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传统文化扎根网 群书治要 正文

兄弟姐妹能和睦相处、荣辱与共,靠的是什么?

 

《群书治要》讲座第12讲05节

全文3242字,阅读需9分钟

「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這句話也是出自《群書治要》卷九《論語》。這是湯伐桀的時候告天之辭。這個「朕」在《爾雅釋詁》解釋「朕,我也」,郭璞注解:「古者貴賤皆自稱朕,至秦世始為天子尊稱。」古代的時候,無論是貴是賤都可以自稱為朕,但是到了秦始皇的時候,這個「朕」才成為天子的尊稱。

 

這句話是說:湯王說:「我本身有罪,請上天不要連累萬方之民;萬方之民有罪,他的罪責由我一人來承擔。」這是湯王為我們做出了一個「行有不得,反求諸己」的榜樣。所以古聖賢王堯舜禹湯之所以能夠把天下治理好,就是因為他們都是「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堯帝有一次出來視察,正好碰到兩個犯人被押往監獄。看到自己的兩個人民犯罪,這個堯帝就非常地惶恐,他就走上前去問說:「你們兩個人為什麽犯罪?為什麽被押往監獄呢?」這兩個人就說:「因為上天久旱不雨,已經很久沒有下雨了,我們沒有東西吃,不得已偷了鄰居家的東西,結果被發現了,被抓了起來。」堯帝聽了這樣的回答,他是怎麼做的呢?他馬上就告訴押解犯人的獄卒說:「你們把他們兩個人都給放了,把我給抓起來。」結果周圍的人感覺到很驚訝,都紛紛地問:「怎麼能夠把國君抓起來呢?」

 

結果堯帝非常誠懇地說:「因為我犯了兩個過失。第一,我是一國之君,但是我沒有德行,所以才感召了上天久旱不雨,這是我第一大過失。第二,作為一國之君,我應該承擔起君、親、師的責任,既然要承擔好君、親、師的責任,就應該把百姓都教導好,但是這個責任我卻沒有盡好,所以才讓他們犯了罪,這是我的第二大過失。」結果堯帝的話剛剛說完,本來萬里無雲,這個時候就飄過了雲彩,下起了雨。所以古人講天人感應,這個感應的速度非常的快,境隨心轉。堯帝一念真誠反省之心,就感召自然環境都起了變化。本來是很乾旱,還降下了甘霖。這說明什麼呢?說明中國的古聖先賢之所以能夠把國家治理好,逹到天下太平的效果,靠的是什麼呢?靠的就是這一句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領導者能夠這樣率先垂范,上行而下效,整個社會才能夠興起自責之風。人人都反省自己,結果就是天清地寧。所以古人為什麼讓我們反省自己呢?因為各自責天清地寧,各相責天翻地覆。

 

像我們在黨校工作也很有感受,因為我們的班有三個不同層次。有省部級的班,有地廳級的班,還有縣委書記的班。我們經常去參加這些小組討論。到了省部級的班,這個省部級的班就說,都是這些制度到下邊不能夠很好地傳達。雖然這個制度很好,但是到下邊就變樣了,就行不通。到地廳級,地廳級的班就說,上面的領導不瞭解我們下邊的苦處,不瞭解具體情況。再傳達到下邊,下邊又不配合。所以我們的工作很難做。再到了縣委書記班,這個縣委書記班的脾氣又更大了,他們說,根基不牢,地動山搖。現在就是對我們這個基層領導不夠重視,我們這個工作是千針萬線,但是卻沒有得到必要的理解和重視,脾氣就更加地大。那我們就很疑惑了,就說那到底這個責任應該是誰來承擔了呢?後來學了傳統文化之後才知道,原來是沒有做到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所以現在的會議是越開越誤會,為什麼越開越誤會?因為沒有反省自己的意識。

 

很多人說,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兒小。有一個縣委書記他在當地也是屬於一方的最大領導,結果到我們黨校去學習,不知道怎麼別人惹到他了。他說你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縣委書記。結果我們那邊有一個人說,他說你是縣委書記,我們這一個掃大街的都是地廳級的幹部。他縣委書記是個處級幹部,我們這掃大街的都是地廳級的。所以你看這個縣委書記脾氣還很大。所以你發現越是級別高的人,其實越是好相處,而越是級別低的人,確實就是問題越多。所以古人講行有不得反求諸己,第一個原因就是各自責天清地寧。

 

第二個原因就是德未修,感未至。你看我們學習傳統文化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是周圍的人都沒有被感動。不僅沒有感動,反而和我們越來越不能相處了,矛盾越來越大了。這個原因一定是在內不在外。那是什麼原因呢?原因就是我們德行修養不夠,所以不能夠感化周圍的人。

 

在漢代有一個叫繆童的人。這個人他從小的時候父親就過世了,他就成了孤兒。他和幾個弟弟兄弟四人生活在一起。因為他是長兄,所以從小就擔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後來在他的悉心照顧之下,這幾個弟弟都長大成人,而且都娶妻成家。但是這些弟媳婦兒在一起的時候往往會因為家事爭爭吵吵,最後在利益上有衝突,就要分家,要和他分家產,不和兄長在一起過了。那麼作為兄長你看他從小照顧弟弟妹妹,又給他們都娶了妻。現在他們都有了自己的家之後,還要跟他分家產。

 

作為一個兄長他會怎麼做呢?他沒有指責自己的弟弟,他自己關起門來就對著上天說,他說我一生讀聖賢書,修養自身,謹慎自己的言行,目的就是想用德行來改善社會風俗。所以你看古人為什麼讀聖賢書?讀聖賢書的目的是移風易俗。但是現在連自己的弟弟都不能夠感化,實在是愧對聖賢人。說著說著他就痛哭流涕,自己打自己。結果這件事被他的弟弟、弟媳婦兒發現了,他們非常地慚愧,就推開門跪在地上,對他的哥哥說,大哥啊,都是我們的錯,不要再打自己了。所以你看,哥哥之所以能夠感動弟弟和弟媳就是因為他有那種真誠的反省之心,而完全沒有指責的存心。才觸動了所有弟弟、弟媳的良心。

 

所以我們要堅信,人之初,性本善。人是可以教導好的,就是因為人他本來都有這個本性本善的存心。所以他能夠把兄弟又團結在一起,不要再分家,也是因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靠至誠心來感通的。那我們在改革開放之後看到了很多電視連續劇,這些連續劇都是在講兄弟不能夠生活在一起,要吵著分家。而這些電視劇還認為這是一種先進的潮流,好像分家就可以解決矛盾。結果他為兄弟分家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是我們現在回過頭來想一想,其實這一是一種錯誤的引導。為什麼是錯誤的引導呢?

 

我們看中國古代的時候,一個家族七代同堂,九代同堂,有上千口人幾百口人生活在一起,都能夠和睦相處,榮辱與共,兄弟之間是為手足骨肉,非常地親近,非常地和睦。是有難同當,同甘共苦。那麼這靠的是什麼呢?其實靠的是倫理道德的教育。因為他們是一種道義的交往,道義的結合。

 

那我們現在為什麼兄弟姐妹不能夠在一起相處了呢?因為沒有了倫理道德的教育,人的自私自利的心都升起來了,中國古人這個兄弟姐妹在一起都是禮讓,都是謙讓,都是退讓。都是把好的東西拿給弟弟妹妹先去用,自己享受在後,吃苦在前。這樣的話呢,大家才能夠和睦相處。但是因為失去了這種倫理道德的教育,結果兄弟姐妹自私自利的心越來越嚴重,教化失去了,人們不能夠相處。這個根源在於教育。但是我們沒有把這個根源給分析出來,反而認為分了家就解決了問題。還鼓動大家去分家。那麼這個也是一種錯誤的引導。

 

我們看現在的企業,比如說蘇州的固鍀,那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在一起,都能夠成為一個大家庭。那為什麼有血緣關係的人還不能夠相處了呢?就是因為有教育還有沒有教育的不同。所以我們看古代的這些故事,比如說我們也講到舜的故事。舜為什麼能夠改變後母的態度呢?為什麼能夠感化父母呢?其實他能夠轉化父母,靠的就是他的仁慈,還有他的智慧。當然僅僅靠仁慈,沒有智慧的話呢,可能也改變不了後母的態度。如果我們真正知道因果的事實,那我們就知道現在的冤親債主其實都曾經是我們最親近的人。

 

不是冤家不聚頭,越是對我們付出最多的人,越是對我們有恩德的人,才越有可能結下這麼樣的深仇大恨。你看對一般的人,和你陌生的人,關係不大的人,你也不可能有和他太深的仇怨。所以可能越是有深仇大恨的人,他曾經越是對我們付出最多,對我們最有恩德的人。

 

所以明白了這一點的話,我們再想一想《弟子規》上所說的,「恩欲報,怨欲忘。」那就確實沒有不能夠原諒的人了。為什麼沒有不能夠原諒的人呢?為什麼是自己曾經的恩人卻變成了自己的冤親債主,冤家對頭了呢?為什麼呢?那就是因為當時沒有慈悲和智慧,就是因為自己貪嗔癡慢疑這種煩惱習氣所左右,所以才把恩人變成了冤家。所以為這些煩惱習氣所左右了,才把至親之人變成了冤家,那你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才能夠做到,沒有我恨的人,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沒有我不愛的人。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刘余莉学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73454358@qq.com

落实弟子规,做好中国人!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