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

法昭禅师

同气连枝各自荣,些些言语莫伤情;

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

弟兄同居忍便安,莫因毫末起争端;

眼前生子又兄弟,留与儿孙作样看。

【解释】

做人家哥哥的,必定要友爱弟弟;做人家弟弟的,必定要尊敬哥哥。

【分析】

兄弟如手足,在一生当中,就这几个人了,也是人生最为难得的事了!自父母的眼里看来,兄弟原来是一体的啊!假使兄弟之间,稍微有了不和的话,那么父母的心,就会感到不安了;而父母若是看到兄弟相爱情同手足,内心不知道会有多么的快乐啊!而且兄弟称为手足,则彼此之间就痛痒相关,应该要互相的保护扶持,那里有手足自己在互相干扰打斗的道理呢?所以要时时的念著:兄弟同是一个父母生出来的,本来就是同为一体的啊!就像是骨头和肉一样,很难解的开啊!若是明白道理,兄弟之间,就算是遇到些误会争吵,自然就会不忍心的再争吵下去;对于钱财,也就自然看得轻了。

袁氏世范说:‘父亲爱儿子,哥哥爱弟弟,这是做父兄的本分,不必去责备儿子或弟弟一定要顺着;那么做儿子的,或是做弟弟的,本来就应该要爱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但也不必去责备父亲或哥哥,对自己一定要慈爱,只要各自的尽了自己应该尽的本分,那么彼此责难对方的这种毛病,自然就会没有了。而且要严禁家人或佣人居间传话,以免发生误会;而妻子的话,多少带有感情的成分;虽然中听,也不要听;那么离间父子兄弟感情的话,自然也就没有了;纵然有,也是行不通的啊!’

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

王阳明先生曾说:‘古代的圣人大舜,他能够感化大象来替他耕田,其中的秘诀,就是他不去看象的缺点’,所以骨肉之间,只应该讲情,不应该讲理;因为执著了理,便会伤到了情;而伤到了情,就是非理了啊!宋朝的程子,有人问他说:‘我事奉哥哥,已经尽了我做弟弟的道理,但是却得不到哥哥的欢心,那么我该怎么办呢?’程子回答说:‘你事奉哥哥,应当要心存孝敬,而且要至诚恳切才行,不可以心存委曲,向人诉苦。’那人又问:‘那么哥哥应该要如何的对待弟弟呢?’程子说:‘做哥哥的,应该要对弟弟友爱,才是做哥哥的道理。’

故事一:

汉朝的时候,有位叫田真的人,家中共有兄弟三人,父母都已经过世了,兄弟三人就讨论,将父母遗留下来的财产,平均分做三分,每人一分;连家中堂前种的那棵紫荆树,也决定要把它分为三分;而且明天就要动手,把紫荆树分割成三分;说也奇怪,就在田真兄弟决定之后,这棵紫荆树突然就枯萎了。田真看到之后,感到非常的震惊,就跟两位弟弟说:‘树木同株,听到自己要被分割成三分,所以才憔悴枯萎了啊!难道我们人却不如树吗?’田真说著说著,忍不住悲从中来,哭了起来;兄弟三人因此就决定不要分割紫荆树了。说也奇怪,这棵树一听到田真兄弟说不分割它了,就又活了过来。兄弟三人因此而感悟,再也不分家了。从此兄弟财产共有,而且愉快的生活在一起;邻居们都称赞:‘田真兄弟一家是孝门啊!’要知道兄弟属于天伦之一,与父子夫妇并称为三纲;所以古人将兄弟比喻作手足,而手足就有不相分离的意思!因为分离又会分散,分散就会孤单,而孤单就快要灭绝了啊!

故事二:

宋朝宰相司马光的哥哥,名叫司马康伯,已经八十岁了,司马光事奉哥哥,把哥哥当成严父一样的在事奉;又把哥哥当成婴儿一样的呵护著,每次吃饭的时候,吃了一会儿,司马光就会问:‘哥哥啊,你要吃饱哦;不然就会饿到了啊!’天气稍微寒冷,就会摸著哥哥的背说:‘哥哥,衣服穿的够不够啊!小心别著凉了啊!’

故事三:

周文灿天性非常的友爱,他的哥哥爱喝酒,而且依赖著周文灿过生活;有一次哥哥喝醉了酒,并且还殴打周文灿,邻居听到了,为他感到十分的不平,就骂周文灿的哥哥说:‘你弟弟对你这样好,你吃他的、喝他的、住他的;喝醉了酒,还要打他,你这个做哥哥的,到底还有没有良心啊!’然而周文灿却很生气的对邻居说:‘我哥哥并没有打我啊!你们为什么要离间我们兄弟的感情呢?’

故事四:

宋朝的郑德圭、郑德璋兄弟两人,天性都非常的友爱孝顺,两人一齐读书,晚上也同睡在一块儿。而德璋的个性刚正不阿,做人不够圆融,得罪了仇家;仇家就设计陷害德璋,因而被官府判了死罪,马上官兵就要来家里拘捕德璋了。德圭知道弟弟是被人陷害的,感到十分的悲伤,就假装对弟弟说:‘他们本来是要陷害我的,跟你无关啊!我只要前往官府自首,那么真相就会大白了;如果你去官府投案,那就死定了啊!’德圭说完了,就前往官府去自首,德璋就追赶著哥哥,兄弟两人在路上相持不下,顿足抱头大哭;都抢著要先去官府受死。德圭就默默的设计,阻止拖延弟弟前往官府受刑,自己就趁著黑夜先离去了。德璋第二天发现哥哥不见了,就再追哥哥,一直追到了广陵;这时候,德圭已经死在监狱里面了。德璋见到了哥哥的尸首,伤心痛哭得昏死过去,一共四次。德璋把哥哥的尸体火化之后,就背著哥哥的灵骨,返家安葬;并且守在哥哥的墓旁好几年;每次德璋哭的很伤心的时候,乌鸦和许多鸟儿都飞到德璋的身旁,听他哭泣,而且还不吃东西。德圭的孩子年纪很小,德璋抚养哥哥的孩子,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的认真。

故事五:

在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北齐有位叫普明的人,兄弟之间,为了争财产而常年累月的打官司,而且还各自的请了证人,来为自己证明;一状告到了清河太守苏琼那里。苏太守就把普明兄弟俩召请过来,并且劝他们说:‘天下难得到的就是兄弟啊!而容易得到的则是田地;假使得到了田地而失去了兄弟,你们的心会觉得怎样呢?’苏太守说著说著,就掉下了眼泪,在旁边的证人看到了,也无不被太守的真诚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普明兄弟俩则互相叩头认错,彼此退步礼让,再也不争财产打官司了。

故事六:

于铁樵先生说:‘在淮阴地方有位做官的人,他有两个儿子,从小兄弟俩就不合,两人一年都见不到一次面。后来哥哥病危,就请人叫弟弟到病床前面,牵着他的手跟他说:“我十九岁就结婚了,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得到妻子的爱,到了三十八岁,父母亲就过世了;所以我的晚年,也就没有父母之爱了,这辈子相聚在一起最久的,只有我们兄弟二人;但是我们俩一生都不合,我今天才开始感到后悔和觉悟;然而我的一生,却是快要走完了啊!”听到了这位即将死去的哥哥,对他弟弟所讲的话,听到的人也应该会有所感动吧!’

故事七:

张士选是五代时候的人,从小父母就过世了;等到他长大了,长辈中,只剩下叔父一个人了。而叔父却有七个儿子,有一天叔父就对张士选说:‘你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我应当将家产一分为二,你一分,我一分,你觉得这样分公平吗?’张士选说:‘叔父,我不忍心您家的七个儿子,七个人才共分一分的财产,叔父您可以把家产分做八分啊!’叔父坚持不肯这样分,张士选也坚持不肯那样分。当年张士选十七岁,就被推荐进京城参加考试,同时被推荐参加考试的有廿几位。那时有位精通相学的术士指著张士选说:‘今年高中状元的,就是这位少年啊!’同辈的人听到了,都啼笑不已,并且还反驳相士的说法。相士说:‘做文章这件事情,不是我所能够了解的;但是这位少年,他的满脸都充满著积了大阴德的气象,这一定是他做了大善事的缘故,所以我才敢断定他今年必定高中状元啊!’果然张士选考中了状元。

【再析】

现在为了争财产而不顾手足情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啊!亲生兄弟都是如此,何况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那就更严重了啊!若是堂兄弟间分财产,那么亲疏的关系就会愈分愈远了啊!有谁能够像张士选一样呢?古人说:‘薄待了兄弟,便是薄待了父母啊!薄待了堂兄弟,便是薄待了祖宗啊!’因为树木的根本,若是有了亏损,那么它的枝叶,必定会遭到损坏啊!这种追本溯源的道理,大家应该要三思啊!

【结语】

凡是恭敬顺从或是欺骗违逆自己的兄弟,比起恭敬顺从或是欺骗违逆其他的人,所得到祸福的果报,要强过十倍啊!若是恭敬孝顺或违逆欺骗自己的父母,那么所得到祸福的果报,就是百倍了啊!这种的道理大家都要牢记在心,自我警惕啊!

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

传统文化扎根网

赞助网站

微信扫描赞助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