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主講《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六集)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  悟道法師主講  (第六集)  2010/10/7  澳洲雪梨淨宗學會  檔名:WD19-023-0006

       我們的妻女也不願意給別人侵犯。這個話的意思也就是我們平常講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別人喜歡的事情,自己也喜歡;別人不喜歡的事情,我們自己也是不喜歡,這就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以「恕之一字,終身可行」,這是儒家講的恕道,恕就是寬恕,恕這個字,恕的意思就是常常會替別人想,想到自己不喜歡的,別人也不喜歡;自己喜歡的,別人也會喜歡。我們不喜歡的事情就不可以加於別人的身上。所以恕這個字終身可行,我們終身都可以行恕道,這是正確的。「彼此借觀,自當猛省」,彼此換個立場來觀察,自然就會猛然省悟過來。

       我們接著再看下面這一段,「淫為眾惡之門,古來英流才士,因此遭冥譴,犯王章,捐軀命,覆宗祧者,何可勝算。其所以看得破,忍不過者,止因愛心大濃耳。當淫心勃發時,縱律之以名教,惕之以鬼神,懼之以果報,彼但顧目前之快樂,誰知日後之苦辛。」這個一段再接著給我們講,淫為眾惡之門,這句話就是我們一般常聽到的,「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有一本書叫《孝淫果報錄》,在幾年前,在圖文巴澳洲淨宗學院,鍾博士他也常常提到這本書。這本書,有一次他跟我討論書的內容,《孝淫果報錄》,這兩個字孝淫,就是我們一般講的,「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首」。從這個意思的發明,也就很明顯告訴我們,我們真正要能盡到孝道,要先戒邪淫。如果不能戒邪淫,縱然在形式上對父母再怎麼孝養,孝都不圓滿,那不是真正的孝。為什麼?因為犯了萬惡之首。《弟子規》講,「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就不是真正的落實孝道。反過來講要真正落實孝道,這個必須先戒除,這樣才能圓滿孝道。所以這句話就是淫為眾惡之門,就是萬惡淫為首,這是第一個眾惡的門路,造很多惡業都是因為這個原因而生起的。

       下面講,古來英流才士,因此遭冥譴,古來就是古往今來,就是古代、現代很多人才,英流才士,這就是在社會上傑出的人才,因為犯了眾惡之門,犯了邪淫,因此遭遇到冥譴。冥譴就是暗中的,我們肉眼見不到的,鬼神的處罰。這在《壽康寶鑑》裡面,這本書裡面,也講得很多,受到處罰,損減壽命、福報。有很多古時候要去京城考試的讀書人,在路途當中犯了邪淫,原來他能考中功名,結果因為犯了邪淫,功名就被削掉,這非常可惜。犯王章,王章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法律,觸犯了法律,遭到法律的制裁。捐軀命,捐軀命就是傷害身體生命,這個非常多,自古以來到現在都非常多。覆宗祧,祧就是後世,連後代也都沒有了。這是在我們中國傳統來講,絕後,沒有後代,那是最大的不孝,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他連後代都沒有了。自古以來,犯了邪淫,遭到這種果報的非常的多,何可勝算,這就算不清楚,非常多。

       現在這個社會比起過去那就更為嚴重,那就更多了,現在是一個開放的社會。在我們中國古時候是個保守的社會,保守的社會它有這個禮在約束男女之間這些行為,古禮所謂「男女授受不親」,男女之間接觸它有一定的限制,在這個禮的範圍之內可以接觸,超越這個禮就不可以。這就是我們一般常講的,保持距離,以策安全,這是我們中國古禮的禮來維持秩序。滿清亡國之後,到了民國,就學西洋的,開放了,西方國家他們男女沒有這些禮來限制。在古時候的宴會,就是請客,男眾跟女眾都不同一桌在吃飯的,這在我們《常禮舉要》古禮,李老師有講過,他沒有在一起。但是西方國家男女眾可以在一起吃飯,而且還是一種禮貌,他們的禮節要尊重女性,就可以在一起,所以宴會、跳舞的舞會都常常接觸。

       中國的古聖先賢、佛菩薩對我們凡夫這個情欲的煩惱看得很清楚,因為我們這個煩惱習氣非常重。我們為什麼會有六道輪迴?《楞嚴經》佛給我們講,還有《圓覺經》,三界六道,「一切眾生皆以淫欲而正性命」,就這個淫欲來形成這個生命。所以六道輪迴第一個因素就是淫欲。因此佛定的戒律,在家居士可以結婚、可以生子,但是不可以邪淫,正當夫妻以外,在古時候妻妾,合理的納妄,那不犯邪淫,正規的之外就算邪淫,佛有制定這個戒。出家人正淫也要戒,正當的淫欲也要戒掉。為什麼要戒這個?因為這是生死輪迴的根本。出家人就是要出離三界家,出離六道輪迴之家,他的目的要出離三界六道生死輪迴。因此出家人的戒,五戒,不殺生、不偷盜,在家是不邪淫,出家人是不淫欲,所以出家人就不能結婚。為什麼?因為出家人你要出離三界,你要了生死出三界,淫欲是生死的根本,你這個不斷你三界就出不去,所以這個要戒,就不可以。在家居士可以結婚生子,只戒不邪淫。

       我們凡夫的煩惱很重,如果沒有這個戒、這個禮來防範,往往我們很難不犯這個錯誤。特別現在開放的時代,我們接觸的,誘惑我們起邪念的,這些五欲六塵都非常普遍,特別現在電腦、電視,還有這些光碟,很容易就接觸到,特別現在的年輕人都學電腦。像我這個年紀,我不會電腦,不會電腦也有好處,就比較沒有機會去接觸到這些東西。但是現在電腦又是我們現前社會上、生活上很普遍的一個生活工具,有很多工作、事情都要用到電腦,現在也無法避免去接觸這個工具。有一些人他比較理智,他可以控制自己,但是還有很多人受不了這些誘惑,一接觸就控制不了。

       因此,佛在八關齋戒,還有沙彌十戒,裡面有一條戒就是不准我們故意去觀聽唱歌跳舞這些娛樂節目,有一條戒。在家人可以守八關齋戒,八關齋戒它的時間就是一天一夜二十四小時,在你受八關齋戒這一天你就不可以故意去聽歌、去看電影、開電腦來看節目,那一天就要禁止不能看,時間是二十四小時。出家人是都不能看的。這個故就是故意的,你花錢買門票去觀賞、去看,這就不可以。如果你路經過,人家在那邊表演,你聽到,那是沒有關係,那不犯戒。故就是說你特別自己去看,那就犯了這個戒。八關齋戒是給在家居士過一天出家人的生活,所以它的時間只有二十四個小時,一日一夜。時間到了,這個齋戒它就自動解除,你要再受要重新受,不能受一次持好幾天,它時效只有二十四小時。

       八關齋戒不但在家居士受持的,弘一大師根據《藥師經》講,出家人也可以再受八關齋戒。出家人沙彌戒、比丘戒本身就有這條戒,就有八關齋戒在裡面,為什麼還要受?這就是增益戒,再增長戒的功德。佛制定戒的用意我們要明白,為什不允許我們看。所以我們老和尚常講他五十年不看新聞、不看電視、不看報紙,這些他統統遠離了。他的心、精神、時間都用在學習經教上面,所以他今天有這麼大的一個成就,也是得力於這條戒,不看報紙、不看雜誌、不看電視,當然也不去玩電腦,這些統統不看,專心在經教上下功夫。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也得力於這條戒。這條戒就是沙彌戒跟八關齋戒,「不故觀聽歌舞倡伎」。

       古時候有禮儀來防範,現在民國成立之後,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推翻禮教,都向西洋人來學習。學習之後,我們人(凡夫)要學壞的比較快,要學好的比較難,這是我們凡夫習性就是這樣,你學壞的比較快。所以一開放了,就像堤防崩潰了,那個水沖到岸上來,誰有辦法再拿一塊牆去堵?你沒辦法堵,堵不住了,等於是河堤崩潰了,大水都沖上來。因此現在這個社會要用疏導的方法,不能用去堵的方法,疏導。我們看《安士全書》,這個書是清朝康熙時代周安士居士他寫的,他的註解,註解《文昌帝君陰騭文》,古時候保守的社會,犯邪淫的都很多,你說現在開放的社會,犯邪淫的事情會比較古時候少嗎?那我們可以理解,不曉得多多少倍都不止。以前那是保守的社會都還有很多人犯邪淫,現在一開放就毫無限制了,古時候還有個限制,現在都沒有了,就非常多。所以此地講何可勝算,到現在真的是何可勝算,你算算不清楚了。

       為什麼會犯邪淫?其所以看得破,忍不過者,止因愛心大濃耳!看得破,忍不過,看得破是什麼意思?就是講這些道理,在我們沒有遇到這個境界的時候,我們也知道不應該邪淫,這個會造成家庭風波,造成社會問題,大家也都知道,這道理大家也懂,這是看得破。但是如果因緣具足了,境界現前,雖然懂這個道理,但是就忍不過,受不了,這個煩惱習氣太強了。這個煩惱習氣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止因愛心大濃,愛,貪愛的心太濃了,所以看得破就忍不過了。因此,還忍不過,最好就不要去接觸了。所以在佛門裡面的小乘戒,它是遠離的,這些環境會造成你生煩惱的,你會受到誘惑的,這個環境你就不要去接觸,你就遠離避開,先避開,讓你的心暫時先得到清淨。等到你修定慧成就了,你再去接觸,你就不受影響了,你不受影響才能去幫助別人。你定慧還沒有成就之前,你去就受不了,你不但幫不了別人,也幫不了自己。

       所以有很多年輕的出家眾,這個必須要遠離,最好是在深山裡面,不要去接觸。但是現在也沒辦法,那個電腦,你到深山去,也能夠拉一條線上去,人在山中心在外,那個也沒辦法。所以住在深山,也不要去看電腦、電視,你這樣心才能清淨。特別年輕人、年輕出家眾,要先遠離,要先避開,這個戒就是先給你戒止。戒是個方便法的,因為你一接觸你就受不了,你就不能接觸。好像喜歡喝酒的人,你就不要給他碰到酒,一碰到他就受不了,他就喝個沒完沒了,他沒有看到他就不會喝。有些吸毒的人,吸毒的人為什麼要送到勒戒所去?因為到勒戒所去,沒有毒讓他吸,他只好不吸;你給他放在有毒品的地方他就受不了,他又去吸毒了。我們這些煩惱惡業就跟吸毒一樣,你有這個毛病你就不能去接觸;如果你接觸不受影響,那當然可以,沒有問題。因為那個東西對你沒有影響,你不會受它影響,你不會受它影響你就能轉它了,你就能幫助別人,你去度眾生。

       所以有很多年輕出家人要度眾生,自己定慧還沒有成就就想去度眾生,結果度到最後是被眾生度跑了。這我們在新加坡弘法培訓班我們都看過實際的例子。到新加坡去學這個經教,好心出家,有一個法師在大陸出家,很有道心,手指頭還燒掉兩根,你看他多有道心,我都還不敢燒,他燒掉兩根,燃指供佛,結果到新加坡去學經教,結婚,還俗結婚了。這說明什麼?功夫不到,還是住在深山,不要去接觸比較好。等到年紀比較老的時候,七老八老,那也不行了,那再出來就沒關係。年輕身體強壯,欲望正濃厚的時候,你去接觸這個,遇到冤親債主他就沒辦法。所以戒它的作用在這個地方。但是現在這個時代這個社會很難像從前那樣,因為現在你在一個小環境你可以戒,你出了這個小環境,到大環境都是開放的,這個也有它一定的困難度。所以要自求多福,這個也沒辦法,大環境就是這樣。

       所以以前我在華藏圖書館,我剛去的時候都沒有人,後來出家眾愈來愈多了,也有男眾、女眾,也有很多大學畢業來出家的男眾、女眾。那時候韓館長叫我做當家,我就給這些師兄弟講,老的我就不用講了,有的八十歲來出家的那就不用講,七十幾歲那個他已經沒辦法。我當時就給老和尚講,我說師父,我們都是凡夫,現在我們出家了,男眾、女眾大家住在一起,難免日久生情。我說師父,我們男眾希望去住在山上,圖書館就讓女眾住好了。師父給我回答,這個道場不歸我管,這個道場是韓館長管的,你有這個問題,你去跟韓館長講。師父就這麼回答。師父這麼回答,我就去找韓館長。我說館長,妳去山上買一塊地,男眾有很多人都會開車,妳這邊做法會、聽經我們下來,法會做完了我們就上山去。因為男眾會開車,圖書館就讓給女眾住,做女眾道場。

       韓館長怎麼回答?說你要幹什麼,你要學小乘?你們跟老和尚學的是修大乘佛法,大乘佛法要怎麼修?就在煩惱當中去斷煩惱。她給我講這樣,我也沒辦法,後來我就告訴師兄弟,你們大家自求多福,煩惱當中斷煩惱,你能斷得了就斷。我說斷不了去結婚也沒關係,真受不了就結婚,也沒什麼大不了,就還俗,以後再來,老一點的時候再來。真的,有好幾對結婚。所以說結婚不要不好意思,你請我去喝喜酒我還會去,還會包紅包給你,因為大環境沒辦法。你在一個小環境可以,像大陸現在很多寺院,在那個小環境還可以,在那小環境他們還滿清淨的。一到新加坡培訓班,那個又是洋人很多的地方,開放的地區,電腦大家又會用。以前老和尚不知道,這些出家眾,勸大家都學電腦,有的出家男眾搞到三更半夜,老和尚以為說他們好用功,結果在用什麼功?這個我不要講,大家都知道。

       所以李老師以前在台灣台中蓮社辦經學班,經學班學講經的,年紀沒有滿四十歲的只能在蓮社、慈光圖書館還有靈山寺這三個地方練講,老師不允許學生接受外面邀請,不允許。滿四十歲以後才可以。李老師教學那個時代,台灣社會還比較保守。最近我們老和尚講,以前李老師說學生不滿四十歲不能出去接受外地邀請講經,他說現在連六十歲都不行了。我今年六十歲了,照現在老和尚講的規定還不夠資格。老和尚說現在如果八十歲就可以了。現在年紀多了一倍,李老師說四十歲,現在老和尚說定八十歲,八十歲就可以接受外面邀請了。他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在新加坡辦弘法培訓班,的確很多年輕的出家眾,出去遇到冤親債主就還俗了,本來想好好培養他們將來做個講經的大法師,辛辛苦苦弄了半天,不但沒有幫得上忙,反而讓他造成還俗的因緣。

       所以在現前這個時代是一個開放的社會,整個大環境是這樣,全世界都是這樣的。那如果我們自己功夫不到,自己沒把握,必須還是要選擇在一個小環境,比較清淨的小環境,對我們修定慧才有幫助。所以現在我在台北,有陳永信居士、洪平和居士他們兩個供養我們一個山地,一個小道場,我念佛堂就放在那邊,我也是鼓勵出家眾上山去住,不要受到社會上這些污染,五欲六塵、名聞利養這些污染。但是有些出家眾願意接受,有的人不願意接受。我的態度跟老和尚一樣,來者不拒,去者不留。你在這裡出家,有居士發心提供這麼清淨的道場,我也為大家來做護持的工作,要提供給大家來這裡修行。你不利用這個環境,你自己出去,你自行負責,這我就沒有辦法給你負責,你自行負責。這是講到,特別這個淫欲,在現前社會很難控制。

       因此佛制定這些戒都有他的作用,晚上不吃,就是過中不食持這個齋。吃的不要吃得太營養,你吃得太營養,年輕人生理衝動,性欲衝動,這是變成一個增上緣。所以佛在《戒經》上講,比丘常帶三分病,就是不要吃太好、不要吃太營養。吃那個比較沒營養的,常常病哈哈的,他就沒有心情去想那個,這樣他才有辦法修行。如果他身體很健康,身體強壯,精力充沛,你說他不會生這個煩惱嗎?如果說不會那騙我的,不是騙我,是騙自己。如果是沒有這個問題,佛何必制這個戒?那沒必要了!制這個戒是幫助我們修行的,你遵守這個戒,對你修行就有幫助;你不遵守,你修行就有障礙。所以戒他不是拿這個來控制人、來約束人,不是的,它是幫助你的。如果你沒有這個問題就不需要了,你定慧成就了,你走到哪裡都是戒,你也不會受影響,這叫定共戒、道共戒。我們定共戒、道共戒沒有成就之前,律儀戒就不能沒有。律儀戒如果沒有,你定共戒、道共戒要成就也很困難,障礙很大,不容易。

       所以戒定慧三學是我們佛陀教育的教學它一定的一個程序。所以佛規定出家,初出家五年要專精戒律,不可以學經教,不可以聽經的,要專心在戒學。戒學上修好了,基礎打好了,才允許你聽經教、念佛、參禪這些。《安士全書》、《感應篇》、《了凡四訓》,這就是印光祖師以這三本書來代替戒律,這三本書講的其實就是戒律。愛心太濃,當淫心勃發時,淫的這個習氣是無始劫以來就有,這個習氣很重。淫心勃發的時候,縱律之以名教,律就是規律,名教就是儒家講的禮,名就是自己的名聲,教就聖賢這個禮教,你拿這個來規勸他,這是講倫理道德,在講倫理道德聽不進去,當這淫念勃發的時候聽不進去。惕之以鬼神,跟他講會遭受鬼神的處罰,他也不相信,也不能接受。懼之以果報,如果跟他講後面的果報會很慘的,也不怕。彼但顧目前之快樂,那個時候只有顧目前這個快樂,他就不管那麼多,他不管那麼多。誰知日後之苦辛,他就不去想到造這個業以後受這個苦報,他就不管那麼多了,不想那麼多。這是淫心勃發的時候很難控制。

       「余於少年,曾犯此病,痛自刻責。」余就是周安士居士,他說我少年的時候,年輕的時候,也犯這個毛病。我們想想,我們是凡夫,都曾經犯過這個毛病。周安士居士他跟我們講,他自己知道犯這個毛病,也是告訴我們,我們也犯這個毛病。那要怎麼辦?痛自刻責,周安士居士他下定決心改正這個毛病。「唯恐世人亦或同此,故著欲海回狂集勸世。其中多引內典,但揭不淨二字,以為宗旨。」周安士居士他自己說,他自己年輕也犯這個毛病,他也恐怕這世間人跟他犯同樣的毛病,所以他就編註「欲海回狂」這本書來勸世人,這在《安士全書》的第三卷,「欲海回狂集」這一卷裡面講的勸戒邪淫的,其中多引內典,其中大多數引用佛經,內典就是佛經,佛經裡面講修不淨觀,這部分他都有摘錄出來。但揭不淨二字,佛經的部分主要就是佛講到修不淨觀這方面的經文,他都節錄出來,以為宗旨,做為修學的一個宗旨。

       「苟能諦觀男女二根,極其污穢,從此竭愛水之源,斷淫魔之種,縱有西施在前,視之直如疥癩彌猴,何所容其愛戀。」這一段就是給我們講,「欲海回狂」這本書裡面都是引用佛經所講的,教我們修不淨觀。不淨觀就是要諦觀男女二根極其污穢,就是我們這個男生、女生的身體,其實講我們人的身體,是不清淨的、不乾淨的,污穢就是骯髒不乾淨。我們沒有做這個觀想就沒感覺,會起貪愛之心;如果仔細去觀察,發現我們人的身體原來是很不清淨的。從此就可以竭愛水之源,竭就是枯竭,這愛水讓它枯乾了,源頭就沒有了,你就不會生這個煩惱。斷淫魔之種,淫魔這個種子就斷掉了。縱有西施在前,視之直如疥癩彌猴,縱然男女很英俊、很美麗,美女在前,你看到就像疥癩彌猴,好像看到脫毛的猴子,看了你就不會生愛心。何所容其愛戀,就不會生起愛戀之心。做不淨觀,心要細、要定,要常常提起這個觀察,仔細去觀察,觀察男女身體骯髒污穢的這方面,愛心才能停止下來。

       下面這段講,「《感應篇》云:見他色美,起心私之。夫既見以為色美,則起心私之者自多矣,然則何如見他醜惡,淫心自然不起之為愈乎。」這一段是引用《感應篇》「見他色美,起心私之」這兩句再來給我們說明。在《太上感應篇》講,「見他色美,起心私之」,《感應篇》對這個色講得很簡要,雖然只有兩句話,但是它的含義非常之深。見他色美,起心私之,是我們凡夫的通病。《感應篇》是道家的,道家他們修行目的在成神仙,要成為仙,仙就比我們人的層次要高。《感應篇》裡面講了很多惡業不能造,講到色當然也是很重要的,但是《感應篇》只有兩句話,「見他色美,起心私之」,鬼神就要記過。不用你有實際行動去犯邪淫,只要起心動念就要記過了。所以《感應篇》它算是一個心法,教我們修行的一個心法,也要能提得起觀照功夫。觀照就是當你見的時候,看見的時候,見到的時候,你就要提高警覺,就不可以起心動念了。如果你覺照的功夫沒提得起來,一見到美色感覺很美麗,那個私之,私心就起來了。什麼叫私之?看到這個美色就想要去佔有、去控制,這就叫私之。已經起心動念,這個鬼神就要記過了,這是《感應篇》講得很簡單。但是它用功是很嚴謹的,在見的時候你就要提起觀照功夫。

       此地周安士居士給我們講,《感應篇》「見他色美,起心私之」,夫既見以為色美,則起心私之者自多矣,他說你看到這個美色,你覺得他很美麗,你自然會起心去私之,你愛慕,你喜愛,想要去追求的心就跟著起來了。為什麼起來?因為你見他色美,你覺得他很美麗,所以你這個心就會去私之,就私心想要去控制、佔有。所以這裡給我們講,既然見到這個色,以為他很美麗,當然起心私之的人就很多了。因為你覺得他很美麗,你很自然的就會起這個心去私之,愛慕、追求、佔有,自然就很多了。然則何如見他醜惡,淫心自然不起之為愈乎,這就是教我們修不淨觀的一個道理,就是你不如就見他醜惡,感覺他很醜陋、很不乾淨的、很骯髒的,你這個淫心自然就不會生起來,這樣不是更好嗎?所以這是給我們講修不淨觀它的宗旨,為什麼佛勸我們修不淨觀?就是我們的煩惱習氣很難斷。

       下面引用經典裡面的經文再來給我們講。「醜訶美女(《雜譬喻經》)」。「佛世一婆羅門,生女端正,豔麗無雙,乃懸金於外,募有能訶我女為醜者,當與之金。九十日內,竟無募者。引至佛所,佛便訶言:此女甚醜,無有一好。阿難白佛:此女實好,何以言醜?佛言:人眼不視色,是為好眼;不聽邪聲,是為好耳;舌不貪味,是為好口;身不著細滑,是為好身;手不盜他財,是為好手。今此女眼視色,耳聽音,鼻嗅香,身著細滑,手喜盜財,如此數者,皆不好也。」這是引用《雜譬喻經》,這個經典引用譬喻來給我們說明。在《雜譬喻經》裡面講說,佛世一婆羅門,佛出現在世間的時候有一個婆羅門,婆羅門是當時印度種族最高貴的貴族,第一個就是婆羅門,我們現在講最高貴的貴族。婆羅門他有一個女兒,生女端正,艷麗無雙,生了一個女兒五官長得很端正,很艷麗,妖艷美麗,無雙就是沒有人能跟她比的,大概選美、選模特兒都會第一名。

       乃懸金於外,懸金就是他這婆羅門說有一筆獎金,如果有人看到我女兒,能夠說我女兒很醜的、很難看的,我這獎金就給他。意思就是他很自豪,他生到這個女兒實在是太漂亮了,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樣,沒有人能跟她比。九十天當中他的公告貼出去,看看有沒有人能夠來指出他女兒醜陋的地方?九十天之內,沒有人能夠去批評他女兒的醜陋。所以這個獎金就沒有人去領到這個獎金。後來這個婆羅門就很自豪,就帶他女兒到佛住的處所,就是去給釋迦牟尼佛講,我這個女兒實在太漂亮了,我懸賞獎金,看看有沒有人能夠來批評我這個女兒哪個地方不好,哪個地方長得不好,九十天都沒有人能夠提出批評。帶到佛那邊,給佛講這個事情。佛便訶言,佛就跟這個婆羅門講,此女甚醜,你這個女兒很不好,很醜,無有一好,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阿難白佛,此女實好,阿難尊者在佛的旁邊,他看看婆羅門的女兒真的是長得很好,就請問釋迦牟尼佛,她的確長得很漂亮,真的是一點缺陷都沒有,從頭到腳一點缺陷都沒有,佛你怎麼說她醜?阿難就提出這個疑問。

       佛就講了,佛言人眼不視色,是為好眼,人的眼睛不看美色,這個眼睛就是好的眼睛。不聽邪聲,是為好耳,不聽不好的聲音,靡靡之音,現在喜歡聽那些音樂,那些讓人起邪思的音聲,這是好耳。舌不貪味,是為好口,不貪圖口味。身不著細滑,是為好身,這個身接觸,穿的衣服、用的東西,不執著細滑的,不執著很好的,這個身才是好身。手不盜他財,是為好手,手不偷盜別人的錢財,這手才是好手。今此女眼視色,耳聽音,鼻嗅香,身著細滑,手喜盜財,如此數者,皆不好也。他說你這女兒眼睛喜歡看美色,耳朵喜歡聽邪的聲音,鼻又喜歡聞香味,就像我們現在喜歡買香水,身著細滑,買比較細滑的衣物穿在身上,那個手喜歡去偷盜人家的錢財。佛說這幾種都不好,沒有一樣好的。佛講她女兒不好的方面,大概這個經文它沒有講獎金有沒有給佛,就不知道。按照他懸賞的獎金,有人說他女兒不好的他的獎金就要給他,應該他要給,佛都把它講出來了。

       周安士先生按照經文來給我們再做一個分析。「(按)此即貴德不貴色之意也。重在於德,則為姜嫄後妃;重在於色,則為妲己褒姒,邪正之間,興亡立判。」按照這段經文,周安士居士給我們說明,這段經文主要的經義就是佛講的貴德不貴色的意思。你說婆羅門的女兒長得漂亮不漂亮?實在太漂亮了,從頭到腳沒有缺陷,沒有人能跟她相比的,這是色,她的外表。佛講的好是貴德,就是她的內心要有德行。她的外表長得很美麗,但是她心沒有德行。所以佛的意思是貴德不貴色,貴她的德行,她的德行才是最可貴,不是因為她外面的美色可貴。所以這裡就給我們講,重在於德,則為姜嫄後妃,如果你貴重,重視這個德,就是姜嫄後妃。姜嫄後妃就是周朝時代,周公的祖先,后稷的母親。這是在上古時代,遠古時代,這兩位是代表德行,這兩位婦女代表德行。但是長得並不是說很妖艷,人看到就迷惑顛倒了,她是貴德。重在於色,則為妲己褒姒,妲己是商紂王的妃子,褒姒是周幽王的妃子,她很美麗,但是紂王跟幽王都迷惑美色,國家都亡國。所以佛講的意思是重德不重色,重視她的德行,不重視她的外表。在這個當中邪正之間,興亡立判,你重德是正,他的國家就興旺;重色就是邪,他的國家就亡了。所以佛是勸我們要重德不要重色。

       下面也是引用經典,「人是革囊(《出曜經》)」,這個經文是《出曜經》這部經裡面的節錄。「拘睒彌國,有摩因提,生女端正,將詣佛所,願給箕帚。佛言:汝以女為好耶?曰:從頭至足,周旋觀之,無不好也。佛言:惑哉肉眼!吾觀從頭至足,無一好也。汝見頭上有髮,髮但是毛,象馬之尾,亦皆爾也。髮下有髑髏,髑髏是骨,屠家豬頭,其骨亦爾。頭中有腦,腦者如泥,臊臭逆鼻,下之著地,莫能蹈者。目者是池,決之純汁。鼻中有洟,口但有唾。腹藏肝肺,皆爾腥臊。腸胃膀胱,但盛屎尿。四肢手足,骨骨相拄。筋攣皮縮,但恃氣息。以動作之,譬如木人,機關作之。作之既訖,解剝其體,節節相離,首足狼籍。人亦如是,好在何處?」

       這段經文是,我們人的身體是個臭皮囊,革囊就是隔一層皮,這層皮剝掉,就不忍心看了。在印度拘睒彌國,有個人叫摩因提,他生個女兒非常端正,將詣佛所,就帶他這個女兒到佛的地方。願給箕帚,就是他的女兒要送給釋迦牟尼佛來侍候他,箕帚就是來侍侯他。佛言,汝以女為好耶?佛就跟摩因提講,他說你以為你這個女兒很好嗎?曰:從頭至足,周旋觀之,無不好也,她從頭到腳整個看起來,沒有一個地方是不好的。佛言:惑哉肉眼!佛給我們講,我們凡夫的肉眼都迷惑顛倒,他說我觀從頭到腳,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汝見頭上有髮,髮但是毛,你看頭上有頭髮,頭髮是什麼?頭髮就是毛。大象、馬的尾巴也都有毛,你那頭髮就是一撮毛。髮下有骷髏,骷髏是骨,頭髮下面?下面有頭骨,我們這個頭顱、頭骨,骷髏就是頭骨。現在科技發達,去照X光照片,我們人照出來,就有頭骨的骷髏就照得出來。頭髮底下就骷髏,骷髏是什麼?是骨頭。屠家豬頭,其骨亦爾,你看屠家殺豬的、殺牛、殺羊的,皮給牠剝開了,牠也是骨頭,人也是一個骨頭,你的頭髮下面就是骨頭,就是骷髏。

       頭中有腦,你這骨頭裡面包的是什麼?腦,我們現在講腦髓、腦漿。腦漿如泥,好像泥巴,爛爛那個泥,腦漿是那樣的。有一次,我大概三十幾年前,在台灣看到車禍,有個年輕人被車撞死了,腦被撞破了,腦漿就噴到路邊。我看到了,看到真的如泥,我們每個人腦都是這樣。臊臭逆鼻,去聞聞那味道很臭,很難聞。下之著地,莫能蹈者,如果掉在地下,沒有人敢去踩。目者是池,決之純汁,我們這個眼睛就像水池一樣,把它挖出來就是汁了。鼻中有洟,洟就是鼻水,鼻子當中有鼻水、鼻涕。口但有唾,口有口水,唾液。腹藏肝肺,腹就是肚子,五臟心肝肺脾腎,皆爾腥臊;腸胃膀胱,但盛屎尿。這個五臟都是有腥味的,腥味好像我們聞到魚的味道,腥臭,很難聞。腸胃膀胱裝的就是屎尿,大小便,我們內臟裝的就是這些東西。四肢手足,骨骨相拄,我們手腳四肢是骨頭接骨頭,這樣連接起來的,骨關節在連接起來的。筋攣皮縮,筋,我們的骨頭上面就是布滿那個筋,筋攣就是那個筋一條一條彎彎曲曲的,我們這個皮膚把它包起來縮著。

       但恃氣息,以動作之,我們有一口氣在,藉著這口氣四肢手足在動作的,在呼吸的。譬如木人,機關作之,譬如木頭人你安了機關,就像我們現在講的機器人,你安的機關,是那個機關在動作,我們人在動作就是那一口氣。作之既訖,解剝其體,你動作做完了,就好像人死了,你看解剝他的身體,節節相離,你看人死了燒成灰,都分開了,沒有了。如果土葬的,肉、筋都爛掉了,那個骨頭也就散開了。首足狼籍,頭跟腳都分開,看起來就是狼籍一片。人亦如是,我們人的身體就是這樣的。佛說明這些,就像我們現在醫學講的解剖學,佛教我們修不淨觀,比現在解剖學還深入,以前沒有這個儀器,佛都我們講解剖就講得很詳細。佛這麼一分析、一解剖,佛就問摩因提,說你那個女兒好在何處?好在哪裡?經文是出在《出曜經》。

       下面周安士居士又按照經文來給我們做個分析說明。「(按)穢哉,肉軀也。肉軀之內,諸蟲彙聚。據內典云:人自出胎後,體中即生極微細蟲,為凡目所不見者,共有八十種。此外大而可見者,惟胃中蟲耳。世人所食之物,自喉入胃,其蟲歡喜,在內低昂屈曲,飲食方消,濕者歸於膀胱,渣滓歸於大腸,臭穢難近。今以堂堂丈夫,偏欲於臭穢難近之處,用盡心機,多方留戀,是誠何心?《大寶積經》云:菩薩觀諸眾生,耽嗜淫欲,便作是念,此等眾生,曾處母胎,臥息停止,生由產門,如何無恥,共行斯事!嗟乎!不思則已,思之誠可愧也。」

       這是按照經文再給我們做一個解說。穢哉,肉軀,我們這個肉體的身軀是污穢,這一段是再給我們說明身體它的污穢。肉軀之內,諸蟲彙聚,就是我們身體裡面都是蟲,彙聚就是都是蟲聚集在一起的。據內典云,根據佛經講,人自出胎後,體中即生極微細蟲,我們人自從母胎生出來之後,我們身體當中就生了很多很微細的蟲,極微細就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蟲。為凡目所不見者,就是我們凡夫眼睛所看不到的,共有八十種。我們一般人凡夫的眼睛看不到,肉眼看不到。但是佛看到了,佛有五眼,所以佛看得很清楚。佛有五眼,佛這個眼睛看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佛有肉眼、有天眼、有慧眼、有法眼、有佛眼,這五眼圓明,所以看一切沒有一樣看不清楚的,沒有一樣看不徹底的。看到我們這個身體,以前也沒有儀器,沒有顯微鏡,微細的小蟲我們一般肉眼就看不到。現在有顯微鏡的發明,就透過這個儀器看到了。所以以前我們看佛經上講,一缽水有八萬四千蟲。還沒有得禪定的修行人,一般凡人看不到,聽到佛這麼講當然有疑問,這個水看起來很乾淨都看不到蟲,佛怎麼說一缽水就有八萬四千蟲?現在科技發達,用顯微鏡去看的確蟲很多。這裡是講凡夫的眼睛所見不到的一共是有八十種。

       此外大而可見者,惟胃中蟲耳,這八十種是比較細的。去年我們淨老和尚到台灣高雄去治牙周病,劉醫師就把老和尚牙縫裡面挖那個一點點放在放大鏡裡面,請老和尚去看。放大鏡裡一看,那個蟲密密麻麻的,又有頭鑽來鑽去的。我們肉眼看那麼一點點,都沒有指甲那麼大,他就挖那麼一點點,把它放在放大鏡,放給老和尚看,細菌那個蟲,牙周病就是那些蟲在作怪。我們肉眼看不到,放大鏡放出來,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很多,那麼一點點一放大,看到很多。老和尚就問他,你這個放幾倍大的?他說三千六百倍,放三千六百倍,看到了,現在透過放大鏡儀器看到。佛、阿羅漢他們有禪定,他們不用放大鏡,他的眼睛直接就看到。所以三千年前佛在經上給我們講,那個時候沒有這些機器的發明,佛他怎麼看到?是定功看到的,他不需要借用這些儀器。佛給我們講,經上講蟲那麼多,我們凡夫沒看到。現在借用科學儀器,我們凡夫的眼睛也可以看到一些了,當然還是看得不完整,一部分。我們一般肉眼看不到的,透過這個儀器可以看到。我們比較大的可以看到的,肉眼可以看到的,就是胃當中的蟲,我們胃裡面的蟲。

       世人所食之物,自喉入胃,我們的食物從喉嚨到胃裡面。其蟲歡喜,我們說很有胃口,其實都是那些蟲在作怪。在內低昂屈曲,就是在胃裡面內低昂屈曲。飲食方消,我們吃下去的飲食消化掉。濕者歸於膀胱,濕的水分歸到膀胱,有渣的歸於大腸,臭穢難近。歸膀胱就是尿,歸大腸排出來就是大便,哪一個人沒有?你看臭穢難近,我們身體裡面裝的就是大便、就是尿,乾淨嗎?佛就教我們去觀這個,你去觀他身體裡面,臭穢難近。今以堂堂丈夫,偏欲於臭穢難近之處,用盡心機,一個堂堂的大丈夫偏偏對這個很臭、很骯髒的、很難接近這個地方,用盡心機多方留戀,還去留戀這個東西,去愛慕這個東西。是誠何心?那是什麼樣的心?這個心就是迷惑顛倒的心,迷惑,沒有看清楚這個事實真相,被這外表一層皮騙了,沒有看到它裡面的。經上講花瓶盛糞,一個很美麗的花瓶裡面裝的都是大便,大小便。你會喜歡那個東西嗎?我們人這個身體裡面裝的就是大小便。你常常這樣想,再美的美女,一看到裡面裝的就是大小便,你就不會起愛戀之心了。女的看男的也是一樣,那個男的他身體裡面也是大小便。彼此都是大小便,有什麼可愛的?你的淫心就生不起來,但是這要常常想,想到他五臟六腑裡面的。

       《大寶積經》云,《大寶積經》是大乘經典。菩薩觀諸眾生,耽嗜淫欲,便作是念,菩薩看到眾生就很喜歡淫欲,菩薩看到眾生在行淫欲,便作是念,他心裡就起這個觀念。此等眾生,曾處母胎,臥息停止,生由產門,如何無恥。就是眾生怎麼生出來的?這個眾生有四種形成這個生命,胎生、卵生、濕生、化生。這四種生,胎生是最苦的,再來是卵生,再來是濕生,再來是化生。我們人是胎生,所以比較苦。天上那個天人他是化生的,化生的最好,不經過母胎,那是化生的。蚊蟲那是濕生,雞、鴨是卵生的,我們人還有一些動物是胎生,胎生是最苦的。眾生曾經處在母胎,母親躺著他跟著躺著,母親呼吸跟著呼吸。生由產門,如何無恥,出生的時候,我們現在就是說,沒有穿衣服,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們生出來哪個人穿衣服?都光光的就出來,我們現在想起來很無恥,很不好意思。共行斯事,嗟乎!不思則已,思之誠可愧也。大家都是在做這個事情,你如果沒有去想好像沒有感覺,如果仔細去想,真的很慚愧,我們胎生很慚愧,大家想想的確是這樣。

       所以我們現在念阿彌陀佛,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是什麼生大家知道吧?知道不知道?胎生、卵生、濕生、化生,西方極樂世界是哪一種生?答對了,西方極樂世界是蓮花化生,九品蓮花為父母,你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你就是從蓮花化生出來。一化生,那個身相就跟佛一樣,他不是從小孩慢慢長大的。如果從小孩慢慢長大,那就有生老病死。你一化生,佛的身相,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你也跟阿彌陀佛一樣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西方極樂世界每個人的身體大家都一樣,平等的。那是化生的,化生是最舒服的、最快樂的。胎生是最痛苦的,你在母胎裡面十個月不見天日,母親喝一杯冷水就像寒冰地獄,喝一杯熱水就像八熱地獄。你的神識投入在母胎裡面,佛在經上形容叫胎獄,在母胎裡面就像監牢獄一樣見不到天日。我們人間的人哪個人不是這樣的?都是這樣的,都經過這個,但是現在忘記了。

       在母胎裡很苦,婦女生產也很苦,生小孩也很苦,小孩在母胎要生出來也很苦。為什麼會受這個苦?因就是淫欲。如果你淫心斷了,你不會受胎生、卵生、濕生,化生是超越三界,化生的。所以我聽我母親講,我生出來比一般的小孩更苦,為什麼?一般小孩生出來還會哭,還哭得出來,還比較好。我生出來是不會哭,就像死了一樣。以前也沒有醫院,現在都到醫院,設備比較好,以前沒有醫院。以前在鄉下,自己的房子裡面,就是鄉下那些接生婆,接生婆來看到我不能哭,就口含冷水噴,刺激這個身體,才哭出來。所以我出生,聽我母親講,我現在想起來,比一般小孩還要苦。因為你悶在母胎裡面出來,就已經哭不出來了,實在是很苦。能夠哭出來的還比較好。所以在母胎裡面的確是很苦。佛給我們講這些就是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果報,你為什麼會有這個果報,它的原因是什麼,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果報,讓我們認識清楚。我們明瞭之後,你不希望有這個果報,你就要把那個因斷掉,就不會有這個果報。現在我們念佛求生淨土,這是蓮花化生的,這是最好的、最殊勝的。

       下面是引用《禪祕要經》,觀男根不淨、女根不淨,這叫不淨觀。這不淨觀也是心要很細,我們根據不淨觀要修到成就,當然也要相當的功夫。我們沒有辦法深入的觀察得那麼細,前面講的這些,我們觀察生活當中,我們比較明顯可以感受到的,這可以先觀。這個觀,到廁所去觀大概就比較容易,天天要上廁所,每天你看哪個人都必須要去排泄這些髒的東西。這個身體裡面不淨觀它是比較細的。修不淨觀,心要很定。修不淨觀,過去我剛出家的時候,也有出家眾,那個時候日常法師有一個徒弟叫如道,我叫悟道,他叫如道,日常法師的徒弟。剛出家,我們老和尚叫我跟日常法師學戒律。如道師說,我的淫欲很強。他說那不然就修不淨觀。他說不淨觀不太好修。他不曉得去哪裡弄一個白骨,就是現在人家針炙,醫院裡面不是有人解剖的骨骼嗎?那個白骨他去弄一個來觀。我說你在觀什麼?他說修白骨觀,修看到人都是一具白骨。後來我說你修得怎麼樣?是不是看到美麗的女生、女眾都是一具白骨?他說不行,我觀白骨,覺得白骨還是很可愛。我說那你這一觀還沒有觀成。他說愈觀愈可愛,不行,沒有效果。白骨觀、不淨觀我也嘗試觀過,這觀來觀去也觀不起來,因為觀不淨心要很細、心要很定,你仔細去觀觀得起來。

       我們剛才這樣做一個比較大概初步的分析,我們沒有遇到境界的時候,淫心沒有發作的時候,我們冷靜的時候,我們覺得的確是這樣,就是人的身體是不乾淨。但是我們無始劫以來的習氣很重,往往那個習氣煩惱一發作,你這些統統忘得乾乾淨淨,什麼不淨觀、白骨觀,就像如道師講的愈觀愈可愛,達不到那個效果。這個觀法是一種方法,因為佛講經說法,修行的法門八萬四千法門,修不淨觀是其中的一個法門,一個方法。當然要修到成就也不容易,修到成就就要斷煩惱,你可以證阿羅漢果,真修成了就證阿羅漢果,超越三界,這當然有它一定的難度。

       特別佛在經上給我們講,末法時期的眾生不樂意修不淨觀。佛勸出家比丘要修四念處,四念處第一個就是觀身不淨,第二個觀受是苦,第三觀心無常,第四觀法無我,要修這個四念處,所有的出家、在家,包括五戒,三皈五戒,都是要依四念處觀慧來修的,如果你沒有四念處的觀慧,那都不是佛的戒。所以戒,它那個戒條是有內容的,你不懂得修四念處,戒就變成人天的善法,就不是佛的戒。佛的戒是要讓你得定,得定要開智慧,開智慧是要斷煩惱,斷煩惱目的是要超越三界,脫離生死輪迴的,不一樣。人天善法你得到人天福報,但是你出不了六道,那不一樣的,關鍵在這裡。所以修四念處,四念處第一個就觀身不淨。末法時期的比丘出家人都不喜歡修這個,不樂意修,但是真正想要出離三界,包括我們念佛要求生淨土,這個四念處你也不能不修,還是要勉為其難要來修。

       另外對治淫心方法很多,在密宗裡面是持咒,像持楞嚴神咒,斷淫的,大悲咒也是可以斷淫。在顯宗,《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在「普門品」也給我們講,若有眾生貪欲很重,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他就會遠離貪欲。如果你的不淨觀也是要勉強去修,再補助念佛、念觀音菩薩聖號來求佛力加持。這個對我們修行斷這個煩惱也是一個很方便的法門,念觀音、拜觀音,求觀音菩薩加持。另外參禪、修止觀,這些都有幫助。這個方法很多,但是目的,只要你能夠降伏這個煩惱就可以了。這個不淨觀是提供我們一個降伏淫心煩惱針對性的一個修行方法。

       我們這節時間到了,下面有九想觀,邪淫十罪,還有不邪淫有五種福德,不邪淫有五位善神來保護,這我們晚上再繼續來學習,這節課先上到此地。阿彌陀佛。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