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蔡礼旭老师

蔡禮旭老師《了凡四訓》學習分享-第21集

蔡礼旭老师《了凡四训》学习分享-第21集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朋友,大家晚上好。

我們學習《了凡四訓》,愈學愈感受到了凡先生用心良苦,字句當中,都是苦口婆心勸勉我們。真正用誠敬的心來領受,受益非常大。所以每個人學一部經典,受益的大小、淺深是自己誠敬的心決定的。印光祖師就講道,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

像我們學習到「積善之方」(第三個單元),了凡先生前面舉了十個例子,給我們對積德行善,必得善報有一個堅定的信心。信心很重要,沒有信心就不願意去行善了。甚至行善的過程,都有可能會懷疑、退縮,所以建立信心。

接著又從八個角度,讓我們明白什麼才是正確的善。假如我們沒有認知到正確的善,其實是在造孽,還覺得自己在行善,那之後得到不好的果報,他就完全否定了善有善報的真理,那他的人生就要遭殃了。所以,後面我們談的從八個角度來認知正確的善,才不會讓人在行善的過程當中懷疑、否定,甚至生很大的瞋恨,「善有善報,根本就是假的。」這樣子他就不可能行善,甚至會去毀謗因果報應的真理,這個對他就很大的傷害,他造的罪業就非常大。你們有沒有遇過親戚朋友說:「我才不相信因果報應呢。」大家有沒有遇過?(眾答:有)這是你們拯救的對象。因為他這句話假如誤導了他身邊的人,那造的罪業就太大太大,他的福報就在嘴巴當中都漏掉了。他誤導一個人的慧命,這個罪業都不好算。因為你誤導這個人,他以後可能當父親、當母親,或者以後去教書,那就更嚴重了。或者他以後當人家的領導,都有可能誤導別人的思想觀念。我們在深入這八個角度的過程,其實也可以觀照自己有沒有這些誤判。

比方我們一開始說,善有真、有假,在分辨真假當中,了凡先生舉了中峰禪師跟一些讀書人的對話。大家注意,是「讀書人」,不是沒讀書的人。我們想一想,讀了聖賢書,真相信真理了嗎?隨著遇到的事,他也會懷疑。所以這讀書人講,「某人禮敬人、恭敬人,感覺他做好事,可是家門反而衰了;有些人造惡,可他家門隆盛,佛說的好像跟事實不相符合。」大家念到這段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我以前也有這樣在觀察、在想。而中峰禪師是先從他們的判斷是否正確來闡述這個道理,就問他們:「你們覺得什麼是善呢?」

所以這八個角度,事實上都是回歸到根本的心地來判斷。他們覺得,禮敬人是善的,那是行為,外在的行為。什麼是惡?打人、罵人,那是外在的行為。中峰和尚就告訴他們,假如是要諂媚別人,那禮敬他人也是惡,自私自利的心。假如是要把那個人給打醒、罵醒,那打人也是善,因為「利人者公」。念念要利益他的,這個是「公」,這個是真善,「公則為真」。「利己者私」,他做這個恭敬的行為,其實是為了自己的前途,是為了去討好人,「私則為假」。接著,這個事情我們會判斷了以後,再繼續發展,這個讀書人會不會又來問了,說:「這個人心地很善良,做了很多善事,可是他家裡也出了很多不幸的事啊。」假如又有人這麼問你了,那我們能不能回答?「呃……先吃水果,待會再說。」你學傳統文化,有很多情況發生,人家會問你。

在春秋時候,孔子在世的時代,有戶人家(宋國人),養了一隻黑的母牛,結果這個黑的母牛生了小白牛。人家把這個事去問孔子,說:「這是什麼徵兆啊?」孔子說:「吉兆。」結果沒有多久,這戶人家的男主人瞎了眼睛。孔子說吉兆,結果這戶人家的男主人瞎了眼睛。後來,這隻黑牛又生了第二隻小白牛,又有人去問孔子:「這是什麼徵兆?」孔子說:「吉兆。」過了不久,他的兒子瞎了眼。假如你是這戶人家,或者是聽到這個故事的人,你會怎麼想?「孔子也太誇張了吧,兩個判斷都是錯誤的。」可能就這麼想了,所以善有善報不是真的,這個從現象上看。所以現象觀察,也不能只看眼前的結果,不然也容易喪失信心。結果過了一段時間,宋國跟楚國打戰,這個父親跟兒子都瞎了眼,哪有瞎子上戰場打戰?所以他們家的男人都沒有上戰場。結果那場楚宋之戰,宋國的軍隊幾乎全軍覆沒,很多男人都死了,他們家父子統統免於災禍。結果那場戰打完沒有多久,父子都恢復光明。所以這個歷史典故,也叫我們不要馬上就下判斷。

有戶人家,這個在很多記載裡面都有,尤其是因果報應的記載。這個父親一輩子做生意,都是欺騙人,都是「輕出重入」。人家大盤商賣給他,他那個秤佔人家便宜,賣出去給客戶,也佔人家便宜,結果做了一輩子,挺有錢的。然後要死以前,就把他那個秤,那個有動手腳的秤傳給他兒子:「我這輩子賺這麼多錢,就是靠這個秤。」把這個方法教給他兒子:「你要好好記住啊。」結果這個兒子拿了以後,父親去世了。他說父親這樣做是不對的,他就把這個秤給毀掉了。毀完以後,他兩個兒子,就是他爸爸的孫子,他的兩個兒子相繼死亡。假如是你,你會怎麼想?我這麼有良心做生意,老天爺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平?我看還是得做手腳。那就麻煩了。但上天很慈悲,他兩個兒子相繼死了以後,有一天作夢,夢到神告訴他:「你的父親昧著良心做生意,感來的這兩個孫子,是要把他的家產完全賠光的兩個孫子。可是你很有良心,把那個秤給毀掉了,又憑著善心、良心去做人,所以你們家的命運改了。這個本來要來敗你們家的人,上天把他收回去了。所以你繼續這樣憑著良心做人,以後家庭會好的。」後來又感來了孩子出世,最後家道就興旺起來。

所以人要堅信真理,不容易。古人又留了幾句話,對我們也是很重要的提醒跟判斷,「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離去;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還有一段很重要「為善必昌」,你只要為善,這個人、這個家要興旺;「為善不昌,其祖上及自身必有餘殃。」他的祖先造孽,他現在雖然為善,這個餘殃還沒有報盡。所以你看一個人在行善得惡報,那是祖上及自身有餘殃,殃盡了還是一定昌,「殃盡必昌」。「為惡必殃。為惡不殃,其祖上及自身必有餘昌。」他祖上的福報還罩著他,他還在那裡很猖狂。「昌盡」,他祖上的福蔭沒了,「必殃」。所以善惡之報,都不能只看眼前而已。所以一個人最可貴的在哪?不管遇到什麼境界,這個「善有善報」的信念都不會改變。假如你遇到了很大的境界,「我行善這麼久了,居然還得到這個惡報。」您有信心動搖的時候,我們可以talk(交流)一下,可以大家溝通、互相交流一下,不能懷疑真理。

我們從「真假」,到「端曲」,到「陰陽」,接著今天進入第四個重點:

【何謂是非。】

經文當中講道:

【魯國之法。魯人有贖人臣妾於諸侯。皆受金於府。】

魯國的法律有規定:魯國人到了鄰國,到了其他的國家,用錢贖回被其他的諸侯國擄掠去的,在其他的國家當人家下人、妾的這些情況,魯國人發現了,他願意慷慨解囊把國人救回來,這樣政府就會頒賞金給他,以資鼓勵他救自己國人於危難。結果子貢把人贖回來了,他沒有領政府的賞金,「不用了,不用了。」結果孔子聽到了這件事:

【聞而惡之。】

『惡』就是孔子可以馬上了解到,這個行為造成負面的影響太大。不是說孔子討厭人,不是。孔子對一些行為,會產生對整個社會風氣很不好的影響,夫子都會適時的點出來,提醒大家。所以孔子了解之後,責罵了他的學生子貢,告訴子貢:

【賜失之矣。】

你這樣做不妥,有過失。

【夫聖人舉事。可以移風易俗。】

孔子藉由這個機會點,教導他的學生,這機會點抓到了,終身不忘。有時我們當老師、當父母,常常講一些重要的道理,孩子覺得煩。但是一犯錯,一有一些情況出現,你把這些道理給他講清楚,他終身受益。所以,夫子在整部《論語》當中抓了太多重要的機會點,教誨學生,同時教誨天下的人,也教誨了二千五百多年後的我們。待會我們都會舉到,這裡就是一個實際的例子。他提醒學生,聖賢人做任何一件事,他都考慮到能不能帶動正確、善良的風俗習慣,『可以移風易俗』。

【而教道可施於百姓。】

而自己做這一件事情的身教,包含所講的話的言教,可以教育老百姓。身教做典範,言教感化、引導百姓,這是『教道可施於百姓』。

【非獨適己之行也。】

不是順著自己,隨性去做而已,也不是只有考慮自己的立場去做而已。我們看,子貢他很有錢,所以他覺得我有沒有賞金沒有關係,這是自己的立場。但孔子就不是這麼看,孔子起心動念考慮整個社會、天下。所以,確確實實夫子他們契入境界的人,所說所行都跟《中庸》講的一樣:「動而世為天下道」,他每個舉動是可以讓天下效法的,「行而世為天下法,言而世為天下則」,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給天下帶榜樣的。

那我們讀完這句話,又立定這一生要成聖成賢,大家有沒有立定這樣的目標?你們沒有反應是什麼意思?大家一定要有這樣的志向,不然《弟子規》每天念也白念,沒有念入心。每天念《弟子規》有念進去的,一定是這樣的存心,因為最後一句話說:「勿自暴,勿自棄,聖與賢,可馴致。」我們每天念,然後還沒立定目標,那這句話不就是有口無心了嗎?包含《弟子規》當中說,「見人善,即思齊」,這句話要不要真幹?那真幹了,這生的目標一定是聖賢境界。因為見到了馬上就去做了,所以聖與賢是決定可以馴致的。

接著我們看到夫子這份存心,就表現了他時時以天下為考慮,他分析給學生聽:

【今魯國富者寡而貧者眾。】

魯國有錢的人太少了,窮的人多,但是你今天做了這個行為,人家說:「子貢連錢都不收,真是清廉,真是有德行。」所以你這個行為一做,很多人會想,接受賞金好像顯得不廉潔,好像比較貪財。

【受金則為不廉。何以相贖乎。】

以後每個人要贖人的時候,他心裡有顧忌:不能領賞金,領賞金好像被人家看了就比較沒有德行。可是我家裡又不是很有錢,贖了我又不能拿賞金的話,那我生活有困難。他救人的時候有遲疑、有顧忌,一百個人救人,有三五個人遲疑了,那三五個人的命、三五個人的家庭就受影響了,更何況可能更多了。所以夫子了解人心,他都可以從一個動作分析出往後會影響人的這種心態。

【自今以後。不復贖人於諸侯矣。】

很多人就不敢贖人回來了。另外發生在子路的身上:

【子路拯人於溺。其人謝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喜曰。自今魯國多拯人於溺矣。】

子路看到人家溺水,危在旦夕,他勇於救人於難。結果那個人太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把家裡的牛送給他以表謝意,子路歡喜的接受了。這件事告訴世人,勇於救人,得到的善報很厚,人家把牛送給他了,『子路受之』。大家可能對一隻牛到底是多厚之禮不是很有概念。比方說你生產一個產品,就是把那一台機器都送給人。因為他耕田,靠牛吃飯,把家裡很重要的家當都送出去了。比方說這個人被救了一命,把馬給送出去了,大家要會推算這個禮物的厚重,把馬送出去了,就是把BMW(寶馬車)送出去了,這樣大家就比較能夠理解,這真的是得厚報。所以孔子很歡喜,這件事情一定會帶動魯國更願意去救人於危難。接著了凡先生分析到:

【自俗眼觀之。】

從一般世俗人的觀點來看。

【子貢不受金為優。】

子貢不接受賞金,好像顯得比較崇高、清廉。

【子路之受牛為劣。】

子路接受別人的賞賜,好像顯得沒有這麼高尚。

【孔子則取由而黜賜焉。】

孔子反而肯定了子路,指責、不贊同子貢做的。剛剛這個分析就是,聖人的觀點跟世俗人是有不同,從這個不同繼續分析:

【乃知人之為善。】

人行善事,必須怎麼去考量,才能跟聖人的深思熟慮相應呢?這個標準就出來了。

【不論現行而論流弊。不論一時而論久遠。不論一身而論天下。】

就不只是看眼前的效果,而要考慮往後的流弊問題;不論當前這一時的、當下的結果,而要論對長遠的影響;『不論一身』,不只是論自己的得失,而論天下的利益。接著就分析到:

【現行雖善。】

現在看他的行為好像是善心在做。

【而其流足以害人。】

但是它的流弊卻會害到其他的人,甚至是往後的人,「不論一時而論久遠」。

【則似善而實非也。】

看起來好像善,但事實上不是。我們舉些具體的例子來看,比方說一個人他常常去救濟別人,這個是善心。結果救到最後,人家看他慈悲,常常來跟他借錢,甚至借去賭博了,這個就有流弊了。所以人善良,不要到最後別人欺負你的善良,去造惡就不好。

孔子又教誨到,要救急不救貧。他很急,那你要馬上幫助他,救人於水火;他是思想貧窮,造成他家裡的貧窮,這時候你不是一直給他錢,是要讓他有責任感,讓他有謀生的能力,這是真仁慈。

我們曾經遇到一個慈善團體,規模很大,他們感嘆說:「怎麼我們捐最多錢的地方最不感恩?」流弊出來了。結果師長老人家跟他講了一句話,說:「他連父母都不感恩,他怎麼會感恩你呢?」所以真正要救人於貧困、危難,最根本的救度,是要教他做人,教他明理,教他如何積德行善。不然你救濟愈多,他不珍惜,這個現象值得我們反思。所以救人最根本的,還是要給他聖賢的教誨。

清朝有個公案,順治皇帝覺得出家很好,他希望想出家的人都讓他出家,他就改了佛門的制度。以前佛門出家要經過考試,而且那個難度跟考進士差不多,考上了他才能拿度牒,他拿了度牒他就是有資格了,可以到全天下的寺院去掛單,去講經說法。他要有這個標準,拿到這個度牒。結果順治皇帝覺得,誰想出家就讓他出好了,他就廢了這個度牒制度,那就不用經過考試就可以出家。他是不是善心?是,他想要滿人家的願。可是他不知道,他考慮不深遠,出家是披釋迦牟尼佛的袈裟,幫忙弘揚聖教、弘揚佛法,他得要有老師的道德、學問,他才能弘揚。現在隨便的人都可以出家,那整個出家人的素質就一落千丈,佛門就衰敗了。人家說:「那個佛門的人水平都很差。」那誰還相信出家人,誰還相信佛法?所以他一念善,卻產生很嚴重的流弊問題,這個叫『似善而實非也』。

那我們再看看這個時代很多事情,甚至從我們自身的人生當中去考慮,幾乎常常會聽到,常常在發生。比方,今天一個國家大學一直建,好不好?讓每個人都能讀大學,這一念心好不好?看起來「似好」,事實上,大學蓋了很多,進來的素質一落千丈。你蓋幾間適量的,每個人都是很用功進去的,他素質不會降下來。結果現在蓋很多,誰都可以進,考得爛得不得了的成績都可以進,為什麼?因為招不到學生,考零分也可以讓他進來了。因為他要招學生,他才能夠繼續辦。最後變成什麼?諂媚學生。因為太多學校,誰能進來呢?哪怕他不用功讀書,統統讓他pass(讓他過)。你看,他成績不好都能讓他過,你說這些學生慢慢會不會很囂張?都不讀書,那完蛋了,那大學的風氣不就跌得很快了?你當初蓋了一大堆大學,最後產生這個負面效果,「似善而實非」。

德國的教育辦得很好,又沒有說建一大堆大學,反而人家注重技術學院。因為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一直讀書上去的,有些人適合在各行各業,他有那樣的天分。這些都是人家很好的經驗,我們不去借鏡,還想著蓋更多大學讓更多人讀,這個政策一錯誤,誤的人就太多太多。

包含在政治界,假如存心善,但是對本末先後不清楚,可能誤了全社會的人。比方,請問大家教育重要還是經濟重要?教育。但是你看,多少國家把經濟擺在第一位?誤了下一代。大家注意看,前不久英國暴動,犯罪的是誰?是青少年,是很多年輕人,那是英國人的下一代。英國工業革命,經濟發展很好,可是它忽略了教育,當下一代不好,這個國家、社會還有未來嗎?但是你說他政治人物不努力嗎?可是他把本末沒有搞清楚。所以有個大官,晚年哭著對記者講:「二三十年前,我把教育放在次要的位置,把經濟放在第一位,整個社會都富起來了。可是二三十年之後,看到青少年犯罪率這麼高,我有罪過。我當時權力這麼大,沒有把教育擺在重要的位置。」

但是大家看,他還能反省到,很難得,可是當時就沒有這樣的見地。所以現在多少的災難從哪裡來?從不讀書之過。一個人不讀書、不明真理,他沒有辦法教育下一代的子孫。他不明理,當領導、當中央級官員,也可能決策錯誤。但是大家要了解,哭有沒有用?也沒用了。當然有些官員被他的眼淚所啟發,那還是有用,但是也都是為時晚矣。而我們現在想想,現在多少家庭都在為下一代傷透了腦筋,而這些家長小時候有沒有讀過聖賢書?沒有讀過,他怎麼知道當父親的重點、先後、本末在哪?一個人能判斷輕重緩急,這個才叫智慧。

我們看,以前人讀書,有四本書一定讀過,四書,是吧?《論語》、《孟子》、《大學》、《中庸》。《大學》裡有句話非常重要:「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德者,本也;財者,末也」。不管是家庭還是整個國家,你把財放第一位,叫末;你把德放後面,叫本末倒置。可是你看,華人社會拼經濟很努力,全世界假如說努力賺錢的,華人一定是NO.1(第一),是不是?連禮拜六、禮拜天,連大年初一都不放假,拼命努力賺錢,你能說他不勤奮嗎?但是不重德,你所賺的一切錢,很可能都被後代給敗掉了。所以,我們看到這句「似善而實非也」,感觸就很多了。

比方說這個時代,都說民主制度好,多少人為了讓國家變成民主制度拋頭顱、灑熱血,很不簡單。但是大家冷靜看看,現在民主社會安定嗎?(眾答:不安定。)你們說的,我沒有說。你們是很有道德勇氣的人,現在民主社會犯罪率、動盪也不少,但是有沒有人去把「民主」兩個字搞清楚?什麼是「民主」?人時時把人民的福祉擺在第一位,這叫「民主」,這是實質的民主,不只是制度而已。你有民主的制度,每個人都在謀自己的私利,變成金牛政治,那當初這麼多人流血、流汗,不就白流了嗎?

所以話又說回來,什麼最重要?教育。你把這個民主的精神真正教育入每個人的心,每個人都想著要為天下、為整個國家謀福利,「不論一身而論天下」,他以後當官一定是好官。你沒有這樣的教育,空有一個制度,制度變成政客玩弄的工具了。所以以前人舉人才來當公務員、來當官,都是兩個字做標準,「孝廉」。沒有明白孝是德之本,廉潔是做事的根本,廉潔他就不貪污,沒有這樣的認知,善心要為國家,到頭來政治還是敗壞。

講到這裡,又是什麼?不讀書之過。不然這些智慧經典不知道講了多少遍,那現在我們都知道不讀書是罪過,你不明理就做錯事。好,從今天開始讀書,有沒有問題?有,文言文看不懂。五千年的智慧都是記載在文言文這個工具傳下來的。

所以我們身為父母、長輩,我們現在要讀書都很辛苦,我們的下一代不能走我們的彎路了,我們要立定目標。他們十歲就可以看《資治通鑑》,我們現在都很困難,我們不讀書之過,不能再發生在他們身上。所以現在很多父母讓孩子四歲、六歲就開始讀經典,這是非常明智。包含很多家長更可貴,自己孩子受益了,自己也出來學習,然後做傳統文化的老師,這令人佩服。「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看很多家長雖然沒有在學校教書,一看就有讀書人的氣質,這真的,不是假的。人有氣質,那都不是這一生修來的,這不是我講的,歷史證明。

「二十四孝」裡有個讀書人叫黃庭堅,他連續作夢,都夢到自己在吃芹菜面。那個夢實在是太清楚了,他索性就循著那個夢去找他吃芹菜面那個地方,真的讓他找到了。他敲門,有個老太太來應門,他就開始跟這個老太太聊,就搞清楚了為什麼他都夢到在這戶人家吃芹菜面。因為這個老太太的女兒去世得早,這個女兒特別喜歡吃芹菜面,所以到了她女兒的忌日,她一定煮芹菜面放在她女兒的牌位前。大家故事聽到這裡,聽懂沒有?開悟了沒有?黃庭堅是誰?是她前世的女兒去世之後轉世的。身體有生死,為什麼?身體是工具,用壞了當然要換,但靈性是沒有生死的。

所以孔子說「遊魂為變」,你的靈魂在你這個身體壞了以後,它又換一個身體,就是下一輩子。但是大家要會換,大家冷靜想一想,現在人斷氣以前都是什麼狀態?在醫院裡面,彌留之際,你看會換到好身體嗎?以前的人積德行善,要走以前清清楚楚,他當然換到好的下一輩子。「竇燕山,有義方」,《三字經》講的,竇禹鈞先生,「教五子,名俱揚」,五個兒子都很有出息。他一生行善,臨終的時候他知道自己要走了,清清楚楚,洗好澡,跟所有的親戚朋友道別,道別完就死了,坐著走了,你看多自在。所以這些故事都讓我們明白人生真相,人一明白靈魂沒有生死,就知道不能給自己的人生往後(下輩子)造罪業。再傻都不願意造罪業,最終都要自己受報,哪有人做事來害自己的?

黃庭堅先生了解到,眼前這位老太太是他前世的媽媽。這個老太太又說:「我女兒生前最喜歡讀書,還很愛寫文章,她生前寫的那些文章,鎖在那個櫃子裡,我也找不到鑰匙。」黃庭堅聽到這裡,就知道鑰匙放在哪了,然後就去把鑰匙找出來,把那個文章拿出來一看,自己吃了一驚,這個女子寫的文章跟他這一生的功力差不多。後世的人讀到這個公案,下了一個結論,叫「書到今生讀已遲」。你這輩子才開始說:「我要好好來讀書。」有點晚,很可能你這輩子,很多積累的學問是上輩子來的。當然了,你說「那我就沒希望了嗎?」還有,有經典就有辦法。《中庸》又給了我們一句話:「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人家讀一次會,沒關係,我讀一百次,照樣會;人讀十次就會,沒關係,我讀一千次。你有這樣的決心,還是能夠有智慧、有學問。所以什麼人都有救,什麼情況都能改善。

後世人講的「書到今生讀已遲」,大家有沒有遇過你身邊的人,他一彈起古琴來,很快的就入了,學得特別快。我們在那裡學了一年、兩年,還五音不全,音都抓不準,那個都是他前世積累的。有些人,人體幾百個穴道倒背如流,我們背三個,第一個就忘了,那怎麼是偶然的?他前世就當過中醫,看到這個東西很熟悉,你沒有前世,來講這些都講不通,是不是?對啊。所以,為什麼說每個人都有天分,要因材施教。大家生四個孩子,四個人的天分都不一樣,特長都不一樣,有沒有?對啊。

接著我們看經文又講:

【現行雖不善。而其流足以濟人。則非善而實是也。】

現在看好像沒有那麼高尚,但是它往後的影響卻能夠幫助人,『則非善而實是也』。這個例子就可以說明,他接受了這頭牛,就帶動了大家救人的風氣。

我讀到這段,對我是很警惕的,因為我耳根子軟,心也比較軟,心軟好不好?還好。但是還要明理,才能「悲智雙運」。有慈悲沒有智慧,比方我們在一個單位服務,單位都有單位的規矩,是吧?結果很多人要走後門都不找別人,都只找我。所以我讀到這個,「現行雖善」,看人家那麼可憐,「啊,給你過。」「而其流足以害人」,每個人都來找我走後門,他們的心態都不對了,我害了他們。所以慈悲會幹壞事,善心會幹壞事,不能違反規矩,要「情理法」都能夠圓融,這個沒有學習是辦不到的。

比方有一次,有個學員他從很遠的地方來,結果他沒有報名他就要上課。那其他報名的人,全部都是經過篩選程序才可以進班的。可是他從千里之遠來,又很想學,諸位朋友,讓不讓他進班?你們考慮考慮,以後你們會遇到。「你不讓他入班,他好可憐,你真不慈悲。」一聽到別人說我不慈悲,很難過。一聽到人家說我不慈悲我就難過,我也是很貪「慈悲」這個美名,這個有沒有?「唯從心源隱微處,默默洗滌」,我們再複習一下,「有端有曲」,是吧?人家罵我不慈悲,我就很難受,這一念有媚世之心,都要人家肯定自己慈悲,那這個行善裡不都有希求了?所以我們在講「是」跟「非」,跟前面三個有沒有關係?有。跟「真假」有沒有關係?跟「端曲」有沒有關係?跟「陰陽」有沒有關係?

比方我們再來分析一下,但是這是分析,因為我不是子貢,我不能亂說他一定是怎麼樣。但是我們想想,他這麼考慮,他是善的,但他可能考慮自己的狀況,沒考慮別的人。再來,他有沒有可能起了一個念頭,我不收賞金,人家就會覺得我非常高尚。這一念心是真還是假,是端還是曲,是陰還是陽,是不是?人家會覺得我很高尚,「媚世之心即為曲」。我要做給別人看,讓人家知道我是好人,「陽善享世名」。你要純是濟人之心,沒有任何索求;想要享好名,那就是媚世之心。所以從八個角度看,你從心地去分析,這些都是相通的。大家可不要當知識學,真假是真假,端曲是端曲,陰陽是陰陽,是非是是非,全部都是相貫通的。

那我真的遇到這個情況怎麼辦?還是不能進班,為什麼?第一,沒報名,沒經過程序就可以進班,那以後誰要報名,誰要努力通過這個程序?流弊不就出來了。再來,我的同仁審了老半天,最後規矩都是被我破掉了,他們一次、兩次,最後會不會忍無可忍?會。最後我都惱害我身邊的人,讓他們辦事都很吃力,那我這個慈悲是假慈悲。只能關注到一個人,讓他眼前這個痛苦變成高興,身邊的這些原則跟身邊人的感受都考慮不到。拒絕他,不能進班,他也跑了千里之遠,這個「理、法」顧及了,「情」好像講不過,怎麼辦?我能給他的資料全部給他,那幾天能夠供養他的這些經驗,還有些好的教誨,能講的都告訴他,做到仁至義盡,但是還是不能給他進班。情、理、法要兼顧,不然我假如情義沒有盡到,他一定會說:「這個蔡某某給我記住。」我常常又耳朵會癢,有人在罵我,這樣就不好辦。所以把這些道理搞明白,我們再應對這些所遇到的事情才會圓融。

【然此就一節論之耳。】

這是就這一件事情來討論。

【他如非義之義。非禮之禮。非信之信。非慈之慈。皆當決擇。】

從這個點再延伸開來,所做的一切符合德行的行為都要考慮到流弊,考慮到久遠,考慮到天下,都要考慮到從心地去觀察。

比方『非義之義』,看起來很講義氣,講哥們義氣,反而讓對方更認不清自己的問題。比方這個朋友離家出走,也不給父母報平安,缺錢了,跟你要,你馬上「沒問題,我這個人最講義氣。」借錢給他。他不給家裡打電話,不趕緊解他父母的擔憂,那他本身行為是錯的。你看起來很有道義,那是「非義之義」。

再來,『非禮之禮』,他的行為好像是符合「禮」,但是細細分析,非禮,為什麼?比方他過分的恭敬,事實上還是有媚世的嫌疑,「非禮之禮」。或者你很讚歎、恭敬人,你很恭維這個人,讚歎他,這是你在表現你的禮敬,比方你面對一個年輕人,他在弘揚傳統文化,你說:「太難得了,你講這堂課,真是孔子再世。」你很恭維他,結果這個讚歎太過了,他的傲慢心起來了,你就害了他。

我遇過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我一看一表人才,那麼年輕就懂得學聖教,我也忍不住,稱讚了他幾句。過了一個禮拜,因為我們住在一起,看到他一些行為不妥,我就很客氣的勸他。大家看得出來,我講話應該還算柔和,還算。結果我勸他,他臉色馬上就拉下來,我就嚇了一跳。這麼年輕的人,規勸了,他馬上就變臉了,我就反思到我前幾天對他的稱讚是錯誤的,而且不只是我錯誤了,他在學習聖教的地方,常常很多大人一看到他那麼年輕就開始誇,誇到最後害了他。本來對他禮敬是善,但是太過、太恭維,反而是不符合禮,叫「非禮之禮」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20332.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