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主講《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五集)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  悟道法師主講  (第五集)  2010/10/6  澳洲雪梨淨宗學會  檔名:WD19-023-0005

       諸位同修,大家晚上好,阿彌陀佛。我們上一堂課講到俞淨意公與同學結文昌社,做善事,惜字、放生,戒淫殺口過。上午這堂課我們講到《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註解裡面講的「或買物而放生」,我們學習了周安士先生給我們註解的為什麼要放生這個道理、這個因果。也給我們舉出幾條公案,早上我們也講了兩條公案,這是講放生。早上我們講了「放豬放兒」,買豬放生,放到自己的兒子。這是發生在晉朝時候,杜永平先生,他是四川梓潼涪縣人,他有個兒子叫做天保,十歲就死了,在生前,杜永平先生對這個兒子非常喜愛。他死了之後,他家裡母豬生了五隻小豬,其中有一隻是非常肥的,他就打算把這隻比較肥的小豬殺了,當做禮物送給官府。忽然有個比丘來到他家,給他講,他說你要殺的這隻小豬就是你剛剛死去的兒子投胎到你家裡母豬裡面所生的,你現在準備要殺的這隻比較肥的小豬就是你剛剛死去那個兒子來投胎的,你怎麼你兒子才死了一百多天你就忘記了?這個比丘講完就走了,他家裡聞到香氣一天都沒散,所以他就把這隻要殺的小豬放了,把牠養起來做長生豬。這是第一個公案。

       第二個公案是賣豬賣子,這是《冥報記》裡面的,這是皇甫遷生前偷他母親的錢六十文,他母親這個錢丟了找不到,把全家的人都抓來拷問、來打。過了一年,皇甫遷死了,死了之後就投胎到他家做豬,也是投胎做豬。被賣掉六百文,賣給人家六百文。賣的那天晚上他的太太(他的妻子)夢到皇甫遷來給她託夢,他說妳賣家裡面這隻豬就是他,他就是她先生、她丈夫,賣過去人家就準備要殺了,請他妻子趕快把他贖回來。他妻子作這個夢剛開始她也覺得這個是作夢,這個夢可能不是真的,她也不相信,一下子又睡過去了。睡了之後又作同樣的夢,第二次作這個夢,那就看到她這個丈夫給她要求更迫切了,更緊張了。她再作這個夢,她就覺得這個夢不尋常,作同樣的夢,而且第二次作的夢比第一次夢到她丈夫要求她更迫切了。所以就半夜去找她婆婆商量這個事情,所以半夜去敲她婆婆的門。她的婆婆門打開就給她講,她已經起來坐很久了,她這個媳婦告訴她作了這個夢,她婆婆給她講,她也作同樣的夢。所以婆媳兩個人就加了六百文錢,一千二百文,要去贖那個豬。但是買豬的主人他不肯。後來請了一個地方上有勢力的人,這樣勉強把豬贖回來。後來豬贖回來之後,鄰居都笑話他們,這個父親死了以後墮到他家做豬,左鄰右舍大家都在談論這個事情,他的兒女覺得很沒有面子,所以就把這隻豬送給他父親生前一個很好的朋友姓徐的,送到他家去。然後豬要吃的食物,他們兒女再送過去。這隻豬送到皇甫遷他生前好友徐某人家裡,過了三年就死在他朋友徐先生的家裡。這是第二個公案。

       我們晚上接下來,來講第三個公案,早上講到這一段,這一段是「救羊救女」。這個公案是出在《法苑珠林》,《法苑珠林》這本書就是專門記載這些因果報應,經典裡面講的這些公案,在《法苑珠林》裡面講到一個公案。「唐長安風俗,每過元日,遞相設宴。有筆賈趙大,次當設席。其日賓至,見其碓上有汲水繩,縛一童女,年可十三四,身穿青裙白衫,泣告客曰:吾乃主人女也,往年盜父母百錢,欲買脂粉,未及而死,其錢現在廚房西北隅壁孔內,今罰我為羊。言訖,客諦視之,乃一青羊,而白頭者也。驚告主人,主人問其形貌,宛如亡女,死二年矣。急索廚中,錢猶在焉。於是送羊於僧舍,而合門齋戒。」早上我們講到這段公案,這段公案因為時間到了,所以就我們晚上接下來講。

       這個公案是講唐朝時候在長安,長安就是現在的西安,在中國陝西省西安,古時候稱為長安城。長安這個區有個風俗,每過元日,元日就是元旦,農曆正月初一元旦。遞相設宴,這是當時長安有這麼一個風俗,每一年正月初一元旦這一天,地方上的人大家都會互相擺設宴席,互相請客。今年輪到這一家,明年又輪到那一家,大家輪流互相請客,擺設宴席來請客。有筆賈趙大,賈就是商人,有一個專門賣筆的商人,他姓趙名大,叫趙大。次當設席,那一年剛好輪到他要擺設這個宴席來請客,輪到他主辦。到了那天,正月初一,其日賓至,那天就有賓客到他家,準備接受他的宴請。客人到他家,看到他家裡面,碓上有汲水繩,汲水繩就是,以前都是用井水,年紀比較大的同修應該都看過,我小時候我家裡有挖一個井,要用水桶把水打上來,就有一條繩子綁在那個水桶,那個繩子拉上來,那條繩子就叫汲水繩,打水的繩子。碓就是磨碓,以前磨年糕、磨米的,用石頭做的。這個我小時候我們家都有,過年過節都有那個碓,舂米的。那個碓有一條汲水繩,綁一個童女,這個女孩子大概十三、四歲。看到身穿青色的裙子、白色的衫,上衣是白色的,裙子是青色的。

       這個客人看到這個小女孩,這個小女孩就哭泣了,告訴這個客人說,吾乃主人女也,她說我就是這家趙大的女兒。往年盜父母百錢,前幾年她就是偷盜她父母親的錢偷了一百錢。欲買脂粉,她就是要去買胭脂粉,女孩子愛漂亮,要買脂粉來打扮、來化妝,沒有錢就偷她父母的錢,偷了那個錢準備要買脂粉。她偷了這個錢,還沒有去買,偷了這個錢沒多久就死了,未及而死,還沒有來得及去買脂粉就死了。其錢現在廚房西北隅壁孔內,這個隅就是角落,她說那個錢她還沒有用掉,那個錢她藏在廚房西北那個角落牆壁裡面的孔裡面。今罰我為羊,她死了以後,陰間的冥官處罰她到她家投胎做羊來還父母的債。言訖,客人聽到小女孩跟他講這些話,講完。客諦視之,這個客人再仔細看剛才跟他講話那個小女孩,被綁在碓上的小女孩,不見了,仔細看是一頭羊,這頭羊是青羊而白頭,那個頭是白色的,身體是青色的。剛才這個客人看到這個女孩子是穿青色的裙子,白色的衣服,上半身穿白色的。聽到這些話再仔細一看,碓上原來是綁著一隻羊,青色白頭的羊。

       這個客人,第一個客人,準備要來給他請客,看到這個事情很驚訝,趕快跑去告訴這個主人,就是告訴這個趙大。主人問其形貌,主人問說那你看到那個小女孩長得什麼樣子?這個客人就給他講。客人給他講了之後,宛如亡女,根據客人他看到的,給他描述的,很像他已經死去那個女兒。死二年矣,他這個女兒已經死了兩年了。根據這個客人剛才聽到的這些話給趙大講,趕快去廚房找,看是不是那個錢在廚房的西北的角落?結果那個錢找到了,一百錢找到,錢猶在焉,那個錢沒有花掉,就藏在裡面。這個錢找到了,就確認這個客人他講的事情,的確那頭羊就是他女兒死了以後投胎來做羊到他家還債。於是送羊於僧舍,而合門齋戒,知道個事情,這個趙大就不殺這隻羊了,就把這隻羊送給寺院,送到寺院去放生了,合門齋戒,全家人都持齋戒殺了。這是第三個公案,放生第三個公案。

       就這個羊,早上也跟大家報告了,我們道場一個出家眾,她家就是養羊的,後來同修大家發心把他們家的羊買下來,由她的父母照顧這個羊,不再賣給人家殺了,做長生羊。我們看到那個羊也都很有靈性的,這個公案我們再對照現前現實社會當中,這些事情都有。

       周安士先生按照這個公案,就是救羊救女這個公案,給我們做一個分析。「(按)錢猶具在,而苦報已償,不幾枉自受罪乎!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尤信!」按照這個公案周安士先生給我們做個分析,他說他這女兒偷父母的錢,那個錢都還沒有用,她偷了去藏起來,但是這個已經犯了偷盜罪,錢還在,還沒有用,而苦報已償,已經受到苦報要來償還了,錢都還沒有用,只是偷去藏起來就要還債了。不幾枉自受罪乎,這個不是很冤枉嗎?很冤枉去受這個罪。所以說「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我們在世間什麼都帶不走,能夠跟著我們走的就是自己造的善惡業,跟著我們走,造善業往生到三善道,受樂報:造惡業往生到三惡道,受苦報。像趙大的女兒偷他的錢,墮到畜生道做羊還她父母的債。所以,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尤信,我們尤其應該要深信不疑。明白這個因果報應的事實真相,我們就必須要努力的修善業,不要造惡業了。所以偷盜就是佔人家便宜的心,就是想要佔人家便宜,那個便宜還沒有佔到,那個果報就現前了,就要還債了,真的是得不償失。

       下面再給我們講一個公案,「鞭馬鞭親」,這個公案是出自於《冥報拾遺》。「唐並州文水縣李信」,這也是唐朝的時代,在並州這個地方文水縣,這個一個縣的名稱,有一個人叫李信,木子李,相信的信。「為隆政府衛士」,他做一個衛士。「顯慶某年冬,乘赤驥馬,並帶驥駒一匹,隨例往朔州赴蕃。時風雪嚴凝,行十餘里,馬不能進。信鞭之數十,馬遂作人語,謂信曰:我是汝母,為生前背汝父,將石餘米付幼女,故今獲報。此駒即汝妹也,亦為償債耳。」這個一段就是講唐朝並州文水縣有一個人叫李信,當時他是做為隆政府的一個衛士,衛就是我們現在講的警衛,做衛士。在顯慶某年,那年的冬天,他乘坐一匹赤驥馬,赤色的驥馬。這個驥馬我們一般叫千里馬,這個馬牠跑的路程很遠,可以跑一千里、幾千里,一天可以跑一千里這麼遠的路,這是驥馬。並帶驥駒一匹,驥駒也是千里馬,但是比較小的馬叫駒,比較小的小馬,剛出生沒多久。自己騎了一匹千里馬又帶了一匹比較小的千里馬。隨例往朔州赴蕃,到朔州赴蕃,蕃方就是在唐宋時代外國商人寄居的地方,就稱為蕃。隨著以往的例子就到這些地方去了,到這個地方去就是有他的公務,他是當衛士,這是公務。自己騎了一匹千里馬,帶了一匹比較小的千里馬,到那個地方去。

       那個時候是冬天,時風雪嚴凝,行十餘里,馬不能進,冬天風大雪又大。下雪,我們如果到寒冷的地方,在中國大陸像東北這個地方,下雪。我前兩年都在山東過年,冬天都是下雪,那個風又大,人在外面真的不好走,馬要走也是非常困難。這馬走了十餘里走不動了,那個風雪太大,有時候那個雪都下的一個人高了。所以現在機器比較發達,下雪有推車把雪推開,以前沒有。這個馬不能前進。不能前進,李信為了趕路就用鞭子抽馬,抽了數十下,就是要這個馬繼續走。這個鞭子抽了數十下之後,馬遂作人語,馬突然會講人話了。謂信曰,就對著李信講,說我是汝母,我就是你的母親。為生前背汝父,牠就跟他講說我就是你的母親,他母親已經死了,牠說我生前,在生的時候,背著你的父親,背就偷偷的,背著你的父親。把石餘米付幼女,古時候十斗叫一石,石餘就是十斗多一點,這個米就背著他的父親偷偷把一石多的米交給她小女兒,幼女就是他妹妹,小女兒。故今獲報,牠說所以我今天才獲得這個果報,死了以後墮到畜生道做馬來償還這個債務。此駒即汝妹也,這隻比較小的馬就是你妹妹,我偷偷的背著你的父親把這一石多的米私下送給你妹妹,現在受到這個果報,你妹妹也要來償債。

       「信聞之,不勝悲泣,乃躬負鞍轡,告之曰:信是我母,當自行歸家。馬遂前行至家。信兄弟乃別作廠室養飼。」這個李信聽到馬會講人話,當然是非常驚訝,李信聽到之後,說馬就是他的母親,當然非常的悲傷哭泣。乃躬負鞍轡,鞍就是馬鞍,掛在馬背上的,轡是套在馬的嘴巴,騎馬拉的套在馬的嘴巴叫轡,他就把它拿下來,就自己背著馬鞍、馬轡,就知道這個馬是他母親,就不敢再把鞍轡掛在馬的身上。李信就告訴這隻馬說,信是我母,我相信你是我的母親。當自行歸家,他說妳既然是我母親,當然知道自己家裡,妳自己就知道怎麼回家了。馬遂前行至家,馬就走在前面,自己就往牠自己家裡走去了,走回到牠家。回到他家,當然李信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他們兄弟。信兄弟乃別作廠室養飼,李信的兄弟知道這個事情,另外做一個廠室,像工廠一樣,來飼養這匹馬,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匹馬是他母親投胎來的。

       「有同事母」,他有一個同事,李信有一個同事的母親聽到這個事情。「常為其齋僧禮懺,合門精進修持」,他同事的母親也很發心,就常常為李信的母親替她修功德,替她齋僧,替她到寺院裡面去做法會拜懺,把這個功德迴向給她的母親。合門精進修持,李信他們全家人也都很精進來修持佛法。「時工部侍郎溫無隱,岐州司法張金停,俱以丁艱在家,聞而駭異,就家詢之,見馬猶在云。」當時有兩個官員,一個是工部侍郎溫無隱,一個是岐州司法張金停,也都是他們同鄉。俱以丁艱在家,丁艱又叫丁憂,以前做官的人他父母親過世了,必須要回家守孝三年,稱為丁憂,又叫丁艱,丁艱在家就是回家守喪,回到家鄉。聞而駭異,聽到這個新聞,我們現在講新聞報導,聽到這個新聞非常驚訝!他們就去詢問,就找到李信家裡去問到底是不是真有這樁事情,就家詢之,見馬猶在云。這兩個官員到李信家裡去問這個事情,看到那隻馬,千里馬跟小馬都還在,都還在他家,證實這個事情不假,真的是這個事情。這個也是犯了偷盜,墮到畜生道償債。所以你借人家的錢,給人家惡性倒閉,那個不是沒事情,那個要還債的。所以有一句俗話講要做牛做馬去還,真的是這樣,變畜生去還債。

       因為我這些年常常到大陸去,如果有大陸同修應該都知道,有些遊樂區,像我們到雲南雞足山去旅遊,都有驢子,每次上山,他們居士招待我上山都問我要坐轎子還是坐驢子?實在講,我們也不太忍心坐驢子,那個驢子替人家背東西、載客人,主人就賺錢。大家看到這些公案,你就知道那個主人跟驢子過去生的因果關係,那個驢子、馬、牛、羊過去生就是欠這個主人的債務,牠現在要來做苦力還他的債。這個我們看看經典,看得真的是怵目驚心,所以不可以犯偷盜罪要佔人家便宜。其實佔人家便宜自己是得不償失,如果知道這個因果,沒有人會去造這個罪業,會造這個罪業的人都不知道這個因果,他才會造這個業。造這個業必定受那個報。

       下面周安士先生按照這個公案又給我們做一個分析。「(按)財物之可通融者,無如夫妻子女,乃猶毫不假借如此。然則世之偏憎偏愛,而私為厚薄者,可為寒心。」按照這個公案來分析,財物最可以通融的,就是不要計較,那可以通融的。無如夫妻子女,夫妻,這個財物在我們中國傳統,自己的子女、自己的先生太太,不太會去計較這些錢的問題,在我們中國傳統的。在西洋外國又不一樣了,西洋風俗,先生有他的錢,太太有她的錢,自己互相都不知道誰有錢多少。在我們中國傳統都是一家人,所以在中國傳統家庭裡面,財物都可以通融,一家人。但是乃猶毫不假借如此,是可以通融,但是你不能去偷盜,父母他的錢,他願意給你,那你不犯偷盜罪;你不經過父母同意就把他偷了,那犯了偷盜罪,父母會原諒你,但是這個果報就沒辦法,他要去還債。所以這個不能偷。

       照倫常來講,別人的東西都不能偷了,怎麼可以偷父母的?應該是更不能去偷的。所以《弟子規》講,「倘不問,即為偷」,這個東西別人的,你不經過人家同意,你不問一下,你就把它拿走,那就犯了偷盜罪。你對別人都要這樣,拿父母的錢應該要給父母講,你向他要,他也不一定就不會給你,所謂天下父母心,你用偷盜行為,自己就要受那個罪報,這個是因果報應絲毫不爽。下面給我們講,然則世之偏憎偏愛,而私為厚薄者,可為寒心。有些人他對某些人比較喜歡,對某些人比較討厭,就有偏心,偏憎偏愛,偏心。我比較喜歡這個兒女就多給他一點,比較不喜歡就不給他,這些都有因果的。偏憎偏愛,如果看到這個公案,知道這些道理,可為寒心,這個因果報應不知道都不知道害怕,知道就害怕了,這個很恐怖的。

       下面接著再講一個公案。(音檔中斷)現在殺豬的,聽說澳洲這邊都用電動的,現在殺豬聽說都用電動的。澳洲人聽說不敢殺,去中國大陸請那些殺豬的屠夫來殺,我在圖文巴聽說是這樣,雪梨不曉得是不是這樣,不知道,殺豬、殺牛。這個就是給他託夢,告訴劉玉受,他說今天有緣相遇,「幸垂哀救」,今天有緣又遇到你了,上次你救了我一次,現在又遇到了,請他再救他。「劉驚覺」,劉玉受作了這個夢突然驚醒過來。「窺泊舟之所」,窺就是去看,看一看他的船停留的處所,果然看到岸上去就是屠門也,就是專門在屠宰場,看到屠宰場的門。一大早就看到人家抬出一隻豬。以前在台灣,現在我不太清楚,以前在台灣殺豬都是一大早,大概凌晨三四點,一大早殺豬,然後趕到市場去賣,古時候大概都是這個時間殺豬。一大早作了這個夢醒過來,看到那個屠門,沒多久就有人抬出一隻豬,那隻豬「呼聲動地」,叫的聲音震動天地。「劉遂贖之」,劉玉受剛作了這個夢,就趕快出錢把那個豬買下來,買下來給牠放生,做長生豬。這個曹翰這個公案。

       另外一個曹彬,同樣是將軍,也是戰爭,那個曹彬城破了,就是限制官兵不可以濫殺無辜,所以曹彬後來果報很好。兩個都是姓曹,這個在宋朝很有名的二曹將軍,一個下令屠城,墮到當豬去還命債;曹彬,城破了下令不可以隨便殺人,他後來又長壽,果報非常好。

       下面周安士先生按照這個公案來給我們做個分析。「(按)此豬放之閶門放生堂中,呼曹翰即應,萬人目擊。」周安士先生就給我們講了,這個豬牠被放生了,放在哪裡?放在閶門,閶門就是古時侯皇宮的門,裡面有個放生堂,專門放生的。曹翰投胎做豬,被放生在放生堂裡面,大家聽到劉玉受先生講的這個夢,知道這隻豬就是宋朝歷史上有記載曹翰將軍來投胎的,有很多人就去叫牠,叫了牠就回應,叫牠曹翰,叫牠名字,牠就答應一聲。萬人目擊,萬人就是很多人,親眼目睹看到的,一點不假。

       這個事情,現在講這個因果六道輪迴,有很多人他不相信,他認為是迷信。古代有這個事情,現代也有。我在十幾歲的時候,年輕的時候,住在台北市萬華這個地區,龍山寺這條廣州街常常有賣藥的,我年輕的時候很喜歡去街邊看賣藥的、表演武術的,被人家騙了很多錢,買那個藥,他講的好像仙丹一樣,結果吃了就像吃蘿蔔一樣。也有好人,我也看到一個李善人,是道士,他是來勸善,就拿一個布鋪在路邊,也有賣藥的、賣什麼的,那個勸善的就在那邊講勸善,勸人為善的。我晚上沒有事,夏天都喜歡出來走一走,以前沒有空調,在房子裡面很熱,就在街上散步,每天我去聽他勸善,聽得津津有味,那時候還沒有聽經,十四、五歲的時候。這個勸善的,他就講善的因果,是個道士,講善的因果。當時台灣屏東,我們總幹事就是屏東人,屏東潮州,屏東有個潮州,他拿個舊報紙,大概民國四十幾年的舊報紙,屏東有個醫生,那個名字我忘記了,四十幾年前的事情,那個醫生就是很壞,有錢就醫生,沒有錢就醫死,見死不救的。後來他好像去佔到他們村莊一個人的便宜,害了他們家。結果這個醫生死了投胎到他們家去做牛,他們家的母牛生一隻小牛,那個牛背上毛很明顯的有那個醫生的名字,叫牠一聲牠就答應。那個報紙登出來,那個報紙如果有時間去找應該還可以找得到,應該還有這些檔案資料。

       另外這個勸善的李善人又講一個借屍還魂的,那也是報紙登出來的,真有其事,不假。這個事情是發生在好像雲林縣的樣子,雲林,台灣中部雲林。這是一個女孩子,十八歲,是金門人,大家有聽過金門嗎?知不知道金門?金門對面就叫廈門,廈門有聽過吧?大概中國來的有聽過,如果不是中國來的就不知道,中國來的同修應該知道,福建有個廈門,對面一個島叫金門。這個女孩子是金門人。台灣、福建、浙江、廣東沿海,每一年幾乎都有颱風,金門當然這是海島,到了夏天都有颱風。這個女孩子在海邊,大部分都是捕魚為生比較多,這個女孩子,金門的女孩子。有一年就是颱風,不小心在海邊被海浪捲走,被淹死了。淹死以後,她的壽命沒到,但是就被淹死了,淹死,她的靈魂、陰魂就在海上哭哭啼啼的。剛好被雲林縣有一家王爺廟,那個王爺公,我也忘記了,那個報紙很久了,四十幾年前了。那個王爺公看到她很可憐,然後就找她,這個女孩子就很傷心,她年紀輕輕就被海水淹死了。這個王爺公也很想幫助她,但是她的屍體已經爛掉了,妳回不了身體了,爛掉不能用了。後來她一直哀求王爺公給她幫忙。王爺公說好,我就幫妳想想辦法。然後他就去找,去陰間調生死簿。

       這個去調查陰間生死簿,這件事情我們學佛的人都知道,這是真的不假;沒學佛的人,我們跟他講,他會說我們是無稽之談,你在講那些都是迷信,其實都是真的。你看上海那個城隍廟,我們老和尚講經曾經講過朱鏡宙老居士,日本侵華的時候,他們家鄉有個當差的,每一天都要到陰間去做義工。有一天晚上他看到生死簿,給它翻翻,翻到很多名字四個字、五個字、六個字的,很多,生死簿裡面的。他白天回到陽間來,朱鏡宙老居士就常常跟他們聊天,你昨天到陰間去有發現什麼新聞,給他們講。他說昨天看到生死簿,其中名字有好幾個字的,中國人的名字沒那麼長,他覺得很奇怪。結果沒多久日本就是發動戰爭,後來才知道那些日本的軍人應該死在中國這個地方,那個名冊,戰爭還沒有開始,那個名冊已經送到上海城隍廟了。

       我今年百七繫念圓滿,我常常聽老和尚講上海城隍廟,我就特別去找上海城隍廟,我就到上海去,找上海的居士帶我去,上海的居士就帶我去了。我說我們去城隍廟,他們也沒去過,因為在文革的時候被破壞,現在又恢復了,恢復得不錯。裡面還有十幾個年輕的道士,頭戴道冠身穿道袍,在那邊打電腦,現在道士都現代化了,打電腦。我去到上海城隍廟,那個道士看門的,都要買門票的,看到我是出家人不要門票,優待。進去又遇到一個年輕的導遊,說參加過我的三時繫念,又供養我紅包,特別受到優待。所以我到城隍廟請那個居士,我說城隍廟裡面有普洱茶,我們去那邊給他消費一下。城隍廟現在一殿一殿的,現在恢復得還不錯,建議大家有機會到上海去看看。到上海我們去看了佛教寺院,像龍華寺、玉佛寺我們都必定會去的,城隍廟可以去看看。所以朱鏡宙老居士他們就講過這樣的一個公案,每個地方的城隍他都管理當地人的一些生死檔案。

       這個王爺公就幫她找了,去那查,查到雲林縣有一個地方有一個做泥水匠的工人,他的太太壽命到了,但是他那個太太五十幾歲,五十幾歲的婦人都比較老了。王爺公就給金門的小姐講,妳才十八歲,現在妳又想要回到人間來做人,那妳的身體已經爛掉不行了。他說我現在有查到在雲林那個地方,有個婦人五十幾歲她壽命到了,她過幾天就死了,但是她五十幾歲了,如果妳願意,我幫助妳借她的身體,妳去借她的身體就可以回到人間來了,妳願不願意?後來她想一想,還是很想回到人間來,所以就勉強答應了,因為十八歲的,很年輕、很漂亮,現在回陽借五十幾歲那個身體,那就很老了,不漂亮了,又是泥水匠的太太。這個她就答應了。王爺公就給她講了,他說好,這樣我就幫助妳借屍還魂,借人家的屍體讓妳還魂。

       那天泥水匠的太太死了,他們鄰居就去跟他報,他在工作,然後他就騎著腳踏車趕快趕回去了。被他們的鄰居看到,他說你太太才剛過世,你怎麼載了一個女孩子回來,又很年輕的,未免太無情無義了?他鄰居說你怎麼,才向你報告你太太剛死,剛剛斷氣,你就去找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回來,你這個未免太過分了。那個泥水匠莫名其妙,他說我什麼時候去載一個女孩子?他說我們很多人都看到了,明明那個女孩子坐在你腳踏車後面。以前早期台灣的腳踏車我都騎過,後面那個有一個專門載貨的,那個板子很寬的。他們鄰居都看到,他說我們都看到了。他說沒有,我什麼時候去載一個女孩子?他也莫名其妙,他說我太太死了,聽到這個消息他都心裡很悲傷了,趕快趕回來了,哪有心情去載什麼女孩子?

       結果他一回到家,大家都哭哭啼啼的準備替他太太辦理後事,但是經過沒幾個小時,他太太又活過來了。活過來,講話的聲音、動作表情都不一樣,而且講出的名字又不是他太太,他覺得很奇怪,是不是他太太死了以後現在又活過來,精神有問題,是不是神經出了問題?那又不像。後來她就說出她家住在哪裡,金門什麼地方,什麼時候遇到颱風,被海水沖走了,死了,然後王爺公幫她借屍還魂,講了出來。後來去查、去看,真的真有其人,真的有這個人。那個時候轟動一時,那個報紙都登出來了。所以這個事情真有。

       還有去年,我們這次《俞淨意公遇灶神記》文章比較短,所以要講很快,我就多講一點故事來補充,不然這二十幾個小時不曉得怎麼講。去年台灣的中國時報,我是聽老和尚講經講的,在台灣台北縣中和市市長,他到東部去砍一棵老樹,事先沒有跟樹神溝通,他把樹根要把它移走,樹根挖起來,結果他自己的腳跟斷了。當時我在山東海島金山寺,他們就用電腦發新聞給我看,真有其人,不相信你到台灣去問,現在都可以去,你去問,真人真事。這個的確都是事實,一點都不迷信。這些事情在大陸上那就更多了,在我們歷史這些資料傳記去看就更多,像俞淨意公遇到灶神,這是明朝的,發生在江西的事情,這是一點不假,這是真的,那不是迷信,是事實真相。

       我前年二OO八年十一月五號到山東海島金山寺,因為二OO八年四月在廬江實際禪寺做百七護國息災法會,後來證件到期了,我回到澳洲來換旅行證,回去一次可以住兩年,來這裡五天辦證件,到布里斯本領事館去辦旅行證,就不用進進出出的。回去之後,老和尚就叫我轉到山東去,實際禪寺我離開就交給常住法師,也教他們會了,他們自己做,到山東教年輕的法師他們來學做三時繫念,去那邊做,我十月五號去的。一去到那邊,齊老菩薩就給我講,他們那邊很多事情,她的金山寺很大,當地派出所派一個警察專門在那邊看守,每天晚上都有攝像的。我一去當天,那個警察很年輕的,他說,悟道法師,這邊晚上,到了晚上,三更半夜那個鬼可多了,他說我開電腦給你看。他開電腦螢幕給我看,我看那個電腦螢幕一出來,錄像錄下來的,就好像萬人人頭鑽動一樣密密麻麻的,都要擠進來。那個警察他開電腦給我看,我說你們不是不能講這些嗎?他說我們都相信,遇到了不能不信。

       後來金山寺全面,它周圍都有商店,那個政府批給她九百畝的地,給齊老菩薩去蓋寺廟,外面周圍都有商店,租給居士,但是規定不能賣葷的,只能賣素的,或者是賣一些衣服、唐裝,賣吃的,那些商店。還有幾間空著,有一家叫洪正元,他是專門在流通老和尚CD、光碟這個,有些人(居士)要跟他買,他就賣,還有賣些佛像這一類的。隔壁有個空房子沒有租出去,我到了沒幾天就聽他們同修講,就我去之前發生一樁事情。這個事情是內蒙古有一個姓邊的居士,旁邊的邊,他的姓是邊,他是做電工,他是內蒙古那邊的人。我們那邊金山寺也發起做百七護國息災大法會,他發心全家人去做義工,他太太、他女兒,他們全家三個人都搬到金山寺去,他太太就是,我在那邊做三時繫念,負責給我倒開水、弄毛巾,他太太負責那個工作。他負責巡電纜的,金山寺的電他發心去維修、去檢查。

       有一天晚上十二點,他怕電纜線被偷,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我們中國民間講三更半夜,三更半夜幾點大家知道嗎?就是晚上凌晨十二點,一更是幾點大家知道嗎?一更就是晚上七點到九點,像我們現在是一更,一更快過了。晚上九點到十一點叫二更,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一點叫三更,十二點叫三更半夜,三更的一半就是凌晨十二點,三更半夜。這個邊工他三更半夜怕電纜被偷,電纜線怕被小偷偷走,他就去巡、去檢查,帶個手電筒去檢查,外面,人家三更半夜,寺院,也不像大城市,大家都關門了,熄燈都休息了。他去查,查到那個空房子,那空著沒人住,都暗暗的,門也鎖著,但是他聽到裡面好像有三、四個人,有男的、女的在講話,他以為年輕人談戀愛,躲在那裡面談戀愛,三更半夜怕人家看到,當時他也不以為意,他也覺得這可能是年輕人在談戀愛。但是想想不對,那個門沒開,門鎖著,他就很好奇,靠近那個窗戶去聽,聽聽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是不是小偷?他是出來查電纜怕電纜被偷,就好奇走過去聽。就聽到四五個人在對話,有男的、有女的。

       他就問他你從哪裡來的?這些人他們就談話,他們就講,我們生前沒有學佛,有學佛的人人家要進去金山寺都進去了,我們生前沒有學佛,要進去金山寺裡面有做法會供齋,我們都進不去,我們走到門口就被那兩個哼哈二將給我們攆出來了。金山寺門口就有兩個哼哈二將,凶巴巴的,塑像在那裡,再進去就是天王殿,再進去就大雄寶殿,我是住在大雄寶殿後面那個貴賓樓。然後他就聽到說他們被攆出來,都進不去。他說我們在生沒學佛,人家門口那兩個護法神不讓我們進去,很多人都進去了,我們就進不去。然後他們就問,那你從哪裡來的?他說他是四川都江堰來的。另外問一個,他說汶川來的,再問另外一個,是北川來的,就是二OO八年五月十二號四川大地震壓死的人。那個邊工聽到這裡,說遇到鬼了,趕快跑,他說差點跌到水溝裡面去。後來我就找這個邊工,我一去到金山寺,他們就講這個話給我聽,我說好好,你明天帶我去看那間房子。他們就帶我去看,白天看,看了什麼都沒有,就這間,現在都放經書,經書都放進去做書庫了。

       後來我為了證實這個事情,我就把邊工他們全家人都找來,我就請義工請他們來,我問問他到底這個事情是怎麼一回事,我一來就聽說了,邊工跟他太太、跟他女兒就上到我貴賓樓客廳,我請他們喝茶,我就問他聽說你遇到鬼了,是不是真的?邊工給我講,一點都不假,他說他差一點就掉到水溝去了,他就把這個前後給我講。他說以前我們都不信神、不信鬼的,人家給他講,他都不會相信的。他說這次他自己親自遇到了,真的不假。那邊工大概有我這年紀,大概五、六十歲了,大概我這年紀。我們上個月去內蒙古,他還去招待我們,招待我們去玩,上個月我到內蒙古去做法會,做三時繫念。這個事情就太多了,要講可以寫好幾本書,這個都是我親自見聞的。所以這些事情真的不是迷信。

       還有山東好像濱州還是哪個地方,有個寺院果善法師,一個法師專門幫人家助念的,他那個寺院他說只要他願意求往生,不求病好,八個小時以內開車可以到的,他都去接到他寺院去助念。那個法師很發心。常常有些附體的,現在大陸附體的特別多,我們在廬江實際禪寺就看到很多,做法會現場有很多人當場發作的。有一些人就說他們是迷信,什麼附體。果善法師說,迷信,你去撞牆撞給我看看,你撞看看。那些被附體的他根本就不像是一般做乩童什麼的,那可能會去騙人。那不是,那是一般人他是來參加法會的,突然他自己也莫名其妙就被附上去了,講話聲音也不對,表情動作也都不一樣了,要裝裝不出來的。裝的跟真的我都看得出來。為什麼看得出來?從小我母親都帶我去神廟,乩童,那個乩童有真的神來附身,我看得出來,假的他們自己在表演的我也看得出來,所以我這個很有經驗,瞞不過我,真的假的真的瞞不過我。

       從小我母親都是帶我跑神廟的,那些扶乩的乩童,有一些他是根本就沒有神來,他們兩個在表演的,騙人的。有些人他不是做那些的,他是被他的冤親債主附身。這些事實真相我們都看到,你再不相信,那是不相信的人迷信,是他迷信,事實就是這樣,他不相信,他迷信。這個事情很多,國內外都有。所以這些事情如果你一生接觸多了,看多了,現在大陸很多人,真的他們打從心裡都相信,但是嘴巴不敢講相信,但是他們自己遇到了,像邊工他以前也是不信神、不信鬼的,但是你年紀大了,你看多了、聽多了、接觸多了,你就知道真有這個事情。

       清朝《閱微草堂筆記》,紀文達公他寫的,紀文達公就是紀曉嵐,講紀文達可能一般人比較不知道,紀曉嵐,你看大陸有拍一個紀曉嵐的連續劇,因為拍了這個連續劇,講到紀曉嵐很多人都知道。他寫了一本書叫《閱微草堂筆記》,以前早年在圖書館,老和尚叫我去印,印出來。它裡面的都是講他一生的經歷,因為紀曉嵐他不是學佛的,在乾隆年間他負責編《四庫全書》的,總編。他寫的那些都是他自己親自見聞的,那個一點都不迷信,古代有,現在更多。所以我們看到傳記裡面寫的,我們一般人不能理解,我們學了佛,讀了佛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六道輪迴,確實有六道輪迴。我們學佛的人對這個事情,因為讀了佛經,我們明白這是事實真相,沒有懷疑。沒有學佛的人他總是有疑惑在,因為他不知道所以然的道理,讀了佛經就明白了。

       這個是講曹翰這個公案。下面還有一個公案,「救物同登」,這個公案是出在《廣慈編》。「會稽陶石梁,與張芝亭,過大善寺,放鱔魚數萬。其秋陶夢神云:汝未該中,因放生,早一科。榜發而驗,因曰:事賴芝亭贊成,奈何功獨歸吾。數日,南京錄至,張亦中試。」這是講放生的善報,「救物同登」,登就是登科,以前去考科舉,中舉了,登科了。這兩個人他們發善心去買物命來放生,所以他們那一年考試兩個人都登科了,都考上了。這個是會稽這個地方,有個陶石梁先生,與張芝亭,這兩個是很好的朋友,有一天他們兩個人經過大善寺,經過一間寺院叫大善寺。古時候寺院,現在寺院也有,有放生池。我早上跟大家講過了,三年前我到大陸浙江天台山福清寺,它裡面有放生池,還有雪竇寺,他們都有放生池,我都找當地的同修去市場買一些水族類的去放生。這兩個人他們經過大善寺,這個文沒有寫得很清楚,但是根據這個文我們看就知道這寺院一定有放生池。

       放鱔魚數萬。鱔魚,我們上個月在台北也放了很多,那個鱔魚,在大陸南方鱔魚就很多,在浙江福建廣東這一帶的,鱔魚。我以前年輕的時候看到路邊市場,我三年前到浙江餘姚到市場去,莊義法師他也負責專門放生的,我就拿一些錢叫他一大早去市場買些物命放生,他也很認真一大早就去買。看到鱔魚的頭被尖尖的插著,然後一刀把牠肚子剖開,也很殘忍。我們買了很多鱔魚放生。放鱔魚數萬條,數萬條鱔魚,那個數量很多,等於說他救了數萬條生命。

       其秋陶夢神云,汝未該中,因放生,早一科。榜發而驗。陶石梁先生他們放生之後,那一年秋天,陶石梁先生就夢到一個神來跟他講,晚上睡覺作夢神跟他講,他說你這一科應該還不能中舉,還考不上。因為我們人都有命運的,你考試哪一年能考上,你早一年都不行。那一年根據他原來這個命運是還不能考上,還要晚一些時間。但是因為他做了這樁好事,放了鱔魚,他早一科。古時候一科是三年,一科三年,考舉了,一科三年。也等於說他提前三年中舉,應該他是三年後才能中,因為他放生,提前。就像了凡先生考試原來是孔先生算第三名,忽然一下考第一名了,名次提前,因為他這一生造的善業造得很大,命運改了。他作了這個夢以後,發榜果然他考上了。這個陶先生他就講,他放生這樁事情是賴,賴就是因為依靠張芝亭他這個朋友來贊成的,來鼓勵的,所以他才做這個善事。奈何功獨歸吾,怎麼這個功勞都歸我一個人?應該他也有分,是他來贊成的。經過沒有幾天,南京錄至,南京那邊也傳來訊息了,他這個朋友張芝亭也同時中舉了,考中了。

       這個周安士先生按照這個公案又給我們做一個分析。「(按)明末,蜀士有劉道貞者,曾作戒殺文勸世。辛酉七月,其友夢至文昌殿,帝君揭一紙示之曰:此劉生戒殺文也,今科中矣。寤而語劉,不信;榜發,果如其言。然則欲向青雲路者,可以知所適從矣。」按照這個公案,這兩個人因為放生所以都考中了,周安士先生又舉出一個公案,在明朝末年,蜀士,蜀就是四川,有個讀書人叫劉道貞,他曾經作過一篇文章,這個題目叫戒殺文,來勸世,勸導世間人不要殺生,他作了這麼一篇文章。那一年辛酉年七月,他的朋友,夢至文昌殿,作夢夢到文昌帝君那個宮殿。帝君揭一紙示之,文昌帝君就掀開一張紙給他看,說此劉生戒殺文也,就是這個劉先生的朋友看到文昌帝君翻開一張紙給他看,他說這個就是劉道貞他寫的戒殺文,勸世間人不要殺生的一篇文章。他這個朋友作夢夢到文昌殿,文昌帝君給他看了這篇文,文昌帝君就給他講,劉道貞今科中矣,這科就會考中了。寤而語劉,寤就是他醒過來,就告訴他這個朋友劉道貞。劉道貞聽到他這個朋友跟他講,他也不相信,怎麼會有這回事。榜發,果如其言,結果榜發布了,果然他考上了。然則欲向青雲路者,可以知所適從矣,這個就是你要考試,考這個功名,你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就是可以知所適從矣,要怎麼做你就知道了。

       我在台灣有時候有點空檔,跑到廟裡面去,在萬華龍山寺,我小時候常去,龍山寺大殿是供觀音的,兩邊供文殊普賢,後面也有供媽祖、關聖帝君、文昌帝君,連華佗也供了,真是多元文化。每一年在台灣大學聯考,很多家長就把他兒女的准考證去影印,他的學號影印,還有相片影印的,堆一堆在文昌帝君的桌上,我去看,堆了一堆好像山一樣那麼高,我就問人家堆那些幹什麼?他說這是他們家長學生准考證,堆在那裡就請文昌帝君保佑,保佑他的兒女順利能考上好的學校。我看一看也搖搖頭,說《文昌帝君陰騭文》都不學習,光印一張放在那裡有用嗎?文昌帝君講的話都不聽,也不知道他在講什麼、該怎麼做,該考中的還是會考中,命中沒有他還是考不中。要怎麼樣命中沒有可以考中,命中有的就考更好的學校?就照《文昌帝君陰騭文》去修善,修善因得善果,你這樣才有用。印了那一張去放的,這個真的是迷信,那個真的是迷信。你照《文昌帝君陰騭文》去修,那就考中了。

       這個我也實驗過,實驗的時間也在今年,我實驗的地點在上海,上海有個同修,我在山東做百七,她們姊妹為了她母親的身體常常去參加,她們一片的孝心也很有感應。然後我百七圓滿了,她說悟道法師,你百七圓滿了,無論如何要到我們上海來,我們來接待。我這個人也很不客氣,妳說要請我,我也真的就去了。去了之後,她就告訴我,她的兒子要考高中,她希望她兒子去念英國劍橋大學在上海有一個高中的學校,她說她兒子想要去念那個學校,但是那個考取的機率不大,她說全中國大陸只允許四千人去考,四千人,要錄取多少人?一百個,四千個只錄取一百個。那次去,我說妳要妳兒子考上,妳就請我講經。她說沒地方。我說妳家工廠就可以了,妳家工廠會議室就可以了。他們在做汽車裝潢的,就是汽車裡面的用品工廠。就在工廠,工廠就可以當講堂了,他們平常開會的,也有麥克風。那聽眾?聽眾就你們那些員工,你們兄弟姊妹統統叫來聽,當聽眾。我講什麼?我就講《安士全書》這個因果戒殺放生。這個在第二卷,古時候有一個人他說他兒子沒有功名,要放生八百萬,他原來沒有功名,他就能考上了。我說妳就來放生,請我去講因果卷。然後講完,她就去買了很多烏龜、鱔魚買一車,我們到上海去找個公園,就去放了,還請我去,穿袍搭衣,還念放生儀式,那天放的生命放了不少。

       結果她兒子去考試,那四千個人考一百個人,她兒子考第一名。她就傳真給我,感謝師父。我說不要感謝我,是妳發心的,放生,我說放生,文昌帝君講得沒有錯,真有感應。所以她兒子現在去念在上海英國劍橋附設的那個學校。我說佛不會騙我們的,所以我們現在講到中式,《安士全書》,印光祖師特別給我們推薦的,祖師大德、佛菩薩怎麼會騙我們?我們應該相信聖言量。如果我們修沒有感應,就是我們業障很重還沒有消除,不要退心,你要有信心,堅持下去,一定會改造命運的。這個是我們講到《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結文昌社,惜字放生,這個公案我們先講到這裡,這講或買物而放生,這個公案到這裡。

       下面戒淫殺口過,我們明天再繼續來學習,我們今天就學習到此地,我們來念佛迴向。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