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敬書院-郭帥華《禮記·學記》約注四

  • A+
所属分类:传统文化新闻

誠敬書院-郭帥華《禮記·學記》約注四

夫然後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說服,而遠者懷之。此大學之道也。鄭注:懷,來也,安也。釋文:說音悅。集解曰:陳氏澔曰:前言“成俗”成其美俗也;此言“易俗”,易其污俗也。帥華按:以教學而達純俗善民,遠近悅服,萬邦協和,此大學之目的也。

記曰:「蛾子時術之。」其此之謂乎!鄭注:蛾,蚍蜉也。蚍蜉之子,微蟲耳,時術蚍蜉之所為,其功乃複成大垤。釋文:蛾,魚起反,注同,本或作蟻。蚍音毗。蜉音孚。《爾雅》云:“蚍蜉,大蟻。”複,扶又反。垤,大結反,《毛詩傳》云:“蟻塚也。”孔疏曰:“按《釋蟲》云:“蚍蜉,大蟻。小者蟻。”是蟻為蚍蜉大者,又云“蟻子”,故云“蚍蜉之子”也。《記》曰:蛾子時術之”者,謂舊人之《記》,先有此語,記禮者引舊《記》之言,故云“蛾子時術之”。蟻子小蟲,蚍蜉之子,時時術學銜土之事,而成大垤,猶如學者時時學問,而成大道矣。《記》之所云,其此學問之謂乎?集解曰:術,學也。蚍蜉之子,其為力微矣,然時時學術蚍蜉之所為,則能成大垤。為學之功,由始學以至放大成,雖若非一蹴之所能幾,然為之以渐,而亦無不可至也。帥華按:夫為學不可驟至也,必以漸成,由小而大,由淺而深,譬若登崇山而循其階,夸者不行也。

孔疏曰:此一節明國家立庠、序上下之殊,並明入學年歲之差。

大學始敎,皮弁祭菜,示敬道也。鄭注:皮弁,天子之朝朝服也。祭菜,禮先聖先師。菜,謂芹藻之屬。釋文:朝朝,並直遙反。芹音勤。藻音早。孔疏曰:“大學始教”者,大學,謂天子諸侯使學者入大學,習先王之道矣。熊氏云:“始教,謂始立學教。”“皮弁祭菜”者,謂天子使有司服皮弁,祭先聖先師以蘋藻之菜也。“示敬道也”者,崔氏云:“著皮弁,祭菜蔬,並是質素,示學者以謙敬之道矣。”熊氏云:“以注‘禮先聖先師’之義解經。‘始教’謂始立學也。若學士春始入學,唯得祭先師,故《文王世子》云:‘春官釋奠于其先師,秋冬唯祭先師。’巳不祭先聖,故《大胥》‘春釋菜合舞’,鄭云:‘釋菜,禮先師。’是春始入學,不祭先聖也。”皇氏云:“以為‘始教,謂春時學始入學也’,其義恐非。”集解曰:始立學,必释菜於先師,《文玉世子》:“始立學者,既興器用幣,然後释菜”是也。先聖先師乃先世有道德者。皮弃祭菜,所以示旱者尊敬道德,使知所以仰慕而興起也。帥華按:先聖者,若伏羲神農黃帝堯舜等聖人是也。先師者,若孔子是也。《說文》:“冕也。周曰覍,殷曰吁,夏曰收。”吉禮之服用冕。徐灝注箋曰:“鄭注士冠禮曰:皮弁,者,以白鹿皮為冠,像上古也。《玉篇》:“示,示者,語也,以事告人曰示也。”言初學入門,先禮先聖先師,以示尊師重道也。

宵雅肄三,官其始也;鄭注:宵之言小也。肄,習也。習《小雅》之三,謂《鹿鳴》、《四牡》、《皇皇者華》也。此皆君臣宴樂相勞苦之詩,為始學者習之,所以勸之以官,且取上下相和厚。釋文:宵音消。肄,本又作肆,同,以二反,注同。樂音洛。勞,力告反,又如字。為,於偽反。孔疏曰:宵,小也。肄,習也。當祭菜之時,便歌《小雅》,習其三篇,《鹿鳴》、《四牡》、《皇皇者華》,取其上下之官,勸其始學之人,使上下順序也,故云“官其始也”。亦謂以官勸其始也。宵,音近小,故讀從“小”。按《鄉飲酒禮》、《燕禮》皆歌《鹿鳴》、《四牡》、《皇皇者華》。又襄四年穆叔如晉,歌《小雅》三篇,故知“《鹿鳴》、《四牡》、《皇皇者華》也”。云“為始學者,習之所以勸之以官者,《小雅》三篇,皆君臣燕樂及相勞苦。今為學者歌之,欲使學者得為官,與君臣相燕樂,各自勸勵,故云“所以勸之以官也”。此云“始者”,謂學者始來入學,故云“始入學習之”也。集解曰:詩者,學者之所弦誦,始入學者先習小雅鹿鳴之三篇。盖以此三篇皆君之所以燕樂其臣,而臣之所以服事於君者,故以入官之道示之於入學之始,所以擴充其志意,使學者知當為用於國家也。帥華按: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有假宵爲小者。學記之宵雅是也。”王先謙《莊子集解》:“宵、小古字通用。”言求學乃為治國安民計,非徒利祿功名也。

入學鼓篋,孫其業也;鄭注:鼓篋,擊鼓警眾,乃發篋,出所治經業也。孫,猶恭順也。釋文:篋,古協反。孫音遜,注及下皆同。警,京領反。孔疏曰:入學,謂學士入學之時,大胥之官,先擊鼓以召之。學者既至,發其筐篋,以出其書,故云“鼓篋”也。所以然者,欲使學者“孫其業”,謂恭順其所持經業。鼓,謂擊鼓,故《大胥》云:“用樂者,以鼓征學士。”《文王世子》云:“大昕鼓征,所以警眾也。”《文王世子》云:謂天子視學之時,擊鼓警眾也。若是凡常入學用樂,及為祭祀用樂者,“以鼓徵學士”是也。郝箋曰:鼓,振動也。鼓篋笥,出書策,所以作其恭。集解曰:入學發篋,必擊鼓以警告之,所以提撕警觉,使之遜心於學業之中,而不至於外驰也。帥華按:《說文》:“匧(篋),藏也。”為竹制之小箱,用以藏物,故曰藏也。

誠敬書院-郭帥華《禮記·學記》約注四

夏楚二物,收其威也;鄭注:夏,槄也。楚,荊也。二者所以撲撻犯禮者收,謂收斂整齊之。威,威儀也。釋文:夏,古雅反,注同。槄,吐刀反。《爾雅》云:“槄,山檟。”撲,普卜反,《尚書》云:“撲作教刑。”撻,他達反。孔疏曰:學者不勸其業,師則以夏、楚二物以笞撻之。所以然者,欲令學者畏之,收斂其威儀也。注“夏槄”至“禮者”。《爾雅·釋木》云:“槄,山檟。”郭景純云:“今之山楸。”虞氏云:“撲作教刑。”是撲撻犯禮者。恆解曰:有不率教,則用夏楚二物警其傲慢,使收斂威儀。集解曰:夏、楚二物,即《虞書》所謂“撲作教刑”,所以收攝學者威儀,而不至於惰慢。《小胥》云:“巡舞列而撻其怠慢者”是也。帥華按:《尚書·舜典》:“撲作教刑。”孔穎達疏:“官刑鞭撲俱用,教刑惟撲而已,古屬撲於教。”蔡沉《集傳》:“撲作教刑者,夏楚二物,學校之刑也。”《說文》:“父,矩也。家長率教者。从又舉杖。”字形以又(手)舉杖督責體現父率教之義。段注:“《學記》曰:‘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故從又舉杖。”由上而知,懲責自古乃教育之必須,無懲責則非教育之全也。

未卜禘不視學,遊其志也;鄭注:禘,大祭也。天子諸侯既祭,乃視學考校,以遊暇學者之志意。釋文:禘,大計反。斿音由,本亦作遊。暇,戶嫁反,舊古雅反。孔疏曰:夏氏云:“禘,大祭,在於夏。”天子諸侯視學之時,必在禘祭之後。“未卜禘”,謂未為禘也。禘是大祭,必先卜,故連言之。是未為禘祭,不視學。所以然者,欲游其學者之志,謂優遊縱暇學者之志,不欲急切之,故禘祭之後,乃視學考校優劣焉。注“禘大”至“考校”。“禘,大祭”,《爾雅·釋天》文。云“天子諸侯既祭,乃視學”者,謂於夏祭之時,既為禘祭之後,乃視學考校。當祭之年,故云“未卜禘,不視學”。若不當禘祭之年,亦待時祭之後,乃視學也。此視學,謂考試學者經業,或君親往,或使有司為之,非天子大禮視學也。若大禮視學,在仲春、仲秋及季春,故《文王世子》云:“凡大合樂,必遂養老。”注云:“大合樂,謂春入學舍菜合舞,秋頒學合聲。於是時也,天子則視學焉。”《月令》:“季春大合樂,天子率三公九卿而視學焉。”與此別也。視學既在夏祭之後,則天子春秋視學,亦應在春秋時祭之後。此舉“未卜禘,不視學”,則餘可知也。熊氏云:“此禘謂夏正郊天,視學謂仲春視學。若郊天則不視學。”若如熊氏義,禮不王不禘,鄭注何得云“天子諸侯既祭、乃視學”?既連諸侯言之,則此禘非祭天。熊說非也。郝箋曰:禘,五年殷祭。此言五年不視學耳。恒解曰:大禘五年,不五年,天子諸侯不視學考校,使學者優游其志,從容成德。帥華按:《說文》:“諦,祭也。从示帝聲。《周禮》曰:“五歲一禘。”朱駿聲曰:“漢儒說禘有三:有郊祭之禘,有殷祭之禘,有時祭之禘。經傳凡禘郊連文者,言祭天之禘;禘祫連文者,言殷祭之禘;禘嘗連文者,言時祭之禘。”五歲義禘者,殷祭也。殷,盛也。殷祭猶言大祭。

時觀而弗語,存其心也;鄭注:使之悱悱憤憤,然後啟發也。釋文:語,魚庶反。悱,芳鬼反。憤,扶粉反,一本直作“悱憤”。 孔疏曰:“時觀而弗語,存其心也”者,時觀,謂教者時時觀之,而不丁寧告語。所以然者,欲使學者存其心也。既不告語,學者則心憤憤,口悱悱,然後啟之,學者則存其心也。集解曰:凡人之於學,得之也易,則其守之不固,故時時觀視,而不輒語以發之,所以使學者存其心,以求之於內,待其自有所得,而後告之也。

幼者聽而弗問,學不躐等也。鄭注:學,教也,教之長稚。釋文:學,胡孝反,注同。躐,音裡輒反。稚,直吏反。孔疏曰:教學之法,若有疑滯未曉,必須問師,則幼者但聽長者解說,不得輒問,推長者諮問,幼者但聽之耳。學,教也。躐,逾越也。言教此學者,令其謙退,不敢逾越等差。若其幼者輒問,不推長者,則與長者抗行,常有驕矜。今唯使聽而不問,故云“學不躐等”也。恒解曰:幼者恭聽而不責之以問,不躐等以躁進也。帥華按:《六書故》:“躐,越級也。”

此七者,敎之大倫也。鄭注:倫,理也。自大學始教至此,其義七也。孔疏曰:言前七等之事,是教學大理也。

記曰:「凡學: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謂乎!鄭注:官,居官者也。士,學士也。孔疏曰:“記曰”至“謂乎”,引舊記結上七事。“凡學”,謂學為官,學為士者。“官先事,士先志”者,若學為官,則先教以居官之事。若學為士,則先喻教以學士之志。故先七事,皆是教學居官及學士者。“其此之謂乎”者,記者所云:其此在上七事之謂乎。集解曰:引此者,以證上文七者皆士先士之事也。

孔疏曰:此一節明天子諸侯教學大理,凡有七種,各依文解之。

誠敬書院-郭帥華《禮記·學記》約注四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 微信扫一扫
  • 访问微店
  • weinxin
传统文化扎根网
avatar
《德育课本》全四集:给孩子最好的书
《寿康宝鉴》白话选译
为什么要素食
四大名山志(4册/套)
传统文化扎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