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大經科註(第五回)(第一集)

  淨土大經科註(第五回)  (第一集)  2018/1/19  台灣台南極樂寺  檔名:02-047-0001   經本一百三十七頁,《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


 

淨土大經科註(第五回)  (第一集)  2018/1/19  台灣台南極樂寺  檔名:02-047-0001

 

經本一百三十七頁,《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科註》,我們從第一段看起:

 

「講述因緣:一、蓮社授經,慈光聞法。二、華嚴啟信,決擇行門。三、專修專弘,念佛三要: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四、流通疏註,廣結勝緣。五、遵師教誨,海外傳燈,化解劫難,唯獨此經。六、感得經解,願海同證,一門深入,長時薰修。」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大家新年好!《無量壽經》夏蓮居老居士的會集本,我們學了不少年了。在這個之前,我們沒有看到念公的註解,我們得到的本子,是李老居士,李炳南老居士,在台中宣講的本子。這個本子老師給我了,我看到非常歡喜,當時我就向老師報告,我來學講這部經。老師告訴我,現在不行,緣不成熟。

 

隔了二、三年之後,我才明瞭什麼叫緣不成就。是有一些人反對會集本,對會集本造成很大的障礙。我們要講這部經,必須要跟這些人辯論,那就錯了。所以,老師教我等緣成熟。這個緣成熟是李老師往生了。那個時候我在美國,這個消息傳到美國之後,我從美國趕回來,參加這個活動。同時,我在美國開講蓮公這個會集本,我記得前後一共講了十遍。李老師註得很簡單,完全是用毛筆寫在經本上,這個本子在我手上,我現在是交給胡小林居士保管。

 

到以後,在美國遇到了黃念祖老居士,無量的歡喜。在那個時候,海外,我一個人講這部經,在國內,他老人家也講這部經,所以我們碰頭格外的歡喜。註解出來了,那個時候非常艱難,註解的原稿是油印的,這個現在已經看不到了,那是很落後的。字還算是清楚,我從頭到尾讀了一遍。我問念老,我說你這個書有沒有版權?他說你問這個為什麼?我說我想翻印,你有版權,我尊重你,你沒有版權,我送到台灣去翻印。他笑起來,沒有版權。所以我們第一版在台灣印的,印了一萬本,精裝一冊,也送了一些給念老,大家看到無量歡喜。這是這部經最早的本子。

 

現在我們用的本子,是念老的修訂本,他又花了不少時間修訂。經會集得盡善盡美,註解也是會集的,他用了一百九十多種經論、註疏,來做註解。所以,經是會集本,註解也是會集本,難能可貴!本子的好處在哪裡?就是每一句、每個字都有出處,都不是隨便寫的。這樣集註來註經,大概他也是首創起始,過去我們沒有看見過。這種做法,對於現前、對於後代,可以說是非常負責的態度。讓大家遇到了之後,深深感到親切,如同面對面談話一樣。讓我們增長了信心,沒有懷疑。

 

這以後,我講這部經,就用念老的註解,先後講過四遍。今天這一遍是第五遍,前面我叫第四回,這是第五回。我發願,在這一生當中專修專弘,修學依靠這部經、註子,弘揚也是這部經。講經教學五十九年,這麼長的年歲當中,自己不知不覺老了,今年九十二歲。體力,外表看起來好像不錯,裡面可能有問題,我自己還沒有嚴重感到,但是氣力不足,這是諸位能夠很明顯看出來。所以講經,我試試看每次講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後面中氣不足,接不上來。這給我警告,警告什麼?要趕快培養能講《無量壽經》註解的同學,出家、在家都好。希望大家發心,為什麼?這部經太難得了。

 

我在因緣,寫了六條,「蓮社授經」是台中佛教蓮社,李老師這眉註的本子,在那裡給我的。「慈光聞法」,台中慈光圖書館,老師沒有講這部經,這個聞法是大小乘一切的經論。我在台中住了十年,也就是跟李老師學講經,還算有一點成就,我非常感恩。學經教,我可能是台灣第一個,有明顯的成就。有人學成,有人沒學成。

 

我在台中的時候,我還邀來兩個同學,介紹給李老師,希望我們有三個人跟他學。可這兩個人學了不到一年,就離開了。他們說,老師講經的進度太慢了,一個星期只講一次,浪費了我們很多光陰。這個話講得沒錯,但是,我們如果把這個因緣放棄了,誰肯教我們講經?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所以,同學們離開了,我一個人留在台中,堅持到十年。也是我跟老師見面的時候約定的事情,我說我至少希望能跟老師十年,十年才離開。

 

十年當中也講了不少經,我記得我是在臨濟寺出家的,台北圓山。第二天還是第三天,白聖法師就來找我,他辦了個佛學院,叫三藏學院,在十普寺,要我到他這個三藏學院去教學。所以我可以說是出家第二天就上講台。講經教學五十九年,明年就是一甲子,我也想到,我的講經應當在一甲子就圓滿了。以後,我希望我們的同學一個個都能夠上台,講得比我更好,講得比我更圓滿、更契機。這是我的願望,講經教學不能中斷。

 

我學佛的緣分,是跟方東美教授有關係,我認識他老人家,他是台大知名的哲學教授。在那個年代,我愛好哲學,所以拜他做老師。我的課是在他家裡講的,學生是我一個人,老師一個,學生一個,在他家小客廳。一個禮拜上一堂課,星期天上午九點半到十一點半,兩個小時,給我講了一部《哲學概論》。最後一個單元講佛經哲學,我感到很驚訝,我向老師請教,我說佛教是宗教、是迷信,它怎麼會有哲學?方老師告訴我,他說你還年輕,你不知道,「釋迦牟尼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哲學家」,我從來沒聽說過,第一次,在他家裡聽到老師是這麼說的,「大乘經典是全世界哲學的最高峰」。大乘經典裡面,他老人家第一部介紹給我的,就是《大方廣佛華嚴經》。這個經我也講過,沒講完,大概講了前面五分之一。

 

從哲學入門,所以我的一生,常常在國內外都說,談到佛法,我都是講佛陀教育。有些老朋友聽到我這個講法,同意,不懷疑,很認真的接受。佛教確實是教育,而且跟中國古聖先賢的教學,同一個目標、同一個方向、同樣的成就,那就是教學目的是開悟,不是念死書。佛教教我們開悟,儒、道也是教我們開悟的,這就是東方的教學跟西方不一樣。

 

釋迦牟尼佛如果生在中國,中國人稱他聖人,孔子一樣的。孔子如果生在印度,印度人一定稱他作佛陀。那由此我們知道,佛陀跟聖人原來是同等地位,是一樣有大成就的人。這個大成就,就是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孔子有沒有明心見性?有,你好好的念四書,你就明白了,他大徹大悟。他們用的方法,獲得的成就,跟佛陀沒有兩樣,完全相同。所以我們肯定,這些聖人,一家人,非常親切,用的方法也完全相同。

 

從哪裡入門?章嘉大師告訴我,我第二個老師是他,緣很殊勝。方老師把佛法介紹我之後大概兩個月,我認識章嘉大師,這是佛學家,著作等身。可惜,他的著作非常豐富,用西藏文寫的,而且到台灣來的時候,當時局勢很緊促,他沒有能帶出來。在台灣所寫的,晚年,少分,分量不多。我第一次跟他見面,向他老人家請教:方老師告訴我,佛教是教育,經典是教科書,我能接受,但是不知道從哪裡入門,大師能不能告訴我,從哪裡入門?我這個問提出來了,他老人家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我們對看了半個小時,一句話不說,好像入定了。其實他所要求的就是入定,你心浮氣躁,他不跟你講話。他就是看你,讓你也看他,完全定下來了,他才給你講。頭一天,我是見面頭一天提這個問題,他老人家用這個方法來教我。

 

我等了半個小時,老人開口說話了,說了兩句話,六個字,「看得破,放得下」。這兩句話看起來好像不難懂,意思也很明確,可是我們都把它看淺了,都把它看輕了,這是聖賢教育、佛菩薩教學最重要的方法。為什麼?為的是要我們開悟。為什麼不開悟?你沒看破,你沒放下。看破、放下不容易,你能做到,你確實很快就有成就。

 

以後,我們再念儒書,念四書,《大學》裡頭有,古時候這些大聖大賢是怎麼成就的?我們這一對看,原來跟佛一樣的,看破,放下。但是他沒有用這四個字,他用的是格物、致知。格物是什麼意思?放下,你能把物欲放得下,格物。致知是智慧,你能把事實的真相看破,這個人就是菩薩,就是佛。那下面給我們講的是什麼?怎麼樣你才能看破、才能放下,《大學》上講誠意、正心,從看破、放下起,到真心現出來。所以,我們看孔子用的方法,跟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完全相同。我們只承認孔子是教育,那為什麼不承認釋迦牟尼佛是教育?

 

真學問不是從外面來的,外面沒有,是你自性裡頭本自具足。你要智慧、你要德行,從你心裡面去把它挖出來,這是真的;外面學來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佛法叫內學,向內求的,不向外求,這不能不知道。向外求的是知識,向內開發的是智慧,智慧是自性本有的,自性起用,就是智慧。

 

我們現在全搞錯了,那就是放不下。為什麼放不下?沒看破。看破,了解事實真相,我們不知道事實真相。我從哪裡來的?不知道。我將來到哪裡去?不知道。我來幹什麼?不知道。這一生從出生就是在瞎摸,摸到一輩子,摸到這條命沒有了,還沒有看破,你說冤不冤枉?那怎麼辦?沒看破的,搞六道輪迴,看破的,超越六道輪迴,不一樣。超越六道輪迴,小乘是阿羅漢,大乘是權教菩薩,你修行證果了。你說看破、放下多重要。

 

放下什麼?所有的妄想、分別、執著統統放下,不要放在心上,你才能入門。這樣入門,你才能了解事實真相,就是看破。佛法的門檻太高了,幾個人能放下?

 

你心裡所裝的,全是不必要的東西,為什麼?不是你自性變出來的。自性變出來的,真的。自性變什麼?到極樂世界就知道了。自性變出來的思想,是無量智慧,自性變出來的境界,是一真法界。我們聽到這個名詞,什麼意思也不懂,如果你念佛往生,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你就完全明白了。極樂世界美好,從哪裡來的?自性變的。我們這個世界呢?我們這個世界是從心想生,不是自性,從阿賴耶變的。阿賴耶是妄心,自性是真心。

 

真心好!你看《三字經》上頭一句,「人之初,性本善」,那個性就是真心、自性,本善。它變出來所有一切的現象,也至善。極樂世界去往生,得的這個身,這身無量壽。我們在這個世間,幾十年就衰了,就不管用了,怎麼能跟極樂世界比?極樂世界用真心,現的是真境界,真的境界就是實報莊嚴土,我們講法性身、法性土,那是真的。我們今天在這個地球上,是法相身、法相土,而且這個相裡面是迷惑顛倒。

 

只有佛知道,孔子知道,孔子跟佛沒有見過面,他們的境界是平等的,所說的東西也是相同的,我們要細心去觀察就發現了。原來孔子是佛陀,原來佛陀是孔子,是一不是二。這個話怎麼說?依照大乘教裡面講,明心見性,你能夠放下無明煩惱、放下塵沙煩惱、放下見思煩惱,你就證得了,就看得破。看破當然放下,放下幫助你看破,看破幫助你放下,這叫修行。看破是智慧,放下是功夫。菩薩的功夫在哪裡練?六根在六塵境界裡,眼見色,看得清楚、看得明白,不放在心上。凡夫看清楚了、沒看清楚,都放在心上,耳朵聽到的也放在心上,六根接觸六塵境界,統統都把它放在心上。你的心被這些塵垢染污了,本來是真心,現在變成妄心,錯了。

 

我們這一次第五次來學習《無量壽經》,我想我們換個方式,過去是我講大家聽,現在我們拿著這個經文來研究討論,利益更大。你譬如今天講的看破、放下,多重要,這麼重要的方法你不肯做,你怪誰?你還在紅塵裡頭攪和,你還繼續搞六道輪迴,錯了。

 

如果我們都放下,為什麼放下?假的,不是真的。這個地球上沒有一樣真東西,現在科學家告訴我們,跟佛經上所講的一樣。《金剛經》上告訴我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對的。我們今天搞錯了,一切有為法,有為法就是有生有滅,我們這個世界所有一切法,包括星球、地球、太陽,統統是生滅法,叫有為法。佛用個比喻說,像夢幻泡影,得不到,假的,全是假的。可憐!你搞這個東西。

 

佛菩薩,中國的孔子孟子,道家的這些專家學者,他們雖然不是像佛經上的無為法,但是他們跟無為法接近,比西方的學術高。非常可惜,現在沒有人繼承。我這麼多年來,十方的供養不多,很少,我一生不問人要錢,我要了錢也沒用處。早年這供養的錢累積起來,我印書了,印經,印《大藏經》、印《四庫全書》、印《四庫薈要》。《四庫全書》商務印書館印的,我跟它買了一百一十二套。《四庫薈要》是世界書局印的,我買了三百多套。買這個幹什麼?不是自己看,我是怕這些東西將來會丟掉。要丟掉了,那麼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就滅了,太可惜了。所以我就多印,有錢就印。印來幹什麼?送給大學圖書館、送給外國的國家圖書館去收藏,他們都喜歡。這是什麼?藏寶,不可以讓它在地球上消失,再大的災難,也會留幾套完整的給我們。我的用心在此地。

 

這些年出國,因為我跟這些學校有關係,常常到學校去看看、訪問,看到我們的《四庫全書》放在書櫃裡頭。我就問管理人員,有沒有人看?沒有。有沒有人來借?沒有。我的煩惱生起來了,保存是保存了,如果沒有人能夠讀,這個書是廢書,不起作用。那怎麼辦?中國古書是文言文寫的,所以我就盡量勸人,勸年輕的人,勸他發大心,拯救中國傳統文化。怎麼拯救?學文言文。希望你能夠花三年時間,夠了,你就有能力讀文言文。那麼,你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繼承人,好!

 

我的目標轉變了,我不印經了,現在供養我的,我辦學。我在英國,跟威爾士大學合辦一個漢學院,開學已經一年了,今年是第三個學期。另外又給他們辦了一個和諧博士班,和諧博士是學什麼課程?學宗教。王子跟校長兩個人想出這主意,告訴我,徵求每一個宗教派兩個學生,派一個教授,因為我們不是這個專長,沒有辦法講它的經典,培養傳教師。

 

現在這個世間的宗教,真正對經典有深入研究的人不多,都是會念經,經裡什麼意思不知道,這叫迷信。所以,我們要幫助宗教回歸教育,讓每個宗教都有很好的老師,出來講學、出來教學,他們有博士學位,他們有教授的資格。這樣子,把全世界的宗教統統恢復起來,這是好事。所以,我對於這兩位我很尊敬的學者,王子跟校長,我說你們兩個人發心做這個大事,得到所有宗教的神保佑你,得到所有宗教的上帝護持你,我說你們的壽命會很長,福報會愈來愈大。我給他講的話是真的,不是假的。

 

這個地方有幾張我出家的時候照片,有兩張照片,一個是剃度,一個是受戒。照片上有我,你們去看看,我有沒有福報?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沒有福報,還短命。我都承認,一點忌諱都沒有。小時候我母親給我算命,壽命只有四十五歲,我相信。我父親四十五歲走的,我大伯父也是四十五歲走的,我的祖父也是四十五歲走的,父親也是四十五歲走的。所以我一絲毫忌諱都沒有,壽命只算到四十五歲,四十五歲沒了。

 

四十五歲那年害一場病,我一生沒住過醫院,沒害過病,我也不找醫生,也不吃藥,念阿彌陀佛求往生。為什麼不找醫生?醫生只能醫病,不能醫命,我是命到了,壽命到了,與醫生、醫藥不相干。一心念佛,居然度過了,一個月,身體恢復健康,又開始講經。第二年,我遇到甘珠活佛,他也是章嘉的學生,我們是同學,他大我大概十歲,我對他很尊敬。第二年我跟他碰頭,他特別邀請我坐在他旁邊,告訴我,你的這一關過了。我說什麼關?四十五歲,四十五歲這個關口過了。我說是啊,怎麼過的?那個時候我講經十二年,我是剃了頭就上講台講經的。三十三歲出家,三十三歲開始講經,講了十二年。他說你這個十二年講經的功德,度過了。原來我都沒想到。他說你的壽命很長,你的福報很大。我說沒福報,吃飯都成問題,真的。

 

所以,功德從哪裡來?功德還是自己修來的。為佛法,為幫助大眾明瞭佛法,喜愛學佛法,依教奉行。度一個人功德就不可思議,度的人愈多,功德愈大。自己要知道,要有這個認知,這就是智慧,能夠辨別,機會一來了馬上抓住,好好認真去做,無量福報,是這麼回事。因果真有,絕對不是假的

 

所以我告訴校長,這個培訓各個不同宗教的師資、神職人員,大功德!你是替每個宗教去培養接班人,所以每個宗教的神,每個宗教的上帝,哪有不保佑你的道理?這他懂得了。所以我說我講的話是真的不是假的,我自己是過來人。今年九十二歲,我自己沒想到,早年心裡想的也不過七老八十就不錯了。李老師往生九十七歲,我在台中跟他十年,我說我的壽命將來可能跟他差不多。

 

所以,要決定行門,行門就是修行的門道。今年過年,同修們找我講幾句話,我好像講了三次,一次十五分鐘。講什麼?信、願、行,三資糧。你能夠抓住三資糧,你決定往生。往生極樂世界,這個法門無比殊勝,太好了!而且是任何一個人,三根普被,利鈍全收。

 

第一個條件,真信,真正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我發心要親近他。願是求生,我願生淨土,我願意見阿彌陀佛,我願意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作佛、去修行,這願。行就是一句佛號,一句佛號念到底,腦袋空空什麼都沒有,就是佛號。才動念頭,第一個是妄念,第二個是阿彌陀佛。妄想、分別、執著才起來,就是南無阿彌陀佛,一句佛號取而代之,這真念佛人。臨命終時沒有一個不往生,真是一個人修,一個人往生,十個人修,十個人往生,一百個人修,一百個人往生。關鍵,記住,看破、放下。

 

你為什麼你不能成功?你沒有看破,你沒有放下。看破、放下是自己真正的冤親債主,只要有這個東西存在,我們這一生的功夫就白費了,多可惜!要放下。

 

今天一個小時時間到了,我們就學到此地。這一次第五次講經,不重視經文,沒有順序,隨便哪個地方找幾句,我們來好好深入研究,幫助咱們到極樂世界,這個要緊,我們走這個路子。所以大家一起來研究討論,有問題也可以提出來問答。好,謝謝大家。

 

感恩您的阅读,欢迎转载分享!https://www.guoloujiang.com/1258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admin@guoloujiang.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