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破斥阻人放生的邪见

  • A+

原文印光大师破斥阻人放生的邪见

放生一事,原为感发同人戒杀护生之心,实行自己恻隐不忍之念而已。世人多矣,心行各异,纵不能全皆感动,即感动一人,彼一人一生,即少杀若干生命,况不止一人乎。至谓小鱼被大鱼所食,即放之长江,亦难免不遭网罟。此种计虑,似乎有理,实则为阻人善念,助人杀业。

 

其人幸得为人,或不至身受杀戮,故作此无理之理,以显己之智,能折伏放生者。使彼为鱼,及诸生命,当受杀时,断断不肯起此种想念。唯冀有人救己之命,别无他种救亦恐或后来又被别物所食,别人所得,唯愿甘心受戮,免致后复遭殃等想。

 

果能当此时,作此想念,尚不足为训。况万万不能当此时作此想念,而于无关痛痒时,作此阻人善念,启人杀机之语。其人来生,若不自受其报,则日月当东行,天地当易位矣,言可妄发乎。

 

大鱼食小鱼,固有此事。放之又遭捕,亦不能无有。若谓小鱼被大鱼食尽无余,则无此事理。放者尽被人复捕去,亦无此事理。何得如是过虑。

 

譬如救济难民,或与一衣,或与一食,亦可不至即死。在彼则当曰,此一衣一食,何能令彼终身温饱,与之有何利益。不如令彼冻饿而死,便可不至长受冻饿矣。

 

又如强盗劫人,有力者为之捍御。彼将曰,汝若能捍御彼一生,则为甚善。唯捍御一时,究有何益。反不如任彼抢劫一空,后来不至再被抢劫之为愈也。

 

父母之于子,常常抚育,而慈母不能抚身后之子。彼将谓,既不能抚育,不如杀之之为愈乎。君子修德,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彼必期于万无一失,方肯行放生,则令世人尽寿皆不行戒杀放生之事矣。其人将来必膺万无一人能救己于死也,哀哉,痛哉。不禁络索言之。

 

《续编·复愚僧居士书》

 


 

白话

 

放生这件事,原本是为了感化、启发身边的人戒杀护生的慈悲心,施行自己的恻隐之心罢了。世间的人多,心行各不相同,纵然不能全部感化,就是感化一个人,这个人一生之中,就会少杀若干的生命,况且不止感化一个人呢?至于说放生之后小鱼被大鱼吃了,就是放到长江之中,也难免不遭网罟的抓捕。这种说法似乎有道理,其实是阻碍人善心善行,助长人造作杀业。

 

这种人幸好得生为人,又不至于亲身受到杀戮,所以说这种没有道理的歪理,以此显示自己的才智,能够折服放生的人。假使他是鱼,以及做别的各种畜生,在受到杀害的时候,绝对不肯生起这样的想法。只是一心希望有人能够救自己的性命,没有其他诸如即使被救,恐怕后来又被别的动物所吃,别人又会抓去,只心甘情愿受到杀害,而免得以后又遭灾殃的想法。

 

果然,他能够在这种情形下,能这样想,那么放生之事尚且不足以作为教诲。况且万万不能在这时候有这样的想法,而在无关自己痛痒的时候,说这种阻人善心、启发人杀机的话。这种人来生,如果不自己受到被杀害的报应,日月就会向东运行,天和地就会倒过来了,话岂可以乱说吗?

 

所放的生命,小鱼被大鱼所吃,固然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放了之后又被抓捕,也不可能没有。如果说小鱼被大鱼统统都吃光了,就没有这种事情和道理了。所放的动物全部又都被抓捕去了,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和道理,又为什么如此多虑呢?

 

比如救济难民,或者布施他一件衣服,或者给他一餐饭,也可以让他不至于当时就饿死冻死。而这种邪见的人,他就说,给他一件衣服一餐饭,怎能让他终身温饱,不受饥寒呢?给他又什么用呢?反而不如任凭他冻饿饿死,就可以永远不至于长期受冻、饿了。

 

又比如强盗抢劫,有力气的人保护被抢的人,这种人说,你如果能保护他一生不被人抢,这样就很好。如果只能保护一时,究竟有什么好处呢?反而不如任凭强盗抢劫一空,后来不至于再被抢劫的好啊。

 

再比如说,父母对于孩子,长时照顾养育,而慈母不能在死后养育自己孩子,这种人难道说,既然死后不能抚育,不如现在杀了他为好啊?君子修德,不会因为小的善事而不去做,不会因为小的恶事而去做。这种人必定期望能够万无一失,才肯去放生,便是让世间的人终生都不做戒杀放生的善行啊。这样的人,将来必定遭受到万人之中没有一人能救他于死地的报应啊,可悲可叹啊。不禁罗嗦说了一番。

 

《复愚僧居士书》

 

印光大师 著述 佛弟子敬译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传统文化扎根网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