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七十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 A+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七十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稿仅供内部学习参考,非官网发布,难免有不妥之处,请各位老师大德批评指正,敬请不要流通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七十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四,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二十頁第二段:

【陳成卿。勸戒全書中。又增一等云。世有婢妾而為生母者。同是一般女子。生於貧賤之家。落在富貴之手。共衾同枕之夕少。孤眠獨宿之夜多。有造化者。遇著賢惠主婦。或者半晴半雨。尚可勉強度日。若逢妬悍之性。終日惡聲相加。百般淩辱。少辯一語。便罵犯分無禮。略訴半句。便恨枕邊教唆。更遇不孝媳婦。不孝子女。不思為父翁矜惜。一味向母姑搬挑。下人復從而和之。風波起於平地。霹靂降自青天。又不幸主人情薄。冷暖不知。疾痛弗恤。閨中淚濕青衫。門外歡呼暢飲。甚有溺愛新寵。厭棄舊情。薄命自憐。幾番尋死。真可悼痛。偶爾得胎。多方掩飾。掩飾不過。受盡慚憤。坐草臨盆。誰來看護。幸而得子.妬忌不容。加意小心。動云恃子放肆。子有疾病。剜肉醫瘡。甘受凍餓。經云。十月懷胎娘辛苦。三年懷抱母心勤。若身為婢妾。勤苦更十倍尋常也。到得長大成人。享有妻子。享有田房。全不想今日受用。都從我母血枯骨瘠。淚乾腸斷中來。言念及此。能不酸鼻。為子者。常當想此。發憤立志。誓圖一日顯揚。以酬萬苦千辛。居恆侍奉。須念母氏勞苦。風燭可憂。早早奉養。若不盡心竭力。比尋常不孝子。更為大逆不道。定當急受天誅矣。】

我們再翻回來,來看這一段字句解說。

這個『陳成卿』,「陳成卿」是明朝末年清朝初年那時候的人,他是江南人。其它沒有什麼資料可以考證。

『勸戒全書』是他寫的一本善書,共有十二卷。

『增一等云』,這個『增一』是一部經的名字,叫《增一阿含經》,它是五十卷,東晉瞿曇僧伽提婆譯。它是四阿含之一的第一部。

這個地方要來解釋一下,《阿含經》是佛陀五時說法裡面在哪一時說出來?我們做為佛弟子,佛陀在人間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我們必須要知道佛陀是怎麼成就的。他是我們人間的導師,人天導師。

在古代這些高僧大德他們的判教,以天台宗的判教,他們判佛陀總共說法四十九年。分哪幾個時期?一般來說,天台宗它把它分為五個時期,所以叫做佛陀五時說法。佛陀說法很不可思議,佛陀他有「三明」、「六通」、「十力」、「四無畏」、「十八不共法」,這些都是佛學的名詞,各位可以去瞭解,在《佛學辭典》裡面有。佛陀他會觀機逗教,他會觀時節因緣,佛陀講經就會契理契機。所以天台宗判佛陀五時說法,要先追溯到佛陀開始講經說法及他前面的成道的經過。

老法師曾經說,佛陀一生說法就是以教育為主,我們佛教的中心思想、根本的思想,就是覺的教育,就是佛陀的教育。就是怎麼樣把一個人從斷惡修善提升到轉迷為悟,然後再轉凡成聖。來探討研究人跟人的關係,人跟大自然的關係,人跟天地鬼神的關係。最後徹悟我們這一念心,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破我執、破法執,再破四十一品根本無明,成佛,就是佛陀來這個世間說法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落實這個教育,教導眾生,返迷歸悟,轉凡成聖,斷惡修善。所以我們講說佛法大意叫「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你要知道為什麼要學佛?比如說我們參加法會,老法師跟我講,法會是方便接引眾生,是一種表法,用這樣去接引眾生進來。所以老法師親口跟我講說,佛陀的真正的本懷就是佛陀的教育。「如來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

「阿彌陀佛身金色」,這個「阿彌陀」就是無量光、無量壽、無量的智慧德能。「無量光」就是無量的智慧,「無量壽」就是無量的壽命。怎麼樣可以證得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壽命呢?你唯有明心見性,往生淨土,你唯有破我執、破法執,再破根本無明。你證法身,借修德顯性德,見到父母未生前本來的面目,你才能夠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這就是佛陀,佛以一大事因緣,開示悟入佛知佛見。我們前面探討過很多。

「如來所以興出世」,佛陀為什麼要來這個世間示現八相成道,開示悟入眾生佛知佛見呢?「唯說彌陀本願海」,彌陀就是我們的自性彌陀,我們常講「唯心淨土,自性彌陀」。彌陀跟我無二無別,但是我們「一念無明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我們就是背覺合塵。從此以後迷而不覺,「業網牽纏」,(「纏」就是被繩子綁起來)。隨業流轉,「虛受輪轉」,(《三時繫念》裡面講的),就變成凡夫了,變成六道眾生了。所以「唯說彌陀本願海」,彌陀就是平等嘛。

怎麼樣才可以平等呢?你要往生極樂。如果以淨土來講,要功夫成片,要事一心不亂,再進到理一心不亂。功夫成片就是把煩惱伏住,帶業住生。帶著前面的宿業,不是帶著現在的業障,現在的業障你要把它伏住。

事一心不亂還有微細的能所,理一心不亂沒有能所,它能所不二了。能見的我,所見的法,它還有對立相,這叫能所。我一再講經講過,善惡就是對立相,好壞就是對立相,是非就是對立相。你怎麼樣才可以平等?沒有對立才能平等,要離開能所對待。

所以你如果在六根接觸六塵,沒有辦法達到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你至少有念佛的功夫,在六根接觸六塵的時候,眼見色、耳聞聲,你的念佛功夫所得到的禪定,可以伏住你的習氣毛病,不會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那你就有功夫啦。也就是說,你習氣不會發作,但是你煩惱並沒有斷,這樣就憑這句佛號是可以帶業往生的。

等到你去極樂世界以後,你終究到最後能夠證得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到理一心不亂,就是實報莊嚴土,常寂光淨土,那就是法身大士的境界,叫阿惟越致菩薩。阿惟越致就是不退轉菩薩。

不退轉是什麼呢?我們經典裡面講的「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位不退」,不會再退到凡夫。「行不退」,不會再退到小乘,你往生極樂就是菩薩、佛。「念不退」,念念就消歸薩婆若海。「薩婆若海」是印度的梵語,翻成我們中文叫功德海,就是我們的性海。

念不退的時候,就是「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什麼人可以到念不退呢?法身大士以上,證得法身他才會念不退。因為他破根本無明了,他沒有我執、法執,他才有辦法做到念不退。這就是佛陀示現在人間說法的目的,教你當生成就。因為你要明心見性很難,你不是大根大器的,你很難。所以佛陀開這個方便法門,就是念佛法門。我們看修無法師,我們看鍋漏匠,加上老和尚最近講經在提到的,來佛寺的兩位高僧,《來佛二聖永思集》裡面提到的這兩位高僧大德,他們就是念佛成就的。

佛陀他剛開始修行的時候,佛陀放下帝王不做,就出家修行,帶著他的侍者跟白馬,就開始求解脫的修行。當時佛陀經過這樣六年的苦行,(其實佛陀也有經過苦行),後來就在哪裡呢?在尼連禪河,(印度的尼連禪河),有一個村落叫宇努唯拉村,他有在這個地方修過苦行。

經過六年,佛陀他當時吃什麼?叫日食麻麥,身體很消瘦。所以你們如果看有些有供養佛陀聖像的,有一尊聖像就是瘦瘦地,你都可以看到他的肋骨那尊相,那就是佛陀當時成道的時候,他那個身形,他那個色身就是很消瘦。

佛陀當時領悟到一個道理,就是說他這樣的刻苦修行,悟,不是在這個身體上下功夫,悟是要從心地上下功夫。我們一般講的轉識成智,這個轉識成智,不是在身體上轉識成智,是在心地轉識成智。所謂依報隨著正報轉。依報就是這個身體,正報就是你的心。所以不是在這個身體上下功夫,必須在你的心地,就是我們的念頭上下功夫。

所以證得無生的時候,他不生不滅的時候,他不起心、不動念,他念劫平等了,他證得無生的時候,他就證得這個不生不滅的性德。相有生滅,相有來去,但是自性沒有生滅、沒有來去。這我們在前面六十六集的時候我們探討很多。

後來佛陀覺得說,不是在這個苦行上下功夫,苦行它是一個方便,佛陀最後還是告訴我們說「以苦為師」。你不能說,「佛陀說苦行沒有用,好了,我們現在來享受一下」。問題是你沒有斷一品煩惱,你禁不起五欲六塵的誘惑。你不要自己在那邊講說,「是啊,佛陀說苦行沒有用,從心地下功夫啊」。所以有些人吃葷的,有學佛有吃葷的,或者有些沒有學佛的一些不正確的知見,他們都會講,「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你沒有那個功夫不要講這種話。對不對?

所以佛陀領悟到那個道理,原來苦行它是一個次第方便的修行。到最後必須要再明心見性,要悟這一念本來的面目。佛陀他瞭解以後,他就接受那個牧羊女的供養。牧羊女當時供養他什麼呢?按照經典裡面的記載,是乳麋,(鹿下面有一個稻米的米),用這個乳麋來供養佛陀。

我們知道佛陀在修行的時候,他父親淨飯王有派他五位親戚來跟著他,這五位都是他的皇宮裡面的親族,裡面其中有一個叫憍陳如尊者。這五個隨從,他們也是跟佛陀一起修行,他們也跟佛陀一起苦修。後來當佛陀接受牧羊女乳麋供養的時候,他們覺得佛陀退道心了,「你太享受了,你怎麼可以喝那個乳麋呢?」所以聖人的證量我們是不曉得。他們看到佛陀這樣接受牧羊女的供養以後,他們就覺得說,我們不想跟佛陀了,他們就退開了,就離佛陀而去。他們就到哪裡?就到鹿野苑,五個人在那邊修行。

當時佛陀接受這個供養以後就到尼連禪河沐浴,因為佛陀苦修行六年了,難免頭髮比較長,身體都會有這些灰塵什麼的這些情形。佛陀經過沐浴以後,就把身心整理一下。佛陀這樣的動作是什麼意思呢?就告訴那些外道說,要悟這一念心,不是在身體上下功夫。讓眾生知道說,佛陀悟這一念本來的面目,是因為佛陀破了我執、破了法執,再破四十一品根本無明而證得的。不是把那個身體折磨得半死證得的,它關鍵在這個地方,他要做給這些外道看。

佛陀整理清潔以後,就到菩提迦耶。很多人去印度朝聖,都會去菩提迦耶。將來如果有因緣的話,我們希望在今生能夠去到佛陀曾經成道的地方,「菩提迦耶」,或者是靈鷲山,去參訪佛陀的足跡。

佛陀到菩提迦耶一棵菩提樹下,剛好有一個割草童子提供了那個割草。佛陀就把它鋪成一個,我們現在講像蒲團,用這個割草鋪成這個坐墊,佛陀就坐在上面。佛陀就發願,他說:「我不成正覺,誓不起此座。」(正覺就是佛,正等正覺,無上正等正覺)。「如果我不成佛,我不起來。」所以我們要學佛陀這個精神,這個願。這個願叫本願,我們本來具足的性德。本願也可以叫根本之願。

佛陀在這個菩提座,(我們叫菩提金剛座)入定以後,經過第七天,魔女先來考佛陀。佛陀說不許,我已經斷了愛欲了。接下來魔兵來干擾,最後也是被佛陀拒絕。最後魔王出來,魔王波旬就很煩惱。按照經典上解釋,祂是在欲界的第六天,你只要想離開三界,魔宮會震動。

所以修道的過程裡面,有四個魔會考驗你:第一個「五陰魔」,第二個「煩惱魔」,第三個「死魔」,(死很恐怖啊),第四個「天魔」。你前面那三個要先過關,如果你前面三個沒有過關,魔王就懶得理你,因為你不會出三界,所以祂也不用擔心。你還有五陰,你還有煩惱,貪瞋癡慢疑。如果你還有這些的話,你還有貪瞋癡慢疑,魔王懶得理你,祂認為你出不去的。五陰魔、煩惱魔、死魔。

最後魔王出現的時候,魔王跟佛陀講,你不要出三界,你不要成佛,我天王讓給你做,好不好?佛陀不要。佛陀後來意志堅定降魔。在三十五歲那年,(公元前五百八十八年),夜睹明星,悟一切真理,成無上正覺。當時佛陀講了這一句開悟的偈語,他說:「奇哉!奇哉!」(有些講「一切眾生」,有些記載寫「大地眾生」),「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若離妄想執著,一切智,無師智,悉皆現前」。「無師智」就是沒有人教你,本具的,你就會的這個本具的性德。佛陀在菩提樹下證果以後,夜睹明星,明白這個道理,原來「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迷的話佛變眾生,悟的話眾生成佛。

佛陀成道以後,他第一時在菩提樹下,他定中說法。佛陀的定,不是我們普通的定。我們知道這個定有好多種,比如說三界內的,你還沒有出三界生死的,叫欲界定。「欲界定」如果按照《佛學入門》裡面的解釋,它「未到地定」,它不是算真正的禪定。真正的禪定要從色界、無色界開始算,就是我們講的四禪八定。就四禪天、四空天,它們那個禪定叫四禪八定。這是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內的禪定。這個禪定就有出有入,他還有能所。

我上次講說,山上那兩個師兄弟,師弟不是要出去度生嗎?度眾生嗎?不是在客棧裡面入定嗎?結果入定太久了沒有出定,就被客棧的老闆把他放一把火燒掉。他不是在客棧裡面鬧鬼嗎?他說「還我身體來,還我身體來。」後來他師兄知道他在下面客棧鬧鬼,就要來提醒他,要來覺悟他,所以就跟客棧老闆說,你給我一盆水、一把火。他就燒一把火跟他師弟講說,師弟,在裡面。他就下去找,找到半天說,沒有在裡面啊。然後再一盆水,他說,在裡面。他找了半天也沒有。然後他的師兄就當場呵叱他說,在找的這個心就是你的本性,你的本覺,就是你真正的自己。他當下就悟了,悟了他就解脫啦,不用再找身體了,原來真正的身體是那個清淨法身。

所以佛陀那個定不是這種欲界定,這個有出有入。三界外還有一種禪定,就是二乘人那種禪定,就是阿羅漢那種禪定。阿羅漢他已經有禪定,他破我執。雖然他沒有破法執,他破我執,他證我空真如,但是他也有禪定,他那個叫第九次第定。那佛陀呢?一般人講的「首楞嚴大定」,也有講說甚深禪定。佛陀那個甚深禪定沒有能所,他能所不二,入絕待的境界,我們講的一真法界,常寂光淨土。

那一種「定中說法」,誰有辦法契進去啊?所以佛陀在菩提樹下說《華嚴經》,就是華嚴時,只有誰聽懂啊?按照經典上的解釋,老法師的開示,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契得進去,聽得懂。我們知道圓教初住位的菩薩,破一品根本無明。圓教初住位的菩薩,上面還有四十一個位次,一直到等覺。只有這四十一個法身大士,才聽得懂什麼叫《華嚴經》。

《華嚴經》是什麼?《華嚴經》就是佛菩薩的生活。所以人家講說,「開慧的楞嚴,成佛的法華」。《楞嚴經》是開智慧的,《法華經》教你成佛。還有一個「不學華嚴,不知佛家的富貴」。它這個富貴不是我們世間講說很有錢的那種富貴。不是,就是智慧如海,像佛一樣的智慧如海,那是真正的富貴。這是華嚴時講《華嚴經》。所以那些二乘人以下的,聲聞、緣覺、人天的。因為當時佛陀講經也有很多人天護法,也有二乘人,聲聞、緣覺,可是如聾如啞,像聾子像啞巴一樣,聽不懂,他契不進去。

我用一個比喻各位就聽懂,佛陀在講《法華經》的時候,就有五千個比丘退席,聲聞人退席,因為佛陀跟聲聞的修行者講,你們證得阿羅漢的時候,你們那個涅槃叫偏真涅槃,不是真正的涅槃。

涅槃是本具的,涅槃又叫圓寂,圓滿一切功德,什麼叫一切功德?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叫五分法身香,這個叫做圓滿。那「滅」呢?滅一切煩惱,見思惑、塵沙惑、根本無明,這叫做圓寂,這叫做大涅槃。所以佛陀跟我們講,我們那個本具的涅槃,叫做無上大涅槃,那麼大涅槃是什麼呢?它是生死涅槃不二,它入不二法門。如果你還有一個涅槃,那就有一個生死輪迴,這是很深的意境,很深的境界。到不二的時候,涅槃跟生死是不二的。

所以在《法華經》的時候,那五千個比丘就退席,他說佛陀你不是跟我們講,我所證的涅槃就是到了目的地嗎?佛陀說不是,那是化城。(「化城」,你如果讀《法華經》就知道,我們在這裡就不講那麼多)。所以他們就退席啦。佛陀怕他們生煩惱,就讓他們退席,為什麼?他因緣還沒到,這是華嚴時。華嚴時,佛陀當時因為只有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契得進去,其它統統聽不懂。佛陀就想入涅槃,大般涅槃。

大般涅槃跟剛才講的那個涅槃是有等級的。涅槃是,比如說像阿羅漢,他也是涅槃,他是證我空真如。大般涅槃呢?就是我剛才講的,生死即涅槃,它是不二的,那叫大般涅槃。

佛陀要入大般涅槃,我們現在用的用語叫佛陀要往生了。因為統統聽不懂,佛陀就要往生了。這個天人(大梵天王)很有智慧,趕快出來求佛,請佛住世。像老法師,我們都要說請佛住世。所以我們常常在跟老和尚頂禮的時候說,「請佛住世,常住人間,為眾生說法,大轉法輪」。我們都這樣祈禱,對不對?那麼《華嚴經》它講的情形大概是這樣。後來佛陀就接受這個天人(大梵天王)的祈請,就開始說法了,就是五時說法的開始了。

在這邊,我也稍微引用老法師的開示,還有一般在《佛學辭典》裡面有解釋的,《華嚴經》到底在講什麼?我相信以我們現在的根器,我們一輩子也沒有辦法把《華嚴經》悟透。講坦白話,對不對?

老和尚他有講《華嚴經》,我們講堂以前開始的時候播《華嚴經》,我當時就發願,老和尚就說,講堂要八小時念佛,八小時播這個講經。我們就遵照老法師的開示,我們就一天八小時播《華嚴》。上次老法師來,老法師說,怎麼你們還在看《華嚴》?我跟師父講說還沒有播完呢。還沒有播完,播了兩三年還沒有播完。老法師說,可以先播《科註》了,所以我們現在是播《科註》。老法師有講過《無量壽經》是中本《華嚴》,境界是一樣的。

《華嚴經》佛陀講完以後,那個龍神就把它放到龍宮去了。六百年後,有一位大菩薩出現在這個世間,叫龍樹菩薩。龍樹菩薩是八宗的祖師,佛教裡面有八宗。

去年的六、七月,因為斯里蘭卡的總統請老法師去講經講一個月。後來我有去,強帝瑪法師「國際佛教大學動土典禮」,我有去參加,當時老法師要開始動土前,老法師有一個開示。我們到的時候還是毛毛雨,大陸的蓮友很多過去,它有一個典禮的會場,上面有搭帳篷。「龍喜大學」它要動土的時候,斯里蘭卡有很多的高僧大德也來,老法師就先開示再動土。剛開始到的時候我跟陳大惠老師在那邊附近走一走,還是毛毛雨。可是等到老法師開始要開示的時候,那個雨非常地大。颳颱風也差不多那個樣子。

颳風下雨,那個帳篷幾乎都快掀掉了,非常地大,雨幾乎都是用倒的。那個椰子樹,旁邊有很多椰子樹,搖得很厲害。大陸的蓮友很恭敬很真誠,就說雨這麼大怎麼辦?動土典禮沒辦法啟用怎麼辦?他們就很緊張,就一直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大眾的聲音就很大聲,希望阿彌陀佛加持。後來司儀就講說,好,念佛暫停,老法師要開示了。我看看大概念佛十來分鐘。說也奇怪,老法師開始要講的時候,雨停了,風也停了。

後來我就跟老法師去斯里蘭卡國家電視臺,老法師在那個地方開示,講得非常地好。老法師說佛陀曾經到過斯里蘭卡,以前叫獅子國。我們知道印度那個阿育王的女兒跟兒子,還把佛陀的舍利送到斯里蘭卡。而且它現在那個大學的地方,佛陀也曾經去過。所以這一次老法師會幫助強帝瑪法師,就是時節因緣到了。

強帝瑪法師在規劃這個大學的時候,我已經知道了。在哪裡呢?在臺北市的信義路四段,有一家建築公司,強帝瑪法師請我去。我十幾年前就認識強帝瑪法師了,強帝瑪法師叫我幫他,我坦白講我也沒什麼福報,所以我幫不上什麼忙。我當時就看到那個設計圖,十幾年前,我印象中大概十年前。你看,強帝瑪法師要等十年,才等到老和尚這個大福報現前,老法師幫他,現在已經在積極的進行。

老法師說斯里蘭卡以前就有大乘,他說他有去參觀過斯里蘭卡的那些古蹟,他說裡面有菩薩的聖像,那證明斯里蘭卡是一個大乘國家,是後來才變成小乘的。老法師就是現在要把大乘的思想,大乘的菩薩道精神要帶到斯里蘭卡,大小圓融,那就是佛陀的本懷。

當時在那邊,我就請示老法師,我說,「師父,師父啊,昨天你要開示的時候,風雨交加,傾盆大雨。是不是龍王駕臨?龍天護法駕臨?才會雨那麼多啊?師父就不說,笑一笑,師父就一直在那邊微微地笑,我就知道意思了。師父說,「龍樹菩薩很高興,這龍喜大學就是龍樹菩薩歡喜,龍天歡喜」。那我就聽懂了。你看多不思議啊,因為我是親眼看到的,這不思議的境界。我相信有去參觀過的這些大陸的蓮友都可以見證我講的這個事實。

龍樹菩薩,八宗的祖師。龍樹菩薩當時就有一點點傲慢,他覺得修得不錯。大龍菩薩想要度他。大龍菩薩他的意思是說,你還沒有見到真正的不可思議的華嚴境界。所以我們學佛講說,不能夠以少為多,就這個道理。大龍菩薩很慈悲,就帶著龍樹菩薩入龍宮。

有些人會說,怎麼去龍宮啊?坐潛水艇嗎?不是。是入定。就像佛陀入定到忉利天宮說《地藏經》三個月。老法師有講過,怎麼樣可以打破時間跟空間呢?佛法最究竟,就是入禪定。智者大師不是入禪定嗎?他說,佛陀的靈山一會儼然未散。還沒有結束,佛陀還繼續說法。他可以打破時間跟空間,打破過去、現在、未來,入甚深禪定,有這個功夫。

等到龍樹菩薩進入龍宮一看,《華嚴經》有大本,有中本,有小本。大本的《華嚴》,老法師有講過,他說我們《四庫全書》裡面是大本,《四庫薈要》是中本,算中本的《華嚴》,四庫目錄提要是小本的《華嚴經》。

老法師說,大本《華嚴》有多大呢?有多少,讓你去見一見這個境界呢?十個三千大千世界。我們這樣一個佛的教化區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我們臺灣才這麼小一點點,大陸那麼大,那也是在三千大千世界裡面。地球也在這裡面,太陽也在這裡面,月亮也在這裡面,還有金星、火星也都在這裡面,才一個三千大千世界。

《華嚴經》有多大呢?有十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偈」,那個偈語,「一四天下微塵品」。「一四天下」就是南瞻部洲、北俱盧洲、東勝神洲、西牛賀洲,這個一四天下,不可思議的境界。中本的《華嚴》呢?四十九萬八千八百偈,一千兩百品。小本的《華嚴經》呢?十萬偈,四個句子一偈,不管長短。十萬偈等於多少呢?四十萬句,它一共是四十卷。我們所讀的《淨土五經》裡面的《普賢菩薩行願品》,這個就是四十華嚴裡面的。那麼龍樹菩薩他所持的是小本《華嚴》,流傳到我們這個世間來,閻浮提。這就是《華嚴經》,這是第一時。

第二時呢?「阿含時」。阿含時就是我們剛才講說,佛陀接受牧羊女的供養以後,旁邊那五位侍者就離開佛陀,他們就到鹿野苑。佛陀就到鹿野苑要度這個五比丘,(這五個比丘是最早的僧團)。佛陀在講這個阿含時,總共講多久呢?講十二年。佛陀講《華嚴》的時候,大家聽不懂,悟不進去。那從最簡單的人天開始,怎麼做人、怎麼生天。

怎麼做人呢?就要瞭解「四聖諦」:「苦、集、滅、道」。世間為什麼會苦?世間為什麼會貧窮?做人為什麼會生病?做人為什麼會死掉?你要瞭解世間的苦。這個苦裡面,佛陀講有「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你想求,怎麼求都求不到。「愛別離」,喜歡的偏偏要分開。「怨憎會」,討厭的偏偏來,偏偏嫁給這個老公;這個老婆很凶,怨憎會;媳婦跟婆婆合不來,兄弟合不來,怨憎會。討厭的統統碰在一塊,這很苦。你要跟他住一輩子,現在的人吃不了這個苦,乾脆離婚啦。

我那一天,抓到一個詐騙集團的車手,全身都是刺龍刺鳳。我們臺灣叫刺龍刺鳳,就是會紋身,臺灣叫做紋身,我就不曉得大陸怎麼講。我說你幾歲啊?他說二十二歲。這麼年輕就當詐騙集團的車手,家裡呢?有沒有老婆?有,離兩次婚。我說你幾歲開始結婚?十六歲。幾個小孩?三個小孩。二十二歲三個小孩。那太太呢?老婆兩個都離婚了。六年離兩次婚,一輩子貧窮。我說你為什麼要當詐騙集團的車手?他說沒有錢,父親死掉了,母親在當清潔工,靠阿嬤(祖母)在帶這兩個孫子。苦苦啊,前輩子竊盜,這一輩子貧窮。前輩子造那個苦因,這輩子得到這個苦果,苦苦。

前輩子殺生,這輩子短命,這輩子多病,要早死,一天到晚去開刀,一天到晚到醫院打針,這苦苦很可怕。色界壞苦,無色界行苦,三界都是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最後一個「五陰熾盛」,色、受、想、行、識。我們天天都五陰熾盛,聽到一句話不順耳就開始生氣。看他一個簡訊這樣罵我,我就生氣。怎麼沒有五陰熾盛呢?東西吃不到就生氣,每天都五陰熾盛,對不對?老婆給你一個不好的臉色,馬上就生氣。老公罵你兩句,馬上生氣。你時時刻刻都在五陰熾盛,八苦。所以要瞭解這個苦從哪裡來。「苦、集」,「集」就是貪瞋癡感召來的。這個貪瞋癡就是我們的習氣,我們的毛病。過去生就沿襲下來的。

我們以前講經講過,「去後來先作主公」,前輩子的業力習氣。我們講十二因緣裡面:「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過去生的無明煩惱,造作身口意。「行」,落下的種子,「識」,阿賴耶識,我們警察講的前科紀錄,你前輩子的前科紀錄不好。如果你這輩子有錢、富貴,當大官、長壽,前輩子前科紀錄不錯,都是行善的。這輩子多病、短命、貧窮、下賤,前輩子的前科紀錄非常地不好。那個叫什麼?那個叫業因,業因來投胎的時候,就決定父母。根據你的善業,根據你的惡業,來找你的父母,「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到這個世間來。

你投胎下去以後,父母一生出來有DNA,基因。這DNA的基因誰來決定的?業因。所以我問過臺灣最有名的血液專家,骨髓移植專家李政道博士,我問他說,你對血液那麼有研究,我問你,你會用DNA去研究血液的遺傳基因,對不對?那誰去決定他那個DNA是好跟壞?他那個環境是好跟壞?他那個是長壽、短命、多病、健康…誰在決定他?我考他這個問題。他說,黃警官,我就這一點還沒有悟透。他說,我現在相信有一個無形的東西在控制那個東西。我跟他講說,佛陀說那是業因。他說對,你說的有道理,業因決定基因。

我們要怎麼?我們要修淨因。善因跟惡因,善因是好,是沒有錯,但是它不究竟,惡因當然更不好。所以我們要修淨業的淨因,「淨業三福」裡面的三個福我們要去修,第一福,第二福,第三福。所以瞭解這個「苦、集」,然後怎麼去離開那個苦,離苦得樂呢?那麼你就要「滅、道」,要依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然後呢?「滅」,滅掉煩惱。佛陀就跟這二乘人講「四聖諦」,這叫四聖諦。「聖」就是你可以成就聖果,「諦」就是真理。接下來為緣覺講十二因緣,剛才我有提過十二因緣,這叫「阿含時」,講十二年,都在講這個道理,就是四聖諦、十二因緣,這樣就十二年了。

再來第三時「方等」,什麼叫方等呢?開始要再經過那個門,四方平等。小乘的也可以學,大乘的也可以學,鈍根的人可以學,利根的人也可以學,叫方等,叫四方平等。方等一共講了八年,各位現在讀的《佛說阿彌陀經》就是在這一時講的,還有《維摩詰經》也在這一時講的,這個叫做方等時。

剛才講到第二時阿含時,我們講「增一」,有四阿含,講《阿含經》十二年。它有講四部:第一個叫《增一阿含》,第二部《長阿含經》,第三部《中阿含經》,第四《雜阿含經》。所以如果人家講「四阿含」,你就講《增一阿含》、《長阿含》、《中阿含》、《雜阿含》這四部經。這是在第二時的阿含時裡面講的,《阿含經》分這四部經,這叫阿含時。

剛才講第三時是方等時,第四時呢?已經講完十二年的人天、四聖諦、十二因緣,然後也給你開始漸漸地帶進來,方等八年,那就是二十年。到第四時,你準備要開智慧,般若時。般若時講多久呢?講二十二年,所以一般說法,說佛陀說法四十九年,三藏十二部經典。但是老法師的這個五時說法裡面,老法師講法華時是講八年,所以算起來是五十年。但《佛學入門》裡面講,它講四十九年,這兩種說法都有,我們是採用老法師的說法。所以你看看,佛陀講經四十九年,般若時占二十二年,你就知道智慧多重要。「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大智慧登彼岸。般若一共講二十二年,開智慧以後才可以成佛。

在這個般若時,你們現在所讀的《金剛經》、《大般若經》。《大般若經》很大,我有蓮友專門在背《大般若經》,我們當然是一門深入,我們就讀《無量壽經》,背《無量壽經》就好了。一經通,一切經通。可是我認識其它不是淨土行人的,他是真的在背《大般若經》,我實在是很佩服。我有聽一位蓮友跟我講,我們這邊也有一個法師,他根機也是很利。他走路都在背《大般若經》,那是功夫真的很到家,我們實在是佩服啊!像我們這種,老和尚講我們都是鈍根的,我們就老實念佛。

講完般若時二十二年以後,第五時法華時,法華時一般又叫做法華涅槃時。法華時總共講多久?講八年。一日一夜說《涅槃經》,佛陀特別交代戒律的重要。《涅槃經》就佛陀準備要入大般涅槃,所以第五時叫法華涅槃時。

以上五時說法,就是佛陀來到這個人間,為眾生講三藏十二部經典,就在這五時裡面全部都講出來。所以你看佛陀說法,他有「權實二說」。「實」,就叫你入究竟;「權」,就是方便。比如說方等時那就是方便,阿含時也是方便,般若跟法華那就是要入究竟了。

接下來我們看字句解說,

『共衾同枕』,「共衾」就是同一個棉被在睡覺。

『半晴半雨』,「半晴半雨」什麼意思呢?就時好時壞,有時候晴天,有時候下雨,就時好時壞。

『造化』,我們常常會講造化弄人,「造化」就是福報、幸運。

『主婦』,「主婦」就是正妻。

『妬悍』,「妬悍」就是很會嫉妒,很凶悍。

『便罵犯分無禮』,「犯分」就是僭越,僭越的意思就是僭越等級名分。就是說,妳超越妳的身分,妳不應該說這種話,這叫僭越身分。

再翻過來,『翁』,二百二十一頁,這個「翁」就是什麼?丈夫的父親叫「翁」。

『母姑』的『姑』,「姑」就是丈夫的母親叫「姑」,我們現在講公婆。

『矜惜』,「矜惜」就是珍惜的意思。

『搬挑』,「搬挑」就是挑撥離間。

『風波起於平地』,「風波起於平地」就比喻突然發生了糾紛或是事故。

『霹靂降自青天』就是晴天霹靂,我們常這樣講,比喻突然發生令人震驚的事情或是災禍,這叫做「霹靂降自青天」。

『薄命』,第四行『薄命自憐』,「薄命」就是命運不好,福分差。

我想我們沒開悟以前,有時候我們運氣不好,我們想去爭個官位,想去當個經理,想去做個生意,有時候往往都是什麼?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我們就會覺得說,有些人在一生裡面就會怨歎。有些人吃飯的錢也沒有,住的地方也沒有,我們覺得很薄命,不瞭解命運。所以我們常到廟裡面求神卜卦,我們去拜佛。一般的民眾,凡夫,他有苦的時候,就是到廟裡面一直去求,他求幸福,求吉祥平安。但是求的人多,滿願的人很少。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什麼?因為你業障未消。你業障未消,因果不明,心向外求,所以所求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了凡四訓》裡面跟我們講,「命由我作,福自己求」,雲谷禪師說,「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從心而覓,感無不通。求在我,不獨得道德仁義,亦得功名富貴。」「若不返躬內省,徒向外馳求,則求之有道,得之有命矣。」這一段裡面可以講說是《了凡四訓》裡面很重要的一段關鍵,你要什麼樣的命呢?你要好命,「命由我作」,是你自己造作的。

所以我們講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只不過是因為我們有隔陰之迷,我們忘記了前世的因,所以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這輩子會貧窮,因為我們智慧沒有開。你智慧沒有開,你沒有學佛,你沒有辦法去斷惡修善,轉迷為悟,轉凡成聖,你就無法瞭解自己這一念心。所以你就不明白什麼叫因果,什麼叫業力,所以你一直要向外馳求,向外去求好命。但問題是求不到,對不對?

我的兄弟以前做生意也是一樣,差不多都一直在算命,生意到後來也是做失敗。他一直也去卜卦,也去算命。最近我就有一個朋友,企業做很大,他就是不瞭解命,他也是修行。但是他並沒有學佛這樣心內求法,求得智慧。

我這位朋友他生意做很大,在大陸也有投資。差不多在十幾年前的時候,他做生意曾經第一次失敗過,那時候幾乎整個公司都垮掉,後來他東山再起。大概經過這十幾年的奮鬥努力,大概也有累積了兩三億,兩億。他有公司的股份,他自己存下自己個人的錢財大概有兩億多。偏偏認識一個不是良師益友的朋友,也是做生意的,兩個感情好到不行,常常一起去拜拜,去廟裡面拜拜。然後一起去吃飯應酬,認識一些達官貴人。

最近姓劉的那個朋友,整個工廠被銀行查封,周轉不靈,總共大概倒了一億多,另外還有其它擔保。我這個朋友這十幾年來,好不容易奮鬥所存的錢,剛好被他這個好朋友給他倒了兩億。他就問我哥哥,他說你不是每年都叫我過年都去抽籤嗎?去拜神嗎?你不是說我抽的都是上上等籤嗎?怎麼我還被倒兩億呢?就是這個道理,他不知道「命由我作」啊!

他叫他去投資,他起貪心。他說這個,叫他去投資什麼?投資現在手機常在用那個鋰電池,開發鋰電池。我們現在的人講說,最賺錢最有前景的行業,他起貪心了。那個不是他的本業,他去投資。結果產品還沒有開發出來,他那個朋友就倒掉了。所以他就變血本無歸了,他還幫他擔保,兩億。他今年大概七十幾歲了,快七十八了,人生能有幾個七十八?他兒子已經接掌這公司的企業,他兒子對他非常地埋怨,他也很苦悶。你要了解命,命就是我們的業力造成的。所以金山和尚講,「不要相信命,要相信業」。

他那個朋友就是他的惡緣,如果按照淨空法師的說法,那是冤親債主來討債的。如果你學佛了,像我現在這樣,不應酬,不交際,也沒有投資股票,什麼都沒有,什麼買賣都不要。我只有一心向佛,求生淨土,深入經藏,希望智慧如海。所以那些損友都沒有了,那些酒肉朋友統統沒有了,平常電話也沒有打來,也沒有這種朋友,也不想去認識這種朋友,那個緣就斷掉了。李炳南老居士講的,那個因果種子在不在?在。那個因在,可是放在瓶子裡面,沒有養分,沒有土壤,沒有水分,沒有陽光,它沒有辦法發芽。

等到你將來開智慧以後,你轉識成智以後,你倒駕慈航,你再回入娑婆度有情,你再一一地償還這些業債,像安世高大師一樣兩次還命債。命債都可以還,欠錢怎麼不會還呢?對不對?這樣就瞭解命了,要從哪裡下手?從業下手。所以命運誰造成的?業力造成的。業力誰造成的?你的起心動念造成的。那個業力,它前面還有一個因果,這個因果,善因善果、惡因惡果,決定那個業力,去造那個業。你起了一個善心,就作十善業。你起了一個惡念,就造十惡業。所以因果跟業力它是合在一起的,那就決定命運了,誰決定這個業力跟因果呢?念力,你這個心念。

所以我在講因果,這幾年老和尚叫我講因果,我有一次跟師父報告說,師父,我現在終於弄懂了。我說師父,我終於搞清楚了,「心念決定因果,因果決定業力,業力決定命運」。老法師說,對啦。講了半天,悟了這個道理。

所以命誰造成的?我們的心念造成的,迷的話,都在我們的阿賴耶識裡面。我們的心,這個阿賴耶識,它所產生的作用,假名為心。這個業力也藏在這個阿賴耶識裡面,那在哪裡?在我們這一念妄心裡面。我們的妄心裡面就有什麼?就有見惑跟思惑,貪瞋癡慢疑,就有這個執著、分別、妄想,平常的生活行為就是毛病習氣,這就是我們的業力。你要從這個地方下手才對,你要去斷貪瞋癡。你如果不去斷這個貪瞋癡,就會像後面講的,「若不返躬內省,徒向外馳求」,一直從外面去求,「則求之有道,得之有命」,原來是什麼?你命中有的。所以老法師說,「君子樂得為君子,小人冤枉作小人。」原來小人,小偷去偷的都是命中的福報,但是他偷了以後還是受罪。

我前幾天看到一個新聞,看了很感慨,昨天電視有播出來。一個很有錢的富婆,身價上億以上臺幣。在臺北地區有好幾棟房子租給人家,臺灣話叫做什麼?包租公,包租婆。房子租給人家叫包租公、包租婆。每天就是收房租過日子,就好幾十萬、好幾百萬。我們會很羨慕說,都不要做事就有這麼多錢,人生太有意義了。我跟你講,不到最後都不見真章,糟糕,碰到那個壞人進來,冤親債主,租她的房子,她跟他收房租。

那個人本來也是有一個很好的工作,因為最近失業,他也是不瞭解命。他失業以後就沒有錢付房租,她就大概給他責備,「沒有錢也要住?」對不對?她就造口業,她就把他激怒,她就引起他的殺機。他就假裝跟她女兒講,叫妳媽媽出來,來我這邊收房租。他不知道去哪裡弄兩三千塊,要還給她房租,就藏了一把刀,當場把她殺死,殺死完了以後,把她剁成一塊一塊的,裝在我們現在出國旅行那個行李箱,把她拖出去。這個我已經看第二個了。

另外一個在南部,她也是去收房租,然後,偏偏租給一個好像黑道份子的,沒有正當職業的。她也是去罵他,因為租房子要有那個公共用電。她幫他繳兩千多塊臺幣的公共用電費,她說沒有錢就不要租房子,就罵他了。兩千塊你都沒有還給我,幫你代墊了那麼久。結果他一氣之下,就拿了他們家的菜刀,把她殺死以後,變成一塊一塊,也是裝在塑膠袋裡面,藏在他們那個大樓的電氣間裡面。她兒子說,奇怪,我媽媽去收房租,怎麼到現在沒有回來?一到電氣間去找,已經變成肉塊了。如果說那一億變成在行李箱裡面的肉塊,人生有什麼意義呢?

以前有一個學佛的,他有一個朋友,生意做很大,上億的。在臺北臺大醫院,得癌症。這位億萬富翁的老婆住在美國,兩個兒子也在美國讀書,要死的時候,老婆跟兒子都沒有回來。這位學佛的朋友照顧他,最後給他開示佛法。因為以前他都笑他,他說你學佛有什麼用啊?學佛就是財也空,人也空,什麼都空。吃素,人生不會享受,吃什麼素!最後是靠他照顧他,跟他念佛,跟他安慰說法,最後也幫他助念,最後火化,裝到骨灰罈裡面進塔。他就很感慨的講一句話,他說人生到最後就進一個骨灰罈而已。然後到納骨塔裡面,只有一個小格子,他說才一個小小格子,不到幾公分的格子裡面,有需要這輩子造那麼多惡業嗎?結了那麼多惡緣嗎?所為何來呢?

「若不返躬內省」,我們要懺悔、要反省、要改過,「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清淨自己的身口意,「從身語意之所生,今對佛前求懺悔」,就是返躬內省。如果你不從這個懺悔業障開始,你一直往外求,你求到的原來是命中有的,有的話還是會失去。

我剛才講說那個億萬富婆,她向外求,她有得到,也好幾棟房子,最後就是逃不過老法師講的,哪怕是到總統,哪怕是到富可敵國的富翁,難逃生死輪迴。因緣果報就是生死輪迴。所以雲谷禪師說:「一切福田,不離方寸」,最大的福田就是智慧。六祖大師說,跟他的師父五祖弘忍禪師講,「弟子心中常生智慧」,因為他見性。「弟子心中常生智慧」,「即是福田」,「不離方寸」,「方寸」就是我們這一念心。「從心而覓」,從心地去找,「感無不通」,就可以感應道交。

所以如果你能夠這樣去求,不僅可以得到「道德仁義」,(道德仁義就是我們講的智慧),「亦得功名富貴」,一樣可以得到世間人所要的功名富貴。所以你如果能夠這樣去修,你因果明白了,真正覺悟了,業障消了,煩惱沒有了,你求富貴得富貴,求長壽得長壽。那就是老法師常常跟我們講的,「佛氏門中有求必應」。什麼叫「佛氏門中」?心清淨,妄想、執著真的放下,你無所求,就感應道交。

所以菩薩一切都是為眾生,菩薩他可以心想事成,就這個道理。像老法師他今年已經八十八歲了,算命的跟他講說,四十五歲他就會往生了,他為什麼?他做到章嘉大師跟他講的「看得破,放得下」。所以老法師本身沒有道場,但是他的道場是盡虛空遍法界,六顆人造衛星,整個地球都可以聽得到他在講經說法,所以整個地球就是他的道場,它比人間任何一個道場都大,對不對?如果你說,我這間廟很大,五六百坪,一千坪,那你也不過是一千坪、兩千坪而已。老和尚是整個地球,道場大不大?老和尚無所求,他感應道交。這麼多人在聽他講《大經解》,這就是什麼?這就是真正的富貴。這個地方「薄命」我是作這樣的一個補充。

接下來,『悼痛』就是悲傷痛心。

『坐草』,『坐草臨盆』,這個「坐草」就是比較窮的人家,要生小孩的時候,旁邊簡單鋪一下古代的草這樣就分娩啦。明朝郎瑛寫的《七修類稿》裡面講,他說:「今諺謂臨產曰坐草」,就生產。「臨盆」就是指分娩,就是女性要生小孩的時候就在臉盆裡面。

『剜肉醫瘡』,「剜肉醫瘡」就是在本唐聶夷中的《傷田家》的這個詩裡面,「二月賣新絲,五月糶新穀,(「糶」這個字念跳,)「醫得眼前瘡,剜卻心頭肉」。所以後來的人就講「剜肉補瘡」或者「剜肉醫瘡」來比喻用有害的手段救眼前的急事,來不及顧及它的後果,這叫做「剜肉補瘡」的意思。

『瘠』,最後一行這個「瘠」就是空虛匱乏。

我們再翻過來,『言念』,「言念」就是想念。

『顯揚』,這個「顯揚」就是顯親揚名,就是我們事業成就以後,得到功名以後,「揚名立萬,光宗耀祖」,就是這個「顯揚」的意思。它原來的出處是從《孝經·開宗明義》裡面講「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真正整個全文是在《孝經》裡面講「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復坐,吾語汝。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我們怎麼去開始孝順呢?父母給你生這一身,你不要去受傷,不要把它損害。所以如果你現在吸毒,你去跟人家打架,你身體受傷了,你被人家槍傷了,這個就是不孝,叫做「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你能夠去行菩薩道,「揚名於後世」,我們講立功、立德、立言,來讓父母能夠顯耀,這是孝順的最終了。

所以孝順,剛開始是「事親」,就是孝養父母,供養他的衣食。「中於事君」,就是你好好地去服從上級的領導,服從你的長官,這叫「中於事君」。這個君,古代講國王、皇帝,現代講就是領導、幹部。那麼「終於立身」,最究竟你要怎麼樣?你要修身,你要修行。我們講說借修德顯性德,你要修行有成就,才是真正的大孝,像《地藏經》裡面講的那個光目女,還有婆羅門女,那就是大孝。像佛陀,像金地藏菩薩,這就是大孝。所以《大雅》裡面講「無念爾祖,聿修厥德」,那個「聿修厥德」就是你要修德,你要開發性德。

再下來,這個『居恆』就是平常。

『母氏』就是母親。

『風燭』就是風中的蠟燭,都快熄滅掉了,比喻她已經接近人生的最後。人生最後,我們一般講就是快臨命終的老人叫做「風燭」。

『天誅』,「天誅」就是上天的處罰。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陳成卿在他的《勸戒全書》裡面有講,世間上有婢妾與主人生了小孩,也是跟一般女孩子一樣,她生在貧賤之家。但是她可能是到富貴人家去當成了婢女,後來被納為妾,小妾,這叫『落在富貴之手』。『共衾同枕之夕少』,納為小妾以後就變成富貴人家的妻子兒女,就會跟他睡在一起。「共衾」就是同一床棉被。「共衾同枕之夕少」,跟她丈夫一起睡覺的時間很短。『孤眠獨宿之夜多』,一個人獨自在睡覺的夜間比較多。

有福氣的、有福分的,遇到那個主人的夫人很賢惠的主婦,也許有時候好,有時候不好,還勉強可以過日。如果碰到那個主婦是非常會嫉妒,很凶悍的個性,『終日惡聲相加』。每天打罵,每天欺負妳,這叫做「終日惡聲相加」。『百般凌辱』,而且還侮辱妳。『少辯一語』,妳稍微跟她爭辯一句話,她就罵妳說,妳超越了身分,妳沒有禮節,叫做『犯分無禮』。『略訴半句』,如果跟她丈夫稍微哭訴一下,「半句」,『便恨枕邊教唆』,就說妳利用妳跟我丈夫在一起的時候,妳在旁邊教唆。

如果她已經老了以後,遇到不孝的媳婦,不孝的子女,也不想一想『父翁矜惜』,『一味的向母姑搬挑』,就是說,碰到那個不孝的媳婦或是不孝子女的時候,她可能會為這個事情跟她的公公婆婆,不想「為父翁矜惜」。也許她可以得到這個丈夫的爸爸的疼惜,但是她婆婆,這個「母姑」可能就會被挑撥。有些人可能是下人,就是那個僕人會從中來附和,那麼就產生了一些不可預料的風波,就是『風波起於平地』,可能會遭受到很多的打擊,或者是說甚至有那種殺身之禍,就是『霹靂降自青天』,突然間發生一些凶耗的事情。

又不幸遇到這個主人很薄情寡義,不知道噓寒問暖,有生病的時候也不來體恤,只好一個人在房中哭泣,『閨中淚濕青衫』。妳在裡面哭泣,妳這個丈夫在外面歡欣,『歡呼暢飲』,在那邊跟朋友喝酒,痛快地飲酒作樂,這叫「歡呼暢飲」。甚至又看到喜歡新歡,就『溺愛新寵』,喜新厭舊就是『厭棄舊情』。「薄命自憐」,自己覺得自己的命怎麼這麼苦呢?就自己自歎薄命。幾番想去尋死,實在是讓人家悲痛。

「偶爾懷胎」還要遮遮掩掩地,『掩飾不過』就是沒有辦法掩蓋得過去的話,還要受盡人家的折磨、人家的指責,就覺得很慚愧,很羞憤。要生產的時候,很簡簡單單地「坐草臨盆」,『誰來看護』,誰來照顧她呢?看護她呢?

如果有幸生了一個兒子,又被人家來嫉妒,不能夠包容,還要特別小心。否則的話,這個『動云』就是動輒。就變成說,妳生兒子的,妳就靠妳這個兒子就放肆,就是『恃子放肆』。兒子有生病,『剜肉醫瘡』這意思就是說,因為可能她是小妾,是婢女,身分低,就得不到人家的重視。所以就變成要到處去張羅醫藥費,去借錢。只有她一個人在那邊很心急地要照顧這個生病中的小孩,這叫做「剜肉醫瘡」的意思。甘願受這個凍餓。

經典上講,母親懷胎十個月很辛苦,「三年懷抱」也非常地辛勞。如果身為婢妾,這個勤苦是比一般的女子還要辛苦十倍。到『長大成人』,妳這個兒子養長大啦,他也有妻子啦,也分配到田宅,就不想到你今天能夠有這麼一個福報可以『受用』、享用,都是因為我的母親從小『血枯骨瘠』,就是說,因為婢妾很卑微,從小就這樣受盡了人家的欺凌,好不容易把你扶養長大,含辛茹苦這樣給你扶養長大。『淚乾腸斷中來』,母親瘦得這個血幾乎都快枯乾了,全部都供養你了,身體瘦骨如柴,然後受盡了折磨以後,眼睛流淚都流乾了,叫做「淚乾腸斷」的意思,就是悲傷過度。

是這樣把你扶養長大的。你要是想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你不覺得很辛酸嗎?很鼻酸嗎?所以做人家的兒子,常常要想到這樣的一個情形,你就要努力,發憤圖強,立定志願,『誓圖一日顯揚』,希望有一天能夠功成名就,以來報答母親千辛萬苦給你扶養長大。平常要跟母親住在一起,叫做『居恆侍奉』。你可以在旁邊來跟父母奉養,就要想到母親的勞苦。年紀大了,已經『風燭可憂』,她已經所剩下的歲月不多了,實在讓人家很擔憂啊。你要「早早奉養」,如果你不盡心盡力的去孝順她,是比一般的不孝子還『更為大逆不道』會遭受天譴的,上天的處罰。這一段我們就解釋到這裡。

接下來再看看下面這一段,我們來看經文:

【孝道何盡。及時為貴。毋使親年日短。而悔吾心之未盡。毋使子力日裕。而傷吾親之不逮。父母待子能養。大約五六十歲矣。譬如持短燭而行長路。奔趨投店。尚恐不及。況敢逍遙中路哉。為人子者。擁妻抱子。飽食安眠。豈知堂上髮白眼暗之老人。又復刪除一日耶。妻子之年方少。享用之日正長。而生身父母。桑榆已逼。逝川不停。萬一蹉跌。涓塵難報。上天下地。尋覓無門。徒歎風木以悲懷。對雞豚而隕涕。不且遺一生永恨乎。故每日間。常想父母罔極恩深。我不能常有父母。則孝心自然感發。昔有悼亡者曰。嬛嬛不孝軀。寸寸慈親血。烏鳥正多情。百年空淚竭。悲哉此言也。幸未及此。速宜孝養。】

這一段我們再來看字句解說。

『親年』就是父母的年歲。

『不逮』就是來不及了。

『奔趨』就是趕快跑,奔跑奔走。

『投店』就是投宿旅店。

『中路』就是半路。

『桑榆』,我們看二百二十三頁,「桑榆」就是比喻晚年,垂老之年。

『逝川』就比喻流逝的光陰。

『蹉跌』就是失誤。

『涓塵』就是細水跟微塵,比喻很微小的事情。

『歎風木以悲懷』,比喻父母亡故,來不及侍養的悲傷。這個在《韓詩外傳》裡面有提到,我們常常也都能夠琅琅上口,「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也」,這個「風木」從這個地方來的。這個「風木」比喻我們的父母親往生以後,你已經不能夠再侍養了。所以我們常講說,父母在能夠讓你供養是福報,是你報恩的機會。等到父母跟你這個一世的因緣結束了,他往生了,你要再報答的機會根本沒有,就要等到來生他世,要有因緣才能夠再碰在一起。

『雞豚』,這個「雞豚」就是古代農家所養的家禽家畜。這里比喻父母親往生以後,你眼前這一桌的美食,想到父母已經不在了,你面對這些父母愛吃的這些雞肉、豬肉,你面對這些「雞豚」,就是對這些肉,你感到傷悲,它是這個意思。

『隕涕』就是流淚。

『罔極』就是沒有辦法報答,父母的恩像天那麼廣大,不知所以報答。我們一輩子也沒有辦法報答圓滿,指父母的恩德無窮。

『嬛嬛不孝軀』,「嬛嬛」就是輕柔美麗的樣子。

『烏鳥』,「烏鳥」就是烏鴉之屬。烏鴉有反哺之情,這個意思。

這一段的白話,我們來把它解釋一下。它說要如何去盡孝道呢?要『及時為貴』。世間有兩件事不能等,一個就是行善,累積福德。你學佛沒有福德不行,所以要作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這要未成佛緣,先結人緣。六度裡面把布施擺第一個,是有道理的。你要先累積福德,福慧雙修。第二個不能等的就是孝順,這兩件事情很重要。所以要「及時為貴」。

不要讓父母親在世間的日子愈來愈短了,我們後悔我們的心不能夠盡到孝道。不要一天比一天更盡力照顧小孩,就是說『毋使子力日裕,而傷吾親之不逮』就是說,你只會常常去照顧你的小孩。「子力」就是照顧你的小孩,你的時間很充裕。可是你傷了父母親的心,「不逮」就是你卻是傷到父母的心了。

你要知道你時間很充裕,「使子力日裕」就是你日子還很長。如果父母親的年紀已經很大了,你能夠孝順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叫「傷吾親之不逮」。你畢竟比較年輕,你日子來日方長。

父母親等待兒子來孝養,大概是在五六十歲,他奮鬥了一輩子,大概五六十歲比如說像退休,這個時候就等待兒子媳婦來孝養。人生已經走到五六十,就好像拿著蠟燭要走很長遠的路,要趕快去找旅店了,『奔趨投店,尚恐不及』,他要找到一個歸宿。

『況敢逍遙中路哉』,「況敢逍遙中路哉」的意思就是說,怎麼敢在半路還在那邊逍遙嬉戲呢?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父母親他的歲月不多了,他如果不能夠出離生死輪迴,「奔趨投店」,就好像說我們天黑了,我們要走一個很長的旅途,我們是不是應該趕快來找一個安頓的地方呢?我們這樣做都怕來不及了,何況還一直在那邊逍遙,半路在那邊嬉戲逍遙呢?它的意思就是說,父母時間已經不多了,你還在忙著自己的事業,忙著自己的娛樂,而沒有時間去關懷父母,它這個意思。

做人家的兒子『擁妻抱子』,帶著妻子,抱著兒子,每天『飽食安眠』,睡得飽飽,吃得好好地。哪裡知道堂上這些父母親,髮白眼暗的老人又去掉一天了。妻子她的年紀還小,她以後享用的日子還長。『而生身父母,桑榆已逼』,「桑榆」就是他的年歲已經快到,時間已經不再啦。萬一有什麼閃失,「蹉跌」就是有一點疏忽了。『涓塵難報』,一點點的小差錯,你沒有辦法報答。就像我們這邊曾經發生過一個火災,就是跟這裡一模一樣。「桑榆已逼」就是父母親已經在風燭之年了,他的時間不多了。如果你有一點點疏忽了,你沒有照顧好,萬一發生一些不幸的話,你一輩子難安,就是「涓塵難報」。

有三個兄弟,兩個都在美國拿博士,當教授。一個在臺灣的一個金控公司當執行長,賺很多錢。前一陣子臺灣天氣很冷,這兩個父母親住在我們內湖區的一個五樓公寓,八十幾歲,兩個老伴互相照顧,也沒有請外勞。兩個都坐輪椅,很可憐。可能用電暖爐,結果電暖爐電線走火,兩個都燒死在裡面。他門有鎖起來,人家還沒有辦法進去,破門而入,這是「涓塵難報」。

『上天下地,尋覓無門,徒歎風木以悲懷』,「風木」就是指歎息父母親已經不在了,在那邊徒傷悲啊。『對雞豚而隕涕』,對眼前這些滿桌的美食,自己在那邊流淚傷心,「不且」留一輩子的遺憾。所以每天要常常想到父母的恩沒有辦法報,「我不能夠常有父母」,自然而然孝心,這個孝道的心就會生出來。

古代就有這一句話,父母給我們那麼美好的身體,「嬛嬛不孝軀」,我們卻不能夠盡孝道,『寸寸慈親血』,而這個身體卻是仁慈的父母親用血淚幫我們養育而成的。做兒女的要想到,學烏鴉反哺,克盡孝道。

[換行]雙親已經不在了,如果父母親不在了,『百年』就是他不在了。你只流下,『空淚竭』就是你空流眼淚又有什麼用呢?這個意思。來學學烏鴉,這個聽起來讓人家很悲傷,感到非常地悲切。還好,很幸運的,如果你還沒有到這個地步,你就應該趕快抓緊時間,克盡作人子女孝養的責任。

這一段裡面「嬛嬛不孝軀,寸寸慈親血。烏鳥正多情,百年空淚竭。」這一段我覺得各位可以把它背起來,作為教育兒女的很好的一個法語。

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以上文稿仅供内部学习参考,由于水平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各位老师大德批评指正。感恩顶礼阿彌陀佛。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微信扫一扫
  • 访问微店
  • weinxin
传统文化扎根网
avatar
《德育课本》全四集:给孩子最好的书
为什么要素食
白底金色阿弥陀佛像 防水白画布-铝轴 22*57(含轴)每人限量恭请一副
《中国字卡 》学习中国传统文化 从认识中国字的发音开始
传统文化扎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