧以诵经功德。俱延算二纪。持华严者。益当敬重。他日不来我处矣。其时诵金刚僧。心大惭愧。因问开山住处。愿往拜访。醒后。此僧径至潞州。访得开山。问之。开山曰。每诵经。必精洁衣服。以香水洒扫净室。然后取石中火。或钻木中火烧香。祝愿肃心。启口儼如对佛。从来不敢怠忽。若无此净火。决不敢轻用他火然香。诵金刚僧谢曰。吾有罪矣。吾每诵经。輒用灶火烧香。即此一节。吾之不敬多矣。夫爇香所以表敬心也。必洁必净。方可焚烧。万一灶有秽柴。以之焚香。则敬心反为褻心矣。故太上戒之。】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朝周开山常诵《华严经》,又有一僧人能诵《金刚经》,二人同时暴毙而死。冥王先请周开山诵《华严经》,非常礼敬他,接著延请这位僧人诵《金刚经》,心中不怎么尊敬。当诵经完毕后,冥王就说了,你们两位因诵经的功德都可以延长寿命二十四年,持诵《华严经》的人更应当受敬重,將来不必再到我这里了。当时诵《金刚经》的僧人心中感到十分惭愧,因而问周开山的住处,希望能前往拜访。

两人醒来之后,这位僧人立即前往潞州,今天山西省长治县,访问到周开山,问他其中的原因。周开山说,我每次要诵经之前,必定换穿乾净的衣服,用香水来洒扫佛堂净室,然后再取石中火,或是以钻木取火来点香,以庄严肃穆的心来祈祝心愿,开口有如面对佛说话,从来不敢怠慢疏忽。如果没有这种净火,绝对不敢用其他的火来点燃香。诵《金刚经》的僧人感谢说,我真的是有罪过啊,我每次诵经,经常用灶火来点燃香,就这一件事情来说,我的不净之心已经够多了。要知道烧香是为了表达我的尊敬心,必定要用清洁,要乾净才可以焚烧,万一灶中烧有秽柴,就是不乾净的木柴,再用灶火来点香,尊敬的心反而变成猥褻的心了,所以太上老君才禁止我们灶火烧香。

那么这里面有提到这位僧人诵《金刚经》,这里面我们也听老法师讲过这个公案,就是明朝戚继光诵经超度他的士兵亡魂的故事。诵经可以消业障、开智慧、解冤结,也可以度亡魂,让不得善终的眾生可以投生到较好的境界。根据《感应篇汇编》里面也有记载这一段,明朝平定倭寇最出名的將领戚继光,他每天都会读诵《金刚经》。有一天,他就梦到有一个鬼魂请戚继光帮他诵《金刚经》求超度。其实这个鬼魂就是他的部下,已经阵亡了,请戚继光诵《金刚经》超度祂。因为戚继光是一位很虔诚而且乐於助人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答应了。可是当戚继光正在诵《金刚经》的时候,诵到一半的时候,刚好一位僕人、奴僕送茶过来,戚继光就摇手表示不用。当时换句话说,他没有说话,但是他摇手表示不用,已经动念头了,那心就不专注了,他说,不用。没有想到当天晚上,那位士兵、那个亡魂就过来告诉戚继光说,你今天诵的经很好,可是你诵的时候有多一个不用两个字,所以效力就没有圆满。明天请你再诵一部帮我超度好吗?第二天戚继光特別吩咐僕人,不可以再来打扰,所以就聚精会神的把这个《金刚经》诵完。后来那个士兵亡魂就超生了,来託梦感谢。

所以我们遇到亲友病故,请出家人到家里来诵经,现在社会上有很多这种情形。请出家人来诵经,家人都不会下去诵经,所以这样亡者得到利益就比较少,恭敬心不够。所以或者是说,你跟出家人在诵经的时候,在那里发呆或是胡思乱想,不看经本。隨法师在拜懺的时候,也不知道所拜的佛號,佛菩萨圣號是什么?这样超度亡魂的力量就非常地薄弱。所以这个悲心、恭敬心跟念力要恳切。所以家属,家中有亲属往生,在四十九天之內,不断为亡者诵经,尤其像《地藏经》、《金刚经》、《弥陀经》,就是要这样的恭敬,那么这个功德力就非常地大。

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柴虽下爨。气实上蒸。秽柴不净。厌浊之气。触犯灶神。一不可也。既以作食。未免用以享祀。二不可也。烟气上透虚空。神易见怒。三不可也。作食者。切宜戒之。】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柴薪就是木柴,虽然在灶下烧煮食物,其所生的气、所燃烧的气实在是往上蒸发飘散。如果燃烧是汙秽的木柴、柴薪,生发恶浊的臭气触犯了神明,这是第一种不可以的原因。既然是用来烧煮食物,未免会拿来做祭祀之用,这是第二种不可的原因。乌烟瘴气上透天空,让神明闻到会很生气,这是第三种不可的原因。所以烧煮食物的人应该切戒不可以烧秽柴,就汙秽的木柴。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宋政和七年。李八患大麻疯三年。百药不效。初李生未病。时诵大悲观世音菩萨经满三藏。一日忽有僧来。与药一丸令服。李漫留之。不肯即服。是夜梦惠药僧曰。我乃观世音也。汝因平日以秽柴蒸作。触犯鬼神。所以患此疯症。又因汝曾诵经三藏。特赐汝一丸救苦丹。缘何不食。既寤。即取服之。凡七日。徧身皮脱去。鬚眉再生。夫秽柴触神。固所宜戒。至夫桃柳枝干。作柴烧炊。亦为有犯灶神。道经之所垂戒也。当併知之。】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宋徽宗政和七年,李八罹患很严重的痲疯病,歷时三年,各种草药都无效。当时李八还未生病时,经常诵读《大悲观世音菩萨经》,满三藏之多。一天,忽然有一个僧人前来,给他一颗药丸叫他服下。李八將药丸留下,不肯服用,也不当一回事。当天晚上梦见施药给他的僧人说了,我乃观世音菩萨,你因平时以秽柴蒸煮食物,触犯了鬼神,所以才罹患这种痲疯病。又因你曾经诵经三藏,所以特別赐给你一颗药丸,救苦丹,为何你不服用呢?醒过来后,隨即取来服用,经过七天全身的癩皮都脱去了。鬚眉,鬍鬚和眉毛也重新再生出来。要知道在灶中燃烧秽柴会触犯神明,固然应该戒除,至於以桃柳树的树干、以桃柳树的枝干当做柴薪来烧炊食物,也是一样触犯灶神。这是道教的经典所垂戒的禁忌,应当一併要知道才是。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正人君子。明则畏人。幽则畏神。故虽暗室屋漏。儼若神明对越。且神居幽暗。本来无处不临。而夜属阴。更为百神交会窥瞰之际。岂可不慎。而自取凶咎哉。】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屋漏』,古代的房间的西北角都设一个小帐,安藏神主牌位,为人所不见的地方称为「屋漏」。「屋漏」就是人家看不到的地方,这叫「屋漏」。

『对越』,帝王祭祀天地的神灵,叫「对越」。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凡是正人君子在明显的地方就要懂得敬畏人,在幽暗的地方就要知道敬畏神。因此虽然处在暗处无人的地方,要儼然如面对神明是一样的。而且神明是居住在幽暗的地方,本来就到处皆可降临。夜晚是属於阴暗的,更是眾神交会监视我们的时候,怎能不谨慎而自取凶祸罪过呢?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彭城有宦族之女。嫁未一月。无故譫妄。裸形狂走。了不知羞。医祷莫能疗。適张真人还京。主人投牒以告。真人遣弟子以符治之。踉蹌而退。女狂裸自若。真人乃自往作法。召將现形坛下。玄帝方至。其女始改容曰。貌尔民妇。中夜裸体。犯我天神。宜就显戮。乃烦上真至。已赦之矣。言毕。蹶然倒地。病遂痊。】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彭城』,在今天的江苏徐州市。

『譫妄』就是中医认为是內热过盛或痰火內扰的原因,以致於胡言乱语、情绪失常,或者骚动不寧的症状。「譫妄」在这个地方就指说,出现了错觉、幻觉、不安、语无伦次的一种精神障碍。经文上这里面这个「譫妄」,是一个当官的官员的女儿,「无故譫妄」,就是『裸形狂走』,裸体的狂走。

『张真人』就是清朝道光年间顺天府通州人,他別號坤鹤,二十三岁皈依文昌阁段真人,修习道教,苦行八年,后来道业成就。

『投牒』,呈递文辞,呈递文书。

『踉蹌』就是跌跌撞撞。

『玄帝』就是道教所奉的真武帝。

『显戮』就是处死。

『上真』就真仙。

『蹶然』就突然。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彭城有一户官宦人家的女儿,出嫁未满一个月,无缘无故的发狂,裸体狂奔,一点也不知道羞耻,看医生或祷告都没有办法治好。刚好张真人回到京城,这位官宦人家的主人就致函请张真人帮助。张真人先派他的弟子前往用符咒来对治,弟子却不敌,踉蹌败阵而退,该妇人仍然狂裸如故。於是张真人亲自前往作法,召请神將在坛下现形。这个时候玄天上帝一到,那个妇女就改变容貌说了,妳这个民妇竟敢半夜裸体,冒犯我天神,本应该杀头的,还烦请上真亲自前来,现已赦免她的罪过了。妇女说毕,惊嚇的倒在地上,原来的狂病就痊癒了。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为八节。其日乃诸天神真。分行普化。教度羣生。条录罪福。人宜清净和平。存想省察。进善黜恶。入正去邪。仰副太上眾真。开度之心。彼行刑者。何无忌惮。乃敢尔耶。伤天地之和。损身家之福。於此为甚。不可不戒。】

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八节』,古代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夏至、秋分、冬至,这个叫八节。

再看下面,『进善黜恶』就是进用贤善,黜退奸恶。

『仰副』,「仰」是古代书信或公文中的敬词,多是用在下对上,这是「仰」,「副」就是相称、符合。

『开度』就开示度脱。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合称为八节,这些日子乃是诸天的神仙真人分別普化眾生、教导度化眾生的日子,而且条理分明的记录眾生的罪与福。世人应该心存清净和平,好好地省察自己,行善去恶,进入正道,去除邪道,正要体会太上诸仙真开示度化眾生的心怀。如果那些执行刑罚的人真的肆无忌惮,胆敢在八节的时候,八节时日行刑,就会伤害天地的和气、破损自家的福德,如此是最严重的,不可不引以为戒。

好,我们看下面这一段:

【唐高祖。武德三年。詔正五九月。及十斋日。不得行刑。又前朝公规。每月朔。禁刑罚屠宰。夫节日省刑。乃皇仁之一也。今之为民牧者。曾体乎否耶。】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唐高祖』就是李渊,唐朝的开国皇帝,庙號高祖。

『十斋日』就是我们《地藏经·如来讚叹品》里面的经文里面有提到,「復次,普广!若未来世眾生,於月一日、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八、二十九日,乃至三十日」,「能於是十斋日,对佛菩萨诸贤圣像前,读是经一遍,东西南北,百由旬內,无诸灾难」。这就是「十斋日」。我们佛门有六斋日、十斋日。在唐高祖「禁行刑屠杀詔」,这皇帝有下一道命令,就是哪些日子不能够行刑,就是不能够执行死刑犯的砍头的工作,或者不要屠杀。那么那个时候,唐高祖就有定这个规定,就「禁行刑屠杀詔」,就皇帝的命令。至今以后,每年正月、五月、九月,乃至於每个月的,及每个月十斋日並不得行刑,「所在公私,宜断屠杀」。这以前唐高祖就很慈悲,在正月、五月、九月及每月十斋日,不可以行刑。

『月朔』,再下来,「月朔」,「朔」,每个月的初一。

『民牧』就治理民眾的君王或是地方长官,叫「民牧」。

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高祖武德三年下詔书明定正月、五月、九月,以及每月的十斋日不可以执行刑罚。又前朝朝廷规定,每月初一日禁止刑罚及屠宰牲畜。要知道节日省除刑罚乃是皇上的仁政之一,现今当百姓父母官的人曾经体会过这些道理没有呢?

好,看最后一段:

【唐竇轨。大穆皇后从兄。为洛州都督。刚严嗜杀。多刑士民。遇有按决。即掩骼埋胔之月。省圄去梏之时。都不停省。又害尚书韦云起。贞观二年。病甚。忽言有人来餉瓜。左右报无有。轨曰。一盘好瓜。何谓无耶。既而惊视曰。非瓜。並是人头。从我来索命。又曰。快扶我起。见韦尚书。言毕而死。八节行刑。非专指杀戮。即鞭笞。亦不可也。宽仁残忍。只爭一念转移。灾变吉祥。遂至云泥大判。居官治家。皆当谨戒。】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竇轨,唐朝的將领,他个性刚果有威严。但是他曾经在作战的时候,他有將近半个月身不解甲,盔甲就不解下来。颇能自苦,常常用这样,可以吃这种苦。但是他个性非常地严酷、非常地残酷。他的部队里面不论贵贱少长,如果不听命令的话立即问斩。所以这一段就是在讲,竇轨他害死了韦云起韦尚书。

好,我们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唐朝的竇轨,他是唐高祖大穆皇后的表兄,在当洛州都督的时候,个性刚毅严厉,喜好杀戮,很多读书人及百姓都被他刑罚。遇到案子审决的时候,遇到案子审判的时候,即使是朝廷明令收尸减刑的期间,竇轨都不曾经稍微有停止刑罚,又害死了尚书韦云起。唐太宗贞观二年,竇轨病得很严重,忽然自言自语的说,有人送瓜给他吃,左右的人报称没有。竇轨说,一盘好吃的瓜,怎么说没有呢?接著又惊视的样子说,不是瓜,是一个人的头颅,前来向我索命。又说了,快扶我起来,我要面见韦尚书了。说完就死了。在八节日执行刑罚,不是只有指杀戮而已,即使是鞭打也是不可以的。心存宽仁和残忍,都是在一念之间,有没有转念而已,但结果是导致灾变或是获得吉祥,那就有天渊之別。所以无论是当官或是治家,都应当要谨慎戒除不当的刑罚。

好,最后剩下一点时间,我们来报告老法师对於这一句,一百一十五句,「又以灶火烧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老法师的开示。

第一点,老法师说,「灶火烧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这个都是说,对於天地鬼神的失敬。现在我们这个时代,可能比较落后的地区还用灶,但是用灶火烧香已经很少见了。过去有这种情形,但是也不太多。「秽柴作食」,是用不乾净的燃料,从前燃料是用柴火,柴火也要乾净的。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一个敬,都要存一个敬,所谓存敬,存诚、存敬。真正的原因是帮助我们明心见性,这才是主要的原因。

第二点,性德的第一条就是恭敬、诚敬,普贤十大愿,第一愿就是「礼敬诸佛」,这些全都在礼敬诸佛范围之內。因为诸佛不但是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是指一切有情眾生,无情眾生也包括在其中,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都要以平等的礼敬、真诚的礼敬、清净的礼敬,性德才能透出来。对一部分敬,一部分不敬,性德不能开显。各位如果要证得法身大士,你一定要学。不想出三界、不想出十法界,诚敬心没有到达这个程度。如果真正想脱离十法界,去证得一真法界,这是决定要学的。学什么?学诚敬、学恭敬,一定要很认真的努力学。

第三,《註解》里面说得很详细,多半是从前的事情。现在科技进步,我们用火,现在用火柴的机会比较少,火柴就比较乾净。《註解》里面引用《诸经集要》里面一段话,这段话说得好。「夫因事悟理」,这是一般修学的过程,为什么修行要著重在事相呢?事相帮助你开悟,帮助你明心见性,所以一定要藉相以导真,用意在此地。我们一定要晓得,这不是迷信。底下讲,「瞻仰圣容」,是在讲佛菩萨的形像,我们供养佛菩萨形像,用意在哪里?有人来问了,你要答得出来。供养佛菩萨的形像,「赖花香以供奉」,香花代表我们一点敬意,香与花都要洁净,不能汙秽,一定要处理得很乾净,佛家讲庄严,表示我们的恭敬心。

接著就说了,「佛言如来灭后」,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佛灭度后,「若復有人以一华一香」,「一华一香」是少,表示这个量很少,以一朵华,一支香,这是讲最少的,「用作供养」。「以一掬水,除去不净,举足一步,诣诸佛前,一称南无佛,世人若墮三恶道者,无有是处」。这是讲礼敬的功德。这里面最重要的一句话,我们决定不能够疏忽,「除去不净」,你看这样的作法,藉著形像来作法,除自己不清净的心,这个叫「除去不净」。看起来是说,花啦、果啦要乾净,事实上是什么?是除去你內心地的不清净,「除去不净」,这个叫做什么?这个叫做刚才讲的藉事显理。所以你藉由这个形像的作法来除自己不清净的心,心净则佛土净。又肯念佛,「一称南无佛」,这就是皈依三宝,「南无」是皈依的意思,当然就不会墮三恶道了。纵然造作三恶道的业因,他没有缘,现前的缘殊胜,心缘三宝,他不缘三恶道。三恶道的业因,诸位记住,是贪瞋痴慢。

第四,我们自己在平常生活里面,要养成一个好的习惯,整齐、洁净、清净,要养成这个习惯,这个习惯养成了,果报决定不墮三恶道。诸位晓得恶道汙秽,我们一般人讲骯脏、凌乱。饿鬼、地狱我们没有见到,你看畜生道居住的环境非常凌乱。我们的行为要是跟畜生道差不多,那就是墮畜生道了,过分了就饿鬼道了,地狱道。这是不能不知道的、不能不谨慎的。

第五,供佛的香,诸位一定要记住,一定要用好香。老法师说,以前在臺湾,有些做香的、卖香的都是用很脏的东西来做。这种香燃烧香气,我们现在人叫不卫生,这个对人的呼吸是有伤害的,怎么可以拿来供佛呢?为什么一般人要买这种香呢?这种香便宜。如果寺庙里面也买这种香来给信徒供佛菩萨,这个罪过就大了。我们从前在寺庙里面看到出家人买很便宜的香,知道这个里面成分不好,贪图便宜。买好的香一斤要几千块,甚至臺湾也有几万块钱一斤的,那是用檀香、用楠木,那是好的质料。所以香不必燃得很多,一支就够了,这是我们必须要懂得的选择。

第六,「秽柴作食」,现在都市里面已经没有了,必须要晓得烟火是往上升的,这些燃料不乾净,不但是对鬼神不恭敬,对人也不恭敬。我们一定要晓得我们燃香是表我们的恭敬心,如果用质料非常低劣的香,反而成了我们的大不敬,不如不烧香,这个道理要懂。住在城市里面,在公寓里面,现在公寓愈来愈小,人口愈来愈密集,我们烧香邻居会不喜欢闻,他就会来干涉。现在的房子因为有空调的关係,房屋建筑愈来愈低,这种环境就不適合烧香,我们只要有真正的恭敬心就可以了。要维持大家的健康,不要让別人產生反感,这是很重要的。世出世间法,不要让別人起反感,你要能够成就,一定要得大眾的欢喜心,大眾对你尊敬,你的事情就容易成就。所作所为让大家、大眾心里起反感、厌恶,你就得不到任何人的援助,那么事情就不容易能成就。古今中外道理都一样,所以古德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第七,《註解》说,「正人君子,明则畏人,幽则畏神。」「畏」是什么?怕別人指责,我们做错事情,別人指责我们,现在讲舆论。所以他不敢做错事,做错事怕別人指责他,这是明的。暗中没有人见到,鬼神指责他。人如果能够相信这些道理、相信这些事实,无论在明处、在暗处决定不起一个恶念,决定不敢为非作歹。现在的不少年轻人,说这是迷信,说这是过去人用这些东西来约束人,让人不敢为非作歹,认为这是一种手段,不是事实。中国人、外国人迷信了几千年、几万年,现在这个时代的人自以为聪明,他就不迷信了。他不迷信了吗?一个学说,一个修学的方法,能够传千百年,假如它没有真实的理论与事实来支持它,早就被人淘汰掉了。它能够延续这么长的歷史,几千年当中就没有聪明的人吗?你比他们聪明吗?这个话,老和尚说,我很难相信。

好,接下来,第八,「夜起裸露」,这个都是对鬼神的不敬。大概现在的人很少,现在的人夜晚睡觉都是穿著睡衣。夜晚虽然没有人看到,要知道鬼神跟我们是杂居的,確实是住在一起。

第九,「八节行刑」,「八节」是指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这八个节日。道教里面讲,诸天的天神到人间来巡察。在巡视的这几天当中,一定要以慈悲心对待一切眾生。纵然是死囚,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行刑,可以把行刑的时间延后,这个是慈悲心。换句话说,天地鬼神降临巡视的时候,我们在祂的面前行刑,这是很不礼貌的一桩事情。比如贵宾、贵客到我们这个地方来,我们在他来的时候,在他面前惩罚一些人,你说这个多难看呢?这不是好事情,决定要延后,让祂看到我们社会现象一片祥和,大家都欢喜。我们要以这种好的景象来供养天地鬼神,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处理死囚犯,当然更不可以在这个时候造作一切恶业。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30164.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