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淫奇书《安士全书•欲海回狂》连载之035:莆田二生

  • A+
所属分类:欲海回狂

莆田二生(《欲海晨钟》)

 

译白

 

福建莆田县有表兄弟二人,一同求学,相处很好。甲容貌丑陋而富有,乙容貌俊美而贫穷。甲妻去世,想娶一富家女作继室,但对方必要先见过本人才答应。甲恳求乙代其前往相亲,富家见到来人便答应了婚事。将婚之日,女方又希望男方亲自去迎亲,甲再恳请乙代其前往。刚至女方家,天忽然下大雨,而两地隔着山岭,道路难行,女方让迎亲者住下。乙虽谦让再三,又不敢说明真相取辱。而富家恐错失良辰吉日,非让他们当天拜堂成亲,无论乙怎么推辞都不听。到睡觉时,他不敢造次,只好和衣而卧。第二天雨更大,女方仍留宿,他还是不敢靠近新娘。直到第三天,才将新娘迎至甲家。甲发怒,去县府告乙。县令雷应龙亲自审问,乙哭诉真情,验知无伪。县令对甲说,你妻既已与他同宿,当然不可再归你,你也不愁无妻。又对乙说,你在暗室之中不做欺心事,所以上天以此女赐你。至于聘金,由我代你偿还。于是付给甲三十两银,而令此女与乙结为夫妇。

 

按:想欺女方的,却弄真成假。不欺朋友的,却弄假成真。

 

【原文】

 

莆田有表兄弟二人,同学甚厚。甲貌丑而富,乙貌美而贫。甲求继室于富家,必欲观婿始允。甲恳乙代往,富家许之。将婚,又欲亲迎,复恳乙往。方至,天忽大雨,而隔岭难行,乃止婿宿。乙谦让至再,又不敢明言取辱。而富家恐失吉期,即欲成礼,乙固辞,不听。及寝,不敢解衣,次日雨益甚,仍留宿,复不敢近。第三日迎至甲家,甲怒,奔告于县,县令雷应龙鞫之。乙泣诉真情,验知非伪,乃谓甲曰:‘汝妻既同彼宿,义不可归汝,汝不患无妻。’又谓乙曰:‘子不欺暗室,天以是女畀汝,聘金吾代偿也。’乃以三十金与甲,而令乙为夫妇。

 

[按]欲欺外家者,弄真成假;不欺朋友者,弄假成真。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微信扫一扫
  • 访问微店
  • weinxin
传统文化扎根网
avatar
传统文化扎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