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蔡礼旭老师

蔡禮旭老師主講《幸福人生講座》如何做一個真正如法的好人(第七集)

幸福人生講座—如何做一個真正如法的好人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七集)  2004/10/22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2-114-0007

 

幸福人生講座—如何做一個真正如法的好人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七集)  2004/10/22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2-114-0007

       諸位同修,阿彌陀佛,我們這一節課談的是《弟子規》與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關係。很多人在接受《弟子規》的時候會有一個想法,他覺得這個是小孩子學的。我們有一次在海口辦課程的時候,一位媽媽跑進來,看到我們的講義上面寫著「兒童經典教師講習手冊」,看完之後,她就走了,覺得這是小孩學的,我不用學,看到《弟子規》,她也覺得不用學。其實在我們的課程裡面有提到,「弟子」不是小孩,而是聖賢人的學生叫「弟子」。

       剛好藉由這個機會,我就上臺去講了一個故事,我說在唐朝時候,白居易對於佛學很有興趣,所以他常常到杭州去請教鳥窠禪師。他那時候是杭州的太守,他也很辛苦的爬到山上去請教鳥窠禪師如何學佛。我們俗話講「無事不登三寶殿」,要去問問題都要翻山越嶺,所以除非不得已,真是心中有疑惑,不然也不會常常跑寺院。結果一上去之後,他就請教鳥窠禪師,他說:什麼是佛法?鳥窠禪師回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一句話幾乎是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父母都教他「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所以白居易聽完這一句話就哈哈大笑,他說:三歲小孩都知道。鳥窠禪師回答:八十老翁做不得。八十歲的人不見得真正立身行道把這八個字做到。

       所以我們在學佛的過程,學佛以前有分別、執著,進了佛門,把分別、執著又帶進了佛門,所以很多人一看到《弟子規》,說這個是世間法,我要的是出世的大乘佛法,所以《弟子規》不用學。我們還有一位師兄說,「我是大乘根性,所以這個不用學」,但是這位師兄非常有善根,他上了五天課之後,見到我們的老師都是九十度的鞠躬禮,非常恭敬,因為他搞清楚了,《弟子規》是世出世間聖人最重要的根基所在,他真搞明白了,不敢再傲慢了,不敢再分別了。

       我們可以思考一下,請問誰把孝道做圓滿了?只有一個人把孝做圓滿了,諸位同修一定很清楚,只有佛陀把孝做圓滿了,只有佛陀把《弟子規》完全落實了。所以法身大士,縱使是等覺菩薩,都有一品生相無明未破,這就像《弟子規》說的「德有傷,貽親羞」,道德還沒有圓滿的時候,對父母還不能交代。所以這一句《弟子規》的話真正做到德行圓滿了,那就是讓父母完全的不感到羞辱,完全的以兒子為榮,這個叫大孝顯親做到根本了,做到圓滿了。

       所以老和尚常常提醒我們,這一段開示相信諸位同修非常熟悉。在這兩、三年來,老和尚不只多次提到《弟子規》是聖學的根基、骨幹,所有的學問都一定要以這個為基礎,其他所有的經論都是《弟子規》的裝飾。而我們對《弟子規》的教誨,一生都要奉行,都要做到,都不能違背,這樣你的學問、道業必成。這一段開示在我們的手冊當中,在很多的資料當中,都有這一段話,我下一次帶過來給諸位同修,是在老和尚講《華嚴經》時多次提到的一個內容。

       我們常常都說佛法是不二法,我們都說入了這個山門,上面都寫著「不二法門」。諸位同修,假如有世法跟出世法,那就是二法,那就不是佛法,所以我們要破這個分別,其實沒有世法跟出世法,只有覺跟迷而已,當你覺悟的時候,世法都是佛法;當你迷惑的時候,佛法也是世間法,出不了六道輪迴。所以《金剛經》裡面有一段非常重要的開示,經文提到「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就是你不執著有「我」了,所做的一切善都能念念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只要你不著這個「我」,你行世間一切善法,《金剛經》說的「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這個四相,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就是你已經用一個覺悟的態度在面對一切人事物,你把「我」放下了,你的我執放下了,你的心量就是「心包太虛,量周沙界」。當你的心量擴寬,我執放下,你看《弟子規》每一句經文,「凡是人,皆須愛」,凡是物也皆須愛。諸位同修,當一個人的心量到這種境界的時候,請教一下,他是在六道輪迴還是在一真法界?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學佛之後又在佛法當中生分別、執著。

       剛剛邵老師有提到兩句經文,諸位同修,您假如注意細看,這兩句經文是老和尚在《華嚴經》當中,屢屢提到的兩個修行最重要的關鍵,叫做「解行相應」。老和尚在《華嚴經疏鈔》裡最常引出兩句話,叫做「有解無行,增長邪見」,這一句話就是《弟子規》裡面講的「不力行,但學文」,就是「有解無行」。「長浮華,成何人」,長浮華的人,腦裡面的知見對不對?都是一堆邪知邪見。《華嚴經疏鈔》第二句,「有行無解,增長無明」。「有行無解」就是「但力行,不學文」,「任己見」,就朝著自己的想法硬幹,也不管對自己、對別人有沒有好處,就一意孤行,就是無明、愚痴,所以就是「任己見,昧理真」。所以諸位同修萬萬不可生分別,萬萬不可小看《弟子規》裡面的教誨。《弟子規》的教誨絕對會讓你印證老和尚的一句話,叫做「一經通,一切經通」。老和尚說的這「一經」絕對不是只有指佛經,只要是掌握聖賢綱領的一本經典,您真正立身行道把它做徹底了,都可以圓成佛道。

       相信說到這邊,諸位同修一定還有很多人不見得能接受。我們來看一下,淨宗學人最重要的一個科目,在《無量壽經》第二品開頭,叫「德遵普賢第二」,經文提到「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諸位同修,我們修淨土法門的人什麼時候修普賢行?這個是要深深思考的問題。

       佛陀在《華嚴經》有一句非常重要的開示,經文提到「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所以淨宗學人「信願行」,頭一個「信」,諸位同修,要信誰?要信自己本來是佛,「本覺本有」,我們這個信根要紮下去,道業才開始發芽,《弟子規》說的「勿自暴,勿自棄,聖與賢,可馴致」,不要看不起自己,我們只要精進不懈,一定可以成聖成賢。但是《弟子規》說的「可馴致」,雖然我們本來是佛,但是現在不得受用,就好像太陽明明發出光芒,但是烏雲密布,這個光沒有減一絲一毫,只是透不出來,被烏雲蓋住了。所以必須「馴致」,必須對治我們過去生的煩惱習氣,才能讓它撥雲見日。這個「雲」到底是什麼?我們要撥雲總要了解雲是什麼。接著佛陀接續第一句話,把這個問題點同時點出來,「雖有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其實妄想、執著也包含分別在裡面,所以修行最要對治的就是妄想、分別、執著。我們都清楚了,才知道從哪裡下手,就從我們的分別、執著下手。

       經文說「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諸位同修,是不是往生之後再來修普賢行?先去再說,去了我就會普賢行,就好像我們的孩子一直在成長,你也沒有給他好的東西,每天都想著算命先生說我兒子十八歲就會變得很懂事,現在不用懂事,十八歲馬上翻過去變懂事,有沒有可能?不可能。我們說做任何事最好的狀態叫做水到渠成,我們這樣去處事待人接物,那是最痛快的,不要去攀緣,不要去強求。所以今天諸位同修在當下就全心全意落實普賢行,不要去分別。西方極樂世界的這些菩薩每天都跟阿彌陀佛說,「阿彌陀佛,這位普賢行者就在娑婆界,你啥時候去接他?我們都希望趕快把他接回來」,那你還擔心不能往生嗎?有這麼多諸上善人都清楚明白你時時刻刻都在力行普賢行,而西方極樂世界就是普賢法界,所以能感是你的普賢心,所感當然是普賢境界。所以我們學佛的人要提起正知見,不要分別。

       那我們現在要問,我們要做普賢行願,每天早課也會讀到「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我們常常在背這個的時候,假如孩子都有在念早課的,你可能念第一個「禮敬諸佛」,他就搶著把後面九個幫你念出來,「老師我會」。老和尚常常在講經當中,有很多對我們這些弟子很深刻的提醒,他說我們做早課一定要把早課的內容落實在生活當中,落實在工作當中,落實在處事待人接物之中。諸位同修,老和尚重複最多的話就是最重要的開示,那我們念普賢行願有沒有真正把它落實在生活中?落實在工作中?落實在處事待人接物當中?假如我們的普賢十願只在早課念一遍,跟生活、工作沒有關係,那又在分別、執著。所以老和尚說的,雖然老人家是這樣笑一笑說,但是我們可要非常重視,老和尚說「你們早上念一遍,騙佛菩薩一次,晚上又念一遍,又騙佛菩薩一次,我們連世間人都不願意騙了,還去騙佛菩薩」。所以這一段老和尚雖然是這樣很輕鬆的說出來,我們可要重重的把它好好省思一下,老人家是怕我們沒面子,給我們講得輕鬆一點。

       一個人的道業要成,最重要的,人貴自知,要勇於面對自己的修行。佛家講要勘驗自己的功夫,不然我們學佛愈久,可能是「長浮華,成何人」,因為沒力行,所以「長浮華」,那一生的道業就毀於一旦,那就太可惜了。

       諸位同修,五個根本煩惱,你可不要小看「慢心」,好像貪瞋痴的威力很大,第四個「慢」,不學佛還好,學佛的人這個東西更是無孔不入。所以我們常常跟很多同修接觸,他們會說,我學佛十年了,我吃素十五年了。學佛,我們說的,愈學愈知道自己太多問題了,我們哪還敢拿著自己修十年、修五年去給人家炫耀。在我翻開《印光大師文鈔》,深刻體會大師大慈大悲,真是舉手投足、起心動念都在教化一切眾生,大師連取一個他的法號都在給我們最深的提醒。印光大師號「常慚愧僧」,大師口口聲聲都說「我是一個生死輪迴的凡夫」,大師這麼高的學問,念念都是謙卑,念念都是懺悔業障,我們可要以老人家為好榜樣,念念應該是對治自己的習氣,念念要提得起老和尚的教誨,這才是依教奉行。

       所以老人家在這裡告訴我們,一定要把早課跟晚課落實,要把普賢十願真正落實,我們才不是欺騙佛菩薩。很多人聽到這一點,明天念早課的時候就念不下去了,那我就很罪過了。不是叫你明天馬上念馬上契入普賢菩薩,不是這個意思,假如你明天念,契入了,拜託這位同修一定要來找我們,我們現在很缺弘法利生的人才,您契入了一定要大慈大悲出來講經說法。

       我跟老和尚學習以來,老和尚所講的每一句經文,每一個開示,末學聽完之後只有一個念頭:「做」,朝著這個方向絕對不會錯,全心全意去做,而不是現在馬上契入,但是從沒有一個念頭說「我做不到」。老和尚講了十句話,挑了其中四句,我做這四句就好,其他六句不是我能做的,諸位同修,當我們用這種態度聽老和尚的教誨,很難契入,因為我們挑的那四句一定是覺得自己做得到,而那四句真正的義理我們可能還依自己的意思解釋了,所以就拿來用,其他那六句自己就生分別,「我做不到」,所以當我們對於師長的教誨都打折扣,那你的恭敬心已經退掉了。印祖有一句很重要的教誨,「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所以要老實不容易,但是也唯有老實,我們的道業才能成就。所以老和尚常常說修行要從最難克的地方克下去,所以老和尚有一個光盤的題目是「人生苦短,咬緊牙根,證無量壽」,所以老和尚講的每一句,你絕對要不折不扣往這個方向邁進。

       所以老和尚教誨我們要遵普賢願修行,我們就老老實實開始落實普賢十願。諸位同修,「禮敬諸佛」從哪裡下手?每天念一遍,下手處沒找到,第一步也沒跨出去,那我們就每天看著那個目標,離它還是那麼遙遠,所以下手處、第一步在哪?趕快跨了,「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絕對不能一天接一天過去了,我們這第一步遲遲未邁,往生當生成佛的機緣可就當面錯過了。諸位同修,「禮敬諸佛」從哪裡下手?你們假如答不出來,我下次不來了,因為三天的課程,末學很慚愧,講得不好。從哪裡下手?《弟子規》從哪裡下手?你身旁的兩尊菩薩你都不會孝了,還大談闊論「我要度一切眾生」,那叫自欺欺人。所以一個人要成就道業,孔夫子說的「夫孝,德之本也」,一個人道德的本在哪?在孝道。佛陀告訴我們,在《觀無量壽佛經》當中提到「三世諸佛淨業正因」,第一福在哪?「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佛陀也好,孔夫子也好,甚至道家的教誨也好,統統從孝道下手。所以普賢菩薩教我們禮敬諸佛從哪裡下手?從孝道下手。第一步知道邁向孝道了,這一步跨出去要踏得非常穩健,才能跨第二步。

       請問孝順父母從哪裡開始下手才是真正禮敬父母?佛法重實質,不重形式,什麼才是真正實質的孝養父母、禮敬父母?趕快做。「普賢十願」在哪?諸位同修翻開《弟子規》第一頁,普賢十願禮敬諸佛,第一步先禮敬父母,禮敬父母從對父母的講話態度,從對父母的生活點點滴滴開始禮敬,那你就落到實處了。而當一個人修學佛法處處落到實質上,保證不出三個月,你一定有學而時習之的樂趣,因為你會法喜充滿,因為你會覺得我時時刻刻都在遵循佛陀教誨,你自己會很踏實。我們看第一句,「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當一個為人子做到這一句話,有沒有禮敬父母?有。

       我們有一位同修很有意思,他說他念《無量壽經》、念《法華經》,之前還沒接受《弟子規》的教誨,因為末學是三月份才到深圳去,這些同修學佛也幾年的時間,結果我去了之後就跟他們講《弟子規》,結果這一位老師講了一段話,他說「我以前念大乘佛法覺得自己善根深厚,結果《弟子規》聽了幾節課,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做好」。諸位同修,是讀大乘經典覺得善根深厚好?還是讀《弟子規》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做到好?孔夫子給我們一個教誨,一個人的道業要成,要「知恥近乎勇」,要知道錯在哪,要有勇氣去改,你的道業才能成,不然每天在那邊抱著我的善根深厚,結果該依教奉行的教誨都沒做,我相信佛菩薩一定在那裡搖頭,一定笑我們學佛學呆了。

       所以我們看第一句,我們開始要捫心自問,今後要往普賢十願的路上走。句句話聽完之後,絕對不能起一個念頭說做不到,一定要起一個念頭說勇猛精進努力做到。其實恐懼是虛幻的,當你的勇氣真正踏出去的時候,那個幻相就不見了,而當你一次一次對治你的習氣,把它克服,你慢慢會感覺法喜充滿,因為戰勝別人一千次不如戰勝自己的習氣一次。

       禮敬的重點在內心的恭敬,所以當我們恭敬心現前的時候,對父母講話絕對是客客氣氣,絕對不會惡言相向,所以當我們跟父母講話的口氣不好,那已經生瞋恚,已經愚痴了,所以第一點,要時時刻刻警惕自己用一個恭敬的心對待父母。「父母命,行勿懶」,答應父母的事絕對不能後悔,或者找藉口。很多的人都覺得外面的人不能失信,家裡的人還可以,有沒有這個現象?反正家裡的人我對他失信,他又不會給我發脾氣;外面的人一失信,我的荷包就不見了,所以你看我們的存心都在分別、執著。而真正點點滴滴照顧我們的人就是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家人,你更應該禮敬的是誰?是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家人,人不要搞顛倒。所以「父母呼,應勿緩」,老婆呼,老公呼,「應勿緩」,恭敬心是一切處。

       為什麼菩薩不修普賢行不能圓成佛道?因為普賢的禮敬是對一切人禮敬,對一切眾生禮敬,他那種狀態幾乎已經跟佛無二無別。所以我們念這一句經文,諸位同修,您能夠面對一切人,跟他對應的時候,都能恭恭敬敬不起傲慢,你每天都在修普賢行。你每天不要趕著回家一定要念兩個小時的經,念經是手段,讓你把這些教誨時時提起來,更重要的是把經典落實。所以老和尚有一次很有意思,有一位同修遵從老和尚的教誨,把《無量壽經》念了三千遍,跑去問老和尚,「老和尚,我已經念三千遍了,接下來應該怎麼做?」老和尚跟他說,「再念三千遍」。所以三千遍真正重要的是記住教誨,「不怕念起,只怕覺遲」,馬上提起來,轉念,做出依教奉行的行為,實質在落實。

       第二句,「父母命,行勿懶」,答應父母的事都要恭恭敬敬去做到。我常常在看每一句經文的時候,都深刻感受到跟聖賢人的距離差太遠。我們看看曾參(曾子,《孝經》就是曾子傳出來的),念念把父母放在心上。上山砍柴,剛好有朋友要找曾子,他的母親怕人家長途跋涉,對人不好交代,但是曾子又上山砍柴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所以就拿了針往自己的手上扎一下,曾子的心馬上絞痛,覺得一定是媽媽有啥事,馬上趕回家裡。看到媽媽就跪下去,他說「母親,妳有什麼事嗎?」所以聖賢人的孝心,我們真正要效法、要學習。真正禮敬父母,真正把父母放在心上,父母交代的事絕對不會拖拖拉拉。相同的,老婆交代的事能不能拖拖拉拉?老婆也是諸佛,都是未來諸佛,你可不能再生分別,修行就是在一切人、一切時、一切處,斷分別、執著。所以諸位同修,每一句經文無量義,而你能解到什麼義,完全看你的心量擴寬到什麼程度,你就解到什麼義。

       我們看「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對父母親的教誨與責罰,我們都要恭敬心去領受。諸位同修,講到這裡,我們就要坐著時光穿梭機,我請諸位坐過好幾次了。第一次請你們回去的時候是想起孩子第一次跟我們一起吃飯,爺爺、奶奶都在,那第一口菜夾給誰?這是第一次坐時光穿梭機。第二次請大家坐的時候是什麼時候?結婚的人回到熱戀的時候,那時候的心境是什麼?念念為對方著想。這一次坐時光穿梭機要回到我們這幾十年的時光,我們對父母講了多少忤逆的話?多少瞋恨的話?好好省思,絕對要後不再造。諸位同修,一個人對父母不敬,對你的性德是最大的損傷,我不騙你,一個人只要對父母不孝,整個業障絕對快速現前。所以「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從前我們沒有辦法再挽救了,我們現在檢討好了,從今以後一定要後不再造,從今以後是什麼時候?是明天嗎?諸位同修,希望諸位今天是飛回去的,不是走回去的,既然學飛了,今天就要飛回去,今天一入門就要恭恭敬敬給父母行個禮,你媽媽過來說「兒子,你是不是發燒了?」

       因為我們中心很多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回去都拜父母,其中有一個孩子回去之後,除夕夜那一天拿了一盤水果,給父母下跪,感謝父母這一年的照顧。這個孩子在自己的房間走來走去,結果後來又來了一些鄰居進來,他愈想愈不敢出去,又那麼多人,怕自己的面子,很難受。後來這個孩子在他的文章裡面寫,他深呼吸之後,提起勇氣就走出去,走到父母面前,跟鄰居還在聊天,結果這個孩子,啪,就跪下去,他跪下去之後,所有的人一句話都沒有。諸位同修,至誠感通,所有的人被這個孩子的真誠都震懾住了,沒有一個人講話。這個孩子說走出來的時候忐忑不安,跪下去的時候內心非常舒坦,什麼話都可以講,他就講了一段謝謝父母的話,講完之後,所有的鄰居眼睛都瞪得很大,諸位同修,這個孩子在弘揚正法,他做出來示現給人家看。所以真正當你去立身行道,去孝順父母,去恭敬父母,你的內心不知道有多麼的自在與清淨。

       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海口跟深圳,這一年多來,我回家兩次。上一次回家,我就覺得人家孩子都做到了,末學都做不到,很慚愧,所以我一回去,我父母來機場接我,我一走出去,心臟開始跳得很快,還拿了一個大行李,趴下去也是很難看,拉了很重、很大的行李。結果我父母看到我,「走走走」,我父親要邁開的時候,我的心情很緊張,現在不拜更待何時?結果我就把行李放在一邊,我就拉著我父親的手,我說「爸,等一下,等一下」,我突然就跪下去了,我也很不好意思。教的學生都拜了,我再不拜,太慚愧。結果我跪下去,抬起頭來,我父親的眼睛已經濕了。行孝要及時,人生的痛快就在這裡。

       我在這個課程當中曾經提到,當我姐姐出嫁的那一拜拜下去,我父親整個當父親的一種責任心、一種承擔,那種感受完全跑到我的腦海裡面來,我的瞬間,跟我父親的眼淚是同時出來,我那個瞬間覺得我跟我父親是一不是二,所以我在那個時候對我自己講了一句話,我說今生今世絕對不講一句忤逆自己父母的話。好,這一節課先到這邊,阿彌陀佛。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1723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