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名利财富,想要长久拥有,只有这一个办法!

  • A+
所属分类:传统文化分享

《群书治要》讲座

全文3504字,阅读需9分钟

我们看五十四条:【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还自遗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这句话出自《群书治要》卷三十四《老子》。

 

『金玉满堂』,形容极为富有;『莫之能守』,这个“莫”就是没有谁;『遗』就是留下;『咎』就是灾祸、不幸之事;『遂』就是成就、成功;『身退』就是退位,不再眷恋了。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金玉满堂、丰富的物质生活,很难长久地保有;富贵时生活骄纵奢侈,就给自己种下祸根;功成名就之后能够懂得不居功贪位,适时退下,才符合大自然的运行之道。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我们知道中国古人有一句话说:“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譬如说在历史上,被人们所熟知的极度贪财的官员就是和珅,他被称为中国古今第一贪。和珅他出身官宦世家,祖上有战功,还受过封赏。到了他父亲这一代,因为为官清廉,而且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守卫边疆,家里并没有很多的产业,等他父亲去世之后,他们家的家境就开始愈来愈困窘。按理说,这样一个出身官宦,但是却受过苦的人,为官之后更应该知道底层人民的疾苦,应该为官清廉。但是却意想不到的是,和珅为官期间,由于深受乾隆帝的信任,位极人臣,他一个人便掌握了清朝用人、财政、刑罚、抚夷等等几乎所有重要部门的大权,于是他就开始利用职权肆无忌惮地大开受贿之门。

 

他敛财的主要方式、最快的方式,就是在用人方面收取贿赂。因为他能够任命那些有重要权力的官员,于是那些一心想要当官、想往上爬的这些人,就开始大把大把地给和珅送钱。不向他献纳金银珠宝,或者没有和他有亲属关系的,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做官的。在史书上把当时的情景描述为:“和相专权,补者皆以赀(zī)进”“政以贿成”。能够去候补做官的人,都是要给他送钱的,政治是靠行贿、受贿来成就的。

 

乾隆死后,他的儿子嘉庆皇帝将和珅革职下狱,没收家产。根据历史上的记载,查抄和珅家产清单上面记载,他的家产中,金银珠宝、字画珍玩无所不有。而他的家产到底有多少?据记载,一共是十一亿两白银。而清朝当时每年国库库银的收入是多少?是七千万两白银。也就是说,十五年清朝国库的收入才能和和珅的家产相比。所以当时有一句话说:“和珅跌倒,嘉庆吃饱。”

 

但是和珅的经历也正应验了《大学》上的这句话,那就是“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他虽然聚积了大量的不义之财,但是没有等自己享受,就把这些不义之财给没收充公,自己也自尽身亡,而且殃及子孙。

 

对于不义之财,会导致不好的结果,守不住。即使是你正当收入所赚来的钱,也应该用在正当的地方。中国有一句话说“积财丧道”,为什么积财丧道?你看你自己很有钱,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但是还有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过着衣不蔽体、食不饱腹的生活,上学也没有办法缴学费,结果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所以你过得太奢侈了,就会导致人的嫉妒和怨恨。

 

所以,各个宗教对于贪财都有这样的说法,譬如说基督教说:“贪财是万恶之根。”巴哈伊教说:“你所拥有的不必喜悦,今晚它们是你的,明天别人就会占有它们。”犹太教言:“人有金子,却没有知识,他有什么?”

所以有人说一些富人穷得就只剩下钱了。我们看这个“钱”字,左边是一个金,右边是戈戈,就是两把刀、两把枪。如果人没有智慧,把金看得太重要,那就会导致拿着两把刀、两把枪去互相残杀。我们看一看现在社会是不是出现了这种状况?有的人因为争财产,把兄弟告上了法庭;有的人因为财产,夫妻同床异梦;现在有的因为财产,父子都起了冤仇。这些就告诉我们,如果人只是为了财产而不择手段,忘记了恩义、情义、道义的话,确实就穷得只剩下钱了。金钱没有给他带来幸福安乐的生活,反而还成了他们堕落的助缘。

 

从前印度有一个地方,很多人都信仰文殊菩萨,就想塑一尊文殊菩萨的像来拜。但是他不知道文殊菩萨的相貌是怎么样的,那怎么办?有人建议就说,找一个最英俊的青年来做模特,按他的相貌来雕一尊文殊菩萨像拜就可以了。大家觉得这个主意好,都纷纷赞成,于是,有一位很英俊的青年被选来做模特。像塑好了,这位青年得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赏金,他好像中了彩票一样,欢天喜地地回去了。

 

过了二、三年,离这个地方不远的另外一个乡村,有一班人信仰夜叉鬼,他们说夜叉鬼是保护神,要塑一尊夜叉鬼的像来拜,但是却不知道夜叉鬼是什么样子。后来有人建议说,夜叉鬼属于鬼类,鬼的样子一定是非常丑陋的,我们可以从监狱里找一个最丑的犯人,照他的样子塑一个像来拜就可以了。大家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都纷纷赞成,于是他们就从监狱里找到了一个最丑陋的犯人做模特,塑了一个夜叉鬼的像。

 

这个像塑好了,主事的人也送了一大笔赏金给这位犯人,哪知道这个犯人一看到赏金,竟然号啕大哭起来。大家觉得很奇怪,问:“你为什么哭?得这么多赏金应该高兴才对。”结果这个犯人说:“二、三年之前,我是最英俊的青年,曾经被选为塑文殊菩萨像的模特,得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赏金。我有了钱,就整天寻花问柳、赌博喝酒,游手好闲,染上了一身的坏习惯。钱用光了,谋生又没有能力,只好去做小偷,有一次偷东西失手,被抓起来坐牢,在监牢里受尽折磨,现在竟然被你们选为塑夜叉鬼的模特,金钱害得我好苦!今天我看到赏金,便想起我的从前,使我感到懊悔、感到惭愧!”

 

你看,我们世间的人都认为有了钱就有了幸福,但是事实上,几十年下来,追求金钱、追求财富的结果,是让人身心具疲,愈追求,幸福离我们愈来愈远了。这是讲“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富贵而骄。还自遗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中国古人讲:“一阴一阳之谓道。”我们明白了“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个规律,我们就更加地理解为什么老子提出“富贵而骄,还自遗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天地变化的规律,都是盛极必衰,物极必反,消极必长。

 

在《说苑》上,《孔子家语》上也都有记载:

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有欹(qī)器焉。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为何器?”对曰:“此盖为宥坐之器。”孔子曰:“吾闻宥坐之器,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明君以为诫,故置于坐侧也。”顾谓弟子曰:“试注水焉。”水实之,中则正,满则覆。夫子喟然叹曰:“呜呼!夫物恶有满而不覆者哉?”子路进曰:“敢问持满有道乎?”子曰:“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此所谓损之又损之之道也。”

 

说孔子在瞻仰鲁桓公的庙时,看到庙中有一个攲器。什么是攲器?就是一个很容易倾斜易覆的器皿。孔子就向守庙的人问:“这是什么器具?”守庙的人回答说:“这可能就是叫做『宥坐』的器物了。”孔子说:“我听说过『宥坐』这种器具有一个特点,里面空的时候它就倾斜,装水适中的时候它就端正,装满的时候就倾覆了。贤明的君主以此来警戒自己,所以放置在座位旁边,叫『宥坐』。”他回头对学生们说:“来,我们试着往里面装水看一看。”结果把水灌进里边,达到容器一半的时候,这个容器就直立起来,装满了,这个容器就倾倒了。孔子看了之后,非常感叹地说:“万物之中,哪有一个东西是装满了而不颠覆的?哪有一个是满而不覆的?”

 

这个时候他的弟子子路就上前来问,他说:“可不可以问一下,想要持满而不倾覆,有什么办法吗?”这个问题问得也很好,孔老夫子怎么回答的?孔老夫子说:“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此所谓损之又损之之道也。”聪明能干又有智慧,就要用愚笨的姿态来保持;功盖天下,就要用推让的姿态来保持;勇力震撼当世,就要用胆怯的恣态来保持;拥有四海的土地财富,就要用谦逊的姿态来保持。这就是所说的“损之又损之之道”。换句话说,就是“谦退再谦退”“低再低”的方法。

 

所以老子在这里边也说,『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功成名就了,就要懂得退位。后面的注解还讲道:“言人所为,功成事立,名迹称遂。”他的名声显扬起来了,“不退身避位,则遇于害”,这个时候还不懂得急流勇退,就往往容易遭人陷害。因为名和利是人之所必争,你不懂得退下来,人家有嫉妒心产生了,可能跟着就来毁谤、陷害你,所以要懂得退。

 

“此乃天之常道。譬如日中则移,月满则亏,物盛则衰,乐极则哀也”,这些都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启示。所以你看有的人欢喜,欢喜太过分了,乐极就生悲了。所以你看有多少欢喜,往往也就伴随着多少苦痛。所以人明白这个道理,这个心就平了,不要去追求什么刺激、追求什么过分的欢乐。心平气和,这样的话,平平淡淡才是真。

 

在弘一大师所编辑的《格言别录》中也有这样几句话,说:“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第一个“胜”是胜利的胜,最后这个“盛”是茂盛的盛,昌盛的盛。

 

“步步占先者,必有人以挤之。事事争胜者,必有人以挫之。”可以说这些道理教导人如何去为人处世,这个都是从“一阴一阳之谓道”的规律推论而来的。

对名利财富,想要长久拥有,只有这一个办法!

欢迎转发点赞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刘余莉学馆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微信扫一扫
  • 访问微店
  • weinxin
传统文化扎根网
avatar
传统文化扎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