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不爽!阅微草堂笔记

  • A+
所属分类:因果故事
声色这方面的娱乐,犹如石火电光,本来就是一现即逝的。回想起来,当初的黛眉粉面,妙龄青春,也不过是幻化而已。

因果不爽!阅微草堂笔记

      梦幻泡影

浙江宁波有一位姓吴的书生,他迷恋于宿娼嫖妓的生活。后来他爱上一位狐女,时常与狐女幽会,但他仍然不断出入于青楼。

有一天,狐女对他说:“我能变化成各种人的面貌。凡是您所眷恋的女人,我只要见过一面,就能变得和她一模一样。您心里一想谁,我就立刻变成她的样子,这岂不比那花钱取乐好得多么?”吴生就请狐女一试。那狐女果然在顷刻之间就变成他平时所眷恋的女人,当真是惟妙惟肖。从此吴生便厮守在狐女身旁,不再外出冶游了。

后来,吴生对狐女说:“和你朝夕相处,胜似眠花宿柳,确实是很惬意的。只可惜毕竟是你幻化的,心里总感觉好像有一层隔膜似的。”

狐女说:“这您就不能太认真了。您该知道,声色这方面的娱乐,犹如石火电光,本来就是一现即逝的。岂只我变化某某人是虚幻的,就是那位某某人本身也是虚幻的。岂只某某人是虚幻的,就连我自己也是虚幻的。千百年来,历代的名姬艳女,有哪一位不是虚幻的?白杨绿草,黄土青山,有哪一处不曾是古来歌舞的地方?握雨携云,百般恩爱,终不免埋香葬玉;聚首亲昵,千种情怀,总难免别鹤离鸾。这一切,只不过如手臂一屈一伸的顷刻之间。这中间二人相爱在一起,或者几刻钟,或者几天,或者几月,或者几年,终究都有诀别的期限。到了诀别那一刻,则相聚数十年而散与片刻暂遇而别,却是同一种滋味,都像是悬崖撒手,转瞬成空。那种倚红偎翠,留连缱绻的生活,不都一样恍惚如一场春梦么?即使是夙缘情深,两人得于终生相伴,也禁不住岁月的流逝,各自都会红颜老去,两鬓侵霜,非复故我。回想起来,当初的黛眉粉面,妙龄青春,也不过是幻化而已。您何以唯独说我变化别人的形像是虚幻的呢?”

吴生听了狐女这番话,恍然有所醒悟。过了数年,那狐女与吴生辞别而去。吴生从此也就不再迷恋于声色之好了。

      轻薄遭惩

天津有位举人,在清明时节同几个朋友到郊外春游。这些朋友都是品行不端,行为放荡的年轻人。他们看见柳荫道上有一位少妇骑驴而行,欺负她身边无人陪伴,便相邀跟随在她的后面,说些轻薄话来戏谑她。这位少妇不理睬他们,只管用鞭子抽打毛驴,催驴急行。当时,有两三个无赖先追上她,那少妇忽然下驴止步,和这几个人温声细语地说笑起来,意颇相投。

不一会儿,举人和另外三四人也追了上来。举人仔细一看,这少妇正是自己的妻子。但他又想,妻子并不会骑驴,而且今天她也不可能会独自来到这荒郊野外。可是眼前这女人,又明明是她。举人心中又惊疑又愤怒,便上前大声呵斥她。他的妻子却依然笑个不停。举人怒不可遏,举起手掌要来掴她的耳光。他妻子忽然飞身跨上驴背,立刻变换成另一个面貌,用鞭子指着举人斥责说:“你看见他人的妻子,便对人家百般猥亵,肆意调戏;今见自己的妻子被人戏弄,却如此恼恨。你枉然读了那么多圣贤书,连一个‘恕’字都不能理会,你还有什么资格配名列科第?”说罢扬鞭策驴而去。

这位举人被数落得面如死灰,直僵僵地站在路旁,几乎迈不开步。但不知这骑驴的少妇究竟是何方妖魅。

      化鸡偿债

沈老婆子说:她们村里有个名叫赵三的人,这人和他母亲都在郭家做佣人。他母亲死后一年多,有一天晚上,赵三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似梦非梦,听见他母亲对他说:“明天下大雪,墙头底下,有一只冻死的老母鸡,主人要赏给你,你千万别吃。我活着的时候,曾偷过主人三百钱,阎王爷便判我转世为母鸡来还他的债。如今,我下的蛋已经够还清这笔钱的数目,我也该去了。”

第二天,果然下了一场鹅毛大雪,一只老母鸡冻死在墙角下,主人便赏给赵三。赵三不肯炖着吃,暗自流着眼泪把它埋了。主人非常奇怪,再三追问他为什么不吃,赵三无奈,才说出真情。

这是近几年内的事。由此可见,世上那些供御骑的驴马,那些受人宰割的猪羊,皆必有前因,只是人们不知道罢了。

【责任编辑:于然】

标签:阅微草堂笔记

来源:如是雨林 作者:演莲法师译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传统文化扎根网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