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礼旭老师 | 每一个道理是拿来对照自己、要求自己

蔡礼旭老师:每一个道理是拿来对照自己、要求自己

假如学了之后烦恼愈来愈多,情绪起伏也大,那这个学习铁定出状况,要赶紧找出问题修正一下。正确的状况应该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才对。一开始我们谈到学贵立志,曾子刚刚讲的“任重而道远”,这个就是立志。我们又讲到学习的次序,信解行证,而这个行是关键,做了之后就会很有感悟,信会更深,解会更彻底,解行要相应。《弟子规》告诉我们,“不力行,但学文”,这个就是有解无行,就“长浮华”。我们读了很多经,听了很多课,很多道理懂了,落在表面上,没有真正对治自己的习气,慢慢的就拿著道理去要求别人,就长浮华,所以这个习气特别容易犯。孟子两千多年前就提醒我们,“人皆好为人师”,所以“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这个为己,我们刚好之前讲学习的次序的时候、方法的时候,有提到“切己体察”,每一个道理是拿来对照自己、要求自己,这个心态就很正确。因为古代的人他明白一个道理,“成己才能成物,立己才能立人”,他知所先后,身修才能家齐,家齐才能国治,所以一定要以修身为本,那他当然要提升自己。所以这个为己,拿道理对自己开刀,对自己的习气赶尽杀绝,对别人要厚道三分。说实在的,这些话语历代的圣者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其实都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其实我们跟人家相处,让身边的人觉得压力很大,基本上我们的态度就有问题,可能我们对人要求太多,甚至眼神都有杀气,“你都学多久的人,才这种程度。”虽然我们是在心里想这个事情没说出来,但是这个杀气已经送过去了。“学问深时意气平”,真有学问,给人如沐春风才对。而当我们学的东西是去看别人,我们的精神就耗在这些东西上面。“工于论人者,察己必疏”,一个人很会谈论别人的长短、好坏;这些话语其实都很深刻,我们有没有真正体悟在心上,调整自己的心态?我们冷静去看,我们这几代人的根基都不牢。比方以我来讲,我小时候两岁就到高雄市去了,就在大都市里生活,没吃过苦,所以是养尊处优。成长的过程当中升学主义挂帅,无形当中嫉妒心上来了,见不得人好上来了,攀比心上来了,这些习气不知不觉都上来了。虽然这几年在学传统文化,又不是经典一打开习气全跑掉了,是不是这样?所以真正下功夫察自己的过失,真的都觉得时间不够,听经、读经调伏自己,让自己更明理的时间都感觉不够。所以很多过来人的言语我们不能等闲视之,那个都是真实修道的功夫,特别提醒我们。

夏莲居老先生说道,“真学道人无剪爪之暇”,连什么时间都没有?连剪指甲的时间都没有,“安有功夫说闲话”。这些都是过来人说的,体会不到是我们根本还没入门。走在修身的路上,重要的是克己的功夫,克除自己的习气、烦恼。夏老又说,一个人须“打破自欺一关,始有商量处”。自己到底是什么程度都搞不清楚,没得商量,没得修。这么多妄想,甚至于常常看别人过失,怎么修道?修不了。而且要清清楚楚看到自己满身都是过失,这个时候功夫才有下手的地方。我们一天都不知道今天做错什么事情,那是糊里糊涂过一天,“一日不知非,则一日安于自是;一日无过可改,则一日无步可进”。我们都是没有基础的几代人,假如都还很自满,觉得自己学得很不错,那是完全看不到自己的问题。所以我们今天还有时间在讲一大堆闲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心都是散乱的,没有办法观照自己的问题去下功夫。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