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师承 建学统 传正脉】 跪砖头是古法 第二集 陈大惠老师

【遵师承 建学统 传正脉】跪砖头是古法  第二集

【遵师承 建学统 传正脉】 跪砖头是古法  第二集 陈大惠老师


【遵师承 建学统 传正脉】

跪砖头是古法  第二集

陈老师:我们向师父老人家行礼,三问讯。一问讯,再问讯,三问讯。

学生:请大家端身正意,恭请老师升座授课。

陈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学生:老师好。

陈老师:我们上一堂课解释了我们这个新的课程的标题。遵,遵循、顺从。遵师承,大家记住,你是有老师的人。你跟一般人不一样,你有老师,而且你有明师,你老师是佛菩萨再来。印祖,大势至菩萨再来,这还了得。你的老师是大势至菩萨,你说我们多么得荣幸。认了老师你不做等于没认。所以要建学统,靠谁建?靠人建立。人就是你们大家,越多越好,把这学统建立起来。否则在纸上那建立不起来,那是假的,那怎么建呢?「人能弘道 非道弘人」,得靠人把这个学问建立起来。传正脉,现在很乱,东方的、西方的都杂和在一起,搅和在一起,怎么做学问?一两百年大家都不懂了,必须得有人把这个做学问的正脉把它讲出来。把它建立起来,大家记住,建立起来就是你做到,然后再把它传下去,那是大家的使命。使命不完成你不白来了吗?你怎么走?死不瞑目。记住了,师父老人家的师承在手里,我们要接过来。建立,我们自己把它实现、做到,再往下传。所以这三句话极其重要。那么我们从这堂课开始起,我们来认认真真地来聆听师父老人家关于传统文化到底怎么教、怎么学,小到胎教,大到在全世界弘法利生,乃至于和西方,你像法国汉学院、英国汉学院,跟他们去交流,在全世界弘法怎么个做法,师父都告诉我们了。所以我们把它全部的都给它会集起来,我们好好在这学,大家来看我们的老师是什么样的老师,教我们做什么,我们应该怎么走这条路,目的在这。有的同学说第一堂课听完了,仿佛找到了家谱,那就对了。我从哪里来?我向哪里去?我是谁?这三个问题,这是哲学东方的和西方的人类哲学的三大问题,我们今天全部解决了。做学问,这三个问题必须解决,你从哪来?苏州灵岩山那一系的,那一脉的,印祖传过来的,到师父老人家这。往哪去?听说师父老人家在欧洲也希望能再建汉学院,师父说希望能够看到传统文化弘遍全世界那一天,那就是我们的方向。你自己做不到,谁学?我是谁?我是我老师的一个化身。所以你要有老师身上的味道,德行、学问、能力很像,这就好了。一开始不能做到,我能做到百分之五,行,总比百分之一点没有强。再过一段时间,达到了百分之三十,好样的。又学了几年,我能做到老师的百分之五十,半个化身。又学了一个时期,那会儿你也上一定年岁了,你能做到你老师的百分之八十,能做到百分之九十甚至超过老师,学统建立了,你给建立起来了。这建立是这个意思,建学统。不是在那说,你把它树立起来了,用你自己的德行、学问、能力。印祖不在了,李炳老不在了,师父老人家在,学统总有人建立,它总在那立着这学统。老师不在了你在,所以大家要知道为什么来求学?这三句话,从老师那接下来自己建立,再往下传,不走样,好样的,做得好!我有一次曾经求教过师父老人家,因为李炳老讲课什么样咱没听过,也没有录音,更没录像那个年代。我说师父您老人家讲经和您的老师李炳老像不像?师父稍微想了一下,师父说很像、很像。学生不像自己的老师那是羞耻,要学得像,要有那个气氛,这就是我们的非常具体的目标和方向。你不要太远大,先从一点一滴学起。那么今天我们要学的是【净土大经科注】,这是师父老人家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所宣讲的。那么今天这堂课师父老人家这开示非常重要。上来先讲老师多么重要,而且讲得非常具体。我们下边一起来恭听。

插播师父上人开示

六种成就里头哪一个成就最重要?主最重要,老师最重要。没有老师,什么都是假的。现在有多少人,国内国外都想创学校,都想培养儒释道的弘法人才,好心!他们来找我,我就问他,老师在哪里?大家都茫然了。建学校很容易,有钱就能盖;招生也很容易,牌子一挂,人都来了,谁来教?我这样的年龄,小时候还遇到几个老师,好老师,他们走了之后,我们跟上一代比差远了,没法子比

陈老师:师父老人家是过来人,今年就是一五年,八九高龄了,日本鬼子侵华的时候师父还逃难呢。他老人家第一任老师方东老是蒋介石和蒋经国的老师;第二任老师章嘉大师是国师,被国民政府尊为国师;第三任老师李炳老,这是印光大师的学生,所以人遇到一个好老师有多不容易。我有时候总在窃喜,我对着电视机听师父讲经,我说我就认您老人家为老师了,那会儿我刚学佛我就在想,为什么呢?这三位老师所有的精华全部浓缩在一个学生身上,你说这个学生,就等于我们跟李炳老、方东老、章嘉大师学是一样的,而且跟印祖所学一样的,有师承,安全,放心。印祖的法脉都在这里边,你多荣幸。印祖虽然不在了,大势至菩萨虽然圆寂了,不示现了,但是学统、学脉还在里边。但是刚才师父也讲了,找一个老师太难了。建学校容易,他们也来找我也是这个问题,要建一个汉学中心,我说可以。他说我们这建得比马来西亚还大,我说你老师在哪?义工在哪里?那义工我们知道,很多那都是干两天他就走了,像凑热闹一样,像俱乐部一样。我说你这能这么干吗?我完全是听师父的教导,就是硬件好办,老师呢?老师可不是说学个几年就能来的,不是啊!你要不相信,大家听听李炳老这一代宗师,李炳老在台中好像是,有多少学生?好像是五十万还是多少万,还是一百万,跟着老人家学,就这么一代大德。怎么成就的?我们接着往下听,师父讲得非常具体。

插播师父上人开示

为什么呢?上一代的老师,像李老师、方东美先生他们这些人小时候受过扎根教育的训练,吃过苦头,上学跪过砖头。老师处罚,罚跪,书背不出来跪在那里念,念熟了再起来。不是跪在地上跪在砖头上,经过这样的训练。我们没有了,我们念书的时候,小学还有体罚,有罚跪;但是没有跪砖头,打手心,有体罚。现在这一代体罚没有了,取消了。那个体罚好不好?好!李老师说好,他常常被罚,好!为什么呢?这段书我跪过的,所以记得特别熟;不是受过这个罚你就没有那么熟,东西要熟透才能变成自己的。我们就没有受过这种体罚,念中学之后、初中之后就没有了,小学时候有。所以读的东西只要能马虎通过就行了,下的功夫不够深,到年岁大的时候都忘掉了,记不住。我们不如老一辈,老一辈随口背一段书,一段一段背下来,我们听了很羡慕,我们做不到。他太熟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们念的遍数没有他那么多没有受过严格的这个教育,所以心态没有他那么真诚。小时候小朋友玩心很重,尤其我是一个可以教的人,就是没人教。你看记忆力好、悟性高,这就是可以教的条件。我小时候如果老师严格督促,我能赶得上上一代。

陈老师:我们刚才看到这一段,你们这里边有班主任也有同学,我想你们感触会比别人深很多,为什么呢?李炳老有那样的成就,一代宗师,师父老人家的老师跪砖头出来的,背书。到师父老人家这一代断了,没有了。再往下很多时间,很多代,到我们这更没有了。但是到了你们这一代,你们现在这个房间最大的二十多岁,小的十岁,你们都跪过砖头吧?

学生:跪过。

陈老师:从班主任到这十岁的统统跪砖头,不但跪砖头,罚饭,背不下书来,犯了错误不让吃饭,前边跪着去,挨打,打屁股,打得直流血。是不是你们?

学生:是。

陈老师:这就有希望。什么叫遵师承?你们这就叫遵师承。什么叫建学统?你们这就叫建学统。你自己做到了,你接受了,你受益了。像师父老人家所讲这跪砖头这事情断了多少代、断了多少年,从你们这代开始恢复了。我没有这个幸运,我没赶上。第一个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八十年代,教材早就不是传统文化了,民国没多久,一九二几年就不让读经了,六七十年之后的八十年代,我们都不知道了。学的内容不是了,早断了。老师教也不是过去那种教法,灌输知识,不是私塾的教法。但是我遇上一个好班主任,我在初中二年级,我在上学这十多年的时间就遇上那么一位班主任,男的,用那个椅子称儿,方的,我们犯错误这些同学,那会儿我上初中,十二三岁,打手心,这个我受过,打屁股没有。小同学打手板,大同学打屁股。我很清楚挨完打之后,你看那个同学只能扣在这床上睡觉,翻不过来,两个屁股都是硬的,至少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恢复。你们两个班主任也都知道这个,拿酒精擦,消毒,是不是?

班主任:是。

陈老师:像这种教法已经断了,李炳老小的时候那是多少年?你们想想。一八几几年应该是,光绪年间,清朝的时候。断了多少年?一百多年了。你们接上了,好事,听了得做。谁教的?我老师教的。你老师教错了呢?不会错,为什么呢?它叫师承,它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它要错了早给停了,还用等到你说吗?它要错了根本出不来人才,还能出来印祖?从初祖到十三祖,再到李炳老,再到师父老人家,不可能。大家就有信心,你们对挨打、对跪砖头就有信心了,有福报。你们将来七老八十了,白发苍苍了,给你们的徒子徒孙讲课的时候,就把你们的照片拿出来,挨打的照片不都有吗?认识这个屁股吗?那时候人家跟你们叫师爷,叫师太,“这就是师爷的屁股”,祖师爷的屁股,师太的屁股看看,“那会儿我才十几岁,就是这么打过来的”。那比跪砖头厉害多了,你们在这罚跪那些照片拿出来。这叫什么呢?遵师承,建学统。大家要明白这个教法不是谁一拍脑门自己想出来的,那叫误人子弟,一定得有师承。谁教你的?说说。我们再看看古书,明朝、清朝、汉、唐、宋全是这个,不但学校是这个,我再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叫【中国的家法族规】,你去看看,那更厉害,这就叫中华民族,这叫中华文明,不懂不能随便批评。在这种教育下,这种观念下,中华民族才称其为伟大的民族,出得来好人。师父不是讲了嘛,如果是老师严格督促,我能赶得上上一代。这话什么意思?就是不会断代。要想不断代依靠什么?不是说孩子,这孩子好,那孩子好,不管用,为什么?没有老师教。所以老师重要,开宗师父就讲老师最重要,没有老师什么都是假的。好学生的标准师父不是讲了嘛,记忆力好、悟性高、反应快、机灵,这好,一定可教。再碰上好老师,要怎么样?严格督促。刚才你们不看到师父了嘛,那动作,背不下来跪砖头去,都这样,这就叫师承。你老师怎么教的你也怎么教,你老师怎么学你也怎么学。师父讲现在不让体罚了,不让体罚了出不来人了。不但出不来人,连学脉都断了,中华的学问都断了,你说这多大的灾害!尤其刚才师父讲,书背不出来跪在那里念,念熟了再起来,不是跪在地上,是跪在砖头上。经过这样的训练,现在这一代体罚没有了,取消了,师父说体罚好不好?好,李炳老那一代都成就了。现在不要这个了,没有严厉地督促了,他什么他都记不住。他就记得住吃喝玩乐,那就完蛋了。你到底是来求学来了你还是来玩乐来了?现在都讲西方的观念,我们要尊重学生,你上学来是受尊重来还是来求学来了?本末倒置。所以这个老师太重要了,一定要严加管教。我们接着往下来听。

插播师父上人开示

读的遍数多就记住了,我们读书顶多读十遍,为什么?能背了,应付考试行了。能读上一千遍,那就一生都不会忘记。我这个十遍保多久呢?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不会忘记你就想,十遍,要读一百遍、读一千遍呢?所以那个时候不知道,老师也不认真。认真教的话,要教导我们,逼着我们非读一千遍不可,那我们今天根底就不一样了。今天有悟处,问题提出来能解答,但是不能够引经据典,拿古人东西来证明,除非我自己去查资料。上一代的老师不要查资料,全记在心里。所以我懂得教学的方法,我自己没有受过这个训练。

陈老师:我们刚才听到这一段,我体会特别深。师父这里边有一句话很重要,你们要认真听,师父说“老师也不认真,认真教的话,要教导我们,逼着我们”,注意听,“逼着我们非读一千遍不可,那我们今天根底就不一样了”。就这句话太重要了。我就发誓当这样的老师,所以学生要有人教还要有人管,记着这个话。不但有人教,教完了还得有人管。老师难在哪里?咱们这一篇学完了,学完了之后下课,这叫教,这不叫好老师。还得要管,怎么管呢?一千遍,一千遍,一千遍,一千遍,你们都读一千遍,读不到一千遍就别吃饭了,前边跪着去,好老师。师父讲了,多好!“老师也不认真,认真教的话逼着我们非读一千遍不可”,不光是读书千遍,你真有这毛病,你要不改就不行。你要真碰上这样的老师,换句话说,现在传统文化这个圈子里要真有这样的老师,边上有几十位、上百个,几百个学生跟着学,那就成功了,全在老师能不能这样。你看从开头讲到现在师父一直围绕这个问题,没遇到好老师。你以为老师让你去跪砖头,把你屁股打得直流血好像你觉得挺倒霉,那你是糊涂。你知道吗?这样的老师已经一百多年没有了。听得懂吗?

学生:听得懂。

陈老师:对,所以说学生常有,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你说这一百多年难道就没有好学生吗?我相信哪一年都有很多很多,没有好老师。好老师标准刚才师父已经讲了,绝不轻饶你,绝不饶你。在学问方面是这个,必须得一千遍,少一遍都不行,这叫严师,严师不是使劲打你,是一小点过失、一小点的疏忽都不容忍。严师,严格的意思。在德行上一样,你这毛病不改,你看有的同学缩着脖子,总爱这样,多寒碜,说几遍不行,啪这一巴掌,“再缩脖子!非把你给扳过来”。他为什么?为了你将来上台的威仪,仪表,当老师的是示范,大家一看都跟你学。你总这么待着,抠抠缩缩的,没资格,如果你这样教学生把学生都教坏了。他为什么?为了你成就,为了以后,为了后代,为了这个事业。严师,一百多年没有了,有了你也没遇上,跟没有一样。所以我们听师父老人家这段开示我们要听得懂。怎么当老师?怎么来求学?全在这里边。让你去跪你跪吗?让你别吃饭了你妈妈爸爸急了,那能行吗?都是不会教、不会学。你不按照这个方法出不来,师父不是讲嘛,我没跪过砖头就不行,就没法比。师父说我们这一代跟上一代比,跟李炳老那代比,没法比。只要有一个好老师,严格的老师,我们就能跟上。你看这老师多重要,他是影响一代一代一代的人,老师重要。老师能打你、能骂你、能处罚你,那是对你最好的爱护,那是你的福报,那是你成就的基础。你们想想你们要不要?你说我不要,那你不是真心求学来的,学校要把他剔除掉,不要影响到其他人。说起这些来真是感慨万千,师父老人家所说的这种教法,今天哪一个教授、专家、学者、官员能理解能接受?理解不了。那你要说不接受他也不是,他看着真羡慕,这真出大师,真出人才,这真是了不起!但是一说这方法他就不行。你说怎么办?断了一百多年了,所以怎么教、怎么学都在师父的开示里,你不会。你为什么不会?你理解不了,你接受不了。很多学传统文化的这些老师不会骂孩子,更不敢打孩子,他也不会打,学生打他行,骂他行,不配做老师,这不行。严师你要会呀,这都不会你怎么当老师?学生看着你都不害怕,看着你净想开玩笑,净想拉你一块出去请客吃饭、娱乐,你说那叫老师吗?所以现在师道没了,根本的原因在这,大家不知道为什么来当老师。你真的有这颗心你自然就会,打他骂他你自然就会,现在就这个心没换过来。学生为什么不能接受呢?家里边也没教过,他长这么大没挨过打,没挨过骂,没受过这么严厉管教,他受不了,理解不了。你们为什么能接受?父母支持,自己又有那个福报,你们将来都能学成。我知道你们这多少同学身上毛病全是一顿一顿打生给它打没了,这是我们看着过来的,都在你们身边,是不是?

学生:是。

陈老师:所以你们将来讲课有丰富的教材、丰富的资料,都发生在你们身边,发生在你自己身上,要把这个给大家讲出来。今天这个时间到了。师父老人家这开示后边还有,师父尤其提到没有背过经典,老人家没有背过儒家的这些东西,所以现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不能引经据典。引经据典,大家记住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拿出来一句,用古人的话来证明现在事情,说明古理不废,古理正确,是这个作用。那为什么拿不出来?没背过。你们听师父讲,多羡慕李炳老那一代人,一段一段,大段大段地背古文。我在这听着也真是,我说我可能没那个希望了,我没有这功夫,没受过这训练,我们这代没这福报。你们这一代我盼望你们,你们老了大段大段地背,跟人家讲,大家一听没话说,全是古话,全是经典上的,都能够印证现在的问题,说明这个东西有用,是这个意思。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炫耀,不是这个。那谁教你的?师父不是教,师父告诉你拿着古人的东西来做证明,那要想这么做怎么办?除非自己去查资料,我现在就苦在这,我没背过这些东西,所以我要想找个什么东西,那就真的就去捞去了,大海捞针去了,没有这功夫。所以你们这么年轻,一定要把这个时间多用在背书上,背经典上,将来还要会用。你们在座的有的同学【无量寿经】会背,正体字默写,好样的。刚多大?刚十五。真好,真好!我看在眼里,我们看到了复兴的希望。你别说再说十年,你再学二十年你刚三十五,你就这么个学法,你说将来还了得!二十年之后刚三十五,你说多年轻,他十五岁,【无量寿经】正体字默写,而且会背诵,都是跪砖头、跪搓板跪出来的,一鞭子一鞭子抽出来的,大家学得欢喜无量。是不是欢喜无量?

学生:是。

陈老师:我们今天就给大家分享到这里。

学生:我们感恩老师,向老师行礼,问讯。感恩老师。

陈老师:我们感恩师父老人家慈悲教导,救苦救难,三问讯。一问讯,再问讯,三问讯。

学生:感恩师父老人家,阿弥陀佛。

传统文化扎根网

赞助网站

微信扫描赞助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