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法師主講《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八集)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  悟道法師主講  (第八集)  2010/10/8  澳洲雪梨淨宗學會  檔名:WD19-023-0008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諸位同修,大家上午好,阿彌陀佛。我們昨天晚上講到《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第一大段「惜字,放生,戒淫殺口過」,我們講到戒殺。戒殺這一段是《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講到「或持齋而戒殺」。在《遇灶神記》簡單給我們講「戒淫殺口過」,也就是戒淫、戒殺、戒口過。我們昨天講到持齋戒殺這樁事情,這是俞淨意公在還沒有遇到灶神的時候,他跟同學十幾個人結一個文昌社,結一個社團,依照《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這些教導來做善事。戒殺,當然《陰騭文》裡面講持齋,持齋的意思,跟我們平常聽到淨老和尚在講經的時候給我們解釋齋戒,這個地方有一點不同。我們根據《安士全書》,周安士居士來註解這一句經文,他的註解是給我們解釋,持齋就是吃素,吃全素,我們一般講齋素。齋有清淨的意思。

       我們一般在經典裡面講齋戒,齋是指過中不食,午時,過了中午這個時間就不能再吃東西了,凡是有沉澱物的,包括果汁、牛奶、豆漿,這些都不能再吃。持齋過中不食,他不一定吃素,我們看到現在還有。在古印度佛陀的時代,出家人都是托缽的生活,自己沒有設廚灶。托缽,人家給什麼就吃什麼,所以人家給個肉、給個魚,出家人就吃這個。但是不殺生,托缽都是三淨肉,吃三淨肉,不見殺、不聞殺、不為我殺,吃這個三淨肉。但是過了中午以後出家人就不吃了。到現在南傳佛教國家,像泰國、斯里蘭卡,他們還是實行托缽的制度。但是他們沒有吃素,還有吃魚、肉,吃三淨肉,但是他們過中不食,持齋戒。

       《陰騭文》講的,周安士居士註解比較偏重在吃素這方面。當然這個意義如果延伸,也涵蓋戒律裡面講的齋戒。此地講的偏重在勸人吃長素,吃素這樁事情。素食比肉食,從性質來講,當然素食比肉食要清淨,比較清淨,這從衛生來講,衛生這一方面來講,食物蔬菜、豆類、水果、五穀雜糧這些植物性的食物,那比動物來得清淨,這是就衛生這方面來說明。所以最近,大概兩年前,台灣周泳杉老師他也講了一個光碟,這個題目就是健康飲食,這個光碟講演的內容都是舉出現在科學的數據,來證明素食才是健康的,對我們現在地球的上環保才有真正的幫助,都是提出科學數據來說明、來證明。我們自己要吃齋、吃長素,吃齋素,或者勸人吃齋素,這片光碟很值得我們去看、去了解。自己了解之後,再介紹給親友來看,再勸別人,介紹給親友看。一般不管他信仰什麼宗教,或者他沒有宗教信仰,一般人的觀念,都會重視自己身體健康這方面的問題。這個光碟對大家身心健康就有很大的幫助,因為它沒有涉及到宗教的色彩,純粹從衛生生理、健康飲食這方面提出科學數據來給我們做證明。這我們也值得來提倡。

       持齋戒殺這要真正深入,還得提倡因果,講因果。知道因果我們就知道利害關係。佛為什麼勸我們持齋戒殺?我們不持齋戒殺有什麼不好?持齋戒殺有什麼好處?這個好處就是利益,有什麼利益,壞處就是有什麼損害。自古以來,世間人都是講現實利益,現實的利害關係,大家重視這個。講最現實的,世間人也講不過佛法,為什麼?因果是最現實的,講你切身利害關係的。你不持齋戒殺會得什麼果報,持齋戒殺又會得什麼果報,這當中利害現實的問題,就很重要了。因此佛法出現在世間,要幫助這個世間人斷惡修善,沒有提倡因果教育,幫助眾生是很有限的。提倡因果教育,因果教育能夠普遍的去推行,對社會大眾斷惡修善就會起到很大的作用。這是講吃素戒殺。

       昨天晚上我們也學習到前面周安士居士給我們引用的經典註解,還有公案。吃肉跟殺生它是有連帶關係的。佛勸我們還不能完全斷肉食,先勸我們吃三淨肉,這也是權巧方便,並不是鼓勵我們吃肉,這是權宜的辦法,不是究竟的。為什麼?因為殺生跟吃肉它關係很密切。為什麼那麼多人殺生?殺生殺那麼多?吃的人多。商人做生意他總是為了賺錢,有人跟他買肉他生意就好,他錢就賺得多,所以他殺生殺得多。抓動物、抓畜生他也就抓得多,抓得多、殺得多,他錢就賺得愈多,他是為了這個。如果大家都不吃肉了,都吃素了,他抓來那個賣給誰?頂多他自己吃,他自己能吃多少?這個殺生就減少了,自然就減少了。這個世間的人如果都不吃肉了,大概地球上以後再也沒有人會去殺生,不會故意去殺生。所以吃素跟戒殺它有密切關係。雖然有一些人吃肉他並不是自己親自去殺生,但是間接的殺生,這些殺生的人是為了有人要買肉去吃,所以他才殺。所以這都有因果關係的,吃了這個肉也不是白吃的,有句俗話講,世間沒有白吃的午餐。真的從因果三世六道輪迴來看,真的是吃牠半斤,還牠八兩,真的是這樣。

       我們勸人吃素也要懂得善巧方便。過去我們淨老和尚在講席當中也常常提到,我們對一般初學佛的人,或者沒接觸佛法的人,你要觀察他這個人。一般人你勸他吃素,像剛才講到周泳衫老師講健康飲食,這個提供給他,一般人大部分他比較不會排斥,對你身體健康有幫助,縱然他現在還做不到,他也不至於去反對。給他講因果,這個要比較深入了。你勸人吃素先從為他的身體健康著想,這個一般人他就比較樂意來接受。先不要給他講你現在吃牠半斤,將來還牠八兩,他聽了他就更排斥。可能他吃半斤,你跟他講這句話他更生氣,吃一斤給你看,反而得到反效果。所以我們勸人吃素要有些善巧方便,特別家人還沒有學佛,你要用漸進式的。

       像以前我父親他沒學佛,我們勸他慢慢吃素,都是漸進式的,先勸他不要殺生,先吃三淨肉,去市場買現成的。後來他看到我姑丈殺了一隻豬公去謝神明,第一天娶媳婦,第二天他自己往生了,我父親親自看到,我們就藉這個機會進一步勸他吃素。但是他只同意吃早上跟初一、十五。但是我父親有個好處,他同意了,到這個時候你叫他吃肉,他絕對不吃的,他有這個好處。就是早上吃素,他答應就是吃素,那就不能吃肉。初一、十五吃素,那一整天都是吃素,他是確實去做到。但是其他的時間就不行了,其他時間他還是要吃肉。這就是用一個漸進式,勸人持齋戒殺。

       如果善根比較深的,我們一勸,他可能就完全吃長素了,因為各人的習氣不一樣。像我們家我們幾個兄弟,親兄弟,我大哥跟我小弟他們兩個是沒出家的,但是他們兩個吃素是最早的,我大哥是最早吃的,後來我三哥也比我早吃全素,在家的時候。我父親以前做建築,建築業。在海外我是不太清楚,在台灣做建築業的,真的都是吃喝玩樂。還有很多人就是說我們要應酬,沒有跟人家喝酒吃肉,你就拿不到工作。但是我弟弟跟我大哥他們就是吃素,煙也不抽,酒也不喝,吃素。如果不方便的時候就買兩個饅頭,他也過一餐。但是這些人,請的工人,還有這些老闆、這些廠商,大家都是吃肉喝酒的,很多人都是沒有去吃喝就沒工作了。但是我的弟弟說沒有,我工作做不完,他包的工作,我負責給他做好,讓老闆放心。做不完,找他做的老闆很多,做不完。

       每年歲末,在台灣有個習俗,不曉得在大陸上有沒有?農曆十二月十六號就是尾牙,就歲末聚餐,大部分老闆要請工人聚餐,聚餐也是喝酒吃肉,辦宴席請客,請工人吃飯。我弟弟怎麼做?他就拿錢給大家,他說要辦宴席的、酒席的這些錢就全發給大家。你們自己要吃要喝,你們自己去吃去喝;你不吃不喝,錢你就放著。那些工人大家也很樂意。所以證明了這個事情,並不是說像世間人那個觀念,你沒有去喝酒吃肉就會餓死、會凍死,就沒有工作,就沒人要找你。這個工作還是你認真負責事情給人家做好,人家肯定會找你。如果你一天到晚喝酒吃肉,給人家事情都做不好,人家也不會去找他。關鍵不是在喝酒吃肉,關鍵你在做事有沒有真正給人家做好,有沒有負責。如果你工作做好了,有責任,人家對你信任,他放心。如果不負責任,事情都給人家做不好,做得有頭無尾的,那你喝的酒再多,請客吃得再多,人家工程也不敢給他做,這是一定的道理。因此在世俗有一些錯誤觀念、做法是要改正的。

       我大哥跟我最小的弟弟,因為我們家兄弟五個,我老四,他老五,他們吃素早,都是吃全素的。我是出家那天才開始吃素,出家前一天都還去吃肉,我吃肉的習氣跟我父親養成的,大概過去生吃肉習氣都很重。我大哥、我弟弟他們過去生,根據他們這一生的習氣,我給他觀察,他們大概過去生就吃全素,所以這一生他們遇到佛法馬上就吃素,真的葷腥不沾。所以在建築界的,他們兩個人都被認為是異類,又不抽煙、喝酒,也不吃肉,吃素,大家認為是很稀有的。從佛法,從三世因果來講,你這一生的習氣,你四十歲以前的習氣,跟過去生都有相關,都有關係。我這個吃肉的習氣,大概過去生都吃得很嚴重,這一生也吃得很厲害。

       所以在家裡吃素我是可以,我還沒有說像有一些人一餐沒有肉都吃不下,我是還可以。只是一出去我就吃方便素,反正吃肉比較方便,到處都是可以吃的,吃素要找素菜的比較不好找。回到家裡,我們家裡初一、十五都吃素,這個我也可以適應。但是出去外面,我就沒有這個限制。所以我吃肉的習氣是從小,還有包括過去生的這個習氣,吃肉這個習氣比較重。我大哥跟我弟弟他們大概過去生就吃長素,這一生學了佛馬上就吃全素,有這個不同。我三哥他是一半一半,我二哥他也是出家之後他才吃全素,跟我差不多。所以我二哥吃肉,有時候我們家裡煮素的,他就約我到外面去吃,兩個去吃肉。

       這個講到「或持齋而戒殺」,吃素。吃素有什麼好處?我們剛才講第一個衛生,對身體有幫助。第二個衛性,因為植物的性質都是比較溫和的,除了五辛蔥、蒜、韭菜、大蒜、興渠這一類的,比較刺激性,其他植物類都是很溫和的,從性質上來講,植物的食物是適合我們人來吃的。因為我們人根據生理的構造,我們這個牙齒是平整的,平的,不是尖的,所以根據人類牙齒生理構造,人類適合吃植物性的東西,吃植物。因為人不像虎狼,你看老虎、狼,你看那個嘴巴一張開,又尖又長,那是肉食動物。人類這個牙齒是適合素食,素食的動物。人吃了這個素,對我們人的性情,比較符合人類性情的標準。因為人不是虎狼,虎豹豺狼那個野獸,你看虎豹豺狼都是肉食動物,都很凶狠。如果我們人肉吃多了,那個性情都會被動物影響,就會變成虎豹豺狼,就會受到影響。性情,因為動物的性情,我們在六道裡面看,它是屬於三惡道的畜生道,層次比人低,靈性比人低,我們常常吃動物的肉,就會受動物那個性情的影響。所以我們殺生吃肉多了,將來自己也會墮落到三惡道去,就是這個道理,你會受牠影響。我們如果能戒殺吃素,那我們會提升,不會墮落。所以這第二個衛性,保衛我們的性情。

       第三吃素是衛心,保衛我們的心理,在我們的佛經講,就是養我們的慈悲心。有一些人,過去我年輕的時候,我們家學佛吃素,常常有些親戚朋友,他們就會冷言冷語的給我們講,心肝好就好了,吃什麼素?意思是說你心地好,你是好人好心就好了,就不用吃素了。另外還有人他就特別給我們挑剔,他說某某人吃素的心很壞的,他還舉出來那個吃素心很壞。講來講去,他的理由就是反正就不要吃素,吃肉就好了,他是反對吃素的。似乎吃素的人沒有一個好人,吃素的心都不好才去吃素;他心很好就不用吃素,就可以吃肉,都講這些話。這些話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實際上是沒有道理,你殺生吃肉,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眾生的痛苦上,你這個心算好心嗎?沒慈悲心。這個方面我們要詳細的去理解,可以讀《安士全書.萬善先資》,這個道理都講得很透徹。這些道理了解得愈透徹愈好,縱然我們自己吃素,也會勸親戚朋友吃素,我們明白這些道理,我們可以跟他多做交流,這樣可以自利利他。

       我們今天這堂課,接下來我們再講後面的公案。我們昨天講到「一錢薦帝」,周武帝喜歡吃雞蛋,吃太多了,結果他在生又不護持佛法,又毀滅佛法,所以死了以後到陰間去,閻羅王就判他的罪,閻王就判他的罪。我們今天接下來下面這個公案,「父殺羊女」,這個公案出在《冥報記》。「唐貞觀中,京兆韋慶植,有女早亡,韋夫婦甚痛惜之。後二年,韋欲宴客,買得一羊。其夜,韋妻夢亡女,著青裙白衫,頭簪雙玉釵,泣告曰:兒在生日,嘗私用父母錢財,今作羊身來償父母。明旦當殺,願垂哀救。」我們先講這一段,這段是出在《冥報記》。這個事情發生在唐朝貞觀年間,貞觀是唐太宗當皇帝,他當了二十三年,唐太宗他這個時代是從公元五百九十九年到六百四十九年,距離我們現在一千多年。在這個時候,京兆這個地方有一個人叫韋慶植,韋先生他有一個女兒很早就死了,有女早亡。韋夫婦甚痛惜之,他們夫妻,當然女兒很年輕就死了,做父母所謂天下父母心,哪有不痛惜?當然非常哀痛,非常惋惜,這個女兒早死,死了。後二年,就是他女兒死了兩年之後,韋欲宴客,韋慶植先生要請客。買得一羊,就去買一隻羊,買羊買回來就要殺了。

       在台灣高雄岡山,專門在賣羊肉爐的很多。去年、前年,在山東慶雲海島金山寺,山東那個地方,包括內蒙古,在山東慶雲那裡,在路邊,包括河北、滄州這些地方,路邊都有賣小吃的,一攤一攤的,然後就會寫一張招牌,牌子放在路邊,就寫著吃羊肉現宰的,就是當場殺當場煮給你吃。我從那路邊經過看得很多,有些客人他去吃,他就一隻羊牽出來,然後當場就殺了,有的用煮的、有用烤的。我們現在看到殺羊的這麼多,古時候有這個事情,現在就更多。

       所以韋慶植他買了一隻羊買回家要自己殺,殺來請客。其夜,韋妻夢亡女,韋慶植的妻子,那天那隻羊買回來之後,她夢到她兩年前死去的女兒,在夢中看到她的女兒穿著青色的裙子、白色的衣服,就是上身她是穿白色,下身的裙子穿青色的。頭簪雙玉釵,古人就是頭髮插著簪,有兩支玉釵插在頭上。看到她女兒在夢中,哭泣的告訴她母親,跟她母親講說,兒在生日,她這女兒在她生日那一天,在生的時候。嘗私用父母錢財,私用就偷她父母的錢,偷她父母錢財,自己拿去花了,去花掉這個錢。今作羊身來償父母,她說現在死了之後投胎作羊,要來償還生前她給父母偷錢這個債務,她來還這個債。明旦當殺,她說明天我就要被殺了。願垂哀救,她希望她母親來救她,不要殺她。

       「母驚寤,自往觀羊。見羊半體皆青,項膊獨白,頭上有白毛兩點,宛如釵狀。」她的母親作了這個夢就驚醒過來,自己就跑去她家廚房看,去看那隻羊,他們昨天買回來的,她先生買回來的那隻羊。看到這隻羊身體下半都是青色的,在項,脖子跟肩膀前面這一段,頭到脖子這一段,就那一段是白色的,下面那一段都是青色的。頭上有白毛兩點,有兩點白毛,那兩點白毛就像她夢中看到那兩支玉釵插在頭上的樣子。她看到,知道這隻羊就是她死去的女兒投胎到羊身去當羊,變成羊的身體。她的母親,「即止家人勿殺,而慶植尚未知也」,她就趕快去通知他們家人不要殺這隻羊。但是她的先生韋慶植他還不知道這個事情,她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先生,她還沒有來得及給她先生講。「適賓至,索饌甚急」,剛好客人來了,她先生就很急,索饌就是叫廚房趕快準備,很緊急,人家客人來了,飯菜都還沒有做好。「大怒廚夫。廚夫畏罪,遂取殺之。既而座客皆不食」。韋慶植他不知道這個事情,看到客人來,就很生氣罵廚師,去責備廚師,怎麼到現在酒菜都還沒準備好?這個廚師畏罪,怕主人給他責備,他趕快就把這隻羊抓來殺了。殺了之後,有一些比較早來的客人,有聽到這個信息,聽他夫人講這個羊是她女兒來投胎的。既而座客皆不食,座上這些客人聽到這個信息,大家都不敢去吃這隻羊的肉。

       「慶植問故,客曰:頃所殺羊,遙望乃一少年女子耳。入而詢妻,乃知其故。韋大悲慟,發病而亡。」韋慶植他看到這麼多客人怎麼都不吃這隻羊,他就問這個緣故,你們大家怎麼都不吃?客人就講,剛才你殺的羊,我們進來遠遠的看,我們不是看到一隻羊,是看到一個少年的女子,是一個年輕的女子,我們看到年輕的女子,所以這隻羊殺了我們就不敢吃了。韋慶植這個時候他就進去屋子裡面問他的妻子。因為在以前有錢人家都是前面有客廳好幾進的,他的夫人沒有特別的事情也不隨便出來外面。他在外面招待賓客,聽說這個事情,看到很多客人不吃羊肉,說剛才是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子,就問他太太。他太太再給他講,昨天作夢這樁事情,她說她死去的女兒來告訴她,她現在投胎做羊了,就是我們買回來要殺這隻羊。但是來不及了,被殺掉。韋大悲慟,韋慶植聽到這個信息非常的悲傷,慟就是痛不欲生。自己這個女兒死了就很傷心,現在又聽到這個女兒死了以後投胎去做羊,又被自己殺了要來請客,那種傷痛我們就可想而知,所謂天下父母心。發病而亡,韋慶植沒多久身體就發病,就死了。

       我們看周安士居士他按照這個公案來給我們做一個評論分析。「(按)此事與筆賈之女相類,同一盜親之錢,同一作羊示罰。然彼則獲免於死,此獨終至於殺者,非有幸有不幸也。一則所盜之錢未用,一則所盜之錢既用也。」這是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來給我們做個評論分析。他說此事與筆賈之女相類,我們前面也講到一個筆賈趙大,趙大他的女兒也是偷父母的錢,投胎去做羊到他家來了,要還她父母的債。韋慶植他的女兒也是偷父母的錢,同一盜親之錢,同樣是偷盜她父母親的錢財,果報都同樣都很早就死了,死了就投胎去做羊,示現被處罰來還父母的債。然彼則獲免於死,就是前面講的公案,筆賈趙大他女兒沒有被殺,作了這個夢,他也作夢,來得及救她,沒有被殺掉。韋慶植的女兒被殺了,此獨終至於殺者,後面這個公案,韋慶植的女兒最終,她雖然來託夢,希望她父母不要殺她,但是還是被殺了。

       非有幸有不幸也,這樣講起來,趙大他的女兒,一樣偷父母的錢,一樣墮到羊身要來還債,但是她免於一死沒有被殺,她比較幸運。韋慶植的女兒,也是同樣偷父母的錢,早死又投胎來做羊還父母的債,她被殺了,她比較不幸。這個話的意思就這樣,有幸有不幸。為什麼?周安士居士再給我們說明,他這也沒有說哪個比較幸運,哪個比較不幸,這因果不一樣。一則所盜之錢未用,前面筆賈趙大,他的女兒偷盜的錢,她偷去藏起來,但是她還沒有用掉,錢還沒有用掉,所以她避免一死。韋慶植他的女兒偷了她去花掉,錢已經花掉了,既用,所盜之錢既用,花掉了,來不及救她,就被殺掉了。這個公案也要用一些方便法多多宣導,如果我們看到這些公案,有一些吃羊肉的大概也不太敢吃了。但現在都沒有人講這個因果,大家認為講因果都是迷信,他們不相信。所以這些吃羊肉的,我看山東那邊賣羊肉的都是現宰的,就像我們前面看到經典佛講的,往往殺生吃肉都吃到自己的六親眷屬,他一死一投胎一轉世,你不認識了,都吃到自己的親人。我們看到這個公案,真的,肉不能吃,真的不能吃肉。

       下面這個公案也是羊,「夫殺羊妻」,這公案是出在《廣仁錄》。「劉道原,為蓬溪令,解官,宿秦氏家,夢一婦泣訴曰:吾乃秦之妻也,曾捶殺一妾,冥官罰吾為羊,今現在欄中,明日將殺以享君。死固不惜,但腹中有羔,若因我而死,則吾罪愈重耳。劉待旦言之,則已宰矣。舉家大慟,納羔於腹,葬之曠野。」這個公案是她的丈夫殺了一隻羊,那隻羊就是他太太,他死去的太太投胎去做羊。這個事情是一個叫劉道原先生,為蓬溪令,就是蓬溪這個地方做縣令,就是現在講的縣長。解官,大概是退休了。有一天他就住在一個姓秦的家裡,住在秦氏的家裡。夢到一個婦人哭泣來告訴他,夢到一個婦人哭哭啼啼的告訴劉道原先生。吾乃秦之妻也,她說我就是秦家,姓秦這個主人的太太,他的妻子。曾捶殺一妾,她生前曾經用手打死一個妾。古人是有納妾的,所謂三妻四妾,有錢人家他可以納妾。我們知道納妾,他的大太太心量如果沒那麼大,納妾那個妾就很慘了,比較凶狠的太太她就會去欺負這個妾。如果大太太比較軟弱,娶的妾比較強勢,那個大太太大概就要被妾打死了。

       這個姓秦的先生,他的妻子大概是很凶悍,那個妾,用手給她捶打,給她打到死,那個力氣也很大。所以曾捶殺一妾,把她先生的妾把她打死了,這個我們可以理解的。問題是殺人,殺人在陽間的法律也要治罪,死了到陰間還要治罪。所以他這妻子死了之後,冥官罰吾為羊,她說陰間的冥官罰她投胎去做羊。今現在欄中,她說在羊欄裡面,羊都關在羊欄裡面。明日將殺以享君,她說明天她的先生就要把我殺了,要來招待你,招待劉縣令劉道原。她說死固不惜,我死了固然沒什麼可惜的,因為生前殺了人,現在得到這個果報。但腹中有羔,羔就是小羊,這隻是母羊,秦太太死了投胎做羊是母羊,母羊牠又有懷孕,又有小羊了。若因我而死,則吾罪愈重耳,牠小羊是無辜的,牠被殺了也連累到小羊也要死,如果牠肚子裡面這隻小羊因為我被殺了牠也死了,那我的罪就更重,連累到小羊。

       劉待旦言之,劉道原劉縣令作了這個夢,他就等到天亮才去給秦先生講,他說我昨天作了一個夢,夢到你買的那隻羊要殺來請客,要請我的,那就是你死去的大太太她投胎的,他把夢中秦太太講的話告訴秦先生。但是劉道原給秦先生講這個事情的時候,那隻羊已經被殺了,就時間太慢,已經被殺了。講出來之後,大家知道這個事情,舉家大慟,全家人非常的哀痛,知道殺的就是他們家以前的女主人,舉家大慟。看看羊的肚子果然有隻小羊,小羊羔又把牠裝回去母羊的肚子,葬之曠野,大家就不吃那個羊,把牠埋葬。這是在《廣仁錄》一個公案。

       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做評論分析。「(按)成家之子,不輕借銀錢之債,恐其出息以相償也;有智慧之人,不肯借性命之債,懼其捐軀以相報也。所以大修行人,必欲超出三界,報得五眼六通,盡知過去未來,世出世間之事而後已也。」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分析評論。這段評論,就是成家之子不輕借銀錢之債,成家就是兒子他成家立業了,負責一個家庭的家計,他不輕易去借銀錢,因為借銀錢就負債,你借錢要付利息。恐其出息以相償也,因為他怕付的利息,有的利息如果太高這就不划算了,划不來。這是一般成家立業的人不輕易的跟人家借錢,因為借錢要付利息。有智慧的人不肯借性命之債,有智慧的人不肯借生命這個債務。為什麼?你借人家的生命,叫人家生命來抵你的命,恐怕將來你要還命債。懼其捐軀以相報,你借人家的生命這個債,他也害怕將來要還命債,因果報應,因緣聚會的時候果報它就現前,這個命債。命債,現在我們現實社會當中也是有,現在講就是捐器官的,捐器官移植這些。

       我是聽說大陸上有這樣的一個事情,有些人他是賣器官的,有些都是用生命去換錢的。從因果來講,這是會有果報,這個果報也是很慘的。還有我聽說在現在雜誌上,好幾年前我就聽人家說過,在大陸上有些專門吃墮胎的嬰兒,說那個很補,燉來吃,這個殺業將來不曉得怎麼去償還。如果想到將來你要去償這個命,大家就會去算一算,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所以有智慧的人絕對不會去幹那個事情,縱然自己生命不保了,他也不會幹那個事情。因為你現在欠人家的命債,來生你就要去還,來生很快,一下子就過去,你在這個世間能活幾年?將來一死了以後果報就來了,就現前了,那個時候就苦不堪言。所以這是有智慧的人他不會幹這個事情。

       大修行人必欲超出三界,大修行人必定就是想要超越三界,報得五眼六通,證阿羅漢果,成佛了,這六種神通都現前了,這五眼圓明。盡知過去未來,世出世間之事而後已。所以我們遇到佛法了,學了佛,我們要發願要超越三界,不要在這個世間繼續跟過去一樣,生生世世在搞六道生死輪迴的事情,這個事情太苦!搞這個事情,實在講就是冤冤相報沒完沒了,永遠沒完沒了。唯有超越三界成佛作祖了,這個事情永遠了結,這才是真正有志氣。這個公案我們就學習到此地。

       我們下面再學習下面這個公案,「殺生冥累」,這個公案是出在《竹窗隨筆》。《竹窗隨筆》這本書是明朝末年我們淨宗八祖蓮池大師他寫的,這個書我以前也常常看,出在《竹窗隨筆》這本書。「錢塘金某,齋戒虔篤,沒後附一童子云:吾因善業未深,未得往生淨土,今在陰界,然亦甚樂,去住自由。一日呵妻子云:何故為我墳墓事殺雞為黍?今有吏隨我,不似前日之自由矣。子婦懷娠,因問之,曰:生男,無恙;過此復當生男,則母子雙逝。眾異而志之,其後一一皆驗。」這是講殺生,他的家屬殺生連累到死去的先生,冥累,冥就是冥間、陰間。錢塘金某,這發生在浙江省錢塘江,這個地方上有一個姓金的居士,姓金的,是一個學佛的,所以金某他是一個居士。齋戒虔篤,他在生的時候持齋戒非常虔誠,持齋戒很虔誠。沒後附一童子云,他死了以後,他的靈魂、他的神識就附在一個童子的身上,我們現在講附體。現在附體的非常多,這都是真的,一點都不假。

       他附身附在一個童子的身上,來講話了,對他的家人講,吾因善業未深,未得往生淨土,他說他因為在生修的善業修得不夠,雖然持齋戒,但修得不夠,修的善業不夠深入,未得往生淨土,所以還沒有能往生到西方淨土。這個一段也值得我們警惕的,雖然持齋戒,也念佛,但是沒能往生淨土,還沒有往生淨土,就是他的善業還不深,善根還不深。因此我們念佛,善業起碼要達到六十分的標準才及格。雖然淨土法門它的條件很低,不用斷煩惱就可以出三界,可以帶業往生。但是《無量壽經》佛給我們講得很清楚,「雖不能大精進禪定,盡持經戒,要當作善」,就這十善業也要修得及格,這樣往生淨土才有把握。不然就沒把握,惡業比較重,善業比較少,這就沒把握。但是有修善總是有善的果報。所以金居士也值得我們念佛人很大的一個警惕。

       他附在一個童子的身上講話了,告訴他的家人說,我生前善業不深,所以雖然念佛,還沒有能往生淨土。沒有往生西方淨土現在在哪裡?今在陰界,還是在陰間。陰間裡面屬於鬼道,鬼道的鬼屬於三惡道,畜生、餓鬼、地獄。地獄道純粹就是受苦的,鬼道跟畜生道也有享福的。你看畜生道,有的畜生牠享的福報比人還好,主人要給牠做奴才,要照顧牠。像現在的外國人,現在中國人也很多,養的貓、狗那很享福的,還有狗醫院、貓醫院,死了以後還給牠做墳墓,還超度,福報可大了。

       所以我在山東海島金山寺做繫念,北京有一個姓葛的葛居士,他的太太很年輕在當演員,他們夫妻年紀相差一、二十歲。他的年輕太太喜歡養貓,她那隻貓就如同她親生兒女一樣的,她跟那隻貓的感情,我們現在看超過她的兒女。我們只能在講經當中講,也不好去講。後來我們百七做圓滿了,聽說她那隻貓跳樓自殺了,她可傷心!她傷心得,最近我去大陸,上個月到大陸,到河南,他們夫妻還開車送我去,到河南去,還在講她那隻貓。她那隻貓福報很大。後來她也有時候常常聽我講講開示,後來他們自己心裡好像也有一點覺悟,那隻貓大概福報享盡了,享福享得太多了,福報享盡了,所以牠跳樓自殺。她那隻貓跳樓自殺,她住的房子在雍和宮旁邊,在北京雍和宮旁邊,她就搬家了,她就很傷心,不忍心再住在那個房子,你說她跟那隻貓的感情多深!這是講到在三惡道都有享福的的,貓、狗有的很享福的,福報比人還大,主人還要都是侍候牠的。

       墮到鬼道也是一樣,這個鬼,餓鬼是最苦的,但是餓鬼就是沒東西吃,餓鬼種類也很多,詳細都在經典上。有的鬼喉嚨像針一樣的,滴水都喝不進去,肚子大大的。還有焰口鬼,食物送到他嘴巴就噴火燒焦了,吃不到。這種類很多,餓鬼是最苦的。有無財鬼,無財鬼還比較好一點,無財鬼就是我們一般講的無祀孤魂這一類的,就是很窮的。就像我們人間也有很窮的人,在我們人間這地球上也有沒得吃的人,餓死的也很多,像衣索匹亞一樣,人間的餓鬼道。無財鬼就像人間很窮的,無財,沒有錢,沒有錢財,偶爾人間有拜拜,像在台灣農曆七月十五日普渡,七月份這個月,他們一年就是這麼一天的時間有得吃,其他的時間大概都沒得吃。因此佛教的寺院,佛在經典裡面,就是要施食,放蒙山,就是布施飲食給這些沒得吃的眾生,這些鬼神,讓他們有得吃。有少財鬼,少財鬼他福報不大,就像我們人間小康家庭;有有財鬼,很有錢的鬼,他那個廟就大了。像我們一般廟比較大的,福報比較大的,鬼神他很有錢的,他也很享受的。

       在台灣有很多,光是一個土地公廟,土地公他福報大小都不一樣的。現在台北雙溪那個道場,原來那個土地公廟是什麼?就是一個石頭這樣低低這麼矮,一個石頭、一個香爐,就擺在樓梯田的角落。那邊陳永信居士、洪平和居士發心提供那個道場,我去花了十萬塊台幣蓋個土地公廟,現在也有電燈,還放老和尚講的《地藏經》給這些眾生聽,我們道場建在那裡,土地公也沾光。蓋在那邊等於守衛室一樣,像警衛一樣。原來沒有,就那麼一點點。蒙佛力加持,現在土地公那個地方,土地公現在也生活比較好了,天天有人給他上香。在新加坡,我看到新加坡的土地公廟,就像皇宮一樣,富麗堂皇的。現在土地公,我看大小,光一個土地公他的福報都不一樣,他是一個層級的,同樣是土地公。在台北市裡面的土地公福報就比較大,在台北縣那個鄉下,那就偶爾才有人去燒個香拜拜水果。所以這個鬼道,還有鬼王,那福報更大,鬼王也有小鬼王、也有大鬼王,他管理的範圍有大小不同。這個在《地藏經》我們都看到。

       浙江錢塘的金某他在生前他有持齋,就是吃素,也有持齋戒,但是修的大概修得不及格,不及格但是他還是得福報。雖然齋戒很虔誠,但是修得還不夠,還不及格,所以沒有往生淨土。今在陰界,他說現在雖然沒有往生淨土,但是在陰間裡面,在鬼道裡面,他說他也是很快樂的。說明他在鬼道裡面他並不苦,他很自由,生活還不錯,所以然亦甚樂,雖然沒有往生西方,但是墮在鬼道裡面,在陰間裡面,他也滿快樂的。去住自由,他要去哪裡都沒有人去限制他,很自由的。一日呵妻子云,有一天他又附在童子的身上,呵就是責備他的妻子,責備他的妻子說。何故為我墳墓事殺雞為黍,他說妳無緣無故的,為什麼要為去祭拜我墳墓這個事情,妳殺雞來祭拜,來做為祭品?他說我本來是很自在的、很自由的,來去自由的。因為妳給我殺了雞來祭拜我的墳墓,今有吏隨我,不似前日之自由矣。現在我要走到哪裡都有一個人跟在我的身邊,就沒有像以前那麼自由了,都有人跟縱、監視,沒有以前那麼自由。就責備他太太,為他殺雞連累到他,本來很自由,現在變成不自由了。

       子婦懷娠,他的太太就又問他這個事情,他兒子的媳婦已經懷孕,問她死去的先生,問金某,那是生男的還是生女的?他說生男的。母子平安不平安?他說無恙,母子都平安。但是他又給他太太講,過此復當生男,這胎生男的,母子都平安,再下一胎又會生男的,但是下一胎他的媳婦會難產,則母子雙逝,母親跟兒子都死了。聽到童子被她先生附體,講了這些事情,大家就把它記錄起來,把它記下來。其後一一皆驗,後來這個事情一樁一樁都應驗了,都跟那個童子被附身講的都相符合,都應驗。這個公案出在《竹窗隨筆》,蓮池大師寫的《竹窗隨筆》。

       下面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做分析評論。「(按)佛與阿難在河邊行,見五百餓鬼,歌吟而前。阿難問之。佛言:其家子孫,為彼修福,當得解脫,是以歌舞。又見數百好人,啼哭而過。阿難又問。佛言:彼家子孫,為其殺生設祭,不肯作福,後有大火逼之,是以啼哭。世俗不知,但見盛備牲肴,以為榮宗耀祖,而豈知適所以累其親乎。」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引用佛在經典上講的經文。有一天佛與阿難在河邊行,有一天佛跟阿難在河邊行走,在走路,到一個河旁邊走路。經過這個河邊看見五百餓鬼歌吟而前,五百的餓鬼又唱歌又跳舞,走在前面,看他們很快樂、很高興。阿難看到這個情況,因為阿難他證得初果,他的眼睛可以看到不同法界的眾生,看到鬼道眾生這個情況。阿難就請問釋迦牟尼佛,五百個餓鬼為什麼那麼高興?佛言:其家子孫,為彼修福,當得解脫,是以歌舞。佛就給阿難講了,他說這五百個餓鬼他們家裡的子孫都為他來修福,他們死了之後墮在餓鬼道,但是子孫有替他們家修福,替他父母先人修福,這些餓鬼他們會得到解脫。所以他們很高興,又唱歌、又跳舞,很高興,知道子孫為他們修福,他們快要得解脫了。

       又見數百好人啼哭而過,走了沒多久又看到好幾百個人,這些人在生都是好人,怎麼哭哭啼啼?剛才那個是餓鬼那麼高興,現在這些是好人,他生前是好人,為什麼哭哭啼啼,這樣走過去?阿難看到就覺得很奇怪,就請問釋迦牟尼佛這怎麼一回事?佛言,佛又給阿難講,彼家子孫,為其殺生設祭,不肯作福,後有大火逼之,是以啼哭。佛講了,這五百個好人死了之後,他們家裡的子孫沒有替他做好事,而且為他殺生來祭拜,設祭就是殺生去拜他們,而且不肯作福,就是不肯做好事、做善事。他們後面有大火逼迫著他們,他們感受到大火的逼迫,非常痛苦。是以啼哭,因為這個緣故,這五百個好人哭哭啼啼的。這是出在《大藏一覽》,《大藏經》,《大藏一覽》。世俗不知,周安士居士給我們講,世俗的人他不知道這個事實真相。但見盛備牲肴,以為榮宗耀祖,以為殺生殺得愈多來祭拜祖先,祖宗就很光榮了,他這樣做法是榮宗耀祖,為他祖先來祭拜這麼豐盛的牲畜、菜餚,以為這個做法是榮宗耀祖,給他這個祖先很有面子。而豈知適所以累其親乎,他哪裡知道他這樣做,是連累他的祖先在陰間受苦受難,他不知道這個事實真相。所以這是要多多去宣導,這個因果教育多多宣導。

       下面,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公案,「河神受戒」,這公案出在《現果隨錄》。「江西鱘魚嘴」,鱘就是那個魚很大,鱘魚嘴它也是一個地名。「其河最險,有無風三尺浪之謠。此地有龍王廟,神最靈,商賈往來者必禱之,所殺無算。崇禎年間,有三昧律師,將過其地。廟祝夢神告云:明日有僧來,其僧宿世與我同師出家,彼不昧正因,所以復為高僧;我以一念之差,墮於血食,今殺業甚多,將來必入地獄。明日懇其為我授戒,以後祭我者不得復用葷酒。明日廟祝訪之,果遇三昧律師,告之故,師到廟與神說戒。自此風恬浪靜,往來者俱不設祭矣。」這段公案是出在《現果隨錄》這本書,這本書是記載在江西,中國江西省,有一條河那個時候稱為鱘魚嘴,大概那個形狀像一條大魚的嘴巴一樣。其河最險,就是這條河是最危險的,沒有風的時候,河水也有三尺浪這麼高,就是沒有起風的時候浪都會有三尺,再起風浪就更高了。所以船隻從那邊經過就很危險,很容易船都被翻掉了。所以它這個地方有無風三尺浪之謠,沒有風,浪都會有三尺,這種歌謠。

       這個地方有個龍王廟,此地有龍王廟,神最靈。這個祭拜龍王,龍王是屬於水族類的。龍王在根據經典的記載,也有大、也有小。你看我們看《西遊記》小說東海龍王、西海龍王,四海龍王。大江大河都有龍王,海有龍王,大海有龍王,江河也都有龍王。所以他管轄的範圍有大小不同。在台灣民間,福建、台灣民間拜媽祖,漁船大部分捕魚的都會拜媽祖,媽祖她屬於水神,就屬於龍王這一類的,所以船隻出海要祭拜就會保平安。江西鱘魚嘴這條河很危險,這個地方有龍王廟,供的龍王很靈驗。商賈往來者必禱之,所以商船,做生意的商船,從這條河往來,必定要到龍王廟去拜拜,他這個船才平安。去拜拜用什麼去拜?殺生,雞鴨魚肉、豬這一類的。所以殺生殺的生命就無法計算,太多了。崇禎年間,明朝末年崇禎年間,有三昧律師,這個律師他叫三昧。三昧是梵文,翻譯中文是正定、正受。這個律師他是對戒律修持很有成就的,稱為律師。崇禎年間有一位三昧律師,將要經過他這個地方。

       管理龍王廟的廟祝,龍王廟管理的這個人,這個廟祝,那天晚上就夢到龍王廟這個神來告訴他,他說明日有僧來,明天有一個高僧來我這裡。其僧宿世與我同師出家,他說那個僧人過去世我跟他是同拜一個師父出家的。彼不昧正因,三昧律師他再轉世投胎來做人,他沒有忘記他過去修的正因,這一生繼續修,他成為一個律師,三昧律師。復為高僧,他再來投胎,他不昧正因,又到人間來,現在修行很有成就,是當時的一位高僧,在明朝末年崇禎年間這個時候。他說我以一念之差,墮於血食,他說我跟他是同拜一個師父在修行的,但是我一個念頭錯了,這個念頭一個念頭差錯,起了什麼差錯?貪瞋痴慢這些念頭起來。雖然修行,就墮在血食,墮在鬼神道裡面去了,龍王屬於鬼神道,天龍八部這鬼神道。墮在鬼神道,人家去祭拜,他很靈驗,人家去祭拜,他怎麼靈驗?過去生修行福報大,所以很靈驗。人家去拜都是殺生去拜他的,因為要去祭拜他,所以殺生的,這個殺生的命債都算在他身上。

       所以今殺業甚多,現在人家一直殺生來拜,累積的殺業愈來愈多了。將來必入地獄,將來牠龍王這個福報享盡,惡報現前,人家殺生祭拜的命債他要去償還,要先入地獄,這個果報可怕。明日懇其為我授戒,他說明天你誠懇去邀請三昧律師來這個廟為我授戒,授三皈五戒。以後祭我者不得復用葷酒,他說以後凡是來祭拜我的人就不要用葷酒了。明日廟祝訪之,果遇三昧律師,告之故,師到廟與神說戒,自此風恬浪靜。明日,就是廟祝作了這個夢第二天,廟祝是管理龍王廟的這個人,他去找,果然遇到三昧律師到這個地方來。告之故,告訴三昧律師,他昨天作了這個夢的緣故。師到廟,三昧律師到龍王廟,與神說戒,就對這個神,就是對龍王,說戒,這個戒先跟他說明,再跟他授戒。讓龍王受了三皈五戒之後,牠就不再接受血食了。以後去祭拜牠都不可以用葷酒,殺生用肉食來祭拜牠,牠已經受戒了。自此風恬浪靜,自從那個時候以後,鱘魚嘴這條河來往的船隻都很平安,風平浪靜,往來的人也不再去殺生祭拜了。這是出在《現果隨錄》的公案,這是河神受戒,這條河的河神,龍王廟這個河神,來受戒。這個公案就類似漢朝安士高法師,他一個同學也是投胎到中國做龍王,跟那個公案相似。這個公案是發生在明朝末年,安士高那是很早,在漢朝。

       下面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給我們做分析評論。「(按)水陸神祇,若享血食之報,無有不入地獄者。東嶽聖帝於唐朝永淳以前,亦用葷血,後求元圭禪師,受過五戒(見《傳燈錄》)。」這在《傳燈錄》有記載。「因以得免。即文昌帝君,以及關帝,亦斷無用葷血之理。君子愛人,猶當以德,曾謂二帝不若曾子乎?」周安士居士按照這個公案來給我們再分析評論。他說水陸神祇若享血食之報,無有不入地獄者,水陸這些神明,如果享受人家給他祭拜殺生的血食,這個果報,他的福報享盡,死了以後沒有不墮地獄的,都要入地獄。東嶽聖帝於唐朝永淳以前,東嶽聖帝,東嶽在泰山,現在山東的泰山。這個泰山,我百七做完,他們也招待我去過,以前也去一次,去過兩次。在唐朝永淳以前,他們也用葷血來祭拜,後來東嶽大帝求元圭禪師給他受五戒,這個記載在《傳燈錄》,因以得免,所以他就避免墮地獄的果報。即文昌帝君,以及關帝,亦斷無用葷血之理,文昌帝君跟關聖帝君,他們也絕對不吃葷血這個道理。你看《文昌帝君陰騭文》明明叫我們持齋戒殺,怎麼會叫我們拿殺生的去祭拜他?那都是沒有讀《陰騭文》他才會這個做法,關帝也是一樣。所以君子愛人,猶當以德,一個君子愛人都是以德行,怎麼會文昌帝君跟關聖帝君他還不如曾子?沒有這個道理。所以他這個評論就跟我們講這個。

       好,我們早上時間也差不多到了,到這裡剛好一個段落,我們就先講到此地。下面還有兩個公案,我們晚上再來學習,就講到此地,這堂課我們先學習到此。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