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第二十七集)台灣台視攝影棚 淨空老法師主講

 

阿難問事佛吉凶經  (第二十七集)  2001/10/04  台灣台視攝影棚  檔名:15-014-0027

諸位觀眾,大家好!請掀開《阿難問事佛吉凶經講記》第六十五面,我們看最後一行的經文:

【未當有此。於世何求。念報佛恩。】

這是第二個大段。『未當有此』,這是總結前面佛給我們的教誨,就是末世出家、在家人所造的一些罪業。佛的話不多,但是所說的都是極重的罪業,這些事情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往往都疏忽掉了,真叫粗心大意。當然沒有人教導,我們不知道利害,真的是膽大妄為。「不忠不孝,無有仁義,不順人道」,這是這個時代所有的眾生。我們細細去觀察,為什麼會有這些現象?在東方古聖先賢的教誨,儒家的倫理道德,我們把它放棄了,佛教導我們的三皈、五戒、十善,我們也把它丟掉了,美其名而學大乘,「這個東西是小乘」,今天才遭受這個劫難,整個社會動盪不安,人民生活痛苦。貧賤的人痛苦,富貴的人也是人心惶惶,沒有安全感,諸位想想這是過的什麼日子?

出家比丘所負的責任是教化眾生,我們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做些什麼事情?做些損他自損,幹這些事情。在這個地方我們必須要細心去思惟,世出世間法損他必定損傷自己,你們細心去想!如何是利自己?利他才是真正利己。如果說是這個世間有損人利己的這種事情,你們聽了好像似乎是有道理,我聽了是完全沒道理,這句話誤導了許許多多人,損人決定不利己,利人才是真正利己。何以見得?釋迦牟尼佛一生都是做利益眾生的事情,沒有一樁事情是做利自己的,他真正得到利己了,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尊敬;三千年之後,我們見到他的遺像,我們都會頂禮膜拜,誰能做得到?

菩薩、聲聞、羅漢沒有自私自利的心,起心動念、所作所為都是利益眾生。你利益眾生的心愈大,你自利、你得的福德也就愈大。諸佛菩薩他們起心動念利益虛空法界一切眾生,他沒有說利益我的小道場,利益我這個小團體,利益我這個地區,他不是這樣想法的,他是利益虛空法界一切眾生。如果我們說心量大了,我發心是利益整個地球,其他星球上我們的心願達不到,還有麻煩,星際戰爭,這個星球跟那個星球還會發生戰爭。所以要想永遠杜絕戰爭的禍害,心行都要達到盡虛空遍法界。恩怨善惡跟諸位說沒有標準,佛在經上講得好,講絕了,「境隨心轉」。這句話不是普通人能說得出來,你心地善良所有一切境界都是善良的,你心地清淨,所有環境都是清淨,境隨心轉,決定沒有惡的,然後你才知恩,知恩才懂得報恩。

學佛,從世尊之示現遭受許許多多的艱難,釋迦牟尼佛八相成道,有降魔。我們每一位同學,在修行道路上,魔障是決定不能避免的,佛都不能避免,何況我們!魔障從哪裡來的?就是過去今生跟一些人結不善的緣,不善的緣起這些障礙。如果我們以清淨心、善心來對待,跟諸位說,這些惡緣都變成善緣了。為什麼?境隨心轉。你要能轉境界,不要被境界轉了。被境界轉了,你沒有學到佛,你能轉境界才真正學到。我們在這一生修學當中,遇到的障難太多太多了,我們都是以很善的心,善巧方便歡歡喜喜的度過,而且果報殊勝。

我一生沒有道場,早年韓瑛居士護持,她去租地方、借地方讓我講經,不離開講台,通知她的一些朋友們來聽經。最初聽眾大概十幾、二十幾個人,慢慢人數多了,我們沒有去找人。第一個道場在景美建立的,怎麼建立的?逆增上緣。在那個時期我們借用佛教會的大講堂,在那個地方講經,借用是要付租金的。蔣經國先生就任第六任總統的時候,我們一些同修發起慶祝,請我講《仁王經》,就是《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就借佛教會的講堂,連續講二十天。二十天把這部經講圓滿是很難的,我編了一個大綱,講《仁王經》大意,這樣就非常活潑了,不講經文,講每一品的大意。佛教會知道這個事情,把講堂費用提高一倍,意思就是叫我們知難而退。沒有想到韓居士跟幾個同學商量湊了一筆錢,二十天的租金一次就付清了,我們就開講了。

開講之後,天天都在為難,他們找黨部、找政府機關對我們施壓力。我們在政府機關裡面也有一些朋友,我們這些朋友支持我們,但是我們還是沒有法子跟佛教會抗衡,他們的力量太強了,逼著我們把講經停止。但是我們曉得這個很利害,萬一我們真停了,他再告我們一狀,我們是死路一條。為什麼?「慶祝總統你講了一半,你就不講了,」換句話說,「你存的什麼心?大概是讓這個總統做不了一半就走了,是不是這個意思?」這個罪過太重,我們想不得了,所以我們就寫了一封詳詳細細的信,直接送給蔣經國先生,這個信就放在身上,真的逼我下台,行政院距離善導寺不遠,我們馬上轉到那邊親自送給他。為什麼?逼著我們法會不能圓滿,是佛教會的事情,不是我們,我們是很想做得圓滿。這一招才把這個事情按下去了,讓我們這個法會圓滿,不容易!圓滿之後,佛教會通知我們,它的講堂以後永遠不再借給我們,這個時候聽眾發脾氣了,來找我,「法師,我們自己搞講堂,不要求人」,「景美圖書館」就是這樣來的。所以以後有些法師說:「淨空法師你有道場了。」我說:「是!佛教會送的。」佛教會不這麼一招,我們哪裡會有道場?這是好事,所以我很感謝佛教會,很感謝那些法師對我施的壓力。為什麼?沒有這個,我們就根本不可能有「景美華藏圖書館」,不可能有。所以我們以清淨心、善心對待這些不善的緣,最後的果是善的,是殊勝的。

我一生所遇到的逆境,最後的果報都好得不得了!韓館長往生之後,她的兒子好!兒孫非常之好,我們相處三十年,這個時候有一些惡緣在挑撥離間,他是一時聽了別人的挑唆,對我們產生誤會。所以這個他不如她的母親,她母親很利害,母親聽到外面有謠言,她追根,她查問,所以所有一切毀謗、離間、謠言在韓館長面前都不起作用,這是她高明的地方,這是有真實智慧。而高貴民就缺乏這一點,沒有認真調查真相,這樣將圖書館收回,我們離開了,我們也很歡喜的離開。離開之後,我們才在南洋弘法利生,收到了成就;如果不離開,我們對於國際上弘法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為什麼?我一生非常重視恩義,我受韓館長三十年護持之恩,我絕對不能離開圖書館,除非她兒子叫我離開,那我非離開不可。不是她兒子的意思,任何人想逼我離開圖書館都不可能。這個造兩舌挑唆的人我以善心對他,他有功德,讓我離開台灣之後,在海外可以全心全力去做弘法利生的工作,團結宗教的工作,團結族群的工作,都是我想不到的,這些我們都要感謝高貴民居士。所以我在此地告訴諸位,善惡、恩怨沒有標準,看你用的是什麼心,你是用的什麼方式。如果你是善心,如果你是善行,惡變成善,怨變成恩。學佛沒有別的,要學這個本事。佛在《楞嚴經》上告訴我們,「若能轉境,則同如來」,如何把逆境轉成順境?如何把惡緣轉成善緣?我們修行有沒有功夫、有沒有心得就在這個地方看,你明白這個道理,這個世間一切人都是恩人。

我離開台灣到新加坡,承受這麼大的打擊、這麼大的壓力,在圖書館出家的這麼多同修,陸陸續續都離開了,我很難過。我寫了這六條,「永遠生活在感恩的世界」。你們在圖書館出家,館長走了,將來我要走了,你們在外面流離失所,我對不起你們,館長對不起你們,我們這一生留下永恆的遺憾。我在新加坡三年,希望李木源居士真正能像館長一樣護持我們。新加坡的法律很嚴,他收容了我們,我們在新加坡拿不到永久居留,所以同學們心是懸的,不踏實。我在新加坡,實在講是由於做宗教種族團結的這些事情,新加坡政府非常欣賞,前一任的總統王鼎昌先生,對我們這些行為很讚歎,所以新加坡政府給我永久居留權。有永久居留權,我可以在新加坡買房子,像台灣的國民住宅,我有權力買了,沒有權力買有土地的房子。換句話說,在新加坡自己照顧自己沒有問題,新加坡政府同意的。如果要建個道場,要有土地,我就沒有這個權力,這是我常常憂慮的一樁事情。

在去年年底,中國大陸、好像台灣也有幾位法師反對會集本,我清楚反對會集本是對我來的。他們神通廣大,我在中國跟中國政府的關係非常之好,他們在當中破壞了。往年趙樸初老居士在世的時候,真正對我非常愛護,大陸上一個在家居士,另外一個出家的法師茗山老和尚,我們真可以說是知心的朋友,這兩個都走了。這個力量相當的大,所以我聽說中國大陸統戰部下了一道命令:「淨空法師所有的書籍、錄像帶、光碟全部查封。」跟對付法輪功一樣。這一想,落葉歸根回大陸沒有指望了。這個打擊很沉重!正在這個時候,澳洲政府給我永久居留,澳洲政府這個永久居留是很特殊的。澳洲駐在香港的領事包世維先生,親自把文件交給我,一般辦這些文件都是在領事館櫃台,我的文件是在領事的辦公室,拿到之後還照相留念,中午在一塊聚餐。他告訴我亞洲人拿到澳洲的這個簽證,「法師你是第一個人!」這是個特殊簽證,是他們聯邦移民部長親自批准的,我作夢都想不到,怎麼可能會拿到這樣的永久居留?這種永久居留是屬於澳洲國家尖端人才,不是我們希望到澳洲去,是澳洲這個國家希望我們到他那裡去,所以就很優待。這是意想不到,享受澳洲公民所有的權力,還有些義務我們可以不要盡,我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對我,沒有像澳洲對我這麼好。所以我在澳洲買土地、買教堂,建一個道場,讓離開圖書館悟字輩的同修,你們自己有一個修行道場,不必看別人臉色過日子。我對得起你們,館長這樁事情沒有做好,我替她補起來了。

這個道場比我們「景美圖書館」大得太多了,「景美圖書館」說老實話,是在公寓房子裡頭,沒有土地,將來大樓要是拆遷了還是很麻煩的。所以我們不離開「景美圖書館」,就不可能有澳洲這個淨宗學院,韓館長對我們真正是愛護備至,護持不遺餘力,一直到現在我自己感覺她在我身邊。所以我們在國際上樣樣事情都那麼樣得心應手、那麼順利,我想是她在當中加持的。

我拿澳洲的這個簽證,如果想變成澳洲公民隨時可以申請,澳洲這個國家歡迎我,不必要等待兩年。一般移民永久居留的簽證,必須要在澳洲住滿規定的日期,像美國是一百八十三天,每年一定要在它國家住一百八十三天,否則的話它給你取消了。我這個簽證不受這個限制,只要到澳洲去報到,護照上蓋了印,一年、兩年不去都沒關係,它還承認,進出自由,居住也自由。我們現在進一步的,是要將我們悟字輩有意思在澳洲常住的,我們首先給他辦宗教簽證,宗教簽證是兩年,兩年期滿可以再延一次,就是四年,再住兩年。在澳洲住滿四年就可以申請永久居留。所以現在悟行師拿到永久居留,他在澳洲四年了。

這個國家是民主法治國家,辦一切事情都非常公平。澳洲政府有很大的好處,官員不貪污,辦任何事情不必去關說、不必去送禮,一切是公事公辦。我在澳洲聯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的首長對我都非常好。因為過去幾年我雖然不常到澳洲去,去了多半是宗教之間開會議,團結宗教,團結族群,凡是有這些活動,他們會通知我,我會去參加,我對於這些有一點點貢獻,這是澳洲政府對我們非常歡迎。我們對人好,人家就對我們好,這是天經地義。不要認為他是外國人,我們是中國人,我們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甚至於不同宗教信仰,都是一樣,只要你對別人好,別人一定是有好的回報給你。

我們在新加坡團結九個宗教。許多同修知道,我們是主動的,主動去拜訪伊斯蘭教,拜訪印度教,拜訪天主教、基督教。「四攝法」裡面教給我們的,與一切人、一切團體往來,多送禮,多請客,這個感情就聯繫上;你不主動去拜訪別人,永遠不相往來,互相猜忌,愈猜愈訛,造成嚴重誤會。一定要常常往來,坦誠的往來,沒有疑惑,沒有隱瞞。感情有了,進一步再把教義我們也端出來交流,求同存異。我們找到理論上合作的依據,宗教可以團結、可以合作、可以互相信賴,我們追求世界永久和平,不希望有種族的戰爭、宗教的戰爭,確實是能夠避免的。

我們學了佛,佛是智慧,佛教講「實智」、「權智」,權智就是講善巧方便,善巧方便應用在生活上,我們得自在。應用在團結不同宗教、團結不同的族群、團結不同的國家,非常有效果。這裡最重要的是真誠心,決定沒有虛偽,清淨心決定沒有染污。決不能對對方有所希求,那你心不清淨,決定是平等心,沒有高下,大慈悲心、愛心。

我住在澳洲,也許有人曉得澳洲有所謂一族黨是排斥移民的,特別是對於亞洲。這在澳洲是少數。我選擇道場建立的地方,就是一族黨的大本營,最難處的這些人,我會跟他們相處得很好。所以昆士蘭主管宗教的官員,多元文化局的局長尤里,他是猶太籍的澳洲人,他信猶太教。他就問我很多次,「法師,你為什麼選擇那個地方?一般人不敢選擇這個地方,你為什麼選擇這個地方?」最後他說:「法師,你在這個地方能夠住得平安無事,全澳洲你就通了,你就沒有問題了。」我們是以佛心,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跟妖魔鬼怪都能做好朋友,都不會受傷害。所以一切眾生是我們的恩人,迴向偈天天念:「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不要以為毀謗我的人、侮辱我的人、陷害我的人,打我、罵我的人這是冤家對頭,錯了!是恩人。我們仔細想想,沒有這些人,我們無始劫來業怎麼能消得掉?他毀謗我、污辱我、陷害我、惡意對我,替我消業障,我感激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有一絲毫怨恨心?

我們知道諸佛菩薩他跟我們不一樣的,諸佛菩薩的心純淨,一絲毫污染都沒有,諸佛菩薩的行純善,一絲毫不善都沒有。我們學佛,我們的目標鎖定在純淨純善,我們這一生就成就了。純善之行、純淨之心,念佛求生淨土跟諸位同修說,肯定是生實報莊嚴土。不能生實報土,你也會生方便土,絕對不在凡聖同居土,我們學佛要學這個。中國古聖先賢教我們「仁者無敵」,這句話我想很多人都聽過、都知道。仁慈的人,他在這一生當中,沒有冤家、沒有對頭,敵就是敵對,他沒有,那才叫仁人。我們佛門裡面稱菩薩,你受了菩薩戒你就是菩薩了,一般同學送給你的東西,都會寫「某某仁者」,你要想到「仁者無敵」,你還有冤家、還有對頭、還有不滿意的、還有看不順眼的,你不是仁者,你不是菩薩。菩薩絕對有智慧、有能力化敵為友,那我們這一生活得多麼幸福、多麼自在、多麼快樂!走到任何國家地區受人歡迎,人家不會討厭我們。

今天很多人提到阿拉伯、提到回教,都感覺得很恐怖,我跟他們接觸多,我跟他們是好朋友,我這個名字在阿拉伯世界裡頭很多人都知道。阿拉伯人在全世界是最團結的,這是任何國家民族不能跟它相比的。他們對於宗教信仰比我們一般宗教熱忱,每天五次禮拜,只要是回教徒絕對不會缺少。我跟他們往來,我讀《古蘭經》,我跟他們做好朋友。在新加坡我也很出名,馬來人、印度人、回教徒,提起「淨空法師」,他們都會豎起大拇指:「淨空法師是好人!」他們對華人一般都懷疑,缺乏信賴,他對我相信,他相信我的話。由此可知,人與人交往是智慧、是學問,這些東西全是在經典裡面學來的。

所以我們要肯定佛對我們有恩,這些真實教誨是佛當年所說的;歷代祖師大德對我有恩,如果沒有歷代祖師代代相傳,我們今天怎麼能看到經典;沒有老師教導,我們怎麼能夠理解經典?沒有同參道友在一起互相切磋琢磨,我們怎麼能夠深入經典?哪個沒有恩?各個都有恩,一切眾生對我們都有恩。我們吃一餐飯,有沒有想到這飯從哪來的?米從哪來的?菜從哪來的?佐料從哪來的?我們穿的衣服,衣服從哪來的?你就想到這個世間人有多少人為我服務,我們才能過這舒適的生活。知恩不容易,唯有知恩你才真正懂得報恩,不知恩,當然你就不會報恩。所以常常念父母恩;老師的恩,佛是我們老師;國家的恩,沒有國家保護在外頭流浪很可憐,我們身心能夠得到安穩,受國家的保護;眾生恩,一切眾生在一生當中我們是互助合作、互相依賴,人不能脫離人群獨立生活,我們要懂得。

再推廣一切動物與我們都有恩,這一切動物、一切植物它的恩德在哪裡?它能夠平衡地球的生態,我們才能夠安居樂業。可是現在地球有危機,從什麼地方看?我們常常從資訊裡面看到,哪些動物瀕臨絕種了,常常看到這個訊息,這個東西在地球上絕種,表示地球生態平衡被破壞了。無論是動物、無論是植物,要曉得它的功能。真正的功能,第一個功能是平衡地球生態,我們不能小看,小看就會有天然災害,水災、火災、風災、地震。諸位要曉得,這些災害自然生態平衡被破壞,那是緣,災害的緣。因是什麼?因是一切眾生的貪瞋痴慢,這個道理深。現在一般科學家知道緣而不知道因,所以他解決不了問題。怎麼樣保護自然生態?講環保,能不能收到效果?太有限了。為什麼?他只看到緣沒看到因,不知道從因上去改。《楞嚴經》裡面跟我們講得很好,貪心感得的是水災,瞋恚所感得的是火災,愚痴感得的是風災,傲慢、不平感得的是地震。真正的因是人心,人心如果離貪瞋痴慢,外面災害就沒有了。你沒有因,緣要懂得愛護,不會任意去破壞它,哪裡會有災害?

這些道理太深太深了,佛在經上講得透徹、講得明瞭。所以世間第一等好書是佛書,可惜沒有人懂。懂得的人提倡不力,當然這也有條件上的問題。方東美先生懂得,我跟他學哲學,他把佛經介紹給我,特別是《華嚴經》。他一生最歡喜的是《華嚴經》,他也在台灣大學、輔仁大學開課。在台大他講過「隋唐佛經哲學」、「魏晉佛經哲學」,在輔仁大學博士班開「華嚴哲學」,也是全心全力在推廣,可是後繼無人。接受他教導的學生是很多,離開學校、離開老師,不能把這麼好的東西發揚光大。我知道這個好處,這一生當中全心全力做這個工作,點點滴滴都在推動,目標向全世界。我們用科技,用錄像、錄音來推動佛教,在台灣我們是最先做的,以後發展到網際網路。現在我們每一場的教學都上網,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地區同時都能夠收看得到,所以我很重視高科技的這些設施。我覺得二十一世紀的道場是在衛星傳播,是在網際網路,絕對不是在這裡建一個寺廟、建一個庵堂,不是的!現在香港那邊同修,還別出花樣,他們跟我講,他想做一個廣播車,像停在台視門口進來看到的,我們走到哪個地方都可以錄像,都可以把我們東西傳播到全世界去。這個方式是好,可以到處去旅行,走到哪裡講到哪裡,一天功課都不耽誤。

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第二十七集)台灣台視攝影棚 淨空老法師主講

传统文化扎根网

赞助网站

微信扫描赞助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