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晨間開示(第三集)

 

悟道法師晨間開示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三集)  2018/3/26  台北華藏淨宗學會  檔名:WD32-007-0003

       早上好,阿彌陀佛!請放掌。今天是星期一,是我們這個星期的第一天,我們第一天開始上班就先讀《太上感應篇》,這是很好的一個開始。《感應篇》也就是我們善惡的一個標準,我們是凡夫,必定有過失,所以諺語裡面講「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因為我們不是聖人、不是賢人,我們還沒有達到聖賢這個標準,不是聖人、不是賢人就是凡人。

       在儒家講,基本上做一個人這個標準叫君子,這是基本做人的人格;如果達不到君子,那反過來叫小人。小人它有不同的意思,就是你沒有達到君子這個人格,就是小人。在我們中國,如果別人講我們是小人,我們聽了會很不舒服,大家都不想做小人,起碼大家希望做一個君子。但是君子也不是說我們認為我是君子就是君子,他有個標準,在佛法講叫五戒十善,在道家就是《太上感應篇》,在儒家就是《弟子規》,這個做到了就是君子。這個基礎再提升就是賢人,再提升就是聖人,這是世間的,我們世間的聖賢、君子。我們現在最起碼,我們要把這個凡人提升到君子。小人就是說我們還沒有做到儒家講的《弟子規》、道家的《感應篇》、佛家的《十善業道經》這個標準,所以人家叫我們小人也不要難過,因為我們沒有達到這個標準,我們就是要提升達到這個標準。小人另外還有一個意思,就是說不是當官的,以前對當官的叫大人,我們人民叫小人。所以它有這兩個意思,看用在哪個地方。有時候謙卑、謙虛,自稱是小的,這是一個謙虛。所以這個意思有不同,我們要了解。

       我們在《論語》第一句講,「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們人從在母親胞胎就在學習,所謂胎教,受母親的薰習,出生之後,眼睛一睜開,就開始在學習。所以我們老和尚強調,嬰兒三年的教育是奠定一生的基礎。這個看教善還是教惡,如果父母教他惡的,他一生也就會往不好的方向發展;如果教導是善的、正面的,這個孩子一生就往好的方面去發展。所以這個很關鍵。現在人也不懂這個教育,沒有人教,不懂,做母親的也不懂去教兒女。所以,兒女長大叛逆、不孝,實在講也不能怪他們,沒有教他!因為你做父母的人就是教他不孝,當然他長大就不孝,這個能怪他嗎?也不能去怪他們。

       家庭父母沒有教,在學校也沒有教。學校現在沒有教孝順,現在從幼兒園到研究所,有沒有人在教《弟子規》的,我們政府定的課本有沒有?有拿來給我看,沒有。學校不教,社會也不教,他怎麼會懂,他一定是隨社會,隨波逐流,看到人家都是這樣,我們也跟著這樣,這是一個趨勢,大家都這樣,那也就沒辦法。但是這個會給我們人生帶來痛苦跟災難,你一個兒女不好,做父母的要為他操心一輩子,操心到你的眼睛要閉起來還在操心,不相信你試看看,所謂天下父母心,這個都是教育問題。所以,我們淨老和尚大慈大悲,提倡這個。提倡這個,還被佛教界很多大德來質疑,因為那些大德他也不了解這方面;如果了解,他也會知道這個很重要,因為他不了解就隨便批評。還好前面有個印光大師,印光大師大家不敢批評。這個書是印光大師提倡的,你說你的道德學問、你修行的功夫,你能超過印光大師嗎?印光大師提倡這個,我們應該要能夠理解祖師他的苦心、他的用心。所以我們一定要依教奉行,做給別人看,我們自己修好了,才能去影響別人;我們自己如果修不好,一定也影響不了別人。所以先從自己做起。

       《感應篇》是一個善惡的標準,善惡的標準我們學了之後,我們現在在讀誦、來學習,就是為了要受持。我們讀誦,前面這個階段是要把它讀得熟悉,就是常常能夠提起來、能夠記起來,如果常常忘記了,可能遇到很多事情我們也提不起來,忘記了。所以讀誦也是非常重要,就是加深我們的印象,加深我們的記憶。所以,佛陀教育基金會印的《太上感應篇彙編增註》,前面有印光大師的開示,那個我們要找出來。我等一下去辦公室,我在台東淨宗學會看到的,可能他們沒有寄到我們這裡來,印光大師對每個人的開示,他們都把它節錄出來,而且特別是對在家女居士的開示。印光大師很慈悲,教她怎麼去教兒女,印光大師教這個居士,要教兒女讀《太上感應篇》、讀《文昌帝君陰騭文》,還有《關聖帝君覺世真經》,它的經文都不長。

       我們現在到行天宮去拜恩主公,這是我從小我母親帶我去拜到大的,喝那邊的香灰長大的,所以印象很深刻。老人帶我們去拜她也不懂,就是拜,求平安,如果感冒、生病,都是要去那邊報到,沒有去醫院。我已經幾十年沒有去恩主公請香灰水來喝,現在不曉得有沒有在點香。拜恩主公就是要讀關聖帝君的《覺世真經》,這是印光大師指定的,你沒有去看那個《文鈔》,你不知道祖師曾經對居士提到過這部經,我那天去台東才看到的,因為我們沒有去看到,我們不知道。現在佛陀教育基金會有人發心把它節錄出來,我們就方便很多,針對這一部分印祖的開示。所以,你在拜文昌帝君你不能不讀《文昌帝君陰騭文》,《安士全書》第一卷就是在解釋《文昌帝君陰騭文》,引用三教經典,這個要長期來講。

       這個沒有長期講大家不懂。常常講都還會忘記,都不講怎麼會知道?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我們人的思想、言語、行為就會偏離正道,都走到邪道去了。走到偏、走到邪自己不知道,自己走錯路了,自己也認為是對的,那下去後面就有苦報,苦的果報。我們現在讀了《感應篇》,我們懂得一句就用一句,就是這一句我明白了,知道是什麼意思,應該怎麼做,我們就要來做。我們就不能隨波逐流,別人有一些言論、思想錯誤的,我們就不能跟著他走,我們要跟著聖賢、佛菩薩這個經教來走,這樣我們才有光明的前途。如果走錯路了,真的是死路一條,到最後都到三惡道去了。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