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黃柏霖警官

黄柏霖警官讲因果故事107:表弟的太太投河自尽仗佛力的功德把她找到

黄柏霖警官:表弟的太太投河自尽仗佛力的功德把她找到 就是在差不多十年前左右,我家乡的表哥,吴居士他是我表哥,就是我大舅的儿子。我大舅生的第二个儿子,我表哥是报恩来的,我表弟讨债的、…

黄柏霖警官:表弟的太太投河自尽仗佛力的功德把她找到

就是在差不多十年前左右,我家乡的表哥,吴居士他是我表哥,就是我大舅的儿子。我大舅生的第二个儿子,我表哥是报恩来的,我表弟讨债的、是报怨的。前一阵子我还听家乡讲,我大舅一生所赚的积蓄被他这个第二个儿子,就是我表弟,他去经营地下钱庄,自己到后来因为赌博,把所赚的这些不正义的财也全部都输掉了。他自己反而也向地下钱庄调头寸,在台湾调头寸就是调现金,后来没有办法还。我听我家乡讲,我舅舅他们讲,大舅活到一大把年纪,快九十岁了,一生所积蓄的全部都赔出去,就是为了这个第二个儿子,人家逼债嘛,就把房子,我大舅的房子也查封了。

我大舅的这个第二个儿子,就在十年前,他那时候感情生活很丰富,结了婚以后又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后来等于说他背叛了他这个大老婆。我这个弟妇她后来想不开,她就穿着红色的衣服、红色的裤子、红色的鞋子,在我们台北市,跟我们以前叫台北县,现在叫新北市间的这个桥,某一座大桥投河自尽。我们台北市旁边这一条河,叫淡水河。台湾的一些很奇怪的民俗,它是说穿这个红色的衣裤就代表什么呢?穿红色的衣服跟裤子代表她是什么?她死后她要报仇,就是冤鬼,冤气上身,含冤而死。有些更奇怪,说什么两个拉在一起用红绳线可以生生世世不分离,这都是一种民俗的说法。佛法讲得最简单了,“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

我表哥就打电话给我,因为我学佛,我大舅舅他们并没有学佛,他们是一般台湾的传统的道家信仰。他跟我讲说:表弟啊,你学佛,请你来帮忙,到某某大桥来帮我找尸体。我那一天刚好在帮助某一个佛教团体当义工,在整理那个草地。他跟我讲说你表弟的太太投江自尽,投河自尽。我突然间想起来说,我昨天晚上才作一个梦。各位莲友一定很奇怪说,老师你怎么都会作梦?我也不知道会作梦。以前我们承天禅寺那个住持传悔法师,他还没有担任住持以前,他常常作梦,菩萨都会给他入梦,有时候会好梦,有时候会不好的梦。

我就梦到什么呢?我就梦到我到海中央去,然后那个船是平底船,好像快艇,又好像小船,我大概梦是这样。我那天第一天去,就在台北市的这个大桥,我带引磬,我就带引磬念南无阿弥陀佛。他们在那边旁边,我们舅舅他们的家族在那边,台湾的习俗就烧金纸、烧冥纸。冥纸就是台湾的一些习俗里面说等于,如果以台湾讲叫新台币。如果阴间来讲的话,它就讲说需要烧一些冥纸给祂们,好像是花钱消灾一样。然后他们在找这个尸体的时候,台湾的习俗会有一个竹竿,就撑住,就绑住亡者的衣服,然后在那边摇,就说:哎呀,某某人回来呀,某某人回来呀。这个我们一般讲叫引魂。

我去的时候,我是用念佛的方式,他们用他们的方式。后来我表哥就跟我讲说,他说:表弟、表弟,你跟消防队的救难人员到江中去找尸体。我就跟消防队坐上一个快艇,救难船,那个救难船,我到江中才恍然大悟,原来它是平底船,就是我前一天晚上梦到的那个平底船。

那个河流非常地急湍,很急,水流很急,有漩涡。第一天找不到,找不到以后,我就念到黄昏的时候我就先回家。我那个引磬有一个引磬袋,我自己开车我开到一半的时候,往右边的座位一看,我引磬袋里面好像有一个东西,一看是一个身分证,一个女孩子的身分证,王某某,就是我表弟的太太,就投河自尽的那位亡魂。我就觉得很奇怪,她的身分证怎么会跑到我的引磬袋里面去呢?我当时一看这样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灵感起来,引磬代表念佛,那她是不是要借着念佛起来,才有办法救度呢?我当时是这样想,回到家以后跟我家人讲说今天找不到。我就跟地藏菩萨祈祷了,我跟地藏菩萨说:地藏菩萨,我祈求你加持庇佑,我舅舅他们都没有学佛,都是一般民间信仰,你明天一定要加持我,让念佛功德可以让这个亡魂的业力可以消除,可以找到尸体。

当天晚上我就作了一个梦,又作梦了,第二天晚上作梦作什么梦呢?我就梦到那个架子上有一个层板、层板、层板,那个尸体像叠罗汉,一个尸体叠一个尸体。我跟你讲,如果你没有到助念室去过,你是不晓得这是什么意思。我曾经到台北县的第三个殡仪馆,叫板桥殡仪馆,我去那边助念过,我也到停尸间去看过,它就真的是像叠罗汉,就一层叠著一层,因为空间不够用,所以一层叠著一层,所以这个人上面再叠一个尸体,这个上面再叠一个尸体,那都是无名尸。所以你现在都会排斥人家,我不喜欢跟你坐在一起,我不跟你做朋友,我跟你讲,到时候尸体都摆在一块儿,那时候你怎么办?

我梦中就梦到那个尸体是一层一层的,后来我在梦中就讲一句话说: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就是这样。因为我当时有跟地藏菩萨祈祷说,希望让我舅舅他们对佛法有一个信心。当时我是祈这个愿。结果第二天,我就继续念佛,到现场继续念佛,后来消防队继续来找,后来就在离我念佛大概左前方不远的地方,靠近河岸的水草区,种了很多水草,原来那个尸体是卡在水草的草根里面出不来,所以她浮不出来。所以那个消防队人员,就潜水人员在那边搜寻的时候,在水草区的草丛里面找到那个尸体。她带起来的时候,是用一个帆布袋带起来,全部都是什么?全部都是沙。就放在那个桥下助念,我就带两三个朋友过去,莲友啊。

葬仪人员跟我讲,葬仪社的人员跟我讲说她那个水泡两天,皮肤都已经烂掉了,所以要把她净身很困难。所以当时那个皮袋不能打开,先助念。助念的时候,我想她承受这么重的一个业力,所以当时我就跟我莲友讲好,因为我们刚好是三个男众去。我说我们一个人各念一〇八部《往生咒》。我们诵《阿弥陀经》完了以后,我们都会诵《往生咒》三遍。我就跟大家讲说,我们一个人各一〇八遍的《往生咒》,希望祈求佛力加持。诵了一〇八遍《往生咒》以后,就很多小鸟在这个尸体的上方,在那边盘旋,小鸟还满多的。

后来我就跟她说法,我就跟她说:妳是我表弟的太太,我们大概只有一个很浅的这种见面之缘。因为我到台北来以后,就很少跟妳们互动了,比较少回去,所以不是很熟。我说当时就是大家没有这样的互动,所以也就没有办法让妳去接触到佛法,接触到因果。妳今天选择这条路,基本上在佛法里面讲,自杀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妳必须要用智慧、用佛法去转这个业力,用忏悔,用包容。妳这一条路基本上是不对的。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大概是激动,她那个鼻孔就流血出来了。我跟她说的佛法,说到这个世间的苦集灭道以后,那么她感动,受到这个佛力的加持,她流出那个血液,就从那个尸袋里面这样流出来,很明显,这就表示什么?表示说我们这个神识,我们说“去后来先作主公”,这个神识是很不思议的,是我们这阿赖耶识,一般民间讲叫灵魂,它无形、无色、无相。但是它应物现形,你投胎到人间来以后,变成这个四大跟五蕴的作用。“四大”就地水火风,变成物质,“五蕴”就变成精神作用。所以老法师说,我们本有的觉性迷了以后,本有的觉性是见闻觉知。因为迷了以后,自性迷了以后,变成阿赖耶识以后,这个本有的见闻觉知就变成了五蕴的色受想行识,五蕴的苦、五蕴的烦恼。

所以你看她在中阴身的时候,你只要一跟她讲佛法,你给她关怀,触动她的那个本有的觉性,虽然她现在是迷了,但是也许她是流下那一种忏悔跟悔过的那个感动出来,这个血液自然而然它就会释放出来,这个我在讲座里面常常提到有这种很不可思议的现象。这个就是我讲的说,曹娥是靠她的孝行把这个尸体引上来,我这个表弟的太太投河自尽,我是仗佛力的功德把她找到,所以这个很不可思议。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七十八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文字稿来源【太上感应篇共修网】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20980.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