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62集)

黄柏霖老师主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262集)


感应篇汇编第262集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六二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2017/12/23 臺孝廉讲堂 档名:57-109-0262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们研討《太上感应篇汇编》,今天跟各位研討是《感应篇汇编》最后的总结。我们《感应篇》从二O一三年六月九日,学人接定弘法师讲《感应篇汇编》,奉老法师的慈命,从《感应篇汇编》第二十四集开始讲起,讲到现在到《感应篇汇编》第二百六十一集,那今天是最后一集,总共讲了二百六十二集,所使用的时间是四年又六个月。

那么《感应篇汇编》,我们是共同研討,末学在这四年半之间,承蒙东北《太上感应篇》共修网刘杉居士、李斌居士,以及整个东北《太上感应篇》共修网的团队的资源,让学人能够完成这个非常艰鉅的使命,终於可以讲说圆满完成。学人在学讲里面受用非常地多,感受也非常地多。那么《感应篇汇编》,我们这个讲座的全名是《太上感应篇汇编》。那么四年又六个月以来,也很感谢华藏弘化网的平臺播出,透过网路电视臺在全世界受到很多学佛弟子的欢迎。

那也有很多的有志於传统文化,有志於弘扬伦理道德因果的仁人志士、菩萨大德,他们的发心,把学人所讲的《感应篇汇编》的每一集里面,他们都节录了重点,放在臺湾的YouTube,或者全世界的YouTube,或者是中国的优酷给大家分享,也受到很大的欢迎。学人最近在十二月十三日到十八日到新加坡讲《感应篇略说》,准备得很多,但是也没有办法全部讲完。那么在新加坡也发现有很多学佛弟子,他们非常喜欢《太上感应篇汇编》以及学人的讲座,甚至有心人士,他们都直接从YouTube来共同学习,让学人非常地感动。

我们四年半以来所讲的《感应篇汇编》,目前也正在进行编辑,我们祖国中国有一位居士发心,现在正在整理。整理出来以后,《感应篇汇编》这个书本的部分,我们就准备出版《感应篇汇编解演义》。那为什么叫《解演义》呢?因为学人在公元二OOO年,当时有跟我同学,中央警察大学的同学苏俊源居士,我们共同发愿,那由学人交给他一本佛陀教育基金会所出版的《感应篇汇编》的原文,那我们共同约定在公元二OO一年希望能够对外流通。那么终於在公元二OO一年,我们就把这个《感应篇汇编白话註解》一套四册,我们终於把它完成,在公元二OO二年对外流通。也承蒙老法师赐名,叫《感应篇汇编白话註解》,一套四册。但是它流通量不是很广,因为当时我们的设计跟我们的构想,就是这一套的《感应篇汇编白话註解》,是提供给道场、讲堂、讲师,或者儒释道三家的学佛修道人士,他们参考之用。那么里面的方式它是用原文、字句解说、白话解说这三种。

那末学学人现在所准备要编辑的这一套《感应篇汇编解演义》,分成原文、重要字句解说、白话解说,第四个部分就是演义。那么白话解说跟重要字句解说算解。那后面演义就是《感应篇汇编》里面,其实它有很深的微言妙义,有非常多的、非常了义的祖师大德的开示,所以我们也准备说,再编辑这套,一套四册的《太上感应篇汇编解演义》,全名叫《感应篇汇编解演义》,希望提供给有志於弘扬伦理道德因果的仁人志士、菩萨大德,也提供给一个参考的作用。

那我们当时跟我同学翻译完成的《感应篇汇编白话註解》,那么当时我同事王丽民警官也跟我们商量,那藉助我们这一本、这一套的《感应篇汇编白话註解》,那王丽民警官他又重新编辑了一套叫做《集福消灾之道》,它分上下册,也有节本。那么王警官这一套《集福消灾之道》,它是没有原文,它只有白话还有故事。那么在中国、在臺湾、在全世界流通得非常地广泛,也功德无量。所以学人如果再完成这个《感应篇汇编解演义》,就变成是《感应篇汇编》第三套版本,第三套的这个有解说、有演义,希望帮助大家能够弘扬因果教育,然后造福人群。这个是首先在今天我们《感应篇汇编》总结报告,我们先做这样的一个说明。

那么今天最后一集《感应篇汇编》总结,学人准备引用佛陀教育基金会还有华藏净宗学会,他们所印刷的这一本、这一套《感应篇汇编原文》。这是华藏净宗学会印的,他们应该是根据佛陀教育基金会的版本来印刷的,里面的排版以及字体几乎是一模一样。我们就引用《感应篇汇编》最后的大概两篇,一篇是「感应篇汇编书后」,另外一篇是「姚端恪公颂」,这两篇我们来做为今天的《感应篇汇编》总结的报告,那同时也引用净空老法师在新加坡讲《太上感应篇》,老法师最后的开示,来做我们今天,可以讲说是完结篇,做一个圆满的结束。

首先我们请各位同学翻开《感应篇汇编》第九百六十七页,我们看文章的篇名,叫【感应篇汇编书后】。那今天我们《感应篇》总结,我们挑这两篇《感应篇汇编》最后的报告,我们来瞭解这两篇报告的內容。

我们看『感应篇汇编书后』这一个经文:

【感应篇开章即言祸福。言人生在世。不得福。必得祸。出此入彼。中间更无驻足地也。以祸字居先者。言人因迷积恶而得祸。每因醒悟回心。向善获福者也。下文言果报。不曰福祸而曰善恶者。言为善即是福。为恶即是祸也。受福祸之报。虽在数年数十年后。而肇端种因。已早在数年数十年前。起善心动恶念时矣。世无甘心为恶之人。故虽有恶人。称之曰善则喜。惟其自以为不恶。故安於恶而不知止也。篇中恶款。首曰以恶为能者。言人之为恶也。不但自以为不恶。而且尚以为能也。故不但不知返。不知愧。且以为人莫若我之能也。而谁知天见之。人知之。莫不恶之矣。然其称之善则喜。即其天良不汩没处。如能就其未汩没处。將感应篇时手一编。如明镜当前。瞥见全身。鬚眉毕现。美丑难藏。未有不幡然悟。憬然悔也。至为善得福。不曰福报。而曰善报者。盖人之为善。原为求復其本来之善耳。非为求福而为善也。盖天赏其不忘本来之善。能復其初而福之也。至人为善。自並不知其为善。不过求去其积习。以復我本体耳。故罪过日去。本体日现。及至露得一分本体。则自视愈明。见浑身九分之过矣。及至本体復到九分。则愈觉其一分之不净可憎。深咎己之不善。痛自刮磨。止有羞愧而已。而天见之。人知之。莫不敬其善矣。故其所行及人之善。天人莫不善之。而善人则但知自治其身耳。並不知所行之为善也。故净住子曰。求进是假名。退检是实法也。余观此编所集古今证案。而验之於身。觉余自无始以来。轮迴六道流浪苦海之中。今脱三途而得人身。难之至也。而因迷起妄。因妄造恶。不知不觉。枉送却三十余年光阴。实大可惜也。而向之所为。亦自以为不恶。故安之而不知改。趋之而不知避也。即今之不能一刀斩断。洗涤净尽者。亦莫不自以为微青而无伤也。俟我徐徐而改之也。篇中所列过恶。件件有分。所列善款。样样不能。遂不觉悚然惧。幡然悔。爽然自失。不禁淒然泪下。自视浑身垢秽。可厌可憎。跼蹐不安。而思有以洗涤刮磨扫除之。忽思曰。此非感应篇也。实乃我之救命王菩萨也。於是焚香礼拜之。敬谨供奉之。时时读诵之。每思遵依之。极口讚叹之。逢人称道之。书之刻之。印之送之。而不容自己也。】

这一篇「书后」也写得非常地好。我们来看这一段的字句解说:

九百六十八页,『即其天良不汩没处』,「汩没」就是埋没、淹没。

『憬然悔也』,「憬然」就是觉悟。

再看九百六十九页,『净住子』,「净住子」是一本书名,是「齐萧子良撰」,它是「以沙门」,就是出家人、修行人,「净身口七支,不起诸恶,长养增进菩提善根,如是修习成佛无差,则能绍续三世佛种。是佛之子,故曰净住子」。它是一本书名,不是一个人。就是如果你,「沙门」就是修行的人,在印度修行的人都叫沙门,但是到中国来,沙门是专指出家眾。就是出家修行,你应该要清净自己的「身口七支」,就是身三业,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恶口骂人、不两舌、不妄语、不綺语,叫「身口七支」。「不起诸恶」,不再造诸恶。「长养增进菩提善根」,这样修行到成佛,一定佛果可成。这样的话就能够绍隆佛种,继承如来家业,继承三世佛种。像这样修行就是佛的老实弟子,叫「佛之子」,佛的法王子,所以叫做「净住子」。

那接下来『爽然自失』,是在九七O页,这句的意思形容茫无主见、无所適从。

再来『跼蹐不安』,「跼蹐」就是侷促不安。

那我们来看这一段的白话解说:

《感应篇》开章,一开始,开宗明义就跟你讲,「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一开始就跟你讲祸跟福,说『人生在世,不得福,必得祸』,就是你活在这个世间,你不能够得到福报,必定会有灾祸,「必得祸」。『出此入彼』的意思是说,你离开了福报,你就是跑进去灾祸里面了。比如说你能够忍受、忍耐色慾的诱惑,你忍耐色慾的诱惑,你就是得到福报。你忍耐色慾的诱惑、忍耐金钱的诱惑,这个就是福报,那就是「得福」。可是你一旦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福报,就是你犯了色慾,你贪財,「入彼」就是你进入了灾祸里面,这叫「出此入彼」。

『中间更无驻足地也』,所以人生在世间,你要过得平平安安,希望只有福,没有祸,中间没有模糊地带。你说,我模稜两可,我怕祸,可是我也偷偷造一下。没有这个模糊地带,就是「中间更无驻足地也」,没有投机取巧的地方,就告诉你这样。人总是希望福报,不喜欢灾祸,所以往往他就会投机取巧,这个地方直接告诉你,「中间无驻足地也」。

那么以『祸』来做开始,「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它先把「祸」摆在前面,「以『祸』字居先者」。『言人因迷积恶而得祸』,因为人迷惑顛倒、积累恶习、造作恶业而招感这些灾祸。往往因为『醒悟回心』,因为往往回心转意、警醒悔悟,然后就得到『向善获福』,就是得到善报以及获得福报者也。所以它祸摆前面,福摆后面,有这么一个意思,就是告诉你,你因为迷了,因迷惑而积累恶事,你如果能赶快醒悟、回心转意,就可以得到福报。它的意思是这样,所以把祸摆前面,福摆后面。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下面再接「善恶之报,如影隨形」,它告诉你果报,『下文言果报』就是下面这句接著跟你讲果报。『不曰福祸而曰善恶者』,可是接下来讲果报,它就不讲福报跟灾祸了,「不曰福祸」,而跟你讲「善恶」,也就是「善恶之报,如影隨形」,这是讲果报。它告诉你什么?『言为善即是福』,它告诉你说,你能够行善,「语善、视善、行善」,你能够行善就是福报。所以一个人能够做好事就是福报,你发善念也是福报。你『为恶即是祸也』,你只要造恶,「语恶、视恶、行恶」就是灾祸,「即是祸也」,就要受到福祸的果报,受到这个福祸的果报。这个受到福祸的果报,虽然是可能在数年或是数十年之后,因为有时候你福报还没有用完,所以那个果报数年之后才受报应,那也有可能要到数十年后才受到报应。那么主要的一个发生这个果报的原因,是因为前面有种那个恶因,或是种那个善因,叫『肇端种因』,「肇」就是一开始,你一开始就造作这个恶因或是善因,叫「肇端种因」,『已早在数年数十年前』,「早在数年前数十年前」就造下这个善因、造下这个恶因了。『起善心、动恶念时矣』,你起了一念善心、动一个恶念的时候,就在你在数十年前或是数年前,你起善心的时候或者起恶念的时候,那时候种下去的。

『世无甘心为恶之人』,世间没有甘心自己把自己变成恶人,世间没有甘心情愿想要当做恶事的人。『故虽有恶人,称之曰善则喜』,所以世间的恶人,他已经变成恶人了,你称他做好事,他就很高兴。为什么?因为他自己认为他不是,他没有什么坏,『惟其自以为不恶』,他认为自己不是坏。你稍微给他称讚一下说,诶,你做一件好事了。比如这个人平常,时常为非作歹,那么有一段期间他也亲近善人,也想改邪归正,有一段期间还不错,还是能够不去做恶事,这段期间你称讚他,他还是很高兴的。因为他不认为,「惟其自以为不恶」,他认为他不是恶人。所以他『安於恶而不知止也』,所以他生活在恶心跟恶行里面,他自己不知道如何去把它制止、如何去把它断掉,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断掉这个习气,也不知道去阻止这个恶事。也就是说,这一段讲的意思说,这些恶人他习气难断,他不知道回头,他不认为他自己是一个恶人。他只是说,因为他缺钱才去偷东西,偷人家的东西,他不认为他自己是恶人。

那么《太上感应篇》里面所讲的,这些种种的各种恶的这些相状,就是各种恶的类別,『篇中恶款』,这里面一开头跟你讲,『以恶为能者』,就是所有这些《太上感应篇》里面,这些一百多件恶事里面,一开头就只有这一条摆在前面,就是「以恶为能」。我们刚才也有念过,这个恶里面第一句就是「以恶为能」,在《太上感应篇》里面的经文是「以恶为能」。它为什么一开始就是把「以恶为能」摆前面呢?它说明说人要去造恶,他不但自己不认为自己是恶人,而且他还以为,他能去做这个恶事是他的本事,「为能」就是他的本事,比如说他去骗人。

我们臺湾,我常常去抓这边的诈骗集团,那我们这边诈骗集团的首脑,就是这些首恶分子,他就用金钱吸收这些高中生跟大学生,叫他们去当车手。我们臺湾叫车手的意思就是说,他叫这些车手,就是他这些诈骗分子集中在一个地方,机房。然后这个机房现在因为臺湾抓得很紧,中国大陆也抓得很紧,他就把这个机房设在非洲,或者中南半岛,或者是设在中南美洲国家。然后透过这种微信电话,然后打电话到,他们可能去卖场,或是去电信公司,去买这些,我们买东西都会留下我们个人的资料,就个资。那根据那个比如说,你刷卡这种交易的资料里面,有你的姓名跟电话,他就隨机抽样拨到你家去,那假装他是检察官。那在中国大陆,他就假装成公安警察或是检察官。他就说你涉及洗钱案啦,你涉及什么刑案啦,那么你的金钱跟存款必须要冻结,那检察官要查扣你的存款,他假装检察官。那一般人听到、接到这个电话会先恐惧,会害怕,他就会乖乖地听这个诈骗分子的指挥。然后他就跟他约定时间,你在什么时间,到哪一个商店或是哪个卖场或是哪个路口,你把这个存款提出来,交给检察官、书记官帮你保管。

那我以前抓很多,我以前在当副分局长的时候,抓很多这种诈骗集团。那它这些诈骗集团的首脑都是隱身在幕后,所以每一次抓到这个诈骗集团,都抓不到那个首恶分子,抓不到他们,为什么?他们非常地奸诈狡猾,他都利用这些无知的年轻人做他犯罪的棋子。那这些年轻人为了贪小利,做一次车手可以赚几千元、几万元,他甘愿做他们的犯罪的差使。他们有个《教战手册》,这些诈骗集团的首脑会教这些年轻人说,你们去骗对方这些钱,不是偷也不是骗,他们称他们做什么?他说,你们劫財济贫,现代罗宾汉。他说,这些有钱人,他们的钱也都是来路不明。他们可能从操作股票得到的暴利,或是他们做什么贩卖哪些不法的所得,他们的来路也是不明,所以你现在去拿他们的钱过来,这个不是恶事。就这里讲的,『不但自以为不恶,而且尚以为能也』,他认为我现在把你的钱劫过来是应该的,他的理论说,財富重分配。他说,他这样不劳而获叫做財富重分配。这是现代的人他不知道自己做恶,而且还以这个为炫耀自己。

『故不但不知返,不知愧』,他不但不知道回头,还不知道羞愧。我们臺湾抓到很多这种诈骗集团,害得那些退休族的退休老人,他可能是做很卑微的工作,可能是清洁工或是退休老师,或是退休的公务人员,或者家里环境不是很好的,仅剩一点点的存款也被骗走,最后想不开都是跳楼自杀。我们就办过了,跳楼自杀,下场都非常可怜,一生的积蓄付诸流水。那这些诈骗分子他们拿到这些钱以后饮酒作乐,都到风花雪月的场合花费殆尽,这个叫「不知返,不知愧」,不知道回头,不知道惭愧。

『且以为人莫若我之能也』,他认为说他自己是绝顶聪明,別人都比不上他。『而谁知天见之,人知之,莫不恶之矣』,而不知道说,老天爷天眼洞视、天耳彻听,他不知道。眾人都知道,大家无不討厌他,「莫不恶之矣」。所以现在臺湾,有些在国外,比如说在非洲,或是在东南亚,或在中南美这些国家,去诈骗中国大陆的金钱,害得很多人,一生的积蓄全部都付诸流水,所以中国政府就强制的把这些臺湾的诈骗分子,全部押到中国去。这个我赞成,这我赞成,真的我赞成,因为中国的法律非常严格,这好。这种人不这样制裁他、不这样惩罚他,他不知道回头。臺湾对於这个诈骗集团的起诉,判刑都很轻,我是执法人员,我很清楚,抓进去等一下就放出来了,重操旧业。所以这个地方讲的,你看这是几百年前讲的,到现在你看,这么氾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而谁知天见之,人知之,莫不恶之矣。然其称之善则喜,即其天良不汩没处」,就是有些为非作歹的分子,你如果称讚他的善行,他偶而去做一件好事,他就很高兴了。就表示什么?他「天良不汩没处」,他的良心没有淹没掉、没有埋没掉。

『如能就其未汩没处,將《感应篇》时手一编』,如果说对这些为非作歹的分子,这些歹徒,犯罪分子、诈骗分子,他良心如果未泯,你让他看一篇因果故事,你让他看《感应篇》的一篇,古代的因果报应,或是现代的因果报应。像我都会讲现代的因果报应故事,很多人看到我讲《感应篇汇编》,嚇得都不敢吃肉了,很多人都去吃素,也有人不敢再做坏事。就是什么?你给他《感应篇》一篇,「时手一编」,或是给他一本,你给他看看。它就像照妖镜一样,『如明镜当前』,他看到这些因果报应他会害怕,「如明镜当前」,就好像说你坐在一面,很清楚的镜子前面,照得清清楚楚。『瞥见全身』,你全身哪个地方怎么样,全部都被照见。『鬚眉毕现』,你的一根毛都被照出来。『美丑难藏』,你是美丽的、你是丑陋的,你跑不掉,没办法藏,没办法隱藏,「美丑难藏」。「未有不幡然悟、憬然悔也」,每一个坏人、每一个恶人只要看到《感应篇》的因果报应的故事,他没有不幡然悔悟的,他没有警惕的醒过来的,后悔的,没有,一定的,一定会醒过来,一定会幡然改悟的。

『至为善得福』,这个是讲恶的部分,那至於说为善得到福报。『不曰福报而曰善报者』,这个地方就跟你解释说,你做善事得到福报,它为什么不叫「福报」、不说「福报」而说「善报」呢?『盖人之为善,原为求復其本来之善耳』,人为什么要去做善事?上天也好,圣人也好,圣贤也好,他是想藉你去做善事恢復你本来的、清净的善良的天性。我们佛家讲说,恢復你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恢復我们儒家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为什么教你做善事?不是要教你得福报,不是这个意思。上天教你去做善事,不是教你得福报,祂要教你回头,祂要教你说,恢復「人之初,性本善」,佛家讲恢復我们,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恢復我们的清净佛性,祂的目的是这样。

『非为求福而为善也』,不是说为了福报才去行善,不是,上天不是这个意思。『盖天赏其不忘本来之善』,为什么你去做善事会得福报呢?会得善报呢?因为上天要回报你,你不忘记本来的善心、善念、善行跟本善的清净佛性,还有本来善良的天良。老天就是要回报你,不忘记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你本来不是小偷、你本来不是毒贩,可是你为什么变成小偷、变成毒犯?你就是里面在讲的,前面讲的,你迷而「不知返」,不但「不知返」,而且「不知愧」。『能復其初而福之也』,你能够恢復你本来清净的福报,你只要得到这个善报,你慢慢变成善人,你自然有福报。

『至人为善,自並不知其为善,不过求去其积习』,为什么上天教你去、圣人教你去行善,他自己本身去做善事的人,他自己也不知道说,为什么去做善事。人家劝他嘛,你去做善事啊,你去帮助那些苦难的人啊,你鼓励他,你跟他募款,我们去助印经典,好不好?我们去助印《太上感应篇》,好不好?他说,好啊,那我捐一百元、捐一千元,他跟你隨喜。他自己不知道,「自並不知其为善」,他不知道说这样的善事去行,可以把他的积习把它断掉。因为为什么要去布施?布施就是破慳贪,慳贪就会造很多恶。所以去行善的人他刚开始他並不知道,这样去行善可以帮助他,去掉他累积很久的习气,就是这里讲的,「不过求去其积习」。

『以復我本体耳』,以恢復我们本体清净的佛性,以恢復我们,「本体」是什么?「本体」就是我们的觉性、我们的佛性、我们的本性。明朝理学家说的,致良知,致良能。也就是儒家里面讲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格物、致知、诚意、正心就是恢復本体,儒家讲是讲这样。那佛家讲,断恶修善,转迷为悟,转凡成圣,恢復我们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就是「復我本体」,因为佛陀说,眾生本来是佛。『故罪过日去,本体日现』,你经过这样去行善以后,罪过一天一天的减少,「罪过日去」。「本体日现」,你的自性、你的般若智慧、你的清净心一天一天的现前,「本体日现」。

『及至露得一分本体,则自视愈明』,你能够把本体的觉性、本体的般若自性,能够显露「一分本体」。那么「自视愈明」,那么你自己就,你的觉知性就愈来愈光明,你的智慧就愈来愈现前,「则自视愈明」。你就能看到自己的心了,「自视」,就看到自己的心了,你就愈来愈清楚了,能够愈来愈清楚看到自己的心了,看到自己的起心动念,能够看到自己的习气了,愈来看得愈清楚。『见浑身九分之过矣』,你就可以看到你浑身有九分的过错、有九分的罪过。『及至本体復到九分』,等到你恢復你的本体恢復到九分的时候,那你就觉得那一分没有去掉的恶,实在是很不乾净、很不清净,很可恨、很討厌。你就觉得那一分,没有去掉那一分那个习气还在,那个没有断掉,实在是很可恶,而且很討厌,而且很厌恶,你希望赶快把它断掉。

『深咎己之不善,痛自刮磨,止有羞愧而已』,深深地感觉愧疚,自己还剩下这么一分不善的地方、不善的习气。痛自改悔,赶快把它刮掉,「刮磨」就把这个恶刮掉。「止有羞愧」,只剩下一个羞愧心,自己觉得很惭愧,怎么断不了,剩下这个羞愧心。如果你能够到这样的地步、到这样的修行,『而天见之,人知之,莫不敬其善矣』,你到这个境界来的时候,老天看到你这样的痛自改悔、精进用功、努力向善,老天见到了,大家也感受到了,大家也知道你在改过了。「莫不敬其善矣」,大家对你的行善非常地恭敬、非常地敬佩。

『故其所行及人之善,天人莫不善之』,所以你所做到的,「故其所行及人之善」,你利益別人的善事,老天跟眾人,「天人」就是老天跟眾人,莫不都能够为你降吉祥、降福报,而且帮助你,『莫不善之』就是天助你,老天助你,天助之,人助之,大家一起跟隨你。『而善人则但知自治其身耳,並不知其所行之为善也』,那么这个行善的人他只知道说,他这样去行善,「但知自治其身」,可以把自己本身可以调伏这些、改过这些恶习气,他並不知道说,所行的这些善事可以感应到这么殊胜的果报,可以让他能够开发智慧,可以让他慢慢成为,从一个凡人、恶人变成善人,从善人变成圣贤。他自己本身当时在行善的时候,他並不知道自己將来可以变成这个样子,「而不知其所行之善也」。他只是说,因为他觉得说也很惭愧,他想把这些恶都改掉,所以他去行善,这是「自治其身」。

所以有一本书叫《净住子》这本书说,『求进是假名,退检是实法也』。所以你想要求进步,其实是一个方便说了,那人家鼓励你,你要去行善才会进步,你要去行善才会得到功德,你要去行善才能够吉祥平安、才会快乐幸福,那就鼓励教你去求进步。一般我们都教人家布施、放生,你才会得到健康,你才会得到福报,你才会得到好果报。那就「求进是」,这个实在是方便说,是「假名」,就是鼓励你的意思。教你去行善了,其实到最后就是怎么样?退而求其次,让你检討自己、反省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实法」,对你有帮助,叫「实法」。你才发现自己做得不完美,才知道自己是个恶人,才知道自己的行善,並不能够做到尽善尽美,不能自己成为一个圣贤,这才是「退检是实法」,这才是真正真实的目的。

那么这一位写这一篇「感应篇汇编书后」,这一位作者,他说,『余观此编所集古今证案,而验之於身,觉余自无始以来,轮迴六道,流浪苦海之中,今脱三途而得人身,难之至也』。他自己看了这一本《感应篇汇编》以后,这里面所汇集的「古今证案」,就是古今的故事,然后检验自己这一生,他的所作所为,检验他这一生所做的善恶。他觉得自己无始劫以来,轮迴在六道里面流浪生死,这个苦海之中,今天好不容易脱离三恶道,而有得到人身的机会,他觉得非常难得,非常难得。『而因迷起妄,因妄造恶,不知不觉,枉送却三十余年光阴,实大可惜也』。这位作者说他还没有接触到这个《感应篇汇编》之前,他自己没有得到觉悟,「因迷起妄,因妄造恶,不知不觉」,过去的三十年光阴岁月,统统是冤枉的浪费掉了,实在是大可惜,「实大可惜也」。

『而向之所为,亦自以为不恶,故安之而不知改,趋之而不知避也。即今之不能一刀斩断,洗涤净尽者,亦莫不自以为微青而无伤也』。他就讲他自己了,他说,我当时没有接触这个《感应篇汇编》之前,我都不知道我浪费三十年的光阴,实在是太可惜了。而过去所作所为,自以为说我不是坏人,我又没有造什么恶,我「自以为不恶」,我没有做什么恶的事情,自以为没有做什么坏事。《了凡四训》里面讲说,一念为己谓之恶。一念为自己,自私自利,就是最大的恶,他自己不知道说,为自己也是恶,所以他「自以为不恶」。所以他安於现状而不知道悔改。他趋之於恶的事情,他不知道迴避、不知道闪避、不知道逃避,已经走向去犯错,造业了、作恶了,他还不知道回头、不知道闪避。到现在还不能够一刀斩断这些恶习气,把它洗涤乾净,还以为这个只是轻微的,一点点的、轻微的小习气而已,自己觉得无伤大雅。没关係,我还有时间,等我慢慢改就可以了,『俟我徐徐而改之也』,自己原谅自己说,没关係,我慢慢改,我这些习气还剩下一点点而已,我慢慢改掉就可以了。这是这位作者形容他自己,他的习气並没有斩断乾净。

「篇中所列过恶,件件有分,所列善款,样样不能,遂不觉悚然惧,幡然悔,爽然自失」,这个作者很有自知之明,他说,可是我看到这《感应篇汇编》里面所列的「过恶」,过错跟罪恶,每一件我都有分,每一件他都有犯过。所列的「善款」、所做的善事,我哪一条都没有做到,「样样不能」,没有一条做到,「样样不能」。这几句话讲得非常好,「所列过恶,件件有分,所列善款,样样不能」。「遂不觉」,我不知不觉。感觉「悚然惧」,「悚然」就是非常害怕,恐怕、害怕起来了。「悚然」就是惊惧的样子,非常害怕,「悚然惧」。「幡然悔」,自己觉得非常地汗顏、非常地惭愧、非常地后悔,「幡然悔」。「爽然自失」,刚才我们解释过,就感觉自己茫茫然,没有方向,人生没有方向,形容自己茫无主见,茫茫然没有主见。

不禁想到这里『淒然泪下』,流下惭愧的眼泪下来。「自视浑身垢秽,可厌可憎,跼蹐不安」,想一想自己,反省自己,自己觉得浑身都是罪恶、浑身都是「垢秽」,浑身都是脏兮兮地,实在对自己觉得很討厌、很可厌、很可恨,「可厌可憎」。「跼蹐不安」,自己就觉得侷促不安了。『而思有以洗涤刮磨扫除之』,而就想要说,要把它洗涤乾净、刮磨乾净,「扫除之」。『忽思曰:「此非《感应篇》也,实乃我之救命王菩萨也』,忽然想到说这一篇《感应篇汇编》,《太上感应篇》不就是我的救命王菩萨吗?我们说地藏王菩萨,他说「救命王菩萨」,你救我的命的「救命王菩萨」,就是这《感应篇汇编》,就是这一篇《太上感应篇》,就是这一本《感应篇汇编》,就是我的「救命王菩萨」。

『於是焚香礼拜之,敬谨供奉之,时时读诵之,每思遵依之,极口讚叹之,逢人称道之,书之刻之,印之送之,而不容自己也』。这个作者实在是让我们非常讚叹,他说,到这个地步来的时候,我就焚香礼拜这本《太上感应篇》,焚香礼拜、供养这一本《感应篇汇编》。我恭敬的、谨慎的供养它,我依教奉行,我时时刻刻地读诵它,我每想到我没有做到,我就赶快遵照依教奉行它。我逢到人就极口讚叹这本书的好处,我极口讚叹它。我遇到人,我就称讚说,这一本书太好了,是救命王菩萨,你们都要学这一本《太上感应篇》,来自救救人。我来抄写这本《太上感应篇汇编》,因为以前,印刷不发达,所以叫「书之」。「刻之」就是我拿去给人家印刷,我助印这本经典。我印了以后,我就送给別人,「印之送之」。

你不要说现在经书太多,老人一个一个往生掉,年轻的一个一个生出来,他还是一样不懂,他一样要造恶,所以永远不会嫌太迟,永远不会说嫌太晚,永远不会说,他们都瞭解了,他们永远都不瞭解,所以教不完。眾生业尽,眾生的业都消了,我愿乃尽。地藏王菩萨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尽,方证菩提,一样的意思。这位作者就到这个地步了,他不仅是焚香礼拜,尊敬供养它,时时读诵它,想到它就依教奉行,讚叹它,逢人就称讚它,抄写它、刻印它、助印它,还有广送这本《太上感应篇》。

到最后「不容自己也」,到最后不允许自己片刻的懈怠、不允许自己片刻的荒废,到这种地步,他这是什么?「止於至善」了,就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他做到这个境界了。我们佛家讲的,恢復我们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成佛作祖,到成佛作祖还不能够停止,要继续弘扬下去。就是这一篇「感应篇汇编书后」,我觉得很有意思,各位参考,我们来做这样的分享。

好,再来看下面这一篇。我们看经本九百七十一页,【姚端恪公颂】,我们看经文:

【文然以扫先祖中宪公墓。兼谢弔至江寧。病疟者月余。至九月廿四日。夜梦一羽衣人至。予泣拜之。幷呈以诗。末有借问小人曾有母。如今果在凌风臺之句。良久。见先慈大人至。曰。儿病疟乎。可诵太上感应篇。勤而行之。兼广训导无怠。予泣而寤。次日从予友鲍子曼殊。觅感应篇。具以梦告。曼殊曰。予久许梓感应篇註。以独力难成。因循不就。致为神明所呵。功名蹉跎。示警梦寐者屡矣。今当力成之。予因同心考订。薄助梓工。以资先慈冥福。清晨必净心捧诵一卷。回省生平。但觉愧心悔心耻心惧心並集。数日而疟果愈。因念太上慈悲。普济迷钝。祸福明其自召。善恶原於起心。示以诸神在人头上。在人身中。德盛者体物不遗。听之不闻。视之不见。训以上天降福三年。降祸三年。生物者因材而篤。裁者培之。倾者覆之。指人心病。作人心医。长人善根。塞人恶源。种人福田。拔人祸本。如是功德。不可纪量。我因慈训。得捧真詮。乃稽首涕零。而作颂言。太上垂宝训。慈悯世间人。祸福不自天。一切从心造。善心起未为。吉神已隨之。其恶心起者。凶神亦如是。今人云行善。动云力不足。但作此见者。即为心不善。譬如贫窶人。衣里有宝珠。將珠论值价。钱帛抵无量。若还贫窶者。不知有珠故。太上训三善。名为语视行。有口不语善。终日岂默坐。有目不视善。未见合眼者。有身不行善。昼夜亦劳碌。以此內自省。行善非无力。但隨心所及。善量悉圆满。昔有乞丐儿。適当贼扰时。城中防奸细。不容乞儿入。以此居城外。夜棲破屋中。忽闻寇贼来。无数人马声。乞儿起自念。此贼夜袭城。城上梆铃稀。灯火半明灭。当因人倦寢。此域必屠陷。我当间道去。救此全城命。既作是念已。趋城下大呼。城上人警觉。金鼓一时鸣。矢石及銃礮。乱向暗中击。贼徒大惊骇。弃其云梯去。以此一乞儿。救此百万命。今言无力者。孰知此乞儿。请视此乞儿。功德有量否。所以下下人。能种上上福。起心若行善。力无不足者。又有作过人。不欲持此经。心中常思念。我罪已深重。勿復言鬼神。徒尔增恐怖。不思太上训。改悔便转福。改为积善种。悔为灭罪本。恶既由心造。还即由心灭。譬如冬月水。冻结即成冰。及至春暖时。是冰还为水。则知冰与水。性本无二故。又如劣手碁。半局已大败。忽遇善弈人。指点及教导。是人能信受。局终反得胜。若仍復败者。当由不信故。昔有一老僧。焚修关圣祠。道行甚清洁。勇猛修善事。適当贼扰时。梦神来告语。汝明日合死。有贼乘白马。名为朱二者。是汝宿世怨。汝合死伊手。稽首向神言。今生颇行善。愿慈悲救护。神言无救法。救则汝自救。清晨鸣钟起。有贼入山来。擒僧命引导。何山有財宝。何洞有妇女。速速导我去。不然便杀汝。僧忽自思惟。我业已合死。今復导彼去。掠財淫妇女。是谓业上业。雪上又加霜。枷上更著杻。便起呼贼言。我不復导汝。汝非朱二乎。我命终汝手。是贼大惊骇。汝何知我名。定是圣神僧。僧告以梦故。朱二自思惟。怨报无穷已。神言不救汝。即是救汝法。汝不导我行。是即汝自救。我汝自解怨。稽首神前去。故知祸可转。太上无誑语。急向生前改。莫待死时悔。改悔一由心。无罪不灭故。又有小根人。受持不坚固。今日行微善。望报在明日。不思太上训。久久获吉庆。太上所说经。犹如天上雨。人生所行善。犹如地下种。雨泽无有二。地有肥瘠故。受命有厚薄。迟速亦如是。勤勤力耕耘。及秋咸收穫。种迟便弃捐。无有收穫处。亦有行善者。暗中神护佑。愚人不自知。妄言无利益。展转生疑谤。譬如痴騃儿。身立颓墙下。持果手內嬉。恬不復知惧。其父急趋来。提儿向別所。墙倒儿命存。涕泣向母言。父夺我果去。又如覆舟人。扶板至洲岸。资財皆荡尽。衣被亦漂没。稽首谢神灵。赛愿更还福。乘舟不覆者。不復言神佑。所以大善人。精勤无退转。福向绥中生。祸向暗中灭。因果报应中。分明向人说。修善受苦者。为善未熟故。至其善熟时。自见受乐报。稽首太上尊。普度一切眾。心生一切善。善生一切福。若人受此经。信行及劝导。是名为法施。功德不可量。清顺治甲午年阳月长至日龙山姚文然稽首敬撰。】

好,我们来看这段的字句解说:

『姚端恪』就是姚文然,他是清朝的一位诗歌文学家,诗文学家,他號龙怀,字弱侯,江南桐城,安徽桐城人,他官当到刑部尚书,等於现在的司法部长,他死后皇帝追封他为端恪,著有《姚端恪公全集》。这个人也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物,现宰官身。这个是他本人写的清朝「姚端恪公颂」。

『谢弔』就是丧事办完以后,去拜谢前来弔唁的亲友,亲朋好友。

再来『疟』就是疟疾。

『羽衣』就是古代称道士或神仙所穿的衣服,叫「羽衣」。

『凌风臺之句』,「凌风」就是驾著风。

『先慈』就是已经亡故的母亲,就亡母。

『许梓』,「梓」就是印书的雕版,因雕版以梓木为上,故称「梓」,以后都称製版印刷叫做「梓」,我们现在讲就是印刷版。

『蹉跎』就是失时,失去了机会,一般叫蹉跎光阴,就浪费时间,虚度光阴也可以叫「蹉跎」。

再来九百七十二页这一句,第五行,『德盛者体物不遗,听之不闻,视之不见,训以上天降福三年,降祸三年』。这个「德盛者体物不遗」,这一句就是来自於《礼记》中庸篇。它的原文是这样,《礼记》中庸篇说,「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这句「德盛者体物不遗,听之不闻,视之不见」,怎么解释呢?我们来聆听我们师长的老师,雪庐老人,就是李炳南老教授,李炳南老师,在臺湾的中兴大学开讲《礼记中庸讲记》,时间是在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三十日。

雪庐老人讲到「哀公问政章」里面有提到这一段经文。李炳南老师说,「『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鬼神:《易经》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现在的科学还没有研究清楚,所以现代人也不太相信古代鬼神的说法,这是一个青黄不接的时代。我们讲话,声音是发自我们的唇舌,我们的嘴唇、我们的舌头、我们的牙齿、我们的喉咙,但是我们睡觉的时候就不发声音。人活著的时候可以说话,死的时候就不能说话,这都是神的作用。这李老师讲得很好,他说,我们现在讲话会有声音,是因为我们的嘴唇、我们的舌头、我们的牙齿、我们的喉咙,可是我们睡觉的时候,我们不出声音。哪一个人睡觉有出声音?对不对?除非你是说梦话。但是我们睡觉的时候不出声音,李老师说,这是神的作用。

那么人活著的时候可以说话,死的时候就不能说话了,这是一种我们讲,佛家讲神识,这个神的作用。那有时候说神不守舍,我们一般讲,俗话讲,叫魂不守舍,那李老师讲神不守舍,就是我们这个神,神识这个神,没有办法跟这个身体天人合一。人就將死了,人快死的时候,那个神识就要出离,我们俗话讲,叫灵魂要离开这个肉体,那就是精气了,神要离开这个肉体的时候,就变成精气了。所以人死了以后身体还在,身体躺在太平间、躺在医院,身体是物质的,物质却不灭。

身体为什么是物质却不灭呢?为什么呢?因为有魂,魂就是能力,能力不灭的,那个能力还在,能力是不灭的。身体就像机器,魂就像动力。诶,这个李老师解释得很好,魂就是能力,这个能力你是烧不掉的,能力是不灭的。身体就像机器,魂就像动力,那个机器才能动,你有那个动力那个身体才能动。你比手画脚,那个是手脚在动作,可是谁在指挥这个?他说,李老师说,他是魂,这个动力,魂是动力。游魂呢?人死后魂到处飘游,魂到处游荡,这叫「游魂为变」,遇到两性交合就去寄託了。什么叫两性交合?看到父母在交合的时候,他就去投胎了、就去寄託了,这叫投胎。

宋朝的儒学家不肯讲鬼神,才解释「鬼神为二气之良能」。「人的情识发於性」,人的情识就是「发於性」,就是「静为性,动为情识」。「静为性,动为情识。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我们喜怒哀乐还没有发作以前,这个是属於中庸状態。你发作了以后,喜怒哀乐发作以后,你能够合乎「中节」,「谓之和,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万物包括动植物、矿物。所以万物都有性,像黄莲,我们说黄莲苦口,药里面有个黄莲,这个苦药,黄莲是凉性的,因为我们李老师是中医,所以他很懂这个。黄莲是凉性的,附子是热性的,如果你用手去抓,用手去执取,不凉也不热,但是食了以后就產生作用,你吃了以后就產生作用,「这就是它的性,就是能力不灭」。各位要记得,「能力不灭。鬼神都是万物的能力。」

「视之而弗见」就是这里讲的视而不见,视之不见。「听之而弗闻」就是听之不闻。「体物而不可遗」就这里讲的「体物不遗」。「物」就是指万物的本体。动植物、矿物中都有「鬼神」,都少不了,「这是形容『其盛矣乎』」,就是「德盛者」,就万物都有它的性。以上这一段我引用李炳南老师解释的这句,「德盛者体物不遗,听之不闻,视之不见」的意思,在这边跟各位分享。

好,那我们再看下面这一句,『生物者因材而篤』,「生物者」就万物。「因材而篤」就是每一样东西都有它的特点,只有发挥好了它的长处才能起作用,这叫「因材而篤」。

『裁者培之』,「裁」就是通各种材质,因材施教这个材,来因据它因材来施教,根据它的特性来栽培它、来运用它,这个叫「裁者培之」。

『得捧真詮』,「真詮」就是真諦。

再过来九百七十三页第四行,『譬如贫窶人』,「贫窶」就是贫穷、贫乏。

好,九百七十四页第二行,『城上梆铃稀』,「梆」就是梆子,古代在巡更的时候,或者旧时古代的衙门,眾人所要敲的这种响器,用竹子或是挖空的木头製成,这叫梆子,也是巡更用的。我们现在讲叫警报器,用现在的语言叫警报器。

再来第四行,『矢石及銃礮』,「矢石」就是箭跟垒石,古时候守城的兵器。「銃礮」就是土炮、火炮。

『云梯』就是,再来看「云梯」,「云梯」是现在消防队的云梯车那一种的。

九百七十五页第三行,『又如劣手碁』,「碁」就是下象棋那个棋子。

九百七十六页第五行,『是贼大惊骇』,「惊骇」就是害怕。

再来九百七十七页第六行,『譬如痴騃儿』,「痴騃」就是愚笨、愚蠢,不慧。

最后一行,『赛愿更还福』,「赛愿」就是酬神还愿。

九百七十八页第二行,『福向绥中生』,「绥」就是安抚。

最后一行,『顺治甲午』,在公元一六五四年,清世祖顺治十一年农历甲午年。

『阳月』,农历十月的別称叫「阳月」,农历十月。

『长至』就是冬至。

『龙山』,在今天安徽省当涂县南边。

好,我们来看这段的白话解说:

「姚端恪公颂」,姚文然就是他本人,文然,姚文然先生,他去扫他祖先的坟墓,『先祖』就是『中宪公』,就是他的祖先,去扫墓,扫他「先祖中宪公墓」,同时去「谢弔」,到江苏南京去「谢弔」这些来弔唁的亲朋好友。结果他在江苏南京的时候,江寧县,他就患了疟疾这个病有一个月多。到九月二十四日,有一天晚上作梦,梦到有一位仙人到梦中来,姚文然先生就跪拜下去哭泣,並且呈了一首诗给祂看,就写这几句话说,「『借问小人曾有母,如今果在凌风臺』之句」。你有没有一个母亲现在凌风臺呢?姚文然先生等了不久,过了不久,就看到他的亡母,「先慈」就他的亡母大人到了。他的母亲跟他说,儿子啊,你得疟疾病吗?你可以诵《太上感应篇》,你努力精勤的奉行这个《感应篇》,而且努力去实践,而且广为宣导,不要懈怠。姚文然先生跪拜亡母哭泣而醒过来。

第二天,姚文然先生从他的好友鲍子曼殊找到这本《太上感应篇》,他就告诉他梦中这个情形、这个梦境。曼殊先生跟他说,曼殊这位人士跟他说,我也等了很久,也答应了,我发愿想要去印《感应篇註》,可是我一个人能力不足,没有办法完成,就因循拖延到现在,没有办法成就这个印经的事情。以致被神明所呵斥、所呵责,神明责备我,让我的功名都耽搁了。而且这个神明常常在梦中警示我,有好几次用梦来警惕我,我今天应该努力来完成印《感应篇註》这本书。那么我,因为我们一同、共同发心来校对以后,我们就来印这本《感应编註》。那姚文然先生就说了,好,那我赞助你一点印刷费,我助印一些钱,来迴向给我的母亲。「先慈」就是他的亡母,让祂迴向,祂在幽冥、在冥间、在冥界能够得到这个福报。

那清晨,姚文然先生就净心的捧诵一卷《太上感应篇》,他反省这一生以来,只觉得自己惭愧、后悔、耻辱、害怕这个心不断的涌现,就『但觉愧心、悔心、耻心、惧心』不断的涌上来。经过好几天,这个疟疾的病果然好了。又因此想到《太上感应篇》的太上老君的慈悲,救济这些迷茫的眾生、『迷钝』的眾生,告诉眾生这些祸跟福都是我们自己招感而来的,善恶都源自於,起自我们的心。而且告诉世人,诸神在人头上、在人身中。具有德行的人,德行俱足的人,「体物不遗,听之不闻,视之不见」。这些诸神在我们头上、在我们身上,没有一件事情都离开这个因果报应,没有一件事情都离开这些善恶因果,只是我们听了,我们没有发现,我们看了,我们没有见到。其实我们这个觉性从来没有离开我们,我们造善恶这个心也是在我们这个觉性,我们招感这个因缘果报的,也是我们这一念的神识,我们的阿赖耶识,我们的灵魂。

所以在《太上感应篇》里面说,「上天降福三年,降祸三年」,这个是因为根据眾生的根基不同,个人的习性的深浅不同,上天只不过是因材而施教。有些人,「生物者因材而篤」就是说,上天根据我们的因缘、根据我们的习性、根据我们的精进、根据我们的懈怠,来「裁者培之」,来栽培我们,来降祸给我们,『倾者覆之』就是降灾祸给我们。祂是告诉我们世间人,我们的『心病』,我们自己心的毛病、我们自己心的烦恼,我们自己都是自己的医生,我们自己就可以把自己的病治好、把我们的烦恼降伏,就是「指人心病,作人心医」。老天爷,这个《太上感应篇》也可以讲说,治我们的心病,教我们自己做自己的医生,我们自己心理的医生。《太上感应篇》就是要来增长我们的善根,要来断绝我们的造恶的根源,是要种下我们的福田,要拔我们的灾祸的根本,这些功德不可计量、不能够计量。我因为太上老君,《太上感应篇》这个慈训,我能够得到这一本真理的书,这一本善书,乃至『稽首涕零』,我就跪下去痛哭流涕惭愧不已,而作这首颂曰,这首偈颂。

太上老君垂教这个宝典训诲,慈悲的悲悯世间人。祸福不是老天给你的,一切都是心造的。善心起来的时候,还没有去做,吉神已经跟隨了。恶心起来的时候,凶神也是这样跟隨了。现在说叫你去行善,你动輒说,你能力不足,那么你有这样的见解,就表示说你的心就不善了,『即为心不善』了。就好像说,『譬如贫窶人,衣里有宝珠。將珠论值价,钱帛抵无量』。譬如说一个很贫穷的人,他衣服里面明明有一颗宝珠,他自己不知道。这是指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凡夫、我们烦恼眾生每一个人都有一颗我们的自性,你还把这颗明珠拿去卖,跟人家討论价钱,你不知道这一颗宝珠它的价值是无量的。那么你把这颗宝珠再还给这个贫穷人,他还不知道有这颗明珠。这个明珠是指我们每一个凡夫里面的佛性跟觉性。所以太上老君训誥我们,你只要一天,一日行三善,「语善、视善、行善」,你有嘴巴不说善,整天在那边『默坐』、呆坐。有眼睛不去看好事,每天也从来没有看到,『未见合眼者』,每天眼睛看到不好的事情。『有身』,有这个身体不去做好事,整天白天晚上忙忙碌碌地。你用这样来去自己反省,行善不是没有力量,隨你的心能力所到的,你『善量悉圆满』,你只要发多少善就能够圆满。

以前有一个乞丐儿,正当盗贼要来干扰、要来侵害的时候,城里面的人因为担心有奸细跑进去,所以也不让这个乞丐人进去,这个乞丐人只好住在城外,晚上就住在破屋中。忽然听到盗贼来了,非常多的盗贼跟马声。这个乞丐就自己想了,盗贼黑夜要去偷袭这个城门、城里,那城上绑了这个铃声没有响,那么灯火在半明半灭之间,大家都在睡著了,当人因疲倦睡著了,这个城、这个地方的人民可能会被屠、被杀害,我应该找个空隙跑进去,救这里面全城的人命。他起了这个善念以后,就跑到城下大声的呼叫。城上的人就警觉了,就把这个金鼓、就把这个战鼓一击,整个城上的这些弓箭全部射下来,这些石头丟下来,以及这些火炮全部射下来,『乱向暗中击』,就向这些盗贼这方向射击过去。盗贼非常地害怕,放弃了云梯就跑掉了。因为这个乞丐救了百万城里面人的生命。

你现在说你没有力量去做善事,你没看到这个乞丐这样做吗?你看到这个乞丐他有没有功德呢?他是功德有量还是无量呢?『所以下下人,能种上上福』,非常卑下的人也可以种非常至高无上的福报。如果你心想去行善,你能力做不到。可能有人,有犯过的人,『又有作过人,不欲持此经』,他不愿意想持这本《太上感应篇》,其实他心中常常想,我罪业已经很重了,你不要再跟我说鬼神了,你不要增加我的恐怖了。他不想想说太上老君的训诲是教我们悔改,转祸为福,教我们『积善种』,做为我们悔过的灭罪的本钱,悔过是我们灭罪的根本、灭罪的本钱。

恶既然是由心造,还是由心去灭。就好像冬天的水,结冻以后就变成冰,到春天的时候春暖花开,冰又变成水,所以说冰跟水它的本性是不二的。也就是说,你造恶的心跟菩提心是不二的,造恶的心是结冰,你清醒的、觉悟的心是变成水,它是不二的。菩提跟烦恼是不二的,迷的时候叫烦恼,悟的时候叫菩提。又好像说,不会下象棋这个人,走到一半的棋局,已经准备大败了,忽然遇到一个会下象棋的人,告诉他怎么下象棋,教导他,这个人能够信受,最后反败为胜了,到棋局终了的时候,他反败为胜了。这表示说你虽然人生走到一半,你虽然人生是失败的,造业、造恶非常多,可是你碰到一个善知识告诉你《太上感应篇》,教导你怎么断恶修善,你最后能够信受奉行,你最后还是成为一个善人,你可以反败为胜。如果你还是败的,是因为你不相信的缘故。

以前有一个老僧他想要修一个关圣庙,他的道行修得很好,很清净,非常清高,他很努力去修做善事。可是有一天碰到一个盗贼要来侵犯,他梦见护法神告诉他说,你明天就应该要死掉了,有一个骑一匹白马那个人叫做朱二,他是你过去生的怨家,你必须死在他的手中。那这个老僧就向神明祈求了,他说,我这一辈子也是想要行善,希望你慈悲救护我。那护法神说,我也没办法救你,我『无救法』,那能救的是你自己。於是这个老僧清晨就叩钟起来以后,刚好真的有一群盗贼到山上来,就把这个老僧抓到,抓住以后就叫他带路,哪个地方、哪座山有財宝,哪个洞里面有妇女,你赶快带我去,不然我就杀你。这个老僧就突然间在想了,我的业报已经现前了,我应该要死掉了,我现在又引导你去造恶,又叫你去抢劫钱財、姦淫妇女,那我不是业上加业吗?霜上加霜吗?枷上再加杻吗?杻械吗?就是手銬再加脚链吗?就站起来对这个盗贼叫喊说,我不再引导你了,你不是朱二吗?我命本来就应该死在你手里。这个盗贼非常惊讶的,非常「大惊骇」,就非常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那么你是一个圣僧囉?『圣神僧』囉?老僧就告诉他晚上作梦的经过。朱二自己想,哎呀,怨怨相报何时了,那神明说不能救你,就是你自己救自己,『即是救汝法』。你不引导我往前进前面去造业,就是自救,『是即汝自救』。『我汝自解怨』,那我自己不杀你,我就是解开这个怨仇。我们一齐去,『稽首神前去』,我们一齐到护法神那边去道谢一下。

这一段讲什么呢?那个『朱二』就是我们造业了,我们的本来。那个『老僧』就是我们想要回归向善,我们现在修行了。他告诉你说,你不要再继续造业,如果你去造业,你就死路一条,你会遇到盗贼那个朱二。那个朱二就是你继续造业下去,那个护法神告诉你说,你会丧命在他手中,就是你现在去造业的你那个手中。那你不要继续引导你这个恶念去造恶,就是你不要去引导那个朱二去抢劫钱財、去姦淫妇女,这个意思是这样,这是自救法。所以说祸可以转,太上老君没有打妄语。『急向生前改』,最好在活的时候赶快悔改,不要等到死后才要后悔,『莫待死时悔』。这一句很好,可以给它背起来,「急向生前改,莫待死时悔」。改过、悔过就是这一念心,没有一个罪不灭掉的。

又有一些小根器的人他受持这个《太上感应篇》,道心不够坚固,今天行善,行一点小善,就希望明天有果报,不想想太上老君的训诲,祂说,『久久』才会『获吉庆』。太上所说的经就好像天上下的雨,人生所行的善就好像地下的种子,雨下下来它没有分別,但是地里面有肥沃的、有贫瘠的,我们每一个人的命,我们有福报有厚的、有薄的,我们『受命有厚薄,迟速亦如是』,我们接受太上老君这个滋润,我们的因缘有厚有薄、有快有慢,我们的福报现前有厚有薄、有快有慢。你只要努力的勤耕耘,到秋天就收穫了。你种得慢,种到一半,又慢,然后又放弃,当然是没有收穫。

那么也有行善的,暗中得到神护佑,这个人他不知道。他已经暗中得到神的护佑,他自己不知道,就是冥感冥应,暗中有感应,他自己不知道。他说,没有利益,我行善没有利益。辗转就生毁谤、又生怀疑了。就好像一个愚痴的小孩,「痴騃儿」就是愚笨的小孩,他站在那个快要倒下去的墙下面,手中还持想吃那个水果,吃那个果糖、糖果,还在那边玩,他还不知道害怕,还不知道墙要倒下去了。他的父亲赶快跑过来,知道他有危险,就把他儿子抓到別的地方去,那个墙就倒下去,他的儿子命就救活了。这个小儿还哭泣的向他母亲说,父亲夺掉我的糖果。这一句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暗中得到一些大灾难,因为你行善才化解开来,你不要说这些行善没有收穫、没有果报。又好像说一个船快要翻掉的人,他扶著这个板子到岸边,他的所有钱財统统被海水淹没了,衣服也溼掉了,他来稽首顶礼谢神灵,而且还还愿,还要还愿,希望以后乘船不要再翻覆。他不再说神保佑了,『不復言神佑』。

『所以大善人,精勤无退转』,大善人他精勤没有退转。「福向绥中生」,这个「福向绥中生」就是,「福」就像平安中里面会生出来。『祸向暗中灭』,灾祸暗中就灭掉了。「福向绥中生」就是你不退转的时候,你福报就暗中在平安中里面就生出来,那灾祸就在不知不觉里面它就不见了。『因果报应中,分明向人说』,因果报应都告诉你了,很清楚。修善的受苦者,为善还没成熟,你做善事得到苦报,是因为你的善事还没有成熟,等到你成熟的时候,你就可以得到这个乐报。『稽首太上尊』,我顶礼太上老君,你『普度一切眾』。『心生一切善,善生一切福』,你心里生一切善,这个善就生出一切福报出来。『若人受此经』,如果有人持、奉行这本《太上感应篇》。『信行及劝导』,信受奉行又劝导別人来奉行这部《太上感应篇》。这叫法布施,『是名为法施』。『功德不可量』,功德不可计量。

这是姚文然在清顺治甲午年农历十月,农历冬至,到农历冬至,农历十月冬至的时候,他在「龙山」,在安徽省当涂县,他所写的这个,他本人叫姚文然,他写的这本「姚端恪公颂」。我们知道他是,刚才我们有特別介绍他,他是在清朝当过刑部尚书,那么写了一本叫《姚端恪公全集》。这位人物,文学家,他也是很有善心、善念。

好,我们今天二百六十二集《感应篇汇编》总结,我们讲到这边圆满结束,总共讲了二百六十二集,非常感恩各位菩萨大德的护持。我们从二O一三年六月九日开始,从第二十四集开始讲,到现在长达四年六个月,是非常漫长的一个过程。非常感谢太上老君、诸佛菩萨、阿弥陀佛、地藏王菩萨、龙天护法的护佑以及护念,让我们这个《太上感应篇汇编》的讲座能够圆满在这边结束。非常感谢净空老法师,也感谢定弘法师,也感谢诸佛菩萨的护念,感谢太上老君的恩德。

我们结束以后,还会继续补讲《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集到二十三集,这样就非常地完整。等到我们二十三集讲完以后,我们会开始讲《安士全书》,「文昌帝君阴騭文」、「万善先资」、「欲海回狂」、「西归直指」,希望各位能够敬请收看。再补讲的《感应篇汇编》第一集到二十三集会在孝廉文化网路电视臺播放。孝廉文化网路电视臺,它的网址是www.xlcitv.com,在孝廉文化网路电视臺是一个专弘因果教育的网路电视臺,希望各位菩萨大德能够敬请收看。

今天我们《感应篇》的总结就讲到这里。感恩各位同修大德,若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同修大德批评指教。阿弥陀佛。

(文字稿来源:因果教育弘化网)

感恩您的阅读!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https://www.guoloujiang.com/30154.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