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晨間開示(第二集)

 

悟道法師晨間開示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二集)  2018/3/23  台北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32-007-0002

       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論語》上開頭就講,「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們學了去時習,我們在這個當中就會得到喜悅,這個悅就是喜悅,在佛法講叫法喜,法喜充滿。法喜是我們人身體、精神最好的營養分,就是法喜,我們每一天心裡都法喜充滿,我們必定是健康長壽,一切都吉祥。如果一天到晚生煩惱,就會覺得處處有障礙,沒有別人跟我們在一起,我們自己一個人也會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自己生煩惱。煩惱就是我們自己心裡生起來的,不是從外面來的,這個我們必定要明瞭。

       所以,修行就是修心。《感應篇》印光大師一生提倡,現在雙溪,我們淨老和尚給這個山的名稱起名為台北靈巖山,這個用意也很明顯,我們就是承傳蘇州印光祖師晚年住的道場蘇州靈巖山。取這個名稱,我們也知道他老人家的用意,就是我們要向印光大師來學習。印祖是我們中國佛教淨土宗的第十三代祖師,我們淨宗學會導師淨老和尚,他的淨土是跟台中蓮社李炳南老師學的,李老師的淨土是跟印光大師學的,所以我們有這個師承關係,淵源,這個我們也要知道。如果我們只是掛一個名義,說我們就是跟印光大師學,印光大師的開示我們一樣都沒有去依教奉行,那就有名無實,有那個名義但是沒有實質的意義。

       印光大師他一生印三本書最多,第一部就是《了凡四訓》,第二部是《太上感應篇》,第三部是《安士全書》,這三本書都是講因果教育。我們淨老和尚在講席當中常講,印祖晚年供養他的居士很多,供養了很多錢,他沒有拿去蓋道場、蓋大廟,他在蘇州辦一個弘化社,那個弘化社就是專門印佛經善書流通的。這個弘化社現在還在,我們在大陸也曾經有一些經書給他們印。在弘化社這三本書印最多,反而大乘經典印得不多,這三本書印最多。後來深入的去理解才知道,印祖用這三本書來勸念佛人。我們在《永思集》、《印光大師年譜》,都知道印祖是西方極樂世界大勢至菩薩化身來的,大勢至菩薩是念佛專家,難道他不會教我們「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嗎?這樣一直念下去,就自得心開。現在理論上講沒有錯,但是我們六根就攝不住,我們一看到手機就完了,你怎麼去收攝六根?叫你不看,很難的,是不是?如果你能夠收攝六根,當然一句佛號念下去就可以了。所以印光祖師那個時代還沒有現在五花八門那麼多,那個時候的人都收攝不住了,我們現在怎麼可能?收攝不住,你念佛功夫就不得力,我們口在念佛,心裡還是妄念紛飛,因為心都受外面的環境誘惑、影響、污染,我們心很難靜下來。印祖是我們當代的大善知識,祖師他也看到我們現在的情況,大勢至菩薩來的,他怎麼會不知道?很了解我們這個時代眾生的煩惱習氣、毛病重點在哪裡。現代的人就是,從民國成立以來,儒釋道三教都不學了,都只有學西洋的科技,科學技術,學這個。現在講到科技大家都很推崇,講到教育就一句話給你否定了,「那是迷信,那是封建專制,皇帝用這個來控制人的思想」,現在很多人都是這種看法、想法。有這種看法、想法的人,他根本就沒有去接觸這一塊,更談不上深入,所以他當然不了解,所以他也不願意去學習。現在這個教育沒有了,所以印光祖師以這三本書,特別是《感應篇》,那更是一個中心,因為《感應篇》一句一句的,所以印祖特別推薦。

       我那一天在台東淨宗學會,台東淨宗學會有佛陀教育基金會寄一本《太上感應篇增註》,不知道基金會有沒有送給我們。我看到那個書,去那邊做法會看到那本書,把它請來看看,前面它把印光大師在《文鈔》回給居士的信,勸居士讀《感應篇》的那個回信,有長有短的,它收了有十幾篇,印在《感應篇增註》,就是《感應篇彙編增註》那個前面,以後我們印也可以考慮這個附上去。然後還有李炳南老居士,我在澳洲翻了《太上寶筏》,那個有圖畫的,李老居士他有用毛筆寫,有寫了一篇,我覺得這一篇以後我們印《感應篇》也可以加上去,還有印祖這一篇加上去。因為李老師講,這個《感應篇》是幫助我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斷惡修善的,但是對於我們念佛人沒有深入經教的基礎,像我們淨老和尚他是深入經教,深入經教他念佛功夫他能夠伏惑,伏住我們的見思惑,伏住煩惱,貪瞋痴他能伏得住;如果不深入經教的人,念佛實在講伏不住惑,伏不住惑臨終就顛倒,臨終顛倒不能往生。所以,李老師講的這個是很重要的一個事情,我們這一生要往生,這個事情我們倒是不能不留意,不能疏忽這個事情。所以李老師講,不明經教的,《感應篇》可以幫助念佛人伏惑。我覺得這個也可以再附上去,我們在讀《感應篇》就知道祖師大德他給我們怎麼樣的開示,這個有它的重要性。

       講到因果,《感應篇》我們要熟讀才會有效果,因為什麼東西都要熟,我們煮飯要煮熟了才能吃,煮得半生不熟的那不能吃,對不對?煮飯煮菜都要煮熟才能吃,我們讀這個東西也要熟悉,要不斷,很熟悉。我們讀了印象深刻不忘記,讀了就是提醒。所以,讀就是我們淨老和尚過去常開示,做早課幹什麼?提醒;做晚課幹什麼?反省。一個提醒,一個反省,的確是這個作用。現在人做早晚課,他不知道早課是提醒、晚課是反省,念一念也就算了,這個功夫就很難得力。念了之後,我們在生活當中起心動念、言語造作,我們就要去提起觀察,觀察我們的言行,對照這個經的教訓來調整我們自己,違背了我們要改正過來,這樣我們就是天天在改過、在修善。特別是在起心動念,因為意的行為最難控制,無始劫以來的習氣自然而然它就冒起來,我們的身口都是受意的指揮,起一個善念,我們身口就是做善事,起一個惡念就是造惡業。所以,意它是主導的,主導身口,身口意三業。所以《感應篇》到後面,「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或心起於惡,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這兩句我們如果能夠記住,自己時時刻刻提起觀照,觀照我們的起心動念,我的念頭是善還是惡、對還是不對,跟《感應篇》對照一下,如果是善的,繼續保持;惡的,趕快調整過來。我們念佛人,老和尚是教我們起一個妄念就趕快念佛,念佛是淨念,在起心動念下功夫。

       《感應篇》講的,我們每一個人都一樣的。我在劍潭,去年的兩岸三地中華傳統文化青年學習營,我也跟大家講《感應篇》。《感應篇》,我們跟這些同學講,講到「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那個凡人有兩個意思,一個就是我們佛法講的凡夫,在六道輪迴裡面都叫凡夫,我們現在在人道就是凡人,一個凡夫的人,我們是凡夫。另外一個意思就是凡是人類,不管你是中國、外國,只要你是人,都是一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都是一樣的,這個我們也要知道。不是說,《感應篇》我們看,這是中國人的,中國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美國人是不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還是沒有?一樣的,只要你是人,都一樣的,這叫凡人。凡是人,只要你是人,那都一樣的。這個我們也可以對照《地藏菩薩本願經》來看,《地藏菩薩本願經》講,犯了無間地獄的罪,不管你是「羌胡夷狄」。以前在大陸上中原叫漢,漢族,周邊其他的族群很多,滿族、蒙古族、藏族,現在更多了,有五十六個少數民族,漢、滿、蒙、回、藏為主,這個族群是比較大,其他少數民族很多,五十幾個,羌胡夷狄就是外國人。不管你是哪一個族群,《地藏經》講的,造了那個業就是那個報,沒有一個例外的,外太空人也是一樣。所以,這是一個真理。

       《感應篇》,過去有人講是一篇天律,天就是天然的,律就是法律,天然的法律。所以我去司法院做法會,有的時候跟他們法官交談,我說我們陽間有法律,陰間有因果律。因果律它是根據性德列出來的,它沒有個人的意思,它本來就是這樣的,叫天律。你信是這樣,你不信它還是這樣,不是說你給它否定了,就沒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沒那回事。佛都推翻不了因果定律,我們凡夫能去推翻它嗎?你總是離不開因果定律,所以它是一篇天律。你造了什麼惡業,要受它的惡報;你修了什麼善業,那你有善報。包括我們念佛也離不開因果,念佛是因,往生極樂世界作佛是果,修淨因得淨果,這個也是因果,也離不開因果這個法理原則。所以要明白這一點。

       我們世間的法律有漏洞,因果律沒漏洞,只是時間的問題。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間沒到而已,到了它就報,誰都不能避免。我們陽間這個法律有順乎性德的、有違背性德的,譬如說,立法院通過墮胎合法化,殺人!殺自己親生兒女,他說是合法的,那個律叫惡法。那個惡法,犯了這個罪,陽間法律不用處罰他,但是因果律他必定要受報,死了以後到陰間要下地獄,要去地獄報到的。現在還沒有到地獄的,你只要仔細觀察,他的講話、他的言行跟哪一道相應,你聽就知道了。你在陽間作威作福,現在有財有勢,但是你現在這個行為不改,將來就到三惡道去。如果他的思想、言行符合性德,這個是善的,那我們就知道他來生不墮三惡道,他會生到人天善道來。念佛人心裡都是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都放下了,來生去極樂世界。這個都是因果的定律,我們也要明白。

       現在我們這個《感應篇》讀熟悉了,你的周邊,你每天接觸的人事物是什麼情況,你自己就很清楚。重要的是看到外面就反省自己,有過,我們要努力來改,善,我們要努力去修,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樣修個三年就有效果。所以《感應篇》講,它的期限是三年,「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這個善就是說我們惡止住了,只有善,三年,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三年;如果一面做好事,一面也造惡業,這個就有加減乘除。大家有沒有去城隍廟,有沒有去過?沒有去的人報名,我帶你們去參觀。我在大陸上海城隍廟,在台灣的武昌街我們去做法會那個,新竹是城隍廟最有名的,還有高雄鳳山派出所旁邊的城隍廟,那一間是以前簡會長(簡媽媽)她公公,清朝時代他們發心蓋的。那一間的城隍廟是最完整的,每一司都有,善惡司、速報司、瘟疫司(管疫病的)、管生孩子的,每一司都有,就好像我們人間政府部門、行政部門,像新北市政府,進去辦公桌那麼多,它每一部門的管理都有業務。那一間我看是最詳細的,大陸有人說他要恢復城隍廟,我說你去高雄看那個版本,照那個來做。

       城隍廟它有吊個算盤很大,大家有看過嗎?我到台南有一個城隍廟,那個算盤是最大的,在台南那個是最大。那個算盤幹什麼?我們一般人去,也不懂那個算盤是什麼用處。其實那個就是《感應篇》講的「算」,珠算那個算,那個算盤以前叫珠算,現在都用電子計算機,以前我記得小學老師還教過我們珠算,現在都忘記了。打算盤,那個意思就是我們每一天有善有惡,就像了凡居士記功過格,我們今天做了幾件好事、幹了幾件壞事,都要記錄下來,然後來對照。我們現在看到《感應篇》,「算盡則死」,一算就是一百天,我們在人間活一百天叫一算,如果你一直造惡業,一直給你扣掉、扣掉、扣掉。「大則奪紀,小則奪算」,如果犯重大的罪業,奪一紀是十二年,扣掉十二年的壽命。那個奪算也是很驚人的,奪算雖然是一百天,但是如果累積多了,時間就很長,所以算盡則死。

       我們過去生修的福報,這一生不要給它糟蹋掉,這一生應該要再給它補充進去才對。這一生又不補充,又特別浪費,又特別損福,現在我看年輕人,從小孩就開始享福,享福就是享受他過去生修的福報,好像銀行存款很早就提出來用,大概用到中年就沒了。現在都跟西方人學,美國人是代表,兒童的天堂,青年的戰場,老年的墳場,現在就是這些。我們讀了這個,我每天看報紙就是看看這些因果報應。現在美國對大陸要貿易戰,這個我們讀《感應篇》,你看到這個事情,《感應篇》是哪一句講的,你要這樣去看。現在發生的事情,這些統統在經典裡面,你講的是什麼。現在整個世界貿易在幹什麼,《感應篇》講的「採取奸利」,大家仔細去觀察是不是這樣?都是這樣。不管什麼戰爭都是兩敗俱傷,誰也得不到好處。所以現在全球的人類他受的思想教育是什麼思想教育,我們也要明白,他們現在能接受的思想教育是競爭、鬥爭、戰爭。老和尚講得一點都沒錯!你現在看看發生的事情,那是競爭、鬥爭、戰爭,這個世界還會和平嗎?是愈來愈亂。

       怎麼樣才能達到世界和平?回歸到中華傳統文化倫理、道德、因果教育,才能救這個世界。這個話一點不假,這個我們老和尚也常常引用英國湯恩比教授講的話,的確,湯恩比教授有他的眼光,他不是亂講,的確是這樣,我們現在愈看就愈明顯。《感應篇》如果你學習有心得,你會法喜;如果現在還沒有法喜,就是還沒有心得,還要努力用功。我們大家在一起讀誦學習,這個是很有需要的,大家依眾靠眾,希望大家能夠福慧增長,法喜充滿。我們今天就講到此地,阿彌陀佛。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