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淫奇书《安士全书•欲海回狂》连载之037:邬忆川

  • A+
所属分类:欲海回狂

邬忆川(《节义传》)

 

译白

 

四明邬忆川,讳孟震,二十九岁时,妻何氏去世,发誓不再续娶,终身不谈及男女之事。曾有改嫁之妇,带着财物想与他发生私情。他气愤地说:“你自己不能守节,为何还要玷污我?”夜晚有想私会他的,则厉声叱去,但也从不声张。夜里带着两个儿子,寂然并卧,宛如守寡之女。当地官员时常赠其粮食、布匹,于其门上悬挂义夫匾额。其子邬元会,官至新安太守。

 

按:《礼记-昏义篇》规定,结婚时男子须亲自至女方家迎接新娘,入门后向女方家长礼拜,献上一大雁作为信物。此礼仪之内在寓意,是男女双方一旦结为夫妻,就当白头偕老,终身不渝。不仅女子要从一而终,男子也当始终如一。由于男子有传宗接代之责任,一旦丧偶,内助无人,不成家道。所以丧期结束后,不得已而允许男子再娶,也是出于无奈,并非由于男子当政,便可私自从宽。唉!或家中主妇去世,没有儿子支撑门户,或是无人操持家务,迫不得已才续娶后妻。不然,则夫妻之伦,原是人道之起始,为何使乾坤之正气,全由女子伸张,而堂堂须眉男子,却纷纷回避呢?卓尔不群之邬君,令人心悦诚服,甘拜下风啊!

 

 

【原文】

 

四明邬忆川,讳孟震。年二十九,丧妻何氏,誓不更娶,终身不复齿男女事。妇有再醮者,挟赀以通。勃然曰:‘若愧为妇,奈何污吾?’暮夜有奔之者,厉声叱去,亦竟不与人言。夜携两儿,萧然并卧,俨若寡女。当事者时赐粟帛,扁其门曰‘义夫’。子元会仕至新安太守。

 

[按]按昏义,男子亲迎,再拜奠雁,盖取一与之齐,终身不改之义,非独妇道为然,夫道亦然也。顾男子以继嗣为重,一经丧偶,内助无人,不成家道,故于服终后,不得已而开续娶之途。非因世间男子为政,私自从宽也。嗟乎,人或桑弧未设,井臼难操,是亦遇之穷耳。苟或不然,则夫妇之伦,原系人道之始,奈何使乾坤之正气,独听巾帼者主张,而须眉男子皆屏息以藏耶。卓哉!邬君,愿拜下风矣。

 

桑弧未设指还没有儿子

 

井臼:打水舂米,指家务劳动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微信扫一扫
  • 访问微店
  • weinxin
传统文化扎根网
avatar
传统文化扎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