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够小看意念的力量!

  • A+
所属分类:传统文化分享

《群书治要360》讲座第50集03

全文3245字,阅读需9分钟

 

下面讲“君臣有义矣,不诚则不能相临”。君臣之间是有道义的,不真诚就不能相处共事。“义者,宜也”,做君有做君适宜的责任,做臣有做臣适宜的本分,他们各尽其责,各守本分,君臣之间才能够和睦相处,互相感恩、互相协助。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对臣的义表现在他对臣要有礼,对臣要恭敬。虽然他是你的臣子属下,但是你对他要有恭敬之心。这样属下才会竭尽全力地完成领导交给自己的任务,这就是尽到了忠心。这个“忠”就是为人臣的本分。就是竭尽全力完成自己的责任。

 

《贞观政要·诚信》上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贞观初,有上书请去佞臣者,太宗谓曰:『朕之所任,皆以为贤,卿知佞者谁耶?』贞观初年,就有一个人上书,请求斥退皇帝身边的佞臣。这个“佞臣”就是邪佞的、谄恶、谄媚巴结、阿臾奉承的人。太宗对上书的人说:“我所任用的人,都认为他们是贤臣,不认为他们是贤臣,我怎么可能任用他们?您认为谁是佞臣?”对曰:『臣居草泽,不的知佞者,请陛下佯怒以试群臣,若能不畏雷霆,直言进谏,则是正人,顺情阿旨,则是佞人。』这个人给太宗出了一个办法:“我住在民间,的确不知道谁是佞臣。但是请陛下假装发怒,来试一试身边的大臣,如果谁不怕雷霆之怒,仍然直言进谏,那这个人就是正直之人。如果谁一味地依顺陛下,不分曲直地迎合皇上的意见,那这个人就是佞邪之人。”

 

这个办法好不好?我们一般人听到这个办法,可能觉得这个人很聪明,这个方法一用就能够辨别出谁是直臣、谁是佞臣。但是太宗谓封德彝曰:『流水清浊,在其源也。君者政源,人庶犹水,君自为诈,欲臣下行直,是犹源浊而望水清,理不可得。』太宗说道,君王对于整个政治而言,就像河流的源头,如果源头污染了,中下游的水怎么可能清澈?君王不真诚了,怎么可能让臣子百姓真诚?现在君王希望臣子真诚正直,自己却使用诈术,装作雷霆大怒来对待臣子,自己用诈术,然后还希望底下的人真诚正直,这是不可能的。就像一条河的源头已经污染了,怎么能够使水清澈?

 

我们不能够小看意念的力量。假如领导者真的都是装模作样,试探底下的人,这个意念会不会转移?当然会,底下的人也会这么干。所以一个领导者对底下的影响是随时随地。如果做领导者的经常疑神疑鬼,他身边带出来的人一定也是疑神疑鬼;领导者经常批判别人,带出来的人也一定是经常批判别人;领导者的脾气很大,身边的人脾气就很大。当然除非下边的人已经有辨别能力,已经学习圣贤教诲,他才可以不受影响。不然的话,上行而下效,人与人相处都会互相影响,这个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所以古人特别强调,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很重要。要和那些善友相交,与善人交往,潜移默化地受到他德风的滋润,不知不觉地你也能够有这种德行。

 

真正有责任感的领导者,随时随地谨慎自己的言行,不可以误导底下的人。他说的每句话都要依照经典,而不是依照自己的意思,这才是真正的慈爱。否则,底下的人因为你是领导,因为你有权威,都会恭维你、顺从你,你慢慢讲话就随便了。这样就会误导底下人的知见,误导底下人的人生态度。这领导者的责任就很大,因果责任也很重。所以我们如果不深入经典,我们听了这个人的这个办法,会觉得这个人好厉害,好聪明!其实这个人的态度是错误的。幸好太宗很有智慧。为什么说他有智慧?因为他从起心动念上来看“因地不真,果招迂曲”,这个念头不真诚,这个手段不真诚,怎么能够使得臣子回应的是真诚和正直?

 

唐太宗接着说:“朕常以魏武帝多诡诈,深鄙其为人,如此,岂可堪为教令?”他经常讨厌魏武帝(就是曹操),曹操常用诈术,所以他对魏武帝曹操经常不齿、不认同。“我常常认为魏武帝曹操言行多诡诈,所以很看不起他的为人,现在如果让我也这么做,不是让我效仿他吗?这不是实行政治教化的好办法。”唐太宗确实是依教奉行,他读《群书治要》没有白读,确实是按着经典的教诲来做。

 

他又谓上书人曰:『朕欲使大信行于天下,不欲以诈道训俗,卿言虽善,朕所不取也。』唐太宗又对上书的人说,我要想使诚信行于天下,不想用诈骗的行为损坏社会风气。你的话虽然很好,但是我不能采纳。这句话体现了太宗的智慧,他没有责骂那个人,因为毕竟那个人是为了提供一个建议、一个方法。不是因为自己真诚,就对人家的意见瞧不起,甚至还责骂,而是肯定他为国出力的这一分心。这段话就是告诉我们,君臣之间相处要有诚心。

 

下面讲“父子有礼矣,不诚则疏”。父子之间是有礼节的,不真诚就会无礼而疏远。我们学了《礼记·内则》,知道儿子侍奉父母,早晨起来要怎么做。这个礼有形式,这些形式做久了,就能够培养出一个人的恭敬之心。但是如果我们做礼徒有形式,而缺少了内心的恭敬,这就不真诚了,就会使父子之间的关系疏远了。譬如我们讲孝敬父母,给父母洗脚,都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为了父母认同我们的做法的,没有从内心表达出对父母的恭敬和感恩之心,把这个礼就学成了形式。所以重要的是要体现出内心的诚敬。

 

“夫妇有恩矣,不诚则离。”夫妇之间是有恩义的,不真诚就会忘恩而离异。提起道义、提起恭敬有礼、提起恩义,这就是真心,这都是和真诚相应的。不诚就是把恩义、情义、道义都抛于脑后。“不诚则离”,因为忘恩负义就会离异,所以《弟子规》上讲“恩欲报,怨欲忘。报怨短,报恩长”。心里所记的、所装的都是对方的付出和恩德,任何的摩擦、不愉快都要忘记,统统地放下,这个诚才能够体现出来。像我们前面学了“糟糠之妻不下堂”,宋弘如果不是记着和妻子同甘共苦的这种情义,怎么能够面对着皇帝的提亲,和皇帝成为亲戚的这种诱惑而如如不动?正是因为夫妇之间有这种真诚的爱心,所以才能够面对诱惑而如如不动。

 

“交接有分矣,不诚则绝。”结交朋友是有情分的,不真诚就会无情而断绝来往。朋友之间要以诚信相交,也是随着天长日久,这个情分愈来愈浓,像陈年老酒一样愈陈愈香;但是如果以利害相交,以权势相交,这个交情就不真诚了,这个交往也会因为没有情义而断绝。

 

古人提醒我们:“以利交者,利尽而交疏”。彼此之间是以利害之心交往。今天这个人对我有利、有好处,我们是朋友,但是利益没有了,交情就疏远了。

 

“以势交者,势倾而交绝。”彼此是以权势相交往,今天我是领导、我是老师,我们彼此之间有情分;当有一天,我从领导的位子下来,我退休了,就“门前冷落鞍马稀”,送礼的人不见了,来看我的人也愈来愈少了。这是什么原因?因为我们在位的时候,没有用自己的权势来与人方便,成人之美,帮助他解决实际困难,成就他的人生。而是拿着自己的权力处处去为难别人、刁难别人,让别人给我们送礼,不送礼,对不起,这个字我就不签,这件事我就不做。结果权势倾覆,人家就不再来看你了。

 

“以色交者,花落而爱渝。”我们彼此是以美色来交往,女的喜欢男的英俊,男的喜欢女的漂亮。但是有一天我衰老了,年华不再了,这个爱也就终止了。

 

“以道交者,天荒而地老。”彼此是以恩义、情义、道义来交往,这个交往才禁得起考验,天长地久。所以修道的人走到哪里都有朋友,确实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别人送一个礼物都不留下姓名,不让你的心有牵挂,想着去回报。他就是感恩你的这一分付出,让人想起来心里都很温暖。

 

后面一句话,“以义应当,曲得其情,其唯诚乎?”以 道义来处事待人接物,就都能够应对恰当。“曲得其情”,这个“曲”就是微细地、详细地体察到对方的心意、需要或者是事实的真相。“其唯诚乎?”这唯有用真诚心才能做得到。我们为什么不能够感受对方的需要,感受对方真实的想法?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真诚心。

 

什么叫真诚心?“一念不生谓之诚”,当我们把自己的妄想分别执着放下的时候,我们能够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着眼、去考虑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看到对方真正的需要。

 

如果把我的利益、我的欲望、我的想法看得太重,不能够放下,你就不能够体会到对方的需要、对方的心意、对方真实的想法。所以放下我,才有真诚之心。但是我们往往做不到这一点,都是以我的想法去要求别人,以我的境界去要求别人,没有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对方的生活环境、对方的人际关系、对方的所思所想上去考虑问题,所以往往感受不到对方真实的想法。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刘余莉学馆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微信扫一扫
  • 访问微店
  • weinxin
传统文化扎根网
avatar
传统文化扎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