谛闲大师於印光大师的莲友缘(1)

谛闲大师於印光大师的莲友缘

近代两大高僧印光大师(1862-1940)和谛闲大师(1858-1932),一位是中兴净土的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一位是传天台教观第四十三世法嗣。两位大师佛法上互相探讨,修持上互相激励,弘法上互相支持,在弘扬佛法和教化众生的事业中,志同道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堪称最相契的莲友,他们共同为近代佛教的复兴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一、结缘普陀山

         清光绪十九年,普陀山法雨寺化闻和尚入都请藏,检阅料理,缺人帮忙,当时印光大师住北京阜城门外圆广寺,众以师做事精慎,推荐师去,查印刷事务。化闻和尚见师道行超卓,南归时,请师同行,安单于法雨寺藏经楼,为法雨寺常住首座,主理藏经。

          清光绪二十四年,了余和尚时为普济监院,请谛闲法师讲法华经。谛公欲为其师作一养老处,乃曰:我欲在此山修一茅蓬养静。了余和尚就在旃檀庵后建了一座为莲蓬(慧莲蓬)。次年,谛闲法师来为莲蓬住了一段时间。后来欲请其师来,其师之友不肯令远去,因此谛闲法师也不住了。印光大师闭关结束后也曾应请到为莲蓬暂住了一段时间。两位大师大约就在这一时期结缘相识。

     二、志同道合

          印光大师弘扬净土,密护诸宗,在阐扬教理发面,多依天台宗。先后精心校对刻印多部天台宗典籍,如《随自意三昧》、《法华入疏》等。谛闲大师继承天台凌峰派,教演天台,行归净土。对弘扬净土也是不遗余力。这就奠定了两位大师志同道合的基础。谛闲大师在《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序中说:“闲四十年来,奉释尊之诚言,遵智者之悲愿,所以自修而兼利者,其归结处,亦不外一句弥陀,信愿往生而已。今契西居士等,重将印公文,镌板印行,以垂永远。手民将竣,问序于余。利人益物,共结法喜之缘。流水高山,一为知音之奏。”印光大师对谛闲大师的修持和弘法也十分赞赏。他在1918年写给四明观宗寺根褀法师的书信中说:“接手书,并《显感利冥录》,不胜欢喜。知谛公此番讲经,比前次更觉光辉。印光大师在《复志梵居士书》中说:“谛公深得讲演之益,故年已七十,随讲随疏,不以为劳。足见佛法之利益,不可思议也。”

三、佛法上互相探讨,修持上互相激励

         1901年,印光大师在法雨寺闭关潜修,致信谛闲法师,谈念佛体会和对宝王随息念佛法门的看法,并征求谛公的意见。“光自出家以来,即信净土一法。但以业障所遮二十年来,悠悠虚度。口虽念佛,心不染道。近蒙法师训励,誓期不负婆心。无奈昏散交攻,依旧昔时行履。因日阅十余纸净典,以发胜进之心。至宝王随息法门,试用此法,遂觉妄念不似以前之潮涌澜翻。想久而久之,当必有雾散云消彻见天日之时。又查《文类》,《圣贤录》,皆录此一段。因悟慈云十念,谓藉气束心,当本乎此。而《莲宗宝鉴》亦载此法。足见古人悬知末世机宜,非此莫入,而预设其法。然古人不多以此教人者,以人根尚利,一发肯心,自得一心。而今人若光之障重根钝者,恐毕生不能得一念不乱也。故述其己私,请益高明。当于不当,明以告我。光又谓只此一法,具摄五停心观。若能随息念佛,即摄数息念佛二观。而摄心念佛,染心渐可断绝,嗔恚必不炽盛,昏散一去,智慧现前,而愚痴可破矣。又即势至都摄六根法门。愚谓今之悠忽念佛者,似不宜令依此法。恐彼因不记数,便成懈怠。有肯心者,若不依此法,决定难成三昧。法师乘愿利人,自虽不用,当为后学试之,以教来哲。若是利根,一七二七,定得一心。纵光之昏钝鲁劣,想十年八年或可不乱亦。(《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与谛闲法师书》)。到民国六年的时候,印光大师发明了十念计数念佛法,告诉几位知交好友,其中当然包括谛闲法师。

    以上内容由传统文化扎根网同学根据《泽溥群萌——印光大师与四众弟子的法缘》编辑录入,由于时间有限,不免有错误之处,各位仁者如有发现,请联系网站予以改正,合十感恩,愿君道业早成!六时吉祥!南无阿弥陀佛!


    待续。

谛闲大师於印光大师的莲友缘(1)

传统文化扎根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