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蔡礼旭老师

蔡禮旭老師主講《幸福人生講座》如何做一個真正如法的好人(第八集)

幸福人生講座—如何做一個真正如法的好人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八集)  2004/10/22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2-114-0008

 

幸福人生講座—如何做一個真正如法的好人  蔡禮旭老師主講  (第八集)  2004/10/22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2-114-0008

       諸位同修,阿彌陀佛。我們剛剛談到禮敬諸佛應該在跟父母的言語態度上,都要保持我們的恭敬心,所以縱使父母在教訓、在處罰我們,我們的內心也要不生憤怒、不生瞋恚。

       父母責罰我們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我們錯了,一種可能是我們被誤會了,假如是我們錯,被父母罵,被父母責罰,那我們應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我們應該非常歡喜有父母可以教誨我們,可以指出我們的問題。世上只有兩種人絕對不會嫉妒你的成就,一就是我們的父母,另外一位就是我們的師長,所以父母也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所以我們要看到父母對我們的存心,進而去受教。

       另外一方面,假如我們被誤解了,父母還是很兇,罵我們,或者甚至於有責打,我們這個時候要不要「敬聽」?要不要「順承」?這個就值得我們思考。當一個人在生氣、在氣頭上的時候,你假如很衝的回嘴會怎麼樣?兩敗俱傷,親情可經不起幾次大的衝突。所以當這個時候,父母罵你的是錯誤的,你能忍得下來,退一步海闊天空,當父母怒氣消退之後,他就會比較冷靜,等他冷靜下來,他就會感覺到自己比較過分。所以這個「忍」在家庭裡面是必修科目,所以佛陀說「一切法得成於忍」,「忍」才能顧全大局,「忍」才能讓對方生慚愧心,「忍」才能讓他冷靜思考,不然兩個巴掌一碰,聲音絕對出來。

       所以當父母冷靜下來,他去思考,我可能是聽一些不對的話,我的孩子應該沒有這樣,氣憤消了,他可能就走過來,「你要不要吃水果?」這個時候你可不要說,「你要叫我吃水果啦」,那就不對了。父母還是親人,跟你道歉,「對不起,我剛剛太兇了」,你可不要回嘴,「就是你錯」,那你的「忍」就毀於一旦了,就功敗垂成。當他跟你示好,當親人跟你認錯,你能平心靜氣接受,「哎呀,都是一家人」,可能一次風波之後,家裡的感情愈深,他愈能感受到你的包容,父母對你愈佩服、愈信任。

       諸位同修,取得父母很深的信任重不重要?太重要了。當你父母對你的德行,對你的為人,生起非常深的信任的時候,諸位同修,你父母當生成就的因緣快成熟了。父母親心目當中最親的人是誰?是孩子,當他對他的孩子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時候,請問他聽誰的話?聽孩子的話。所以父子之緣,母子之緣,你可不能再錯過。「父母離塵垢,子道方成就」,父母真正了生脫死,當生成佛,你做兒子的責任才真正圓滿。所以我們如何取得父母的信任,完全在生活的點點滴滴當中對父母的恭敬,對父母的照顧,而這點點滴滴的恭敬跟照顧,《弟子規》講得非常詳細,待會兒我們可以一一就一些角度好好去看。

       我有一位朋友是博士,很會讀書,二十七歲就博士畢業,從小會背《地藏經》、《孝經》、《論語》,都倒背如流,長得面相非常好,我這位朋友現在是大學副教授。我第一次跟他見面,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大家圍成一圈在交流意見,剛好這位朋友敘述了一段話之後,後面結尾講了一段話,他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我那個時候大學四年級,佛法半本也沒念過,當他結語念了這兩句,我的頭皮發麻,突然間很震撼,被他這句話震懾住了。結果我跟這位朋友剛好單獨兩個人進了電梯,那時候我也不懂佛法是什麼,我就很激動的對著我這位好朋友說,「度眾生成佛,你能,我也能」,結果我這位朋友被我一講都愣住了,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其實我也搞不清楚。諸位同修,這個叫做靈光乍現,突然烏雲破了一個洞,照進一道光,沒多久烏雲又密起來了。

       我從大四到聞佛法,還經過四年,所以善知識難逢,抓住了決不能再放過了。所以當我從電視看到老和尚講經,那真的是沒有見到而已,假如見到,一定是抓住老和尚,抱住老和尚的腳,這一生不能再錯過了。

       而我這位朋友很孝順,他很多方面都是我的典範,但是他在佛法方面的緣分就沒有比較再深入,畢竟他進入大學之後要負責的工作很多,他要升教授,很多的這些工作就向他襲來了。那我就因為佛菩薩的慈悲把我安排到教育界去,末學就開始教小學,一路體會到教育的重要。我們做教師的人特別容易感受佛陀的慈悲,因為佛法就是師道,佛法就是教學,所以愈教就愈覺得佛陀的慈悲,佛陀的因材施教,佛陀的諄諄教誨。剛好我上一次回去就去找這位朋友,諸位同修,您猜猜看我送這位朋友什麼東西?末學送他一尊這麼小的地藏王菩薩,拿著一根錫杖,非常莊嚴。我這位朋友把末學這一尊地藏王菩薩接過去,講了一句話,他說你離佛陀愈來愈近,我離佛陀愈來愈遠。朋友之間,惺惺相惜,念念希望他有成就。

       諸位同修,我們要盡心盡力走出一個典範讓我們的朋友看,讓我們的親人看,我們能不能等下來陪他休息?不能。我們要為人演說,要勇往直前,我們演得愈好,你的親友對佛法的信心愈充足,所以修身重要,修身是利他第一要件,這樣才能為人演說,演在前面,說在後面。

       當我這位朋友有機會從私立高校升到公立高校的時候,那一天末學就去祝賀他,剛好到他們家,他正在跟他父親彙報這件事。當末學進去的時候,我的朋友說「你先坐一下」,我就坐在沙發旁邊看著我這位朋友輕聲細語把這整個過程,為什麼在私立學校,目前的因緣是怎麼樣,能夠晉升到公立高校裡面去當副教授,跟他父親非常仔細的報告,那種言語、那種態度給末學非常深的感受,那是真正對父親恭敬,任何事情都希望讓父親清楚,不要讓父親擔心一點一滴。所以有一句說「事雖小,勿擅為」,我們常常做一些事都是先斬後奏,其實那個時候有沒有恭敬面對父母?所以修行要從根本修,要從自己的起心動念下手。起心動念,任何人沒有比我們自己更清楚。

       所以「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當然我們學儒家學說、學佛學,絕對不能當書呆子,也不能當佛呆子,你的父親已經氣得不行了,看到你就一直氣,你要趕快先離開現場,讓他的火先降下來。你不要到時候說蔡老師說的,就站在那裡給父親一直罵,「須敬聽,須順承」,要會變通。剛剛邵老師講的課,「小杖則受」,「杖」是指棍子,「大杖則走」,不能陷父母於不義,不能讓父母傷害了子女,讓他自己更痛苦,當然也不能讓父母氣到出問題,到時候送醫院了,諸位同修可不能來找我,說蔡老師教要「須順承」,順到最後高血壓發作,所以要處處體察情況,觀機,採取正確的進退應對。

       我們看下一句,「冬則溫,夏則凊,晨則省,昏則定。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業無變」。諸位同修,《地藏經》是佛門的孝經,而老和尚常常教誨我們,「地藏」是心地寶藏,請問要怎麼開?要用孝心,要用恭敬心,就能夠開發我們的性德,開發我們無窮的寶藏。所以《弟子規.入則孝》句句的經文都是孝悌的直接落實,我們對父母的關懷恭敬當然要表現在生活點點滴滴當中,這個時候我們要懂得看到父母的需要,能夠去關懷、去照顧,這就是最直接的禮敬。

       經文裡面提到「冬溫夏凊」,冬天的時候冷,所以這個典故是在漢朝的時候,有一位讀書人叫黃香,黃香九歲,他的母親早逝,留下了一位父親。他父親身體不是很好,九歲的黃香,冬天的時候自己先入了被窩,把被窩弄溫暖再請父親來睡;夏天的時候太熱了,趕快拿扇搧涼了,再請父親來睡。當我們能處處體恤父母,就能夠感受得到父母在生活上許多的需要,包含冷熱,包含饑渴,這些生活點滴,甚至於除了物質的一種關懷之外,還能夠對父母的內心懂得去關懷,那我們就確確實實把「冬則溫,夏則凊」這一句經文解得夠深廣。我們可不能學了這一句之後,關心父母就是冬天的時候把它睡暖,夏天的時候把它搧涼就好了,看到父母餓得半死,「課本沒教」,那就學呆了,所以經文要靠自己的心去感受。當我們能真正感受黃香的心境,你就能真正契入黃香對父母的態度了。所以老和尚常常告誡我們,學佛,學佛的存心,學佛的用心,學聖賢就要學聖賢的存心跟用心,我們就能快速契入聖賢佛菩薩的境界。

       現在秋天來了,溫差特別大,所以我們要趕快打一通電話告訴爸爸、媽媽,最近氣溫變化很大,早晚要多加衣服。諸位同修,您這一句話可以讓父母歡喜多久?我們當子女的確確實實要盡心盡力去行孝,而且絕對不能讓父母擔憂,當你愈懂事,你的父母就對你愈放心。所以我們要常常善體親心,看父母在物質方面有什麼需要,在精神方面有什麼需要。

       我記得小時候,我的母親常常差不多三個禮拜就回娘家一次,我父親載著我母親,我喜歡跟,就跟著去了,去了之後,看到母親左手一包,右手一包,拿了很多蔬菜水果。那時候年紀小,站在旁邊看到母親拿了這些水果往外公、外婆的冰箱放,我們內心看了感受非常歡喜。諸位同修,人確實有好善好德之心,你去找一個殺人犯,當他看到一個孝子在行孝,我相信他當下也會感動得流眼淚。為什麼現在眾生好善好德之心都喚不醒,不是眾生的問題,是我們學聖、學佛菩薩的人沒有演出好戲,讓人家看了感動,讓人家看了生起效法之心,我們沒有資格罵人家沒善根。所以我小時候這一幕一幕看到了,回去的時候,外公、外婆最疼孫子了,一杯一杯的飲料就端出來,你喝完了,他馬上又給你拿一杯來了,可以感受到這種血濃於水的情感,這種直系血親對於他的後代無微不至的關懷。所以讓你的孩子感受更多的天倫之樂,你的孩子的善根絕對會起得很好。這個時候就要我們演出孝順的榜樣。

       我十八歲以後,我的父親休息一陣子了,往後回娘家都是我載我的母親回去,我們也很歡喜陪著母親去行孝。所以為了我們自己,為了我們的父母,為了讓我們的孩子能生起孝心、生起善根,我們要全心全意去關懷父母,盡這一份孝道。而「敬」是內在,不能做表面。很多年輕男女結婚生了孩子,年紀也不大,禮拜六、禮拜天,想說可能很多人會說我都沒回家看爸爸、媽媽,怕人家說,所以就回去一下,帶著老婆、兒子回爸爸、媽媽家。一進去,孩子就亂成一團,兩個夫妻就坐在那裡,喝茶的喝茶,看報紙的看報紙,誰最忙?爸爸、媽媽忙得要死。早上六、七點還要去買菜,買完回來還要煮,然後煮好了,你看完報紙,「煮好了是吧,好,吃飯」,吃完飯,該走了,「小寶回家了」,拍拍屁股就走了。旁邊的人說,「你兒子這麼常回來看你」,爸爸、媽媽說,「累死我了,不如不回來」。不能善體親心,做表面,不只沒有功德,還造業。所以時時感受父母的需要。

       而真正能夠讓父母得安樂,得快樂,唯有聽聞佛陀的教誨才能真正徹底安樂。所以養父母之身,養父母之心,更重要的要養父母的智慧。而老人家最難放下的就是分別、執著,所以我們每一次回去,一來盡孝心,二來要不厭其煩引導父母正確的思想觀念,然後每一次就挑一、兩片跟父母現在狀況最契機的老和尚開示,趕快放下去,陪兩老一起看,而當你這麼孝順,敢跟你打包票,你的父母看不看?看。聽個一句、兩句,日積月累很多的執著就開始放下了。諸位同修,父母的往生大事可不是臨終的時候辦,什麼時候開始辦?時時刻刻。因緣成熟要趕快提升父母的知見,趕快累積父母往生的資糧,這個重要。所以這個才是真正養父母之智慧,根本讓父母得究竟安樂。

       下一句「晨則省,昏則定」,俗話講「晨昏定省」,早上起來的時候問候一下,晚上回來的時候跟父母報告一下今天過得怎麼樣,都很好,讓他也放心,所以處處讓父母放心。

       有一位學校老師拿了一些《弟子規》回學校,後來打了一通電話到我們中心,他說「蔡老師,《弟子規》裡面有糟粕」。諸位同修,很多人對中國文化有批判,末學敢跟你打包票,批判的人連經本都沒有從頭看到尾,所以現在人為什麼修道難?還沒有入聖學,貢高我慢已經上來了。這個就是因為讀書的次第搞顛倒了,不從德行下手,而從知識技能下手,搞得現在十多歲的孩子,各個都恃才傲物。真的,我們看到這些孩子不會生氣,會對他很惋惜,因為我們這些長者、老師對不起這群孩子,他們沒有接受聖賢教育是我們的責任。所以很多人在批判中國文化,你可要穩得住腳。諸位同修可能說,「蔡老師,我中國文化讀沒有幾本,怎麼辦?到時候人家出招,我怎麼接?」我跟你保證,你只要把《弟子規》讀熟了,落實了,我保證你什麼招都接住,甚至於他拳還沒出來,只是動了肩膀,你就知道要擋這裡了,因為你已經看到他起心動念處的錯誤。

       批判中國文化最多的就是「孝順,孝順,愚孝,父母怎麼樣都要順」。諸位同修,《弟子規》打開來明明就寫著「親有過,諫使更」,父母有過失的時候要全心全意勸父母,不能陷父母於不義。所以這一些罵糟粕的人是不是真正看過經典,經典裡面沒有糟粕,他們所批判的很多都不是聖人說的,現在都是群魔亂舞,人云亦云,我們當聖賢的弟子可不能隨波逐流,可不能被別人轉。

       所以我當下就請教他,我說:這位老師,請問哪一句是糟粕。他遲疑了一下,可能有一點不適應我馬上給他接招了,他就說:「晨則省,昏則定」是糟粕。我就請教這位老師,我說:為什麼你覺得是糟粕?他說:一天要問父母兩次好,太麻煩了。諸位同修,這個時候你可不能跟他講「怎麼兩次麻煩!盡孝心是應該的,兩次怎麼會麻煩!」你這樣跟他講話,他能不能接受?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就要把聖賢人教育的一種態度、一種存心,你要把那個本質開顯給他聽,而不是外在的兩次、三次。我們就告訴這位老師,父母無時不刻在擔心、在思念他的孩子,何止是一天兩次!所以早上一醒過來去跟父母請安,父母一看,「額頭都發亮,昨天一定睡得不錯」,父母一整天都覺得很放心。然後當兒子的又去跟父母問好,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你父母一天工作的情緒可能都很高興。下午放學回來,父母也不知道你這一天發生了什麼事,去跟父母說,「爸爸、媽媽,我放學回來了」,你父母一看,「精神也挺不錯,在學校應該學得不錯」。你早晚兩次的問候能夠讓父母一天都很安心,所以我們為人子女,尤其在這麼小的年紀,說要幫父母負擔些什麼生活壓力是不大可能,最起碼不能讓父母擔憂。

       當我們這一段話講完,這位老師就說,「蔡老師,你的中國文化是跟誰學的?你學得不錯」。他這麼一稱讚,八風就吹過來了,可要接招,不能暈了。他一講,我就跟他說,「沒有,沒有,我們也是剛開始在學習」,就稍微跟他對應了一下。突然他來了一個回馬槍,你可不能得意忘形,你要馬上接住,可能就要刺到鼻子了。他說「蔡老師,你沒有做到,你現在有沒有早晚問你媽媽兩次好?」這麼一問,你就「啊,嗯」,那完蛋了。「你推廣經典的人都做不到,給人家看笑話,你還是下來,我來做。」這個時候我就跟他說了,我說「假如我早上打一次電話,晚上打一次電話,我一定會被我媽媽罵」,「你不知道電話費很貴嗎?打回來浪費錢。」所以不能學死了,「晨則省,昏則定」是為人子要處處讓父母放心,而你的方式不是你想怎麼做,要父母歡喜接受,父母歡喜接受的一定是每個禮拜固定給他打一次回來就好。

       而我媽媽確實不擔心我。我們今天下午第一節課講的,孩子要能善惡分明才不會被一些不好的因緣轉掉,所以你要讓你父母真正放心,不只是早晚問候,更重要的是你的德行、你的言語行為要讓他真正放心,你也不能只是做這個儀式而已。所以我從海口第一次回台灣,我一進門就跟我母親講,我說「母親,妳修得不錯」,我母親聽傻了,不知道我在說啥。我說「母親,我去了四個月,我的內心都沒有掛礙,做得非常歡喜,心裡面也不會絞痛,絕對是妳在台灣都沒有擔心我,我才能做得這麼順利」。我媽媽笑一笑。母子假如能夠這樣互動,那是人生的快樂。

       因為我在來大陸以前,這五、六年來接受老和尚的教誨,內心非常感恩,所以我們抱持著師志如己志,老師的志向就是我們當弟子的志向,所以我自己心裡有數,可能過不了幾年要離開父母。你能不能在要飛大陸前一天跟你媽媽說,「媽,我走了」,她會怎麼樣?她怎麼可以接受。所以諸位同修,善體親心,你怎樣的做法才能讓你的父母很能接受,很歡喜,你要做在前頭,讓它水到渠成。所以我就跟我媽媽講,「媽,我們兩個絕對不是這一生才聞念佛法門,若不往昔修福慧,於此正法不能聞,所以我們兩個都聞了好幾次,但是我們兩個現在還在這裡打混,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們沒有往生?這個是大事」。所以我就跟我媽媽說了,「媽,我最難放下的我知道了,妳最難放下的是誰?妳知道嗎?」我這麼一講,我母親就笑得不行。她知不知道我說誰?就是她的心肝兒子。我是獨子,我母親對我很疼愛。你看母子同修,這個機鋒也是很激烈,就透過言語告訴母親,「連兒子都要放下,不然不能往生,不能往生對不起阿彌陀佛的悲願,所以我們一起往生,同生極樂國,做法眷屬」,就這樣跟我母親講。

       之後我又接著講,「媽,聞佛法就像盲龜一百年才伸出頭來呼吸一次,伸出來剛好遇到一塊有一個洞的浮木漂在大海上,盲龜的頭伸出來,剛好就接上了。得人身都這麼難,那得人身又聞佛法多難,難中之難,無過此難。所以這麼難得的機會,我們母子兩個都遇到了,應該讓更多的人能夠聞到正法,所以母親,妳一定要把我捐出來」,三年前開始講。每一次我母親情緒很好,「悅復諫」,《弟子規》說「悅」,就是父母心情很好的時候要勸告他,所以就「悅復諫」。這兩、三年我每一次跟她提這個話題,「母親,妳要把兒子捐出來」,她就一直笑。

       突然我剛好在前年決定到澳洲,隨著淨宗學院的課程好好修學儒學跟佛學,好好親近老和尚,然後親近善知識,確實是「人有善願,天必從之」,我也沒有攀緣,去了之後,楊淑芬老師就教我國學,盧叔叔就在生活點點滴滴、方方面面指導我落實佛陀的教誨。後來非常幸運,回了台灣,楊老師很疼愛我,讓我在她們家住了七個月。我跟楊老師常常討論經典,比方說討論《論語》,討論一、兩句,突然一看錶,「兩點了,你明天還要教書」,因為那時候我還帶一個六年級的班,「明天還要教書,趕快去睡覺」。「學而時習之」,真的會把時間都忘掉。

       七個月之後,末學回高雄考老師,怎麼考都能夠入決賽,但是就不能上榜,怎麼考都是備取。我記得我第一次考試的時候,一百九十一個準老師,都是已經拿到教師資格的去考試,複試錄取二十一個人,末學進了二十一個人,而這二十一個人只有一個男生,二十個都是女生。結果當我去參加複試的時候,坐了三位校長,看到末學走進去,說「今天還有男生!」結果末學坐下去,一跟主考官對了兩、三招,我想大事不妙,我們是念念要教育好孩子的德行,而主考官就問我「你有沒有行政經驗?你會不會搞活動?」盡問我這些東西。末學絕對要當班主任,不搞這些活動,因為孩子的德行的根要你點點滴滴付出才行,結果沒對上,我還是備取,第四名。後來去考,幾千個人,然後錄取一百多個人進複試,像高雄市,兩千多個人錄取一百二十多個人進複試,末學又進了,我是每考必進,每進必考不上。考到最後,我跟我父親講,我說「爸,你不要跟我去看榜單了」,我覺得對我父親很愧疚,每一次機會都很大,結果都失望。末學就跟我父親講,「最後一次你別去了,我怕你又失望了」。結果後來塵埃落定,一所也沒考上,我的母親就跟我父親講「另有安排」。

       諸位同修,你要相信佛菩薩,真的「境緣無好醜」,你假如自己在境界當中分別好醜,我們就被困住了。看起來是沒考上,諸位同修,您想想,我假如沒有這些經歷,我父親一定說「你沒有實力,重來一年」。我父親看我過關斬將,就是上不了,他不忍心叫我重考一年。

       我覺得考試很折騰人,害我都不能做弘法利生的事,因為在考試,沒上我也很自在。結果剛好考完試,我就開始帶著楊淑芬老師的《弟子規》這些書法本,載著這些經典開始到各個淨宗學會去發送。發送完沒多久,楊老師就從澳洲回來,末學趕快到台中去拜見楊老師。一進門,楊老師跟我說,她說:你還沒考,我就知道你考不上了。我聽愣了,聽傻了,我說:為什麼考不上?楊老師說:我已經答應老和尚要到海口去推展中國文化,還在老和尚的面前誇下海口,我有一個姪子馬上就可以去了。真是不可思議,我在寫一題題目的時候,足足折騰了十分鐘,為什麼?因為我不相信我寫不出來,因為那一題剛好是我跟楊老師吃飽飯一起散步,討論的一句李白的詩,叫「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楊老師還給我開解,我聽了也很高興。結果真的就考出那一題來,我說我不可能忘記,但是就是想不出來。我媽媽那一節在家裡念佛,她就覺得這個心一直忐忑不安,她回來就問我:你第一節課是不是考得很差?我說:妳怎麼知道?真是母子連心。所以我母親就勸我爸爸,「另有安排」。

       後來我確定要來海口了,是我母親勸我爸爸,「你要看開一點」,我母親的同事都說,「哪有人像妳這樣當母親的,別人都是捨不得孩子走,妳還要把孩子推出來」。因為我父親還是不捨,我是長孫,又是長曾孫,但是我父親非常通情達理,他看我這麼堅決,他也勸我,他說這件事幾乎很少人可以做到。末學知道他內心可能不能接受,我就跟我父親講,我說「父親,雖然沒有幾個人做到,但是也有幾個人真正做到了,所以我們不要去學很多做不到的,我們一定要去學誰做到了。而當這個做到的人假如要很有錢,要很有權,要很有勢,那兒子馬上不去。假如這個人,這位仁者,沒有錢、沒有權、沒有勢,啥都沒有,做到了,那我要好好跟他學,也同樣可以做到」。諸位同修,末學舉了哪一個例子?老和尚沒有錢、沒有權、沒有勢,一個人到了台灣,憑什麼得到三位老師全心全意的教誨?憑什麼能夠把佛法弘傳到全世界?諸位同修,宇宙人生的真相至簡至易,我們把它想得太複雜了。真誠是能感,境界是所感,老和尚有真誠心弘揚佛法,弘揚正法,所以他就能夠得到這麼多善知識的提攜,能夠得到這麼多護法對他的支持。

       我跟我父親講完,父親沒說話,父親接著說:弘揚中國文化確實不容易。我看他心裡還是有所不捨,我跟我父親講,我說:父親,我不渴望中國文化在我的面前開花結果,我只要守住本分,中國文化不要在我這一代面前斷根,我就心滿意足了。今天的課我們就先講到這邊,阿彌陀佛。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1723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投稿邮箱:admin@guoloujia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