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柏霖警官主讲:明因果 解业力 幸福圆满人生(第四集)

 

明因果 解业力 幸福圆满人生

黄柏霖警官主讲

(第四集)

2010/10/5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52-460-0004

各位同学,各位菩萨,阿弥陀佛!非常感恩各位今天来听我在香港讲“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的最后一场,讲完我就要回台湾去,因为我在公务部门非常忙,明天马上就要上班,也没得休息。这两天来,只有在门口的街道走来走去,但是我法喜充满,跟各位结这个法缘我非常的高兴,能让我有这个机会把因果讲出来。我想昨天跟今天,我们从礼拜六开始,礼拜天跟今天,礼拜一、礼拜二这样讲下来,我想各位多多少少对因果你们会有信心。我想你们在座都修得很好,净空法师说香港人只忙着赚钱,可是我发现你们好像也不是忙着赚钱,你们在忙着赚公德财。公德财永远属于你的,你七圣财全部都得到了,信心、戒财、舍财、闻财、惭、愧、定慧,你都可以得到。这个财是真正可以带得走的,其他统统带不走。

接下来,今天我们就讲第七大项,我们看萤幕的资料里面,我们要听圣贤的话。净空法师跟我们讲,他说我们要听圣贤的话,就像“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道理是一样的。现在的小孩子都比较不乖,为什么?因为他没有圣贤伦理道德教育,所以妈妈讲,他就不听。那你说到底真的有没有因果?有。因果就是你的人生剧本,就是你人生的遭遇,你这一生的遭遇,你家里的事,你的太太、你的小孩,乃至于你的眷属,还有你的工作,还有你的经济能力,还有你的存款,还有你对人处事的种种这些,统统是你这一世的人生因果。可是我们生活在因果当中,而自己不晓得因果在旁边,不晓得因果在我这一念心。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人生是一个因果。所以人生今生的剧本,不是阿弥陀佛、不是佛菩萨帮我们写的,也不是阎罗王写的,这个剧本是我自己前世,乃至于我累世所写出来的剧本。

剧本,你们知道吗?连续剧那个剧本。你只好下去演,演里面的男主角跟女主角就是你(妳)跟你太太跟妳先生。这到底是什么缘?过去无始劫以来阿赖耶识里面累积了很多善跟恶的种子,你也许这一世是跟前世善缘的人做夫妻,这一世有可能跟前两世恶缘的做夫妻,糟糕了,找上门了,而且做你的太太、做妳的先生,那怎么办?我等一下,这一堂会教各位怎么去转念头,你必须要发大悲心,要度他。所以有些人去学佛,为什么先生会障碍、太太会障碍,为什么?他缘不到,他可能不是佛门中的人,你是佛门中的人。像我以前,有一个老菩萨,在台湾,她拜观音的,她修观音的。她早期学佛的时候,去念佛、去诵经,他先生就骂她,学佛没有用,然后她的海青,马上用菜刀把它剁剁剁,不给她穿海青。你看这是善缘还是不好的缘?这障碍!她太太一辈子修忍辱,所以你说她先生到底是好还是坏?我跟你讲,到开智慧,一切都是好缘,善的也是好缘,恶的也是好缘。为什么?“三人行,必有我师”,善的,你要懂得感恩,但是不能留恋,留恋的话会难分难舍,分不开,对不对?恶的话,让你修忍辱,让你修忍辱波罗密,他骂你,你说是是是,这是修忍辱,他障碍你,让你更精进,所以当你修成功的时候,你要感谢他。不然他会讲,“不要去念佛,我们到欧洲去玩”,人家去打佛七,你跑到欧洲去玩,你到底觉得是好还是不好?所以学佛的过程里面,有些看起来是冤家,是真的冤家,有些是软冤家,“老婆,不要去听经,来去玩比较好玩,听经有什么好玩的,多无趣”,这是软冤家,你也不能进步。

所以老太太的海青被他剁掉以后,因果也好,或者是果报也好,总有会来的时候。结果那一次他先生是气切,中风气切,气切以后这边割掉,割掉导一个管下去,然后就不能讲话,就这样。我去看他,是植物人病房,我去跟他讲话,那一天刚好十一月十七号,阿弥陀佛圣诞,我去看他。他就跟我讲,他突然间可以讲话了,本来都不能讲话,他突然可以讲:黄警官,你好。我说:是。我也是好人!我说:是,你是好人。你怎么是好人?有一个人违规停车,我叫他赶快开走,不要被警察开单子。他说这样是好人,这也说得有道理,是好人。然后他说完以后,糟糕,习气又来了,又开始骂老婆,他一直骂骂骂,他跟老婆讲:我们回家,我们不要住在这里。他太太说:不行,这里有机器,有呼吸设备,有紧急的抽痰。他说:我们用钱整个给它搬回家。所以你说人到老了的时候有什么用。修到预知时至,身无病苦,心不贪恋,意不颠倒,往生,那最好。最好阿弥陀佛保佑你,要走的时候你预知时至,学将军乡老菩萨,老和尚常讲的,他儿子跟媳妇很孝顺她,她知道要走了,要往生净土了,她就跟她儿子讲:儿子,你先吃,媳妇,妳先吃。她就去沐浴,穿海青,到二楼的佛堂,念南无阿弥陀佛,拿着念珠,就站着往生了。为什么?她如果跟她儿子讲,“儿子,妈妈等一下就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妈妈,妳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好了,妳心一软,“儿子,你真乖,好了,我不要走了。”糟糕,又不行了,又走不了了。阿弥陀佛手伸著,阿弥陀佛是不会喊酸,妳怎么还不来?阿弥陀佛在那边等了半天说,妳不来,妳还是放不下,好了,等妳放下再说吧,又没了。

所以平常我昨天教各位的,你平常六根接触六尘,你喜欢听的跟不喜欢听的,喜欢看的跟不喜欢看的,喜欢吃的跟不喜欢吃的,你都要学习放下。这样各位懂吗?你如果不喜欢吃,太太煮的面不好吃,你不要说不好吃我不要吃,你没有放下,你还是要学会放下。你说:好,吃,你刚开始吃觉得不好吃,怎么这么不好吃,这么难吃的面,第一次吃不习惯,第二次再修,功夫有进步了,再吃到一百次、五百次的时候,到第五百碗面的时候,那个面其实是不好吃,但是那是你的习气说不好吃,其实自性的智慧没有所谓好吃不好吃,只要起欢喜心都好吃。所以你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面包拿起来也好吃,对不对?饿了就好吃。结果你修到第五百次的时候,吃五百次面的时候,你吃起来真甘甜,其实跟第一次完全一样,第一次是习气很重,说不好吃,生烦恼,心变烦恼,到第五百次的时候,功夫成片,真甘甜。其实是同一个味道,同一个人煮的,同样的味道他竟然说甘甜,心境转了,心念转了,这个时候心就转成极乐。这样各位懂吗?第一碗面的时候心在娑婆,娑婆就是分别、执著、喜欢、不喜欢、讨厌、我恨、我爱、我怨,就是这样。这样各位懂吗?这样修,这样修你就会修成功,你就可以功夫成片,你这样念阿弥陀佛,你才有办法一念相应一念佛。什么叫一念相应?一念下去,阿弥陀佛,心很清净,第二念南无阿弥陀佛,也很清净,不打妄想、不分别、不执著、不起贪瞋痴慢疑、不嫉妒、不讨厌、不喜欢,你成功了,这个叫功夫成片。这个人一定往生,必定往生,因为他放下了。

所以你没有放下就不能看破,你没有看破就没办法往生,那就会再继续流转。善缘的再继续做眷属,恶缘的再继续讨债,再继续玩,大家继续玩,这个游戏还没有结束,还要继续。所以人生就是一个剧本,就是一个因果。没有学佛的,统统是迷迷糊糊在演这个因果,在演这个剧本,演得心不甘情不愿,讨厌、我告你、我打你、我不爱你,糟糕,一团乱,剧本又开始乱掉了,又开始写下一世的剧本,又乱了。“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自己在写糊涂剧本,自己都不知道在写糊涂剧本,怎么办?是你自己写的,你要怪谁?下一次再来又忘记了,这个叫轮回。上次的痛苦马上就忘光,新的痛苦又马上来了,这叫轮回。所以剧本一直在换,有时候是换人的剧本,有时候是动物的剧本,有时候是饿鬼道的剧本,都在换剧本。我们人只有写一个剧本,就是阿弥陀佛的剧本,就是一向专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就是阿弥陀佛的剧本,这样就好。

好,各位我想,你就知道这几个小时听下来,原来是从心念去决定因果,善因善果,恶因恶果,净因净果,决定业力,善业、恶业、净业,看你要选哪一条,三岔路你选哪一条?最后果报、命运,你往生极乐世界的慧命,你轮回的生命,就在你的决定。所以这个老祖宗的话,我想各位都是修行人,《太上感应篇》、《阴骘文》、《了凡四训》、《俞净意公遇灶神记》你们都看过了,都了解那个道理,我现在只是拿故事来跟这个道理对比,让你们去体会,老祖宗讲的话没有错,要相信老祖宗讲的好话绝对是对的。这样既然是对的,你就照老祖宗的话去做就没有错了,这样叫听老人言,就不会吃亏了。

接下来,第一句话叫“汝负我命,我还汝债,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生死。”这什么意思?你杀我一条命,你下次要还我一条命,我杀你一条命,我就要还你一条命,这叫汝负我命,我还汝债。因为有这种互相相杀的因缘,以是因缘,经过百千劫,百劫千劫,常在生死,互相讨债还债,相杀相吃,以是因缘,常在生死,经百千劫。所以人不是只有一生一世的。接下来就是说,讨债的时候不是多一点就是少一点,讨不够下次再讨。所以经典上讲,“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逢时,果报还自受”,我就用佛陀的例子讲给各位听。佛陀的马麦之报,大概各位都听过了,昨天我有没有讲马麦之报?有,还有安世高大师的也有讲过,那我们就不再提了。所以连佛陀成佛他都要去承受因果,证明经典上讲的没有错,所作业不亡。

接下来,圣贤的话里面,“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所以我们看因缘果报,你不能看现在,像我以前来讲的话,我在民国(台湾叫民国),现在这边应该叫做二00六年。我在二00六年的时候,我曾经受到一个打击,其实我已经很用功在学佛,我也帮人家做助念,也做很多好事。可是我在那个地方,我那个单位本来是不错的,非常的大,我是做主管的,可是做主管,我本来是外勤单位的主管,结果到二00六年那年,我那个单位改成内勤的单位,就来了两个股长。其中有个股长,刚开始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股长有点怪怪的,但是我不知道他跟我什么因缘,我不知道。有一次在开会的时候,他就骂另外一个主管,他把工作推给别人。我那时候学佛学得忍辱还不够,我也在这边忏悔。我就跟他讲说,你怎么可以去欺负那个股长?你怎么可以把工作推给他?他当场就含恨在心。所以我们的怨亲债主在哪里?就在我们的习气里面,在我们的贪瞋痴里面,当你贪瞋痴发作的时候,因缘会逢时,果报就现前。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可是我觉得我跟他相处还好,结果他就这样被我责怪以后,他有点生气,开始去记录我的行踪,我这个主任几点出去,我这个主任在干什么,记录下来。其实我都去讲经,晚上下班去讲经,要不然去助念。他就记录,我去讲经,我去助念,连这个都写下去。我的司机上班,他也去追踪,他说我都不管司机,所以没尽到责任。后来上面来调查,我就被调走了,我就没有那个位子了,我本来管好多人,后来没有人可以给我管,我就被冰起来。被冰起来以后,突然间从高处掉下来,所以有福报的人,从来不会去觉悟到无常的来临,有福报的人一直会觉得说,我永远可以保持这个福报,结果错了。福报就像电池一样会用完,电话也会没有电,银行存款会刷光,也是没有钱。我那时被调去的时候,我心里非常的怨,也跑去问算命的,现在不算命了。算命说:你二00六年一定要弃公从民。弃公从民就是离开公职变成老百姓,我就心想,我十年白修的了,我根本没有改命,该怎么生就怎么生,该怎么死就怎么死,该怎么病就怎么病,我根本没有转,没有转命。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转命?我们要改毛病、要改习气、要改个性、要改情绪。依《了凡四训》来讲,“命由我做,福自己求”,他讲“一切福田,不离方寸,从心而觅,感无不通”,从心去找,没有不能改变的。“不独得道德仁义,亦得功名富贵”,不仅你可以得到道德,而且可以得智慧,你从心去找可以得到智慧,也可以得到功名富贵,就是得到你这一世要的东西。“若不反躬内省”,如果你不向自己,反求诸己,反省;“求之有道,得之有命”,你去拿到的,原来是命中有的。所以后来我就忏悔,我反省,我过去生跟他结恶缘,我过去一定有说过人家的是非,所以我这辈子才会被人家说是非,好,我承受,我转境,我消业,我也不恨,我也不厌,结果过七天我就很快乐了。可是那七天很难过,不敢抬头看人,开会的时候很难过,人家都升官,只有我贬官,为什么这样?我做那么多好事,为什么没有改变?我们学佛的人大部分都会这样,没有学佛的人也会这样,有些学佛的人没有明心,没有了解自己的心也会这样。所以我后来就忏悔,所以忏悔即清净,忏悔改过都有用,还有发愿。后来我七天就转过来,我们的主管就跟我讲,他说:你好厉害,你都不会伤心,你都不会难过,你都不会恨。我说:没有!就这么快乐。这样七天,七天就转了,这个叫“若能转境,即见如来”,如来就是放下、就是清净。我就转烦恼为菩提,菩提就是快乐清净。好,我不怨,我在电梯看到他,我也跟他笑一笑,我知道是他给我说是非的,我就是笑一笑,这样就好。不然我们还在修学,还是凡夫,你检举我,我再整你,跟他没完没了,怎么办?冤冤相报,下次继续打,下次继续玩,那多累!

好,我们欢喜受,我们甘愿受,好!消业障。消业障是很痛苦的,但是消业障就是福报要来临的前兆,所以我经过这样的七天转境以后,我就加紧用功,我开始怎么样?我开始放下官场的得失利害,我不再去求了,我也不再去问算命了,我就是加紧用功,结果我福报现前,到二00九年,老和尚说你出来讲因果,我就开始讲因果了。讲因果以后我搞懂了,我搞懂了!原来命由我做,福自己求,原来人可以改命。什么叫命运,你从心念去改变,你就改变业力,你就改变因果,改变因果就改变业力。业力,你就开始修清净,那就改变命运了,你就不会苦,你就不会得到苦了。所以老和尚讲,以前想错了、说错了、做错了,所以痛苦;现在想对了、做对了、说对了,所以快乐。所以看你要选哪一个,对不对?我们当然是选快乐。我就这样转境以后,我才相信善恶都有果报,不用去怪别人,不要怪佛菩萨,不要怪天怪地,怪自己,就是《了凡四训》里面讲,“若不反躬内省”,你就反省自己就好。

我有个莲友去打佛七回来,打电话给我,他说:黄师兄(就是我讲那个林善),黄师兄,我媳妇都欺负我,我去打佛七帮她们祈福,碗都不洗,懒得不得了。我说:林善,你去打佛七阿弥陀佛有没有给你考试?他说:没有,打完就回来了。我说:她是阿弥陀佛派来的考试官。他说:怎么可能?她碗都不洗,懒得不得了,怎么是阿弥陀佛派来的?我说是阿弥陀佛派来的。他说那怎么办?我说:你念阿弥陀佛念七天,修佛七,要干什么?“放下!”我说:对,那你没有放下。他说现在怎么办?“你去洗碗。”他说:我去打佛七,回来还要叫我洗碗,我命这么苦干什么?我说:那你根本不是念阿弥陀佛,你是念苦。他说那现在怎么办?你跟她感恩,“媳妇,不好意思,那七天我都没有洗碗,谢谢妳留这些碗给我洗。”三天的碗都没有洗,留回来就给他洗,最后,他边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后来我再问他的时候,你觉得媳妇好不好?现在比较好了,不错。我说你们已经转业了,消业了,转恶缘为善缘了,恭喜你。我说你们还是一样幸福,对不对?对,生日有没有包红包给你,有,都有包红包,这样就好了,感恩!这个年代能这样就不错了,三代同堂,你要偷笑了。他说:对!可见就在自己,苦跟乐都是自己,跟别人有什么关系。你说这个媳妇不好,那个先生不好,你怪了半天都没怪自己不好,对不对?你这样去弄,快乐,她让我修福!因为我七天没有做家事。所以你们都可以学学这个林善,回去就不要怪媳妇,不要怪老公。

所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我就让各位看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中国时报报导的,二00八年发生的,有一位就是刚才照片有出来这一位,就在嘉义发生一个枪击案。有一个流氓非常坏,他是地方的恶霸,这个不是流氓,流氓已经被杀死了,这个是杀流氓那个人,我特地把他做马赛克。流氓欠他的钱,欠台币三十万,不还给他,他就去跟他拿钱,这个流氓跟他儿子都一样不好,在地方上被称为嘉义之虎,你看一个人被称为老虎,你看这个有多凶。他去跟他要钱的时候,他跟他怎么讲?他说不还给你就是不还给你,来一次我打你一次,这么恶劣;然后他开车去,他把他车子刮伤,把他轮胎泄气,这么恶劣的一个人。我常常讲,很多东西冥冥之中绝对会有因缘果报,只是时候未到。结果这个人,这个被害人,也不算是被害人,因为他欠他钱是被害,可是他杀他,他是加害人。他有一天气到不行,喝了一点酒壮胆,就拿了一支枪去找他,他看到人在工厂,当场把他开枪击毙。击毙完了以后,把他杀死以后,又跑去槟榔摊,把他儿子押回来,当场开枪击毙,让他们两个父子在一起。警察抓他的时候,他怎么讲,他说我为地方除害,这两个人很坏,都专门欺负老百姓,欺负我,我替地方除害。当然这是不行的,法律社会不能这样的,自有法律制裁,怎么可以像古代人一样,自己去报仇,不行,当然这个不鼓励,那是不对的,他不知道前世的因果。当然他们这一世又造下一世的因果,那也不好。这是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这个人是台湾的移民,他移民到南非约翰尼斯堡,他去卖什么?是卖鱼翅。结果在十四年前,就是在一九九六年的时候,有一个台商姓高,跟他有生意买卖纠纷,就是进口台湾去的鱼翅。结果姓李的这个凶手,他不好,心狠手辣,他当场把他开枪击毙,在南非把他杀死,杀死完了以后,他再把他身上淋了汽油,把他放火烧死,在南非。所以我说因果,没有时间,没有空间。因果,各位你们要记得,第一个因果不空,刚才讲佛陀成佛都要受马麦之报,头也要痛三次,他吃马麦吃三个月;第二个,灵性不灭,灵是杀不死的,肉体可以死,灵杀不死(就是这个性体);第三个,自作自受,不做不受;第四个,因果相续。他在南非把他放火烧死,他就逃回台湾。他在南非也被关两、三年,逃回台湾以后,台湾法律追诉他,追诉以后给他判刑,判两年,等要把他抓去关的时候,他又偷偷跑回南非约翰尼斯堡。他跑回南非约翰尼斯堡以后,他改名字,改一个英文名字,他娶了一个中国藉的太太,又生了一个女儿。结果,他跑回南非以后,他又继续做坏事,结果有一天他带他的太太跟小孩要到CHINATOWN,就是中国城吃东西,刚下车,现场就埋伏三个黑人,当场出来,每一个人一把枪,他当场给他开枪以后,当场死在现场,最后倒下去以后,又补了一枪,死了。所以我说这个案子是江湖事江湖了,用江湖的方式解决,当然这也不对。

看这两个故事,我们来看萤幕上,《太上感应篇》里面讲,“又诸横取人财者,乃计其妻子家口以当之,渐至死丧。若不死丧,则有水火盗贼,遗亡器物,疾病口舌诸事,以当妄取之值。又枉杀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杀也。”我解释给各位听,他说如果你去抢别人的钱,叫横取人财者。你要怎么办?你不仅你自己要还,而且你太太、你小孩统统要去赔这个共业,也要还,乃至于死丧。如果你没有死的话,还会碰到水火跟强盗、小偷(水火盗贼),还有遗亡器物,还有你会生病,还有口头(人家说你是非),还有官司,最后来抵你抢人家的钱的这个价值,以当妄取之值。最后《太上感应篇》有讲,“又妄杀人者”,你随便杀人,“是易刀兵而相杀也”,你就变成你也会被杀,这叫是易刀兵,易就是改变,你还是会被杀,是易刀兵而相杀也。所以“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你一个人说恶的事情、看恶的事情、造恶的事情,你只要“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将之祸”,三年,天就给你降灾祸了。

我今天在香港黄金海岸酒店,也听到一个陈老师给我讲,她说她认识一个也算是大陆的民众,在大连那边,她说她的先生,她的先生原来是捕鱼的,但是那个业力来牵引就很奇怪,那个因果要现前也很不可思议。他先生那天要去捕鱼的时候,他先生年纪大了,后来不想捕鱼了,生了两个儿子,那两个儿子就跟他爸爸讲,“爸爸,你老了,不要捕了,换成我们出去捕鱼好了。”他爸爸说:“不要了,不要再捕了。”他儿子一定要出去,所以你看那个业力就在拉,结果他两个儿子开船出去以后,刚好在海上发生风浪,两个儿子统统被海浪吹到海里面去,其中一个找不到尸体,另外一个把自己的身体绑在船的上面漂回来岸边,还可以找得到尸体,两个统统死掉。你说杀业怎么没有果报,你说捕鱼怎么没有果报?当然有人会讲:黄师兄,你说没有捕鱼那吃鱼的人怎么办?天下有吃肉的人就有杀生的人,两个是相互牵引的。所以我们因为众生执著,我们常常看、常常听,这叫习见习闻,所以不知不觉。

另外一个案子,我去助念过的一个案子。在二00三年,我们基隆有一个捕鱼的,他的儿子是警察,他的太太是念佛的,受菩萨戒的。后来叫我去关怀,因为悟道法师的莲友,悟道法师请我去关怀她。我去关怀她的时候,她本身癌症已经很重了,后来我问他儿子,你爸爸是怎么往生的?“我爸爸是捕鱼的,我爸爸捕鱼以后,就在海中央死掉的。”也是跟刚才的一样,在海中央船难就死掉了。因为他太太本身,基本上来讲的话,因为这也不是清净的缘,后来我跟他儿子讲,你诵《地藏经》求三宝加持,能够让你妈妈好走,我说看看明天早上可不可以走。结果诵完《地藏经》以后,第二天早上十点,我再去看她的时候,他妈妈就断气了。断气以后,后来我去看她,我再去关怀的时候,她女儿跟我讲,我仔细看,果然是没有错,她女儿跟我讲说,“黄师兄,我妈妈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都有蚂蚁,怎么那么多?”“对,怎么会这样?”牠怎么会爬到那个地方?而且没有继续在爬,是这个地方、跟这个地方、跟这个地方,我说奇怪,怎么会这样?她一定有跟牠结过恶缘。后来她说:“怎么办?我妈妈不能够往生了。”我说:“不会不会,往生是心,不是肉体的。”我说:“你妈妈一定是菩萨示现,她来了这个业的,她过去生有跟牠结过恶缘。”什么叫过去生?过去生不是说你还没有来投胎就叫过去生,不是,过去生就是你现在讲完,前面那一秒钟就是过去了。现在就是现在,还没有发生那一念叫做未来。所以过去现在未来,就是前一念、后一念、现在一念,这个叫三世。如果你要粗的讲的话,你还没有来投胎前,那个叫过去世,前生叫过去,下一世还没来,那个叫做未来世,现在是这一世。所以为什么《金刚经》里面讲,“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因为刹那刹那生灭。你如果是明心见性,你就知道不可得,因为时间是虚幻的。所以真正禅定功夫的人,时间是虚幻的,是不存在的,空间也不存在。是我们有执著,我们才会觉得五分钟很长,我们才会觉得十分钟很长,我们觉得一个小时很长,因为你有执著。

所以接下来圣贤的话我要讲就是说,我们善恶念头都会有变化,为什么?我们有时候做错事,我们会忏悔,我们会改过,我们会求三宝原谅,我们会求人家原谅,所以老天就在等你忏悔、等你改过、等你改邪归正。所以老天就是很有耐心的在等你。但是世间人就是没有耐心,认为他这个人做坏事,就应该马上抓起来,就像法院判刑一样。所以世间人看因果是这样,我要看他马上做马上被报,因为用现在的得失来判断。但是因果报应有现报、生报、后报,现在做现在报,现在做下一世报,现在做好几世才会报的,不是不报。所以果报一定是有的。我们看《历史感应统纪》里面,前几天有讲过的,这个白起将军,一千年做猪。你说秦桧害死岳飞,这个也是一样,他也是在三恶道受苦。你说曹操也是一样。在《印光大师文钞》里面,各位去看《印光大师文钞》里面有提到过一段,有一个人,因为曹操他一生做很多不好的事情,所以在清朝乾隆,在苏州有一条被宰杀的猪里面剖开有一条上面写着曹操两个字。这个人看了以后,因为看了这个因果,他吓了,他后来就出家,取名叫佛安。这在《印光大师文钞》有提到这一段。所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圣贤的话,我想各位都听很多,我就用这一段来做个收尾。

所以今世有人一出生就是残缺不全,有人一出生就是哑巴,残缺不全。像我妈妈她本身是瘖哑人,她要往生的时候,前三天,我求佛菩萨保佑。她在二00三年的八月二十一号往生的时候,我弟妇在前三天作梦,梦到我妈妈回到宜兰的老家,我妈妈后来就变回原来年轻的样子,我弟妇在梦中跟她对话,她说:妈妈,妳会讲话了。她说:是,我会讲话了。她说:妳不是哑巴吗?没有,我现在可以讲话了。可以证明盲聋瘖哑报,前世毁谤三宝的,《地藏经》里面讲“盲聋瘖哑报”,所以盲聋瘖哑它是一种业报。所以这个地方讲,一生出来就残缺不全的,多病多灾的,穷困潦倒的,家破人亡的,事业不顺的,厌世自杀的,犯奸杀淫盗的。厌世自杀的,这也是一种业报。

我曾经去助念一个女孩子,她没有结婚,她跟他男朋友谈恋爱,后来她发现她不喜欢这个男朋友,可是这个男朋友很喜欢她。很喜欢她以后,后来这个女的她四十几岁的时候,还在跟他谈恋爱,没有结婚。后来她就跟他讲说,我不要你了,我不嫁给你了,那个男的想不开,就从二楼跳楼自杀死掉了。自杀完了没有多久以后,这个女的后来得到子宫颈癌,我到马偕医院去看她的时候,我看了以后,我也吓一跳,为什么?整个人就像非洲很穷的民众一样,她整个人都瘦下去,身体瘦下去,肚子很大,各位看地狱变相图里面,那个叫什么?地狱变相图里面,饿鬼道里面都是这样,她肚子变很大。我就跟她说佛法,说因果报应。后来问她妹妹说,她本身也没有谈过恋爱,或者结过婚,或者生过小孩,她说没有。不过有谈过一次恋爱,可是她的男朋友跳楼自杀了,虽然这个因果很错综复杂,你看她到后来,这个癌症后来也死掉了。所以这是什么?有些人是厌世自杀,有些人是多病多灾。

所以犯奸杀淫盗,这些都是前生所积的恶业,今生所受的果报还没有了完的余报。比如他前世造恶业,他到地狱去受报,饿鬼道去受报,现在再回到人间来,他就会得到这些不好的果报,残缺不全的、多病的,这就是前生的余报还没有完。所以前世所造恶因,今世受苦果,这是天理还在运行中,天理还在运行。因为我们人只看一世,顶多五十岁、六十岁、八十岁、一百岁,一百岁对天来讲太短了,如朝暮。为什么?四天王天的一天,人间五十年,四天王天的两天,人间一百年,他们只有两天,人间已经一百年,所以天上看我们就像看早上跟晚上一样。这是各位要了解,这是天理报应在循环。所以我们造善的,或者有人造恶的,我们应该这样跟他讲,有些人造善,也许他果报没有现前,他觉得很泄气,那你就要跟他讲,“造作善善恶恶,报应如影随形”。这个档案可以给他出来一下。“莫道造恶不报,直到恶贯满盈,果报就来”。不要说修善没有感应,等到善业圆满,就能改变命运,化灾殃为吉祥,最后成圣成贤。这个意思就是说,你造善,你造恶,报应就像影子一样,你不要以为造恶不会报,你造到后来已经恶贯满盈了,那这个果报就来;不要说行善没有感应,等到你善业圆满了,就能够改变命运。就像我第二次讲的善有善报,火灾的时候她家没有烧掉,四个小孩都平安,这就是她能够化灾殃为吉祥。

接下来,再把那个档案放出来,我把它念出来,《历代圣贤劝善嘉言录》。再把它放一下,又跑掉了。这个各位都很熟,我把它念出来,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做孽,不可活”、“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小人就是凡夫,他以为做小善没有用,所以他不去做;“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以为这个是小恶,没有关系。他不知道后来,“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到后来恶到力量很大的时候,没办法改变了。曾子说:人如果做好事,好善,“福虽未至,祸其远矣”,你福报虽然还没有来,但是灾难已经离开了;人好不善,喜欢做不好的事情,“祸虽未至,福其远矣”,你灾祸虽然没有来临,但是福报已经离开你了。《左传》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庄子》说:“为不善于显明之中,人得而诛之”,你做不好的事情,法律可以给你制裁,大家看得到,可以给你制裁;“为不善于幽暗之中”,没有人发现你做坏事,鬼神可以给你制裁,“鬼得而诛之”。

接下来,“善者昌,善者不昌”,你做善事应该是会有好报,但是你做善事没有好报,是因为“善者祖上必有余殃”,可能你祖上没有修好,还有灾殃,还没有消完,“殃尽必昌”,等到业报受完,你就可以福报现前。“恶者恶,恶者不恶”,造恶是应该受恶报,但是你为什么没有受恶报,是因为你祖上有德,等到你福报用完了,“德尽必恶”,你福报用完一定灾难会来,就是这个意思。接下来最后一个,司马温公讲的,“积金于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于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我们香港的首富李嘉诚,他总共有六千亿,他说捐两千亿做慈善工作,他说有钱应该去利益别人,这个叫富贵人生,那才是真正的财富。好像是余彭年,我们这边有个慈善家叫余彭年,他总共身价是港币四十亿,他前几天到北京去讲,他说:我百年以后,我把这四十亿全部捐去做善事,他说我儿子如果不好,那我这留钱给他有什么用?如果我儿子好,那我留钱给他有什么用?他比我更好。他说:我儿子行,他一定比我做得更好,不需要这笔钱;如果我儿子不行,那我留钱给他,刚好给他花掉,那也没有用。他说不如我把它做公益。这就是他做到这一点。

台湾的首富王永庆,他叫做台塑大王,他的台塑王国,全世界性的,他身价非常多。当时他的祖父,王水银到台湾的时候,他们碰到一个大陆来的风水师叫曾子岚,帮他在台北新店做一个坟墓,做祖坟。那个祖坟做下去跟他讲,他说这个叫先人撒网,一网打尽,他说你们将来的果报,那是几十年前讲的,那时候王永庆还没有发达。他说你们这个做完以后,你们将来的子孙富可敌国,但是你们要继续行善,才可以保住这个福报。后来王永庆也实际上他都有在做善事,他活到九十三岁往生,在美国,他去美国考察,他睡觉,前一天还在聊天,晚上睡着,第二天就醒不来,就走了,这个叫做无疾而终。你看活到九十三岁,财产那么多,又做那么多好事,然后又能够身无病苦这样走,你看到第二天告别式,总统都去,文武官员都去了,大家对他都是赞叹。他捐了三十亿的人民币,和台币一百二十亿,在大陆盖一万所小学。所以你看他是善人,但是他为什么可以福人居福地,他有那个因缘,他过去生也是这样布施的。你看比尔.盖茨,很多慈善家,香港最有名的,香港怡和洋行,他们已经富过三代了,何东创办的,莲洁居士他们创立一个佛寺,他们也是把财产都捐出来,去做慈善工作,现在富已经过三代。所以祖先讲的话都没有错。

接下来我们看第八项,现世报应因果实证。东阴庙就是城隍庙,把这个萤幕放出来一下,阳世奸雄。现在到这边就不要动,因为接下来有图片,这边就不要再动。“阳世奸雄,忍心害理皆由己;阴司报应,古往今来放过谁?”这是城隍庙,就是我们一般讲的,台湾讲的话,台湾也有城隍庙,我就不晓得,这里有没有城隍庙?第一个案子就是发生在台中,台湾的台中,这一个被害人是在台湾省的彰化县一个陈姓的女孩子,她跟她先生是结婚又离婚,离婚又同居,后来就没有结婚了。在二00二年的时候,他先生跟她离婚以后,他又去认识一个太太结婚了,那她就很生气,大声去她先生吵架,实际上他们已经离婚了。然后她先生姓丘,就跟另外一个现在结婚的这个女的,就把他这个前任的太太把她押出去,押出去以后带了两个工人出去,然后就把她当场打死以后再给她泼汽油,泼汽油以后就把她烧死了。这样一共几年?大概二00二年一直到二00九年,这个案子破了,一共七年。这七年之间,他一共搬过四个工厂,因为他怕他这个太太追他,实际上她一直都在他旁边,他就搬了四次的工厂,七年来一共搬了四次工厂。破这个案子的警察叫张文通。把它调回到第二页,张文通,再把它换下来,萤幕换下来。

张文通,这个小队长,台中市这个警察破了以后。这个张文通他本来没有办法破这个案子,没有办法破这个案子以后,就找一个通灵的过来,找一个通灵过来以后就到这个人的工厂去找她谈。左上角那个是警察,那是张文通。下面那两个就是杀死他太太姓丘的,跟他后来的太太。他每次喝过酒的时候他就说:不是我杀的了,不是我杀的了;来不及救了,来不及救了,每天自己好像在喃喃自语这样。这个张文通就带了一个通灵的去工厂找他,因为这个姓丘的是张文通的线民,帮他破了很多案子。通灵就跟那个警察讲,他那个太太现在就站在这个姓丘的旁边,然后他就跟亡灵讲,他说现在只有这个刑警可以帮你,你有什么话赶快跟他讲,可是那个警察也很科学,他说我要跟他讲真话。结果一讲这样的话,那个亡魂就退开了,亡魂退开以后就不能对话,不能对话以后,这个因果就在冥冥之中,百密必有一疏,因缘就有一个东西在掌握。结果事情隔了到七年以后,因为她的女儿一直怀疑说,我妈妈是被我爸爸跟这个阿姨害死的,可是没有证据。但是证据快浮出来了。七年以后,有一天,他们的工厂就去偷台电的电,结果他跟后面那个太太又生了三个小孩,他们两个都在同一个公司,两边就吵起来,吵起来以后,因为被台电公司抓到以后,要赔七十万台币,他就跟他那个大太太的女儿讲,妳妈妈就是被我爸爸跟我妈妈杀死的。这浮出来了。他的大女儿就赶快跟警察报告,警察就去问这个姓丘的,他说你是不是真的杀你太太,他说对。所以这个案子后来就破了,七年以后就破了。破了以后,警察就问还有哪些共犯?他说他工厂的两个工人也参加做案。当时那个工人就跟警察讲,他说他们把她杀完以后,两个工人本来就想去投案。他跟他讲,你不要投案,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当然知道,还是会水落石出。这个第一个案子。

再跳下来,接下来,再下一个,第二幕,这个叫“被害人站在身边”。这个刑事案件的故事,这个被害人是一个姓周的,他是在卖地板的,石头地板,大理石的。他在二00五年的七月二十六号,他因为他公司装潢,公司装潢以后,他欠八百万没有给,对方觉得很不应该,他就把这八百万的债务交给讨债公司。讨债公司就把这个人把他押走,这个地板商押走,就在二00五年的七月二十六号,把他押到台湾的中坜,逼他把钱拿出来。钱拿出来,怎么他都不拿,不拿就用棍子打,打到后来他昏倒了,昏倒了就把他套子套起来,双手给他反绑。结果,这个姓陈的,讨债集团陈嫌,他的太太姓简,大概是十七岁还是二十岁左右,结果被警察抓来问笔录。问笔录的时候,她就跟警察讲,事实上还没有被警察抓,她已经知道了,她跟警察讲,那个姓周的就站在旁边,她说他很生气,我先生他带人去把他杀死,他很生气,他说要去跟他道歉。警察也觉得很奇怪,怎么会这样?因为警察看不到,可是她看得到。她为什么看得到?因为那个女的是阴阳眼。阴阳眼你们知道吗?就是能看到那个东西。

结果简女就回去问他先生陈嫌,就是这个嫌犯姓陈,她说:老公,你在七月二十六号。因为七月二十六号那个周先生被绑架,七月二十八号被杀死,三天后就被杀死了。他被杀的时候还跟家人通电话说很苦。然后到二十八号被杀死以后,姓周的那个人的神识(灵魂)就到宜兰的罗东,他人在桃园被杀死的,到台湾东部的罗东,就去找她,这个姓简的,到她家去找她,你看这个很不可思议。你看,我们做人的会说,我到你家还要坐飞机,对不对?我到你家还要坐船、还要开车;人一离开这个肉体就没有了。结果他就到她家去跟她讲,他那天晚上去她家,他说:妳老公杀死我,妳老公要赔我,不然的话我不让妳的小孩子生出来,因为她怀孕了,七个月。然后她看得很清楚,他头上被塑胶袋绑起来,双手反绑,大概几岁,穿什么衣服。各位听我这样讲,会不会像在讲鬼故事?这是真的!这是这个人讲的,这警察讲出来的,这不是鬼故事,是真的故事,刑案故事。

结果,她跟老公说:老公,你有没有在七月二十八号杀死一个人?你怎么知道?长得什么样子?他还故意装蒜。他什么样子?大概五十几岁,头上有个塑胶袋套起来,双手反绑,穿什么样的衣服。他怎么会来找妳?他就吓一跳,他怎么会来找妳?她说:老公是不是你杀的?“是的”,他承认了。你看看,你往哪边逃,你根本没地方逃,欠债的要还债,欠命的要还命,这辈子讨不到,下辈子跟你要,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生一世,逃得掉今生今世,逃不掉生生世世,没完没了,好可怕。结果,他们两个讲完以后,晚上睡觉睡不着了,每天要吃安眠药。然后怎么样,然后他们就去拜拜,拜拜以后就是要那个香符,挂在胸前,没用!还去烧金纸说,你不要找我,我烧一点钞票给你,没用!后来又请道士到我家做法,没用,都不灵。后来全部都没有办法了,那个女的还气喘,还更严重。后来这个案子破了以后,她叫她老公一定要跟警察承认是他做的,一定要承认。后来警察就开始问案以后,警察就问他,警察问陈嫌,他说:你们怎么杀死这个人的?跟他这个梦境,不是梦境,是真的看到,这个简女真的看到,他讲的跟简女看到的一模一样。他说:我们就把他七月二十六号押到桃园中坜,后来桃园中坜完了以后,我们就跟他要钱,叫他交钱出来,他不交,我们到七月二十八号就打他,打他打到昏倒以后就套了一个塑胶套,双手给他反绑,跟他给姓简看的一模一样,你看多玄。他怎么知道她家住罗东?好可怕!他当然知道,只要离开那个肉体他就知道。所以不能做坏事,也不能存恶念,举头三尺有神明。

接下来第三个案子,再把萤幕出来,“关老爷面前认罪”。这个案子就发生在隔壁那个宫,一个姓苏的嫌犯,他当时犯案是十四岁。然后他在十四岁的时候,他去偷东西,在一九九七年,他就是到瑞芳,我们台湾台北县瑞芳镇九份,很有名的一个九份,他到瑞芳镇去偷东西。结果偷的那一家,刚好是他同学的家,他同学不在,他同学的姐姐在,他就进去了,进去偷不到东西,看到他姐姐长得还不错,就把她强暴了。强暴以后怕她报案,因为他知道是他同学的姐姐,就到厨房去拿一把刀,把她杀了二十一刀杀死。杀死以后,这个地方就留了一根毛在现场,他就把它吃掉,警察到现场找不到毛,找不到东西,没有办法做DNA验证、鉴定。结果有一天,隔了四年,你以为不会破案吗?一定会破案。隔了四年以后,他突然间又去偷了,你看这个业力就是他的习气,他喜欢偷东西这个习气,业力就会牵引,他就再去偷东西,偷东西的时候被抓到了。抓到以后,这个警察是瑞芳分局叫杨永峰,他这个人没有学佛,没有宗教信仰,台湾话叫非常铁齿,铁齿不是牙齿是铁做的,不是,是他非常没有这种宗教信仰,他不相信这些东西。那一天他就押著这个嫌犯姓苏的出去要查赃。查赃就是你在哪里偷去哪里对,是这样的意思。结果查查查,查到哪里?他们出去的时候太阳很好,结果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什么?九份颂德里坑尾巷关圣帝君的庙(刚才有出来那个地方),明圣宫,刚好尿急(就隔壁那个),尿急。尿急就借关老爷宫里面的厕所上厕所,他到关老爷的门口的时候,突然间两个眼睛发呆,因为他上手铐,他说:关老爷,是我杀的了,我杀了这个高职的女生,四年来她都不让我好好过,我好痛苦,我承认,是我杀的。他就一直跟关老爷这样讲。那个刑警说:你怎么了?没有!他又回魂说:四年前,瑞芳高职的那个女生是我杀的。所以警察说这个案子破不是警察破案的,这个破案的关键,关键是关公破的。

接下来第四个案子,再把萤幕秀出来,“死者附身来听庭”。我想就不要再变了,因为现在用这些画面。我刚刚讲过,亡者,前面有讲过会找检查官办案,现在这个亡者是找律师办案,前面那个是找检察官。他这个是发生在二00三年,发生在我们台湾桃园,有一个姓曾的跟他太太吵架,就把他太太(姓陈)把她杀死,杀死以后假装他太太去撞到排挡(就是车子的排挡)死掉的。因为没有证据,他大概是把她勒毙,警察一直找不出证据出来。结果他的太太姓陈这个,因为案子送到法院去了,她先生一直否认,他太太就去跟她家人托梦,她说我不是自杀的,我是被我先生害死的;然后还跟他讲,你们去帮我找一个律师,叫罗美琳律师。这个事情是罗美琳讲出来的。她家人说:哪里找罗美琳?他们就去找律师登记的名册,发现桃园真的有个罗美琳律师。结果找到以后,跟罗美琳律师说,我女儿说她被杀死的,要拜托妳帮她做一个律师辩护。那罗律师就去了,真的有个罗美琳律师就去帮她辩护了。辩护要开庭的时候,开庭那天很有意思,那个检察官叫杨庭洪,开庭的时候那个女的就附在罗律师身上,可是罗律师觉得没有被附身,为什么?因为被附身自己会不知道,可是她自己觉得很清楚,她知道她要讲什么话,她自己很清楚,就是你本人你知道讲什么话,你自己知道。可是她这样不是附身!像乩童被附身,乩童是完全不知道的,是神在讲话。她怎么讲?她借罗律师的嘴巴讲话,她跟她先生用比的。她说:我不是要你死,我是要你讲实话。你看还是夫妻,夫妻还是有感情。她说:你只要承认就好。结果她先生看了脸色苍白,只好承认了,就跟法官讲,是,没有错,是我杀的。后来罗律师就跟法官讲,就跟他们家属讲,她说我很清楚这个陈女士在法庭,她也知道法官要什么,要给什么,她清清楚楚。所以你看真的很不可思议,这是第四个案子。

接下来,第五个案子,这第五个案子是“冤魂预告将破案”。这个是怎么样?这是发生在台湾新竹,刚好有一个陈姓的毒贩她喜欢吸毒,她就被抓去关,抓去关以后,她在五年前,她一个六岁的儿子,在五年前她跟一个林姓的黑道分子同居,可是这个小孩子不是跟这个林姓的黑道分子同居所生的,所以那个黑道分子就一直认为这个不是我的小孩,就常常虐待他。这个陈姓的毒贩被抓去关以后,她受不了,因为这五年来,这个六岁的小孩子的灵魂都一直找她妈妈,她没办法睡觉,她几乎每天都吃安眠药,要不然就吃毒品。她被抓去关的时候,她就跟另外一个吸毒的人讲,我这五年来被我的儿子缠得我都已经受不了。另外那个毒贩听了,出来就跟警察讲,我听到某某陈姓的毒贩讲,她的儿子是被她的同居人杀死的。警察就开始办了,办了以后,就去把他挖,挖到找到了,在姓林的地板那边找到的,找地板找到的。警察去抓这个姓陈的毒贩时候,她前一天晚上,那个小朋友就找他妈妈,就给他妈妈托梦,他说:妈妈,警察快找到妳了,哈哈哈!她就醒过来了,吓死了,他说警察快找到妳了。所以第二天警察来敲门的时候,她把门打开,她说:我知道你们要来了。警察说:妳怎么知道?我儿子昨天就讲了,我受不了,你们赶快把我抓去,我受不了!她就投案了。后来,这个案子就这样破掉了,这个都是警察讲出来的,记者登出来的。

她说后来她和交的男朋友,姓刘,回新竹老家,他就开车,因为这个女的住在新竹,她就跟她那个刘姓的男朋友要回去的时候,车子停在红绿灯前面的时候,快开到她家的时候,她家旁边是山,马路。因为台湾的开车是在左边,你们这边是在右边,她坐右边,她儿子就从左边这样走过来,拍那个引擎盖,“妈妈,妈妈救我,妈妈救我。”她看到他,“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真的在她挡风玻璃前面出现,她吓得不得了,跟那个姓刘的讲,“赶快开车,赶快开车,开走开走。”那个姓刘的说:“奇怪,外面那个小孩是谁?”她说“是我前面同居林姓的男友,他把我的儿子打死了,就是他来讨债。”这个案子她讲给警察听,警察听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不可思议。可怕不可怕?所以,这个婴灵不能堕胎,妳只要一怀孕就入胎,就有生命。入胎,你再把他堕胎,就有杀生。他好不容易才排到,没有了,不能当人了,所以变成怨从亲起,变成冤家,冤家仇敌。所以一定要忏悔,一定要超度。

接下来,第六个,我们再把它跳回画面,右边这个是已经瞎掉了。在二00八年,案子发生是在二00五年,破案的时候是二00八年。二00五年的时候,右边这位林姓的送货工人,他开车经过台东县清水镇的一个马路,有一个女孩子刚下班,她叫林梅雪,她刚下班是时候,就左边变植物人这位,这个女生她二十六岁。她经过路口的时候,这个林先生就把她从后面撞下去,撞了以后就变植物人。变植物人以后,她爸爸非常怨、妈妈非常怨,因为找不到证据,无法破案,找不到凶手,是谁把女儿撞成了植物人?警察就开始侦查,可是侦查了三年,也是找不到。因为那个车号有人报案是EY几号,FY几号,你怎么去找?打电脑都不对,后来警察很辛苦,这个警察很了不起,他是清水分局的潘俊龙小队长,他是一个菩萨,他很用心。他就从掉下来那个保险杆,开始去找,这个保险杆从什么地方卖出来的,什么地方买去的,他找了四千辆车子,后来找到四千辆车子有这个可疑,再找出这个车子在台东县哪个工厂卖出去的,后来找到了。原来是这个姓林的买去装他的保险杆,后来就去姓林的那边找,结果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眼睛瞎掉,就是刚才那一位。他刚开始警察找到他,他还不承认,他说不是我撞的。警察就问他(因为是潘俊龙破案的),潘小队长就跟他讲,他说你当时(他第二年就被打瞎了,第二年跟人家打架被打瞎),你被打瞎的时候,如果我没有给你破案,你怨不怨?他说:我很怨。他说:同样情形,那个林小姐现在被你撞成植物人,现在躺在医院,他爸爸妈妈都非常怨,你要不要承认?他后来听到这样,良心发现,他就跟他讲:是,没有错,二00五年,这是我撞的。水落石出,可是他已经瞎掉了,所以果报迅速。

接下来第七个,“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是一个法官的助理,她跟她男的朋友吵架,吵架以后,两个吵得很厉害以后,在吵架的时候这个法官的助理有把吵架内容录起来。录起来以后,结果有一天,她男朋友就到她住的地方,永和,就把她杀死了。打起来,后来杀了,杀了以后,就倒在她家门口。这个法官助理后来也死不瞑目,这个案子后来怎么破?也很玄。也没有什么证据,后来警察就过滤,过滤助理法官大哥大里面的通联。MSN里面有记录,他就去找这个记录,他们两个有吵架,知道对方是姓蔡,警察就开始追踪他的行踪,追踪追到后来,这个姓蔡的跑到新竹去了。所以这个永和分局的刑警队长,张嘉明,那一天要破案的时候,他就守着分局的关老爷讲,“关老爷,你要保佑我赶快破案。”结果刚讲完没多久,就传消息来说,“报告队长,我们已经找到人了,在旅馆里面找到的。”当警察去给他敲门的时候,那个姓蔡的开门就讲,“我知道你们要来了。”警察说:“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了。”他说:“昨天她就已经跟我讲,明天警察会抓你。”她跟他托梦。他说:“我一直感觉这七天她根本都在旁边。”后来警察在新竹问笔录的时候,现场问录笔录的时候,姓蔡的这个嫌犯,突然问笔录问到一半的时候,就走到窗户旁边去讲话,他对着空气讲话,他说:妳现在还在便祕吗?我知道妳喜欢吃黄色的奇异果,我会叫妳爸爸给妳拜奇异果;妳等我,我一定会去的。警察说:你在跟谁讲话?没有!没有。他晃神又回来了,回来问笔录的时候,问到一半,警察在前面问笔录,他突然间往后仰,跟后面讲话,他跟后面讲:妳放心,我一定会跟法官讲,叫法官给我判死刑,我一定会去,妳等我。你会觉得这很奇怪,这个因果不可思议。后来这个案子,他讲给警察,因为这个是警察讲出来,记者登出来的,是真的事情。可见,我讲的这个灵性是杀不死的,你把他杀死是他的肉体,这个灵性、灵魂是不灭的。灵魂当然有仇要报仇,他是欠命的要还命、欠债要还债,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你逃不了生生世世,你怎么逃?

接下来,第八个案子,“少年变白骨,十三年悬案逮凶嫌”。这是发生在一九九七年,整个案子总共十三年没办法破案。他这个是在一九九七年是时候,刚好有个国一的学生,这个国中一年级的学生,因为台湾的小学生有些还是会比较调皮,这个国二学生跟这个国一学生说,你给我五十块。这个国一学生不给他,这个国二学生就找了一个中辍生(中辍生就是被退学的),中辍生就过来,就把这个国一学生押到学校后面山上的土地公庙旁边,要跟他拿五十块。五十块台币,那个国一生没有,国一生没有当场被中辍生杀死,杀死一共十三年,案子没有办法破。刚开始承办的刑警姓潘,刚才那个潘先生,还有一个姓赖的赖巡佐,赖巡佐刚开始办案的时候,报纸有这样写,他说他后来感觉很奇怪,他一直感觉这个亡魂一直想要警察替他伸冤,可是他也弄不出一个头绪来,他感觉他身上的磁场很不对。所以这个赖姓的巡佐,后来还觉得身体很不舒服,他就跑到城隍庙去,请六位法师帮他做法会,做一个回向。

后来这个国一学生就亲自在,刚才讲是二00九年,十三年,一九九七年,再加十二年,二00九年,就是去年的七月,七月份在我们台湾是中元普度,他就托梦给这个刑警队长,叫田队长,他跟田队长讲,他用第三人称跟田队长对话,作梦,他说那个某某人,就是那个学生,被杀死那个某某人,他说那个某某人被杀死了,好冤枉!在梦中这样讲。这个田队长醒来觉得很奇怪,是在讲哪一个案子?怎么会这样讲?后来田队长就叫同仁继续办案。后来他第二次又跟田队长托梦,他说你只要去问我们学校的训导主任跟学校导师,就知道说这个国一学生被谁杀死的。他们就去访问,队长就去访问,就去访问以后,访问到这个学校导师跟训导主任。他们说:听说这个国一学生被一个中辍生杀死的。那就有一个线索可以蒐证了。后来他又跟他讲,第二次托梦的同时又跟队长讲一句话,亡者就跟队长讲,“你们队上有一个刑警,你找那个带有三点水的刑警来办这个案子。”你看他自己都会找刑警来办案。队长梦醒了以后,觉得很奇怪,三点水来办这个案子,是谁?他就把勤务表一打开,所有刑警的名字都在上面,看了半天就一个人三点水,姓潘,叫潘俊龙,就刚才破打瞎的那个案子。他跟潘俊龙讲,这个案子交给你办,因为那个姓赖的办不来,亡魂说那个姓赖的办不来,就换姓潘的来办吧!结果真的被姓潘的破案,被潘俊龙破案了。

这个潘俊龙接案以后,后来才晓得,十二年前,案子刚发生的时候就是他接案的。所以你看看,他根本没有离开。后来第三次托梦,再第三次托梦给队长,跟队长讲,他说你干脆,因为还不能肯定是哪一位,你干脆去问某某年级(就是那个国二学生),你去问那个国二学生那个人就好了,他知道是谁杀的。后来,队长就把那个国二学生带过来,他已经长大了,因为隔十三年已经长大了,就把他带去他家,去他家找人。他妈妈是拜地藏王的,拜地藏王也学佛的,她就跟她儿子讲:儿子,你去跟地藏王讲,到底是不是你杀的?不是你杀的,你要讲出来。他就跪下去,他说地藏王,不是我杀的,是我要跟对方要五十块钱,要不到,那个中辍生杀死他的。那个中辍生姓郭,就找到了,后来警察这个案子就破了,十三年的悬案就破案了。

以上这八个案子,都是发生在台湾真实的刑事案件的案子,所以证明什么?证明鬼神是存在的,证明灵性是不灭的。所以我们要听印光大师说的,要“敦伦尽分,闲邪存诚,深信因果,求生净土”,没有错。《太上感应篇》也讲,“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这个我想你们都有听老和尚开示,我就不解释。所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鬼神知,所以以上这八个案子都是充满因缘果报。

最后第九项,“如何善了因果轮回”。我今天就用这段做我们今天的一个圆满。因为我们明因果、解业力,如何得到一个幸福圆满的人生。所以我想第一段,印光大师说,“人生是酬业而来”,所以我们必须去体会,我们是带着这个业报身来人间的,这个业报身就是我们过去生,我们所造的身口意业,可能我们造的十恶业比较多,可能我们造的十善业也有,但是没那么多。所以这个业报身来这个世间,既然是业报身,就会有生老病死,既然我们已经学了佛,我们就必须明白自己这一念心,原来我们会有这个命运,是我们这个业力造成的。金山和尚讲,要相信业力,不要相信命运。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清净自己的身口意,我们勤修我们的戒定慧,息灭我们的贪瞋痴,我们去受三皈五戒,我们去听经闻法,我们去行善,我们去修六度,我们去行菩萨道,我们六根接触六尘,我们修舍识用根,把习气、毛病、执著、情绪放下来。你在根尘接触的时候,不断的历事炼心去修,把习气毛病放下来以后,你慢慢的,我讲过了,你慢慢的,你这个烦恼在以前,你可能要放三天三夜,可能要放一个月,可能要放一年。可是你现在功夫慢慢成片,你有功夫了,你慢慢的,同样的烦恼,以前在十年前、在五年前,你碰到这个烦恼,你碰到这个境界,你转不过来,你觉得你会很生气,你会很讨厌,你会很难过,你会很罣碍,你没有办法放下来。可是经过十年的学佛修行,你行菩萨道、修六度、持五戒,你听经闻法,你不断的念佛,不断的消业,不断的改毛病,你发现十年后,同样这个烦恼,同样这件事情、这样的境界,你十年后,你已经不住相生心了。你慢慢的,你发现烦恼一来,你马上就放下来。

我跟各位讲过,你听到喜欢听的,你听到不喜欢听的,你一定要学会舍识用根。什么叫舍识用根?就是用根性。根性是什么?就是你的这一念觉性,这一念觉性透过你的眼睛所见、耳朵所听、鼻子所嗅、舌头所尝的,产生新的作用。可是因为你如果没有觉悟,你没有功夫,你在六根接触六尘的时候,你会攀缘,你会喜欢,你会讨厌,那就会住相生心。所以你在根尘接触的时候,你在听到好听跟不喜欢听的,吃到好吃跟不喜欢吃的,你在这个当下修放下。你刚开始不习惯,但是你修到五百次你就习惯了,修到一千次你就习惯了,你就放下来了。放下以后你才发现,你的烦恼脱落了,你烦恼脱落以后,你发现你不在执著了,你发现你不再攀缘取舍了,你看境界心清净了,那就可以变成什么?一切的人都是菩萨,唯有我是凡夫了。一切人都是好缘,没有恶缘善缘,都是好因缘。这个时候你慢慢心念开始转了,你开始业障消了,你心清净了,等到你,老和尚讲的,你见惑破了,你思惑贪瞋痴破了,最起码你就是圆教初信位的菩萨到七信位菩萨。等到你我执破了,你法执再破了,法执是破尘沙惑,你破了以后,你再破根本无明,破根本无明就成佛法身了。你这个时候什么?你本来是业报身来酬业的、来还业债的,这个时候业报身你就转成愿力身。愿力身以后,你就成就你的清净法身佛,你的心,你的体;你的相,你智慧出来以后,就圆满报身佛。等到你去帮助众生,千手千眼去救苦救难救众生,老和尚讲要做一个救苦救难的,你就是百千亿化身佛。像我现在也是在学习,我今天请假,我本来是副分局长,本来是人家的爸爸,今天请假来这边变成老师,就飞机飞过来,突然间变身,就是变一个因果的老师。等一下,明天回去又穿制服,又变成副分局长,这叫千手千眼,你就是变。每一尊菩萨都是千手千眼。什么叫千手千眼?千就是无量的意思,你眼睛看到都是苦难,眼睛看到都需要救度,耳朵听到的都是需要救度,千手千眼,你的手就无量的变化,无量的帮助众生,在帮助众生过程里面,你不疲不厌,因为你已经我执、法执放下来,你不在住相生心,你不再烦恼,就像我现在一样慢慢学习,每天那么忙。

我要来的时候,我是礼拜六,十月二号过来的,我值班值到十月二号早上八点半,我十二点的飞机。我根本也没有什么时间准备,公文前一晚上还这么多。如果你说,我明天要去演讲,怎么这么多公文,讨厌,讨厌!那就不是学佛了。我一样公文把它批完,公文看完,还很仔细看完,看完又全部清干净,跟长官告假,跟同仁告假,门口贴个牌,“我这两天不在,公文不要送过来”,欢欢喜喜的离开。这是什么?转烦恼为菩提,你这样就是心净则国土净,那你的环境就不再是分局,你的环境变成道场,你的家变成道场,道场不是只有在佛堂,佛堂只是一个方便,道场在你的心,道场在你的根尘接触。所以老和尚说:你会么?你会么就是说,你在碰到境界来的时候,你放下了吗?下次你如果放下就说老和尚,我已经放下了。那就恭喜你。这样知道吗?以后先生跟妳讲话,谢谢,感恩。不要感恩,还眼睛瞪他一下,这样就不对了。感恩要慈眉善目,这样知道吗?感恩,这样就好。阿弥陀佛,他就变阿弥陀佛,他不是你老公,变阿弥陀佛了,阿弥陀佛在说法,阿弥陀佛在跟我说法,阿弥陀佛在示现,这样就好。一切人都是善的,一切人都是感恩的对象。

从印光大师讲的,来这个世间,虽然是充满因果,充满你不想演的剧本,但是你好好把它演完。人生就是一个舞台,你把这一世的剧本演的成功,演的漂亮,掌声如雷,离开这个人生舞台,你功德圆满。等到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你所做已办,该消的业都消了,该还的债都还了,无债一身轻,离开这个娑婆世界,往生极乐世界,下一世倒驾慈航,来人间是作菩萨,这样多好。你就不要再担心受怕,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心没有罣碍,什么叫罣碍?你烦恼放不下就是罣碍。你一直在嘀咕就是罣碍,一直在那边烦,“老公,你要这样放”,那就是罣碍。一方面念阿弥陀佛,“老公,你要注意”,要心无罣碍,你心有罣碍,你不是罣碍阿弥陀佛就罣碍他。心无罣碍,无有恐怖,你了解因果,无有恐怖,心不颠倒,这个我想《心经》各位都很熟,这一段我就这样做一个说明,这样你就了因果轮回。

接下来说,一个人一定要有苦。佛陀给我们讲,“以苦为师”。像我也会生病,我生病我还是承受,我生病到最痛苦的时候,我还办斋戒大会,八百个人传戒,我去当香积头,我带了香积团队去做香积,包便当的、买菜切菜的、炒菜煮菜的,我在那边指挥。行堂的,要过堂的,早斋要过堂的,午斋要过堂的。我手是痒得要死,痒得不得了,一直在那边痒。法师觉得我好可怜,我说不可怜。他说:你回去就用热水加醋,再下去烫,没有用,烫得了表层,烫不了业力。我去给医生看都看不好,现在好了,这业!“病由业起,业由心造”,你要了解,就是心的问题。过去糊涂,过去不明白,过去造恶业,才会有今天这个果报,是自作自受,不要去怪别人,赶快去修就对了,做了就是,不要讲那么多。不要去拜,“地藏王菩萨,你都没有给我保佑!”地藏菩萨也觉得说,“我是想给你保佑,可是你功课没有做完。”你功课还有多少?但是地藏菩萨不能跟你讲话,功课还很多!像我,我业障来的时候,我拜《无量寿经》,一字一拜,我穿海青拜,我那时候当维那,穿海青拜下去。以前喝酒,干!干!喝酒很好,喝到后来不行了,学佛的时候果报全部现前,皮肤会痒,刮痧,拔罐,儿子就从后面用针把它插破,水让它流出来,很痛苦。

穿海青,拜《无量寿经》,带人家拜,一字一拜。一字一拜,你们拜看看,一字一拜,消业障!我一共拜一部到二部。拜了以后回去,回去以后全身都是水泡,用水再把它冲下去,现在背部都好了,不会再痒了,也不要再拔罐,也不要再扎针。我是有经过那个过程的,我没有经过苦难,我没有经过这些菩萨行,你们不会这么喜欢听我讲的,对不对?所以一定要去服务别人,要去利益他人,不要怕,去利益他人,菩萨会给你保佑,阿弥陀佛会支持你的,你就是阿弥陀佛的分身,你发一个大心、发一个大愿,你就是地藏菩萨的分身,你就是观音菩萨的分身。等到你圆满,你慈悲喜舍,观世音菩萨代表大慈大悲,大势至菩萨代表喜舍,你一定要有大悲心,你一定要有喜舍心,喜舍心就是放下。你做到圆满,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圆满了,中间那个就是阿弥陀佛,平等心就现前,那就是西方圆满功德。最后你就是阿弥陀佛的分身,到最后你就是释迦牟尼佛的百千亿化身,你可以帮佛陀救很多人。这个世间是苦难的世间,灾难这么多,没有菩萨怎么办?一定要菩萨去救,一定要正法久住。老和尚法音宣流,这么多人得度,如果没有老和尚,万古如长夜,多少人没有办法解决烦恼。你要晓得这样,就必须要发大心、发菩提心。所以有苦不要去怨,有苦就去承受,总有苦尽甘来的一天。这样各位懂吗?

有福报的人,不要享福,要把福报布施给别人,这是李炳南老居士说的。把福报跟别人分享,就舍掉你的悭贪,可以培福再造福,福报更大。我刚才讲李嘉诚、王永庆,这些大善人,你看一捐都几千亿、几百亿的,这也是菩萨示现。所以有苦难,也不错,至少这一世你很清醒的知道想求解脱,用自己行动的力量、发心的力量,为你过去世所做身口意的不圆满,在这一世做一次了结,做一次的忏悔,做一次的改过。把过去生所欠人家的,在这一世好好的还。佛菩萨是慈悲的,是可以重罪轻受的。虽然佛陀讲定业不可转是没有错,但是佛门又开了一个方便,可以改过忏悔。如果定业不可转,请问一下,袁了凡怎么可以改五十三岁变成七十四岁?袁了凡怎么可以没有小孩变成有小孩?老和尚为什么四十五岁,他说他算命是到四十五岁,他活到今天已经八十四,为什么可以让身体这么健康?定业是可以转,佛陀如果给你讲定业可以转,大家都不修了。定业不可转,大家都很害怕,赶快修。可以方便,佛菩萨有业自在,帮助你,先让你,佛菩萨知道你没办法一次承担那么大的痛苦,所以佛菩萨会慢慢的,慢慢让你觉得,等到你完全可以承受痛苦了,其实到开悟也没有痛苦了,哪里有痛苦?你到开悟的时候就像安士高大师还命债,你说他有什么痛苦。他甘愿去还命债,那是他智慧开了,因为智慧本无生死,智慧哪里有长寿跟短命,他已经破我执、法执,哪来的长寿短命?他是不生不灭,哪里有生跟死?没有了,解脱了,他怎么还有生死?所以他可以还命债。

你看台湾的道证法师,四十八岁,预知时至,六月十九号往生,烧出一个观音舍利出来,无量的舍利出来,修了好几百颗舍利出来。她在凌晨礼佛的时候,跟她师兄讲:可能不能陪你共修了,我可能要走了,要告假了。她要往生了,她念到阿弥就走了,就断气了。道证法师修得非常好,她四十八岁。你说她年轻吗?也算是年轻,她那么年轻就走,可是人家已经成就了,功德圆满了。所以有苦难,道证法师是癌症,一生就是癌症,癌症在给她磨炼,所以癌症是她的老师。因为在以前没有癌症,所以到这一世来的时候,道证法师就扮演癌症的老师,她写的书很多癌症病人看了都感动,她专门度癌症的人,癌症的人他是障碍很重的人,她专门度癌症的。她写的书很多人看了很感动。

所以我们一念之间,因果已具,要明因果,要转因果。在哪里转?要心转。要忏悔,要改过,要发大愿心,利他。然后,另外如果有病苦的话,提供四个方法:一个是吃素,一个是放生,另外一个忏悔,一个是念佛,这四种方法。最后,我要跟各位分享,就是有一本书,不晓得这边有没有看过,《最大的银行—探索生命黑箱》这本书,作者是丞捷,三十六岁,是一个国际公司的总裁。他本来非常有成就,他雄心万丈,他赚了很多钱,年收入好几千万。结果有一次他从美国飞回来到台湾,去见他同学,他同学是一个医生,他同学的太太检查出来是子宫颈瘤,他去拜访他同学的时候。他同学跟他讲,他说你要不要顺便照看看,他说既然来了就照。结果一照,他是肝癌肿瘤十公分。他整个人都昏到,三十六岁,肝癌肿瘤十公分,怎么办?他一开始想的念头就是我怎么办?我太太怎么办?我小孩怎么办?我这么多钱怎么办?我这么年轻怎么办?到后来他开始有一点慌掉了。后来他就接触一些善书,看《了凡四训》,净空法师的讲经,后来就看《金刚经》。后来吃很多药,他不吃西药,他吃很多中药,还有很多有机的,怎么去治癌症,有机的。他全部都吃了,全部都吃那只是体质的问题,他后来吃了半天,他发现不对,再去检查的时候,怎么检查,癌指数都是降不下来。后来他就发现,他学《金刚经》,他从心念去转,他就去做三年的好事,所以他写这本书出来,你去做三年的好事,你三年好事做了以后,你看能不能改变你的情绪、你的个性、你的命运?后来他就讲这句话,我觉得他讲得很好。他就参考中国气功大师严新跟他讲的,他说练气功,“三分练七分修,一分练九分修”,你不要以为气功就可以健康长寿。

我们台湾南部一个气功大师,也是修气功的,他后来昏迷了,我们还给他祝福回向,没办法醒过来。气功也没办法救他,为什么?严新早就讲出来了,练气功不是这样练的。严新如果带他们修气功,一定带他们去做善事,他说你先做善事打基础,然后最后修德,所以严新讲一句话,他说“重德为气功中的窍门,技术中的技术,气功中非常的关键,是命门之所在”。什么叫命门?你能不能够有这个命,这个命门在哪里?命门在德。所以功德可以灭罪,福德不能灭罪,在德,所以严新讲以德为本。他说你去做好事修行,这是打开你生命黑箱能量的金钥匙。生命是一个能量,你如果让你的能量成为一个正气的能量,成一个强的能量,是一个光明的能量,那就看你这一念心了。你就去修德、培德、培福,要自己去改善。所以他讲如何改变命运,心是福田,你用什么样的心,他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他结果就不一样,用心不同结果就不同,决定在你自己。

第二个,从心做起。第三个,加乘作用。你如果每天生活,不管你有没有懂果因、不懂因果,你做善作恶,每天你的生命都在加减乘除。所以你做小善是加,你做小恶、造小恶是减,你做一件大事是乘,你做一件大的恶事是除,把你除掉,本来活到八十岁变六十岁,本来六十岁变五十岁,除掉了。所以加减乘除是生命的能量。

接下来是不要享福。再来就是切莫杀生,不要与众生为敌,为什么?杀一个生命就欠一条命债,欠命债一定要还命,因为生命的反作用力,一定反弹回来的。最后学习放下,该我们的跑不掉,不该我们的也得不到,因为一切前因都有安排好了,不是别人,是自己造作的。所以最后,我就用《阴骘文》的这句话勉励各位,“人能如我存心,天必赐汝以福,盖存心在我,只求克私复性以事天,任天之报施,则气类相从,自然不爽,是知去祸召福之道,端在存心矣旨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能够像文昌帝君一样,去广行阴骘,广积阴德,做好事,说好话,心存善念,能够像他这样去存心,天就可以赐福给你,所以存心在你自己。你只求克私复性,克私是把你的习气断掉、把你的毛病断掉,复性就是恢复你的本性、觉性。则任天之报施,老天给你有福报,你要感恩,你过去生有行善;老天给你恶报,你要逆来顺受,消你的业障,任天之报施,你不要怨天尤人。你最后这样去修,你才可以把执著放下来,把习气断掉。所以任天之报施,则气类相从,你自然产生一个正气的心念,那这个气场就会影响到你的整个环境,正依二报,自然不爽。是指这样的话,从心去改造,才是改变去祸召福之道,就是把灾难排掉,把福报引进来。

今天非常感恩,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让我能够有这四堂,每一堂两个小时的“明因果、解业力,幸福圆满人生”的讲座。非常感恩成就这个因缘,也感恩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为您推荐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