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十字路口】幸遇传统文化圣贤教育

一、19岁女孩忏悔分享——父母离异 花季少女深陷同性恋 混夜店

【人生的十字路口】幸遇传统文化圣贤教育父母离异:缺失家教 学业荒废

1997年9月,韩卓耘出生在山西省晋中市的一个普通家庭。妈妈是一位老师,爸爸是一名机车乘务员。

12岁那年,母亲在征求韩卓耘的同意后,与丈夫协议离婚。韩卓耘说:“一开始我没有怨恨父母,并没有觉得少了什么,只是觉得既然在一起不开心,那就分开吧。我只是希望爸爸妈妈能快乐!”

离婚后,作为单身妈妈,韩卓耘的母亲在外面又做了一份兼职工作,这样一来,就很少有时间来陪女儿,对女儿的学业和成长,关注的越来越少。

韩卓耘说:“虽然我能理解妈妈赚钱是为了我,但每当我回到家里,面对空荡荡的房子时,那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寂寞经常会一下子向我袭来。爸爸的消息也越来越少,妈妈也越来越忙了。甚至有时我想让她陪陪我,她都会觉得我在无理取闹。我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根本就像一个拖油瓶。没有了家庭的温暖,我对母亲的逆反心理愈发严重。我开始早恋,在外交很多朋友,心思也不再放在学习上。后来,当妈妈发现我的这些问题,从工作中抽时间想教育我的时候,我已经听不进妈妈的话了;妈妈很无奈,以为是周围的环境不好,于是让我转学,我那时觉得妈妈一点都不了解我。在妈妈的安排下,2011年我转学去学幼师,而那是我人生堕落的开始。”

堕落的开始:深陷同性恋  为钱混夜场  

新学校里的男女比例失调,大部分是女生,校园盛行女同性恋。如同潮流一般,有的同学只是玩玩,但有的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起初对于同性恋的这种现象,韩卓耘不能接受,觉得很恶心、很奇怪,但很快她也被同化了。

她回忆道:“难以置信,当一个女生提出要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非常的害怕,觉得不可能。但由于我和家里的摩擦越来越严重,心里的伤痛越来越深,我愈发想找个依靠。那个女生对我百般的呵护和关心,周围的同学更是全力撮合。当时的自己只是想有一份依靠,于是糊里糊涂地同意和她‘恋爱’。”

那时的韩卓耘不知道,这一念之差,这错误的开始,人生的厄运也随之开始了……

她说:“那时,由于家庭生活的缺憾以及对美好未来的希冀,使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份‘感情’当中,我把全部都赌在这一场必输的‘恋爱’中。所以不久之后,当对方提出分手,我觉得天都要塌了一般。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开始找方法去麻木自己,让自己忘记这份伤害,我开始抽烟、喝酒,去夜店、歌厅和酒吧,折磨自己,我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也没有让我好好活下去的理由。整整两个月食不下咽,莫名地哭泣。看到我的状态,母亲已无心工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每天半夜都哭着醒来;我也是整夜无法入眠,一方面看到母亲为我操心,我也难受;另外一方面,自己心里觉得一无所有,空牢牢的,觉得一切都为时已晚了……从小到大我压力都很大,很多次想要自杀,但当时想想好歹也17岁了,总该给妈妈和爷爷,给家里留下些什么,于是想找一份工作,起码留一笔钱再去死,但17岁的我既没学历也没能力。在周围艺术生眼里,不用太多付出就可以轻松赚钱的职业就是去歌厅唱歌、陪酒,每次一小时就能挣几百。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到了歌厅陪歌、陪酒。”

刚开始时,韩卓耘对于这份工作很不习惯,韩卓耘觉得“小姐”这个词很羞耻。她一直坚持着宁舍命也不舍身,歌厅的老板就告诉她:可以不舍身,但搂搂抱抱总要接受的,不然挣不到钱,反正以后也是要结婚的,要是有给钱多的,就跟他吧!

韩卓耘说:“周围有好多女孩子因为老板的诱导和劝说而心动,为了金钱,出卖了自己,最终造成终身的遗憾,害了自己。”

2013年7月,她和另外3个朋友,以补习的借口向家里人要了3千块钱,租了一个房子,之后便不回家,生活更加放纵了。她们晚上九点出门,去各个酒吧、夜场,凌晨四五点回到出租屋,每天的日常安排全是吃喝玩乐,无闲暇时间去学习。

韩卓耘说:“因为我们学音乐,会唱歌,人年轻,长得也不错,很快就成了那家夜店的招牌,消费取乐的客人越来越多。从一天几百挣到一天几千,我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快控制不住内心的欲望了,行为变得越来越开放,心里的底线马上就要被欲望冲垮了。就在千钧一发的危险关头,我的母亲连哄带骗地把我带到了一个传统文化学院。”

人生的十字路口:幸遇传统文化教育

起初,韩卓耘对于传统文化学院的环境很不适应,但不论她怎么和母亲对抗,母亲都坚持让她在学院学习。

一段时间以后,通过传统文化的学习,韩卓耘说:“听了老师讲的国学课程,我如梦初醒,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怕,那时很不以为然,在欲望里越陷越深,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旦我最后的“坚持”没了,那我的人生就真的毁了。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幸遇传统文化,若走错一步就会遗憾终身。”

《弟子规》告诉我们:“斗闹场 绝勿近 邪僻事 绝勿问”,凡是容易发生争吵打斗的不良场所,如赌博、色情、网吧等地,都不要接近,以免受到不良的影响。一些邪恶下流、荒诞不经的事也要谢绝,不听、不看,不要好奇地去追问,以免污染了善良的本性。孔老夫子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在分享的最后,韩卓耘对大家说:“一个家庭对一个孩子的影响真的太大了。家里没有温暖和爱,孩子就会向外求,总说早恋很严重,但想过原因到底在哪里吗?因为家不像家,这个世界没有坏孩子,只有渴望得到爱的孩子。我也呼吁现在社会上很多同性恋的朋友,早点醒来吧!学了传统文化,我才明白同性恋是极为恶劣的邪淫行为,只会给我们带来无边的痛苦。现在的我学会了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每一天的生活都充满着希望、光明、快乐和幸福,和家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不再怨恨妈妈。父母是全心全意爱着儿女的,他们总是会把最好的给我们去享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我们,怕我们受到伤害。只不过因为传统文化的教育缺失了几百年,他们也没有学过传统教育,不知道如何去教育儿女……真诚地奉劝那些仍旧沉迷于夜场淫乱的年轻人:我理解你们的苦楚,但我们扪心自问,那样活着,每天除了无边的黑暗,还能看见什么?那都不是真正的快乐,邪淫伤人又伤己,一旦酿成苦果,苦不堪言。愿天下所有的家人能早日接触传统文化教育,身心和谐安宁,我将用毕生的精力和时间弘法利生,将古圣先贤无私的大爱传递下去。”

 

二、18岁拜金女孩的忏悔分享——我是父亲生命中最后的牵挂

【人生的十字路口】幸遇传统文化圣贤教育

父亲悲恼伤肺 久积致癌

“烦透了,除了钱我什么都烦,我觉得钱是我的一切,比我父母的生命还重要。”这是来自辽宁省丹东市18岁女孩盖思雨没学习传统文化之前的人生价值观。

回忆起上初中的那段日子:性格暴躁、不认真学习、结交社会朋友、排斥父母的教诲,常生厌恶色……每次气得父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就觉得自己赢了。“爸爸性格原本很乐观,唯一能让他伤心流泪的也许只有我了。”

2008年冬天,盖思雨的父亲检查出肺癌晚期,医生说,最多能活三个月。因为家庭条件优越,盖思雨当时说:“没事儿,反正有钱!”并未将父亲的病放在心上。

但父亲的癌细胞扩散的速度远比预计中的快,一次一次的化疗和放疗彻底摧毁了父亲的身体和精神,最终癌细胞转移到头骨,医院向盖思雨一家下了病危通知书。尽管如此,盖思雨还是会任性,经常惹父亲生气。

2011年8月,在父亲最后一次回家后的第三天,流着眼泪离开了人世。父亲离世前曾对女儿说:“女儿啊,其实爸爸并不怕死,我每天整夜的睡不着,每天都这么痛苦,我都恨不得自己早点死,但是我放不下你,如果你现在长大了,我都宁愿去自杀。”对于父亲的话,盖思雨当时并不理解,她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父母管了,甚至每天在心里盼着父亲早点死。

父亲过世之后,母亲把丈夫临终前的一封信交给了她,信中说:我最亲爱的女儿,我最亲爱的老婆,我要离开你们了,请您们不要恨我。孩子你要听妈妈的话,将来你会知道学习有用,再见了。

盖思雨说:“三年病魔的折磨,父亲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是临终的时候,他却流泪了,我知道,父亲放不下我。尽管如此,我却无动于衷,并没有改变生活的态度。”

母亲生气郁结 症瘕积聚

父亲离世之后,盖思雨的母亲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女儿身上,但她却一次次地让母亲失望。

盖思雨说:“我的虚荣心强,上学化妆、抽烟、喝酒、打架,频繁地谈对象,跟母亲的关系愈来愈疏远。和母亲之间除了要钱就是吵架,母亲常被气到心脏病发作,我还很有成就感,后来母亲的双侧乳腺都长了结块,医生劝做手术,母亲告诉我,手术面临死亡的危险,而我当时并未体会母亲的心,满心的自私自利,不想上学,要出去找工作。”

忏悔发愿 修德愈病 

同年,盖思雨的母亲接触到传统文化,为了能让女儿学习传统文化,母亲和盖思雨达成协议——花钱雇盖思雨听传统文化课程。

为了钱,盖思雨答应了母亲的请求,拿着手机从早玩到晚,一节课也没听。到最后一天课程时,盖思雨无意间听到老师放的一首歌曲《跪羊图》:“父身病是为子劳成疾,母心忧是忧儿未成器。”老师说:“小羊在喝羊妈妈的奶时,双膝着地,感念母亲的养育之恩;我们喝的母乳是母亲的血变成的,动物尚且懂得要知恩报恩,那我们人呢?”

盖思雨说:“老师的这一问,让突然我想起了我的父母,父亲的病是被我气的,母亲的病也是被我气的。尽管这样他们也没有责备我,一直包容我,给我关怀和希望,记得妈妈曾经和我说过,她并不期盼我将来会大富大贵,只希望我学会做人,做一个利益社会的人……回忆过往,我才反省到我这些年做错了太多事,辜负了父母对我的爱。”

2012年,在一位阿姨的介绍下盖思雨来到了谦德传统文化教育基地学习。刚来的时候,盖思雨身体不好,被检查出患有肾病,最严重的时候小便失禁,2014年冬天,病情加重。盖思雨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四肢无力,连拿一张卫生纸的力气都没有,严重的时候神志都是不清醒的,吃了很多药也不见效。

盖思雨说:“每当睡觉的时候我都特别怕,我不知道自己第二天还会不会醒来,就这样持续了大概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通过学习,盖思雨说:“我的这个病,反省下,是因为自己性格暴躁,善恶不分,德行败坏,不孝父母而致。父母因为我伤心了这么多年,身上的病没有一个不是因为我而得,我现在承受着一点点的果报是理所当然,没有资格抱怨。”

在老师的鼓励下,盖思雨忍着病痛,跪到佛前,痛哭流涕地忏悔,同时也发愿帮助像她一样迷惑的人,通过忏悔,盖思羽的身体一天天地好转,慢慢地她可以自己去吃饭,可以站起来了。去医院复查身体,医生说,病情已经不那么严重了,没有吃药却病情好转,医生都感到很惊讶,这同时也给盖思雨增长了信心,深信了传统文化的力量,深信了佛法的不可思议。

盖思雨说:“佛菩萨慈悲我,给我留下了这条命,但是我很清楚这条命不能再为自己活,要利益一切的众生,为他们而活。”

前段时间母亲也去检查身体,医生说她双侧乳腺上的结块已经小了。圣贤教育的确改变了盖思雨的家庭,改变了她的身心。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莫等后悔时,莫重走不孝伤德路。盖思雨曾跪到父亲的墓碑前忏悔:“您活着的时候最爱的人是我,去世时最放心不下的人还是我,您用您的生命唤醒我、让我回头,现在我接受到世间最好的教育,至少我懂得怎样做人了,请您不要担心我,我就是舍下自己的生命也不会让这一生再留下遗憾,我一定听话,一定好好学习。”

【人生的十字路口】幸遇传统文化圣贤教育

 

传统文化扎根网

赞助网站

微信扫描赞助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