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六十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 A+

太上感应篇汇编(第六十九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稿仅供内部学习参考,非官网发布,难免有不妥之处,请各位老师大德批评指正,敬请不要流通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九句,【忠孝】之二十三。請各位同學翻開課本二百一十八頁,第二段:

【又曰。豈惟怨怒不可使有宿物。即要父母兄弟從天理上行。要父母兄弟愛我親我。此是好意。亦不可肚腸太急。著手太重。太重。則執而不轉矣。】

這一段比較簡單,我們看這個字句解說:

『宿物』就是累積在我們心中的念頭,這個念頭,老法師在講經常常講,就是「念念成形,形皆有識」。「物」如果从佛法上解釋,就是我們的阿賴耶識。「宿」是指我們多生累劫以來的習氣。「宿物」,如果照這一段字義上的解釋,就是我們跟長輩或是父母之間曾經有一些怨、或者怒,生氣的這種阿賴耶識的種子,「宿物」就是我們的業識,佛家講神識。

我們将神識、業識分成身、口、意三業,身三、口四、意三。身三就是殺生、偷盜、邪淫。口四就是惡口罵人,兩舌是非,妄語、綺語;貪、瞋、癡,這個意業最難除。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裡面就提到,比如說嫉妒念、高己卑人念、恩仇報復念、貪念、淫慾念、褊急念,像這些我們以為別人不知道,但是都入阿賴耶識。法達禪師去見六祖大師,因為法達禪師有傲慢心,因為他讀誦《法華經》三千部,他見了六祖大師,他頂禮的時候頭不著地,就是不夠恭敬。六祖大師說,你心中有一物,那個地方就有提到一物,你心中有個執著,你心中有我慢。這一段我們過去,在講經的時候講得很多,「宿物」是儒家的用語,如果跟六祖大師講的這個你心中有一物就很接近了。再跟唯識學裡面彌勒菩薩所講的,老法師常常在開示講的,「念念成形,形皆有識」。那個識就是「物」。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把,六根接觸六塵,把我們的這個無量無邊的,百千萬億的妄想,用一句阿彌陀佛來轉念。它的目的就是把它轉成阿彌陀佛的種子,那就是清淨的種子。

我們的起心動念,其實惡念多善念少,各位如果常常這樣去觀照的話,你會發現是真的惡念多善念少,我們八識五十一個心所裡面,所以這個「宿物」就是,心中有一物、有執著。

『肚腸』就是心腸、心思。

『著手太重』,「著手」就是用力。

我們來看這個白話解釋,它說,做子女的,你不只不應該把這個,怨恨怒氣積存在心中,同時你也要引導父母兄弟,向著天理之路來行走。什麼叫天理之路?天理之路就是我們常講的性德,還有我們前面所探討過的,天性、血性、真骨血,這個都叫作天理之路。大舜把他的父親瞽叟,當成至尊、至聖、至神、至仁、至慈,這個叫作天理之路。

那裡面我們有提到,我們怎麼去孝養父母、去奉事父母?就是要從這個天理之路,天性下去「著手」,沒有一些磨擦,沒有一些衝突,就是「幾未動」,大家沒有發生不愉快。家人在一起,兄弟、姐妹在一起,難免在日常生活裡面,多多少少都會有磨擦,甚至父子之間 、母女之間都會有,為什麼?因為我們的習氣、執著很重,我們都隨順習氣,隨順情緒,現在講就是跟著感覺走。所以「幾未動,挑動他」。如果你這個種子,沒有起現行,你趕快就把這個天性引出來,就挑動他,「幾甫動,接引他」。那麼已經造作了,那怎麼辦?就用這個天性來接引他,「幾有失,挽回他」。

已經發生衝突了。父母之間、兄弟之間,已經發生這種所謂的怨跟怒,那怎麼辦?那你要去轉這個境界,這個境界在你的心中。不是在對方,在你的執著放不下,在你的我貪、我愛、我瞋、我癡。你放不下這些習氣種子,還有傲慢。

如果已經產生衝突了,有怨了,有怒了。那你一定要去化解,這叫「幾有失,挽回他」。否則的話,這個鴻溝會愈來愈深,裂痕會愈來愈大。那麼是「以心斡心」,前面我們探討過,用這個心念去轉,叫「以心斡心」,「視無形、聽無聲的工課」,這個無形、無聲就是,我們這一念心性,我們的自性,它是無形無相的。你要找它的體找不到,但是作用恆河沙。你根塵接觸都是它在起作用,大經裡面講:說我們這一念心叫真空妙有。

實相是什麼?就是我們這一念心的本來面目。它無相、無不相,它的體是無相,就是這裡講的無形無聲。可是雖然無形無聲,你看得到、你聽得到,你所看到的一切萬物,那就是我們的「見性」,你所聽到的聲音,不管這個聲音是你喜歡聽,或是不喜歡聽的。就是我們的「聞性」。

毛病出在我們喜歡聽的,我們起心動念攀緣了;我們喜歡聽的,我們起了貪愛心。我們不喜歡聽的,我們起了一個排斥的心,起了一個瞋恨的心,這叫「攀緣取捨」。你喜歡聽的,就攀這個緣,就把它抓過來。你不喜歡聽的,就把它推出去。都在你這一念心造作。

這個體是無形無相的,這個「見性聞性」,老法師跟我們講六根接觸六塵,你的見聞覺知就變成六識了。如果你覺而不迷,六根接觸六塵,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見聞覺知就起作用,聽得非常清楚,看得非常清楚。但是內心如如不動,不取於相,我們稱那個功夫叫「三昧」,叫「定慧等持」,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所以,「故不待行事不從,當見志不從時」,什麼叫「志不從時」?你想要講的目的,他不一定順你,你所講的話,兒子不見得會順你。尤其是現在這個時代,你講的他不聽,你明明是為他好。他就是不見得會聽。

為什麼?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我見啊,堅固不移的,不移是不會改變的,根深柢固的我見,我見的第一條就是身見,破不了。你有你的想法,兒子有兒子的想法,女兒有女兒的想法,你左右不了他。尤其現在吸收的資訊特別快,網路電腦,你還沒有講,他已經知道你要講什麼了。他都去學來了,你怎麼講他,他已經開始,知道怎麼跟你回話了。

所以現在的父母對小孩,都很無奈,就這個道理。因為邪知邪見太多,在網路、網絡電腦,裡面就可以取得了。還有同儕、同學之間,所聽來、所薰習來的,還有他自己本身,過去生的習氣。

你如果瞭解以後,你知道每一個人都有這個我見。你要怎麼辦?你要用智慧,你要去轉你的心念。這「依報隨著正報轉」,你心轉,他就跟著你轉了。磁場就跟著你轉,家裡的環境氣氛就跟著你轉。你不轉,統統不會轉。所以「志不從時」就是你想要這樣,但是他偏偏不配合,他不聽你的話,那父親、母親也是一樣,那怎麼辦?你要費盡心機啊,孝子要費盡心機,你唯有這樣,才有辦法能心與之一,你才有辦法跟父母同心。未始有違,才不會違逆。才不會產生不孝,如此而誠,如此而順。

所以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就是要誠跟順。現在都是父母跟爺爺、奶奶,順這個兒子跟孫子。在大陸叫作小皇帝、小公主,什麼都是他先,對不對?吃東西是小孩子先,吃飯也是小孩子先。《弟子規》裡面講,「長者先,幼者後」。大家都沒有把他教好,它說如果你能夠誠跟順,你就可以把父母親跟我,「聯屬一本之真原」,每一個人都有天性,每一個人都有這個天理之路,你要去接引他,挽回他。

那麼「團團會在這裡」,會在哪裡?會在這一念天性,就是大舜化解他跟他的父親、母親,跟傲慢的弟弟之間。就是團團會在那個天性,最後終於改變了業力,大舜的德行成為聖人,聖人如果按照佛家的標準就是什麼?圓教初住位的菩薩,圓教初住位的菩薩就是聖人,為什麼呢?他破我執、法執,破根本無明,見法身,就是成佛。在天臺宗裡面講的六即佛,叫什麼?叫分證佛,叫聖,賢就是菩薩。

「團團會在這裡,便把天地同根,萬物同體之真原」,團團會在這裡。這就是佛家講的,有情無情同圓種智,就是大慈大悲,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就是什麼?成佛。成佛才有辦法怎麼?才有辦法做到這裡所講的,「天地同根,萬物同體」。那就是淨空老法師常常講的,一切虛空法界眾生都是我自己。佛家常常講,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不就這個意思嗎?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就是這裡講的「天地同根,萬物同體」,平等法界。就是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入一真法界,入絕待真如。沒有相對的能所,那怎麼樣才可以,沒有相對能所?要破我執,破法執,再破一品根本無明,你才有辦法證得六祖大師那個境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真空妙有。

讀到這裡的時候就感覺,儒家的境界也很高。只是表達的方式不一樣,但是境界、意境跟佛家很接近了,「團團會在這裡」。「同共一法身」,就是「團團會在這裡」。那只是用詞不一樣而已,佛家講叫「同共一法身」,每一個人都有這個,清淨的佛性。所以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迷的話叫眾生,悟的話叫作成佛。迷的話佛變眾生,悟的話眾生成佛。就是「轉迷為悟,轉凡成聖」。

佛法最後的究竟是什麼?「佛佛道同」,每一尊佛,見解都一樣,所以《金剛經》裡面講「無諍」,這裡講「團團會在這裡」,到這個境界跟你講結果是怎麼樣?小到你跟父親跟母親,兄弟姐妹,怎麼不能感化呢?怎麼不能夠同生極樂國呢?是你自己做不到,你不願意放下那個執著,你不願意放下那個,我貪、我愛、我瞋、我癡,「我」最大,如果你能夠做到放下、看破,瞭解這個「天地同根,萬物同體」。那這裡講,「何性命之不周,何位育之不行」。「何性命之不周」就是說,哪一個人不能夠,恢復這個天性呢?「何位育之不行」就是說,再怎麼樣頑劣的人,都可以調伏。哪一個不能夠教化呢?老法師說聖賢是教出來的,好人也是教出來的,就是這裡講的「何位育之不行,何天下之事變經權」。哪一件事情,不能夠通權達變呢?

以上所講的,就是這裡講的,你要把父母兄弟引到『天理上行』,就是這個意思。那麼這個,都是在我的「靈明斡運中」,靈明就是我們這一念天性。要讓他們,『要父母兄弟愛我親我』這是好意。『亦不可肚腸太急』的意思是說,不要,「肚腸」就是心腸,不要太過心急。

「著手太重」就是做法上不要太過粗重,要怎麼做呢?一般俗話講,無聲勝有聲,如果家裡吵架的話,如果你跟父子、母女,或者夫妻吵架的話,各人看各人的,你吃你的飯、我吃我的飯,你睡你的覺、我睡我的覺,各人回到各人的房間,你看你的電視,我去聽我的音樂,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還是相敬如「冰」,冰是冰塊的冰。

那怎麼辦呢?就是我們剛才講的,你慢慢從自己去改變,你不要去改變對方,你改變,你做個示範跟典範,你先把你的習氣毛病先改掉,先把你的執著先放下,先把我慢放下。你觀照看看,不只是你在讀誦經典,在家裡念佛、拜佛,讀誦經典,你不就是要轉成這個清淨嗎?你不是要轉這個苦境嗎?你不就是要離苦得樂嗎?

所以這裡講,做法上不能夠太重,太粗重。反而會怎麼樣呢?會形成固執的現象,沒有轉圜的餘地,我們中國人講的,事緩則圓。如果你這樣精進用功,再經過佛力加持,「若能轉物,則同如來」。

老法師常講的,依報隨著正報轉。你心轉,一切的好、壞、美、醜,是非善惡就跟著你轉了。《地藏經》裡講轉經,轉三遍,轉五遍,就是要轉變你的習氣,轉變你的毛病,轉變你的觀念,是這個意思。

接下來我們看第二段:

【又曰。又有四等父母。待孝尤切。而不孝之罪。特甚他人焉。一曰老。二曰病。三曰鰥寡。四曰貧乏。父母當少壯時。食息起居。猶能自理。至龍鍾鵠立。扶杖易仆。寒夜苦寂。鐵骨難挨。又如偏風久病。坐臥不適。遺溲叢穢。席薦可憎。子所難奉惟此時。親所賴子亦惟此時。又如老境失耦。寒暖誰問。形影相對。心話莫提。丈夫猶自可。嫠婦可奈何。就使兒孫滿前。耦者耦。稚者稚。人人鼾睡去。箇箇樂事歸。漏聲長處不堪聞。枕邊淚濕與誰語。有孝兒孫。頗能顧養。猶將冷意。暫託熱腸。不幸而母我者。乘慣撒潑。姑我者。橫面阻絕。祇護半點骨血。空博一生淒楚。又有撫字財匱。婚娶力竭。健少年。經營肥暖。老窮人。搔首躊躕。望一味以垂涎。丐三餐而忍氣。夜爨晨炊猶罵閒食。紡績抱孫尚呪速死。此數等父母。怨氣尤足動天。為子孫者。行孝益當倍於常兒。勸化者。亦於斯為喫緊也。】

好,我們來看,這一段的字句解說。

『鰥寡』二百一十九頁,「鰥」就是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夫曰「寡」。

『龍鍾鵠立』「龍鍾」就是老態龍鍾,就是衰老。「鵠立」「鵠」就是一種鳥,站的時候是一只脚,看起來好像很孤獨,這叫「鵠立」。「龍鍾鵠立」人老的時候行動不便,年老體衰、行動不便的樣子,就像「龍鍾鵠立」。

『扶杖』就是拿著拐杖。

『易仆』就是容易摔倒。

『偏風』就是中風,半身不遂。

『遺溲』就是大小便失禁。老人家都會,很麻煩。每一個人都會經過生老病死的過程,那是很痛苦,很無奈的。所以做子女,在這一點上就要盡孝。記得我母親生病的時候,就曾經有這個現象,大小便失禁。所以你在服侍父母的時候,要特別尊重他,要給他尊嚴。他們還是放不下這個我執。因為當時,我家的沙發是布做的,不是一般的塑膠皮,是布沙發,像有這樣老人在家,就特別要注意、留心。比如我在上面鋪一層,防這個糞便滲透的,這種塑膠布,它才不會去滲透到整個沙發,不然你沒辦法處理,這個必須跟父母溝通,否則他會認為他尊嚴受損。

我當時就比較麻煩,我媽媽她是瘖啞人,就比較不好溝通。她當時也有這種現象,就是『遺溲叢穢』,就是糞便失禁,但是她不能轉境界。那我們做子女的只有孝順,來服侍她,我们要和顏悅色,你不能夠馬上臉色大變,她會感受得出來,說你是不是瞧不起她?你是不是在埋怨她?這個心很不可思議,我們這個生滅心,馬上展現在我們的臉上。我們的態度上,我們的表情上。

我們講那個樞機主教單國璽,他也算修得非常好,我以前講他的故事,最後的生命之旅的時候,他去演講的時候,大小便失禁,他在講席上整個尿出來以後,滿地都是尿水,他當時非常非常地難過,非常地難堪。那個「我」跑出來了,他說上帝跟他開這個大玩笑,怎麼在眾人面前,讓他這樣的難堪呢?

有一次,離廁所大概幾步路而已,他走不到,動作很慢,糞便就掉下來了。旁邊那個男看護就責罵幾句說:幾步路你都走不到。他當時兩個眼睛,一直看著那個男看護,他顯出那種眼神就是很無奈,很痛苦。他說我堂堂一個,臺灣區的樞機主教,他們天主教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樞機主教。位尊,他的地位非常尊貴,他說我堂堂一個樞機主教,怎麼落到今天這個田地、這個地步呢?後來他悟了,他說上帝,就好像他是一棵老樹,上面還有幾片黃的葉子,還沒掉下來。他說上帝,給他這兩次的考試,就好像一陣風,把他這棵枯樹上的樹葉,最後把它掃得一乾二淨。

這什麼意思呢?就把他最後的執著打下來,破他的執著,破他的我執。如果是我們佛家來講,破我執就是正覺了,就阿羅漢了。如果是菩薩的話,就圓教初信位了,圓教初信位到七信位了。所以這個「遺溲」,是大小便失禁。人都會經過這個,生老病死的過程。

如果子女不孝的話,要送到醫院去,要送到安養院去。如果你腸胃還不好,你業障如果重的話,那更可憐,怎麼可憐法?大小便不能自理,甚至要用男看護跟女看護,護理人員,連大便都要用挖的。所以《無量壽經》裡面講說,「惡臭不淨」,真的是這樣。我們這個身體,佛陀跟我們講,九孔不淨。所以還是求生極樂世界好啊,這個身體是業報身,九孔不淨,身為苦本,無有樂者。這個「遺溲」,在講老人的無奈跟痛苦。我們做子女的要去盡孝,就在這個時候。

所以我有一個蓮友姓周,他這不錯,他以前都跟我一起助念,他現在在哪裡呢?在臺大醫院,照顧那個癌症病人,癌症病人送到那邊去,子女都沒有到。禮拜天、禮拜六去看一下而已,看一看就走了,把福報給這些護士去修,給像周居士去修。周居士一個禮拜,他做生意,他做建築裡面排水溝的工程,水管工程,他專門在做這個,他自己一個禮拜抽一天,為什麼呢?因為他常常跟我去助念,見識到生老病死,很痛苦,他要親自下去體會苦的真諦是什麼?他要去實踐,他要去學習什麼叫作「轉染成淨」?人看到大便都會怕,看到糞尿就覺得很噁心,碰都不敢碰。你要有定功,你要有轉識成智的「定慧等持」的力量。

這個是什麼?是你要有信心,我們性德必須要開發出來。周居士就跟我講,他一個禮拜去做一次,要餵食,餵食就是餵老人吃飯。事實上,老人身上都有很重的惡臭味,還要幫他沐浴。所以沐浴叫「浴佛」。平常一年一度的「浴佛節」,釋迦牟尼佛,那個悉達多太子,我們都會浴那個佛,對不對?但是你有沒有去浴這個「佛」呢?家中都有兩尊佛,父親跟母親,一個是釋迦牟尼佛,一個是阿彌陀佛。你有沒有去「浴佛」呢?浴就是清淨,有沒有呢?

還是你交給外勞,去幫他洗澡呢?對不對?所以如果你讀《無量壽經》,如果你念佛,你再加上這樣盡孝,那你功德圓滿,你淨業三福第一福修到了。「孝養父母,奉事師長」你做到了,你那个德行不一樣,我不騙你的,你所展現出來的磁場跟氣質,跟你的法相,跟德性,還有你的德風,完全跟人家不一樣,為什麼?因為你做到了,你盡性,你盡孝。

我們要學習怎麼樣呢?要把那個憎愛心拿掉,憎就是討厭,愛就是喜歡。所以要離開那個善惡對待,不容易啊。好壞、美醜、是非、善惡對待,不容易。「叢穢」,跟前面「遺溲叢穢」一樣,「叢穢」就是很多很多的,髒物跟汙物,特指糞便。

『席薦』就是草蓆,草蓆會弄髒,糞便會弄髒,我印象很深刻。我師姐膽結石開刀,在臺北的新店慈濟醫院開刀,要開刀前痛得不得了,一直以為是胃部痛,結果是膽結石。很大,這麼大顆,要開刀以前,偏偏是禮拜六,醫生、主治醫師都休假,要不然就去受訓上課。我就求三寶加持,她就是一直吐,一直吐吐到膽汁都吐出來,吐到整個病床上都是這些穢物。那你要拿衛生紙拿布,趕快擦乾淨,這個時候,這也是盡孝。

你對這些「遺溲叢穢」,你會不會起一個厭惡心呢?這也是修行的一個境緣,那時候我家人,就是我師姐,要開刀前就很恐怖,會害怕。我就開始用觀想的,老人家,我岳母就來啦:哎呀,就是做香積,才會變膽結石啦。我就跟我岳母講:不是啦,做香積,不會變成膽結石,做香積是修福,老人家嘛。

我開始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我就觀想,事實上是什麼呢?事實上我是在度家人,是要去除她的恐怖心,我們念佛號也是要去除我們的恐怖心。這叫作轉境功夫。我念差不多十五分鐘「觀世音菩薩聖號」,我就說法,我這個方法可以教給各位,家人難免有時候會去開刀,上手術房,你可以用這個方法。有用。一方面祈求觀世音菩薩,印光大師曾講,人在急難的時候求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尋聲救苦,可以滅罪消災,是有用的。

我就念《普門品》,觀世音菩薩,念念,因為小孩也都在,師姐都在,我念觀世音菩薩,念聖號差不多念十五分鐘,我就停下來開始說法,觀世音菩薩啊,你就化身成麻醉師啊,希望麻醉的時候,能夠順利圓滿,不會有任何狀況,用這樣觀想。上達諸佛聽,佛菩薩就聽到了,那接下來再念十五分鐘「觀世音菩薩聖號」,再繼續說法,事實上是什麼?在安病人的心、安大家的心。我說,觀世音菩薩,你就化成護理人員,拿這個剪刀、手術刀的時候,希望要順利。

你不要以為,這是大醫院或者是名醫,或是什麼,就不會出問題,我講個笑話给你听,我們一個同事,他太太腦瘤開刀,到臺北最大的醫院去開刀,開刀完了以後,那是早期,現在應該不會這樣,現在醫學比較進步啦。忙亂中有錯誤,就在開完刀的時候,線縫好的時候,護士說啊,糟糕了,那個線忘記拿出來,就放在腦裡。好了,再重開一次,死掉了,這就是業力,業力牽引。

我就念觀世音菩薩,我就觀想說,觀世音菩薩,你化為無上大醫王,就是這個醫生,變成無上大醫王,用他的智慧跟經驗,希望手術精準,而且一切無礙。護理人員能夠,成就這個開刀功德,圓滿無礙。用這樣去觀想,後來真的開刀很順利,是有危險,但是很順利。開刀完了出來以後,就吐。就吐得很厲害,大概是反作用力。還是怎麼樣,沒有辦法醫治,壓不住,叫護士來也沒有辦法,後來就是念佛,念佛號,一直念,求三寶加持,後來終於穩定下來。對於『遺溲叢穢,席薦可憎』,我特別有心得,我自己有這個經驗。

再下來這個『嫠婦』,就是寡婦。

『漏聲』因為古代沒有時鐘,叫銅壺滴漏之聲。銅壺滴漏是什麼呢?是古代的一種計算時間的方式跟方法。用銅壺裝水,水就答答答滴下來,用滴漏的聲音,來計算時刻,這叫作銅壺滴漏。古代的人很有智慧,這叫「漏聲」滴漏的聲音,像現在家裡,如果擺大的時鐘,半夜很清靜的時候,答答答答, 意思是一樣的,叫銅壺滴漏。

再下來『撒潑』就是無理取鬧,耍賴。

『骨血』就是骨肉,子女等後代。

『空博一生』的「博」就是得到獲取。

『撫字財匱』「撫」就是撫養子女。「財匱」財匱就是錢財缺乏,沒有錢。

再過來二百二十頁:

『經營肥暖』這個「肥暖」就是肥甘輕暖,它是從《孟子·梁惠王章句上》原文是:「為肥甘不足於口與。輕煖不足於體與。抑為采色不足視於目與。聲音不足聽於耳與。便嬖不足使令於前與。王之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豈為是哉。」「肥甘」「輕暖」是指生活過得很優裕的意思。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這一段的意思是說,當時孟子跟齊宣王對話,他說,國王你是不是為了吃東西吃得不夠好呢?不夠肥甘呢?還是你所穿的衣服,不夠溫暖呢?不夠滿意呢?還是你對這些,「采色」是说這些美的東西,比方說圖畫,布置,是不是這些「采色」,不合你的意思呢?還是放的音樂聲音,不合你的意思呢?還是這些寵幸,就是旁邊這些嬪妃宮女,不聽你使喚呢?是不是這些東西你不滿意呢?孟子說:依我看來,國王啊,這些事情,大臣都可以提供給你啊,國王是為這些事情嗎?這個意思。

『躊躕』的意思就是心情鬱悶。

『一味』就是同一種食物。

『垂涎』就是,因很想吃而流口水,比喻羨慕的樣子。

這個『丐』就是乞求。

再下來這一句,『夜爨晨炊』,這個「爨」是指什麼?燒火煮飯,現在就是開瓦斯煮飯,開電鍋煮飯,這個叫作「夜爨」。「晨炊」就是做早餐,煮粥,這個叫作「夜爨晨炊」。

『閒食』就是吃閒飯,老人家最怕被人家講說吃閒飯,無所事事。

『紡績』因為古代的家庭裡面都有紡織機,婦女就把這個紗,絲跟麻,把它紡織成紗跟線,來去做衣服去賣,貼補家用,這個叫作「紡績」的意思。

我們來看這一段的白話:

它又說,又父母有四種情況,更期待兒女來孝順。如果這四種情況你沒有做到的話,有不孝的情形,他的罪過比其他不孝的人更嚴重。哪四種呢?

第一種,就是父母親年紀大了,『老』了;

第二個,父母親生病了,這是『病』;

第三個,「鰥寡」,就是說父母親有一個先往生了,變鰥夫寡婦;

第四種,『貧乏』,父母親老年的時候沒有錢。

這四種你更應該要孝順,如果你不孝,那你比一般的不孝更嚴重,這一段的意思是這樣。

父母在年紀輕的時候飲食起居,還可以自己照顧自己,『自理』就是自己照顧自己。可是他老的時候,老態龍鍾的時候,像那個鵠鳥孤獨站立的時候,拄杖走路的時候,容易摔倒。他在寒冷的夜晚,『苦寂』就是因為人老的時候都會有病,所以他夜晚的時候,可能就會痛苦難熬、寂寞。『鐵骨難挨』,骨頭都不好,所謂現代人講的骨質疏鬆症、骨質鈣化,膝蓋就不行,不是摔倒就是跌倒。身體的骨頭僵硬難以忍受。

所以我们学佛人現在有一定年紀的人,五十幾歲以上骨頭就已經不聽指揮了,加上很容易鈣化。有一個方法可以延長骨頭使用的時間,膝蓋、兩個腿,什麼事情?拜佛,這是我的經驗,拜佛你的腰不容易被閃到,拜佛是最好的運動。以前虛雲老法師一個晚上都是一千拜、兩千拜。懺公老法師每天最少八百拜、一千拜,老人家八九十歲啊。

我知道很多師兄師姐是以拜佛作修行。而且拜佛要慢慢地拜,拜佛本身也是在修定、修慧,修這個禪定功夫。如果你拜的時候怕打妄想,有一個方法,你拜的時候,稱念佛號完了以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如果你這樣給它算的話,大概合掌拜,站的時候是五聲,拜下去起來也是五聲,剛好是十念法,印光大師說的十念法,也是一個很好的修行,這是印光大師說的。心裡想佛、口裡念佛、身體禮佛,身、口、意都在禮阿彌陀佛,很容易伏住妄想雜念。

老人家「鐵骨難挨」,『又如偏風久病』,就是中風的人他久病在床,現在的話叫,很容易長褥瘡,所以你要定時給他拍背、給他翻身,你不能固定讓他睡一個姿勢。因為他中風了,他沒有辦法自行翻過來,你必須常常給他翻背,他才不會長褥瘡。常定時給他拍背,幫助他消化,也是等於他運動。中風久病,不論他坐跟臥、躺著,都很不舒服。

「遺溲叢穢」,大小便失禁,草蓆,現在叫床單,都會有穢物,屎尿穢物,汙染了整個草蓆,讓人看了會很難受,就是『可憎』。然而做子女的,孝順也在這個時候,『難奉惟此時』,難行能行,很難做,這個時候做,就是盡孝;很難做,這個時候做,就是功德;很難做,這個時候做,就不起執著,沒有憎愛,就會跟性德相應,就是功德。而做雙親的依靠兒子,也在這個時候。

另外就是『老境失耦』,年老的時候老伴走了,誰來跟他們噓寒問暖呢?『形影相對』,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邊,獨自面對自己,叫做「形影相對」。『心話莫提』,他心中有話要跟誰說呢?做丈夫的,如果他的妻子先走,這個叫做『丈夫猶自可』,就是說鰥夫還可以自己,男人就比較容易排解寂寞。『嫠婦可奈何』,如果是說寡婦怎麼辦呢?

我助念我們以前那個督察室主任,萬主任,我們警政單位最高階的第三號人物,管我們全國所有的警察。他住在我們臺北縣新北市,靠近新店這個地方,他們住在山上,也算是住得不錯的一個別墅。當時這位長官他是三線三星的長官。你要知道,當官當久了,他那個官慢都還在,慢心都還在,他如果沒有學佛的話,他是很不容易去看破這個五欲六塵,他是很不容易去看破這個名聞利養,非常不容易。

結果蓮友叫我去跟他關懷的時候,因為事實上我也認識他,他叫我跟他關懷的時候,他說黃師兄,你上去不能講死,不能講往生,什麼都不能講。我就常碰到這種情形說,你不能講死,不能講往生。我說要講什麼呢?你要叫我教他放下,難免會講到這個生命無常啊,苦、空、無常、無我,我多少會提到這些佛陀開示的道理。他說不能說,你說了他會怕。我去的時候,這位長官就從樓上下來,眼睛一直看著我,我就跟他講三十分鐘。不能講死跟往生,我只好講生命的意義,「過去無始,未來無終」,生生不息,只是迷的時候是隨業流轉,「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悟的話,往生極樂,往生西方,跟他講這些道理。結果沒有想到是最後的對話,我講完以後,一個禮拜他就捨報了,他都來不及準備,他只穿運動衣、運動褲。然後他的女兒就趕快、緊急的抱著他上了救護車,送到我們臺北的榮民總醫院。你看,官當那麼大,到那邊還是一樣。所以我講說太平間是太平等了,有錢的到那邊也是這樣,沒有錢的到那邊也是這樣,位尊到總統的也是到那邊,販夫走卒也是到那邊。

就在那邊助念,助念以後,後來因為晚上去,差不多九點多去,助念到天亮,還不到天亮,大概三四點,助念八小時,那就要送到我們臺北市的第二殯儀館,要冰起來。那麼葬儀社的人就把他丟在助念室的入口處的地板上面,那個地板是水泥地,非常不尊重,就把他丟在那邊。所以你再尊貴,你到死的時候就是這樣。我那時候就馬上起一個善念說,大家把他圍起來,這樣給他一個尊嚴在。因為在等車子來,車子還沒有到。後來就上了大體的車子,送到臺北市的第二殯儀館要冰起來。

我上次有提過這個故事,後來就是他女兒要送衣服進去,殯儀館的人說不用,我們這裡有這邊的衣服。那一剎那我就拿著引磬,帶著他的太太,就這裡講的變成『嫠婦』,就是寡婦。還有他女兒,他的兒子比他早走,他的兒子先往生,所以他只剩下那個女兒。我就在凌晨四五點的時候,我看那個牆壁上登記,今天冷藏的大體總共五百多具,我有稍微看了一下。但是那一念心就是菩提心,就是大悲心,想去幫助人家離苦得樂,所以就沒有恐怖顛倒。那就拿著引磬,阿彌陀佛,就這樣沿著那個冰櫃走進去,旁邊兩邊都是冰櫃。所以這個佛號真的可以遠離恐怖顛倒,無有恐怖,遠離顛倒。

後來念完出來以後,我們這位長官的夫人就說,我不想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說妳不能這樣,他神識已經離體了,冰在那邊的是他的肉體,是一個空殼子。後來就這樣不斷的陪伴她,她後來就開始去學木琴、學書法、聽佛經、讀誦佛經,我繼續常常去陪她、去看她,鼓勵她再繼續布施,不要洩氣,不要退轉。她當時有一段期間非常非常地心灰意冷,就是這裡講的,『老境失耦,寒暖誰問?形影相對,心話莫提』。

我鼓勵她深入經藏,後來她每天自己在家,就是讀誦經典、念佛拜佛,然後學木琴音樂,然後學書法,來排除什麼?那個「心話」,心中的那些寂寞。後來繼續布施以後,她終於,皇天不負精進用功的人,佛菩薩三寶加持,她那個女兒本來都不能夠懷孕,為什麼呢? 子宮不孕,沒辦法懷孕,沒辦法受胎。所以後來就用人工試管的方式培植,然後終於懷孕,生出一個孫子出來了。她好高興,所以每年她都會請我去吃一次飯,這就是陪伴。我們做子女就要這樣,去陪伴老人家。

這裡講說那寡婦怎麼辦呢?即使兒孫滿堂就是子女成群,可是有配偶的去找配偶,『稚者稚』是什麼意思呢?有小孩的去照顧小孩。『人人鼾睡去』,有時候到晚上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跑去睡覺了,打鼾了,鼾聲。『箇箇樂事歸』,什麼叫「箇箇樂事歸」?每一個人都去做他喜歡做的事情,走啦,孫子,孫子出去;兒子,兒子去做生意;媳婦,媳婦去外面,家裡剩下她一個人,這叫「箇箇樂事歸」。

『漏聲長處不堪聞』,半夜的時候,大家都睡得很沉,只有她一個老人家睡不著,只有那個滴漏的聲音,鐘聲來陪伴,分秒難挨,聽了都不敢再聽,就是「漏聲長處不堪聞」。心中的苦悶,淚流沾濕了整個枕頭,又有誰來安慰呢?叫『枕邊淚濕與誰語』。

這個地方讓我們體會《無量壽經》的勸諭策進第三十三品裡:「人在愛欲之中,獨生獨死,獨去獨來,苦樂自當,無有代者。」家中父母如果有人先往生,感情好的比較麻煩。我曾經助念過一位師兄的太太,他太太學佛,這位師兄他並沒有學佛。他是一個佛門的護法,他是一個生意人,做營造的,搞建築的。他師姐長得很莊嚴,但是他們兩個夫婦沒有生小孩。他透過一個蓮友來找我,師姐後來在醫院,癌症往生的時候,我去跟她助念,助念的時候非常地殊勝,非常地莊嚴,所以這個念佛功德不可思議。當時她最後穿的衣服是藍色的鳳仙裝,連那個護士都來看,說怎麼比活人還好看。這念佛不可思議。

雖然這麼殊勝,但是她師兄的情執放不下來,後來他也去做法會,也有佛寺請他去做法會,他做總功德主,他就是一心一意想幫助他師姐,但是他沒轉這個苦境。後來他師姐的後事都處理得差不多了,他到我家去看我,跟我謝謝,買了一盒水果,在我面前就哭得淅瀝嘩啦的,很思念他的師姐。這就是這裡講的,「老境失耦,寒暖誰問?形影相對,心話莫提。」

我們要怎麼樣?度他念佛。像我們講堂這邊老菩薩上午都會來念佛,還有念《無量壽經》。然後我們中午就提供一餐的素食給他們,每一個人都很快樂。早上來念佛,讀《無量壽經》,他們下午回去,自己在家裡繼續用功。

如果我們有學佛的,我們讀《無量壽經》,我們就體會到這一段經文的意思。那你要去怎麼樣?你要去體悟以後,你才有辦法放下,而且要有功夫。所以《無量壽經》裡面講,「若曹當知十方人民,永劫以來,輾轉五道,憂苦不絕,生時苦痛,老亦苦痛,病極苦痛,死極苦痛,惡臭不淨,無可樂者。宜自決斷,洗除心垢。」

你看佛陀這麼慈悲跟我們開示,我們年紀大的時候怎麼辦?你會面對這個「老境失耦,寒暖誰問?形影相對,心話莫提」,怎麼辦?你想阿彌陀佛,淨空法師講,你想阿彌陀佛,怎麼想呢?就要知道這個道理,「若曹當知十方人民」,過去、現在、未來,「十方」就是所有任何一個地方,都一樣。「永劫以來」,無始劫來,我們就在這個五道裡面流轉生死,這個五道把修羅道,修羅道會有天界的修羅、會有人道的修羅、會有畜生道的修羅、會有鬼道的修羅,如果把它轉出去的話,就說五道,就少修羅。

我們在六道裡輾轉流轉,一般叫「頭出頭沒」。「憂苦不絕」,「憂苦不絕」是在苦樂憂喜捨裡,從來沒有斷過。「生時苦痛」,出生的時候懷胎十個月,我們一般講叫胎獄,在母親的肚子裡面這叫胎獄,出生的時候也是很痛苦,「生時苦痛」。

如果是善因緣來的,如果業障比較輕的,他就比較容易到人間來,有些就會多災多難哪。像這次報紙登,兩位年輕的夫婦,他們沒學佛,他們跑到韓國去玩。那個年輕的太太懷胎大概是六七個月,一般懷胎十個月。她六七個月也敢去玩,現在年輕人就是這樣,兩個夫婦就到韓國。結果沒想到,在韓國的時候早產,受盡了折磨,這叫「生時苦痛」。

「老亦苦痛」,剛才已經有形容過了。「病極苦痛,死極苦痛」,那死更不是說你想死就可以死,有些插管氣切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就是「死極苦痛」。「惡臭不淨,無可樂者。」所以佛陀告訴我們,我們應該要發菩提心,這個叫做厭離娑婆,就是「宜自決斷」,你要厭離娑婆。「洗除心垢」,就是要怎麼樣?就是要斷除煩惱,斷除我們的貪瞋癡慢疑,這叫「洗除心垢」。

老人家怎麼去度他呢?印光大師跟我們講,他說你怎麼孝順呢?「夫孝子之於親,宜先乎本而次乎末」,就是你要抓到根本。「養其體而導其神」,你要怎麼樣呢?你不只要供養他的身體,你還要引導他的神識,這是你要引導他的靈性。「倘唯知服勞奉養以安之,立身行道以榮之」,如果你只知道說你事業有成,提供父母衣食,比如說帶他出去國外旅遊,這個叫做什麼?就是「倘唯知服勞奉養以安之,立身行道以榮之」,但是你並沒有度他學佛。

我有一個蓮友叫林美黛,做證券的,她們兩個姐妹都學佛,就是唯獨沒有度她的母親來念佛。她也想度,但是她母親業障重、習氣也重,就是剛強難調難伏。以前她在跟我共修的時候,我常去問她,我說妳有沒有度妳母親念佛啊?她說有啊,但是她就不聽,我說怎麼不聽?她說沒有關係,妳們先替我念,我老的時候再來念好啦。她已經老了,她還不承認她老,說我老的時候再來念。她已經六七十歲她還不念。人家說生命在呼吸間,生命是過秒關呢?還是過呼吸關呢?搞不好還不到一秒妳就過不了了。結果過年的時候快到了,大概是明天過年,她今天就過不了。她母親中風,送到我們這邊的臺北市的萬芳醫院。因為中風以後,她事實上神識是很清楚的,她中風以後,她眼睛張不開,這就是什麼?這個時候是業力在作主。我們剛才講的,「病極苦痛,死極苦痛」,對不對?「老亦苦痛」,老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她沒有學佛,所以她到时候她掙扎,因為她的習氣重,她就是要反抗,手被綁起來,兩個腳被綁起來,因為她被插管。

這個是真的。我母親是瘖啞人,當時在羅東聖母醫院的時候,她就是因為肺部積水,她被送到聖母醫院,她瘖啞人她不知道,因為我還沒有趕回去。然後她也是這種情形,她就是昏迷,然後就是兩個手跟兩個腳被綁起來,這叫五花大綁。所以當時我母親,因為她是瘖啞人,又沒有學佛,她只用比的跟我講她很生氣,她氣什麼?她氣那個護士,她說她病好了以後,她要去打她。我說不是,她是要救妳,妳不能打她。老人家她不懂。後來我就求地藏菩薩,要把媽媽救過來,臺北醫治,因為宜蘭那邊的醫生說沒救了,就叫我們回去準備助念。我就拜託我朋友,我從臺大醫院申請到一部臺灣唯一最大的一臺救護車,裡面有呼吸設備、有急救設備,它裡面有氧氣,有臨時的急救設備,非常地周全,我申請到那一臺,全臺灣唯一的。那就開車回去宜蘭接我媽媽過來。

那時候我們臺北到宜蘭,沒有雪山隧道,雪山隧道是臺北到宜蘭一個快速的道路,開車大概三四十分鐘就到宜蘭。以前還沒有那個隧道,要經過濱海公路,要兩個半小時到三個小時。那時候我就借到這臺車,就回到宜蘭聖母醫院,把我媽媽接回來臺北要急救。我很怕她半途發生狀況,比如說斷氣、比如說呼吸急救,我一直求阿彌陀佛、地藏菩薩加持,很奇怪,不可思議,沿途從宜蘭的羅東到臺北三個小時的車程,我媽媽都在睡覺,安全的送到臺大急診室,給她多住了人間大概半年。也就是因為那個因緣,所以她到臺北來,雖然她中間經過SARS的折磨,一個月的折磨。後來在臺北市署立醫院還是插管一個月,最後往生。但是成就到後來助念的時候,有二百五十個人跟她助念這個因緣。她如果當時在宜蘭往生,就沒有這個因緣這麼殊勝,所以一切都是阿彌陀佛的安排。

我剛才講,林師姐她媽媽在萬芳醫院就是這樣,五花大綁。當時她叫我去跟她說法,怎麼樣她都聽不進去,為什麼?她聽不進去,這個時候業力作主、恐怖作主,驚慌恐怖,她心念只有什麼?你趕快把我鬆綁就好了,就好像我們人被抓去,被歹徒押走了,被強盜押走了,你趕快來救我,幫我鬆綁,道理是一樣的。所以這個「生時苦痛,老亦苦痛,病極苦痛,死極苦痛」,這是真的。所以如果你不好好用功,沒有念佛,業障沒有消,面對這一關的時候,真的是很難過,不好過。

我助念過一個師姐,是我們某某一個佛教團體的一個資深的師姐,她也說她做菩薩做二三十年了。她在臺北國泰醫院的時候,我去看她的時候,因為她很喜歡聽我講經,她那時候手腳,就剛才講的骨頭難挨,「鐵骨難挨」。她住在五樓,因為她是很早就喪偶了,她養了兩個兒子非常孝順,做生意也賺了很多錢,有給她奉養。她住的地方也很富裕,住在五樓,前面是花園,一個小花園,在空中的庭院花園,左邊就是佛堂,右邊就是她的起居室,一個人就使用一層樓,非常地舒適。

結果她叫我去跟她誦《地藏經》,我就帶著蓮友去跟她誦《地藏經》,她說希望祈福。誦完《地藏經》,我就開始度她,我說老菩薩,她叫蘇師姐。我說蘇師姐,妳要念佛。她說我沒有念佛習慣。我說那妳念觀世音菩薩,我說妳聽妳的師父開示,妳早上早課起來,我跟她講,妳早課幾點做,做完以後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所以這一句佛號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歡念的,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至心信樂,不是這個意思。那要有善根,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

結果她到要往生前,她的媳婦也學佛,她們都有在募善款,一募就是一兩百個會員。我就跟她講說,妳可以移交給妳媳婦了,妳好好制心一處、一心念佛,結果她沒有聽進去。後來我到醫院去看她的時候,她胃出血, 血是用噴的。血用噴的時候,我那時候跟她講說,蘇師姐妳心要定下來,心念佛,心定下來,我在旁邊一直鼓勵她。她媳婦沒有很深入經藏,也沒有智慧,她婆婆要送加護病房的時候,手術房的時候,跟她講一句話,我覺得不太得體。她說,媽媽,我們跟它拼看看。妳怎麼跟閻羅王拼啦?妳怎麼跟業力拼哪?「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業力不可思議,聖力也不可思議,念佛也不可思議。妳為什麼不這樣跟她開導?妳跟她講說拼拼看,怎麼拼?

結果送進去以後,做完手術出來,就到加護病房,病床上診療。我去看她的時候,我找了半天找不到她在哪裡,為什麼呢?整個人都變了,她平常頭髮會梳起來還很莊嚴,可是躺在那邊的時候,披頭散髮,我就認不出來哪一位是蘇師姐。後來好不容易認出她的媳婦,她說這就是我母親。我就到旁邊跟她講,蘇師姐,再講佛法給她聽,但是都已經來不及了。她知道我來以後,因為她很熟悉我的聲音,雖然她眼睛張不開,但是她熟悉我的聲音。她的意思是說你趕快救我,這誰能救得了誰呢?只有自己救自己。六祖大師說的,自度自悟。「獨生獨死,獨去獨來」,剛才講過,「人在愛欲之中,獨生獨死,獨去獨來。」結果她一聽到說我來的時候,她的鼻孔出血,鼻孔當場出血,她是激動。

所以這裡講的,年紀大的家中老人家,你怎麼去度他?就是度他念佛,求生極樂世界。印光大師說,你不知道用「常住無生之道」,什麼叫「常住無生之道」呢?如何脫離這個六道輪迴,往生極樂,就是「常住無生之道」。這個「常住」就是我們的常住真心。什麼叫極樂?極樂就是永不變易,我們講常寂光淨土,常者不變,寂者清淨,光者智慧。永不變易是什麼呢?是我們這一念常住真心,所以極樂世界是什麼?就是一真法界,它是絕待的法界,絕待的世界,沒有相對的。相對是什麼?這個娑婆叫相對,有好就有壞,有對就有錯,有是就有非,有長就有短,有富貴就有貧賤,有高興就有不高興,有喜歡就有討厭,這就是娑婆世界。極樂世界沒有這些東西,所以它沒有三惡道。

你要告訴父母常住無生之道,「無生」就是我們這一念不生不滅的心,就是六祖大師講的,「何期自性,本不生滅」的意思,這是無生。你應該用念佛往生之法,「諭令修持」,你告訴他修持這個念佛往生之法,讓他在活的時候能夠「生念佛號」,死的時候可以往生佛國。然後「辭生死之幻苦」,讓他能夠離開六道的生死幻苦,為什麼叫幻苦呢?因為迷的眾生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佛陀開示的,「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他沒有辦法。我們凡夫就像什麼?凡夫就是在一個大夢裡面,在說夢話。這叫做「辭生死之幻苦」。往生了,那就「享常住之真樂」。

然後印光大師說,往生極樂以後就「承事彌陀,參隨海眾」。「聞圓音而三惑淨盡」,「三惑」就是什麼?就是見思惑、 塵沙惑、根本無明。「睹妙境而四智圓明」,「四智」是什麼?我們以前有講過,第六識的分別轉成什麼?轉成妙觀察智;第七識的執著末那,轉成平等性智;第八識,到唯識學裡面講的十地滿心,轉成大圓鏡智。前五根,眼耳鼻舌身轉成,成所作智,這叫轉八識成四智菩提。八識就是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識。我們剛才講第六識就是意,就是分別,第七識末那就是執著,第八識阿賴耶識,就是藏識。

你到唯識學裡面的初地菩薩,第六識的意,它就轉成妙觀察,什麼叫妙觀察?智慧,智慧就會觀察。第七識的執著怎麼樣?他就放下執著了,就轉成平等,什麼叫平等?沒有好壞,沒有憎愛,沒有是非的對待,他憎愛心放下來,就平等了。那就第七識的末那執著,轉成平等性智。到八地菩薩的時候,不動地的時候,第六識就轉成什麼?中品的妙觀察智,第七識的末那轉成中品的平等性智。到十地滿心的時候,第八識阿賴耶識轉成大圓鏡智,第六識轉成上品的妙觀察智,第七識轉成上品的平等性智。等到你都轉了以後,前面的五根轉成,成所作智,就是完全都清淨了,一真一切真。

所以印光大師說,你應該這樣做,讓慈親跟你自己、跟你的家眷能夠「同出娑婆,同生安養,同證無量光壽,同享寂滅法樂,同作彌陀法王子」,法王子就是菩薩,「同為人天大導師」,就是人人都可以成佛。印光大師說,這樣才是真正盡到孝慈之心,「與夫教育之誼」,所謂孝慈教育,它是真正的孝跟慈,真正的慈悲就是這個意思,這才是真正盡到大孝,讓父母永離生死之苦。

接下來,我們再看看經文。又有些老人,他雖然有孝順的兒孫,也能夠給他顧養,子孫如果能夠孝順,還可以怎麼樣?『猶將冷意,暫託熱腸』,什麼意思呢?因為子孫孝順還可以把這個孤獨寂寞的心情叫「冷意」,暫時有個寄託,「暫託熱腸」,就是說子孫很熱心很孝順的孝心,這叫還可以把這個孤寂的心情,暫時寄託在兒女的孝順熱情上。

『不幸而母我者』,什麼意思呢?如果「不幸」,兒子要孝順你,但是,「而母我者」什麼意思呢?他習慣於妻子的撒野潑辣,就是他的太太很潑辣凶悍。『姑我者,橫面阻絕』,媳婦如果對兒子孝順公婆,處處用蠻橫的阻礙隔絕,對老人家來講就非常地痛苦。『祇護半點骨血,空博一生淒楚』,父母親他只為了保護兒女這一點骨肉親情,他努力了一輩子,「空博一生」就是努力了一輩子,卻換來一生的「淒楚」,淒涼跟苦楚,白白地犧牲了青春。

那麼這一段我們在這邊先告一個段落,我們來探討一下,這裡面講的,媳婦如果是『乘慣撒潑』,「撒潑」就是潑辣,萬一你的太太很凶怎麼辦呢?有些人會娶到一個脾氣很強的太太,怎麼辦呢?你做兒子的怎麼辦呢?你媽媽還在,對媳婦來講,公婆都還在。公公比较没有問題,跟婆婆相處,所謂傳統講的婆媳之間要怎麼辦呢?你做兒子的要怎麼做呢?這裡我就跟你們引用一段聖賢的話,就是婆媳關係,以及如何當一個好媳婦。

我是男眾,比較不適合來講這個問題,這個應該由陳靜瑜老師來講女德,她是非常適合的。我跟陳靜瑜老師也很熟,她講女德講得很好,她當時怎麼去調適跟她婆婆的關係。東北熱河省朝陽縣有一個聖人,我想大家都耳熟能詳,叫王鳳儀。王鳳儀這位老菩薩,他一生都在講病,人為什麼會生病?病從哪裡來?跟我們蓮池大師,淨土宗的第八祖講的很接近。蓮池大師說,「病由業起,業由心造」。王鳳儀老菩薩講病都在講心,他一生講病,勸人家行善,勸善,度很多人,化世就是他教化了很多世間人,一共在東北那邊講病教化四十年。

王鳳儀老菩薩他有一本善書,叫《王鳳儀言行錄》,裡面提到媳婦道,怎麼做媳婦?就是媳婦道。天有天道、人有人道、夫有夫道、君有君道、臣有臣道,在《群書治要》裡講了很多。這個地方講媳婦道,怎麼做媳婦?這個道就是我們的心、我們的性德,我們說,「體解大道,發無上心」,「體解大道」就是體悟我們這一念心性。

他在開示裡講,媳婦性如水,媳婦那個本性要怎麼樣呢?要像水一樣,性子要像水一樣的溫柔,水它彎彎曲曲地流下去,說不定流千里終歸大海,他用這樣作比喻,大海就是什麼?大海就是我們的功德,我們佛法裡叫「薩婆若海」,薩婆若海就是功德海水能夠彎彎曲曲地,雖然中間經過很多波折,叫做彎彎曲曲,但是它終會流到千里之外的大海。媳婦的意也要那麼長,做一個媳婦的心,也要有那種長遠心、有那種願力,就是媳婦的意也要那麼長,把全家人都擔起來,像水漂浮東西一樣,做媳婦要有那種承載的使命、承擔的使命。就好像在這一家裡面,妳去擔待,這叫漂浮東西,像水它可以承載萬物。會當媳婦,一定準生貴子,他說孝媳一定生貴子。

你看那個水,能養萬物,每一個人都需要水,人需要水,動物也需要水,植物也需要水,所以能養萬物。水在佛法裡講,叫般若法水、叫智慧水,我們大悲咒水,「楊枝淨水遍灑三千,性空八德利人天,福壽廣增延,滅罪消愆,火焰化紅蓮」,那就講這個境界。

水能養萬物,然後又不與萬物相爭,哪個地方都需要它,但是它不跟人家爭。你看,水它不跟人家爭,處在最低的時候,它隨方就圓,水永遠是在最低的地方,這最謙卑。所以妳有智慧,妳一定是最謙卑的,處在最低的地方,為什麼它隨方就圓呢?妳用四方形的杯子,把它裝這一杯水,它就變成四方形的水;妳用圓杯給它裝,它就變圓的水;妳用碗給它裝,它就變一碗水,所以水它是隨方就圓。

合五色,哪五色呢?青黃赤白黑,青黃赤白黑任何一色,妳只要把水加下去,它就可以融合。調五味,哪五味?酸苦甘辛鹹,辛就是辣,這五味也都需要水,妳不加一點水的話,妳會受不了,那個酸味、那個苦味、那個甘味、那個辣味跟那個鹹味,妳不加水不行,太鹹太辣,加一點水就不辣,水有這個合五色、調五味的功能。

原質總是不變,妳看,把水倒下去,倒在這個五色裡面,倒在這個五味裡面,它不變,水還是水,體性還是在。所以我們三時繫念裡面講,那個波跟水,那個波就是我們的煩惱,那個水是我們清淨的智慧,識智本一家,識就是那個煩惱,智就是我們的智慧,煩惱即菩提。

佛法最高境界是煩惱即菩提,煩惱跟菩提是不二的,迷的時候叫煩惱,悟的時候叫菩提,迷的時候叫眾生,悟的時候叫佛。所以識跟智,迷的時候叫八識,悟的時候轉識成智,叫四智菩提。所以佛法是不二的,所以原質總是不變。

所以當媳婦的要能夠性如水,做媳婦的,妳的個性,妳要像那水一樣,充滿智慧,怎能不合道呢?怎麼不會跟智慧相應呢?妳隨貧隨富,妳嫁給貧窮的、嫁給富有的,可高可低,總不變它的本性。就像水一樣,隨方就圓。人如果能夠這樣得道,也就是媳婦佛啦。所以王鳳儀老菩薩就說,如果妳能夠體悟這個道理,能夠做到了,妳就是媳婦的如來佛。他講得我覺得講得非常地殊勝。

所以這個地方我就再提一下,就是說有些媳婦,她會傲慢的原因,她是比較會顧自己,尤其現在會有很多紛紛擾擾的原因是什麼呢?她比較顧娘家,所以造成婆媳不和。或者她本身視財如命,一毛不拔,慳貪不捨,錙銖必較。或者恃自己的美色而驕,或者恃自己的高學歷、收入高而驕,那態度就傲慢,就是這裡講的乘慣撒潑,就是潑辣凶狠。吃飯,吃飯就是吃大飯店,就是享用高檔的奢侈品。

所以應該怎麼當媳婦呢?這裡有一段跟大家共勉,就是要將心比心,孝道根本,古代的人說,女人要三從四德,嫁丈夫要孝順公婆,順從丈夫,終其一生守護家庭。現在這句話講給現代的女性聽,她們聽不進去,所以現代的孝媳就鳳毛麟角。男女現代強調平等,所以離婚率很高。

陳大惠老師在《聖賢教育改變命運》裡提到這一段,他說母雞打鳴,母雞打鳴什麼意思?大陸的用語叫打鳴,我們臺灣來講的話,就是母雞司啼,早上起來母雞負責,應該是公雞司啼才對,對不對?公雞來叫起床,現在不是,現在母雞打鳴,就是母雞來司啼,公雞變什麼呢?公雞變孵蛋,丈夫變帶小孩。

所以這個地方,結婚的時候,有一位法師就跟他的弟子講這一句話,他的弟子,她就跟這個師父訴苦,這個法師就跟這個弟子講,他說妳要互換父母,做公婆的要用什麼角度想呢?做公婆的要想說多了一個女兒,做岳父母的人要想說,多了一個兒子進來,要將心比心,兩邊都孝順。

媳婦就向這個師父訴苦,她抱怨她婆婆,一看到她婆婆就氣。法師就問這位女弟子,他說那妳對妳的先生看法怎麼樣呢?她說太好了,打燈籠找不到,是一個好丈夫。師父就跟那個女弟子開示,妳要感恩婆婆,她生了一個好丈夫給妳。這個媳婦一聽,如夢初醒,原來自己幸福是婆婆給的,搞不好過去生是妳媽媽,六道互為眷屬,只是迷了以後不知道,有隔陰之迷,不知道啊。所以我們要怎麼樣呢?服侍婆婆,一家自然而然恢復幸福。

這裡就有一個故事,是我們常講的,不孝,有福沒德,不能享福。有一位發生在我們臺灣這個地方,在我們新竹苗栗這一帶,有一位富裕人家。這位媳婦她嫁到這個家,她這個房子是一個豪宅,非常豪華的別墅。但是因為她曾經為了教養小孩的問題,跟婆婆跟公婆、跟丈夫起了爭執,媳婦沒有體會到性要如水,水要隨方就圓,嫁富隨富、嫁貧隨貧,隨高隨低。妳要有這個智慧,她就沒有做到。結果因為跟婆婆,跟丈夫,為了教育兒女起了爭執,她一氣之下就帶了三歲跟七歲的小孩離家出走,住在飯店。然後讓小孩子服那個藥睡著,再把他們親手悶死,自己再上吊自殺。這個女的才四十歲,留下遺書,她的母親看了以後崩潰,丈夫看到遺體傷心欲絕。這個女的娘家跟婆家都非常地富裕,能孝順是有福有德,厚德載物,所以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所作必成」。反過來講,如果你不孝的話,就是沒有福,那就是災禍臨之,吉慶避之,凶神隨之,三年天必降之禍。這一段我們用這樣的故事,來作一個說明。

接下來我們看二百一十九頁的最後一行。又有父母撫育子女,導致自己的財力非常地困窮,雖然如此,也要盡力將兒女的婚姻嫁娶辦得很風光。父母親將年少的兒女養得健康,照顧得溫暖又肥壯,就是把小孩照顧得很好的意思。『老窮人』就是老夫妻自己反而變得窮苦不堪,『搔首躊蹰,望一味以垂涎』,他焦急思慮,「搔首躊蹰」就是他很焦急思慮、猶豫不決,他想說又沒辦法表達出來,欲言又止。『望一味以垂涎,丐三餐而忍氣』,只為了吃好吃的食物,他只希望這樣,但是得不到,『丐三餐而忍氣』,為了要吃這三頓飯,要忍氣吞聲。

『夜爨晨炊猶罵閒食』,幫小孩、幫子女煮飯,煮晚餐、煮早餐,還被子女罵說吃閒飯。『紡績抱孫尚呪速死』,她抱著孫子,為家人做紡紗的工作,還被子女詛咒還不趕快去死。『此數等父母,怨氣尤足動天』,這數種父母,就是剛才講的,老、病、鰥夫、寡妻,還有父母財力匱乏,如果這數種父母你對他不孝,這種「怨氣尤足動天」,會驚動天地,父母的怨氣會驚動天地。那麼『為子孫者,行孝益當倍於常兒』,所以有這四種情形的子女更應該比平常人加倍照顧父母,勸告子女盡孝的人,在這個地方要特別地加強。

你看一個人,如果他不愛他的雙親,而說愛他人,這個叫悖德。《群書治要》裡面講,「故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不管他從事什麼工作,地位有多高,如果不孝敬他的父母親,你說他愛其他的人,這種人不可能,因為他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

這一段裡說,父母親如果老了、病了、沒有錢了,你如果詛咒他,這個怨氣會驚動天地,果報當然是很慘烈,而且非常迅速。《太上感應篇》裡面有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盡則死。」這裡有一個公案,就是不孝子被雷電電死,這發生在我們臺灣,一九八七年的七月,當時臺灣的天氣很熱,溫度大概是達到三十五度,那個時候三十五度很熱,現在更熱了,因為氣候變遷,極端氣候。

當時媒體報導,我們臺灣的中山高速公路發生一件離奇的命案,死者是被雷電打死的。他是從臺中跟他朋友駕車要到臺北來,要喝喜酒,可能一時尿急,車子就停在旁邊,下來那個邊坡,在旁邊樹林底下,他就在那邊小解,就在那時刻,突然間一個閃電,當時把現場這位男士電死在現場,臉部焦黑。

當時檢警,檢察官跟警察來處理這個命案的時候,就覺得很奇怪,怎麼大白天突然就發生雷電?後來查他的身分,查出來,這個人叫蔡如凱,他的父親叫蔡長鍊,他們是中部人。蔡長鍊生了四個女兒,才有這個兒子,因為他是做木材商,當時在東南亞、印尼設有工廠,家庭非常富裕。他很寵愛這個小孩,我們前面也有研討過,小不孝裡面驕寵,還有習慣,壞習慣成自然,還有第三個樂縱,你放縱他,第四個小不孝是什麼?從小就變成小不孝,叫忘恩記怨。

這個小孩子小的時候,他父母親帶他去南投竹山玩,經過馬路旁邊,看到人家稻田裡芒果樹,他吵著說,我要吃那個芒果。他爸爸車子停好以後,就爬上去偷摘人家的芒果,被抓到,抓到以後賠錢了事,後來講一句話,這句話害死他一輩子,也種下他兒子樂縱驕寵的種子。他說只要能夠用錢解決,都可以好辦,他講這一句話。他小孩子驕生慣養,後來他也送他去補習,補英文跟日語,補很多,但是這個小孩子不是讀書的料,後來去當兵。在還沒有當兵以前,他在讀書的時候,一直在換學校,為什麼?很頑皮,有一次作弊就被老師抓到,他爸爸就仗勢欺人到學校去,靠著家長會,跟老師跟校長講,還當著那個老師講說,我出錢最大,那個老師一氣之下就辭職了,不幹了。所以他這樣的驕生慣養,助長他的氣焰。

後來他當兵回來以後,他爸爸就把這個事業交給他經營。結果他是一個討債報怨來的不孝子,經營企業經營得很不理想,公司一直在賠錢,有一次年終獎金發不出來,他爸爸就體諒他说,可能年紀輕,不會經營。結果沒想到後來變本加厲,他不給他爸爸管事,事業就一敗塗地。後來就拳打腳踢,打他爸爸跟媽媽。後來就把他們趕出去,他爸爸媽媽沒有辦法,在公園裡面的涼亭,在那邊逗留,被警察帶走。後來他想想,可能兒子一時事業不順,所以才這樣不孝。他就到一個佛寺去打禪七,臺南,師父就把這個兒子叫去,把他父母帶回去。他就又打他父母,他說你是故意要讓親戚朋友知道我是一個不孝子嗎?

你看,我們前面有討論過,他很怕人家說他不孝子。後來就把他爸爸關在一個房間裡面,他媽媽後來就變成失智老人,後來就往生了,他爸爸後來中風,中風以後,一樣給他不好的臉色看,幾乎是接近虐待他,他那兩個女兒也不管。後來他爸爸就在這個情況之下,他有怨跟怒,當時就講一句話,他說你這樣不孝,你將來會被雷電打死。我們以前小時候,父母都跟我們這樣講,不孝的話會被雷公打。然後你們這兩個女的不孝,一個會不得好死,妳們兩個都會得到不治之症。後來蔡如凱就在高速公路上,一時尿急,被雷電打死。他兩個女兒,一個得到愛滋病,另一個得癌症死掉,這果報非常迅速。這個就告訴我們這四種父母,如果你讓他們有怨氣的話,那麼足以驚動天地。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若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微信扫一扫
  • 访问微店
  • weinxin
传统文化扎根网
avatar
印光法师文钞(7册/一套)
地藏菩萨本愿经(注音版)
安士全书今译(5册/套)
圣学根之根(彩色全7册)繁体竖版注音无注解(圣学根之根繁体竖版)
传统文化扎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