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悟道法師

悟道法師主講《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四集)

我們昨天跟大家學習到《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一大段,裡面談到俞先生與他的同學十幾個人結一個文昌社,就是依照《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的教導,在社會上做這些善事,弘揚善法。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  悟道法師主講  (第四集)  2010/10/6  澳洲雪梨淨宗學會  檔名:WD19-023-0004

       我們昨天跟大家學習到《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一大段,裡面談到俞先生與他的同學十幾個人結一個文昌社,就是依照《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的教導,在社會上做這些善事,弘揚善法。在傳記裡面也舉出《文昌帝君陰騭文》幾樁善事做個代表。昨天跟大家學習到「惜字」,就是《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的「勿棄字紙」,就是有文字的紙張不可以隨便丟棄,給它弄髒了,或者跟髒的東西放在一起,丟垃圾桶,這對文字就不恭敬、不珍惜,這是有罪過的。特別是佛教的經典,更不可以隨便來丟棄。昨天我們學習到「愛惜字紙」它裡面的意義、內容非常之深廣,我們根據《安士全書》第一卷「文昌帝君陰騭文」周安士先生的註解,我們明白為什麼古聖先賢教我們要愛惜字紙它的道理,把愛惜字紙這個道理給我們說明了。這個道理說得非常好,讓我們明白惜字它的功德。我們現在在我們淨宗道場,這也是我們修福的一個項目,有些同修發心來做這樁事情,做得也很有心得,這是惜字這個項目。

       我們今天這堂課,接著就是下面,他們結文昌社舉出惜字,接下來放生,「惜字、放生」,講到放生這樁事情。放生在《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的註解,這段文的原文它是講,「或買物而放生」,在傳記裡面比較簡要的講了放生兩個字,在原文是「或買物而放生」,物就是物命,買活的物命來放生。放生是善事、是好事。在我們現在佛門裡面,放生這個活動也很普遍,所以放生,自古以來每個時代,在佛門的弟子都有做這樁善事,這也是善事其中一個項目。在台灣,現在有很多佛教單位專門辦放生的這樁善事。放生也必須要有一些放生的常識,這些我們不能不懂。

       我早期剛出家的時候,二十六年前,出家到今年二十六年,二十六年前剛剛出家,我出家的道場就是在台北市杭州南路佛陀教育基金會。當時道場是簡豐文居士他供養的,他捐獻出來的。基金會開始運作沒有多久,就是我出家大概幾個月,大概三、四個月,基金會就舉辦放生的活動,辦放生。當時剛剛開始辦放生活動,比較沒有經驗,買了很多物命,特別是人工養殖的這些海產類,這些物命買了很多。我們佛堂在十一樓,十一樓上面十二樓頂,算是十二樓。當時我們就按照一般放生儀規,把這些物命用電梯送到十二樓佛堂,去說法做皈依,也有鳥、也有海產,買了很多。這個儀式做了大概一個小時,然後再把這物命從十二樓送到樓下,再用車子載到郊外去放生。但是當放的時候,有很多物命死了一半以上。後來發現這個時間不能耽誤,所以後來買了物命就到放生的地點去舉行儀式,這樣就節省很多時間。

       物命買來,像鳥好幾百隻擠在一個鳥籠裡面,這互相踩來踩去踩死了很多,這是放生它有這些問題。後來慢慢改進,現在基金會放生已經到今年二十六年了,後來轉為護生。放生,後來知道要買哪些可以存活的物命來放,偏重買野生的,放出去牠才能活得下來。如果買人工養殖的,你一放了,牠自己沒有謀生的能力,自己不能生存,放了沒多久牠就死了。所以後來買的大部分都是買野生的,買野生放回去牠自己能夠生存。後來放生的風氣在台灣就非常普遍,基金會後來有些放生款就轉入護生,就是做愛護動物這些文宣、宣導,這方面也是非常重要。可以說這方面是屬於比較從根本上來做的,讓大家明白為什麼不要殺生,這是從根本上來做。買物來放生是從治標這方面來做。

       在澳洲,在三年前,我在布里斯本澳洲淨宗學會,他們也偶爾舉辦放生活動,我也去參加過二、三次。在澳洲,布里斯本市政府有個規定,你要放海產類的、水族類的,一個月前要先向市政府報備,我們大概要買什麼樣的海產,是鹹水的、淡水的,還是半鹹半淡的,你大概要買哪些要先給市政府備案。市政府根據我們給它報備的這些水族類的性質,他來指定我們放生的地區,哪些地點,適合我們放這類東西,避免破壞自然生態。這個做法也是我們放生的常識,這個也不能不知道。所以放生不懂得這些常識,有時候我們放了之後,反而會造成一些自然生態的不平衡。比如說你放的地方不對,放下去那個水族類牠不能生存,牠不適合在那個地區,這個我們就要選擇,選擇牠能生存的地方。澳洲市政府有提供這項的服務也非常好。物命這些放的地區性的選擇,哪些種類,這些放在什麼地方,這個一定要知道的,這個常識一定要知道,這樣才能達到放生真正的目的。

       所以過去在民國初年,那個時候也有很多人發心放生,在佛教界裡面發心放生,有些人還去挖放生池,造放生池來放物命。有人就寫信請問印光祖師,放生,他要發心做個放生池來放水族類的,那要怎麼放?印祖就開示了,印祖就是說你放生池的水族類要有選擇,哪些魚蝦適合這個環境你才能放。印光祖師講,你總不能去買一條鯊魚放在水池裡面,那些小魚都被鯊魚吃光了。印祖就舉個比喻,就是你去釋放一個強盜,然後去放到善良老百姓那個鄉村,那個鄉村的人都被強盜殺光了,財產都被他搶光了,你說你這是做好事還是做惡事?放生也是這個道理。所以這些放生的常識不能不學習。佛陀教育基金會放生二十幾年了,可以說到現在是經驗豐富,在我們華藏淨宗學會第一個出家的出家眾莊行法師,他以前在家的時候就是擔任佛陀教育基金會放生組組長,我聽他講到很多放生的經驗。我們如果要放生,這些資料,現在電腦網路都很方便,要找這些資料並不困難,我們可以找這些資料。所以好心要買物來放生,我們要蒐集這些資料,要怎麼放,買什麼東西。

       另外就是說,你放生要不定期、不定點,也不一定到一個地方去買,這樣是最如法。基金會剛開始放生,當時我們也都沒經驗,基金會他們放生組就去訂,很多人聽到放生做好事就捐很多錢,這個錢人家指定放生的,你也不能拿去用在其他地方,這要背因果,還要專款專用,人家要放生,你就要全部去買了。這個錢很多,這個月要全部給它放完,我記得當時去買那個鳥,大概可以買一千多隻的鳥去放。然後打電話到鳥店問老闆,你們現在有沒有一千隻的鳥?老闆說沒有,我們現在只有五百。你趕快再去幫我抓五百來。我們這個錢這麼多,不然不夠。老闆就趕快打電話到南部,叫他們加快速度再去抓,抓來給我們買,我們買了再去放。後來我們老和尚聽到這個事情就給我們開示,他說你們這樣放是不如法的,你怎麼可以叫人家去抓來給你放?這就失去放生的意義。你不能去跟他訂,我幾月幾號我要放生,你去抓一些過來讓我們來放,這樣做了就不如法,不對了。這個變成你鼓勵人家去捕捉這些動物,你沒有要放生他還抓得少一點,為了你要放生,他拼命抓抓多一點來賣給你,這就失去放生的意義了,這就不如法。

       過去早年我聽說,在台中蓮社也曾經發生過一樁事情,台中佛教蓮社,大家都知道是佛教團體,佛教徒都吃素,不殺生的,而且還放生。就有一個人去抓了兩隻烏龜,就拿到蓮社門口,要在門口當場斬首示眾,要把牠殺了。這些蓮友看到,大家趕快出錢給牠買起來,我們慈悲為懷要放生,那兩隻烏龜大家買下來放生了。第二天那個人又抓了四隻來,多抓兩隻,他知道我抓了你一定會買。你不買,我就在你們蓮社的門口斬首示眾,當場殺,殺給你們看。後來李老師知道這個事情,李老師說不要給他買了,要殺就讓他殺。第三天就沒來了。這個也都是放生的常識,我們要明白。所以我們現在放生,我們就是建議佛教團體,善心的團體,不定時、不定點。我們不要定固定的時間,也不要固定一個地方去買。我們臨時的,他有多少我們就買多少,這樣是最如法的。因此我們希望放生是好事,但是要做得如理如法,避免一些負面作用,我們希望把一些比較負面的我們要改進,大家要改進。

       現在我們放生,我們在台北做放生做了這麼多年,也有個經驗,所以我們現在也跟大家講,在這項目裡面,我們有涵蓋護生這部分,就是宣導的。特別我們講像《安士全書》講的因果,因果教育,這是從根本上來放生。為什麼?因為人如果你不殺生吃肉,他就不會去抓,那是真正徹底的放生了。大家為什麼殺生吃肉?不明因果,不明白這樣會有什麼後果,果報是怎麼樣他不知道,所以他才會這麼做。他如果知道,我想沒有人敢做,除非他真的頭腦有問題。知道這個因果利害關係,跟自己切身利害關係,這個我們要知道。所以買物放生這是好事。最近我們這些年,我們在台北也有一個放生聯誼會,上個月剛剛放生,放生聯誼會。要把放生的意義,它的目的,我們要常常提醒、常常說明,為什麼要放生,講這個因果的道理。

       在幾年前,大概在三年前,我們道場一個出家眾,她家裡是養羊的,在高雄養那個羊要賣給人家去殺的。後來我們也勸她家的父母要改行。但是他們改行,他也覺得不曉得要做什麼,他這個行業做很多年了。但是總是這個行業是不好的,我們知道雖然不是你親自殺的,但是你養大了總是賣給人家去殺。雖然沒有直接殺生,也是間接的殺生,賺的錢是殺生的錢,這個果報不好。所以他們家裡,孫女有些臉都長得都像羊一樣。賣肯德基炸雞的,那個子女的臉相就像雞一樣。這個真的一點不假,那個業力的影響。後來我們有同修發心,說不如把他們家的羊買來放生,大家放生。我們一個階段、一個階段都會放生,那個階段大家就發心,你們家父母養的羊,不如就買來放生。那買了,買了那麼多隻羊要放到哪裡?剛好台灣海濤法師他也專門在辦放生的,他在台南有一個空地很大,專門給人家放牛放羊,然後牛、羊買了就載到他那邊去放。我們把我們道場的出家眾她父母養的羊,好幾百隻給他買下來,然後運到海濤法師台南麻豆那個地方,一個放生園區放了。

       海濤法師他也請專人在照顧這些放生動物。結果他們照顧羊沒有經驗,羊感冒了也不知道,羊一隻一隻的死掉。後來就請我們道場的出家眾她母親去看,她母親就帶著針筒,她知道哪隻羊感冒了,一下子一針就打下去。後來海濤法師他們那邊照顧放生園區的負責人看到,這個羊你們來照顧比較有經驗,我們照顧一天一天死了幾隻、死了幾隻,這個買了放生就沒有意思了。他說不如還是給你們照顧,後來想來想去在哪裡照顧?因為羊,他們有蓋羊舍給羊住的,後面、下面是空的要通風的,還要給牠清理,感冒要給牠打針。後來海濤法師說,這樣好了,我發薪水給你們,這個羊還是送回你們家裡原來養的地方,你去照顧,然後一個月薪水比一般少,但是過日子可以,這些飼料、草,他補充一點。然後這些羊又載回去他家,原來養這些羊是要去賣給人家殺的,後來現在這個羊變長生羊,就要照顧到牠往生,一樣在照顧那個羊,那海濤法師就發薪水給他們。

       後來她的叔叔、伯伯也都是養羊的,聽到這個消息,他們也要賣,同修就發心又給他的羊都買下來,買下來就照海濤法師那樣,海濤法師發薪水照顧那些羊,那些羊福報太大了。所以他們家現在變成,原來是養那個羊去賣的,給人家吃羊肉爐的,現在變成那些羊的長生園區,變放生園區。我說這是好事,這是也給他們家人一個轉業的機會,不然他造那個業要轉也不好轉,轉不過來,不好轉,要轉這個業也是很大的因緣。我們有這麼一個例子,這個放生的。所以放生我們現在累積很多經驗談,可以提供給大家參考。

       我們接下來就來講《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或買物而放生」,周安士先生的註解。「發明」,就是發明為什麼要買物放生的道理。「王法之治罪人也,不能加於殺戮之外;父母之愛子女也,不能加於生全之外。可知天下之最惡者,唯殺生;而天下之最善者,唯放生矣。」我們先講這一段,這一段給我們發明為什麼要買物放生的道理。周安士先生他給我們講,王法之治罪人也,不能加於殺戮之外,王法就是我們世間的法律,法律在治犯罪的人最嚴重的、最重的也不能再加以殺戮之外,殺戮就是這個世間王法治罪最嚴重的就判死刑,就把這個人給殺了,頂多就是只能做到這樣。意思就是說,你世間的法律治罪人,這個罪最嚴重的就是把他殺死,像現在這個法律判人判死刑。不能加於殺戮之外,除了給他殺死之外,你還能加他什麼?意思就是說,這個世間法律判得最重的就是把他殺死,這是最重的。再沒有方法比這個更重的,你就是給這個人殺了,殺戮,不能加於殺戮之外。殺死了,其他什麼罪、什麼刑罰你也加不上了,這就是講最重的,最嚴重的,也不過就是給他殺死,這是王法,法律。現在全世界還是很多國家都有判死刑的,這叫殺戮,這是最重的,最重的罪判死刑,就給他殺了。

       父母之愛子女也,這是講天下父母心,父母愛護子女你能愛護到他怎麼樣?也不能加於生全之外。生全,生就是讓他好好生存著,保全他的生命。你做父母的愛子女,愛護有加也不能超過這個之外,就讓他好好活著,好好生存著,好好照顧他的身體。這就是你愛護子女,就是希望子女好好生存著,沒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子女趕快去死,所以天下父母心。縱然有時候愛之深、責之切罵兒女,但是那也是口頭上的氣話而已,其實做父母的人心裡他怎麼忍心兒女去死?這是我們可以理解的。這講兩個極端,父母愛子女,也不過讓他好好活著生存,你也不能再加這個之外;王法治一個罪人,最嚴重的就是把他處死、殺掉,也就這樣而己。

       這段話給我們做個開頭,下面給我們講,可知天下之最惡者唯殺生,最惡者就是犯罪的人他造極重的罪業就是被殺,最不好的事情也就是殺生,他這罪很重把他判處死刑,把他殺了。這是最不好的事情,殺生是不好的事情,你人給人家判死刑,那好事嗎?被殺了是好事嗎?不好,是很不好的事情。這個說明什麼?天下最不好的事情就是殺生,一個生命好好的,他好好生存著,你就把他的命給斷掉,這是最不好的事情,最惡的事情。而天下之最善者,唯放生矣,天下最好的善事就是放生,最惡的事情就是殺生。我們知道,眾生都愛惜自己的生命,連一隻螞蟻牠也愛牠的生命。不相信你去試看看,一隻螞蟻在地上跑,你用手指頭要給牠捏死,牠都一直跑,這個我小時候都玩過的。說明什麼?螞蟻我們看牠的體積那麼小,但是牠也愛護牠的生命。從這個地方我們就知道,這一切的動物跟人是一樣的,我們人愛護自己的生命,不希望我們這個生命受到傷害、受到殺害。那一切動物牠也是這樣的,牠也是愛惜牠的生命,牠也不希望牠的生命無緣無故被殺害了。

       所以,天下最惡的事情就是殺生,最善的事情就是放生。放生就是這個生命將要被殺害,你給牠解放了,現在大陸很習慣、很流行用解放,解放是放生。如果你去戰爭、去殺人,那不叫解放,那叫殺生。你用武力這種手段去殺人,戰爭,那不叫解放,那叫殺生,造罪業,將來冤冤相報報來報去的。解放是什麼?就是放生,你不要殺生,所以放生,一個生命他得到解放了。一天到晚殺生吃肉那談什麼解放?一天到晚在幹殺生的事情。所以你要放生那才是真正的解放,牠得到解脫,被放生牠就得到解脫了,生命不要被殺害。

       「夫禽獸與人,形體雖異,而知覺實同。觀彼被執之時,驚走哀鳴,逾垣登屋;與吾人類,當王難捕戮之時,父母傍徨莫措,妻孥投死無門,異乎不異?」這一段是給我們講,讓我們去觀察,夫禽獸與人形體雖異,就是說我們人類這個身體的形狀,跟禽獸動物的形狀,雖然不一樣,形狀不一樣。而知覺實同,我們人會癢、會痛,禽獸雖然形狀跟我們人的身體不一樣,但是你打牠、殺牠牠也會痛,牠也是有知覺,有感覺的。所以過去我聽到有個同修,他吃素了,不再吃肉,那他什麼因緣發心吃素?有一次他的手指頭被刺刺到很痛。他突然想到魚被那個鉤,釣魚那個鉤,鉤起來,我這一點點的刺,刺到肉裡面就痛得不得了,那個用鉤給牠鉤起來,那個多痛苦!突然他想到這樣,他發心吃素不再吃肉了,這是他善根發現。這個我們可以理解的,人知道疼痛,動物也是會疼痛的。

       觀彼被執之時,再叫我們去觀察,這些動物要被抓的時候,牠是不是很樂意的被人家抓?不是。驚走哀鳴,你要去抓,牠就跑,驚走就是好像我們人一樣,有人要抓我們,我們就會驚慌,我們要趕快逃跑,跟人一樣的;哀鳴就是被抓到的時候就很悲哀,鳴就是牠的叫聲,叫得就很悽慘。逾垣登屋,逾就是超越,垣就是矮牆,牠會想盡辦法跳過去這個牆,或者是飛到屋頂去,就是要逃生,牠知道牠的生命要受到傷害,牠要逃生。跟人一樣,我們人有人要抓我們、殺我們,我們也是很驚慌要趕快跑。哪一個人他很樂意被人家抓去殺?沒有,動物也是一樣。講到這一段,我就想到小時候,我們家裡都養雞、養鴨、養豬,過年過節我父親就要殺雞殺鴨,我父親也沒學佛,殺雞殺鴨的。看到那個雞要去抓,我父母他們養雞,要去抓,那個雞就飛、就跑,有的跳到桌上,有的飛得比較高的,以前那個房屋都是平房、瓦房,飛到屋頂上,這個我看過,的確牠不是很樂意讓你殺的。牠是跟人一樣驚慌失措,要趕快跑。所以逾垣登屋。

       與吾人類,當王難捕戮之時,父母徬徨莫措,妻孥投死無門,異乎不異?這就是跟我們人類一比較,我們人類當王難,王難就是政府或者打仗軍隊,遭遇到這個災難,我們被抓了,抓了以後就被抓去殺了。這個時候做父母的人徬徨莫措,很徬徨不知道怎麼辦。妻孥投死無門,妻子兒女就沒有門路可以逃生,被抓了要被判死刑,那種心情、那種感受。那個動物我們要抓起來給牠殺,跟我們人被人抓去要被殺死,牠那個心情、那種感受,異乎不異?一樣不一樣?大家可以想一想,觀想一下,我們被人家抓去要給我們殺了,那時候你的心情怎麼樣?會不會害怕?還是很自在無所謂?我看不是這樣吧,應該魂驚魄散。所以,從這個地方去觀察,說明一樁事實,殺生這個事情是不好的,是惡的、惡業,是不對的,這是給我們說明。

       下面再給我們講,「觀彼臨刑之際,割一雞,則眾雞驚啼;屠一豕,則群豕不食。與吾人類當劫掠屠城之際,親見父母傷殘,目擊妻孥支解,異乎不異?」這段又給我們做個比喻,我們這個世界上常常有戰爭,內戰、外戰,在世界各國都有曾經發生過。在我們中國是全世界內戰最多的國家,沒有跟外國人戰,也跟自己打仗,自古以來就很多。戰爭的時候,戰爭人類當劫掠屠城之際。我們大家都知道二次大戰,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外國人拍的影片有記錄。自古以來這種戰爭是非常多的,這是指外國侵略中國。中國人自己打自己,屠城這個也是很慘的。一個地方被軍隊攻下來了,那些親人父母子女受到殺害,那親眼目睹看到自己的親人被殺。目擊妻孥支解,看到自己的妻子兒女被刀砍了,這個四肢被砍斷支解了。這個跟動物被殺的時候,牠看到牠的家屬被殺,那個情況是一樣不一樣?子雞看母雞被殺,那是不是就像人類戰爭的時候,兒女看到父母被殺,父母看到兒女被殺,那種慘狀是不是一樣?所以殺一隻雞,其他的雞都驚叫了;殺一隻豬,其他的豬牠就吃不下,牠也知道牠的同伴被殺,也輪到牠自己。

       所以以前我們家養雞養豬,我都是親眼目睹的,看我父母親殺雞、殺鴨的。殺豬,我們家是有養豬,但是沒有自己殺,賣給人家殺。每次要賣,屠戶都會來,以前是用磅秤秤重量,四肢綁起來,兩個人抬起來,然後一個人秤那個重量,看能賣多少錢。我看那個豬叫得就是慘絕人寰,這我從小看過的,我們自己家裡。其他的豬聽到這個聲音,牠們就吃不下了。跟我們人是一樣的,我們這個一家人,家人被殺了,你心情怎麼樣?你那個心情,還有心情吃得下嗎?吃不下。所以我們人戰爭逃難,我們這邊很多同修是從越南,我都聽說逃難的。我到法國巴黎,他們也逃難,台灣有很多同修是大陸逃難過來的。所以我們以前在華藏圖書館,有一些老菩薩聽到逃難他就怕。在台灣沒有經過這個災難的人,他沒感覺,他沒這個經驗,不知道。但是在大陸逃難的,在日本侵華的時候逃難,國共戰爭的時候又逃難,逃怕了。所以為什麼有些人都趕快移民到外國?怕戰爭,逃難。

       戰爭怎麼來的?為什麼有戰爭?這世界上為什麼會有戰爭?古大德給我們講,「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他說你要知道我們這世界上為什麼有戰爭,你每天到屠宰場去聽聽,那些雞豬、牛羊被屠宰,那時候發出來的慘叫聲,你就知道這個世界戰爭的原因,就是殺生來的。你現在殺牠,牠心不甘情不願,牠就有怨恨心,將來因緣遇到,牠就自然去報復,牠就報仇了。所以殺生這樁事情,事實真相就是冤冤相報沒完沒了,殺來殺去,吃來吃去的。《楞嚴經》佛給我們講得很清楚,「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人現在吃羊肉很好吃,那隻羊過去生牠也是造殺生業,造罪業墮到羊裡面去,現在償還債務被殺了吃,但是牠罪報受滿牠也會到人間來。人這殺生惡業造多了,死了之後也會墮到畜生道去當羊,然後就換人被羊吃,羊到人間來做人,人投胎到畜生道去當羊,這樣殺來殺去,吃來吃去,這樣六道輪迴,冤冤相報沒完沒了。這段給我們說明這個,說人跟動物被殺那個情況一樣不一樣?我們仔細去觀察,真的是一樣的。

       「觀彼宰割之後,或五臟已刳,而口猶吐氣;或咽喉既斷,而眼未朦朧。與吾人類當臨欲命終之後,痛苦欠伸,點頭熟視,異乎不異?」這一段就是說動物被宰割之後,我們看到殺雞殺鴨的,被宰割五臟已刳,刳就是給牠剖開,裡面內臟給它挖出來,挖空。有些動物被殺了,五臟已經被剖開,內臟被拿出來,但是牠的命還沒斷,而口猶吐氣,口還在吐氣。或咽喉既斷,而眼未朦朧,這以前看我父親殺雞,都是脖子毛拔一拔,一刀就下去,割下去,割下去咽喉就把它割斷了,血都流出來了,但是那個眼睛還沒有闔起來,眼未朦朧。這裡給我們講,與吾人類當臨欲命終之後,痛苦欠伸,點頭熟視,異乎不異?我們人快死的時候,我們人類要命終的時候,很痛苦,點頭熟視,這一口氣快斷的時候非常痛苦。

       我父親要往生的時候,那個痛苦,我去照顧他一個星期,那個痛苦要代替他都沒辦法。那我知道他很苦,學佛知道過去殺生的業造太多,造得太重。所以臨命終的時候那種痛苦,跟眾生被殺的時候的痛苦,情況完全是一樣。在中壢善果林劉林長有一次給我講,他說他看到他們那個里,他們的過嶺里,那邊以前有個殺豬的,死的時候,他的形狀就跟豬被殺的時候情況一樣。這是讓我們去觀察,動物被宰殺跟人快死的時候,那種痛苦情況異乎不異,一樣不一樣?仔細觀察,沒有兩樣。

       「於此忍心殺之,其恨何如?於此買而放之,其感又何如?」你說動物這麼痛苦,我們忍心這麼殘忍的心去給牠殺了,你想想看,牠被殺,牠那個心怨恨到什麼程度?怨恨何如?牠這個恨有多深?我們不要說人家給我們殺了那個怨恨很深,就人家給我們打一個巴掌,我看你就氣他一輩子,你都消不掉。甚至不要說打一巴掌,給你罵一句,講一句不好聽的話,恐怕你都放在心裡,放到死都還記得,某某人給我罵了一句話。你看一句話你的恨都難消,何況給牠殺了,你說他這個恨有多深!這講殺生,你跟眾生結冤仇結得多深。放生,又反過來了,如果牠要被殺,你給牠買了放了,牠對你的感激又如何?比如說我們快要被人家殺死,忽然有個人給我們買了放了,你對這個人會不會很感激?當然非常非常感激,那個感激就無法用言語去形容。動物也是一樣的!

       所以我們每次去放那個,最近,我們上個月,去放那個好像鰻魚那一類的,生命力很強的,還有烏龜。我們放鰻魚跟烏龜是最明顯的,一放下去,鰻魚還會起來跳舞,我們都用錄影機把它錄起來,牠們還會表演,牠沒有趕快跑,牠就是在那邊表演給我們看,轉了三圈。二OO七年我到大陸去,去浙江天台山國清寺,我們也買些烏龜,餘姚宗教局副局長他也很有善根,我們說要放生,他說要跟我們去放生。我們買了很多烏龜,烏龜一放下去,看牠們盤旋三圈,還給你點頭示意,後來我們就跟牠講,你趕快走,放你一條生路趕快走。牠停留很久牠才走。可見得牠很感激你,我們在很多地方放烏龜,都看到這個。所以看到這個,有時候就用錄像特寫鏡頭給它錄起來。這就可以說明,你放了牠,牠很快樂,牠得到解脫,得到解放了,大陸講解放,我們給牠放生,牠得解脫,就叫解放,牠就很快樂,很感激你,這個我們可以理解的。

       下面這段講,「放生不可有常期,恐人因吾買放,反致購求物類也。放生不當有常所,恐人伺吾放後,旋復盜取也。放生不必拘常物,不論物命大小,悉宜救濟也。」這段就是剛才我講過的,放生不可以有常期,常期就是固定的期限,我下個月十五號去買,到哪一家去訂。像我們基金會剛開始放生,到鳥店去訂,我們訂一千隻,老闆說只剩五百,那你趕快去幫我抓,再抓五百。這就是這段講的,恐人因吾買放反致購求物類,恐怕人家因為我們要去買這個物來放生,反而他再去抓得更多,他為了要賣給我們,他原來沒抓那麼多,生意沒那麼好,他沒抓那麼多。我們現在要放生,生意可好了,而且都不用講什麼價錢的,而且一批就是這麼大宗買賣,他就拼命去抓了。所以這個不可以有常期,不可固定的時間去買。

       放生也不當有常所,常所就是固定的場所,你固定到一個地方去放,恐怕有些專門在殺生的人,你這邊放這麼多,我們剛好,你前腳放,我後腳來抓,旋復盜取也。反而提供讓他們造更多殺生的機會,這個也要避免。放生不必拘常物,常物就是固定一種物命,這個物命,不論物命大小,物命凡是牠有生命的,大的也好,小的也好,飛禽、水族類的、走獸,我們都可以放,有這個因緣就可以買來放,悉宜救濟也,都可以救濟。所以基金會他們放的是海陸空都有放,海就是水族類的,鳥類就是空中飛的。走獸,基金會以前都買野生動物,在台灣有些原住民專門在捕捉野生動物,抓猴子、山羌這一類的,比較稀罕的野生動物。但是現在有些野生動物也列入被保護的範圍,這個法律有定了這些不能捕捉的。放野生動物,這些走獸,飛禽走獸。所以放生也不必一定都買固定的物命,物命有因緣我們都可以放。像剛才講的,我們道場一個出家眾,她家裡養的羊,那也是一個項目。這個放生的項目也是創一個先例。所以這都要放,不一定要固定什麼物命。

       我們看下面這一段,「吾崑放生會,唯清涼庵最善。由其創始之時,善友先捐百金,貯之典鋪,每月收其息以放生。而於會期四五日前,又各分小單於與社之友,屆期零星攢湊,並不獨藉乎典息。此所以久行而不替也。舉會之日,各誦《華嚴經》五卷,香燭薪水之資,三人為之均任。尤屬眾擎易舉,他處可以為法。」這個一段是周安士先生他們家鄉有個放生會,他說他們家鄉放生會,唯清涼庵最善,清涼庵辦的放生會是辦得最好。崑就是崑山,在中國江蘇省崑山這個地方。崑山不曉得大家有沒有聽說過,可能這邊的同修比較沒聽說過,台灣的同修,現在很多台商都在崑山,崑山那個地區台商很多。我們布里斯本澳洲淨宗學會前副會長林居士,他們就有公司在崑山。周安士先生他是江蘇省崑山那地方的人,所以他這裡講吾崑,就是講他的家鄉,在清朝那時候,有一個清涼庵辦放生會辦得最好。

       為什麼它辦得最好?因為它創始之時,善友,就同參道友,發善心的這些同參道友,大家就捐錢,捐百金。捐的錢貯之典鋪,典鋪在古時候叫錢莊,我們現在叫銀行。大家捐放生款,一筆錢就存在銀行定存,大家知道銀行有定存嗎?知不知道?銀行有固定存錢的,然後利息比一般活期存款要高一點,那你比如說過一段時間可以領出來,這古時候也有。就存在典鋪,每個月就收定存的利息,拿那個利息來放生,它一個母金放在那裡,每個月都有利息,拿利息的錢來放生。而於會期四、五日前,又各分小單於與社之友,利息之外,在放生前的四、五天以前,又發一些小傳單給放生會這些會友、這些社友,大家願意再出錢來隨喜的,零星再收一收,再把它湊起來。並不獨藉乎典息,並沒有說完全就是只有以利息來放生,還是有給人家隨喜的,除了利息之外,還給人家隨喜,湊起來一起去放。此所以久行而不替也,所以他們這放生會長期的辦,辦長期的,辦得最好。

       舉會之日,各誦《華嚴經》五卷,要放生這個時候,這個日期,都會先誦《華嚴經》,先誦五卷。香燭薪水之資,三人為之均任,譬如說誦經要用到買香、買蠟燭,還有請工人去買物,這些運費種種的薪水的錢,有三個人發心平均去分攤。我們在放生聯誼會也有跟大家說明,過去我們佛陀教育基金會放生,二十六年前他們剛開始辦都沒經驗,人家放生一百塊,一百塊全買了。後來算一算那還要車子,開車送去放生,車資也沒有,工錢也沒有,油錢也沒有,後來簡豐文只好自己掏腰包。後來在圖書館放生,韓館長她就把這個列進去,就是說放生款是有包括運費、油資,還有一些開銷的。我們跟大家說明,大家知道了,我們就不背因果;如果你不說明,我這個要給你放生的,怎麼可拿到用其他地方,你少買一條生命,這就要背因果。所以這個要跟大家說明,大家同意了,我們就照這樣來辦。後面講,尤屬眾擎易舉,他處可以為法,眾擎就是大眾發心,這個事情就容易舉辦。現在我們在台灣舉辦放生聯誼會,很多人參加。三年前我在布里斯本,在澳洲淨宗學會,也很多人參加,聽說我們雪梨這邊也辦過,也很多人樂意參加。這些做法大家可以參考。發明這段文我們就講到這裡。

       下面給我們舉出六條公案,就六條故事,「下附徵事(六條)」,下面附帶給我們引證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有六條公案。第一條「放豚放兒」,這個公案就出在《法苑珠林》。「晉杜永平,梓潼涪人也」,梓潼涪人,就是四川省涪林縣那邊的人。「家巨富,有子十歲,名天保,甚愛念之。太元三年,暴亡。未幾,家中母豬生五子,一最肥,將殺以饋官禮。有一比丘,忽謂杜曰:此豚是君兒也,何相去百餘日,而遂忘耶?言訖,但聞香氣累日,遂放此豚,憐而養之。」這是一個公案,公案是發生在晉朝的時候,有一個人他叫杜永平,這個人是梓潼涪人,就是四川省涪林縣這個地方的人。他家裡巨富,就是很有錢,有個兒子十歲,這個兒子名叫天保,甚愛念之,杜先生很愛護他這個兒子。但是這個兒子短命夭折,太元三年暴亡,暴亡就是突然就死掉,他這個兒子十歲就死了。

       未幾,未幾就是經過沒有多久,經過沒有多長的時間,杜先生他家裡的母豬生五隻小豬,五子就是生五隻小豬。以前我們家有養豬,母豬生小豬這些我也看過,小豬生出來。母豬生了五隻小豬,生了這個五隻小豬,其中有一隻是最肥的。杜永平先生他就準備把這隻最肥的小豬把牠殺了,殺了饋官禮,饋就是贈送,送給官府做為禮物。母豬剛生的小豬,那個豬很小,大家有沒有聽說吃烤乳豬的?有沒有?烤乳豬,就是豬剛生出來然後就去烤。杜永平先生他家母豬生了五隻小豬,準備把這隻最肥的殺了,然後送給官府做禮物。

       這個時候有一個比丘,一個出家人比丘,到他家來,這個比丘忽然來了,就給杜永平先生講,忽謂杜曰,就是忽然有個出家人來到他家,就給杜先生講。他說此豚是君兒也,他說你要殺的這隻小豬就是你的兒子。何相去百餘日,而遂忘耶?他說你這兒子才死了一百多天,剛剛做了百日,才死了一百多天,你怎麼這麼快就把他忘記了。這個比丘給他這麼一講,講完之後就走了。但聞香氣累日,但是聞到很香的香氣一天都沒散。這個比丘,我們就知道了,一定是佛菩薩示現來點化他的。那個小豬就是他剛剛死去的兒子,投胎到他家變成豬。所以比丘就給他講,你們父子才離開一百多天,怎麼就忘記了?遂放此豚,憐而養之,杜永平先生聽到這樣,他還是有善根的,就把這隻豬放生,憐就是憐憫,把牠養起來,就不殺牠,這隻豬當然就變長生豬。就像我剛才講的,我們道場那個出家眾,她父母養的羊本來都是給人家殺的,現在變成長生羊,就不殺牠了。這是一個公案。

       我們看下面,周安士先生按照這公案來給我們做一個分析解說。「(按)佛言:有生之屬,或多宿世父母六親。儒者不察,以為何忍作此種想。獨不念作此種想,猶且不忍,豈其殺之而食,反可忍耶!一言以蔽之,曰:弗思耳。」按照這個公案,周安士先生引用佛在經典上講的話,有生之屬,或多宿世父母六親,就是有生命的動物,大多都是我們宿世的父母、六親眷屬,現在改形易道不認識。所以我們吃這些動物,往往都吃到我們過去生的父母兄弟姐妹、六親眷屬,吃到這些,這個也是事實。根據這個公案來講,他兒子死了一百多天投胎到他家做豬,他父親也不知道,不知道他兒子投胎到他家做豬,還準備給他殺了,當作禮物去送給官府。有儒者,就是有一些讀書人,他提出些意見,他說佛家講的怎麼忍心做這種想法?為什麼要有這種想法,去想這個動物都是過去生我們的父母、六親眷屬,怎麼忍心做這種想法?這意思就這樣。

       周安士先生又說明了,獨不念作此種想,猶且不忍。周安士先生就講,那為什麼不想一想,有這種想法,你尚且不忍心,不忍心想這些動物就是我們過去生父母、六親眷屬,這種想法你都覺得不忍心這麼想了。豈其殺之而食,反可忍耶,豈就是那怎麼可以,你那個想法你都覺得不忍心,你怎麼可以再把牠殺了,來把牠吃了,反而你忍心這麼做,你反而忍心這麼做,你認為那種想法都不忍心,那怎麼把牠殺來吃了你反而忍心?意思就這樣,這很奇怪。所以一言以蔽之,一言以蔽之就是總說一句話,用一句話來講,弗思耳,就是沒有好好去想這個道理。這是第一個公案。

       接下來我們講第二個公案,「賣豬賣子《冥報記》」。《冥報記》我們過去圖書館印過,我們現在華藏淨宗學會印過。「隋大業八年,宜州皇甫遷,曾竊母錢六十文,母索錢不得,舉家盡遭鞭撻。明年遷亡,託胎其家豬腹中,豬稍長,賣於遠村社主家,得錢六百文。是夜,其妻方睡,即夢豬云:吾是汝夫,為取母錢六十,累合家拷打,罰為豬,不意被汝賣去,幸速贖我,稍遲則被宰矣!」我們先講這段,這公案出在《冥報記》,《冥報記》最近我們道場有印,也有白話註解。這個早年我在圖書館,還沒有出家的時候就看到這本書了。這是唐朝吏部尚書唐臨他蒐集的資料,他蒐集的流傳下來的,它是記載唐以前的。隋朝大業八年,在宜州皇甫遷,在宜州這個地方有一個皇甫遷這個人,他曾經偷竊他母親的錢,有六十文的錢,古時候的錢六十文。母索錢不得,他母親六十文的錢掉了,到處找都找不到,找不到她知道被偷了。皇甫遷又沒有去告訴他母親,這個錢是他拿的,害得全家的家人都遭受到鞭撻,被鞭打。這是連累到其他人,連累到全家的人都被打。

       明年遷亡,隔一年皇甫遷他就死了,死了之後他就投胎到他們家裡的豬腹中,投胎到豬腹裡面,投胎去做豬了。豬稍長,這隻豬就是稍稍長大,比較大了,還不是很大,他們家人就把這個豬賣了。賣於遠村社主家,這就是距離他們比較遠的一個村莊,一個社主的家裡,賣給別人。得錢六百文,得到的錢是六百文。是夜,就是他們家賣豬的這天晚上,其妻方睡,皇甫遷他的妻子剛剛睡著。即夢豬云,就夢到這豬來給她託夢,說吾是汝夫,他說我就是你的丈夫,你的先生。為取母錢六十,累合家拷打,為了偷取母親的錢六十文,他沒有跟他母親講,害得全家被他母親拷打,死了以後被陰間的冥官罰為豬,處罰他投胎去做豬,就投到他家來做豬,來還債。不意被汝賣去,不意就是沒有想到,沒有想到被他妻子賣掉了,把牠賣給遠村的人。幸速贖我,牠說你趕快拿錢去把我贖回來。稍遲則被宰矣,如果時間慢一點,我就要被殺了。

       「妻覺,猶不甚信,少頃睡去,復夢如初,其情轉迫。乃披衣叩姑門,而姑坐起已久,各述所夢而同。時已半夜,而社主尚遠三十里。其母恐不肯贖,乃以錢一千二百文,命長男並遷之子同往。社主因社期已迫,堅拒不允。乘夜仰有勢力者強贖之,社主乃放豬歸。」我們先講這一段,這一段就他的妻子,他的太太,醒過來,妻覺,醒過來了,猶不甚信,她不甚信,她覺得這個夢不曉得是真的還是假的,不太相信這個夢。她又去睡,少頃睡去,沒有多久她又睡了,睡了之後又作這個夢,跟剛才一樣,而且在作夢看到她先生給她講那個情況就變得更迫切了,叫她趕快去給牠贖回來。她再作這個夢,她就覺得這個夢不尋常,趕快披衣,穿了衣服去敲她婆婆的門,姑就是古時候叫舅姑,就是公婆,敲她婆婆的門。而姑坐起已久,她這個婆婆坐在床上已經坐了很久。各述所夢而同,她婆婆也作了同樣的夢,婆媳兩個講出來的夢一樣。

       但是那個時候三更半夜,晚上十二點。而社主尚遠三十里,買這豬的社主主人距離他們家有三十里路這麼遠,古時候交通不便。要去把牠贖回來,其母恐不肯贖,他的母親恐怕覺得這個社主要給他贖回這隻豬,恐怕那個社主不願意,所以就加倍的錢給他。乃以錢一千二百文,就是加了六百文給他去贖這隻豬。命長男,命他的大兒子,並遷之子,以及皇甫遷的兒子同往,拿了這個錢去贖那隻豬。社主因社期已迫,堅拒不允,社主買了這個豬,雖然多了六百文要給他買回來,但是他們要殺這隻豬的時間已經訂好了,這期間已經很緊迫,社主他堅決拒絕不願意再給他們買回去。但是她的大兒子乘夜仰有勢力者強贖之,沒辦法,去拜託地方上有勢力的人,勉強的給社主那隻豬贖回來。社主乃放豬歸,社主最後不得己,就放這隻豬還給他們。

       「道經曠野,兄語豬云,審是吾弟,可先行。豬即先行到家。」他這長男,就是他的大哥,皇甫遷是弟弟,他的大哥跟他的侄子,把變成豬的皇甫遷贖回來。贖回來就路途當中經過曠野,他哥哥就對豬講,他說如果你是我弟弟,應該認識家的路,可先行,你走在前面,就叫那隻豬先走。豬即先行到家,豬就走在前面,牠就自己走到他家了。

       「其後鄰里共為嘲笑,子女恥之,乃私告曰:吾父如此,累兒女何以見人!父向與徐某甚厚,盍往其家,吾等送食可也。」這豬回到家之後,他們隔壁鄰居,同一里的這些人,都對他們家嘲笑,你那個兒子死了做壞事變成豬,鄰居都笑話他們,笑話他們家。皇甫遷的子女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子女恥之,他父親墮落變成他們家的豬,常常被鄰居拿這個話題當笑話來嘲笑他們。他們子女就私下商量,乃私告曰,吾父如此,累兒女何以見人,他說我們父親是這樣的一個果報,連累到兒女不能見人。所以他們就商量,父向與徐某甚厚,盍往其家,吾等送食可也。他的兒女就商量說,他父親在生前一向與一個姓徐的徐某人交情非常好,交情甚厚,盍往其家,就是應該可以送到他們家去。吾等送食可也,送到他們家,豬要吃的食物我們再送過去他家,送到他父親生前這徐某的家。

       這隻豬聽到他們兒女商量,決定這麼做,「豬聞之,涕淚交流,搖尾竟往徐家,相去四十里。大業十一年,豬遂死於其處。」這個豬就是他們的父親,他的兒女怕被鄰居笑話,所以就計畫把豬送到他父親生前很好的朋友徐某人家裡,他們再送食物過去。豬聽到這個消息就流眼淚了,搖著尾巴竟往徐家,就往徐家走,徐家跟他們家相距四十里,這麼遠的路。到了大業十一年,豬遂死於其處,大業八年,這個事情到大業十一年,一共三年的時間,這隻豬就死在徐某人他家裡了。這是《冥報記》記載隋朝大業年間的一樁公案。

       下面周安士先生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做個簡短的分析,「(按)改頭換面,一家俱不識矣,所以六親畢竟是空。」我們眾生在六道生死輪迴,你人死了又生,改頭換面又去投胎,一家人見面也不認識。所以六親畢竟是空,不是真的,是因緣和合聚在一起的一個假相,所以它當體是空的。這是勸我們不要去執著,這個事情、事相是有,但是它畢竟是空的。所以我們現在做夫妻父子、兄弟姐妹,六親眷屬,在這個階段,這個因緣,大家是這個關係,死了之後這個關係就沒有了,改頭換面又不一樣。你看原來是他的父親,一投胎到他家去當豬,反而被他家人要去賣、要去殺,六親這個關係就不存在了。所以這就是空。空是講這個道理,空不是講什麼都沒有,如果執著空,那問題就嚴重了,那就變斷滅見。所以現在斷滅見這個思想害人就很深,大家以為造了惡業沒關係,反正死了什麼都沒有了。不是,死了那個問題才嚴重,死了你還會去投胎,是換一個環境,換一個身體,你造惡業就到三惡道去,很恐怖,問題很嚴重,這個不能不知道。

       下面這個公案是「救羊救女」,這個公案也是出在《法苑珠林》,我們把它念一念。「救羊救女。唐長安風俗,每過元日,遞相設宴。有筆賈趙大,次當設席。其日賓至,見其碓上有汲水繩,縛一童女,年可十三四,身穿青裙白衫,泣告客曰:吾乃主人女也,往年盜父母百錢,欲買脂粉,未及而死,其錢現在廚房西北隅壁孔內,今罰我為羊。言訖,客諦視之,乃一青羊,而白頭者也。驚告主人,主人問其形貌,宛如亡女,死二年矣。急索廚中,錢猶在焉。於是送羊於僧舍,而合門齋戒。」這又是一個公案,這是救羊救女。

       我們時間到了,這個公案我們晚上再來講解,我們這堂課就先講此地。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1727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