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危机:听到别人做好事就怀疑,听到别人做坏事就信以为真

《群书治要360》讲座第54集01 全文2430字,阅读需7分钟   诸位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继续学习《群书治要》。请看第一百一十五句:【君子能为可贵。不能使人必贵己。能为可信。…

《群书治要360》讲座第54集01

全文2430字,阅读需7分钟

 

诸位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继续学习《群书治要》。请看第一百一十五句:【君子能。不能使人必己。能可信。不能使人必信己。能可用。不能使人必用己。故君子不修。不耻见污。不信。不信。不能。不用。是以不。不恐于。率道而行。端然正己。不倾侧。夫是之谓诚君子。】出自《群治要》卷三十八《卿子》。卿子也就是荀子。

 

我们一句一句地来看。『君子能为可贵,不能使人必贵己』,这个“贵”就是尊重。“君子能为可贵”,君子能做出值得人尊重的事,“不能使人必贵己”,但是不能让别人必定尊重自己。这句话提醒我们,君子人都是从根本上求。

 

《大学》上说:“德者,本也;财者,末也。”这个财富、地位、身分、名声、人尊不尊重自己等等,都是外在的枝叶花果。那它的根本在哪里?根本在一个人深厚的德行。所以,我们希望别人尊敬自己,一定要做出值得人尊重的行为,培养自己深厚的德行,这个才是受人尊重的根本。而且即使已经做出了值得人尊重的事,人家却不尊重自己,也不要放在心上成为挂碍。

 

这句话告诉我们,君子是处处要求自己,不要求别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而且他处世豁达,但求无愧我心。即使我们自己已经做得十全十美了,但是很多人,他都是戴著有色眼镜来看别人的行为。所以即使自己有德行、有学问,但是在别人看来都会被曲解、被误解,这也是正常的。我们很多的烦恼都是因为来自于太重视别人对自己的态度。有一句话说得很有意味,说“别人做得对不对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一定要做对”。不能够因为别人的过恶而丧失了自己的美德。如果因为别人不尊重自己,自己就生起抱怨、生起忿忿不平,我们这个心已经住在贪瞋痴之中了,已经丢失了自己的德行。所以你看君子人处处要求自己,把一切境缘、外在的人事物都看作是提升自己的机会,都是给自己考试的场所,这样的话,就时时能够欢喜,时时愿意接受考试。

 

『能为可信,不能使人必信己。』一个人能够做出值得别人信任的行为,但是不能够要求别人必定信任自己。

 

在汉代的时候,有一个人叫刘宽。我们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个人非常地宽厚。确实,他的修养是历史上有名的。有一天,刘宽坐牛车外出,结果半路上碰到一个人,他说自己的牛丢了,非要看一看刘宽的牛是不是自己的。结果他愈看愈觉得刘宽的牛是自己家的,因而就怀疑刘宽偷了他的牛。你看遇到这样无缘无故的冤枉,一般人可能都火冒三丈了,而刘宽还是当时的地方官。但是刘宽却一句话也没说,居然就从牛车上跳了下来,把这个牛送给了这个人,自己直接往回走了。

 

结果没多久,那个丢了牛的人找到了自己的牛,又牵着刘宽的牛来上门道歉,说自己的牛找到了,白白地误会了他,实在是对不起,而且刘宽怎么样处罚他,他都接受。刘宽怎么做的?刘宽就对他说:“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认错了也是难免的,还要麻烦您亲自把牛送回来,还有什么好责罚的?”你看一看,刘宽的这一番举动,还有他的言辞,非常地大度,结果感化了这个人,让街坊邻居听了之后,也非常地佩服刘宽。

 

所以一个人做错了事,他知道自己错了,而这个时候你不去责怪他,而能够换位思考,能够宽容他,这个时候就更加让人佩服。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如果一个人总是持续不断地,都是做诚信的行为,天长日久,总有一天是会被人信任和理解的。所以别人不信任自己,自己也不要挂碍,不要放在心上,那可能是因为我们彼此沟通得少,不够了解所导致的。

 

当然我们现在社会,确实存在着信心危机。信心危机的表现就是,听到别人做好事就不相信、就怀疑,听到别人做坏事就信以为真。这是什么原因?信任危机存在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已经失去了自信。像我们以前经常讲道,说曾国藩可以做到不取军中一钱寄回家中,很多人听了这一句话都是半信半疑,甚至是根本就不相信。那我们既没有读曾国藩的家书,也没有了解曾国藩的为人,看他的传记,我们就可以对他不取公家一文钱的行为提出质疑。根本的原因在哪里?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自己做不到不占公家的一文钱便宜。因为没有自信,所以听到别人做出这样的行为,才会去怀疑、才会去诽谤。

 

所以我们在现在社会,做好事实在是太难了。难在何处?因为整个社会已经三、五代人没有学习传统文化了,不再奉行仁义礼智信,不再追求五伦八德。帮助别人都是有目的的,对别人有一点好处,是希望别人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利益,都是以利害之心、功利之心在为人处世、待人接物。如果突然有一个人来了,说我要无私无求地帮助你,而且不求回报,什么都是免费的。结果怎么样?结果就被人怀疑,他是不是图名?他是不是图取更大的、其他的利益?别有用心?所以你看古人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什么人?这是没有接受圣贤教诲薰陶的人。这样的人虽然不在少数,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人以天下的兴亡为己任。

 

我们读古书也同样读到,像范仲淹先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位卑未敢忘忧国”;还有林则徐先生,“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些都是我们所熟悉的名人,那还有很多我们不熟悉的读书人,他们都有这种志在天下、襟怀天下的胸怀。什么原因?原因是他们从小受的教育是圣贤教育,从小熟读四书五经,培养了浩然正气。

 

孟子说什么是大丈夫?大丈夫就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个就是我们古人所崇尚的理想人格。古人他的成长是在这种教育之下成长起来的,所以每一个人都是志在圣贤,每一个读书人成不了圣贤,也能够成为君子。但是我们现在社会批判自己的传统文化,把自己的文化批判得体无完肤,对自己的文化丧失了自信心,还盲目地崇洋媚外,接受西方的功利主义、利己主义、个人主义的影响,结果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潜移默化地形成了整个社会的不良风气,那就是人人都是自私自利,想方设法地以权谋私。

来源微信公众号:刘余莉学馆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1612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