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恩師雪廬老師學習經教十年因緣

跟隨恩師雪廬老師學習經教十年因緣

 

跟隨恩師雪廬老師學習經教十年因緣  (共一集)  2016/3/28  台北科技大學中正紀念館  檔名:21-762-0001

 

今年是雪公往生三十週年,台灣的同學們很用心,組織這樣一個論壇,做為對老師的緬懷和紀念。主辦方希望我來談談和李老師十年學教的因緣,我也很歡喜來回顧這一段經歷。

 

  結識恩師

 

我出生在一個動亂的年代,災難頻繁,我們的生活確確實實像世尊在《無量壽經》上所說的,「飲苦食毒」,日子不好過。抗戰期間,在我十四歲的那一年,因為家貧失學,不得不去做童工養活自己。我常常坐在小河邊樹底下,就問自己,我為什麼活在這個世間?我活在世間為的是什麼?

 

來到台灣後,雖然無依無靠,但很幸運,在我二十六歲的那一年認識了方東美先生,方老師為我講哲學概論、佛經哲學,把佛法介紹給我,又受到章嘉大師的教誨,我的人生才有一個目標、才有一個方向,目標是大乘佛法,方向是學習經典。三年後章嘉大師圓寂了,我對佛法生起信心,認為這一門值得一生去修學,所以我就把工作辭掉,專門學佛。朱鏡宙老居士介紹我認識懺雲法師,懺雲法師在埔里住茅蓬,我跟他住了半年,懺雲法師說我是個講經的材料,勸我發心講經。講經去跟誰學?最好就是跟李炳南老居士學,李老居士正好那個時候在台中開了一個經學班,專門訓練講經的學生。所以我離開茅蓬去台中親近李老師,和老師的緣就是這麼結下來的。

 

      首重師承

 

到台中那年我三十一歲,李老師七十歲。跟老師見面,老師就跟我約法三章:第一條,你到我這裡來,依我為師,從今天起,一切法師、居士大德們講經說法不准聽;第二條,從今天起,你想看的書,無論是佛經或世間書,都要經過我同意,包括經書,我沒有同意不准看;第三條,你過去所學的(我跟章嘉大師學的,跟方老師學的),我一概不承認,統統作廢,從今天起,一切都從頭學起。你能夠接受,你就留在這個地方好好學習;不能接受,你就另請高明。我想了二、三分鐘,接受了。因為老師這些話,乍聽起來好像很跋扈,好像目中無人,但是我知道,李老師是個真善知識,答應他了。最後他告訴我,有期限,多久?五年,五年一定要遵守。他老人家說,我的能力只能教你五年,五年之後我介紹一個老師給你,你好好跟他去學,那是誰?印光大師。印光大師是他的老師,往生了,印光大師的書,《文鈔》在。

 

守老師的規矩,好在哪裡?好在我們什麼都不能看、不能聽,大概三個月心就清淨了,煩惱少了,智慧增長。到半年的時候效果就非常顯著,才曉得這個方法好。到第三年,我跟老師講,我很得受用,我跟老師的約定,我再遵守五年,所以我是十年遵守老師立下的三條規矩。這個方法從哪裡來的,我也沒問老師,老師也沒有告訴我。一直到他老人家過世了,我在新加坡遇到演培法師,聽說他小時候出家,諦閑老和尚也是用這個方法教他的,我才恍然大悟,這三條規矩不是李老師的專利方法,是中國老祖宗祖祖相傳的老辦法。看到這個學生可以造就、可以栽培,就用這個戒律,這三條就是戒律,來限制你;至於不能造就、不能栽培的,老師就不用這個條件。我在台中同學當中一打聽,老師從來沒有這樣要求過其他同學,用這個方法只對我一個人。為什麼不對別人,專對我?我能守,別人不能守。才明白這就是師承,能傳法的條件就是尊師重道,這是基本的條件;第二個,清白,沒有被染污;第三個,肯學,還要肯學、好學。具備這幾個條件,老師會特別照顧你。他一生的行誼,就是給你做榜樣、做模範。

跟隨恩師雪廬老師學習經教十年因緣

修學最要緊的是師承,你跟哪一個老師學的,老師只有一個人。李老師講,傳人的資質沒有別的,就是完全聽話,百分之百的聽話,錯了也要聽。到哪裡去找?真的找不到!所以師徒之緣是可遇不可求。老師教你什麼?老師就是以種種方便成就你的根本智,把你心裡面的妄想分別執著、憂慮牽掛洗刷得乾乾淨淨,你的清淨心現前,你的戒定慧現前,根本智得到了,這是老師幫助你最大的成就。達到這個程度,老師就不再叫你跟他在一起,你就可以出去參學。根本智得到之後才有資格參學,參學是廣學多聞,成就後得智。所以根本智是在老師那裡得到的。

 

中國古人這個方法用了幾千年,效果卓著。如果不是好辦法,跟現代的教學法不能相比,那早就淘汰掉了,這些祖師大德為什麼還要堅持?一定有他的道理。釋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經教,沒有人教他,皆是從自性當中流出來的。所以悟了之後,問題就解決了,世出世間法你全明白了。這個道理一般人不懂,佛法裡頭講得很清楚。

 

  發心學教

 

接受李老師的條件,李老師就把我安排在慈光圖書館擔任管理員。老師每個星期三在圖書館對外公開講經,堅持了幾十年;對內,他在台中蓮社辦了一個經學班,培養講經弘法的人才,學生有二十多個,全是在家人,那個時候我還沒出家。他要我參加這個班,我不敢,因為我知道講經太難了,那哪是普通人!什麼人有資格講經?開悟才可以。古人講,「錯下一個字轉語,墮五百世野狐身」。我可以聽、可以學,我不敢講經。老師告訴我,你不發心講,他不發心講,將來講經的人沒有了,佛法就滅了。講經講什麼?老師告訴我們講註解,古人註解是文言文,我們把它翻成白話文,只要註解沒講錯就可以,錯了註解的人負責。這個話我聽得懂,是不錯,但是講經要具足條件,我不具足。老師善巧方便,也不勉強,他叫我到經學班去看看、去聽聽,我說好,看看可以。我看到經學班學習的情況之後,覺得這個好像不難。經學班的學生,小學畢業的佔大多數;大學生,沒有畢業,好像念到大學二年級,只有一個人。我是初中畢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裡年齡最大的林看治居士,六十多歲,小學畢業,還在那裡學講經,發憤圖強。我們那時候還年輕,一看到她都能,我為什麼不能?這樣才把講經的念頭觸動,我跟老師講,我要參加這個班,老師也就很歡喜。

 

  私塾教學

 

李老師講經的方法完全是中國傳統私塾教學法,對學生個別指導,所以每個人學的東西不一樣,進度也不一樣。一部經學會了,這個標準是要上台能講。怎麼講法?完全複講老師所講的,漏了沒有關係,你不能自己加意見,也不能自己找參考資料,老老實實、完完全全照他的講法去講。這個方法看樣子是非常笨拙,到以後明白了,這個方法的根源是從阿難尊者來的,阿難尊者結集經藏就是複講。佛家培養法師,世世代代都是講小座,這樣學成的人,那是什麼?學耐心、學謙虛、學恭敬。不在這上奠定基礎,稍微能講的時候,傲慢習氣出來了,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整個就完了。

 

李老師講經不准錄音,誰要是放個麥克風放他面前,他就不說話了。他的教學方法就是教你全部精神貫注聽講,你才會有受用。你放個錄音機在此地,你的心就懈怠了,為什麼?沒有聽清楚不要緊,回去我還可以重聽,有依靠。寫筆記也不行。同學們遇到困難,想去請老師再講一遍,老師會打人、會罵人,打你、罵你,不跟你講。為什麼?給你講,你心裡就有僥倖的心,我這一句沒聽懂,頂多不過挨一頓罵、打幾板子,老師還給我講;老師罵了、打了不講,就逼得你必須全神貫注。這樣教學的目的是教你開悟,叫你每一堂課都有悟處;積小悟成大悟(要全神貫注),積大悟就成大徹大悟,你的境界年年提升,你所記得的東西不重要。古來祖師大德教學的一套方法,跟現代不一樣,現在這些方法幫助你記憶,記憶是什麼?幫助你分別,幫助你執著,你永遠不會開悟。

 

我聽李老師講《華嚴》,我只聽到第一卷,第一卷聽完之後,下面的八十卷我都能講。因為老師的思想、理念我知道,方法我也知道,我在台中學的是這個。用什麼樣的心態來講,用什麼方法講,活的,這是沒有辦法教的。必須什麼?長期追隨老師,一堂課不缺,你慢慢在這個裡頭去體會,這才能學到;不是他不教,這沒法子教。長期去聽,每一次你得去琢磨,在這裡面體會的心得,然後我們自己在講台上能夠靈活運用。你學到每一句怎麼講,那是死方法,那不能變化、不能契機,不契合大眾之機。聽眾裡面有程度高的,也有程度低的,都要面面顧到,讓所有的聽眾都能生歡喜心,這叫成功。這種講座非常不容易,李老師稱之為叫「大講座」。大講座不是講堂大,不是人數多,而是聽眾程度相差很大,你要叫大家都歡喜。

 

  至誠感通

 

這是老師送給我的四個字。學習經教確實不容易,老師當年告訴我,講經教學利益眾生,基本的條件是要通世出世間法。通出世間法,這一部《大藏經》,我們這一生能不能通達?要是不通就不契理。通世間法,單單這一部《四庫全書》,你能通得了嗎?通不了你就沒有資格講。那又非講不可,這時候怎麼辦?老師教我這四個字,「至誠感通」,用真誠心求感應。基本的條件就是慈悲心,真誠愛一切眾生,這是基礎。中國古諺語說「量大福大」,你要有大智慧、大福德,完全看你的心量。要用真誠心求感應、求佛菩薩,真誠到極處就感通,這個通是感應。

 

  師徒如父子

 

我在台中住了一年三個月,出家因緣成熟了,去台北,在圓山臨濟寺剃度。離開台中,我知道老師心裡很難過,他送我到火車站,我看他流眼淚。我非常感動,所以就下定決心,出家之後我再回來,一定住滿十年。古時候真的師徒如父子,老師真負責任。李老師跟我講的一句非常感嘆的話,他說哪一個老師不希望自己有傳人?傳人沒有別的,是完全聽話,百分之百的聽話,錯了也要聽。到哪裡去找?真找不到!這個不是假的。所以這個師徒之緣是可遇不可求,是人一生的大福報,我們知恩報恩。老師能把真東西傳給你,能把他的經驗告訴你;在這個老人身邊,他經驗豐富、閱歷豐富,許許多多人情世故我們根本不懂,跟著他就學到了。我們是常隨眾,他走到哪裡我們就跟到哪裡,一切應酬我們都在身邊,那個時候身邊有二十多個人,都在那裡看到,這種學習的場所、學習的機會,讓人長見識、長智慧。我們晚年感到遺憾的,老師對我們太客氣了,沒有嚴加管教,如果嚴加管教,我們得到的東西就更多;對我們的責備很少。

 

  求學趁早

 

我親近李老師,老師告訴我,教學的黃金時代是二十歲以前,父母教誨、老師教導,嚴格的訓斥,所以嚴師出高徒。二十歲以上,他成年了,他有過失就不好講他,講了難為情。所以二十到四十有過失,善知識對你能夠暗示,絕不明說。為什麼不能明說?成年人都要面子,父母、老師都要顧及;但是你有過失,暗示你,希望你能夠從暗示裡面回頭覺悟,改過自新。四十歲以後再有過失,暗示都不可以,就不提了,統統包容,不說了,你有善的地方讚歎你,你有過失絕口不提,也就是說四十以後不能教了。我跟李老師十年,這個時間是三十到四十,是這個時候,我就看到老人家對待學生態度不一樣。確實有幾個同學他非常愛護,但是老師對他們的態度很嚴肅,從來沒有好臉色看的,那是教訓。這些學生知道感恩,對老師五體投地。還有一些學生,老師對他滿面笑容,從來不問。什麼原因?他不能接受,批評他幾句臉就紅了,就不高興。老師不再說了,不再跟他結冤仇,把他看作旁聽生。現在這樣的老師找不到了,為什麼?沒有人學。

 

  分秒必爭

 

我出家以後,台中的同學到台北來看我,告訴我,老師講經的時候罵人了。我說怎麼罵人?台中同學跟他十年,你們十年什麼都沒學到,學到的人走了。他沒有提名字,大家都知道,因為我出家了,我在那住了一年三個月我就出家了,他說的就是我,學到的人都走了。所以他跑到台北來問我,老師教你什麼我們沒學到?我說我學的跟你們完全一樣,老師沒有單獨教我東西,老師教學都在一起。那老師為什麼說你學到東西?我說可能是心態不一樣。我們在台中的時候是分秒必爭,因為我們不是台中人,到台中作客,時間很寶貴,住一天,這一天是福報,很珍惜;你們是台中人,大概是時間不在乎,今年沒有學好還有明年,明年沒有學好還有後年,你們這些人無限期的,我沒有那個福分,不行。所以我這個用心跟你們不一樣,專注跟你們不一樣,應該是這個原因,老師確實沒有特別給我講東西。你們十年不行二十年,二十年不行三十年,你們是這樣的心態,懈怠懶散,原因就在此地。我們怎麼敢懈怠?在台中沒有根、沒有家,隨時會離開,機會就太難得了!這也是讓我們聯想到,佛為什麼不久住在世間?佛要是久住,難遭之想、恭敬之心生不出來,凡夫因循苟且,把光陰錯過了。古今中外都有這些問題,尤其是現前的社會,跟古人是不能相比的。

 

  誠敬受益

 

很多人一生追隨高僧大德沒成就,什麼原因?老法師講經是為他們講的,不是為我講的,就是那些聽眾,是為他們講的,不是為我講的,這樣一個心態很普遍,古今中外在所不免。所以跟老法師身邊跟幾十年,什麼都學不到;外面來的人,幾天他學到了。我們從外面去的人不一樣,我們的心態,老師句句話都是為我一個人講的,我們完全接受。老師在上課教學,你們不肯接受,我肯接受,道理就在此地。很多人對老師表面上恭敬,我們對老師是內心裡頭真誠恭敬。印光大師所說的,「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我們對老師那個誠敬心是不是百分之百?不是。我常常講,是講真話,我對老師的誠敬,百分之二、三十而已,所以我能夠得到百分之二、三十;其他人對老師的誠敬只有一分、二分而已,我們當中相差就十倍。我勸他們要珍惜,不珍惜、不恭敬、不真誠,你跟老師住一輩子,你什麼都沒學到,一生白跟了。

 

  不搞佛學院

 

我出家之前在台中住了十五個月,學了十三部經,我都能講,所以一出家就教佛學院,教得很輕鬆。佛學院學習期間三年,上半年、下半年,一年兩個學期,一個學期我教一部經,我教三年才用了六部,我還有七部沒用上,還有七部沒派上用場。所以在老師會下學習,進度非常快,士氣很高,法喜充滿。佛學院畢業之後,你看三年,六個學期,一部經都不會講。所以我對老師這種教學方法非常欣賞,對佛學院就很感慨。我在台中住了十年,跟李老師學經教,學了三十多部經教。

 

那個時候佛光山的道場剛剛建立沒多久,星雲法師辦了一個東方佛教學院,請我去做教務主任。我就把李老師教給我們這些方法告訴他,我給星雲法師建議,那個時候有一百三、四十個學生,我很想把學生分組,三個人為一組,讓他們自己志趣相投的,自己成立一個小組,一個小組專學一部經,期限十年。大概他就有四十個小組,有四十部經論,十年之後,他們會是世界上頂尖的法師,他們上台講經不會輸給我,我有能力培養這麼多人。我說至少能出二十個世界頂尖法師,那就是佛光普照全球。他沒接受,他說這個做法好像是不像學校。他採取一般大學裡面的那種教學方法,就是交叉排課,請很多老師。我們就在這個地方產生不同的意見,他堅持不能接受,所以我在那裡教了十個月就走了。那個時候,我們兩個同年,四十四歲在一起。

 

  一門深入

 

李老師在台中,教導我們學經教只能學一種,決定不能同時學兩種;你學兩種,他就直截了當告訴你,你沒有能力,你不是這個根性。古人學習的理念是「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方法是「讀書千遍,其義自見」,要藉這個修清淨心。一部經、一部論你專攻它,一生專攻它,我們相信,十年你就成為這部經論的專家。今天學佛沒有老師,老師在哪裡?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是老師。古人講的「讀書千遍,其義自見」就是開悟了,經論的意思你自己懂得了。一千遍是什麼?一千遍是把你心定下來,不是叫你背誦,是修禪定。讀這一千遍,把妄想讀掉了,把雜念讀掉了,把分別執著讀掉了,你得清淨心,清淨心是小定,阿羅漢所得到的。所以心定了,心定就開悟,你的心就開悟了,開悟什麼?經的意思懂得,這是智慧,智慧是從自性裡流出來的,真正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如果學得太多、學得太雜,統統學的是佛學常識,佛學常識解決不了問題。需不需要研究討論?不需要,你沒有悟入佛的境界,研究討論是你自己在那裡妄想執著。沒有開悟的人,有什麼資格研究討論?開悟了之後用不著研究討論。所以佛陀當年在世,這是我們在經典上看到的,學生(聽經的人)可以提問題,世尊解答,沒有看到研究討論,許許多多經上都是世尊跟學生一問一答。那是教學方法,諸佛如來的教學法,我們有沒有得到啟示?開經偈上說,「願解如來真實義」,真實義是從這裡面體悟的,文字上沒有。由這些文字,經文、音聲的啟發領悟了,悟入的深廣與你的清淨平等跟慈悲願力有關係,慈悲願力愈宏廣,宏是大,愈大愈廣,悟入就愈深。我們應當想想如何來修學,我們這一生才能夠達到明心見性,大徹大悟。一定要遵守古大德的方法,老老實實去做。

 

  相信老師

 

我初出家的時候非常辛苦,沒有人供養。老和尚勸我們學經懺,說講經沒收入,你怎麼活下去?把想講經教的人都嚇跑了。我是沒有被嚇走,這是章嘉大師他老人家告訴我的,真正發心講經,學釋迦牟尼佛,續佛慧命,弘法利生,自然有佛菩薩保佑你,你這一生當中佛菩薩替你安排,什麼都不要操心,順境、逆境統統是佛菩薩安排的。這太好了!我相信,縱然餓死,我也相信,我不懷疑。我受戒之後去拜李老師,老師教我要真信佛,我相信佛,相信老師。確實,看到好像是走投無路,一個特殊的因緣出現了,通了。我相信,往後出家要走我這條路子不太可能,這條路不是普通人能走的,特殊因緣。

 

我在寺院住了一年多,感覺到在寺院學的東西太少了,我跟常住老和尚請假,想回台中學一部大經,沒想到這一出來,就再也回不去了。到以後,台灣所有的寺廟都不收留我,說我是四寶的徒弟,四寶就是稱李老師,李老師是在家人,我跟他學的,說我是四寶徒弟,把我看作異類。我就知道這個事情很嚴重,只能再回到台中,到慈光圖書館住了十年。我這三位老師,方東美先生、章嘉大師、李炳南老居士,都受到別人的毀謗,但是我沒有動搖,因為我親近過三位老師,我對老師了解。要是我們的心被這些流言毀謗所動搖,機會就失掉了,誰肯教我?

 

  雪公作風

 

我在台中十年學習經教,也看到李老師的生活作風。九十五歲之前,李老師生活自理,住在一個很小的地方,住了三十八年。他的薪水很高,生活非常節儉,日中一食,省下來的錢都做公益事業,別人供養的東西轉手就送出去。自己的內衣、襪子都是補丁,他老人家往生之後我們才知道。但是,老師確確實實是孔老夫子說的,「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他得到法喜。

 

在台中十年,老師對我的關懷,在生活上的照顧無微不至,可是在台中上台講經,一次也沒有安排過我。我心裡很明白、很清楚,這就是中國古人所謂的同行相忌。我們是外地來的人,到台中去求學,講得不好沒有關係,大家笑話你,要講得好就有嫉妒障礙,你在哪個地方,那個地方就住不下去;平平安安住下去,別講經,好好學。所以我講經利用什麼?到台中以外的道場,不在台中,有人家請我,我出家之後講過幾次。我會給老師做報告,老師同意我才去;老師不同意,外面請我也不去。十年沒有離開老師,任何活動事先都跟他老人家報告。他了解,他才能指導你;他不了解,他怎麼能指導你?包括到國外,我遇到困難的時候也向他老人家請教。

 

最後這個緣很重要。

 

  大專講座,海外傳燈

 

我這個緣,在內有障礙,所以在韓館長家裡住了十七年。最後逼著我沒辦法,到處流浪,走出台灣,走遍全世界。這個緣也很特殊,實在講有因有果。因是什麼?周宣德老居士(教授)在台灣大學成立一個大學生的學佛社團,叫晨曦社。他到台中來看李老師,他跟老師是朋友,老朋友,把這個信息傳過來,傳到台中,老師聽到非常歡喜、非常讚歎。周老師走了,我們把他送走了,回來的時候我就對老師說,我說這個未必是好事。老師問我為什麼不是好事?我說如果這些大學生遇不到好老師,學的是邪知邪見怎麼辦?為什麼?先入為主,誰有方法把他們扭轉過來?老師聽到我這個話,想了一下就問我,怎麼辦?我當時也是靈機一動,就給老師出主意,給他建議,我們就在慈光圖書館裡辦大專佛學講座。平常就利用星期天,對台中地區的大專學生,寒暑假對全台灣的,看我們能夠容納多少學生住宿,我們提供吃住,歡迎他們到台中來學佛。這就天天上課,兩個星期、三個星期,最長一次我記得好像有六個星期,有這麼一次,一個多月。老師同意了,就在他的小房間裡面,老師跟我在一起研究課程,要講哪些課、哪些科目,請哪些人來講,這我都參與了。這樣把慈光大專講座搞起來了,講座辦了幾十屆,非常有成就,我參加了十一屆。

 

老師在這個講座裡頭也給我一樁事情,我沒有講功課。老師自己有三堂課,一堂是《佛學十四講》,《十四講》是他講的,再一個講《阿彌陀經》,第三個是答覆問題。每天下午有兩個小時,同學有什麼問題向老師請教,老師會解答,這個是沒有功課的。老師是第一天他解答的,解答完之後就告訴我,從明天起你代我這堂課,所以我就代他解答問題,代他這堂課。也只有好像是二、三屆的樣子,因為以後我就不常在台中,常到國外去了。我離開台中之後到台北,道安法師在中國佛教會發起,辦了一個大專佛學講座,請我去做總主講。我在那裡教了四年,學生大概有幾千人,所以認識很多同學,這些同學將來畢業了,到國外去留學,在外國工作,他們會找我去講經。所以我可以雲遊世界,緣是這麼結的。李老師看到我的法緣也很歡喜,把佛法帶到國外去,帶給華僑。這是遵老師的教誨,海外去傳燈。每次出國,我一定向老師請教,回來一定向老師報告,大概一年兩次,上半年一次,下半年一次。總要走十幾二十個道場,每一個道場最長不超過半個月,最短的三天,就在外面周遊。那個時候還有兩個老師在,還有方東美先生。

 

老師過世了,我以後也就離開台灣,在新加坡做了一樁好事情,團結宗教,也因為這個緣分移民到澳洲。到澳洲之後,幫助澳洲團結宗教,幫助澳洲團結族群,這是當時聯邦政府對我的期望。在這個緣分之下,他把這些事情交給大學去做,所以我跟學校就有緣,我跟這些大學校長、教授們在一起,幾乎每個星期都碰頭,常常見面,都變成好朋友。九一一之後,學校,昆士蘭大學和平學院看到衝突升級了,變成恐怖戰爭,校長找了我,讓我給這個和平學院的教授們做了兩次座談,他們要看我的想法、看法。我向他們做報告,衝突不是偶然的,你們看到是雙方的,實際上它根很深。衝突的根是什麼?我說是家庭,他們感到很驚訝。我說你看離婚率有多少,離婚是夫妻衝突,夫妻衝突帶來什麼?父子衝突、兄弟衝突,這樣的人長大踏進社會,他能跟人不衝突嗎?所以要回歸到教育,特別回歸到宗教教育才能解決問題。這些教授們接受了,所以以後我就變成昆士蘭大學的教授,格里菲斯大學給我博士學位,以後代表澳洲大學、代表澳洲參加聯合國的和平會議,這樣認識人愈來愈多了。大家普遍關心如何化解社會矛盾衝突,找不到解決的辦法。實際上只有一個問題,什麼問題?人心壞了,這是個大問題。人心怎麼壞了?沒有人教了,所有的學校只教你做事,辦事技術能力,做人的教育沒有了,問題就出在這裡。

 

  學習大經,弘揚漢學

 

我們非常佩服英國湯恩比博士,他一生研究世界文化史,對於中國傳統文化非常了解,居然說出來「解決二十一世紀社會問題,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在這些年來,我們也是想到孔孟學說從哪裡下手?大乘佛法從哪裡下手?大乘佛法我們找到夏蓮居老居士的會集本,就是《無量壽經》,找到黃念祖老居士的註解,這裡頭大乘小乘、顯教密教全部都講到了,末法九千年眾生得度要依靠這個本子。這個本子是李老師傳給我的,老人家的遺物就是這本書,給我了,我要傳承這個法脈。不止淨土宗,中國大乘八個宗,我希望年輕人發心,認真學習經典,能夠把八個宗派都興旺起來。五明佛學院裡面有漢傳學生在學習大乘八宗,索達吉堪布是他們的老師,我相信他們會有成就。孔孟學說,我們找到唐太宗下令編纂的這部《群書治要》,這部書可以救世界。書找到了,現在需要培養一批老師,這些老師能把《群書治要》念通,把它講透,然後把它寫成白話文,翻成外國文字,在全世界流通,讓全世界的國家領導人都能讀這部書,都能用這部書來治國、平天下,衝突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湯恩比先生晚年,最擔心的事情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為什麼?核子戰爭,會毀滅地球。如何避免戰爭?要靠全世界統合。誰能統合?湯恩比說的,中國人能統合。不是靠經濟,不是靠政治,不是靠軍事,也不是靠文化,是靠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所以我勸大家學漢字、學文言文,我希望二十年之後,全世界的人都懂得文言文,文言文成為國際文字,把世界上古老的文化應該流傳千年萬世的,統統用中國文言文來寫,如同佛經一樣,這樣才能夠永遠傳下去。《說文解字》這是漢學的根,首先要學習認識中國文字。中國的文字不受時空限制,可以流傳千年萬世,這是全世界最偉大的發明。我希望年輕人發心,用十年時間學習漢字、文言文,這樣對《四庫全書》你就有能力閱讀、有能力翻譯、有能力講解,做為漢學家,有能力弘揚。

 

在傳統文化迫切需要這些人的時候,我們今天培訓一批老師,希望他們從真實心中作。他們有個三年五載,一門深入,長時薰修,根基打緊了,再用十年,他們可能就有悟處,然後大家就相信了。東方教學的理念、教學的方法跟西方人不一樣,採用古人所用的方法來做實驗,這個實驗定的是五年到十年。五年我相信有小成,讀書千遍,來做報告,兩千遍之後就是大成,三千遍我們就叫標準的成就,讓這些學生來做報告。有了悟處不一樣,古人留下來這些文字,有些地方抄寫錯誤,他們就有能力把它修正。所以,走這個路,發這個大心。我今年九十歲,已經無能為力了,我願意來做護法護持大家。我活在這個世間,就講一部《無量壽經》,這是我的專業,我不放棄,做個榜樣給大家看看,一門深入,長時薰修;讀書千遍,其義自見。

 

今天地球上出現最大的危機,就是文化能不能繼續傳下去,如果不能傳下去,這個世界就會毀滅。為什麼?人不知道善惡,把惡當作善,把善當作惡,顛倒了,這個世間不會存在很久。救文化重要,我勸我們的同學要發心救文化,從自己做起,怎麼做?一生發願當小學教員,我為孩子們扎根,這是非常非常偉大的事業。教孩子倫理道德,教孩子漢字、文言文,讓文化一代一代薪火相傳,文化復興真正的希望是在下一代。我相信中國文化復興,能夠促成全世界的千年盛世。我們來做這樁事情,非常有意義,非常有價值。

 

在李老師的會下求學十年,感慨萬千。由於時間的關係,只能和大家分享到此地。我們要真正記住,「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是真正報師恩。信願念佛,求生淨土,完成這一生的使命,我們到極樂世界再相聚。謝謝大家!

传统文化扎根网

赞助网站

微信扫描赞助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