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悟道法師

悟道法師主講《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七集)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諸位同修,大家晚上好,阿彌陀佛。我們上午跟大家學習到《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一大段,「戒淫殺口過」,上午我們學習到戒淫這一段。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  悟道法師主講  (第七集)  2010/10/7  澳洲雪梨淨宗學會  檔名:WD19-023-0007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諸位同修,大家晚上好,阿彌陀佛。我們上午跟大家學習到《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一大段,「戒淫殺口過」,上午我們學習到戒淫這一段。我們依照《安士全書.文昌帝君陰騭文》註解,在「陰騭文」裡面這段的原文是「勿淫人妻女」,也就是不邪淫。在這段裡面《安士全書》給我們講到,對治邪淫這個心的方法,引用佛經裡面講的修不淨觀,觀察我們人的身體是很不清淨、是骯髒,不要被外表所迷惑。

       晚上我們接下來看九想觀,這裡九想觀,我先把九想觀念一遍。「新死,青瘀,膿血,絳汁,蟲啖,筋纏,骨散,燒焦,枯骨」,這九種的觀想,這個觀想就是想我們人死了以後它身體的變化。第一個是新死,一個人剛剛斷氣,我們人一斷氣死了。剛剛死了,人就躺在那個地方,「正直仰臥陰寒徹骨」,人一斷氣,身體正直仰臥,全身都冰冷了。這是我們同修如果常常去助念,我想大家應該都見到過。另外在殯儀館,有些同修去給人家做告別式,這親友往生了都會去看到。在澳洲這裡,火葬場、殯儀館這些方面我是比較少接觸,我記得只去過一次,澳洲這邊的火葬場做得滿乾淨的。在台灣台北市,在辛亥路的第二殯儀館,以前我們常常去,有些同修往生了,去做告別式。有一次悟忍師她弟弟往生,她弟弟三十幾歲就往生,好像是三十七歲,很多年前。冬天喝酒,冬天的時候喝酒,在他板橋的家裡往生了,七孔流血,我有去助念。他往生之後,我去幫他處理後事,悟忍師在新加坡,也沒有空回來幫他處理善後。這個送到第二殯儀館,第二殯儀館後面有專門給死人洗屍體的,還有化妝的。

       悟忍師的妹妹,那時候送她弟弟的遺體送到殯儀館,牌位暫時供在洗屍體、化妝的那後面一排,她妹妹就跟我們一塊去,她二、三個妹妹跟我們一塊去。原來我是去那邊跟他誦個經,帶她們繞到旁邊轉到後面牌位那裡去,她妹妹說從中間這條通道直接穿過去比較快。我說好,要穿過就穿過去。我在前面拿著引磬念佛,帶她們家屬通過,這條通道直的,通道當中有一排橫的,那一個櫃子一個櫃子都是裝屍體的,有的屍體拉出來正在化妝,一排很多。她妹妹走過去看到,嚇得臉都變色了,看到那些屍體的樣子,嚇得臉都變色。後來走到後面牌位,念經迴向完了之後,我說我們是不是還從這條再穿回去?她說不要,不要了,我們繞遠一點。這個新死,人剛剛死,你去看,就是這個樣子,全身冰冷。有的人他死的時候面相好看,有的人死的時候那個很難看,好看的、難看的我們都看過,總是人死了就是這個樣子。

       第二種青瘀,就是這個人死了,大概經過三、五天,「遍體肌膚轉成青紫」,轉成青色,大概三天。韓館長往生用乾冰,為了讓家屬、同修瞻仰遺容,所以它用透明的玻璃,棺材蓋沒有蓋起來,透明玻璃,這已經入殮了,用乾冰,乾冰就是大概一天要去換個一次,換乾冰。到了第三天,她的眼眶就青紫黑了。黑了之後,她的兒子就說蓋起來,人死了有什麼好看?蓋起來。蓋起來就一直助念,念到要出殯之前,已經七、八天了,那念得很有感應,那時候大概第十一天要出殯,他們家屬就是再把她翻出來看,他不再給同修看。她兒子掀起來看,看了她的眼眶變成紅色的,很紅潤的,很好看。她的大兒子就把我叫過去,你看你看,館長念佛念這麼多天,眼眶原來是青紫變成很紅潤。我看了也是很不可思議。後來我們老和尚也去看,覺得這麼多人跟她念佛,的確佛力加持很有感應。不然第三天就已經現青瘀色,眼眶那裡都現青瘀色,怎麼奇怪念到第七天反而變成很紅潤,好像生人一樣。

       這個助念,有很多同修都有這種經驗,有些人剛死的時候,生那個病很痛苦,死的時候很難看,現的相都惡相,很不好看。助念八個小時、十二個小時之後,臉色慢慢轉好了。在十幾年前,在圖書館,大概十五、六年前有了,劉居士應該就認識,徐阿純她們鄰居,有一個同修,也是華藏的老同修,她父親往生了,我是沒有去助念,是徐阿純老菩薩她帶同修去給她父親助念。他女兒要回去助念,他們家的兄弟不讓她們念。這個事情是聯合錄音公司林居士告訴我的,不讓她們念。為什麼不讓她們念?她帶了一些居士去又穿著海青,又拿著引磬,大家十來個人去,他們家的兄弟沒有學佛,不讓她們念。她就給她這些哥哥弟弟講,要給他父親助念,剛剛往生要助念,他們不讓她念。

       為什麼不讓她念?他們心裡在想,妳這下給我念下來,不曉得要給我要多少錢?這個我們都碰到過,他沒有學佛,他不知道我們助念是義務的,是不要錢的。他說這一個人不曉得要算多少,帶了這麼多人來,這一下念下來,到時候要付多少錢?他是想到那邊去,所以不讓她們念。後來徐阿純跟他們講,我們來念是不要錢的,而且我們自己帶飯菜來,連開水都不要,我們自己自備茶水。這樣還可以接受,他們就放心給她們念。念了八小時之後,他父親死的時候那個臉很難看,很恐怖的,後來念了八小時,愈念臉色愈好看,念了八小時之後,他們家的兄弟就主動提出要求,請她們繼續念,後來度了他們一家人學佛。所以這個助念也度了很多沒有學佛的人來學佛。這些經驗,我想常常助念的同修應該都有這個經驗。這是第二種,我們人死了,大概三天身體都會變青紫。

       第三膿血,「五臟消糜盡成膿血」,可能經過一個星期以後,慢慢血肉就開始在潰爛了。第四個是絳汁,就是「七竅之中流出臭水」。以前土葬的都是用棺木,像我父親、我祖父往生的時候,就是用傳統的這種土葬的,棺木,賣棺材的老闆,大概三天、五天要去檢查一次,就是那個縫要封緊,不能透出空氣。如果封不緊,恐怕那個汁就會滲透出來。以前聽我父親講,夏天的時候有人死了,以前都是土葬的,抬棺材,它密封的時候那個縫沒有封好,所以抬棺材的,又是夏天,人的肉腐爛得愈快,一面抬,死人的汁一面滴,臭得要命,抬棺材的大家很難受。這是第四。

       第五就蟲啖,就是汁出來之後,慢慢就是我們身體都是蟲,我們早上跟大家講,佛給我們講我們身體都是蟲聚集的,蟲就是吃這個肉。一般我們是看不到這種景像,除非這個人死了沒有人埋,就屍體暴露在外面。但是戰爭的時候,或者是有一些重大災害,可能來不及埋,就會看到這種情況。像以前我父親,他年輕的時候被日本徵召到南洋新加坡去做軍伕,日本軍隊去佔領南洋,戰爭死了,我聽我父親講,他親自看到軍人死了,沒有辦法去埋,在戰爭。死了,他說死人那個蟲多大?就像我們筷子那麼粗,在身體鑽來鑽去的。這個蟲啖,「處處鑽齧臭不可近」,就是蟲吃這個屍體,這個蟲從自己身體生出來的。第六是筋纏,肉被蟲吃光了,「肉已鑽空惟存筋骨」,就是筋,我們身體這個筋,就像繩子一樣披在骨頭骨架上面。第七骨散,「筋復爛完骨散在地」,最後連筋也都爛光,爛光因為骨頭都靠筋把它網住的,那個筋已經爛光了,那個骨頭就散開了。

       第八燒焦,這是我們一般講火葬的,「被火燒焦形狀可惡」,燒的時候那樣子就不好看。我們現在這種火葬場燒屍體都是密封的,我們外面都看不到的。如果到尼泊爾去,現在他們還是以前那種傳統的,大家如果看過電視,兩隻腳露在外面,露天的,然後下面放個柴火就在那邊燒,在尼泊爾現在還有。如果要去看燒死人現場看,那可能要訂飛機票到尼泊爾去看,那邊還很多。這是燒焦。最後枯骨,「日暴雨侵僅見枯骨」,最後不管是燒的,或者是土葬的,都是剩下白骨,枯骨。這是九想觀,觀想我們這個身體到最後就是這樣。

       現在一口氣在,怎麼打扮看起來很漂亮,但是佛勸我們,要想人死了之後身體就是這樣。前面給我們講不淨觀,不淨觀就是說人還活的時候,你就要去觀察我們身體都是不乾淨,這個身體裡面裝著大便小便,五臟六腑腥臊難聞,味道很不好聞,夏天流汗,不洗澡就有味道了。特別吃素的人還比較好一點,吃肉的人那個味道更難聞。所以西洋人他們都有體臭,西洋人很重視那個香水,聽說西洋人身體灑香水是一種禮貌,你不灑香水,你那個臭味給人家聞到,對人家很不禮貌,西洋人他們很重視香水,身體要噴那個香水。有一年我到美國達拉斯去打佛七,那個時候早年,大概一九九一的時候,十九年前。那時候到美國打佛七我們都要轉機,從台灣坐到美國,我們不是坐到洛杉磯就是從舊金山轉到達拉斯,加州到德州飛機還要飛三個小時。坐台灣的飛機都是台灣的人,中國人多。到美國去坐AA的飛機,美國飛機都是洋人多。

       有一次老和尚跟我們坐同一架飛機,我是帶團去的,很多同修大家坐在一起,團體票的。老和尚他是個人票的,他跟館長是個人票,所以劃的位子就不一樣,他跟洋人劃在一起。老和尚(師父)說要跟我換位子,我說怎麼師父要跟我換,是不是我這個位子比較好?師父說跟我換位子。我的位子旁邊就是台灣的居士同修,我們是團體票的。後來悟德師來講,師父要跟你換位子,叫我過去,師父要坐我這個位子。結果我一過去,那個位子原來都夾在洋人的中間,我想奇怪,這個位子就是跟洋人坐而已,有什麼差別?師父叫我換我就換了。我一屁股就坐下去,我就一直在想師父為什麼要換?結果坐了之後,過了五分鐘我才知道說師父為什麼要跟我換位子,原來旁邊那個洋人身體散發出來的味道真的不好聞,那個狐臭味很難聞的,我說原來是這樣。我說怎麼師父坐的位子好好的,為什麼要跟我換?原來就是這個樣子,我後來才明白。所以你看,吃羊肉、牛肉那個腥臊味特別重,身體散發出來特別重,人還沒有死就臭了,不要等到死。

       所以佛勸我們修不淨觀,你不要去執著這個身體,這個身體是虛妄的,暫時借我們使用的,你不要去執著它。這裡給我們講,「想到此身結局將來畢竟如斯,試問一片淫心淡否?」這是教我們修這個對治我們的淫心。這是九想觀。

       下面是講「邪淫十罪」,「一常慮彼殺,二夫婦不睦,三惡增善減,四妻子孤寡,五財產日耗,六惡事被疑,七親友誹謗,八廣結怨家,九死入地獄,十妻不貞良。」造了邪淫的業有十種罪報。這個罪報不是講三惡道,三惡道是更苦了。這講我們現前在這個世間,人還沒有死,就會有這些花報現前。第一個是常慮彼殺,常常憂慮被人殺害,心裡常常有這個恐懼。第二個夫婦不睦,邪淫,夫妻就肯定不和睦。這是我們現在講,夫婦如果有一方有外遇,這個夫妻的關係恐怕就無法再維持下去,很可能就要鬧離婚了。所以現在我們看到這個世界上,離婚率是愈來愈高。在中國古時候,離婚這個事情是天大的事情,如果不是犯了很重大的錯誤,是不會輕易要離婚的。現在離婚好像很平常,幾乎我們遇到的人,好像不離婚的反而覺得比較少,聽到離婚的、離過婚的好像很多,而且是愈來愈多。這個方面跟邪淫有關係,跟邪淫這個關係是有密切關係。

       其他的因素就是現在的人不學《弟子規》,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知道仁義道德。現在夫妻不睦,實在講也是必然的。夫妻能夠白頭偕老,能夠相處一生,這個大概都是過去生結了好緣。如果過去生結的緣不好,這一生又沒有學習聖賢的教育,在現前的時代這個婚姻要維持一生真的也很不容易。為什麼?因為現代人他的婚姻,他不是基於道義,而是基於貪愛,彼此喜歡,這樣來結合的。剛開始的時候比較新鮮,剛開始結婚好得不得了,但是慢慢彼此發現對方的缺點了,缺點慢慢暴露出來,愈看就愈不順眼。還沒有結婚談戀愛的時候,都沒有看到這些缺點,只看優點;結婚之後,只看缺點,不看優點。

       所以蔡老師在講《弟子規》,在海南講《弟子規》,他說夫妻婚姻要維持和睦,都要看對方的優點,不要看缺點。他說台下就有一個女眾站起來給他講,她說她先生一個優點也沒有,只有缺點沒有優點。後來蔡老師就講了,他說我真佩服妳,甘拜下風,妳先生一個優點都沒有妳竟然敢嫁給他。這就是我們現實社會,這些狀況非常普遍。真的現在不學《弟子規》,真的夫妻要維持婚姻也很不容易。古人他的婚姻能夠白頭偕老,他是維持在一個道義這個基礎上,知道說夫妻的結合要盡到義務,道德仁義。不是說今天看到她很漂亮,像花一樣,很喜歡,明天生病了變黃臉婆就不要了,這就不是道義,這就沒有講道義,這樣的婚姻就很容易破裂了。古人他講道義,在《文昌帝君陰騭文》也有一個公案,「不棄瘋女」。他的太太娶到的時候,娶到這個太太,發神經瘋了。但是古人他講道義,我既然娶了,她有神經病他也不給她休,就是不離婚。後來因為他這種善心,瘋女生的兒子竟然做大官。

       大概在二十二年前,我在台北華藏圖書館,也有個同修,是鄭居士,他介紹的一個周居士,周居士也往生了。他一個女兒是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在木柵那裡,現在改大學,以前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他這個女兒長得很高挑、很漂亮,當時是他們學校的校花,很多人要追求的。有一個在台北市專門接骨的,聽說他們祖傳接骨的很厲害,你骨頭碎了、散了他們一接就好了,不用開刀,當然他們錢也賺很多。他的兒子也學了這個技術。追求到周居士他女兒了,被他追到了,追到之後訂婚。訂婚沒多久,還沒有結婚,大概訂婚幾個月,有一次他未婚妻身體不舒服,去醫院檢查發現有子宮癌。子宮癌發現之後,這個時候醫生說要開刀,子宮癌開刀,子宮開刀整個切除,就不能生小孩。男方的父母又希望有自己親生的這種子孫,自己兒子親生的子孫,又不願意沒有後代。他們就叫她不要開刀,用一般民間偏方去治,後來愈治愈嚴重。後來醫生就給他們講,這個沒辦法再治了,那個病愈來愈嚴重。

       這個病很嚴重,那時候周居士就說,他這個女兒已經跟你們訂婚了,已經屬於你們的人,周居士就說這個女兒就勸他們娶過去。男方的父母不肯,她現在生病他不要,不肯了,他不願意娶過去。長癌症都快死了,男方的父母不願意,不肯。後來周居士說已經訂婚了就算你們的人,就是你們要娶回去了。他說生病了怎麼娶?他們不要了。男方、女方都不要。後來不要送到哪裡?就送到我們圖書館旁邊,現在那個景美綜合醫院,送到那邊來。然後叫我們去助念,他們兩邊都不要,最後我們要給他收拾善後,我們還去給她助念,助念到往生的時候,給她做告別式這些的。這樁事情就是讓我們很清楚看到,他這個婚姻的結合,這當中沒有道義的。如果講道義,他是應該要跟她娶,你已經訂婚了,你應該要跟她娶,不管好不好你都要去接受,講道義是這樣。他不講道義他就不要了。現在的婚姻都是建立在貪欲的基礎上,所以非常脆弱的。古人建立在道義的基礎上,所以他能夠維持一生。因此現在婚姻要維持長久,真的還是要學《弟子規》,學做人處世這個道理。這是講邪淫會造成夫婦不睦,就是會離婚,這是現在非常多。

       第三惡增善減,惡業增長,善業不斷的減少。第四妻子孤寡,妻子兒女就變成很孤單,孤兒寡女。你看現在離婚,妻子跟先生就離開了,所以現在單親家庭就非常多了,單親家庭,這就是妻子孤寡。第五財產日耗,邪淫會讓自己的財富不斷的損耗掉。第六惡事被疑,有些不好的事情總是會被人家懷疑。第七親友誹謗,人家的家親眷屬、朋友會去說是非。第八廣結怨家,這也是會跟人結怨的。第九死入地獄,這是死了以後會墮到地獄。第十妻不貞良,那是來生在地獄罪報受滿了,到人間來妻子不是很好的妻子,不是貞良的妻子,常常會有外遇的,會有這個果報。因為過去生就是淫人妻女,所以來生妻女也被人家邪淫,這是來生的果報。邪淫有這十種罪過,我們要知道避免。

       下面講不邪淫的好處,「不邪淫者能增五種福德,一多人稱譽,二不畏縣官,三身得安穩,四死生天上,五究竟得道。」這五種福德,不邪淫的人就可以獲得這五種福德。第一個是多人稱譽,會得到很多人稱讚,他的名譽就散開,他的名聲就非常好,這個人不邪淫。第二個不畏縣官,官是官府,這就不用畏懼受到法律制裁,所以不邪淫他也不會去畏懼官府。第三身得安穩,身心得到安穩,邪淫身心就是不安穩,特別有邪思的時候身心顯得不安穩,神不守舍,身體也受到損害。現在男女自由戀愛,這個我們就可以很明顯看出來,你看男女在談戀愛的時候,真的身心都不得安穩,身心不得安穩。也是早期,二十幾年前,在圖書館,我這個都親眼目睹看到過,辦大專佛學講座。大專佛學講座年輕的男同學、女同學,那時候我記得是淡江大學,台灣的淡江大學,有一位男同學跟女同學認識了,認識之後常常打電話。有一次到圖書館去,我看他那個電話,心都罣礙在他女朋友身上,電話一來好像聖旨到一樣。我看到也是讓我們旁觀者很大的一個警惕,這是身心不得安穩。所以自由戀愛,好像自己喜歡的人就去愛,然後該怎麼愛就怎麼愛,好像很好。但如果你在旁邊看,實在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實在是很不好,不安穩。

       以前我們在看電影、小說,都是說父母,古時候古禮婚姻是不可以自己去談戀愛的,是不可以,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透過媒人去介紹,父母同意了。媒人介紹他要怎麼相親?就是都不認識,然後女子從哪裡走過去,就給那男的講,你就躲在哪個地方,穿什麼衣服那個你看看,看得怎麼樣?然後再去跟父母報告,跟媒人講。以前是這樣的,媒妁之言。這個事情,古禮,按照古禮的婚姻,他身心就安穩;現在不按照古禮,自由戀愛,感覺是比較自由,自己喜歡什麼樣的自己可以自由選擇。這些小說、電影,我以前也看得很多,也被騙得迷惑顛倒,什麼父母都是很壞的,父母都很壞,都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花花公子,好吃懶做的,都要嫁給那個,嫁過去會很不幸福。然後她愛到一個很窮的,那很幸福。以前我也看電影、小說,被騙得迷迷糊糊的,認為真的就這樣。

       後來我愈看好像愈不是這樣,我看到認識的人當中,都是自由戀愛,都自己找的,父母都沒有做主。他為什麼要離婚?應該都很幸福,自己找的不是應該都找到最好的嗎?怎麼會離婚?好像以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離婚率還比較少,現在自由戀愛怎麼離婚率那麼高?你自己找的不是應該會找到很好的嗎?那怎麼會離婚?我就開始對小說起了懷疑,這小說有問題,事實上不是它講的那樣。後來常常聽經,這個道理也慢慢明白,原來你這個婚姻不管你是自由戀愛也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好,你們兩個人過去生就是有那個因緣。所謂冤親債主,不是冤家不聚頭,那不是父母跟你做主的,都是你們兩個人的因緣。你自由戀愛或人家介紹的都一樣,如果你們兩個人過去生沒有結那個緣那不會結合。

       所以,我們老和尚講經常講,香港光明講堂,壽冶老和尚的道場。這個壽冶老和尚在美國紐約有個光明寺,香港的光明講堂我沒去過,但是我十年前到紐約去,去光明寺,我還跟壽冶老和尚拍了個照片,他那時候九十幾歲,現在已經往生了,我去過他的光明寺,但是沒有去過香港的光明講堂,去過紐約的光明寺。我們老和尚講經常講,香港的光明講堂它有一副對聯,上聯是寫著,「夫妻是緣,有善緣,有惡緣,冤冤相報」;下聯是寫著,「兒女是債,有討債,有還債,無債不來」。夫妻兒女就是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就四種緣來結合的,如果你沒有這四種緣不可能做一家人。我們仔細看,那的確是這樣。這一副對聯是在香港光明講堂的對聯,我聽老和尚講經講了很多遍,所以印象很深。

       我到紐約的光明寺我看它那對聯,對聯上聯是寫著,「有人說法龍天喜」,下聯寫著,「無人說法鬼神愁」。有人講經說法,龍天都歡喜;如果沒有人講經說法,鬼神都很憂愁。在紐約的光明寺它的對聯,我去看是這副對聯。香港光明講堂的對聯是「夫妻是緣,有善緣,有惡緣,冤冤相報」,下聯是「兒女是債,有討債,有還債,無債不來」。這就是講到真話,事實真相了。所以現在那些小說講的都不正確的,不要相信那些。現在要相信還是《弟子規》,那才是真的。不要相信小說講的,你們兩個自由戀愛就好得不得了,好得不得了為什麼離婚那麼多?應該都不會離婚,白頭偕老才對。不邪淫有這個好處,身得安穩。

       第四死生天上,死了以後就往生到天道去。我們念佛人修西方淨土的,我們把善業的功德迴向求生西方淨土,臨終就能幫助我們穩穩當當的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這個死生天上。第五究竟得道,究竟得道就是你將來會證果,證阿羅漢果、證菩薩的果位,成佛,究竟就是講到成佛。有這五種福德。

       下面是講,不邪淫有五位善神保護,「不邪淫者能得五善神侍衛,一名貞潔,二名無欲,三名淨潔,四名無染,五名蕩滌。」這五位善神的名稱,持不邪淫這條戒就有五個善神來保護我們,讓我們消災免難。這是把戒淫殺,戒淫,我們就大概跟大家學習到此地。

       下面講戒殺,我們昨天跟大家學習到「或買物而放生」。在《俞淨意公遇灶神記》這個「戒淫殺口過」,戒淫接下來就是戒殺了,戒殺在《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這句是「或持齋而戒殺」。我們前面講放生,這一段是講到持齋戒殺。它這裡的持齋要跟大家說明一下,跟我們老和尚講經常講的,根據《戒經》講的,齋的意思有點不同。在八關齋戒、在沙彌戒、比丘戒,過中不食稱為齋,齋它不一定吃素,但是一定要過中不食,過了中午,不是過午時,是午時的當中,超過了就不能吃。古時候印度出家人他並沒有吃素,但是不殺生,托缽。像現在泰國、斯里蘭卡,包括日本,這些出家人都沒吃素,但是不殺生,不吃活的。所謂吃三淨肉、吃五淨肉,不見殺、不聞殺、不為我殺,吃三淨肉。古印度還吃到五淨肉,五淨肉就是三淨肉再加上,動物吃剩下的,好像老虎吃鹿、吃羊,牠吃飽了,剩下的你撿回來吃。另外就是動物自己死的,自己自然死亡的,撿回來吃。大概這兩種現在沒有人敢吃,大家怕不衛生,沒有人敢吃。出家人他並沒有吃素,但是他持齋,就是過中不食。

       在二OOO年的時候,泰國淨宗學會李會長,那時候還沒有成立,一九九九年他到新加坡去找我,後來請我到泰國去,幫助他們成立泰國淨宗學會。那次他們招待參觀泰國的寺院。寺院的出家人一大早就去托缽,他們寺院沒有請我吃飯,為什麼?因為他們托缽托回來都是魚肉,他們知道我們中國的出家人都吃素,他們沒有吃素。但是他們托缽,晚上就不吃,過中不食,持齋,八關齋戒、沙彌戒、比丘戒都有這一條,包括菩薩戒也有。此地講的持齋,《文昌帝君陰騭文》這個持齋,它是吃素,並不是晚上不吃,是吃素,針對吃素。所以講或持齋而戒殺,這點《文昌帝君陰騭文》重點勸人吃素。

       我們來看這個「發明」,「勸人戒殺,猶或相信;若言持齋,未有不以為迂矣!不知天下唯其有食肉之人,所以有殺生之人;亦唯其有殺生之人,所以有食肉之人,二者相為勾引。世人只緣習見習聞,所以不知不覺。」我們先講這一段,這一段勸人家不要殺生,猶或相信,勸人不要殺生還有人會相信。若言持齋,未有不以為迂矣,如果勸他不要殺生,再勸他你要吃長素,吃素,有些人以為這是迂談,好像不容易接受。像我父親晚年他戒殺,以前年輕,以前早年的時候,殺生,自己養雞養鴨都自己殺,養豬是賣給人殺。到田裡抓泥鰍,以前我小時候跟我父親去抓,用水桶去抓泥鰍,那個泥鰍都是活的。然後我父親就用油鍋燒得熱熱的,活活的泥鰍就往鍋裡丟,我父親說這個味道才新鮮,炸起來吃。以前跟我父親吃肉殺生,這業造得不輕,所以我常常生病。《地藏經》講,「若遇殺生者,說宿殃短命報」,多病短命的果報,業因從殺生來的。

       到晚年,我學佛了,勸我父親就不要再殺生。不殺生,他也親自看到我姑丈的事情。我有個姑丈,他曾經發了一個願,是我大表哥小時候很難養,常常生病,他就到神廟去許個願,他說我這個大兒子如果能夠養大成人,能夠結婚,我就殺一隻豬公來答謝神明。然後我大表哥三十歲那年,經過媒人介紹,訂了婚、結婚。我姑丈在結婚前一天,他就真的去買一隻豬自己殺了,然後答謝神明,請我父親去。結婚前一天,就請我父親下去給他請客,住在內壢。第二天我大表哥結婚,辦了幾十桌的宴席,我姑丈就一桌一桌去敬酒,酒敬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他昏倒在地口吐白沬。送到台北馬偕醫院,第二天下午就往生,就死了。我父親看到這個情況,他回來給我講,以後我做生日不可以殺豬公。你那姑丈,他親眼目睹看到的,前一天辦喜事,後一天辦喪事。我那表嫂也很倒霉,人家一定會認為說這是剋星,媳婦娶進來,她的公公就被她剋死了。其實是他造的業,我父親他親眼看到,就是殺那隻豬的。他不殺那隻豬,可能還不會死那麼快。後來我父親接受不殺生了。我就說吃素。吃素,他說吃早上,早上那一餐,還有農曆初一、十五,其他還不行,其他他還得吃肉,但是吃三淨肉他接受了。我說這樣也比以前有進步,也好多了。所以勸人戒殺還有很多人會接受,吃素接受的人就比較難。

       下面給我們講,不知天下唯其有食肉之人,所以有殺生之人。為什麼有人去殺生,殺那麼多?因為很多人在吃,他有生意他可以賣。亦唯其有殺生之人,所以有食肉之人,也是有殺生的人,吃肉的人他才有肉吃。二者相為勾引,這兩方面都有因果的,互相勾引的。世人只緣習見習聞,所以不知不覺,世間人就是造這個業,常常看到、聽到,所以沒什麼感覺了,覺得吃肉很平常的,大家都這麼吃,中國、外國都一樣。如果你不吃肉,人家反而覺得你怪怪的,他沒有感覺。

       下面給我們講,「假令每日天將曉時,各得神通天眼,親見無量無邊屠戶,手執利刀,將一切豬羊牛犬,捆縛在地,加以極刑。爾時,一切物類,大聲疾呼,魂飛魄戰,號天而天不賜梯,掉地而地不借孔。瞬息之間,尖刀盡斷其喉;瞬息之間,尖刀盡入其腹;瞬息之間,熱血盡從刀縫噴出;瞬息之間,沸湯盡從刀縫注入。由是注目,則如熱釘烙眼;注背,則如沸鐵澆身;注舌,則如烊銅灌口;注腹,則如滾錫纏腰。此時一切物類,因痛極而緊閉其目,因痛極而漸低其聲,因痛極而百骸俱為伸縮,因痛極而五臟盡若牽抽。俄而,閻浮世界,幾萬萬生靈,頭足異處,骨肉星羅。積其屍,可以過高山之頂;收其血,可以赤江水之流;覽其狀,慘於城郭之新屠;聽其聲,迅於雷霆之震烈。如是所造無量兇惡,其端皆為吾等食肉所致。然則食肉之招報,亦不小矣。」

       這個一大段是給我們講,我們這個世間現在就更多了。這是清朝的時候,那時候都是人去屠宰的。現在用電動,每天宰殺的數量比清朝那個時候不曉得多幾百倍。不要說到清朝,我小時候我記得我們家窮,過年過節才有魚肉可以吃,平常吃不到的,過年過節才有魚肉可以吃。現在好像天天吃雞吃肉,天天在過年,你看麥當勞、肯德基,那炸雞一天要賣多少雞?天天有人吃。以前沒有,以前是過年過節才有。這裡講如果你得到神通天眼,你就會親自看到無量無邊屠戶,這個世間每天都手執利刀,將一切豬羊牛犬捆綁在地,動物被綁起來要被殺,跟人一樣大聲疾呼。人要被人家殺都會喊救命,那個人要殺我們的時候,我們會嚇得魂飛魄散。但是動物被綁起來,叫天,天也不能賜個樓梯讓牠爬上去;掉地而地不借孔,在地上,地上也沒有洞可以鑽進去,跑不掉。瞬息之間,尖刀盡斷其喉;瞬息之間,尖刀盡入其腹;瞬息之間,熱血盡從刀縫噴出,刀一進去血就噴出來。瞬息之間,沸湯盡從刀縫注入,殺了之後用水去滾、去煮。刀縫,我們想看看,我們如果被刀割一個傷口,然後用開水燙下去,你那個感受,你就可以知道那些動物被殺了之後再去用開水燒那種痛苦。

       沸湯就從刀縫注入進去,注到眼睛,眼睛如熱釘烙眼;注到背,就像沸鐵澆身,好像鐵燒成汁澆到身上;注到舌頭,如烊銅灌口;注到肚子,就如滾錫纏腰。這個時候一切物類,因痛極而緊閉其目,痛得受不了了,眼睛閉起來;因為痛到極苦了,那個聲音,號叫的聲音,也漸漸沒有了,漸漸低了;因為痛到極處,所以百骸就伸縮,身體就收縮起來;因為痛極而五臟盡若牽抽,痛得五臟好像被抽、被牽起來。俄而閻浮世界,幾萬萬生靈,頭足異處,骨肉星羅,沒有多久,整個我們這個地球,這個世界有幾萬萬的生靈頭跟腳都分家,骨肉星羅,骨、肉很多。積其屍,可以過高山之頂,如果把我們這個地球上所有動物屍體,每天宰殺的,把它堆起來,恐怕比山頂還高了。收其血,可以赤江水之流,把動物被宰殺流出來那個血,都把它收起來倒到江河裡面,整個江河都變成紅色的血水。

       覽其狀,慘於城郭之新屠,你看到動物被殺的一片這種情況,那個悽慘比我們世間戰爭被屠城宰殺那個更慘!去年我在山東海島金山寺做三時繫念,早上的時間,有一天早上有個空檔,開義師、開懷師載我到市場去買菜。那個時候好像快過年,利用上午沒有做法會的時候去市場,去那邊他們去買菜。我在那邊看,我跟開懷師在那邊看,看到旁邊賣雞的一個年輕人,一隻雞抓來一割丟到桶裡面,一割丟到桶裡面,開懷師給我說,不要看、不要看,那不曉得割多少?我們想一想,一個小縣城殺的就那麼多了,你說全中國、全世界那一天殺多少?真的就像這裡講的,你沒有去想沒感覺,你一想真的就是這樣。所以覽其狀,慘於城郭之新屠。聽其聲,迅於雷霆之震烈,聽到動物被宰殺那種慘叫聲,就像我們聽到打雷,雷霆,被雷所震到肝腸寸斷要裂開的樣子。如是所造無量兇惡,其端皆為吾等食肉所致,所造的殺生惡業那個開端,都是我們為什麼原因去殺生?因為我們人想要吃肉,所以造這個惡業。然則食肉之招報亦不小矣,不要看這個吃肉,吃肉招受到的果報也不小。

       「萬一此種物類,宿世曾為吾之六親,將若之何?曾為吾之眷屬,將若之何?不然,未來世中,或為吾之六親眷屬,將若之何?更不然,吾之他生後世,同於此種物類;或吾六親眷屬之他生後世,同於此種物類,又若之何?」這是動物跟我們生生世世互為六親眷屬,我們設身處地去想,我們現在吃的都是過去或者來生這些家親眷屬,想一想都吃到自己的家親眷屬,那怎麼辦?改頭換面都不認識。這是從這方面去想。下面講,「諺云:一日持齋,天下殺生無我分。若一日不持齋,則天下殺生有我分矣。可不懼哉?」一日持齋,就是你吃一天的素,今天這個世界殺生的業跟你沒有關係,如果我們今天吃了就有這個共業在。一日不持齋,那天下殺生我都有一分在;如果你今天一天持齋,殺生就沒有我們的分。所以共業當中有別業。可不懼哉,這怎麼不恐懼?殺業後面有因果的。

       下面講,引用經典的經文給我們講。「據經典所云,將來過六千年後,人壽十歲時,有刀兵災至。一切眾生,自相殺害,地所生草,利如鋒刃,觸之即死。過七日七夜,其患方除。佛言:從饑饉刀兵死者,皆入惡道;從疾疫死者,多生天上。何以故?以有疾病時,但相慰問,無有毒害屠殺,及相爭相奪之心故。」這段引用經典給我們講,將來我們再過六千年,這個時候我們這個地球人類壽命,平均壽命是十歲。我們現在平均壽命是七十歲,佛出現在世的時候平均壽命是一百歲,過一百年減一歲,佛滅度到我們現在是三千零三十幾年,所以我們現在人壽大概平均是七十歲。再經過六千年就減掉六十歲,人壽命減到最低的十歲,那個時候就有刀兵至。那個時候刀兵至是什麼?一切眾生自相殺害。連地上生出來、長出來的草,那個草都像刀一樣,都能夠殺死人的,所以那個草觸之即死。這樣的刀兵要過七日七夜,其患方除,人大概死得差不多了。人受到這麼極端的痛苦,慢慢再省悟過來,慢慢再斷惡修善,壽命再從減劫回到增劫,過一百年再增加一歲,過一百年再增加一歲。我們現在是在減劫的時期,大家一直造惡業。

       佛言:從饑饉刀兵死者,皆入惡道,從飢餓戰爭死的人大部分墮惡道。因為戰爭什麼?互相要把對方殺死,要對方死,要殺死對方。饑饉,沒有吃的去搶,也是殺人。在戰爭死的人大部分墮惡道,為什麼?他惡心起來,總是想盡辦法殺死對方,死了之後,不管戰勝或戰敗,這殺心都墮三惡道。所以戰爭打贏了不要高興,打輸了很慘,打贏也不要高興,死了都墮惡道,殺的人太多。從疾疫死的,疾疫就是從傳染病死的,得傳染病死的人,大部分都生到天道去了。為什麼得傳染病死的會生天道?因為人生病互相都有同情心,互相幫助,互相安慰,他這個心是善心。所以得傳染病死的大部分就生到善道,臨終的時候他的善心所起現行,互相關懷。這是佛經上講的,無有毒害屠殺,相爭相奪這樣的心;戰爭、饑饉,他有殺害眾生的心,所以果報就不一樣。

       「《婆沙論》云:若一日一夜持不殺戒,當於來世中,決不遇刀兵災。」如果一天一夜持不殺戒,這是八關齋戒,或者是五戒,或者五戒你就先持這條戒。五戒可以分開持的,第一條是不殺,這條你先修,先修這一條,你一日一夜持不殺戒,來生來世不會遇到戰爭。所以在戰爭,遇到戰爭、戰爭死的,都是過去生殺生這個果報。「下附徵事九條」,下面給我們講九個公案。

       第一個就是「怨親顛倒」,這是《法句喻經》講的。「舍衛國有婆羅門,富而慳貪,每逢食時,堅閉其戶。一日烹雞作饌,夫婦同食,中間夾坐一小兒,數取雞肉納小兒口中。佛知此人,夙福應度,乃化作沙門,現其人前。婆羅門見而怒曰:道人無恥,何為至此?沙門曰:卿自愚痴,殺父娶母,供養怨家,如何反謂道人無恥?婆羅門問故,沙門曰:案上雞者,是卿前世之父,以慳貪故,常墮雞中。此小兒者,往作羅剎,宿生常被其害,以卿夙業未盡,又欲來相害耳。今此妻者,乃卿前世之母,以恩愛深固,還作汝妻。此種輪轉,愚人不知,惟有道人,了了皆見。佛於是即現威神,令識宿命。婆羅門懺悔受戒,佛為說法,得須陀洹道。」

       這是《法句喻經》裡面的經文。舍衛國,在佛陀時代,有一個婆羅門很有錢,但很慳貪,每次吃飯的時候門都關起來。有一天煮這個雞來吃,夫妻共同在吃,中間就是他的小兒子,夾雞肉給他小兒子吃。佛知道這個人得度的因緣到了,就變化一個沙門到他家。婆羅門看到就很生氣,沙門怎麼突然來到我家?說這道人怎麼這麼無恥,沒有請你就到我們家來?沙門就給他講,他說你自己愚痴,你現在幹的事情是什麼?殺父娶母,供養怨家,反而說我這個道人無恥?婆羅門就問什麼緣故?沙門曰:案上雞者,是卿前世之父,他說你現在在吃那個雞,就是你前生的父親他投胎來做雞,你這一生不認識,給牠殺來吃,因為你父親前生慳貪,所以墮在這雞當中。此小兒者往作羅剎,你這個小兒子過去生就是羅剎,常常害你,因為你夙生惡業還沒有盡,他這一生投胎到你家來,又要來害你。今此妻者,乃前世之母,你現在這個太太過去生是你的母親,因為你們母子恩愛太重,這一生投胎又來變成做你的妻子。此種輪轉愚人不知,唯有道人了了皆見,這個世間愚痴的人他不知道,只有得道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佛跟他講完這些話,就現威神,讓他知道自己過去生的宿命。婆羅門這時候覺悟了,向佛懺悔受戒,佛為他說法,他就得須陀洹道,證得須陀洹果。

       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做一個分析。「(按)都提之父,作狗於其子之家,盜取盤中食。」這是詳細記載在《中阿含經》。「旃檀之父,乞丐至於子之門,被閽人毆折一臂。世間極駭異之事,正世間極平常之事。所以一切有命之物,概不可殺。」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說明,都提之父,作狗於其子之家,都提他的父親投胎做一條狗,投胎到他兒子的家裡。這個狗盜取盤中食,狗去偷吃他們家的東西,但是狗前生就是他的父親。旃檀之父死了以後投胎做乞丐,到他兒子門前去要飯,他兒子不認識,不知道,不知道是他過去世的父親,被看門的人把他胳臂打掉一隻。這個世間讓人聽到很驚駭的事情,有宿命通的人看起來很驚駭,但是我們世間人看起來是很平常,這些事情常常發生。但是不知道發生這些事情往往都是自己過去生自己的父母、六親眷屬,一轉世,隔陰之迷,都不知道,不認識了。所以佛才給我們講,一切有命之物概不可殺,就是凡是有生命的都不可以去殺害,跟我們都有密切關係的。

       下面第二個公案講「餓狗示報」,這是出在《冥祥記》,這公案是發生在中國,劉宋是南朝,南北朝時代。「劉宋沙門竺慧,新野人,住江陵四層寺。永初二年卒,弟子為設七日齋供。圓滿之日,有僧道賢,見慧在房前,衣服不異平時,謂賢曰:君猶不能斷食肉乎?吾正坐食肉,生於餓狗地獄。道賢懼,未及答,慧復言:君若不信,試看我背後。乃回背示賢,見三黃狗,形半似驢,眼光如炬,有齧慧之狀。賢驚呼,其形遂滅。」這是講《冥祥記》記載的一個公案,這公案發生在中國南朝劉宋這個時代,有一個出家人他的法號叫竺慧,永初二年的時候死的。他的弟子為他設七日齋供,就是修這個福給他迴向,供齋修福。

       圓滿這天晚上,有一個僧人叫道賢,看到竺慧僧人在他房子面前,在他住的房子面前。衣服不異平時,衣服跟他在生平時穿的沒有兩樣。竺慧就給道賢講,謂賢曰:君猶不能斷食肉乎?就跟道賢講說,你現在還不能斷吃肉,還在吃肉。他說我生前就是吃肉,現在死了之後,往生到餓狗地獄去。道賢聽到竺慧跟他講他就很害怕,心裡就產生恐懼。未及答,還沒有來得及答覆,慧復言,竺慧又講了,君若不信,他說如果你不相信,你就看看我背後。他就回頭往背後給道賢看,道賢看到竺慧背後有三條黃狗,三條黃狗的形狀有一半像驢一樣,那狗的眼光就像火炬一樣,有咬竺慧那個樣子。道賢看到就驚呼、驚叫,他一叫那個現象就不見了。這是《冥祥記》餓狗示報的一個公案。

       周安士居士按這個公案給我們說明。「在俗之人,尚當堅持齋戒,況號為衲子,而猶如是乎!其得現形以垂炯戒者,未始非七日齋供之力也!」這個說明,就是世間在家人,在家學佛的居士,都還應當要持齋戒,很多居士都吃長素,何況出家的衲子,衲子是出家人,何況出家人都還不吃素,還吃肉?現在中國的出家人大部分都是吃素了。外國的出家人是還沒有吃素,像泰國、斯里蘭卡,包括我們到日本,日本這些出家人也沒吃素。所以老和尚二OO四年他去日本訪問,我們就訪問日本寺院,日本的法師吃肉的,我們一起吃飯,他們就吃雞腿,我們吃素食。後來我自己去日本,請中西隨功法師、請土井我都訂素的,不讓他們吃雞腿。我說素的也很好吃,希望他們能夠改過來。道賢能夠看到竺慧來示現,也是得力於他的弟子給他設齋供,七天這個福報的力量,才有這樣的感應。如果沒有,可能也沒這個感應。

       下面這第三個公案是,「一錢薦帝(《隋唐紀事》)。周武帝,好食雞卵,時有名拔虎者,為監膳儀司,有寵。至隋文帝時,猶為監膳。開皇八年,暴死,因胸前暖,未即殮。過三日,忽甦云:吾欲面至尊,為武帝傳說。文帝知之,即召見,輿人負之入,云被攝至冥,見周武帝先在,冥王問吾曰:汝為帝作食,共食白團幾何?余不知白團為何物,左右以雞卵對,余惘然不知其數。」這一段是講周武帝,這是南北朝時代的,這個公案是《隋唐紀事》。周武帝很喜歡吃雞蛋,當時有一個人名字叫拔虎,他是專門做飯菜給周武帝吃的,周武帝對他很好。到了隋朝隋文帝的時候,拔虎他也是在皇宮裡面做監膳,在廚房。到了開皇八年暴死,拔虎突然就死了,因為他胸前還暖暖的,還有溫度,所以就沒有給他入殮,胸口還溫溫的。

       他死了三天又醒過來了,醒過來他就講,吾欲面至尊,至尊就是要見皇帝,要見隋文帝,他說要為周武帝傳達,他死了以後在陰間的事情。文帝知之,即召見,隋文帝知道這個事情,就召見他入宮去見他。人家就用轎子給他抬進去,輿人負之入。進去見到隋文帝,他就給隋文帝報告,他說他死了被人抓到冥室,抓到陰間去,看到周武帝在那個地方。冥間的冥王,閻羅王問吾曰,他說閻羅王問我,你為周武帝做吃的,周武帝他一共吃了多少個白團?他聽到白團,他不知道什麼叫白團,旁邊左右有人就給他講,白團就是雞蛋。拔虎說做了那麼多,他也不知道周武帝吃了幾顆,惘然不知其數,不知道那個數量。

       「王曰:此人不記」,閻羅王說這個人他記不得了,「當須出之」,閻羅王說應當把它拿出來看看,到底他雞蛋吃了多少顆?「帝慘然不樂」,看到周武帝就很憂愁。「忽見庭前有鐵床,並獄卒數十人,時帝已臥在床上矣。」他就看到周武帝在庭前有鐵床,還有獄卒數十個人,看到周武帝已經臥在鐵床上面了。看到「獄卒以鐵梁壓帝,兩肋裂開,有無數雞子迸出,俄與床齊,帝大稱苦。」用鐵梁,用鐵的東西,壓到周武帝兩邊兩肋,這就是兩手下面,這兩肋壓下去,壓下去就看他兩邊兩肋有很多雞蛋從那蹦出來,蹦出來的雞蛋很多,一下子就跟那個床一樣高了。帝大稱苦,周武帝大叫痛苦。

       「呼吾告曰:寄語大隋天子,所有倉庫玉帛,昔年亦吾儲蓄,我今為滅佛法事,受極大苦,可速為我作功德。於是文帝下詔,令天下人各出一錢,以資冥福,且命錄其事於史。」周武帝大就叫痛苦,就叫拔虎,告訴他,他說你回去陽間,把看到這個情形轉告大隋天子,那個時候已經到隋朝隋文帝。他說他生前做皇帝,他倉庫的玉帛,裡面這些財寶,也是過去他儲蓄的,現在國庫裡面也是他儲蓄的。我今為滅佛法事,受極大苦,因為在中國三武滅佛,周武帝是其中一個,他那個時候在做皇帝的時候毀滅佛法,在陰間受極大苦,受到很大的痛苦,告訴拔虎,趕快為他做功德。他把這個事情報告給隋文帝,隋文帝就下令,天下的人每個人出一錢,一錢就很少,就像我們現在講一塊錢,以資冥福,就是修福迴向給周武帝。且命錄其事於史,而且隋文帝命令記錄這個事情,記錄在史記裡面,發生這個事情記在史記裡面。這是周武帝的公案。

       「(按)武帝之滅法也,其毒遍流於天下,故其追薦也,亦當遍及於天下。迨至盡天下而代其懺悔,其罪自然消亡矣。」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說周武帝他在生的時候不護持佛法,反而要來毀滅佛法,他這種做法,其毒遍流於天下,他破壞佛法,因為我們要知道,政府皇帝他帶頭來破壞佛法,他的影響力很大,因為全國人都會受他影響的,所以其毒它就遍於天下。所以要給他超薦也要遍及於天下,等到天下的人大家都出錢為他來懺悔,他的罪自然就會消亡了,罪業就才能消得掉。

       下面舉出歐陽公,「昔歐陽公為參政時,兼譯經潤文使。嘉祐六年閏八月,公夢至一所,見十人冕旒環坐。因問曰:君等非釋氏所謂十王乎?曰:然。又問:世人飯僧誦經,為亡人修福,有益乎?曰:安得無益!公自此爽然若失,深悔從前排佛之謬,於是作為訓子之語,以戒後人。其沒也,誦《華嚴經》之第八卷而逝。噫,天下之為歐公者,豈少哉!」這是講到過去歐陽公,這是歷史上很有名的人,做參政的時候,兼譯經潤文使,在官府做這個官。到嘉祐六年閏八月,歐陽公夢到一個處所,看到有十個人冕旒環坐,冕旒就是以前皇帝戴的帽子,有垂下來的一條一條的,看到有十個人都戴著那個帽子環繞坐著。歐陽公看到,就問這十個人,君等非釋氏所謂十王乎?他說你們這十個人是不是佛經裡面講的十殿閻王?曰:然,十個人回答說是。又問,又問這十個人,十殿閻王,世人飯僧誦經,為亡人修福,有益乎?他說這世間人有親屬過世往生,就是死了,然後飯僧,飯僧就是請出家人吃飯,我們現在講打齋,還有為他誦經,替亡人來修福,有利益嗎?對這個亡人有幫助嗎?這十王(十殿閻王)回答說,安得無益,回答說怎麼會沒有利益?一定有利益。

       公自此爽然若失,歐陽公從那次作夢之後,好像過去做了很多錯誤的事情,現在作這個夢覺悟了。深悔從前排佛之謬,深深懺悔以前排斥佛法這個錯誤的做法。於是作為訓子之語,以戒後人,於是他就把他這個事情做為教訓他子孫的言語,警戒以後的人不能夠輕易去毀謗佛法,佛法裡面講的都是事實真相。其沒也,誦《華嚴經》之第八卷而逝,歐陽公後來懺悔了,認真來學佛,也誦《華嚴經》,他往生的時候是誦《華嚴經》誦到第八卷往生的,所以他往生的瑞相也很好。最後結語給我們講,噫,天下之為歐公者,豈少哉!天下像歐陽公這樣的人不在少數,非常多,就是不認識佛法就去批評毀謗佛法,這樣的人也很多。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先學習到此地。下面還有幾個公案,我們明天再來學習,我們今天就先學習到一段。我們來念佛迴向。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1727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投稿邮箱:admin@guoloujia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