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生命与死亡面对面—蔡晋宏

当生命与死亡面对面---蔡晋宏

我现在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美国。它的题目是这位当事人写出来的-〈当生命与死亡面对面〉。写这篇文章的,是美国的蔡晋宏。他以前在美国开科技公司,他年纪很轻,现在四十几岁而已。每天到客户那边去应酬,世界上所有山珍海味的料理,他全部都吃过了。他曾经吃韩国烤肉,吃到整个火锅都烧起来。

所以他曾经形容他自己「日食万钱,犹无下箸处」,就是一桌花一万块,没有动筷子的地方,因为都吃过了。牛排、猪排、羊排,什么烤、什么烤,泰国的…,他 都全部吃过了。他说:一般人二十年吃的肉量,他五年、六年就把它吃完。在1997年,他二十九岁的时候,他本来要带未婚妻回来台湾结婚,他就去做身体健康 检查。结果发现他的右手臂,接缝的关节地方,骨头里面长了「尤因氏癌」。

这「尤因氏癌」,研判只有六个月的生命,这项「判决」如晴天霹雳, 他说:「我的人生完了」,他完全崩溃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投降。死亡前他身心折磨,为什么?每三个礼拜要做一次化疗。由于化疗的药物造成他血管硬化,他的 血管统统不能打针了,全部都打光了。就从心脏这边做一条人工血管,注射那个化疗药物。

每次注射160个小时,每次注射160个小时哦!七天 这个人工血管的针筒不能拔出来,七天七夜,他那七天几乎都是昏迷不醒。癌细胞从五公分长到七公分,医生宣告他化疗失败。医生跟他讲:「你有两个选择:第一 个、你死马当活马医,第二个、另请高明」。帮他治疗的这位医师,是美国最顶尖的癌症医师,曾治疗一千多位(骨癌病患)。

他面对死亡这一刻, 他自己怎么讲?他说:「我内心非常恐惧,就像动物要被杀一样,孤单无奈,一辈子刻骨铭心。」他自己写的这首词,写得非常好,他说:「胸口如有千斤鼎,苟且 残喘一丝留,日住中天如深夜,和风徐绕心火焚;大劫将至黑白现,空有难舍且奈何,牢锁加身无明牵,归去来兮归去来」。

他写的这首词,胸口这 个针插下去,就像千斤鼎一样,七天七夜昏迷不醒。「苟且残喘一丝留」,只留那一口气在而已。「日住中天如深夜」,白天就像黑夜一样,暗无天日。「和风徐绕 心火焚」,外面是吹著冷气很凉,我的心头烧得不得了。「大劫将至黑白现」,他已经快要死了,「大劫将至」,黑白无常要出来了。「空有难舍且奈何」,这么大 的企业,赚了这么多钱,老婆还在,空有这些,「空有难舍且奈何」呢?

「牢锁加身无明牵」,「牢锁」就是你要带的手铐脚镣,「无明」就是你的 业力把你牵走,「牢锁加身无明牵」,把你扣走了。「归去来兮归去来」,空走人间来一回啊!后来他跟菩萨忏悔,他生病前没有宗教信仰,他只觉得人定可以胜 天。一直到被医院宣布放弃治疗,说他没有救了,他才了解人的渺小。

他反省自己这一生的造作,他觉得他对人生没有什么贡献,他没有一 点点的慈悲,他开始接触佛法。他后来领悟到:菩萨怎么度人?一个「顺度」,一个「逆度」。像各位在这边听经,这叫顺度;逆度,就是调皮捣蛋的,怎么劝都劝 不回,这叫逆度。「好!逆度,我就给你受苦受难,让你吃苦。」他说:「菩萨度人,有些是当头棒喝的逆度,让你大梦初醒」。

他为了了解为什么 这样无常,他求法若渴,他时常去听闻佛法,他去读《地藏菩萨本愿经》。他看了以后怵目惊心,他看到经文里面这样形容(我们都读过这一段经文):「其形各 异,或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外出;利刃如剑,驱诸罪人,使近恶兽」。「或上刀山,或下油锅,或斩首,或截足,或山压成泥,或火烤成炭」。「复有铁鹰啖 罪人目,复有铁蛇绞罪人颈」。「拔舌耕犁,抽肠锉斩,烊铜灌口,热铁缠身,万死千生,业感如是」。

这一段,最近日本一位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写 信来,他透过华藏净宗学会转达,叫我要把文言文解释详细一点,他说文言文太深了,那我就解释一下。它说:你到鬼道去,「其形各异」,什么样的狰狞鬼都有。 有很多手的啦!有很多眼睛的啦!有很多脚的、很多头的。那个牙,牙齿都这样勾出来。那个鬼差要刺你的刀,像「利刃如剑」,要赶这些罪人啊!

你不要说到阴间去,就说我的朋友他妈妈,平常叫她念佛她不念佛;中风的时候,突然间,过年不让她过年(年关过不了),送到万芳医院去,五花大绑,昏迷插管。那插管不就「利刃如剑」吗?那不像一把剑插她的喉咙吗?你不是被绑著吗?那不是等于「驱诸罪人」吗?

「或上刀山」,跟你动手术不就是「上刀山」吗?「或下油锅」。「或斩首」,头砍掉。「或截足」,把你脚断掉。或把你「山压成泥」,地狱里面的山压成肉泥一样。「或火烤成炭」。或「有铁鹰」,那个铁做的老鹰,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或是「铁蛇」把你的脖子捆起来。

我们那位王老师的妈妈,早期很喜欢吃鱼眼,一天都吃三个以上。她最近视网膜剥离去做手术,王老师跟我讲,我说:「你妈妈是不是年轻到学佛以前,喜欢吃鱼 眼?」她说:「你怎么知道?」「这叫反作用力啊!你吃它十个,还它十个;你吃它十斤,还它十斤。这叫反作用力,牛顿的定律啊!」我说:「对不对?」

她说:「对啊!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啊?我妈从年轻到学佛以前,最喜欢吃鱼的眼睛,『嘘』就吃进去了。」现在要还回来,视网膜剥离要做手术。

在地狱里面,把你的舌头挖出来,用犁在上面耕。不要说什么啦!你去吃那个牛舌不就这样吗?「抽肠锉斩」,把你的肠子抽出来,就像台湾有一道菜(客家菜),姜丝炒大肠,那不就是「抽肠锉斩」吗?「烊铜灌口」,把那热热的铜汁灌进去;「热铁缠身,万死千生」。

他读《地藏经》读到这一段的时候,他想:哎呀!这些大小鬼王,是何方神圣啊?怎么那么不慈悲呢?后来他开始去体悟,他觉悟了。所以怎么样才有办法消业? 要觉悟。他后来说:「我以前吃牛排,我吃猪排,我吃鸡排,上面不是有一个铁板吗?让众生不是等于『上刀山』吗?」他说:「我吃炸鸡,我吃炸鱼,无非是『下 油锅』。」他说:「我吃鸡头、凤爪」,什么叫凤爪?就是鸡爪,「无非是『斩首』、『截足』,剁手剁脚」。

「我们吃香肠、吃烤肉,那不就『山 压成泥』、『火烤成炭』吗?我们吃鱼的眼睛,无非是『铁鹰啖目』,老鹰去吃你的眼睛。大肠、鸭舌无非是『拔舌抽肠』。」他说:「我过去荤食无度,我没有控 制我自己的吃肉习惯」,他说:「《地藏经》里面所描述的地狱,在真实世界栩栩成形,原来我是狱卒,原来我是恶鬼,原来我是夜叉」。

他开始觉 悟了,他觉悟:做人要有一颗慈悲的心。他说:「世间没有哪一个有情众生,心甘情愿丧失生命来成为他人的食物、他人的肉食;我们真的需要夺取有灵性的生命才 能满足吗?」他说:「冷静分析,不能素食的种种理由,最终只剩下两个字,『口欲』」。他觉悟了,觉悟就有救了,他虔诚的跟观世音菩萨发愿,他祈求奇迹出 现,解救自己的生命。

他说:「动物在被威胁的时候,何尝不是如此的哀求呢?临到鬼门关前,了解众生对于生命的执著,原来跟我一样贪 生怕死,无二无别。我深自反省,我深自忏悔,我不愿再危害众生的生命。」他说:「我生病以前,我总想如何赚更多的钱。」他说:「我走到人生的尽头,我发现 自己一无所有,将离开世界。这份惊吓,终于激发出我内心仅存一点点的慈悲心」。

「因此我虔诚的向可敬的观世音菩萨发愿:第一,我吃素,我不 再杀生;第二,我愿生生世世追随观世音菩萨的脚步,力行菩萨道。」他发「尽未来际的菩萨愿」,消他的业。他说:「明白因果,癌症消失」。他利用时间调整生 活习惯,他在两年的时间内逐步调整。第一个月先吃早斋;第二个月吃早斋、午斋;最后三餐全部吃素,直到三个月期满,完全不再荤食。

「今年是我素食的第十一年」,他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在几年前,这个是他在推行有机健康食物,用动物、水果形状的衣服,来度美国人不要吃肉。他说:「我经过无数的治疗,癌症专家非常惊讶地告诉我,所有的检验都显示,我身上的癌细胞已经不存在,我痊愈了」。

他说:「一般人把我活下来的奇迹,归功于素食对健康正面的效果;但是身为佛弟子的我,了解因缘果报的道理,我对及时的悔过、忏悔业障的功德,深信不 疑。」有人以为是他吃素,把他命救回来了,他说:「不是,首先是我深信因果」,所以他开始推广「护生吃素,有心不难」。这个是美国的蔡晋宏他的癌症治疗经 过,后来他恢复健康了。

---黄柏森警官《太上感应篇汇编》47集

罕见的骨癌重创蔡晋宏的顺遂人生,积极求治的同时,也虔诚学佛、大忏悔。

过去的我,荤食无度--

利刃切下牛、猪、鸡排,无非是让众生「上刀山」;炸鸡、炸鱼,无非是「下油锅」;鸡头、凤爪,无非「斩首截足」;香肠、烤肉,无非「山压成泥」、「火烤成炭」;食啖鱼眼无非「铁鹰啖目」;大肠、鸭舌,无非「拔舌抽肠」……《地藏经》描述的地狱景象,在餐桌上真实呈现。

二十多年前,十八岁的我刚踏入社幷会开始第一份工作,时薪还不够买一个便当,常以泡面果腹。但对一个没有社幷会经验的年轻人而言,工作很有挑战性,老板也很赏识,梦想正待起飞,这样的薪资绝对合理。

当时我心中期待,日后事业成功,能坐拥豪宅名车、享用美食,尽情享受人生。

日食万钱 无下箸处

工作几年后,我从一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小伙子,变成科技新贵,经济能力大增。虽然还未拥有豪宅,但已有足够能力享用美食。

每当出差外地,客户总是十分礼遇,邀我品尝各地佳肴,从高级牛、羊、猪排,到油炸的鸡肉、龙虾。我住在南加州,餐馆的韩国及泰式烤肉、生猛活海鲜,也都是我所钟爱。

与娇小的女友上餐馆,我能独享五磅海虾。朋友三人大啖韩国烤肉,吃到炉子因油脂满溢而起火。我在海鲜餐馆总是点没列在菜单上的「特别菜」,一桌宴席超过一千美元是常事。「日食万钱,犹无下箸处」,正是当时的写照。

每隔几天,我必定到日本餐厅享用生鱼片,周末则去中国超市采购活海鲜回家烹煮,我炖的牛尾汤更是众口皆碑。

有人说,我似乎把一般人二十年的肉食量,在五、六年间吃完。的确,在外用餐,我绝不点蔬菜,我从来不能了解蔬菜的吸引力何在,或许它可以平衡饮食营养,但就像维他命一样,应该没有人会觉得它是美食吧!

这样饮食无度,对身体的负面影响自然不小;不到六年,我的健康就亮起一闪一闪的大红灯了。

颠峰人生 如梦泡影

一九九七年,我二十九岁,因右前臂连续两年疼痛而至骨外科求诊。

医师帮我照了X光片,清楚看见右手前臂原本连接手肘关节的一根骨头,手腕部分仍属正常,但接近手肘处,原本该有的白色影像逐渐消失在黑色背景中。

经过一连串检查,医师确定我罹患罕见的「尤因氏癌」(Ewing Sarcoma),研判只剩六个月生命--这项「判决」有如晴天霹雳,我的人生完全崩溃。

罹癌前,我是一般人眼中的青年才俊。国中时,父母为了让我拥有较好的教育环境,送我只身来美读书;一个人在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中努力求生存,身上背负家人深切的期望,我内心拥有一股无法抵挡、想要「成功」的欲望。

高中毕业,我开始全职工作,二十四岁创立自己的网路资讯科技公司。我每周工作七、八十个小时,同时在大学修学分;读大学对我而言并不重要,追求金钱和物质享受才是理所当然、甚至是高尚的人生方向,我花了七年才完成大学学业。

那段时间,是我人生的颠峰期:拿到美国公民、事业有成,也买好机票准备和未婚妻回台湾订婚。十六年不曾回家,好不容易可以衣锦还乡,就在返台前两星期被诊断出罹患骨癌;在医院的等候室里,我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而流泪。

到底是谁如此残酷,让我这一生的成就瞬间化为虚幻泡影?我的生命真的走到了终点、只能理所当然等待死亡?谁能来帮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我投降了。

死亡现前 身心折磨

「尤因氏癌」是一种罕见的骨基因突变疾病,治疗过程只能以「痛不欲生」来形容。

我每三周得做一次化疗,由于化疗药物会造成血管硬化、狭窄及沈淀,不能从手臂的小血管输入,唯一能承受的就是心脏附近的大静脉。于是正式治疗前,医师在我胸口开刀,导入人工血管。

注射化疗药物前,我看见护士长将双手伸进橡胶手套洞口,在一个有抽风机的密闭玻璃箱内混合化学药物及食盐水,小心翼翼避免熏到眼、口、鼻;因为这种化学药物的毒性十分强,一旦沾到身体,会造成衣服穿孔、皮肤溃烂。

化疗针刺入胸口,每次得注射一百六十个小时,七天不能拔出;那七天我几乎都是在昏迷不醒中度过。

经过多次强烈化疗,我身心憔悴,且病情加速恶化,癌细胞从五公分长到七公分,医师宣告化疗失败;并给我两个选择:一是另请高明,二是死马当活马医。

这位医师是全美三位权威之一,曾治疗上千位骨癌病患,我选择让他继续治疗;有时一天得打五种化疗药物。我的体重从八十五公斤掉到七十公斤,虚弱到一天无法下床超过三十分钟,身心折磨可想而知。

过去的我,从未思考过人生的意义,更别谈如何面对生命的终点;直到面对死亡这一刻,内心的恐惧、孤单及无奈,一辈子刻骨铭心。

「胸口如有千斤鼎,茍且残喘一丝留。日住中天如深夜,和风徐绕心火焚。大劫将至黑白现,空有难舍且奈何。牢锁加身无明牵,归去来兮归去来。」这就是我当时心境的写照。

菩萨棒喝 忏悔前罪

罹病前,我并无宗教信仰,只觉得人定能胜天;直到被医院宣布放弃,这才了解人力的渺小。无助之中,我思考人生的意义,也反省自己一生的造作,开始接触佛法。

佛菩萨以两种方式度人,一是顺度,另一是逆度。生病之前,佛菩萨对我顺度,却度不醒我,反而贪瞋痴炽盛,白白浪费人生;既然度不醒,所以佛菩萨在我业相现前时,引导我重新检视生命。

我感激佛菩萨当头棒喝的逆度,让我如梦初醒。为了解如何面对无常,我求法如渴日日读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只觉怵目惊心、汗流浃背。

经文形容诸大小鬼,「其形各异,或多手多眼,多足多头,口牙外出。利刃如剑,驱诸罪人,使近恶兽」,或上刀山,或下油锅,或斩首,或截足,或山压成泥,或火烤成炭;「复有铁鹰啖罪人目,复有铁蛇绞罪人颈」;「拔舌耕犁,抽肠剉斩,洋铜灌口,热铁缠身,万死千生」……

初读如此惨不忍睹的景象,我曾想:「诸大小鬼究竟是何方神圣?加害众生却能如此自在?此类恶鬼毫无怜悯之心,逆天损道,当得天谴。」

但读诵时日渐久,我开始醒悟而忏悔悲涕--原来此类恶鬼就是我本人啊!我杀害众生为取其味,到了自己面对无常,才了解多年来,天天都驱使无辜众生面临死亡的恐惧!

想我过去常吃利刃下的牛、猪、鸡排,无非是让众生「上刀山」;炸鸡、炸鱼,无非是「下油锅」;鸡头、凤爪,无非「斩首截足」;香肠、烤肉,无非「山压成 泥」、「火烤成炭」;食啖鱼眼无非「铁鹰啖目」;大肠、鸭舌,无非「拔舌抽肠」;《地藏经》里所描述的地狱在真实世界栩栩成形,而我即是狱卒、恶鬼、夜 叉!

病中的我,日日祈求奇迹出现,解救自己的生命;那些动物在生命受威胁时,何尝不是如此哀求?临到鬼门关前,了解众生对于生命的执着亦如我般,无二无别,我深自反省,不愿再危害众生性命!

虔诚发愿 降伏口欲

生病前,我是个自以为是、严厉易怒、无法原谅他人的人。我不了解为什么要帮助别人,连助人的欲望都没有,我的焦点总是放在怎样赚取更多金钱。直到人生走到了尽头,发现自己将一无所有的离开世界,这分惊吓,终于激发出我内心仅存的一点点慈悲心。

我反省自己的生活方式,若不改变,如何冀望奇迹发生?

因此我虔诚地向可敬的 菩萨发了两个愿;

第一愿,我将吃素并且不再杀生;

第二愿,我愿生生世世追随 观世音菩萨的脚步,力行菩萨道。

素食,对一些人来说也许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对我而言非常困难,简直是不可能。

我无法马上戒掉之前的饮食习惯,因此利用两年的时间逐步调整:在最后三个月的第一个月开始吃早斋;第二个月吃早、午斋;之后三餐尽量吃素,直到三个月期满,完全不再荤食。

今年是我素食的第十一年--经过无数治疗,癌症专家非常惊讶地告诉我,所有检验都显示,我身上的癌细胞已经不存在,我痊愈了!

一般人多把我活下来的奇迹,归功于素食对健康的正面效果;但身为佛弟子,了解因缘果报的道理,我对及时悔过、忏除业障的功德深信不疑。

不需要任何宗教理论也能了解,世间没有哪一个有情众生,心甘情愿丧失生命来成为他人的肉食;更何况科学界已有太多文献讨论,证实素食对健康的帮助。

我们真的需要夺取有灵性的生命才能满足吗?冷静分析,不能素食的种种理由,最终只剩「口欲」。

虔诚希望藉由我的故事,让您对自己的饮食习性有一番省思。

(撰文:蔡晋宏)

本文摘自2011.03.25第532期《慈济》月刊

传统文化扎根网

赞助网站

微信扫描赞助

传统文化扎根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