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色奇书《安士全书•欲海回狂》连载之075:朱公取卷

 《欲海回狂》一书,是周安士先生以他的大慈悲心,为拯救沉溺于欲海之中不能自拔的青年子弟出离黑暗,走上希圣希贤的觉悟之路而作。所以书中措辞立言,非常地恳切周到而诚挚。不仅阐明了贪恋色欲的祸害,使人们知道所当禁戒和谨慎的关键。而且为发明儒教正心修身、齐家教子、待人接物、治国济世之道及佛教穷理尽性、断惑证真、了生脱死、超凡入圣之法,都作了详尽的阐述,真可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妙无能比。

      朱公取卷(本房吴履声述)

      【译白】

      宿松县令朱维高,康熙己酉年,任江南乡试考官,取中一卷。夜梦鬼说:“此人不可录。”因手写一“淫”字。问其详情。鬼说:“此人奸淫继母之女,已遭上天惩罚。”次日,偶然忘其梦,将此卷呈上,主考官对此卷中文章大加赞赏,忽然用笔抹去文中险阻二字。朱说,第二场考卷中此二字很多,似乎不应抹掉。主考官也后悔,让朱把涂上的墨迹洗去。洗时发现墨迹已渗透几层纸了,此时朱忽然想起昨晚之梦,于是决定不录取此人。

      按:《起世因本经》上说,北俱卢洲,当男女交合时,两人同至树旁,树枝四面垂下,自然有床褥等卧具。若此女是母姨姊妹,树枝不下垂。若强行污之,树即枯死。可见骨肉之间,最犯上天禁忌。此人名落孙山,犹不足以惩罚其罪呢!

      【原文】

      宿松令朱维高,康熙己酉,入江南内帘,取中一卷,夜梦鬼曰:‘此人不可中。’因手书一‘淫’字。问其详,曰:‘此人奸继母之女,已干天谴。’次日偶忘其梦,以此卷呈,主试者大加称赏,忽以笔抹‘险阻’二字,朱禀云:‘中卷内有此字者甚多,似不应抹。’主试者悔之,命朱洗去。及洗,而墨迹溃透数层矣。忽忆前梦,遂决意摈去。

      [按]北俱卢洲,当男女会合时,同至树旁,树枝四面垂下,自然得诸卧具。若此女系母姨姊妹,树枝不垂,强意污之,树即枯死(出《起世因本经》)。可见骨肉之间,大犯天忌,摈出孙山,未足以惩其罪也。

      恭录自弘化社版《安士全书今译》(三)《欲海回狂》

      声明: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感恩您的阅读!欢迎关注传统文化扎根网微信公众号。您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本文地址:https://www.guoloujiang.com/29613.html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